img

「破力寸拳—雙重寸勁!」

2021 年 1 月 7 日

陡然,身形一閃,直接來到了那無頭屍身後面,能量涌動之中,拳頭朝著他那心臟部位轟去……

接連兩聲轟響,李明屍身的心臟部位爆裂開來,而後這才看到無數鮮血接連流出,那具本來還保持著前傾逃跑姿勢的屍身重重墜地,這才算是徹底殞命。

見到這副情形,眾人這才算是長出了一口氣,真正的放下心來……

收好九星破霄劍,吳天朝赤昕言道,「小昕,辛苦了!」

「嘻嘻……不辛苦不辛苦,我總算是可以恢複本來面目,不用成天和那些人糾纏了!」赤昕抿嘴咯咯直笑道。

「恐怕現在還不行!」吳天搖了搖頭道。

「啊……」

赤昕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紅唇微撅的道,「少爺……你還想要人家去做什麼?」

聲音不無一些撒嬌,其嫵媚之意比起花娘來說絲毫不差,誰叫她本身所修鍊的就是媚功呢?再加之如今的赤昕可是八階武皇,哪怕是無意間的魅惑,也頗為讓人受不了。

畢竟她還沒有達到花娘那種返璞歸真的地步。

「呃……咳咳……」

輕咳不已,吳天收攝心神,正色道,「據我猜測,現在那玄少已經回來了,被我安排在外面的人暫時阻止!我要你仍然以血燕的身份出去,給我們創造條件!」

「呀……我知道了哦!」

赤昕眼珠子一轉,抿嘴咯咯笑道,「少爺你的意思是,讓我去給玄少那傢伙通風報信,讓他無法保持心境穩定,伺機也可以幫你們滅了他們,對吧?」

「不錯!」

吳天點點頭,赤昕則拋出一個嫵媚哀怨的白眼,弱弱的道,「少爺,你可真的壞死了呢!這樣做,人家會很危險的呢!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擔心人家的嗎?」

「咳咳……」

被赤昕這魅惑的模樣弄得接連失態,吳天無奈的苦笑道,「我肯定會擔心啊,不過我也同樣相信你!畢竟你才是最合適的人選,對吧?」

「嘻嘻……好了啦,人家知道咯,就按照少爺你說的辦吧!」

赤昕嬌媚的笑著,卻是沒有注意到一旁那水藍南彥有些微怔的眸子……

「不過在此之前,我還要問你一下!」

吳天繼續說道,「這裡面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我們是不是可以將此處毀了?」

「毀掉啊?」

赤昕那白皙修長的食指輕輕點了點圓潤的下巴,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回道,「當然可以呀!不過不用咱們動手的哦!當初在建立這個血魂谷的時候,為了以防萬一,玄少那傢伙便設定下了一套自毀裝置的呢!嘻嘻……」

「你知道那自毀裝置在哪兒?」吳天急忙問道。

「嘻嘻……當然知道咯,人家現在可是很受玄少重視呢!」

「那就你去吧!」

「好!」

赤昕知道事情很急,也並沒有再多說什麼,讓吳天他們在此地稍等后,便獨自一人展開身法朝殿內急速而去,而此時,那站在旁邊不遠處的水藍南彥,卻是望著赤昕離開的身影久久收不回目光……

約莫一刻鐘之後,赤昕走了出來,嬌俏白皙的臉上滿是笑容,「好了,都弄好了哦,半個時辰之後這裡的陣法就會啟動,整個血魂谷便會被陣法完全摧毀,嘻嘻……」


「幹得好!」

吳天大讚的道,「好了,接下來我們就該出去了!也是時候去與那玄少做一個最後的解決!」

「嘻嘻,少爺,那人家就先出去了哦……」

赤昕說著,得到吳天的應允后便急速離開,吳天則與眾人一同,按照來時的方向退出去,算是此次血魂谷之行得到了一半的解決。至於最後一半,肯定是要放在已經趕回來增援的玄少等人身上了! 沿著來時的路,眾人沒有再遇到任何危險,便已然離開了那座黑幽幽的大殿,重新回到了血魂谷中,望著周圍並沒有什麼變化的環境,可每個人的心情都稍微好轉了許多……

而此刻,就在血魂谷所在的山脈入口處,激烈的大戰正在進行著……

血魂組織那邊的人,在幽冥玄少與血魂左使的帶領下想要回援血魂谷,可惜的是他們在這山脈入口處,卻遭遇到了伏擊……

十多人的齊齊出手,在一開始便讓血魂組織損失掉了將近三十人,可謂傷亡不小。

不過即便如此,玄少與血魂左使都沒有出手的意思,一直不斷的指揮著下面的人衝擊著,與那打他們伏擊的人激烈戰鬥在了一起。

在這裡出現的人,都是吳天的熟人……

十大天干,美其名曰是出來歷練,但在院長司徒空的暗示下,他們都明白此次是為了吳天而來!

