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爺爺,爺爺……」

2021 年 1 月 2 日

電話之中傳來了郭靈雪的聲音,下一秒被掛斷了。

「雪兒,喂……混賬東西!」郭萬林一揮手,將茶几上的所有東西,掀翻在地,十分震怒,下一秒,臉色變得蒼白,癱瘓似的坐在沙發上,搖頭晃腦,喃喃自語道,「不要,千萬不要……」

「郭老,別擔憂,我們已經追蹤到電話信號的來源,現在派人去調查,至於南門汽車站,還有藏寶圖……」

鄧飛鴻的話未說完,吳斌坤打斷道,「不行,郭老不能冒這個險,萬一他們要的不止藏寶圖,傷害他的人怎麼辦?」

「我們警方會在南門汽車站布置警力,保護郭老萬無一失。」

「那也不可以!」

「你說又該怎麼辦?不救二小姐了嗎?」鄧飛鴻呵斥道。

「救,肯定救,但是,不能讓郭老去冒險,我去。」吳斌坤的年齡雖然比郭萬林小,不過體型差不多,換一身裝扮,一定看不出。

現在就差藏寶圖。

郭萬林沒有表態,似乎不打算拿出藏寶圖救外孫女的命。

「一張破圖紙難道比一條命還重要?」付燕怒問道。

「你又是誰?小小警察,這裡輪到你說話?」吳斌坤呵斥道。

「我……」

郭萬林還是沒有吱聲,真的不想拿出藏寶圖。

鄧飛鴻變得緊張,覺得郭萬林太過冷血。

「不用什麼藏寶圖,也不用去南門汽車站,還是那句話雪姐姐的安危交給我。」葉天星站了出來,說道。

郭萬林目光複雜、焦慮的抬起了頭,看著葉天星。

鄧飛鴻、付燕亦然。

所有人的眼睛再次被葉天星吸引住了。

吳斌坤有異議說道,「不可以,你一個小小女孩子,怎麼從窮凶極惡的歹徒中救出二小姐?別救不到,耽誤時間,激怒了歹徒,後果沒法想象。」

葉天星不需要任何人同意,轉身離開了。

剛剛出郭家大宅,付燕帶著一對便衣刑警追了出來,上了警車,他們計劃去南門汽車站,來一個圍殲。

先婚後愛:少將的迷糊小老婆 「別去了,歹徒不會傻到站著讓你們抓。」葉天星提醒道。

「你別太自作聰明,沒聽過聰明反被聰明誤嗎?」付燕懟道,眼裡依然飄著火光,十分恨葉天星,恨不得抽她的筋,剝她的皮。

「你也不要高興得太早,只要你做過違法的事,一定會將你繩之以法。」

「是嗎?」

「當然!」

葉天星冷冷一笑,自信滿滿道,「我怎麼覺得你每次都抓不到我,也根本贏不了我。」 紅果果的挑釁,付燕的粉拳握得咔咔作響,很是氣憤,說道,「我們來打賭,看誰能先救出二小姐,輸的一方任憑贏的一方處置,如何?」

葉天星沒有急於回答,打量著付燕。

「怎麼?不敢應戰?」付燕挑釁道。

「不是不敢,怕你輸不起。」

「好大的口氣,咱們走著瞧。」

「一言為定,輸得一方任憑處置。」葉天星用很混蛋的眼神,從頭到腳,從心口到身後,將付燕看了一個夠,最後壞壞的笑了。

付燕頭皮發麻,被男人直勾勾的盯著看,很正常,也挺驕傲,被一個女學生目不轉睛的盯著,像什麼回事,真是變態、噁心、齷齪,什麼人呢。

付燕強忍著憤怒上了警察,直奔南門汽車站而去。

葉天星臉上的笑,很快消失殆盡,急忙召喚了系統,花費了五百點裝逼值,兌換了「先知」的一個大紅包。

叮!

