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知道了。」娜拉莎沒跟來人客氣,雙方已經撕破臉了,說別的沒用。

2021 年 1 月 18 日

萆家的人來了又走,莒落鐸羌站在那裡,想了想,說道:「我明天過來,其實也不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倒時再說。」

他也離開。

布易寇等人怕打擾到最後相聚時光的三個人,點頭示意兩下,一同飛走。

「明天進儀器的時候很關鍵,萬一不能進行第二次身體製造,我們只能放棄星球上的一切,暫時躲進荒蕪之地。」公孫慕容看著儀器,說道。


「不用等明天,咱倆感知下,看看能不能被發現秘密。」娜拉莎飄起來,和公孫慕容一同使用起感知能力。

過了足有兩分鐘,兩個人才滿頭大汗落下,同時說道:「能成功,但感知這東西為什麼會很費勁。」(未完待續。。)

… 娜拉莎以前百試百靈的能力,隨著實力的提高,接觸到的東西增加,也開始出現被限制的情況。

到了這裡,反而是公孫慕容學會的感知能力被限制的程度更小,可是他的感知能力一直不夠強,不被限制的時候也比不上被限制的娜拉莎。

估計換成本體的話會好很多。

「天熱,今天吃水撈飯,我去煮飯。」娜拉莎的一個身體跑去幹活。

公孫慕容則和另一個娜拉莎做冷盤。

知道娜拉莎煮的飯是高粱米的,這邊就先炒豆子,然後好放到鹽水中泡,高粱米水飯就鹽水豆子是很經典的吃法,跟苞米麵餅配鹹魚是一樣的。

星球上的重力改變了幾次后,黑夜降臨,當陽光重新照耀在星球上時,公孫家的小店又一次開業。

由於過會兒還要有兩個人進去參加特殊考核,所以早餐沒提供一大堆的東西,只有油條和豆漿,連豆腐腦都沒做,做它還需要打鹵。

小菜只有兩樣鹹菜,一種像蘿蔔條,一種是咸豆乾。

原本沒有人覺得他家還會開門賣東西,早上起來,順著路溜達,準備找一家賣東西的進去吃,突然看到公孫家的店開了,登時呼朋喚友。

布易寇一大幫人最先來的,他們是打算晚點來,不吃早飯了,過來給捧場,不管怎麼說,是朋友參加考核,哪怕考核通過後會被欺負,但自己應該盡份力。

現在一聽人家居然還有閑心營業,來吧,正好沒吃呢,吃慣了他家的東西,吃別人家的不舒服,總覺得差點什麼。

過來后,看到公孫無名使用著能力來炸油條。還有倒豆漿,另外兩個坐在那裡收錢,誰吃什麼東西,過來劃一下波動。

來吃飯的人都很自覺,沒有人坐著不動,然後喊服務員,都是自己過來找個碗,放在豆漿旁邊,讓公孫無名給弄出一團豆漿水裝進去,還有的覺得自己跟店裡熟悉。就用舀子去舀。

炸好的油條一根根堆起來,誰吃多少自己夾,鹹菜是免費的,自己選多少就吃多少,只要不剩就行。

布易寇過來后幫著忙一會兒,看著別人吃飯的樣子,終於知道為什麼喜歡在這裡吃飯,自在,別人家的店裝修太豪華。吃個早餐還需要專門的人來服務。

在公孫家的店不是,早餐是把桌子擺在前後院,樓裡面不設位置,喝豆漿、吃油條。也不講究什麼情調。

有動作快的人,兩口一根油條,抿幾下鹹菜,端起碗咕嘟咕嘟就喝沒了。抹把嘴,走人。

有的則是慢慢吃,尤其是選軟的油條。一小口一小口的,蘿蔔條是用牙一點點往下磨,偶爾喝點豆漿,然後看別人吃,跟著發獃。

在是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刻意營造出來的氛圍,早餐,吃得就是個舒服,或者說是得勁兒,中華萬系歸宗閣也賣早餐,但進去吃的人有沒有正常早餐的感覺就不清楚了。

小店的前後院,眾人以不同的心情和姿態吃著東西,看上去都還不錯。

可惜好景不長,從開始營業到現在還不到一個小時二十分鐘呢,讓人討厭的人來了。

昨天被一招打暈的萆居艾換了身衣服,帶著一千多人,從街道的另一頭,烏泱烏泱地出現了。

在他的左右兩邊各有一個神色冷峻的人,像保鏢,又似打手,還紋著身。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頭一次看到這邊有人紋身,其實銀河文明紋身的也少。