吳天本身就是天星學院天龍榜之人,雖然不在十大天干之中,可與他們那十人的相處,相互間已然將對方當成了生死同伴對待,對於出來幫吳天的忙,自然也沒有一人退縮……

可是這也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十大天干之中有水冰漣的存在……

而水冰漣又與徐珊她們眾女的關係很好,如今聽說吳天需要幫忙,原本在天星學院翠雲洞天修鍊的幾女,便與十大天干一同來到了此處,為了不打擾到吳天的計劃,她們一起出來一事兒,也就沒有通知吳天!

這也算是給吳天一個驚喜吧,畢竟他們已經許久沒見了!

徐珊,夢兒,青璃,趙倩兒,這四個在翠雲洞天修鍊的人兒都已經到齊了。

此刻正與十大天干一同,不斷地與那些血魂組織的人激烈打鬥著……

值得一提的是,徐珊與夢兒都已經是皇階巔峰,雖然這或許與吳天運轉《陰陽天道訣》,和她們進行過陰陽雙修有關,但其各自的資質也自然不用多言……

至於青璃和趙倩兒,一個是四階武皇,一個是六階武皇!

雖然趙倩兒也在那一晚與吳天有過合體之緣,可是卻因為時間還不算長的緣故,修鍊方面也並未多少受到合體雙修的影響,不過即便如此,她的進展也非常喜人。

青璃,雖然與吳天在一起的時間最長,可直到現在,她卻也依舊是處子之身,或許是時機不對,始終沒有真正的與吳天有過合體雙修的經歷!

這一點,也是青璃一直隱藏在心底難以啟齒的事情,畢竟如果要一個女孩子主動,尤其是青璃這麼害羞的女孩子主動開口求歡,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青璃再怎麼心動,可她始終礙於臉薄,沒能主動!!

「玄少,我擔心會出現什麼問題!」

看著前方山谷外的激烈大戰,左使走到了幽冥玄少身邊低聲說著,言語間有些擔憂。

「我也覺察到了!」

幽冥玄少輕輕點頭,露在黑巾外面的雙眸中冷芒閃爍,冷聲道,「不過放心吧,我已經通知了師傅!他老人家現在有點事情要處理,要不了多久就會趕過來的!到時候,自然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

「屬下明白了!」左使頓時放鬆不少。

前方山脈入口處,十大天干加上徐珊她們四女總共十四人,在上百個血魂組織之人的圍攻之下,雖然看似短暫的暫時沒有落入什麼下風,戰況激烈不已,可如果時間一長的話,恐怕他們都會筋疲力盡。

到那時,後果不堪設想啊!!

「哈哈,打的好熱鬧啊!」

就在這時,從山脈中急速飛來十數道身形,正是吳天他們!


「吳天……」

見到吳天等人的出現,徐珊她們幾女瞬間驚喜異常,幾乎毫不猶豫的將周圍那些血魂之人直接強勢斬殺后,快步閃掠到了吳天面前。

「哥哥……」

不待眾人說什麼,夢兒便習慣性的撲到了吳天懷中,這從小養成的習慣是沒法改變的,或者說他們也沒有想要去改變。

「吳天……」

「少爺……」

徐珊,趙倩兒以及青璃紛紛巧笑言兮的望著吳天,或是哀怨,或是嬌媚,不一而足,但唯一一點,四女此刻越發的漂亮起來,那吹彈可破的肌膚,那如若秋水般的美眸,還有那凹凸有致的絕美身材……

「你們怎麼都來了?」

吳天分別和幾女親密的擁抱了一下,這才問道,「你們難道不知道這裡很危險嗎?非得要來讓我擔心是吧?」

「吳天,你給我閉嘴!」

徐珊頓時沒好氣的瞪眼道,「就許你來,不准我們來?你把我們姐妹當成什麼了?哼哼!你要是再敢多說一句,看我怎麼收拾你?」

徐珊的慍怒,讓吳天頓時縮了縮脖子,訕訕一笑不敢再多言。

「噗嗤……」

眾人見狀,不禁輕笑不已,令得吳天越發尷尬。

「好了啦,哥哥,我們只是出來等你的哦!」

夢兒適時的挽著吳天胳膊嬌聲道,「再說了,我們都已經是皇階了呢!一直閉門苦修也不會有什麼大的突破呢!」


「哼哼,夢兒,咱們不和這種討厭的傢伙說話,哼哼……人家好心關心他,就被當成驢肝肺,哼哼!」

徐珊氣呼呼的將夢兒從吳天身邊拉開,啐道,「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哼!!」

「呃……」

吳天頓時苦笑著摸了摸鼻子,弱弱的道,「小四,好了,我錯了,我大錯特錯了,行嗎?乖啊,咱不生氣了,等這次事情解決之後,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行了吧?」

聞言,徐珊頓時俏眼一亮,「這可是你說的?我想怎樣就怎樣?」


「呃……」

看著徐珊的樣子,吳天不禁一股涼氣從後背升起,但既然話已經說了,他還能否認么?

