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玉心現在不在這裡,在陰陽家總壇!半月後,你們來陰陽家接走她便是。」丟下這句話,懷柔跨步走過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趙青竹便與那絕美女子棄船而去。

2021 年 1 月 8 日

目送兩人離開樓船,趙青竹暗自鬆了一口氣,雙目再以難撐,無力地閉上。

……

「你真的要放了那黃玉心?」走出樓船來到岸邊,絕美男子回頭看了一眼船上的黃玉俘,接著說道:「玉心現在已是陰陽家四護法之一,她會回去嗎?」

聞言,懷柔停下身,緩緩翹首天空。

在她頭上,萬千七彩蝴蝶飛舞,美輪美奐。

「黃氏一族危矣!」

「什麼?」男子一時沒反應過來,問道:「怎麼了?」

「難道你以為我來這巨佛城,就是為了與那胖子的約定?」懷柔掃了一眼男子,接著說道:「我來這巨佛城,是得到情報,有人要滅黃氏一族。被他們這一耽擱,黃氏一族恐怕已經…」

船上,黃玉俘帶著昏迷過去的趙青竹一閃便消失在夜空,留下殘破的樓船停在那湖泊上,少了飛舞的蝴蝶,卻是依舊燈火通明。

與回眸等人相約的客棧中,大重九蹲在客棧門前,時不時翹首前方。

回眸等人則是圍在一張桌子前無精打采。

就在這時,蹲在門前的大重九突然站起,而後一個箭步竄出。


在他前方,是抗著趙青竹的黃玉俘。

大重九雖然在邊境小鎮中見過黃玉俘一面,但那時的處於醉酒狀態,此刻見到黃玉俘,他並沒有認出來。所以,一步竄出的他不等黃玉俘反應過來,便是毫無徵兆地一拳擊出。

黃玉俘自然也不認識大重九,本就因為趙青竹昏迷而心急的他見一個陌生人毫無徵兆地殺過來,眉頭一皺的同時,他騰出一隻手,閃電拍出。

嘭!

兩兩相撞后,兩人各自倒退幾步。

「你是誰?」

幾乎在同時,退出幾步的兩人同聲問道。微微頓了一下,大重九面色一沉,指著黃玉俘肩上的趙青竹說道:「把人放下。」


「都住手吧!」

身在客棧中的太曲聽到外面的對撞聲,趕緊跑出來,當他見到爭鋒相對的黃玉俘與大重九時,接著說道:「都是自己人,咦,那臭小子怎麼了?」 的地面都被鮮血染紅,她只能選擇沒有被鮮血流過的地方落腳。

緩步走到大殿中,懷柔再次不忍心看下去。將頭別在一邊,暗自在心底嘆息。

「要不要告訴人屠?」

絕美男子目光停在大殿中央的一具屍體上,輕聲說道:「那是黃玉軍,黃玉破死了,應該是他在接管黃氏一族。」

聞言,懷柔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當他看到那已死了多死,雙眼卻依舊圓瞪的黃玉軍時,再次在心底嘆息一聲,道:「能看出是誰做的嗎?」

絕美男子突然詭異地笑了一下,抬手一指對面牆上的黑白圖案,「你看,那是什麼?」

順勢看去,懷柔瞳孔頓時一緊,「陰陽家雙魚圖案!」

「這——」

砰砰!

