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石老,葉某有一式印術,你可接下一試。」葉飛此刻臉上的神情,沒有過多的變化。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前方之人,儘管氣勢極強,但那威勢之中,卻是沒有半點殺機。

可見此刻忽然出手,僅僅只是為了試探。

「哼,儘管出手便是。」

「一個通神小輩,你連老夫防禦都破不了。」石冰於此刻全身氣息一凝,周身赤芒化作在無形盔甲,那狂暴的雷霆之力附著在其外。

儘管話雖如此,但這位二重劫境的強者,可謂是沒有絲毫的小視前方的葉飛,畢竟這不是二人的第一次交手,眼前之人的戰力,石冰於還是極為認可的。

但僅僅只是這些,還不足以與魔道宗為敵。

「古符文之,融天。」

「封你,一指足矣。」葉飛目光一閃,此刻不退反進,掌中同時迅速掐訣。

下一瞬,他掌中的青光,已然凝聚出一道道複雜的符文印記,隨之融入天地之間,瞬間消失不見。

「狂妄,老夫一身二重天劫境之力,豈是你一個小輩……嗯?」

前方大殿之上,石冰於話語還未說完,便是生生止住,他的臉上露出稍有的凝重的之色,下意識地低頭望向自己的身形。

自家此刻,那些古符文印訣,再次出現之時,竟是已然輕鬆,穿透前方石冰於的防禦。

「這,這怎麼可能!」

「無視防禦,封鎖身形,此印……」石冰於身形一顫,他只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正在被一種奇異的力量瘋狂壓制。

這股力量他從未見過,無法探之,更不可祛除,讓人防不勝防。

這夢界,本身就是天洪運用古符文之力所創造的,葉飛領悟的靈力,表明看上去確實只是符文之力,但實際上對於這一界來說,古符文之力的本源,無疑是穩固這這一界的規則之力。

三分之二的古符文之力,葉飛完全可以憑藉夢界的優勢,戰勝比他強數倍的對手。

若非如此,他豈敢揚言前去那魔道宗走上一遭。

「小兄弟,此事老夫接下了。」

「魔道宗,老夫願意走一遭,不過你方才說的重謝,此事……」前方大殿之上,石冰於在被古印封身之後,竟是沒有過多的反抗。

只見他身上的氣息收斂,臉上同時忍不住嘿嘿一笑,目光凝聚在了前方葉飛身上。

殿中,葉飛聞言,不禁面露古怪之色。

「這麼容易就答應了?」葉飛雙目微閃,內心不禁暗道。

他本以為,二人至少要拼上一番,畢竟二重劫境強者,本身的戰力,那絕對是極為恐怖的。

大殿之內,隨著那石冰於的開口,四周空氣之中,原本狂暴的威勢,此刻隨之煙消雲散,再次恢復了之前的平靜。

葉飛目光沉靜,不禁大有深意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不知石老,想要什麼重謝?」葉飛面色如常,此刻低聲開口問道。

前方之人,此刻一聽這話,頓時臉上的笑容,隨之更盛了幾分。

「此事,好說。」

「老夫相助你對抗魔道宗,一件仙寶不可少吧,而且你得答應老夫一件事情,此事對老夫而言極為重要。」石冰於臉上的笑容不變,隨之連聲開口道。

「何事,石老但說無妨。」葉飛也不廢話,隨即直接開口問道。

仙寶他手中有著不少,但那些法器,都是跟隨了葉飛許久,他不會輕易贈與他人,但即時前往東洲平原,那偌大的魔道宗,想要弄到一件仙寶,想必不是什麼大問題。

而眼前之人,口中所說的那件事情,無疑才是真正的重點。

大殿之上,石冰於聞言,臉上的表情,透著幾分神秘之色,隨即望向葉飛緩緩搖了搖頭。 「此事,到時候老夫自會告知,小兄弟出手相助,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石冰於似乎並不願細說,此刻的話語中,明顯有些敷衍。

葉飛聞言,不禁面露思索之色。

沉吟少許之後,他隨即開口道:「若是在葉某的能力範圍之內,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之下,即是舉手之勞,自然不足掛齒。」

