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玄武之盾!」

2021 年 2 月 3 日

曜鐵劍揮舞間,一個渾黃的烏龜巨殼在葉問龍的頭上凝形,細劍射落其上,均是叮地反彈而回,而後在葉問龍的控制之下,形成了浩瀚的劍流,源源不斷地傾射在玄武盾上,而葉問龍在玄武盾下不斷地揮舞曜鐵劍,磅礴的善力瘋狂地從他體內湧出,可以見到,隨著時間的流逝,葉問龍的臉上到處都是汗水,全身衣衫都已被浸濕。

「嗤嗤嗤嗤……」

葉問龍感覺到頭一暈,上方的劍流立即有一波失控,往一邊橫掃而去,將周圍數十枝鐵木樹被斬出了一道道深達兩寸的劍痕,更有數支射到一塊巨石之上,直接洞#穿了幾個劍孔來。

鐵木樹,這是一種稀有樹種,比鋼鐵還要堅韌,就算是精金所制的刀劍,亦是難斬傷它。那些細劍的威力,由此可見一斑。

天空中的那個黑色圓盤,其實也是一件體器,而且還是一件威力巨大的宗級劍體器,是葉問龍從鍛體院的庫房中借出來修鍊劍技的。

「蓬」

後面兩波劍流狠狠地斬到玄武盾之上,玄武盾轟然爆開,一道身影狼狽地滾出數十米外,心念一松,滿天飛劍跌落地面。

葉問龍臉色蒼白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氣喘如牛,心念一動,無數的細劍化為光點沒入圓盤之中,葉問龍隨意收起,沒有任何休息,一步踏出,曜鐵劍揮斬而出。

「魔金刺!」

一道寒光迸射而去,嗤的一響,三十米之外的一聲巨石現出一個拳頭大小的洞來。

「地魔波!」

曜鐵劍嗖地離手飛出,在空中翻飛舞動,劇烈的共鳴蔓延五百米之遠,葉問龍飛躍而起,一抓一抖。

「嗡」

震人心魄的嗡鳴以他為中心狂涌而去,磅礴、無孔不入的水波狂振,無數的褐色鐵木樹葉被震落,堅硬的岩石表面都是被震成了一層粉末。

「滅魔炎!」

葉問龍一落地面,曜鐵劍反手狂劈而出,一道火形劍氣直劈而去,轟隆一聲巨響,堅硬無比的地面被劈出一條深入半尺、長三十多米的劍痕來。

「嘭」

葉問龍收劍而起,全身汗如雨下,頭髮都全已濕透,不過他臉上卻儘是滿意之色。

「五行魔龍劍,還差一招就全了, 帝少的替嫁寶貝 ,看來應該去接任務了,只有生死之中,才能突破。」葉問龍收起了曜鐵劍,眼中掠過了赤熱的光芒。

五行魔龍劍,這是他從武意空間龍族武庫中取出的第一種兵器武學,雖然只有五招,而且他還只能使用四招,但這套龍族劍技卻是一套可以升級的威力巨大的武學。

因為五行魔龍劍屬於黃階武學,升級之後就是玄階升龍劍式! 五行魔龍劍升級之後是玄階武學。這套五行魔龍劍現在只是黃階巔峰劍技,但只要他能夠將這五招融會貫通,自創出第六招之時,便是劍技升級之時。五行魔龍劍的升級版,就是玄階低級劍技,升龍劍十三式。

五行魔龍劍是一套成長系武技,或者說已經可以稱之為劍術,武學一道,技與術之間,有著本質的差別,因為「技」是死的,「術」卻是活的,只有「技」熟成如頤,方勉強稱之為「術」,「術」之大成,方可稱為宗師。

葉問龍又打了一套新的掌法,天羅龍形掌,黃階巔峰武學。這是小龍在他體質晉陞到二等之後告訴他可以再選擇一套武學時選修的掌法,不過這套掌法極難修鍊,已經無限接近玄階,以他現在的體質,也只能勉強打出一掌。

所以說,與其說他是在修鍊天羅龍形掌,不如說是在修鍊天羅龍形掌的起手式:天羅盤龍式!

