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當年,本座沒有痛下狠手,饒過你娘親一命。沒想到今日你來恩將仇報。本座饒你不得。」

2021 年 12 月 29 日

嚴符揮手,臨山行宮處飛來一根黑色長棍,縈繞著詭異的光芒。

靈寶?

九城山主竟然手握一件靈寶。

黑色長棍在嚴符手中揮舞著,棍影橫掃出天際,朝著小昭腰間揮舞,一擊便是可以將少女的身軀攔腰截斷。

天際雲彩被橫掃,破風聲突破音爆,在臨山城所有人的耳邊刺痛。

靈寶之威,無可匹敵。

嘩!

下一刻,黑色粗壯的棍影即將轟擊在小昭的身上。

白眼平靜,看破一切虛妄。

「祭靈神輪!」小昭在心中輕喝一聲。

身後神輪在小昭身後轉動,一半墨黑,一半水交匯相融。

黑色棍影在觸及小昭身軀的剎那,突然消失。只剩半截棍影在小昭身前劃過,卻不能傷及分毫。

而半截棍影略過小昭身前之後,消失的半截棍影卻又重新出現。

小昭嘴角上揚,划起一個譏諷的弧度。「八荒棍,這本來是我祭靈族的靈寶,被你這狗賊所得。狗賊竟然還想用它來對付我。」

九城山主嚴符雖然詫異,卻知道剛才一棍也不能輕易將小昭毀滅。

而詫異之處便是在於消失的棍影和小昭身後的黑白交融的光輪。

嚴符沒有多說,凌空踏步而出,身影閃爍,似晴天乍現之雷電,穿梭於天際之中。

一息之間,八荒棍裹挾著橫掃虛空的力量出現在小昭的眼前。

然而,除了譏笑,依舊還是譏笑。

少女巍然不動,瘦小的身影便是直立在空中,面對靈寶八荒棍,她沒有一絲恐懼。

祭靈神輪升上頭頂,黑白玄光籠罩小昭的身軀。那一剎那,恍若萬法不侵。

「八荒訣一式,焚滅大荒!」嚴符喝道。

只見八荒棍燃起火焰,隨著嚴符直指天闕,更為遙遠的高空之中傳來火焰炸裂的聲音。

無數的火焰自高空而來,天火降世,將無盡的天空染成凄慘壯烈的血紅色!

火焰熊熊,砸在小昭的周身。八荒棍也如期而至火焰升騰,轟擊在黑白玄光上。

祭靈神輪震顫,神光流轉,滌盪出一陣模糊的光暈。

「八荒訣,可笑。」

小昭冷哼一聲,突然朝著近在咫尺的嚴符轟出一拳。少女瘦小的拳頭,乾脆利落,直直地朝著嚴符胸口而去。

八荒棍橫在身前,燃燒的火焰擋住少女的拳頭。

可是,小昭沒有退卻,白眼之中彷彿不存在火焰。

化拳為掌,接觸到火焰的剎那,任憑八荒火纏繞在自己身上。

八荒訣一式,焚滅大荒。乃是八荒棍中記錄的武技,而其火焰也是不凡,生於紅蓮業火之中,被稱之為八荒赤火。

雖登不上天地奇物一等一的行列,但在上古時期也名震一時。

傳聞,八荒火足矣焚滅大荒世界。只是見證過這一切的人物早就在崩壞的天道中化作齏粉。

手掌握住了八荒棍。

這一刻,嚴符明白少女是想奪取八荒棍。

「八荒棍乃是我族靈寶,在你這裡寄放數十年,是該還回來了!」

所有人都關注著臨山上的動靜,當雲層散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兩個人身上。

眾人驚訝於和九城山主對敵的竟然是這麼一個少女,更驚訝於少女口中說出的「真相」。

「難道山主大人手中的武器真的是從別人族中盜取?」

說話之人話音剛落,便是被身旁之人低聲罵道:「白痴,敢這麼誹謗山主大人,嫌命長?」

「哦哦哦。」說話之人轉頭便開始喊道,「小娘皮竟然污衊山主大人……」

「白痴。」

身旁的人紛紛走開,唯恐牽連了自己。

能夠和九城山主交手之人必然也是一方強者,在這裡要是想活命還是該閉口不言。

那人左看右看,不明所以。

「兄台,他們為何罵我?」

林虞自然聽見人群里的聲音,卻不想那說話之人竟是找到了他。

「他們只是在提醒你。」

「提醒什麼?」

林虞打量了那人一眼,說道:「禍從口出。」

胖道士走了,急急忙忙地奔向臨山。而林虞卻不知道胖道士的目的何在?