「好!」

「小兄弟爽快,老夫也不是拖拉之人,我們可以立刻前往東洲平原。」石冰於的眼中,此刻有微光閃過,眼中不知為何多了幾分激動之色。

大殿之內,葉飛見此情景,也是沒有多想,隨即微微點了點頭。

說罷,二人一同走出大殿,此刻正巧仲黎與石雷二人,也是從外面急忙沖了進來,在看清殿前的情況之後,二人不禁再度愣在了原地。

方才還一副你死我活,大戰一處即發的模樣,怎麼轉眼間二人又想沒事人一樣走了出來?

「爺爺,您這是?」石雷此刻上前一步,忍不住抓了抓腦袋。

石冰於的臉上,此時露出稍有的慈祥之色,此刻深深地看了自己的孫兒一眼。

「雷兒,你與你父親很像。」石冰於低喃一聲,隨即伸手拍了拍眼前之人的肩膀。

沉吟少許,只見他再次開口道:「此次,爺爺我要與小兄弟一起,前往東洲平原一趟,赤雷門今後就交給你了,若是有半點閃失,老夫拿你試問!」

石冰於低喝一聲,開口的同時,他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嚴肅起來。

大殿門前,石雷面色一怔,同時很快反應過來。

「孫兒領命,定不負所托。」石雷此刻連忙抬手,抱拳的同時向著前方之人彎身一拜,

隨之一番交代之後,葉飛等人也是不在遲疑,在石冰於的帶領之下,一行人時隔七年,再次進入了門中後山洞谷。

赤雷門中需要有人鎮守,原本石雷也行一同前去,但被他的爺爺直接拒絕。

前方石壁平台之上,那處傳送主陣內,隨著一道靈光的閃動,葉飛等人的身影已然消失,不多時山洞之內,只剩下了赤雷門門主石雷一人。

「東洲平原,爺爺與前輩前往,不知所為何事?」山洞之內,石雷臉上露出思索之色,一時間腦中沒有什麼頭緒。

直到前方几人離開,都沒有告訴石雷,他們前往東洲平原的目的。

……

源界大地,東洲極東之地,那處熟悉的廣闊平原之上,可見一處小型的山坡下方,此刻有著耀眼的靈光閃動不定。

不多時,光芒消散,可見一行三人從下方緩步走出。

「仲黎,魔道宗內宗所處的具體位置,你可知曉?」這三人正是葉飛,仲黎,以及那位赤雷門老祖石冰於無疑。

此刻開口之人,乃是為首的葉飛。

東洲平原的廣闊,他可謂是早有見識,胡亂尋找的話,耗費的時間是難以想象的。

「弟子知曉。」

「每過一段,東洲平原內外宗殿主,都會前往總部聚點一次,此地向北,以師尊的速度,半天之內就能看到一座古城。」

仲黎此刻不敢怠慢,隨之將其所知曉的事情,一一向著葉飛告知了一遍。

魔道宗身為東洲平原的霸主,宗門之地並不算隱秘,其內宗之地,就在那座古城後方,其內有陣法守護,除了內宗弟子之外,其他人無權踏入。

葉飛在聽完之後,隨即轉頭望向後方的石冰於,二人相視一眼,隨之均是微微點頭。

山坡之上,一道金光,一道赤光,幾乎是同時閃過,在平原半空,劃出一道長虹,向著北方的天空急速踏空而去。

那速度之快,幾乎是轉瞬間之間,便是已然消失無蹤。

……

東洲平原,伴隨著烈陽高懸,半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前方地平線上,此刻出現了三道身影,其中一人白髮,淡袍,面容冷峻,周身氣勢不凡,此刻步伐穩健,向著前方的一座古城走去。

