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照著這個藥方服用,水煎服用,連續一個星期,一天一次午飯後服用就好了!」

2020 年 10 月 25 日

秦穆然又對著中年婦女叮囑了一番說道。

「好!謝謝大夫!謝謝大夫!」

中年婦女連連感謝道,於是便是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走出了裡屋。

「沒想到秦小友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高超的醫術,望聞問切四字真言,秦小友的望字訣真的是修鍊的爐火純青啊!老夫佩服!」

秦穆然的這一手,哪怕是劉逸仙都不得不讚歎,年紀比自己的徒弟要小,但是光是這個「望」,他的徒弟就遠遠做不到靠看就能夠判斷出病人的病症!

哪怕是他,都要經過把脈以後才能確定,不得不說,秦穆然不愧讓葯岐讚賞,確實是有兩把刷子的!

不過,劉逸仙怎麼說也是名動京城的針王「劉一針」,若是因為秦穆然這一手就認輸豈不是要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請5號患者進來吧!」

劉逸仙對著回春堂的工作人員說道。

「好的,劉老!」

回春堂的工作人員應了一聲后,便是出去將五號患者帶了進來。

這一次,五號患者是一個男子,不過看他的臉色,就知道,氣色不好!

臉色白的都有如白紙一般,沒有一絲成年男子該有的血氣方剛,彷彿久病纏身一般。

「來,我給你把脈看看!」

劉逸仙看著男子,說道。

男子一邊咳嗽著一邊顫顫巍巍地將自己的手臂探了出去,劉逸仙雙指搭在男子的手腕上,便是開始閉上眼睛給男子診斷。

「脈象沉而急,咳嗽不止,實乃肺熱。」

劉逸仙給男子診脈以後,便是有了基本的判斷。

「大夫,我這個咳嗽都咳嗽了半年了,就是不好,你說真的有辦法嗎?我吃了好多葯都沒有用,聽鄰居說回春堂的大夫很是厲害,我便來看看中醫,你說我這個病能治嗎?」

男子盯著劉逸仙,急切地問道。

「能治,就是簡單的肺熱,不過你咳嗽了這麼長的時間,我還不能準確地下結論,你伸出舌頭給我看看!」

劉逸仙也不是莽撞之輩,當即便是對著男子說道。

男子聽到他要看自己的舌苔,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當即便是張開嘴,一張嘴頓時一股惡臭傳來,不過作為一名合格的醫生,劉逸仙還是忍住了,一臉認真地看著男子的舌苔。

手持著小電筒,打在了男子的舌苔之上,發現男子的舌苔上面覆蓋了一層厚厚的舌苔,呈青色,這便是身體有問題的徵兆啊!

「你晚上是不是還尿頻?」

劉逸仙皺了皺眉頭,問道。

「對啊!晚上總要下來上廁所四五次!」

男子點了點頭回道。

「前列腺有些問題,不過吃藥調理下沒有什麼問題,只是你的這個肺熱,一定要服用清肺的藥方,不然肺熱不止,你這個咳嗽就不會停止。」

劉逸仙認真的說道。

「真的嗎?我的咳嗽能好?」

男子聽到自己的病能夠治好,頓時整個人都有些激動了。

「嗯!不過,我先給你針灸下,能夠緩解肺熱,減輕你的咳嗽!」

劉逸仙想了想說道。

「好!那勞煩大夫了!」

冰山寶貝惹上火 男子哪裡管得著劉逸仙怎麼醫治,自己都已經被咳嗽折磨的不成人樣了,要是能夠減輕咳嗽的病情,對於男子來說都是一種莫大的恩賜!

「那我便開始了!」

說完,劉逸仙便是從一旁準備好的針袋裡面取出一根銀針,在酒精燈上消毒以後,便是對準了男子肘橫紋中,肱二頭肌腱橈側凹陷處,那裡正是有治療咳嗽的兩處穴位——尺澤穴,合穴。

咳嗽、氣喘、咯血、咽喉腫痛等肺系實熱性病證,屬於肺經,故在此扎針。

只見劉逸仙手持銀針,刺入穴道之中,銀針刺入皮膚下0.8——1.2寸,隨後向上微微抬起一絲,銀針上出現一點血珠。

緊接著,劉逸仙再次取出一根銀針,刺入男子的孔最穴,郄穴,這兩處穴位位於腕橫紋上7寸處,只見劉逸仙刺入皮膚下0.5——1寸。

兩根銀針同時出動,微微撥動銀針的針尾處,銀針輕輕晃動。

大約五分鐘過後,劉逸仙兩指捏住針尾,輕輕向上提了提,隨後便是再向下插入了幾寸,等待著時間的變化。

可是,就在等待的時候,意外的情況發生了!