別看這只是一個起手式,但是其要求之高,縱然是葉問龍修鍊的豆爆拳第五式都難以比擬,葉問龍只是在那裡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但卻是比剛才修鍊五行魔龍劍還辛苦,豆大的汗珠不斷的流淌而下,滴噠滴噠掉落地上,全身肌肉繃緊,猶如扭動的虯龍。


「咚」


一步踏出,一道道氣旋繞著他的身軀盤舞。

「咚」

又是一步踏出,他的氣勢陡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彷彿站在那裡的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盤繞的巨龍,驚人的氣息卷席而開。

「咚」

又是一步踏出,大地為之震動,隨著他的手勢微變,一股駭人的氣勢從他的身上狂涌而出,他的身形都變得模糊,宛若一條蓄意待發的遠古巨龍,霸道、無敵的氣息卷涌開來,予人心神震懾之感。

天羅龍形掌,重其形,攝敵膽,破人心。膽小之敵,未戰而喪膽,沒打輸其勢,這便是這套掌法的最初表現。要知道高手對戰,若是一開始氣勢便為對手所奪,先機就已失去,主導權便落到了對方的手裡,這是十分忌諱的。

「咚」

額,這回不是葉問龍再一步踏出,而是一個屁股著地!

「死小葉子,你幹嘛呢,一大早的嚇鬼啊!」周雨辰從地上爬了起來,拍著胸脯心有餘悸地罵道,臉上的煞白兀自未退。

「如果你是鬼的話我就算是嚇鬼了。」葉問龍呵呵笑道,身體緩緩放鬆收勢,剛才那震人心魄的霸道氣息也隨之收斂而起,隨著他肌肉的鬆弛,刷,身上汗珠如同流水一般嘩嘩而落。

「你才是鬼呢!」周雨辰甩了他一個少女眼,臉色已恢復正常,從旁邊的一棵鐵木枝上拿下毛巾甩了過去,輕罵道:「快把你身上的臭汗擦乾了,不然感冒了我可沒空理你。」

她本來是想上前幫他擦的,不過看著赤著上身的葉問龍那清晰可見的一條條胸肌,卻是莫名的一陣心跳。

「哈,就我這體質還能感冒?得了吧,你看你是詛咒我巴不得我生病吧?」葉問龍接過毛巾擦著汗,看了似乎又長大了一些的少女笑問道:「怎麼今天有空過來看我晨練,這可不象是你的風格,平時見你睡得象豬一樣,不到八#九點都不會起。」

目光從少女的胸脯上掃過,心裡暗暗奇怪,這丫頭究竟吃了什麼東西,好像比前幾天又大了不少。當然,他只是心裡奇怪,才不敢說出來呢,不然的話,肯定會她追殺一番不可。

「呸,你才是象豬呢!」周雨辰白了他一眼道,卻不是真箇生氣,從樹枝上拿過他的衣服遞給他道,「快穿上,冷死你活該!」

「嗯,真香,看來今早上已經漱口了。」葉問龍抽鼻子深吸了一口氣,眯著眼睛假意陶醉地道。

時置寒冬,龍武學府這邊的氣溫已經下過零度,少女說話之時,嘴裡噴出的氣息都變成了白霧,清香微甜,透著一絲溫暖。

「死小葉子,你才沒漱口呢!」周雨辰甩了他一個少女眼嗔道,心中卻是暗自歡喜。

葉問龍的習慣她早就掌握了,白天學習鍛造術,晚上冥想修鍊,早上就到後山鐵木林打拳練劍。而後面這大半個月,他晉陞到中級鍛造師后,時間開始傾向於武道的修鍊,每天都有上午基本上都是在鐵木林打拳練劍,而她一般也不敢打擾他。


