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現在要提升實力只有靠外力,你雖然是一個不在編的王子,但是可以掌握或者接觸到的資源還是不少吧。

2021 年 1 月 9 日

只要有足夠的材料我就可以教你布下幾個法陣,而且還可以用道法幫你煉製幾具傀儡。如果這都不行的話只有靠身外化身了。」

「我雖然是一個王子待遇也不錯,但你也不看看我現在是什麼情況,被王后的讓監視不說現在還是一個孩子的軀體,連庫房都去不了怎麼可能幫你弄到材料。」

布萊恩不用想也知道迪恩大叔要的絕對是十分珍惜的魔法材料,不要說他就是整個法蘭克也不是短時間能弄到的。

「材料的事你不用擔心,你雖然沒有能力搞到材料,但是你一定認識能搞到材料的人。

我現在教你一個法決可以讓你短時間內,完全控制一個人的思想行動。

反正你龐大的精神力閑著也是閑著,剛好可以運用這個法訣。而且法決對身體的負擔也不是很大。」

布萊恩突然感覺有一道法訣出現在他的腦海中,法決不同於魔法咒語,更類似於修行的法門,但效果和魔法差不多。

比如這個法決就是一個簡單的迷心咒,可以讓人像中了幻術似得被人操控而不知,在解咒后也不會記得發生了什麼,真是圖財害命、坑蒙拐騙必備法術啊。

就是對精神力的要求太高了,竟然要魔導師的實力才能掌握,以布萊恩目前強大卻殘破的精神力,頂多可以控制一個高級魔法師兩天時間。

對於第一次接觸東方道術就是這類的迷幻法術,布萊恩也有點無奈,但事從緩急也沒什麼好顧忌的。

可要尋找控制的人選時就有一點麻煩了,媽媽是一定不行的,老管家喬治也不好去控制。

就在布萊恩考慮從誰下手時,一隻雪白的肥羊進入了布萊恩的陷阱里,不得不說這隻肥羊真的好白好肥。

白是因為他面色白嫩而且穿了一件雪白的牧師長袍,說道肥真的好肥,進到布萊恩房間時都是側著身子進門。


他站在前面徹底的擋住了後面的布萊恩母親和侍女莉莉。

雖然這個又白又胖的牧師看上去很可笑,但此時的布萊恩卻不會輕視他,這個看似普通大白胖子可是王都出名的高級牧師,地位僅在巴黎地區主教之下。

因為所謂的牧師就是光明系魔法師,高級牧師就是高級魔法師,教會為什麼會在大陸上有如此的影響力,可不止是藉助光明神的威嚴,更重要的是他擁有一支整個歐羅大陸最強大的光明系魔法軍團,而且沒有之一。

這是其他的國家無法想象的,就連全盛時期的羅馬帝國都沒有這樣規模的魔法軍團。

眼前這位就是一個高級魔法師,剛好是布萊恩可以控制的極限。他叫吉姆是教廷下派到王都的高級牧師,平時除了練習光明系法術就愛好吃了。

性格耿直的吉姆也不會逢迎拍馬,當然以他的身份和實力也不用奉承誰。

仗著自己的實力和在教廷里的關係,不是很聽法蘭克樞機主教的話。哪怕樞機主教都是大魔法師的實力。

所以吉姆也因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代價,被主教從城裡的大教堂安排到了城外的小教堂當牧師。雖然也給他派來了幾個小牧師處理雜物,但是日子就沒有城裡舒服了。

而剛好布萊恩他們所在的莊園就在吉姆所在教堂的附近,而布萊恩的母親安吉拉是一個虔誠的教徒。

可是因為身份敏感不方便進城裡的大教堂禱告,就每周來旁邊的小教堂祈禱,而且每次都會給這個破敗的教堂捐很多錢,可以說這個偏僻的教堂能夠存在至今,就是靠安吉拉每周的這點捐贈了。

而當安吉拉聽說吉姆被安排到這裡后,就供奉更多的錢財和美食,而這些東西也大都進了吉姆的嘴裡。


吉姆也是聽說過布萊恩母子身份的,可是以他的身份也不必在乎這些。看到安吉拉對光明神如此虔誠,經常請他吃喝時間久了便也成為了朋友。 活該吉姆今天倒霉,吉姆起床吃過豐盛的早餐閑來無事便出來散步,正在他晃著自己的大肚子在草地上曬太陽時,看到安吉拉的老管家喬治焦急的向教堂趕來。