只見,原本只是咳嗽的男子,突然,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潤,緊接著,出人意料的事情便是發生了。

男子突然一咳嗽,他的嘴角,竟然有絲絲的鮮血流了出來,隨後,直接便是忍不住地噴了出來,有如梅花散落,噴洒在桌子上面,卻是讓年過半百的針王劉逸仙嚇了一跳。

怎麼會這樣?只是針灸一下,為什麼會吐血?!

不僅劉逸仙懵了,就連在一旁看著的葯岐和姜素問,還有孫青邈都懵了!

只是咳嗽,再怎麼針灸也不會吐血啊,眼前的這個男子到底是怎麼了?

就在眾人都在疑惑的時候,秦穆然站在一旁卻是早就已經看出了問題。

不過,在這種危機的時候,也容不得秦穆然多說什麼,只見他迅速地從一旁的針袋取出一根銀針,一道寒光閃過,銀針便是刺破長空,刺入到了男子的喉嚨下方,緊接著,秦穆然便又是取出一根銀針,一個轉身來到了男子的背後,對準男子後頸椎刺了下去! 剛開始的時候,李肅按得還不重,然後也只是按着,又不會動,這時,貞子抓着李肅的手然後慢慢的按得重一些了,一邊按,貞子也一邊抓着李肅的手開始到處動,貞子倒是無所謂,可李肅他早就已經是臉紅得不能再紅了。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自己絕對是不會來了,李肅此時在心裏想着,如果能夠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的話,那麼李肅他可以保證,這一趟他是絕對不會來的,沒錯,哪怕是知道貞子會繼續殺人,他也不會來了。

因爲照現在這情況來看,他來了好像也沒有用,反而是“羊入虎口”,現在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

更別說是要阻止貞子殺人了,或者像他之前想的,再把貞子超度一次,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現在能夠保住自己的命,那麼就算是不錯了,不過,彷彿要想保住自己的命不是很難,但要想。

但要想保住自己的童子之身,估計是有點難了,不知道是不是李肅摸得貞子太爽了,只見貞子抱李肅抱得越來越緊了,並且貞子還時不時的扭動着她那誘惑的身軀,接下來彷彿是要出大事的情況了。

這時,貞子吻得也深了一些,甚至是,舌頭都已經伸到李肅的口裏了,李肅只感覺口裏突然一冰,心裏也知道這是貞子把舌頭伸到自己的口裏了,但貞子喜歡伸那是貞子的事情,李肅他可不會伸。

李肅雖然心裏想着的是不想要,但身體還是很誠實嘛,由於貞子抱得很緊,再加上李肅的手一直放在貞子的兇部上,還有嘴也是一直吻着貞子的,所以,此時李肅的下面突然起了反應,要這樣想。

李肅他也不小了,這麼一直緊緊的和異性抱在一起,然後又是親又是吻又是摸的,除非李肅他不是男人,不然的話,會起反應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況貞子的身材也還是很誘惑的,正常現象。

本來李肅的下面起了反應,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不巧的是,貞子她也感覺到了,因爲畢竟抱得這麼緊嘛。

當貞子也感覺到了的時候,接下來這裏省略若干字,大家可以自行去腦補一下,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李肅在心裏認爲繼續這樣下去肯定是不行的,於是,李肅想到了《陰陽玄法》裏的一種道術,它是可以通陰陽,也就是它可以讓人和鬼達成共識,然後就能相互之間進行交流了,李肅他想試不試。

但現在由於嘴被貞子“堵上”了,所以,聲音肯定是發不出了的,不過還好,李肅他可以在心裏念起咒語,然後也可以和貞子相互連接,雖然貞子是不可以說話,但是這種道術,它剛好可以用自己的意念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只要一人一鬼之間連接成功了,那麼以後就都可以相互之間交流了,李肅想到就馬上在心裏念着。