在他的身後,還跟隨著一位中年男子,以及一位長須老者。

「師尊,那就是古魔城。」

「城主名叫解雲一,此人一身通神後期巔峰的實力,雖說也是外宗弟子,但他是唯一一個有資格進入內宗之人。」

這三人,無疑正是趕來此城的葉飛等人。

此刻後方的仲黎,隨之連忙上前一步,向著葉飛開口介紹道。

「小兄弟,那古城後方的大陣,傳聞是上古時期留下,其內蘊含真仙之力,想要硬闖是絕不可能的。」後方不遠處,石冰於此刻低聲開口,他的眼中透著幾分悠遠。

此言一出,前方的仲黎,此刻不禁微微一愣,忍不住多看了後方老者兩眼。

魔道宗的護山大陣,自然絕非等閑,但具體強到了什麼程度,連他這位曾經的殿主都不太清楚,而那位赤雷門的老祖,卻似乎知曉得幾位詳細,。

葉飛聞言,身形不禁一頓,抬頭望向前方,他的靈識橫掃之下,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

「此陣,不俗。」

「我的古符文之力,多半也無法破開。」葉飛臉上的表情,此刻露出了嚴肅之色。

他的靈識,無法穿透魔道宗的護山大陣,古符文之力更是被此陣吸收,正如方才雷冰於所說,想要硬闖怕是不太可能。

「石老,似乎對魔道宗,很是熟悉的樣子。」沉吟少許之手,葉飛隨即轉過頭來,目光不禁落在了石冰於的身上。

仲黎以前身為魔道宗外宗殿主,對於此宗熟悉是正常的,而這位赤雷門老祖,也這般的了解,似乎就有些不太對勁了。

石冰於聞言,雙目頓時一轉。

「那,那是當然。」

「老夫遊歷大地數百年,見識豈是你等小輩所能相比。」石冰於一臉正色的開口,臉上的神情,也是多了幾分傲嬌之色。

「是么……」葉飛低喃一聲,隨即面露輕笑。

既無法破陣,那麼他們如今需要做的,那便是想法辦進入魔道宗內部。

三人一番交談之內,隨即不在多言,便是向著古城之內走去,這座古城之內,沒有劫境強者,最強的那位無疑是之前仲黎口中所說的那位城主。

這座古城,佔地面積不小,其向後伸延的範圍,那絲毫不亞於一個古國。

城內武修不少,多數都與魔道宗有些關係,偶爾有散戶武修,那也是行事極為低調,這古魔城內除了是魔道宗的外宗聚點之外,同樣也是一處武修相互交易修鍊資源之地。

葉飛的靈識掃過,更是在城內,發現了幾處規模不小的拍賣大會。

「城內,居然還有普通俗人。」葉飛目光一閃,此刻轉眼望向右側遠處的街角。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可見那街角處,正有著幾位身穿補丁,布衣,臉上露出歡快笑容的孩童,這些人孩子應該是此城的原住民。

「師尊,這古魔城,哪怕放眼整個源界大地,那也是排名靠前的古城。」

「城內除了武修,普通人也不再少數。」仲黎見此情景,隨即開口解釋道。

畢竟武道一途,不是所有的人都適合,大多數人其實武道天資極為拙劣,這樣的人不會有宗門願意收留,最終只能留在城內。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收回了目光,同時定了定神不在多想。

他們進入城內,是為了儘快踏入魔道宗,至於其他的事情,自然是懶得過多的理會。

……

古城內,三人沿著主道前行,在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便是在中間的岔路忽然分開,葉飛與雷冰於氣息消失,已然不知去向。

街道之上,仲黎的臉上,閃過一絲輕笑,他此刻不在壓制體內的力量,通神境的靈識,隨之在古城的上方半空橫掃。

霎時間,前方城主府的方向,數道通神境的強者氣息,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衝天而起。