一連兩聲悶響,話還沒說完的懷柔便已動彈不得,與此同時,幾十道身影從四面八方掠出,將她團團包圍。

看著這些熟悉的身影,懷柔美眸瞪得大大的。這些人,可都是她陰陽家的成員啊。

半響后,懷柔從震驚中回過神,向身邊絕美男子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

絕美男子搖頭笑了一下,然後緩步走到懷柔正面,輕輕將她腮幫托起,柔聲道:「這麼多年了,你居然連我是誰都不知道,真是痛心啊。你知道嗎,懷柔,自從五年前王城一別,我便深深地被你吸引,更是放下了尊貴的身份投奔你們陰陽家。可是你呢,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摸樣,哪怕施捨的笑都沒有給我一個。我喜歡你,但我也恨你,所以,我要讓陰陽家在你手中走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屠盡這黃氏一族,不過只是一個開始,只要是天權國內的百族家族,都得死光光。因為,他們的強大已經威脅到了王國的地位!但是,我們不能名正言順地去滅掉他們,只能借陰陽家的手去一一剷除。」

「你…」

「也罷,是時候告訴你了,我乃天權國大皇子殿下庄青修!」的地面都被鮮血染紅,她只能選擇沒有被鮮血流過的地方落腳。


緩步走到大殿中,懷柔再次不忍心看下去。將頭別在一邊,暗自在心底嘆息。

「要不要告訴人屠?」

絕美男子目光停在大殿中央的一具屍體上,輕聲說道:「那是黃玉軍,黃玉破死了,應該是他在接管黃氏一族。」

聞言,懷柔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當他看到那已死了多死,雙眼卻依舊圓瞪的黃玉軍時,再次在心底嘆息一聲,道:「能看出是誰做的嗎?」

絕美男子突然詭異地笑了一下,抬手一指對面牆上的黑白圖案,「你看,那是什麼?」

順勢看去,懷柔瞳孔頓時一緊,「陰陽家雙魚圖案!」

「這——」

砰砰!

一連兩聲悶響,話還沒說完的懷柔便已動彈不得,與此同時,幾十道身影從四面八方掠出,將她團團包圍。

看著這些熟悉的身影,懷柔美眸瞪得大大的。這些人,可都是她陰陽家的成員啊。

半響后,懷柔從震驚中回過神,向身邊絕美男子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

絕美男子搖頭笑了一下,然後緩步走到懷柔正面,輕輕將她腮幫托起,柔聲道:「這麼多年了,你居然連我是誰都不知道,真是痛心啊。你知道嗎,懷柔,自從五年前王城一別,我便深深地被你吸引,更是放下了尊貴的身份投奔你們陰陽家。可是你呢,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摸樣,哪怕施捨的笑都沒有給我一個。我喜歡你,但我也恨你,所以,我要讓陰陽家在你手中走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屠盡這黃氏一族,不過只是一個開始,只要是天權國內的百族家族,都得死光光。因為,他們的強大已經威脅到了王國的地位!但是,我們不能名正言順地去滅掉他們,只能借陰陽家的手去一一剷除。」

「你…」

「也罷,是時候告訴你了,我乃天權國大皇子殿下庄青修!」的地面都被鮮血染紅,她只能選擇沒有被鮮血流過的地方落腳。

緩步走到大殿中,懷柔再次不忍心看下去。將頭別在一邊,暗自在心底嘆息。

「要不要告訴人屠?」

絕美男子目光停在大殿中央的一具屍體上,輕聲說道:「那是黃玉軍,黃玉破死了,應該是他在接管黃氏一族。」

聞言,懷柔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當他看到那已死了多死,雙眼卻依舊圓瞪的黃玉軍時,再次在心底嘆息一聲,道:「能看出是誰做的嗎?」

絕美男子突然詭異地笑了一下,抬手一指對面牆上的黑白圖案,「你看,那是什麼?」

順勢看去,懷柔瞳孔頓時一緊,「陰陽家雙魚圖案!」

「這——」

砰砰!