因爲,時間也非常的“緊迫”,不能再耽擱了,李肅只希望到時候連接成功了之後,貞子能夠聽自己的話,然後放過自己,也不要發展得這麼快,這才見過幾次面,就已經是摟摟抱抱的了,也是卿卿我我的了。

這時,李肅已經在心裏把咒語全部唸完了,但由於嘴不能說話,所以,李肅只好試試,看在心裏說話,貞子能不能聽得見,能不能聽得到,當然,李肅的心裏還是非常希望貞子她能夠聽得到的。

“等下,你先聽我說”,李肅在心裏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話,也許是看到貞子並非有殺自己之意,所以,李肅的膽子也稍微的大了一點,心想,反正處境都已經是這樣了,那麼大不了死就死吧。

李肅說完這句話之後,貞子突然猛地睜開了眼睛,看到貞子突然睜開眼睛,李肅倒也沒有害怕,隨後看到貞子一直看着自己,於是,李肅眨了眨眼睛,意思是,沒錯,就是我在和你說話呢。

可能剛開始的時候,貞子還沒有弄清楚到底是誰在和自己說話,但看到李肅的眼睛眨了幾次,於是也明白了,應該是眼前的這個道士在和自己說話,李肅一見貞子是這反應,心裏想到應該有希望。

接着,李肅繼續說:“你先放開我,我有話對你說”,李肅現在已經沒有原先的那麼害怕了,心想,貞子應該是不會殺自己的,不然爲什麼這麼久了還不動手,所以,膽子也大了很多了。

但更神奇的是,在聽到李肅說完之後,貞子真的放開了李肅,這讓李肅覺得,面前的這隻鬼未免也太聽話了吧,不過這樣也好,那麼至少生命危險是沒有了,或許也還可以讓它以後都不許殺人。

可以知道,李肅的心一直都是好的,這種情況下,李肅他還有心思去考慮別人的安危,真的是難得。

知道貞子原來是這麼的聽話,這麼的可愛,那麼接下來李肅也就放開手的去幹了,有什麼就說什麼。

李肅先告訴貞子,只要用意念說話,自己就能夠聽見,然後又叫貞子試不試,果然,隨後貞子用自己的意念向李肅說了一句話,然後李肅很清楚的就聽見了,貞子她說的是:“謝謝你。”

之後,李肅和貞子一人一鬼之間就一直用意念溝通着,當然,李肅也不敢問太多,畢竟大家現在還不是很熟。

聊了一下之後,李肅得知,原來貞子她很喜歡自己,然後想要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不過還好,她沒有問李肅願不願意,不然李肅還真的不好去回答,畢竟也還是怕貞子惱羞成怒,然後殺死自己。

這個事情又沒人能夠保證,保證說貞子不會殺自己,所以,也還是幸虧了貞子她沒有問這個問題。

但是,又聊了一下之後,貞子對李肅說:“我可以一直跟在你身邊嗎”,聽到貞子這麼說,李肅還真的不好去回答,怎麼回答都不好,說不可以嘛,又覺得過意不去,說可以嘛,畢竟它又是鬼。

還有等等一些問題,包括陳婷啊,自己的表姐啊,總不可能一直瞞着她們吧,還有,這隻鬼它也是非常嚇人的。 誰能保證它以後不再嚇人,要是搞不好,它半夜趁你起牀小便的時候,然後嚇你一大跳,這樣就不好了。

雖然如此,但是,還是要給貞子一個回答的,於是,李肅在看到貞子那麼“可愛”的份上,最後還是答應她了,可以讓她一直跟着自己,但李肅也是有一個條件的,不,應該是約法三章了。

今昔何夕兮 第一:從此以後不能再殺人,第二:從此以後不能嚇人,第三: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不能亂出現,只要這三點,貞子能夠全部答應的話,那麼李肅還是同意貞子一直跟着自己,不過有這三點約束貞子。

貞子也基本上變成了是一隻“不可怕”的鬼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基本上以後貞子都沒有出現的機會了,李肅他會輕易的就讓貞子出現嗎,答案當然是不可能,不過貞子也真的是聽話。