吉姆就攔下來問問出了什麼事,管家喬治自然就說出了自己的少爺布萊恩生病的事情,並且希望教堂的牧師去看看。

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莊園里的僕人和侍衛都稱布萊恩為少爺而不是殿下。

吉姆看自己反正也沒事就主動要求來為布萊恩看病,也算是還安吉拉的人情,管家原本沒想麻煩吉姆只是想找一個小牧師看看就好,見吉姆主動給少爺看病,當然趕緊將吉姆領到了莊園。

布萊恩看到吉姆仔細的回憶起這個人的基本情況,對他大概也有所了解心想。

「你拿了我們家這麼多錢,把你養得白胖、白胖的割你點肉也應該的,畢竟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而且教堂也不缺魔法材料正好便宜我了。」

布萊恩打定注意就把目標定在了吉姆身上,吉姆也算是飛來的橫禍,不過福禍相依這也是他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折點,他是一飛衝天還是落魄一生就全看今朝了。


布萊恩試著活動一下身體,裝著要給吉姆行禮的樣子,吉姆也不是一個託大的人,而且他也知道布萊恩的身份,自然不能讓布萊恩在生病的時候給自己行禮。

右手一扶把布萊恩按到了床上,並且手中傳出一股光明力量進入布萊恩體內,查探布萊恩的身體狀況。

布萊恩的身體其實並沒有什麼事,只是剛穿越回來靈魂和身體的契合度不夠,但畢竟是自己的原裝身體和奪舍的不同,一會的功夫布萊恩就好的差不多了。

吉姆感覺布萊恩的身體沒什麼問題就要把力量退出來,可是當他與布萊恩明亮的眼睛對視時突然感覺心中一寒,精神也開始變得恍惚逐漸的失去了意識。

吉姆不知道為什麼在剛見到布萊恩時,他就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向自己撲來,而且心中隱隱的有種恐懼的感覺。

剛才更是鼓足了勇氣才敢給布萊恩檢查,甚至在布萊恩使用幻咒控制他時,身為高級牧師的吉姆連抵擋一下都做不到就著了道。

這一切就要歸功於布萊恩體內的邪神血脈了,覺醒后的邪神對所有光明系法師都有一定的威懾作用,可以說是光明系魔法師的剋星。

所以教會才會到處圍殺擁有邪神血脈的人,更何況邪神和光明神是宿敵兩大主神一直爭鬥不休,即使在整片大陸都信仰光明神的時候,邪神依舊可以留下血脈傳播邪神教,傳說現在地中海的南岸各地還有邪神信徒。

而現在邪神血脈也正好起到了強化布萊恩迷心幻咒的作用,本來布萊恩還打算多用一點時間,沒想到被震懾住的吉姆心神早已失守,沒費什麼力就控制住了吉姆。

布萊恩看時機成熟就向吉姆傳過去一道命令,讓他先安慰母親幾句讓她放心說自己沒事。

吉姆也是立刻照辦回頭對安吉拉說:「布萊恩少爺沒什麼事就是晚上睡覺著了涼,我用魔力讓他身體恢復了一些,過會多吃點東西就好了,也不用吃什麼葯,小孩子吃太多的葯不好。」

