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白爺爺!」高偉雖然知道白逍雲是一名強大的武者,但是卻沒想到,白爺爺居然要一個人擋住怪鳥群的中下兩路。

2021 年 11 月 8 日

此刻橫刀立馬,衝鋒陷陣的背影,在高偉的眼中無限地放大。

白逍雲出刀了,武道宗師巔峰的實力絕非吹噓,如果他的對手不是楚塵的話,以白逍雲的實力,能夠躋身當世一流層次,當然,頂尖的位置屬於氣息境,而楚塵,那是巔峰。

在白逍雲出關之前,他以為自己天下第一,當知道百花宮出了一位氣息境聖女之後,他將自己安排在了第二。

再後來……

白逍雲如今只想當一個鎮守邊疆的白大俠。

這是他鎮守邊疆的第一刀。

鋒芒畢露,刀光如虹。

長刀所向,宛若將怪鳥群攔腰斬斷了一大截。

剎那之間,血箭狂噴,怪鳥的慘叫聲音尖銳刺耳,這一刀之下,至少造成了二十餘的怪鳥傷亡,翅膀撲騰,倒落在了地上。

身後的高偉等眾人看得目瞪口呆,熱血沸騰。

「白爺爺,好強。」

「白大俠威武!」

「這是咱們邊境線上的白大俠!」

戰士們激動了。

白逍雲的這一刀,氣勢磅礴,甚至是以一己之力,鎮壓了氣勢洶洶的怪鳥群。

怪鳥群再度出擊,這一次,彷彿是在血腥味的刺激之下,它們集中了力量,瘋狂地攻擊白逍雲。

「火力鎮壓高空,我們不能拖了白大俠的後退。」戰士大吼。

白逍雲的長刀已經飲血,渾身的戰意騰升,「畜生,來啊。」

面對著鋪天蓋地的怪鳥衝擊,白逍雲非但沒有退後,反而一頭扎進了怪鳥群的包圍圈。

殺!

殺!

殺!

長刀所向,一隻只怪鳥染血墜河。

又過去了十分鐘。

「十五分鐘!」高偉振奮,猛地揮了一下拳頭,「我們完全了任務了。」

戰士們的目光都看著遠處殺敵的白逍雲,心生敬意。

「全靠白大俠。」

「如果沒有白大俠的絕對實力,我們的火力壓制,根本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

「白爺爺,我們可以撤了!」高偉高喊了一聲。

白逍雲已經殺紅了眼。

他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只怪鳥倒在了他的長刀之下,此時此刻出現在他面前的怪鳥都相當於先天武者的實力,白逍雲等同於被一大群的先天武者圍攻。

殺!殺!殺!