或者說,貞子也是太想和李肅在一起了,所以,貞子竟然全部答應李肅了,並且是無條件答應的。

見到貞子全部答應自己了,李肅的心裏也是很高興的,這樣也算是收服了吧,沒辦法,只能這樣了。

看來這一趟也是“不虛此行”啊,“收服”了一隻這麼厲害的鬼,這過程中也是好“辛苦”,好“危險”。

貞子見到李肅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然後自己也覺得很開心,但是,貞子她不能笑,就好像她不能說話一樣,也許她畢竟是死人吧,現在還能夠不死,無非也是因爲她的怨氣夠深,不然早就塵歸塵,土歸土了。

也不會出現在這裏了,但似乎魔王可以賜予她怨氣,不然之前她已經是完全沒有怨氣了,都可以去輪迴了,所以說,這件事很奇怪,但應該就是魔王的手腳,才讓貞子她現在還可以出現在世間上。

雖然貞子她不會說話,也不會笑,但她還是可以繼續抱着李肅,然後輕輕地把頭靠在李肅的肩上,一副小女生,一副女朋友的樣子,只是,如果貞子真的是自己的女朋友的話,那麼壓力是不是也很大。

我的男友是病嬌 被貞子再次抱着,李肅並沒有反抗,心想她這麼聽話,那麼自己這也算是補償她,竟然她這麼喜歡自己,那麼讓她抱一下又有什麼關係呢,李肅這時也算是想得很開,心想也不能辜負人家的一片好意嘛。

現在看來,陳婷最大的情敵,她不是薛美美也不是蘇姍,她而是貞子,又漂亮又可愛又迷人的貞子小姐。

反正都已經確定貞子是不會殺自己的了,也是已經約法三章的了,那麼現在時間倒也不是很重要了,只要到時候時間一到,就可以回去了,只不過是要帶着貞子回去,不過這樣也好,自己也還可以監視她。

只要她以後都不再殺人了,那麼自己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這一趟真的是不虛此行,李肅是這樣認爲的。

只是現在時間還沒到,也還有很長的時間,難道就要一直這樣讓她抱着嗎,這樣自己站着也累啊,畢竟也是有幾個小時啊,李肅在心裏想着,是不是需要想個辦法,讓貞子不要再繼續抱着自己了。

還有一點,被她抱久了,好像還有點冷了,搞不好會感冒的,只是,應該想一個什麼樣的辦法呢,才能讓她不再抱着自己了,李肅想了想,最後覺得,就說自己想方便一下,讓她先不要抱着自己,不知道這樣行不行。

李肅想到就馬上說,貞子聽了之後,沒想到還真的不再抱着李肅了,看來貞子真的是很聽話,是個乖孩子。

不過,估計她也是隻聽李肅一個人的話,要是現在在這裏的不是李肅,而是其他人的話,恐怕早就已經死了吧,更別說是什麼聽話不聽話了,直接貞子就是一下,然後秒秒鐘,就可以秒了他。

“那個,你先回避一下”,貞子鬆開李肅之後,李肅便真的走到一旁,然後準備方便,但在這個時候,貞子她竟然走了過來,不知道她的目的何在,是不是想要偷窺,還好李肅他發現得早,褲子還沒有解。

聽到李肅這麼說之後,貞子便也很聽話的轉過身去了,但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可是這樣,李肅還是感覺到不好意思,也方便不出,於是,李肅他只好稍微再走遠一點,然後舒服的方便了,反正附近也是沒有人的。

也沒有人敢到這裏來,因爲這裏是出了名的凶地,甚至是,這裏有很厲害的鬼,殺人可以於無形之中。

那麼,誰還敢來,當然咯,除了李肅,因爲李肅他是個不怕死的,但其實,他也是怕死的,只是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他寧願犧牲掉他自己的性命也要來日本將貞子收服。

但沒想到,結果卻是這樣的一種收服方式,不過也還算是好的了,至少也是收服了,然後貞子又是那麼的聽李肅的話,所以,以後她應該是不會再殺人的了,當然,最好也還是不要去惹她,不然死了也是死有餘辜。

這時,李肅總算也是方便完了,然後他走到了貞子的身邊,貞子馬上也看到了李肅,接着她又想要去抱李肅,但這一次,還沒有等貞子靠過來的時候,李肅立刻就說,要她先不要抱自己,自己站了這麼久。

也已經站累了,還是先找個地方,我們坐下來,然後再聊聊天吧,聽李肅說完,貞子沒有任何的意見,接着就等李肅找一個地方,“你看那裏好不好”,李肅觀察了一下,發現了一個稍微能坐的地方。