安吉拉看布萊恩確實沒事也放下心來,邀請吉姆留下一起吃早餐,但是吉姆急忙推辭說自己吃過了,而且有急事要回巴黎城一趟。

安吉拉看吉姆好像確實有事也不好挽留,便送吉姆離開了莊園,並安排馬車送吉姆直接去巴黎城。

吉姆確實有事他剛才又接到了布萊恩的一道命令,讓他在一天之內收集上百種魔法材料,這些材料有些教會有,有些材料甚至他連聽都沒聽過。

麻煩的是教會的材料都在康麥德主教的掌管之下,想要弄到手也要費一番周折,所以只好儘快趕回巴黎城想辦法收集。

布萊恩也不為難吉姆只是叫他盡量收集,爭取在明天天黑之前送到布萊恩手中,但是一定要保密,不可以讓如何人知道材料是送到布萊恩這裡來的。

迪恩大叔給的這個材料名單不要說吉姆了,就是全勝時期的布萊恩也不是短時間內就可以收集全得,所以布萊恩只有盡人事聽天命了。

安吉拉送走了吉姆,轉回到布萊恩的房間,看到布萊恩正在侍女莉莉的服侍下吃早餐。對布萊恩問道:「布萊恩你怎麼樣了,還難受嗎?」

布萊恩當然是回答沒事了,他現在何止是沒事簡直是心情大好。躺在床上就把事情辦了。

布萊恩真的感覺自己轉生之後時運大轉,好運連連啊。可能連幸運女神都對光明神深惡痛絕,才會對自己這樣褒獎。

安吉拉看到布萊恩臉色不像剛才那麼難看,看起來確實好了很多,想到吉姆說的病因便對旁邊照顧布萊恩的莉莉說道:「莉莉你以後就留在少爺身邊照看吧,晚上也住在這照顧少爺不要讓他在著涼了。」

莉莉也是十三四的年紀了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她知道主母的話意味這什麼。她紅著臉答應下來,便低著頭把布萊恩吃完的碗筷端走。

看著莉莉匆忙的背影布萊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個六歲的孩子也許什麼都不懂,但布萊恩幼小的身軀里實際上已經有一個三十六歲的心靈了。

對此布萊恩也不能反對,不是他貪幕美色,而是他看上去真的只有六歲說不了什麼其他的話。

誰說我們不相配

「以後莉莉會和老喬治一樣陪著你玩的,而且她晚上還會幫你暖床蓋被子,這樣你晚上就不會在踢被子著涼了,你先睡一會過會莉莉會帶人來幫你換衣服。」

布萊恩對此也只有諾諾稱是,安吉拉看布萊恩這麼聽話親昵的摸摸兒子的頭幫布萊恩掖了掖被子,便起身離開了她今天還有好多事情要準備。 今天安吉拉確實還有太多的事要忙,現在看布萊恩沒事了,她也可以安心的處理其他事情。

雖然有老管家喬治的幫襯,但有些事還是要她親自準備的,布萊恩看母親走了輕嘆一聲,腦中就響起迪恩大叔的聲音:

「你還真是艷福不淺啊,這麼小身邊就有這麼漂亮的侍女,以後長大了還得了決對是個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啊!看來現在的貴族還是和以前一樣yinmi。」

「你也不要說什麼風涼話,我就是這幾年生活的比較好,在出事之後的幾年都是在躲避暗殺,後來和老師學習魔法更是起早貪黑的練習魔法,哪裡享過什麼福啊。」

布萊恩對自己的一生也是頗為感嘆,布萊恩的老師邁克夫是一個苦修士,對布萊恩的要求也是極其嚴格的,不然即使布萊恩天賦出眾也不可能達到後來的成就。

「年少多磨難也不是壞事啊!要是你還是那個用女僕暖床的少爺也不會有後來的成就了,有一得就有一失你可以成長到把光明神逼死的地步。正是因為你經歷了常人沒有的磨難。」迪恩大叔感慨的說道。

布萊恩不客氣的回敬道:「好了不要在感慨了,嚴格的說把光明神逼到絕路上的好像是你吧!如果光明神要報復你得先頂著,再說了如果讓我重新選擇的話我寧願當一個父母健在安享富貴的編外王子,也不想過那種腥風血雨的強者生活。況且現在我已經有了新的開始,就更不想過顛沛流離的日子。」

「先不要提什麼新的開始,你活過這幾天在說吧。你不是說你母親就是在這次的暗殺中死去的嗎。以你的性格就算實力沒有恢復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吧。」

迪恩對布萊恩的話很不以為意,沒有實力的支撐所有的富貴安逸都是鏡花水月,可以被人輕易奪取。

迪恩的話戳中了布萊恩的痛楚:「我如果死了對你也沒好處吧,如果你想要早點恢復身體,就幫我把那些垃圾解決掉,材料的來源已經解決了。就算沒有預期的好也差不多了,你的傀儡到底怎麼樣,我可不想在關鍵時候被你害死。」