血流成河。

大河已經被怪鳥的屍體堆積,染成了紅色。

「哈哈哈!」

白逍雲大呼痛快,「小高,不急著撤退,繼續火力壓制,老夫還能阻擋這群畜生。」

在白逍雲的心裡,他的任務不是要擋住怪鳥群十五分鐘,而是要殺光這群怪鳥。

或許最終會因為力竭而辦不到,但是……至少也要一個小時吧。

堅持到楚塵的到來。

現在撤退,任由怪鳥群衝出峽谷,一定會給邊境線帶來巨大的衝擊。 沒等宋靜姝解釋,段老三就站出來說道。

「娘,你就不要問了,是我要去的,我求著姝娘帶我去的。」

「你求她?你腦子是不是受刺激了,你腿腳不好,你竟然還做一些不可以做的事,你就是要氣我呀!」段老婆子就指著段老三訓斥。

宋靜姝看著兩個人說話,根本就沒有自己什麼事了,也就離開了。

正巧老二媳婦從田地里回來,看著母子二人炒個火熱,也就湊上前來。

「娘,你跟老三喊什麼呀!可彆氣壞了你的身體,你為了他著想,人家卻是向著人家的媳婦說話,娘,可別生氣了。」

「二嫂,這裡沒你什麼事,你知道我們在說什麼,你過來就說。」段老三實在是看不過老二媳婦的舉動。

老二媳婦見這樣,立即就表現軟弱的樣子。「娘,你看看你兒子,有這麼跟嫂子說話的嗎?」

「好了,誰都不要說了,吃飯。」段老婆子覺得頭都大了。

老二媳婦也是沒有達到目的,還是緊緊地盯著段老三看。

段老三正準備吃飯的時候,這個時候才想到了宋靜姝。

「姝娘,你在哪裡?」段老三慌張道。

宋靜姝也就回應了一聲。「我在廚房。」

聽到了宋靜姝的聲音,段老三剛剛提著的心才算是放下來。

「先出來吃飯,等到飯後我幫你一起弄。」段老三繼續說。

可宋靜姝還是將手上的一些活幹完了才出來。

「姝娘,你怎麼才出來?」段老三卻是發現了宋靜姝一點都不開心。

不想做解釋,低著頭只顧著吃飯,其他的什麼事情都跟自己無關。

很快吃完了,宋靜姝又是一個人來到了廚房,將明日要用的一切都準備出來。

「姝娘,你是怎麼了?」段老三也就迅速吃完就來找宋靜姝。

段老婆子看著兩個人,頓時就生氣不已。

「娘,你不要跟他們生氣,男人就是這樣,娶了媳婦忘了娘。可千萬不要跟他們至氣。」老二媳婦又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

老二看了一眼段老婆子,立即就阻止媳婦。「你吃好了吧!你快點跟我回去。」

就剩段老婆子一個人了,這飯根本就沒有辦法吃下去了,也就起身回房了。

一桌子的碗筷沒有人收拾了,就放在了原地。

廚房裡的姝娘也聽到了外面幾個人吃飯的說話,也就說道:「沒什麼事,只不過是你家人的態度,可能是我的不對,我就少說話,還有你不要總是跟著我上前采山楂了,我可用不起,真的出了意外,我恐怕吃不了兜著走。」

「不是的,姝娘,這個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就是老二媳婦,她的破嘴,在娘的面前亂說的,不過,娘是不會聽她說話的。」段老三急忙解釋著。

可什麼解釋對於宋靜姝而言,真的是一點用都沒有的。

回想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其原因都在自己身上。

「我知道了,都怪我,我要是有個好的身體的話,你也不至於總是跟我受牽連。」段老三自責道。

而宋靜姝則是不含糊。「是的,你的身體好的話,我就不用在關鍵的時候代替姐姐出嫁了,我還這麼小,居然當小媳婦了。」

「姝娘,聽你的意思,你是後悔了唄!」段老三立即就聽出來意思不對了。

宋靜姝聽完只是笑而不語。對於此時的宋靜姝,把今晚必須要做完的工作做好就可以的。

「姝娘,還是我幫你吧!」段老三說著就向宋靜姝這邊走來。

一不小心就拌到了地下的木板上,一個趔趄就撲在了宋靜姝的身上。

兩個人也就不自覺地抱在了一起。

當段老三清醒的時候,宋靜姝竟然被自己壓在底下。

「你想要怎麼樣?段老三,第二次了,你連走路都摔跤,你還是離我遠一點。」宋靜姝大聲說。

這才突然間意識道,段老三立即就起來了,之後都在懷疑自己。剛剛竟然能夠那麼靈巧。

急忙忙回到了房間,宋靜姝也就是站了起來。嘴裡也是嘟囔了一堆話。

段老三回到了房間,滿腦子裡都濕今日與宋靜姝抱在一起的畫面,想著想著臉上竟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終於一切都準備好了,宋靜姝也就伸了伸懶腰。

「終於做完了,回去睡覺。」

見宋靜姝回房間了,段老三還是痴傻的樣子。

見狀,宋靜姝就必須要問了。「段老三,你在傻笑什麼呢?」

「沒有呀!」段老三竟然還不承認。

這個時候了,宋靜姝也是懶得和段老三計較道。

看著宋靜姝很快就入睡了,段老三竟然睡不著了,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

「你就不要翻來覆去了,你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宋靜姝竟然也被吵醒了。

被說了,段老三就算是再怎麼難,也不敢再翻身了,生怕宋靜姝再說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隱約聽到了看外面的說話聲。

沒錯,就是段老婆子跟老二媳婦的聲音。

段老三也就在心裡猜疑著。兩個人湊在了一起,會商量什麼事兒呢?難不成是是關於宋靜姝。

想到這裡,段老三就躺不下了,必須要出去聽個究竟去。

接著,段老三就輕輕地下了炕,躡手躡腳地出去了。

躲在了一個角落裡,想要聽聽兩個人究竟是在研究什麼。

「娘,你看宋靜姝在段家,她想要一手遮天嗎?她把你這個娘放在眼裡了嗎?」老二媳婦恨不得把所有有關宋靜姝不好的話都說出來。

都這個時候了,段老三覺得還是不要出面的好,還不如就在這個時候好好聽一聽,看看她們還能說出更加難聽的話嗎?

「老二媳婦,你作為嫂子的,你說話要注意分寸,你的態度,人家就沒有道理對好,平心而論。」段老婆子的話意味深長。

讀聖賢書的段老三,聽完了娘親的話,心裡竟然高興極了。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