因為壽命太長,每個人的性格和想法也總是會有變化,要是紋身,某一天不喜歡了,還得去做個修復手術,技術可以讓皮膚恢復,但麻煩。

所以更多的人是選擇畫,喜歡什麼圖案就畫上,不用特殊的藥水能保留很長時間,哪天心情變了,洗掉換個別的。

「他倆的紋身,看上是去一樣的。」娜拉莎打量著一早上過來,只穿個內~褲的兩人,說道。

兩個人身上密密麻麻的,只有一雙鞋和內~褲,其他部位全部露出來,看那紋身的樣子,內~褲裡面和腳上應該也有,那是連續的。

公孫慕容沒明白,既然都露了那麼多的地方,還穿什麼內~褲和鞋呀,讓人看著那紋身總覺得缺點什麼。

花花綠綠的圖案印在人的身上,還有的地方是通過損害皮膚,讓皮膚癒合后留下的痕迹當成整體圖案的一部分。

娜拉莎和公孫慕容看著很詫異,不曉得人家是要表達什麼意思,難道是告訴自己兩個人,他們能忍受疼痛把皮膚弄成那樣?還是說紋身紋滿了能夠有戰鬥力加成?

要是說美,還真沒感覺出來,那麼複雜的圖案畫在身上,有密集恐懼症的人看到都會哆嗦,真要想欣賞的話,不如把家裡的牆上全畫滿。

何必弄到身上,看著的是人啊,又不是一堆各種顏色的圖案。

於是二人打量著萆居艾左右的兩個,想玩找茬遊戲似的,想要從兩個人身上的紋身圖案里找到不一樣的地方。

萆居艾歪個嘴,斜個眼兒,雙手插在褲兜里,跟著那條腿一個方向前後移動,也就是順拐,腳上穿個大頭皮鞋,鞋底兒還釘著掌兒,在土路上邁八字步走起來都『聽嘡』直響。

他來到小店面前,撇個腿兒,在那裡一下一下點著,身體跟著顫悠,說道:「呵呵,又見面了吧,今天……」

「喂,你倆,對,說你倆呢,把鞋和內~褲脫了讓我看看唄,看一眼就行。」沒等萆居艾把想要說的裝比話說出來,娜拉莎便對著他左右的兩個人開口。

萆居艾瞬間被雷,他看著公孫無名,明明是個美女的樣子,為何如此流~氓?

娜拉莎還在等待,催促:「脫呀,快點,我就看一眼,看完今天的早餐免費。」

公孫慕容也是滿臉期待,他和娜拉莎想對比下,別處的地方紋身是不是也一樣的,至於說對方的男人害羞與否……


在娜拉莎的目光注視下,剛才表現得很傲氣和兇狠的兩個人併攏雙腿,微微彎腰,兩手交叉著往下擋,眼睛不敢直視,雙頰微紅。

娜拉莎眉頭一皺,對已經說不出來話的萆居艾說道:「萆公子,你帶的人有毛病吧?我讓他倆脫下衣服,你看他倆幹啥呢?」

萆居艾這下清醒過來,瞪了左右兩邊的人各一眼,然後對娜拉莎說道:「你才有毛病,你一個女人,你好意思讓別的男人脫~光?你……」

「你可拉倒吧,往哪想呢?你這人啊,心不好,在荒蕪之地我看得多了,不差他們兩個,你這人,真齷齪,不過想想你是誰家的人,就能理解了。」

娜拉莎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教訓著萆居艾。

公孫慕容解釋:「我們是想看看兩個人身上的圖案有沒有不同的地方。」

「哦~~~!」萆居艾作恍然狀,問:「知道這叫什麼不?」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很配合地搖頭。