「呵呵,雨辰,剛才沒嚇著你吧?」葉問龍一邊穿衣服一邊笑問道。

「嚇死人啦,嘿,剛才你那是什麼武技,我感覺到一條蠻荒巨龍張牙舞爪的向我撲過來。」說到剛才被嚇得後退跌倒的事,周雨辰還是不禁咋舌,一陣后怕。

「呵呵,那只是一套掌法的起手勢,我還沒有完全掌握呢!」葉問龍笑道,不過見到周雨辰心有餘悸的樣子,心中不免內疚,這陣子以來,周雨辰改變了不少,雖然仍然與他鬥嘴,但是對他的照顧卻是無微不至,見她被嚇著,心裡也是頗為過意不去。

而他也沒有騙周雨辰,天羅龍形掌光是起手勢就有五種變化,每一種變化都不盡相同,有的是用於防守的起手勢,有的是用於進攻的起手勢,有的是用於震懾對手的起手勢,每一種變化都蘊藏著無窮玄妙。

「這麼厲害?嘿,是什麼等級的武技?」周雨辰再次咋舌。


「說了你也不知道。」葉問龍笑道,話題一轉道:「對了,今天這麼早過來,有事?」

周雨辰興奮地道:「大事呢,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什麼日子,難道是我們的周大小姐生辰?」葉問龍奇道。

「哼,想套我生日,門都沒!你還是老老實實喊我姐吧,小鬼頭!」周雨辰甩了他一個少女眼道,心中卻是歡喜不已,這傢伙,原來把我的生日當成大事呢,還算你有些良心,沒辱沒姑奶奶對你的一番特殊照顧。

葉問龍哪裡猜得出她心裡的想法,奇道:「不是你生日,難道是你晉陞到中師了?不可能吧,你有我那麼天才,你成為初師也才十多天。」

周雨辰大約半個月前也達到了初級鍛造師,在新一屆學生中,其晉陞的速度只比葉問龍差一點,同樣是才有的鍛造天才人物。但要說她十多天從初師晉陞到中師,他還真難相信。

「不是啦,真是敗對你,善武學院新生特訓已經結束了,四個區的學院新生,將會在三天後進行晉級考核,這可是一個重頭戲,熱鬧著呢!你不是說你有好幾個兄弟也在新生裡面嗎,我想你一定想知道他們的情況,所以一直幫你留意著,怎麼樣,要不要去看一下,幫他們加一下油助一下威?」周雨辰笑道。

「晉級考核?原來這麼快特訓已經結束了。」葉問龍恍然,是啊,很久沒有見到班上的那些兄弟朋友們了,帝小強,彭森,陳銘池,龍天羽,楊娜,伊睿睿,吳鮮妮甚至是龍宮月皇青龍等等,這些人的臉龐一一在他的腦海里閃過,「真是懷念跟他們在一起的日子啊!」

「聽說因為這一屆新生在上次的新生考核時死亡率過高,學府為了彌補他們的損失,對他們的晉級考核辦法以及結果進行了調整,將會以比武的方式進行考核。」周雨辰道。

「比武的方式?那麼多人怎麼比法?」葉問龍奇道。

他已經知道,這一屆新生招收的學生並不是他們那一次考核招收的一千人,而是分為兩個大區進行考核,每一區都是是招收一千人。另外的兩個區域新生,則是各大勢力和家族選送的精銳弟子,相當於貴族子弟,每一個區也都是一千人。也就是說,這一屆的新生並不是一千人,而是四千人。四千人進行比武,的確有點麻煩。


「單淘汰賽的方式。」周雨辰道,「a、b、c、d四區交叉搖簽對碰,凡是贏得第一場的新生,便能夠直接晉級,輸了第一場的學生,則是要重新參加復活賽,贏的學生則是繼續捉對比賽,直至決出前十名為止。據說前一百名、前十名、前三名和新生第一的獎勵可是很豐盛的啊!」

葉問龍眼睛一亮:「獎勵?嘿嘿,不知道我還算不算新生,能不能參加……」

「去去去,你就別想了,以你現在實力,那幫新生蛋子有誰打得過你?再說了,以你現在的財力,你還會去在乎那頭名獎勵?算了吧,把機會讓給他們吧,畢竟人家特訓三個月受了那麼多的苦,不要讓他們到頭來連摘樹頂上最大最紅果子的機會都沒有。」周雨辰沒好氣地道。