一連兩聲悶響,話還沒說完的懷柔便已動彈不得,與此同時,幾十道身影從四面八方掠出,將她團團包圍。

看著這些熟悉的身影,懷柔美眸瞪得大大的。這些人,可都是她陰陽家的成員啊。

半響后,懷柔從震驚中回過神,向身邊絕美男子問道:「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

絕美男子搖頭笑了一下,然後緩步走到懷柔正面,輕輕將她腮幫托起,柔聲道:「這麼多年了,你居然連我是誰都不知道,真是痛心啊。你知道嗎,懷柔,自從五年前王城一別,我便深深地被你吸引,更是放下了尊貴的身份投奔你們陰陽家。可是你呢,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摸樣,哪怕施捨的笑都沒有給我一個。我喜歡你,但我也恨你,所以,我要讓陰陽家在你手中走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屠盡這黃氏一族,不過只是一個開始,只要是天權國內的百族家族,都得死光光。因為,他們的強大已經威脅到了王國的地位!但是,我們不能名正言順地去滅掉他們,只能借陰陽家的手去一一剷除。」

「你…」

「也罷,是時候告訴你了,我乃天權國大皇子殿下庄青修!」 ,不過,他出奇的沒有憤怒,而是漸漸升起一絲笑容,笑道:「呵呵,真好,都死光了!」

噗——

話音落下,黃玉俘一口鮮血噴出,而後轟然倒地。

見狀,趙青竹與大重九趕緊先前。

「站住!」

轟然倒地的黃玉俘並沒有昏過去,大喝一聲后,他掙扎著站起身,盯了兩人一眼后,他猛地閃身彈出,閃電般直奔黃氏一族老宅。

趙青竹哪敢怠慢,一個箭步竄出,緊跟在黃玉俘身後。

黃氏老宅大門前,此刻圍滿了前來圍觀的百姓,在這些百姓的前方,赫然站著一排排手持兵器的天權國士兵。黃氏一族乃是天權國最強大的家族,現在慘遭毒手,天權國皇帝震怒,派出了他最精銳的王城騎兵前來收拾殘局,更是以一國之名發出了向陰陽家宣戰的戰書。

看著那一具又一具的屍體被士兵抬出,讓后整齊地放在準備好的馬車上。圍觀的百姓中,不少人都伸長了脖子,想從那一具具屍體中找出黃玉俘那臭名昭著的傢伙的身影來。

對於黃氏一族慘遭滅門,不少人是激動的。因為,這個隻手遮天獨霸一方的家族走了,巨佛城至少安寧十年。可是,誰又知道,這巨佛城能發展到如今這樣的輝煌,讓巨佛城的百姓衣食無憂,全是因為黃氏一族。

就在人群仔細看著那抬出的一具具屍體時,他們最想看到的身影出現了。

擠開圍觀的人群,黃玉俘一個箭步竄到大門前。

見到這個最臭名昭著的傢伙出現,人群先是一愣,隨即一鬨而散。

看著那些被士兵抬出來的親人的屍體,黃玉俘強忍住衝進老宅的衝動,如一尊佛像般,一動不動地立於門前。

「黃少爺!」

一名士兵統領認出了黃家的這個敗類,向前叫了一聲,躬身說道:「請節哀。陛下知道了此事後異常震怒,已向陰陽家宣戰!」

「宣戰?」黃玉俘木然地轉移視線看向士兵統領,獃滯地說道:「宣什麼戰?」

不等那統領反應過來,黃玉俘突然呵呵地笑了起來,只見他一邊呵呵地笑著,一邊使勁地拍打著雙手,嘴裡不停地說道:「死得好,死了清凈,呵呵呵呵…」

「咦,那不是四哥嗎?」

看到被兩名士兵抬出的一具男屍,黃玉俘突然向前一步,彎身下去看著已經開始發白的屍體,眯著眼說道:「真好,你也死了啊,好好,你死了,就再沒人和我搶女人了。」

「哦哦哦哦,那是娘親。」瘋瘋癲癲地竄到一具放到馬車上的屍體前,黃玉俘笑得格外的陰森可怕,「您老人家終於死了啊,您是不知道,我有多狠你呢。要不是老爹護著我,我恐怕早被您丟到荒郊野外了吧。」

說完,他一個踉蹌後退一步,然後緩緩翹首,兩行熱淚無聲滑落。

全都死了!