迪恩對自己的傀儡可是很自信的,聽到布萊恩的質疑立刻不滿的說道。

「對我的傀儡術你就放心好了,這可是我花了近千年的時間結合東方仙術和我們的魔法研究出來的絕對可靠。

而且你也說了, 墨爺有令:乖乖受寵 ,我不會讓你有事的。但問題是我現在沒有身體,要怎麼製造傀儡。

如果用你的身體很難不被人發現,即使使用迷心咒以你目前的情況也不可能控制更多的人了。倒追后還是要靠那個胖子了,這樣的話時間上也許就緊張了。」

迪恩大叔讓布萊恩剛剛的那點好心情一掃而空,重新陷入了沉默之中。

就在布萊恩他們在識海中討論怎麼防備往後的暗殺時,莉莉也心情忐忑的站在布萊恩的房門外,抱著布萊恩的禮服發獃。

她本來只是農奴的女兒,但是因為戰亂與父母失散。後來更是不幸的被奴隸販子抓住,雖然現在的法蘭克王國已經不是過去的奴隸社會了,而且教會也嚴謹買賣奴隸。

但是在亂世之中這樣的禁令如同廢紙,在巨大利益的誘惑下還是有人將人像牲口一樣倒賣。

而各地的領主也在巨額金幣的攻勢下,默認了這些罪惡的交易。甚至有些領主就是靠這些貿易發的家,用這些黑金維持他們的統治。

像莉莉這樣的女孩在奴隸市場不過是幾個銀幣的價錢,和莉莉關在一起的小孩子每天都會死幾個。

不是被餓死、病死就是逃跑被抓回來后,當著其他奴隸的面活活打死,莉莉看著身邊的女孩一個個的被人糟蹋,不是被折磨致死就是被人像畜生一樣買走。

莉莉不想自己就這樣不人不鬼的過一輩子,就算是死也要拼一次便趁著奴隸販子大意時逃了出來。

可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怎麼可能逃的過幾個彪形大漢的追捕,眼看小莉莉就要再次落入魔掌。

剛巧布萊恩的母親安吉拉路過,雖然作為大領主的女兒安吉拉衣食無憂,也正是天真爛漫的年紀,但不代表她不了解人民的疾苦。

看到這樣的情景她自然猜到是什麼情況了,便命令護衛的騎士把幾個奴隸販子打跑救下了莉莉。

原本安吉拉想把莉莉送回家可是現在四處戰亂,莉莉早已經沒有家了,莉莉的父母恐怕已經死了,其他的親戚也不知道在那。

安吉拉看莉莉長得漂亮人也很乖巧,就索性把她收在身邊當侍女,安吉拉對莉莉極好,莉莉也是感恩戴德,突然從地獄到了天堂的莉莉更是分外珍惜現在的一切。

就這樣莉莉在安吉拉身邊呆了幾年,這次安吉拉讓莉莉到自己的兒子身邊當貼身侍女,莉莉也是知道主母的意思。

在這樣的大貴族家庭中,男孩很早就會接觸男女之事,而父母也會找一個放心的侍女教導小少爺,這樣的女人雖然不可能有正式的名份,但是如果有個一男半女的話,也可以成為正式的妾侍。

法蘭克王國並沒有明確的一夫一妻制,能成為妾侍對她們而言也算是有個好歸宿,起碼一輩子衣食無愁,要是自己的孩子爭口氣取得了什麼成就,母親更是可以揚眉吐氣安度晚年。

雖然莉莉對現在的境遇已經很滿足了,也知道安吉拉是好意。但那她畢竟是個未經人事的女孩子年齡又不大,而且要服侍的少爺還那麼小。她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布萊恩。

莉莉的身後還有幾個年紀較大的侍女,都是一起陪著莉莉過來服侍布萊恩穿衣服的,看莉莉停在門口一臉躊躇的不進去。

她們也聽說了安吉拉的安排,這些過來人當然明白小女孩的心思便勸慰道:

「莉莉你小姑娘家的不用想那麼多,不管夫人怎麼安排都是為了你好,而且布萊恩少爺雖然現在看上去有點小,但人長的還是很俊俏的啊,長大一定是個英俊的男子。再說了他還太小要是懂事還要幾年,你現在怕什麼啊。」

說著壞壞的捅了莉莉腰一下,把莉莉推進了房間,後面幾個侍女也一起湧進了布萊恩的房裡,布萊恩正在腦中和迪恩大叔討論魔法陣的布置,看到這麼多人一起進來先是一愣,轉瞬明白過來這些人是給他洗漱穿衣的。 布萊恩也很久沒讓人服侍了,開始還感覺怪怪的後來也就習慣了,但是一到穿衣服他就受不了。