根據胖道士所言,九城山主嚴符恩將仇報,搶奪往生泉,殘害祭靈一族,實在該殺。

而見胖道士義憤填膺,也有為祭靈族鳴不平的心思。

但,胖道士既然站在祭靈族那一邊,為何又將鬼車惡鬼的消息告訴自己?

再者說,鬼車惡鬼和祭靈族是否有關係?為何附身在那個小女孩身上?

林虞總覺得自己似乎遺漏了什麼,眼前所知道的一切有許多地方卻是矛盾的。

胖道士的話信不得……林虞心想。

臨山上時不時傳來聲響,戰鬥如火如荼,雖然僅僅兩人,但這兩人都是神光境的強者,若是放開陣勢,整個九城山都將化作廢墟。

轉眼,葉牧歌和夏青染找到了人群中的林虞。

「杜師兄呢?」

話音剛落,林虞一捂腦門,他不用猜也知道。

此刻,愛熱鬧的杜師兄肯定是已經到臨山上了。

葉牧歌也頗感無奈,他勸說不了,也阻止不了杜康。

「三師兄讓我們來找你。他或許已經……」葉牧歌猜測道。

林虞頭大,他希望有個靠山,他更希望這個靠山能在身邊。

「算了。杜師兄能夠保護好自己。那倆兄妹怎麼樣了?」

夏青染回答道:「我們聽出響聲后出來,他們二人還沒醒來。」

林虞想了想,又朝著臨山上望了一眼,說道:「臨山上打的不可開交,一時半會兒也停不下來。我們先回林府看看他們二人。」

等到林虞回到林府時,只見林樹和林笑笑正關注著臨山上的動靜。

林樹無暇顧及林虞,而林笑笑又是別有深意地看了林虞一眼。

早晚得解決這個麻煩……林虞知道林笑笑已經認定了無慘就是在自己身上。

房間里,距離魂落泉水融入霜虎霜覓得體內已經過去了近一個時辰,按林虞的估算這個時候應該醒過來了。

兩人只是被人控制,而不是像夏青染一般魂魄受到重創。

給兩人施以魂落泉水已經是暴殄天物了。

林虞推門而入,只見一柄飛刀從眼前飛過,若是腳步再快一些,恐怕這柄飛刀插在林虞的腦門上了。

恩將仇報。

霜虎與霜覓已經醒來,而剛才的飛刀正是霜覓扔出。

「住手!」林虞說道。

他看向霜虎,又看看霜覓,叫停葉牧歌。畢竟,葉牧歌的龍泉劍已經搭在了霜覓的咽喉,而霜虎的氣機也葉牧歌封鎖。

只要兩人有任何異動,葉牧歌不會猶豫,只是先殺誰的問題。

夏青染抱著酣睡的麒燃站在林虞身後,說道:「你可真招人恨!」

林虞摸摸鼻子,表示無奈。一個林笑笑已經夠他煩的了。

霜虎看清了來人的面貌,說道:「幾位為何囚禁我等。我兄妹二人自問沒有得罪過幾位。」

林虞皺眉,問道:「你們當真是什麼都不記得?」

霜虎搖頭,眼中卻有一絲猶豫閃過。兄妹二人的目光不易覺察地接觸,然後又分開。

他們兩人早在一刻鐘前醒來。

醒來之後,兩人發現身在林府中,內心迷茫,不知將他們弄到此處之人是敵是友。

無論如何,他們知道的是不能提及客棧里的怪事慘案,更加不能夠提及小昭。

既然不能夠提及,那麼只能夠裝作失憶。

林虞又看向霜覓,問道:「你呢,你也想不起來?」

在茅草屋時,霜覓被林虞攔下,灰頭土臉的模樣還未來得及整理。她像霜虎一樣同樣搖頭。

林虞很煩躁,原本以為可以聰這兩人身上弄清原委。可似乎天不遂人願。

「會不會是魂落泉水的副作用?」林虞自言自語地說道。

夏青染覺得不像,畢竟她可是什麼都記得起來。

她在林虞耳邊說了幾句,緊接著便聽到林虞說道:「在洪荒大澤中,我們就曾經救過你們。這次你們身陷險境已經還是我們出手相救。這是我們的善意。此刻,你們身邊的小女孩正在臨山上與九城山主交手,若是想救她,告訴我們她究竟是誰?」

「當然,你們也可以裝傻。只不過那小姑娘可就要死在九城山主手中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好,我們馬上去。」雲若月道,拉起楚玄辰就往外面走。

楚玄辰則無奈地搖了搖頭,沒想到他這輩子還會碰到這樣的差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