突然,他快速轉身,一閃便躍進老宅,向著大殿飛奔而出。

來到大殿,他第一時間便看到了那留在牆壁上的雙魚圖案。

看著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雙魚圖案,黃玉俘赤紅著雙眼,一字一頓地說道:「陰陽家!」

「啊——」

仰天一聲大吼,無盡狂暴的力量洶湧而出,而後,佔地千畝的黃氏老宅轟然倒塌!

「此仇不共戴天!」

漫天升起的灰塵中,黃玉俘緩緩轉身。

新一代人王,走向覺醒。,不過,他出奇的沒有憤怒,而是漸漸升起一絲笑容,笑道:「呵呵,真好,都死光了!」

噗——

話音落下,黃玉俘一口鮮血噴出,而後轟然倒地。

見狀,趙青竹與大重九趕緊先前。

「站住!」

轟然倒地的黃玉俘並沒有昏過去,大喝一聲后,他掙扎著站起身,盯了兩人一眼后,他猛地閃身彈出,閃電般直奔黃氏一族老宅。

趙青竹哪敢怠慢,一個箭步竄出,緊跟在黃玉俘身後。

黃氏老宅大門前,此刻圍滿了前來圍觀的百姓,在這些百姓的前方,赫然站著一排排手持兵器的天權國士兵。黃氏一族乃是天權國最強大的家族,現在慘遭毒手,天權國皇帝震怒,派出了他最精銳的王城騎兵前來收拾殘局,更是以一國之名發出了向陰陽家宣戰的戰書。

看著那一具又一具的屍體被士兵抬出,讓后整齊地放在準備好的馬車上。圍觀的百姓中,不少人都伸長了脖子,想從那一具具屍體中找出黃玉俘那臭名昭著的傢伙的身影來。

對於黃氏一族慘遭滅門,不少人是激動的。因為,這個隻手遮天獨霸一方的家族走了,巨佛城至少安寧十年。可是,誰又知道,這巨佛城能發展到如今這樣的輝煌,讓巨佛城的百姓衣食無憂,全是因為黃氏一族。

就在人群仔細看著那抬出的一具具屍體時,他們最想看到的身影出現了。

擠開圍觀的人群,黃玉俘一個箭步竄到大門前。

見到這個最臭名昭著的傢伙出現,人群先是一愣,隨即一鬨而散。

看著那些被士兵抬出來的親人的屍體,黃玉俘強忍住衝進老宅的衝動,如一尊佛像般,一動不動地立於門前。

「黃少爺!」

一名士兵統領認出了黃家的這個敗類,向前叫了一聲,躬身說道:「請節哀。陛下知道了此事後異常震怒,已向陰陽家宣戰!」

「宣戰?」黃玉俘木然地轉移視線看向士兵統領,獃滯地說道:「宣什麼戰?」

不等那統領反應過來,黃玉俘突然呵呵地笑了起來,只見他一邊呵呵地笑著,一邊使勁地拍打著雙手,嘴裡不停地說道:「死得好,死了清凈,呵呵呵呵…」

「咦,那不是四哥嗎?」

看到被兩名士兵抬出的一具男屍,黃玉俘突然向前一步,彎身下去看著已經開始發白的屍體,眯著眼說道:「真好,你也死了啊,好好,你死了,就再沒人和我搶女人了。」

「哦哦哦哦,那是娘親。」瘋瘋癲癲地竄到一具放到馬車上的屍體前,黃玉俘笑得格外的陰森可怕,「您老人家終於死了啊,您是不知道,我有多狠你呢。要不是老爹護著我,我恐怕早被您丟到荒郊野外了吧。」

說完,他一個踉蹌後退一步,然後緩緩翹首,兩行熱淚無聲滑落。

全都死了!

突然,他快速轉身,一閃便躍進老宅,向著大殿飛奔而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