她雖然不知道葉問龍現在是什麼實力,卻也知道他近兩個月來進步極大。退一步來說,就算他原地踏步未有寸進,以他戰勝鉤榜排名第-名、鉤召六級強者歸文宗的實力,要是讓他參加新生比武,那肯定是完虐的事。不要說新生了,就算是那些老生,以葉問龍足以問鼎鉤榜的實力,又有多少人敢跟他一拼?

可以說,葉問龍挑下王世榮、杜夜生和歸文宗之後,再加上一直「躲」鍛體學院中大門不出,這兩個月來可以說是他過得最平靜的兩個月,只是沒有人知道他的進步有多大。

葉問龍去參加新生比武大賽,這豈不是跟一頭獅子去參加一群兔子比武差不多?開什麼玩笑。 「哈哈,我也只是開開玩笑。」葉問龍笑道,「我要去看一下那幫兄弟,你要不要跟去?」說著轉身向鐵木林外走去。

「看什麼兄弟,看女同學吧?去,為什麼不去,我要幫雪柔盯著你,免得你去拈花惹草。」周雨辰嘟著小嘴哼哼道,緊隨其後。

以趙雪柔來威脅葉問龍,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自從葉問龍放出「因為聶紫裳,被我預訂了」的「豪言壯語」之後,周雨辰便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她也知道自己鎮不住葉問龍這傢伙,想來想去也只有趙雪柔這道殺手鐧有點用處,在確定葉問龍已經從趙雪柔離去的陰霾中振作之後,她便經常用上了這個殺手鐧。除了有提醒葉問龍之外,也有提醒自己的意思。

趙雪柔離去之前懇求自己好好照顧葉問龍,她心中並無抗拒,不是提出,其實只不過是為了掩飾心中的那份不斷茁壯成長的情愫罷了。

「你這小丫頭,又來了,都說了我只當她是我親妹子。」葉問龍沒好氣地彈了一下少女的馬尾笑罵道,「再說了,你什麼時候見我拈過花惹過草?」

「別彈我頭髮,又把人家頭髮弄亂了。」周雨辰白了他一眼道,眼中卻是歡喜之色,或許這是他最留戀自己的地方吧?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嗯,寵溺,被寵溺的感覺。

「別岔開話題,你還沒回答我呢,我什麼時候拈花惹草了?」葉問龍無所謂地道,看見她的馬尾就想彈,尤其是她調皮的時候?這都成習慣了,他喜歡這種感覺,就象他習慣揉趙雪柔的頭一樣。

「聶妖精不算?嘿嘿,也不知道是誰大言不慚地大聲宣布:因為聶紫裳,被我預訂了!哈,多狂多男人呀,現在這句話還掛在龍武官的八卦區呢,我告訴你,你可要小心啊,不但有很多喜歡那妖精的男生揚言要你好看,就連那聶紫竹也放出話了,只要你一出現,就把你揍得象豬頭一樣。」周雨辰嘻嘻笑道。

「不會吧,都過去了近兩個月了還鬧?」葉問龍一愣,眼中卻是掠過了一絲灼熱,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有心人頂著呢,我估摸著是趙通那傢伙搞的鬼,那帖子每天都有人回復,估計你一出現,那帖子立即會回鍋爆炒起來,恐怕你的麻煩會持續不斷。不過至少在新生晉級考核期間你還是『安全』的,因為在此期間所有擂台挑戰都暫時停止,一切都要為新生晉級賽服務。」周雨辰道。