「知道他倆什麼實力不?」萆居艾再問。

公孫慕容跟娜拉莎繼續搖頭。

「知道今天我為什麼來不?」萆居艾還問。

『嘭』他飛了,耳邊響起公孫無名的聲音:「過來挨打唄,昨天沒打舒服是不?今天帶著兩個滿身花里胡哨的玩意想要找回場子對不?欠揍的貨。」

然後萆居艾就不知道後面的事情了,他又暈了,暈之前最後一個念頭是『我剛才防備了,怎沒躲過去』。

看到少爺挨打,兩個紋身的人身形一閃,嗖嗖,回到原地,內~褲沒了。

「真的是一模一樣呢,脫了鞋子,估計腳上的也是相同。」娜拉莎打量片刻,確認道。

公孫慕容眯起眼睛,問兩個害羞狀態中的人:「你們是商量好的在身體上弄一樣的圖案,還是有什麼其他方面的原因?」

公孫慕容的表情嚴肅,他剛才察覺到兩個人攻擊過來的時候,自己的靈魂空間微微動了下,這絕對不正常,跟對方穿不穿內~褲無關,問題應該出在那些紋身上。

身上紋著的圖案或許在某種情況下能夠引起靈魂上面的能量波動,從而幫人達到某種目的。

同樣感到靈魂空間有動靜的還有娜拉莎。

兩個人觀察到,當紋身的二人發動攻擊時,周圍吃飯的人的神情有個短暫的茫然狀態。

說明他們的靈魂跟著受到影響。

換成是吃飯的人被攻擊,估計就著道了,但很可惜,對方攻擊的是自己和娜拉莎。

自己和娜拉莎別看不是本體,但只要在同一個空間中,就會形成靈魂空間守護循環。

所以剛才兩個人不但沒攻擊成功,反而在攻擊的時候他倆自己陷入到一種特殊的狀態中,被娜拉莎脫掉了衣服。

兩個人身上的圖案是沒有差別的,都是按照同一個比例紋在身上。

在荒蕪之地的公孫慕容馬上發布新的信息,給出了高的積分,要求別人把涉及到身體密術方面的情報提供一下,不需要說出具體秘密,只要能夠大概介紹情況就可以。

同時發布的積分信息任務還有特殊訓練考核的事情,包括大概的流程,以及進到特殊訓練地點后可能遇到的情況。

這邊兩個紋身的人眼中帶著驚恐之色看向娜拉莎,汗從毛孔中刷刷往外冒。

布易寇的聲音跟著響起:「咒攻術,你們萆家對你們的少爺果然夠重視。」(未完待續。。)

ps:今天還有一章,會晚點。

… 公孫慕容移動回店裡,眨眼間又出里,手上多了一盤蒜茄子,放到布易寇面前的桌子上,問:「什麼咒攻術?」

布易寇看到蒜茄子,眼睛亮了,他知道估計是公孫家自己吃的,現在拿出來,吸吸鼻子,聞著那蒜香味,說道:「像詛咒一樣的攻擊方式,不是精神力,比精神力更厲害。」

「怎麼做的?」公孫慕容追問。

「有的人天生就有特殊的能力,有的人你看著他的時候會覺得內心平靜,還有的人則是讓你看到時心情不愉快。

當有人的某個能力被人發現,並且專門培養的時候,為了能夠讓這人的能力進一步增加,會使用特殊的材料在這人的身上組成一個符合他能力的圖案。

就像有人天生能改變附近小範圍內的磁場一樣,磁場怎麼能夠形成?繞線圈,然後通電,這個電就是指特殊的能力,特殊材料弄在身上的圖案就是線圈。

起到的是一個放大和規則引導的作用,一點點的能力發揮出來,有一定的理論幾率可以產生連鎖反應,像槓桿一樣,明明是處在平衡狀態下的,只要給予一點點額外的力,平衡被打破,相互關聯的其他東西跟著被改變。

這就是兩個人身體上圖案的作用,而他們兩個人身上具備了詛咒能力。剛才他們發動攻擊的時候,我們突然間感到恍惚。」

布易寇用正常人能理解的話,對公孫慕容說了一遍。

公孫慕容緩緩點頭,懂了,看樣子這兩個人就是天生具備靈魂攻擊的能力,然後被人找到,專門為兩個人做了個紋身。

瞧那二人的模樣,雙胞胎的概率很大。

這個就是咒攻術的名詞由來,說白了就是靈魂攻擊。沒什麼大不了的,銀河文明很多家族的人都會,只不過研究的方向是修鍊自身,而不是通過外物來增強。

娜拉莎跟著聽完,抿抿嘴,不高興地說道:「我最討厭亂七八糟的能力了,簡單點不好嗎?一會兒這個,一會兒那個的,累不累?」

周圍的人誰都沒附和她,因為之前她可是身體沒有任何波動的情況下。把大木頭給飛了過來,並且做成了桌子和椅子。

真要說起來,她用的難道不是特殊能力?