「恭喜主人,獲得先知的超級資料庫通行證,有效次數三次。」靈兒說道。

「給我分析郭靈雪現在被困在那裡?又是被什麼人綁架?」

眼前突顯一塊璃電子顯示屏,數不清的數字、符號、還有字母閃過,好似擁有一台超級電腦,不停的計算。

屏幕上很快顯示了分析結果,八個字——欲蓋彌彰,暗度陳倉。

「什麼意思?讓本美女猜嗎?啥狗屁超級資料庫,直接說地點不行嗎?」葉天星罵道,同時察覺到了什麼,看了一眼對面街道停著的一輛黑色轎車,發現鄧飛鴻坐在車中,目不轉睛的觀察著自己。

「難怪沒看到鄧飛鴻隨隊而去,原來是在跟蹤我,心眼真是多。」葉天星鬼魅一笑,喃喃自語道,「就看是你的車子快,還是我的神影迅速。」

咻的一聲,葉天星施展閃影,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郭家大宅。

鄧飛鴻錯愕了,眨了一下眼睛,只是眨了一下,不見了葉天星的影子,怎麼……怎麼可能?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20點裝逼值,20點經驗值。」

「欲蓋彌彰,暗度陳倉?先知想表達什麼?」葉天星琢磨著,不知不覺來到了第五大街,也就是郭靈雪出車禍的地點。

第五大街兩旁,載著幾顆高大的白楊樹,枝繁葉茂,綠樹成蔭,這條街四周的大樓被拆遷,板磚、水泥、爛牆隨處可見,大型車輛來來往往,灰塵很重。

出車禍的現場,早已被清理,不過還是可以看出一些痕迹,有的地上還有血,整條街一眼望去,除了車,看不見人的影子,郭靈雪怎麼可能還在這裡?

仔細的勘探了一番,沒有發現什麼問題,該不會「先知」的資料庫出問題了?

葉天星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有莫名其妙的聲音傳到了耳朵里。

「埃布爾,把這個華夏小妞看緊點,好不容易把她綁住,讓跑了,整個計劃泡湯了。」聲音低沉又有力,帶著外國口音,絕對是個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外國人。

「知道了,高爾基。」埃布爾回道,「搞不明白,我們不敲詐錢,要什麼藏寶圖?聽聞郭家是東川市數一數二的土豪,不勒索一兩個億,對不起咱們。」

「高爾基,我也想知道。」另一個聲音略顯娘娘腔的外國佬說道。

「法克李、埃布爾,我問你們,在什麼莫名其妙的寶藏與一大筆現金面前,你們會選擇哪一個?」

「當然是現金。」

「那就對了,僱主說只要我們拿到藏寶圖,會給一筆豐厚的雇傭費,其他的事別想了。」

幾個外國佬陰險、狡詐的笑了。

「拿到藏寶圖,我們先把這個正點的小妞輪了,瞧她長得這麼水靈、漂亮、嫩白,比我們的妞好太多,不虧是大家小姐。」埃布爾說道。

高爾基、法克李也這樣想,忍不住現在就想佔有郭靈雪。

「高爾基,要不我們現在就把她那什麼了吧,反正拿到藏寶圖也得撕票。」娘娘腔法克李說道。

埃布爾一百個贊同,還有幾個外國佬也想上。

高爾基陷入了猶豫。

郭靈雪眼睛通紅,不過並未怕過半分,依然冷靜、冰冷。

「高爾基,你不上,我們可上了,哈哈哈,這是我第一次來到華夏,沒有嘗過華夏小妞的滋味,這次一定要爽過夠。」埃布爾說著,就上前。

法克李和其他的一個外國佬也忍不住,奸笑著,圍住了郭靈雪。

郭靈雪嘴角開始哆嗦,眼裡泛著驚恐,搖了搖頭,唔唔唔想說話,說不出話來。

「大小姐,不用怕,我們雖然是外國人,也有溫柔的一面。」

埃布爾準備動手。

「住手!」

突然頭頂上的井蓋被揭開,刺眼的眼光照進了下水道,一道火辣、勁爆、又清純的身影,咻的一聲降臨,好似天女下凡。

埃布爾、法克李、高爾基鼓著眼睛。

來者正是葉天星,看到郭靈雪蓬頭垢面、邋遢不已的捲縮在牆角,憤憤道,「狡猾的歹徒,竟然把人藏在下水道中。」

真是欲蓋彌彰,暗度陳倉,難怪警方全力追查一小時,附近的幾條街的監控錄像看了幾遍,沒有找到人影,原來在地下面,策劃得讓人不禁拍手叫絕。

「你們可知道這樣做,死定了?」葉天星怒指著外國佬們。

他們為之一驚,沒想到會被人找到,更沒料到會是一個年輕、火辣的小姑娘。

郭靈雪鼓著眼眸,相當的震驚,好似也沒想到率先會被葉天星找到,真的很難相信。

看仔細了,外國佬們由驚變喜,因為發現前來的這個小姑娘比什麼大小姐還正點、還水靈,尤其是心口前的凸出部位,大得簡直不要不要,如若把玩,一輩子不會膩味。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埃布爾直流哈喇子說道,「美女,你又是什麼人啊?來與這個大小姐作陪嗎?」