「仲黎!」

「你好大的膽子,叛出我魔道宗,竟還敢出現在這裡。」前方的半空之中,此刻傳來一聲低喝。

話音落下,只見五位身穿黑色紋理長袍,滿臉凌厲之芒的男子,已然將其身形包裹封鎖,觀其氣息這五人均是在通神境之列。

而此刻下方,城內的眾人,在看到半空之中,那些人身上的長袍之後,面色也均是不禁微變,隨之紛紛退到了遠處。

那種服侍紋印,在東洲平原代表則是魔道宗。

在這座古城之內,任何人都不敢與魔道宗作對,任你實力再強,此城之後便會魔道宗內宗,自然無人敢去招惹。

半空之中,仲黎此刻一臉的不屑之色,目光掃向前方的五人。

「你們五個,要是仲某沒有記錯的話,在七年前你們都不是本座的對手。」

「怎麼,七年不見,你們本事漸長了?」仲黎此刻毫不在意,臉上的囂張之色見顯,身上的氣勢更是隨之爆發,可謂是壓制全場。

原本他的實力,在通神境之列,少有人能與之一戰,再加上這七年的時間,仲黎在脫了了魔道宗之後,身上的陰煞之力減退,讓其實力更為精進。

這一刻,他身上的氣勢,爆發而出的同時,幾乎是瞬間壓制全場。 前方半空,那五人身形均是一顫,內心都是不由地感受到了壓力。

稍有片刻,其中為首的一位,實力有著通神境中期巔峰強者,此刻向前一步,眼中爆出凌厲之芒,周身陰煞之氣瀰漫。

「仲黎,你這個叛徒。」

「這裡可是古魔城,你今日必死!」 紅樓多嬌 此人說完之後,便是隨之已然準備出手。

如此同時,後方的四人,更是在同時一時間,掌中有靈光閃過,法器隨之祭出,體內的靈力,在瞬間凝聚到了極致。

魔道宗的叛徒,若是被他們擒獲,那無疑是大功一件,說不定能夠因此進入內宗。

「哼,你們大可一起出手。」

「九環寶刀,現。」仲黎此刻毫不示弱,隨之大喝一聲,其身上的氣勢,竟然還在不斷上升。

只見他的身形,隨之帶出殘影,那速度之快,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前方為首的那位男子身前。

同時,大刀斬下,帶出一股破空之勢,幾乎是不給眼前之人半點反應的時間,那恐怖的一道之力,已然直指眉心落下。

「砰!」

「咔……」

那位男子,周身防禦屏障,幾乎是在瞬間碎裂,隨之身上的生機消散。

一刀之力,帶走一位通神中期的強者,此刻的仲黎可謂是氣勢如虹,他掌中的大刀其刀身之上,視線可見的有真正雷弧閃動。

正是刀身上的雷弧加持,才能輕易破開通神境中期的防禦。

「好,好強!」

「你……難道踏入劫境了?」前方半空之中,剩下的四位通神境強者,此刻臉上的表情,都是不免一驚,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只是不等他們過多的反應,此刻的仲黎已然再次提刀向前。

這一刻,他身上的氣勢,竟是隱約達到了劫境之列,再加上此人手中的九環寶刀,給人的感覺,如似天神下凡一般無人能敵。

「住手!仲黎,你可是活膩了!」就在這關鍵時刻,後方城主府的方向,此刻忽然傳來一聲低喝。

下一瞬,一股恐怖的靈壓,此刻衝天而起,向著前方橫掃襲卷而來。

這股力量,同樣超越了通神之列,隱約達到了半步劫境的威勢。

伴隨著靈壓的橫掃,只見前方半空之中,一位手持長劍,看上去年過半百,一身幽黑長袍,短須,長發老者,此刻踏空而來。

「解雲一。」

「呵,好久不見。」半空之中,仲黎輕笑一聲,抬頭掃向前方之人。

前方半空,那四位通神境強者,此刻在看到來者之後,臉上均是露出崇敬之色,隨之連忙抬手抱拳,向其彎身他一拜。

「我等,見過城主大人。」四人異口同聲,同時開口道。

前方半空,解雲一向著四人,隨意地擺了擺手,隨即抬頭將目光,凝聚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仲黎,七年前,你叛出我魔道宗,宗主仁慈沒有追究,你本可離開東洲平原,如今有何必前來送死?」解雲一抬頭掃向前方之人,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此言一出,前方的仲黎,頓時忍不住輕笑一聲。

「呵,仁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