當即一咬牙,快速點頭應道,「是,是我說的!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哼哼,那就暫時原諒你了,以後再和你算賬!」

徐珊的俏臉終於是陰轉晴了,而吳天也趁勢將其嬌軀摟入懷中,感受著那入手的滑膩,讓吳天不禁心內很是感動,而懷中的徐珊,則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兒,瞬間俏臉變得通紅,不過因為許久沒見面的緣故,她也情不自禁的反手摟著吳天,嬌軀不由得有些微顫……

轟……轟隆……轟隆隆……

就在這一時間,陡然大地一陣激烈的顫動,所有打鬥都在這一刻完全停了下來……

山脈震蕩,帶著無數的煙塵揚起,那地面上更是出現了好些裂縫,這一場如同地震般的震動,竟足足持續了將近十來分鐘才逐漸平穩下來……

「怎麼回事?」

除了吳天他們這些從血魂谷出來的人兒之外,其他人都紛紛驚愕的朝著四周打量,滿是疑惑不解。

「不好,是血魂谷!」

另一邊,幽冥玄少面色大變,而起身旁的血魂左使也神色極為駭然的道,「玄少,是不是出事了?」

「血魂谷的自毀裝置啟動了!」

幽冥玄少死死咬著牙,恨恨的道,「看來,已經完了!肯定是吳天他們做的!」

「可是不對啊,自毀裝置不是只有您,我還有右使知道么?為什麼會這樣?」血魂左使很是不解的道。

「不知道吳天他們到底用了什麼方法!」

幽冥玄少說著話,眸子掃到了另一旁才從血魂谷內出來的赤昕身上,此刻的赤昕已然恢復到了血燕的模樣,只不過她為了取得幽冥玄少的信任,身上到處都是傷痕,連呼吸好似都變得艱難了不少。

「玄少,是……是吳天他們逼著右使大人做的!」

赤昕故作艱難的道,「右使……右使大人吩咐屬下出來求援,而他為了和吳天他們同歸於盡,不得已啟動了自毀裝置!」

「是這樣……」

不管幽冥玄少是否真的相信了赤昕的說辭,但是這無疑是唯一的解釋了。

森寒的掃了一眼赤昕,幽冥玄少冷聲道,「此仇不能不報!只要我們拖延時間,等師父他老人家到了,吳天等人就只有去死!」

「是!」血魂左使與赤昕紛紛點頭,顯得極為恭敬。

「吳天,你做的可真夠狠的啊!」

上前幾步,幽冥玄少朗聲說道,「你竟然毀了我的血魂谷,今日不殺你,本少如何心安?」

「我說你這話,你到底說了多少遍了?」

聞言,正在與十大天干說話的吳天轉過頭來,不禁撇撇嘴,極為不屑的回道,「每一次都好像是我把你弄得狼狽不堪吧?唔……還記得上次么?若不是你那老鬼師父出面,你還能活到現在嗎?我說你這傢伙,怎麼就這麼不要臉,說這些也不怕臉紅?」

「你……」

幽冥玄少雙目一狠,毫不掩飾其中冷厲殺機,寒聲繼續道,「吳天,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血魂谷所在的?」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吳天冷哼著回道,「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那個三皇子殿下么?星胤,何不幹脆點露出真容來?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妹夫了,對吧?」 「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那個三皇子殿下么?星胤,何不幹脆點露出真容來?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妹夫了,對吧?」

吳天此話一出,立時讓那前方百餘米開外的幽冥玄少雙瞳一縮,原本想要否認的他,看到吳天那似笑非笑的眸子之際,卻是彷彿有一種全身都被看透的感覺,渾身的不自在。

而此刻,隨著吳天的話,周遭環境都安靜了下來……

尤其是吳天身邊的夢兒,更是挽著他的胳膊,很是古怪的嬌聲說道,「哥哥,他就是星胤,這怎麼可能呀?」

「呵呵……為什麼不可能呢?」

吳天輕笑著捏了捏夢兒的小瓊鼻,目光卻是戲謔不已的在那前方幽冥玄少身上掠過,邪笑道,「我說星胤,你現在還不承認么?」

「承認又如何?」

幽冥玄少雙眼中寒芒閃爍,隨即右手將面巾取下,露出裡面的真容,不是星胤又是何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