「依我看就是。」

「現在哥幾個有的玩了。」

外國佬們壓根沒把葉天星放在眼裡,無論身高,還是體型,她只有他們的二分之一,根本不足為懼,相反很開心…… 「算一算,有六個洞了,大家不用排隊輪流玩了,可以一起上。」娘娘腔法克李說道。

「哈哈哈,說得在理。」

「齷齪東西,就憑你們?本美女讓你們屍骨無存。」葉天星吼道。

「唔唔唔!」郭靈雪搖頭晃腦,似在暗示葉天星離開,不要管這件事。

「雪姐姐,放心,我這就救你!」

高爾基嘲諷道,「救她?把我們幾個人當死人啊,小姑娘,你還是多顧忌一下自己吧,等一下有你受的。」

法克李雙手拿著繩子,站了出來,陰森森的說道,「我們就玩捆綁虐吧。」

「虐? 妙手醫妃來種田 本美女讓你悔不當初!雪姐姐,閉上眼睛,別看!」葉天星抬起小腳,朝法克李的襠部踢了去,腳法之快,腳風之迅速。

法克李來不及反應,下一秒,聽到吧唧一聲響,兩個蛋碎了,整個人情不自禁的飛了起來,撞到了下水管道,碰,下墜,摔在了地上,震起了一地灰塵,吼間發出了殺豬般的嚎叫聲,捂著脆弱部位,渾身直抽搐,嘴角白色唾沫不斷。

高爾基、埃布爾他們的眼睛直發直。

「我的上帝,我都看到了什麼。」

「不……不可能。」

論身高,法克李高小姑娘兩個個頭,論身形,簡直是三比一,怎麼被一腳踹飛了起來?毫無還擊之力?

「法克李,快站起來,別特么的偷懶!」

法克李身體顫抖了一陣,沒有了反應,雙眼泛著白,直接暈死了過去。

「恭喜主人,打臉成功,獎勵50點裝逼值,50點經驗值。」

這個小姑娘好恐怖!

郭靈雪見識到了葉天星的厲害。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50點裝裝逼,50點經驗值。」

然而只是開始。

「法克李,娘娘腔,沒用的東西,我來!」另一個滿頭棕色頭髮的外國佬摩拳擦掌站了出來,使著擒拿手,想抓住葉天星的脖子,直接擰斷。

葉天星冷冷一笑,又是一記撩陰腳,那外國佬有所防備,電閃雷鳴之間,用手抵擋住了。

「小姑娘,又來這招,當我皮特爾傻啊?」皮特爾故作堅強說道,其實他的手已經骨裂、筋斷,很痛,痛到麻木,沒有直覺。

「你不傻,就是蠢!」葉天星突然飛了起來,另一隻腳踢向了皮特爾的腦袋,腳速之快,讓人眼花繚亂。

皮特爾來不及閃躲,頭被一腳踢得鑲嵌在了牆壁之中,牆壁直接被鑿出了一個大坑,他的頭像皮球被踢變了形,然後也沒動了。

「恭喜主人,打臉成功,獎勵50點裝逼值,50點經驗值。」

真是好腳法,簡直號稱黃金右腳!

高爾基、埃布爾他們看得目瞪口呆,呼吸不能自已。

郭靈雪再次被震驚住了。

「還有誰來?」葉天星把從南宮玉兒那裡受的氣,全撒在了這些外國佬身上。

「埃布爾,你上!」

「法克,老子不信你連槍子也躲得掉!」埃布爾從腰間掏出了一把00式手槍,沒有多言,直接開槍。

砰砰砰!

三聲槍響,葉天星動了動手指,也只是動了一下,竟然接住了三發子彈。

「我的耶穌,我特么的都看到了什麼?」

「竟然有人能接住子彈?」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功夫?」

「不,她一定不是人,一定不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