然後指給貞子看,貞子順着李肅指的方向看去,隨後覺得挺好的,接着一人一鬼便立刻向李肅指的那個地方走去。

地方沒有多遠,一人一鬼馬上就走到了,然後李肅和貞子紛紛的坐下,原來貞子也只是不能說話和不能笑而已,坐,她還是可以坐的嘛,這時,李肅在心裏想着,他覺得這個貞子,她好像也不怕陽光。 誰都沒有想到會發生如此突發的情況,但是秦穆然的突然出手,也是讓眾人一時間沒有來的及反應過來。

兩根銀針,一前一後刺入男子的喉嚨以及頸椎後面,頓時,臉色難看到極致的男子,卻是突然身體一僵,然後又安安穩穩坐在了椅子上面。

桌子上面,吐出來的血已經染紅了桌面,哪怕劉逸仙的身上也沾染到了一些鮮血。

劉逸仙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一個肺熱,竟然會吐血,而且還是在這麼多的名醫面前,這不是讓自己丟人嗎?

不過同時也是對秦穆然有些感激,若不是他,恐怕劉逸仙的名聲算是徹底的毀掉了!

「秦小友,他……」

劉逸仙看著面前病情已經稍微安穩下來的男子,不解地問道。

「這位先生的咳嗽,肺熱只是一部分,但是其實是因為他的身體有了其他的情況,你給他針灸才會產生吐血的情況。」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還有其他的情況?」

劉逸仙不解地問道,剛才他不是沒有給這個男子把過脈,但是這個男子的脈象表示來看,就只是簡單的肺熱啊!

「嗯!從剛才我便是感覺這位先生的問題比較嚴重,否則的話一個咳嗽也不會咳嗽這麼久。」

秦穆然點了點頭,尤其是劉逸仙給男子針灸,利用幾處穴道給男子清熱的時候,男子竟然承受不住吐血,這就更加坐實了秦穆然心中的想法。

「那到底是什麼情況?」

劉逸仙聽到秦穆然這麼說,更加是雲里霧裡了。

「這我需要診脈之後才能夠知道。」

秦穆然說著便是走到了男子的身旁,探出兩指,懸於男子手腕上方,指尖觸碰到男子的手腕。

「懸針診脈!」

當秦穆然使出這一招以後,原本坐著的姜素問,孫青邈等人立刻便是震撼地站了起來。

原來,懸針診脈是真的存在啊!真的有人能夠做到。

其實,最大震撼的莫過於劉逸仙了。

原本他只是以為葯岐為了讓秦穆然這個後輩加入到這次夏國的代表團里歷練一番而誇大其詞,但是現在看到,好像是自己想多了!

人家秦穆然的實力擺在這裡,連懸針診脈都會,光是憑著這一手,就絕對能夠碾壓自己的弟子了!

秦穆然利用懸針診脈,給男子小心地診脈著,雖然心中已然有一些看法,但還是需要診脈之後,才能夠給出嚴格的結論。

行醫治病,不能夠只貪圖一時,需要的是為病人負責!

診脈大概三四分鐘,秦穆然才收回了手。

「醫生,我怎麼樣了?」

男子因為喉嚨上有針,聲音有些沙啞,但是仍可以看出男子的焦急。

「你是不是最近身體也會出現一些疼痛?你以為是咳嗽引起的?」

秦穆然看著男子,面色有些不好地問道。

「是!我一咳嗽,全身的肌肉都疼,我以為是咳嗽多了引起的。」

男子如實地說道。

「那就對了!你這不是因為咳嗽而引起的疼痛,而是你的體內,發生了病變!」

秦穆然一語便是點出了男子體內的問題道。

「什麼?我體內有病變?什麼病變?醫生,你說清楚一點!」

男子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也不太懂,立刻焦急地問道。

「簡單點說,就是你有癌症了!」

秦穆然雖然很不願意說出這麼讓人恐懼的話,但是他覺得病人有權力知道自己的身體情況,所以他還是如實地說道。

「我有癌症!這怎麼可能!」

男子不是沒有在醫院裡做過血常規這些,但是也沒有人告訴他有癌症啊!

「你這是癌症的前期,可能你當時在醫院做化驗的時候,還沒有能夠被發現!再說了,抽血化驗,也不一定做生化檢驗,檢驗不出來也是正常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