「那剛好,等新生晉級考核完后,我也要出去一趟,回來之後如果真的有人挑戰的話,我無盡歡迎。」葉問龍笑道。

國王的遊戲 什麼,你要出去?去哪裡? 情蠱纏身:苗王,求放過 ?」周雨辰一驚道。

「遇到了一點瓶頸,我打算接任務,去一趟十萬大山,或許能夠在任務中突破。」葉問龍道:「天後武塔就要開啟了,我想在武塔開啟前把實力再提升一下。」

「接任務?十萬大山?好耶,我也要去!」周雨辰拍手歡喜地道。

「我準備接二級呢,二級任務至少要敬愛階以上才能接,你才調伏階九級跟我去湊什麼熱鬧,好好在學院呆著,爭取在三個月內晉陞中級鍛造師,到時我跟你一起進鍛塔。」葉問龍道:「還有,修鍊資源你那都不缺,你呀,也該努力修鍊一下了,我也沒什麼要求,至少你要在三個月後,把實力提升到增益階七級以上,不然到時我鍛塔都不給你進。」

「修鍊有什麼意思嘛,煩死啦……」周雨辰嘟嚷道,不過看到葉問龍眼睛一瞪,只得心不甘情不願地道,「好啦,人家努力修鍊還不行嗎,真是的,你也不想想,有多少個新生能象我一樣,才開學三個月實力就提升了一大階?我看我去參加新生比武大賽都能進前一百名呢!」

她喜歡看人家打架喜歡鍛造術,卻不喜歡自己修鍊善武,平時懶的很,天賦卻又偏偏很好,剛認識葉問龍的時候,也只不過是息災階二級的實力,後來看到葉問龍的逆天實力受了點刺激,才開始「馬虎」修鍊了起來,又磨著葉問龍指導她修鍊,在葉問龍填鴨式的指導以及大量修鍊資源的砸充下,短短數月時間,周雨辰的善武修為也是提升到了調伏階九級,這水平即便是在新生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

「有實力是好事,以後你就知道了,聽我的不會錯。」葉問龍沒跟她解釋,這丫頭雖然懶但他的話她還是聽得進的,解釋與不解釋都沒什麼關係,他並沒有告訴她,鍛造師未來造詣與自身的善武修為有很密切的關係。不是不想告訴,而是他認為現在告訴她只會給她帶來壓力,對於正在打基礎的她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知啦知啦……」周雨辰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道。

……

「嘭嘭」

帝小強左腳閃電般地將兩塊極速飛來的百斤大石踢飛,右爪如幻影般地掠過空中,五塊不同方向飛來的石頭瞬間被他抓得粉碎。他就那樣保持著左腿抬起右爪橫空之勢,一頭銀髮在寒風中飛舞,身軀卻是穩若泰山,如北山龍橫,氣勢一時無倆。

「我酸你個妹,你不擺酷死得人嗎?」陳銘池、龍天羽、彭森三人拍手走了過來,陳銘池一邊走一邊罵道。

三個月過去了,陳銘池原本很白的皮膚此時也變成了健康的古銅色,

「擺得再酷,還是蚯蚓。」彭森冷冷地道。

「你們就羨慕嫉妒恨吧,帝爺才不在乎。」帝小強嘿嘿笑道,緩緩收勢,勁暴的氣息也是收斂了起來。

「不錯,增益二級。」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葉問龍與周雨辰出現在訓練場邊上,身軀筆挺,陽光燦爛的笑容依然一如既往。

「老大——」

看到葉問龍,帝小強等人不禁歡呼起來,不單是他們,一班的很多學生都圍聚了過去。

「增益四級!」

「增益十級!」

「大家都不錯,進步很大嘛,基本上都調伏階八級九級,增階階的也不少。」葉問龍與眾男生一一打了招呼,心中感到滿意的同時,卻不禁有些咋舌,因為他發現,短短三個月時間,班上的同學竟然全都晉陞到了調伏階,而且有不少人突破到了增益階,這是有些不大正常的。陳名池也是從當初的調伏階二級升到了增益階四級,龍天羽更是突破到了增益十級巔峰。

「龍宮月,你……你達到敬愛階四級?」葉問龍一個個的掃過,最後目光落在龍宮月的身上,他感覺到了這些人中最強大的善力波動,竟然是敬愛階四級,光論境界,她已經比葉問龍高了一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