晚安哦,金主大人

莉莉開始幫布萊恩穿衣服也是束手束腳的,但是看到布萊恩是一個比自己還小的孩子。

布萊恩少爺的個頭也只到自己的胸口,想起那個年長侍女的話,莉莉心裡也就釋然了,手上的動作也快了幾分。

布萊恩沒有察覺到這個小蘿莉的異樣,又轉回了正題對迪恩傳音道:「我們現在已經有了材料的來源,下一步要怎麼辦。」

「只要材料到了就可以指揮吉姆煉製法陣和傀儡,但是煉製的法陣和傀儡威力也只有中級武士和中級魔法師的實力而已。

畢竟我們的實力損失太大,雖然控制了吉姆這個胖子相當於擁有了一個高級魔法師的戰力,但還是有些不夠所以我們只有用最後一個辦法了。」

「什麼辦法直接說吧。」布萊恩最討厭迪恩說話買關子了。

迪恩大叔也不在吊布萊恩的胃口直接說道:「就是幫你煉製一副身外化身,一個可以成長為法神的分身。」

「身外化身是什麼東西是魔法分身嗎?布萊恩好奇的問道。這是他第一次接觸高深的東方道法對很多事情都很好奇。

「身外化身是類似於魔法分身的一種法術神通,是修鍊東方道法到了極高深處,利用法決凝練的分身,傳說東方的大神通者僅是靠意念就可以化身千萬。」迪恩大叔不無羨慕的說道。

布萊恩看迪恩大叔對東方的仙人如此推崇便問道:「那些所謂的仙人到底有多強,和大天使比如何。能不能打敗光明神。」

「仙人到底有多強等你成神后自己去東方看看不就知道了嗎,現在說了也沒用。」

迪恩是被布萊恩問無語了,他那知道這麼多東方天界的事啊。這些還是聽父親說的。

布萊恩看迪恩大叔不想說便轉回正題說道:「如果這個法術真的如你所說的這麼強大,我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學會,你就不能說點可行的計劃嗎?」

布萊恩這次可不是謙虛而是他真的辦不到,就算他的資質在逆天,也不可能在還是頑童時期,就可以在幾天之內學會這門高深的東方仙術啊。

「我沒有讓你現在就學會,我當初因為被神力禁錮,雖然可以使用接近神的力量但那終究都是別人的神力,我自己反倒無法修鍊道法了。


所以我就結合我們的魔法對一些道術進行了改造,這個身外化身就是我的研究成果,剛好符合你現在的狀況。」

布萊恩聽迪恩大叔這麼說心中一喜,看來天無絕人之路,有迪恩大叔這個萬事通在就是方便。忙問道:「那我需要做什麼準備嗎?」

「這個魔法很簡單一點都不麻煩,只需要強大的精神力和一個強大的可以作為分身的載體就好了。」迪恩自信的對布萊恩傳音道。

其實迪恩改進的身外化身的原理很簡單,當時的迪恩大叔雖然不能進階,但是漫長的時間卻可以讓他積攢出強大的精神力。

如果將多餘的精神力附著在一件物品上進行操控,就是最簡單的傀儡術了,而將自身的一點靈魂之力夾帶在強大的精神力之中,融入進其他的活體內,用類似奪舍的辦法就可以煉製一個最簡單的分身。

只要在用凝練分身的法訣祭煉一下,就可以當成自己的身體一樣使用,這個方法看上去雖然簡單,但是實際操作上卻是危險重重,弄不好就會形神俱滅。

「布萊恩你現在的精神對你的身體而言太過強大了,如果不是因為你的邪神血脈保護,你的精神早崩潰了,我可以將你的精神力分離一部分,放到一個強大是生靈上煉製分身,而你身上剛好就有這樣的一個生靈。」

迪恩的話讓布萊恩一愣,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迪恩說的是他自己,但想想也不可能,迪恩可不是捨己為人的人啊,而且他也沒有身體可以祭煉啊。


迪恩也明白布萊恩誤會了忙說道:「你可不要打我老人家的主意,我只是殘魂,不是生命體。只有生命體越強大分身才能更強大,我指的是路西法給你的那個小東西,魔鬼撒旦的分身夠強了吧。」

迪恩將布萊恩的靈識引向識海的深處,在哪裡布萊恩「看到」了那個白色的小傢伙,正是那個兩翼小天使。此時的他正蜷縮著身體用翅膀抱著頭睡覺看上去十分可愛。

迪恩有些興奮的說道:「你不要小看他,小傢伙雖然現在看上去不起眼,但他畢竟是路西法的分身,而且天使最大是弱點就是他們沒有身體,他們看似強大的身體只是能量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