娜拉莎不認為自己會精神力攻擊,會靈魂攻擊,會身化萬物的統治能力,會戰氣,會內力,會感知,就是亂七八糟。這叫學得多,手藝好。

但她看到別人的時候,就不是如此想,看著紋身就鬧心。好好的人,何必為了一個特殊能力把自己弄一身圖案,多難受啊,多丟人啊。多疼啊,紋的時候。

「給,快穿上。兩個大男人,眾目睽睽之下,光天化日之下,光個身子,也不知羞恥,看著都為你們害臊,最主要的是還那麼小,拿著放大鏡看,跟豆芽似的。」

娜拉莎把人家的內~褲扔回去,還不忘繼續用語言攻擊。

兩個漢子臉紅了,不是羞的,是氣的,沒見過這麼欺負人的女流~氓,脫人家衣服還埋汰人家。

「哈哈哈哈……」小店周圍已經是一群人圍上了,聽到公孫無名的話,發出一陣爆笑聲,還有各種起鬨。

這時萆居艾幽幽醒來,左右看看,兩個專門找來的跟班正在那裡穿衣服,他眯著被打腫的眼睛,咧咧嘴,問道:「剛才誰看到她一瞬間打了我多少下?我怎麼感覺就是被踹一腳,然後渾身上下哪都疼,你倆給我報仇啊,我找你倆來是幹什麼的?還有你們,看著我挨打呀?」

跟著他來的一千多人低頭,不回話,兩個他刻意找來的人,穿好衣服露出憋屈的表情。

一千多個跟班不敢往上沖,在小店前後院吃飯的人數比他們多,看著能力相差不大,可總能從吃飯的人身上感受到那種經過了生死搏殺后的氣息。

加上兩個咒攻術擁有著一個照面被人打回來,連衣服都沒了,誰還敢往上沖?

打人也要看對手,不僅僅看對手的戰鬥力,還要看對手的心態。

以前跟著少爺欺負過人,那些人明明比少爺和自己等人厲害很多,卻因為萆家的勢力在那裡,挨打的時候不敢還手,自己等人才好下手。

現在這些人,連少爺都直接開干,自己這些人依仗個啥?

「等我回家就收拾你們,帶你們來一點用都沒有。」萆居艾當慣了八公子中的一個,而且天賦好,實力強,勢力大,從來都是他欺負人,什麼時候被人連著欺負過?

現在遇到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公孫無名的攻擊時,首先感覺到的不是對方的攻擊動作,而是周圍的空間似乎變成了血池,濃濃的血腥氣息縈繞在自己心頭。

好可怕,不用懷疑,如果惹急了公孫無名,她絕對會殺人,因為她發動攻擊時剎那間的眼神告訴自己,她就是想要人命。

在他難過的時候,有個跟班機靈,湊過來說道:「少爺,不是我們不想殺過去,是怕這裡是他們的地盤,我們離您遠了,他們突然偷襲您。」

「放屁,我都挨打了,還什麼偷襲不偷襲的,挨打的時候就不是偷襲?」萆居艾又不傻,豈能不明白跟班推託的意思。

他揚起巴掌想打跟班的,身上的疼痛又讓他改變動作,咧著嘴吸涼氣,沖著跟班喊道:「等我回去的,現在你給我滾,滾~!」

「不行啊,少爺,我要保護您。」

「保護你嗎,你滾不滾?來人啊,給我打他。」萆居艾快被氣死了。

一群人聽命衝過來對著跟班一頓胖揍,萆居艾咬咬牙,心中舒服多了,該死的跟班,回去還得打你,你把我當傻子耍呀。

喘息幾下,他歪個腦袋,看向娜拉莎說道:「公孫無名,你行,你厲害,你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在乎是不?你給我等著,有你哭的時候,我話放在這裡,真的,別以為……」

「閉嘴。」娜拉莎柳眉一豎,訓斥道:「萆家的少爺就你這樣?還八公子,你自己好好看看你的樣子,跟個混混有什麼區別?還讓我等著,還你話放在這裡,你跟誰學的?再說我現在就要你命,我等你恢復的?等你找來更多的人?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們家有兩個人將要通過特殊考核,然後進到專門的訓練之地,所以,我不殺生,別讓我破例。

教你個乖,以後沒打過人家的時候,要快快跑,別停著放狠話,沒意義,跑掉后,找來更厲害的人把對方給打趴下,你再裝。


打不過別人不丟人,天下間的強者多了,關鍵是逃,活著才最重要,像你這樣的有幾條命夠裝比的?唉~!這麼簡單的事情,居然沒人教你,太可怕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