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照江軒?這是什麼組織?也是遊俠里的組織嗎?」張七好奇的問道!

2021 年 2 月 2 日

「不是的,照江軒不屬於任何組織!而是一個殺手組織!無論是正義陣營還是邪惡陣營,他們只認錢不認人,而且手段層出不窮,成功率很高,有時就連一些勢力的大佬也難逃他們的暗殺!」說到這裡,王秀不僅有些猶豫起來!

「既然照江軒如此霸道,正邪陣營為何還能容忍他們繼續生存下去?」張七倒是有些不解了!

「開始的時候大家也都是這麼想,可到後來才發現,這個照江軒並不只是那種單純的殺手組織,而是一個聯合式的組織,裡面的成員組成很複雜,各個職業各個勢力的高手都有在裡面供職,有點類似聯合政府,而裡面的一些長老級高手多半還同時身兼自己勢力的重要職位!」

「江湖傳言某些大勢力的供奉級高手也隸屬照江軒,可見照江軒的勢力強大!不過好在這個組織性質特殊,不存在與其他勢力競爭的可能性,純粹是一個殺手中介!」

「正邪陣營一來是懼怕照江軒的強大實力,二來是了解他們也不參加勢力爭霸,三來說不定自己幫會裡的人就有照江軒的,所以大家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時也只對個別殺手進行追殺,卻也從不對他們的總部進行攻擊!這就使得照江軒一直就這樣生存了下去,並發展的越來越大!」

「那照江軒的實力究竟如何?」張七升起了想了解這個神秘幫會的意向!

「照江軒的實力很強!但具體如何分大家都不清楚,相信只有其內部才知道,不過顯露在外邊的實力分佈已經有了!像剛才的那批殺手,應該是銅牌殺手!他們的實力都在藍階高級左右!而低一級的鐵牌殺手就是藍階初、中級左右!至於到了紫階,就是銀牌殺手了,不過到底有沒有金牌殺手就不知道了,目前知道最高級的就是銀牌殺手,而且這個銀牌殺手的數量還不少!已知的就有十幾個!」王秀說到這裡也不由得有點緊張!

「啊!十幾個紫階高手?」那些勢力的頭領也就這個水平,按這樣看來,要不是照江軒沒有稱雄之意,恐怕這個世界又要多一個強大的對手!自己還真的需要惡補一下這方面的見聞!

不過王秀能把這麼硬的麻煩一手攬上身,可見這個此女子也是個知恩圖報、堅決果斷之人!

「不錯,豈碼十幾個!」王秀再一次重複了張七的話!

「那如果是這樣話,大家都直接去請殺手去殺敵對勢力的人就好了,幹嘛還要拚命的爭!」張七倒是有些無語了!

「呵呵!七哥,你是不知道其中緣由呀!」

五秀媚眼一展,輕笑道!

「當初也有人這麼提過,不過可惜的是雖然照江軒這麼強大,但它自身還是有一些規矩的,就是不得參與勢力之間的戰爭,而且雇傭他們去殺人,所需的費用非常的高!」

「就像剛才這種銅牌殺手,光一個最少的就要十萬以上的傭金,實力越強傭金越多,而銀牌殺手,最少都要幾百萬,而且還一定能就請到,因為到了銀牌這個層次的殺手,他們有權選擇去或不去,而且他們要的一般也不是錢,而是裝備或其他高階的東西!而這些人都有自己的勢力背景!因此,真正能請的動他們的人其實很少!」

王秀想到此處,忽然大腦靈光一閃,秀目中不覺的閃過一絲怒火,不過一閃即過!

即是就短短一剎那,又如何逃的過張七觀察!

從她的眼神中,張七感覺的到,這個王秀應該是知道誰雇傭殺手!在沒清楚事情之前,張七是不想糊裡糊塗的被捲入事件當中!

「二小姐,請恕我直言,你自己應該是知道是誰請殺手來殺你吧!」張七盯著王秀,卻不似玄天成那般憐香惜玉,眼神中露出一絲肯定!

「不錯,我知道是誰!」

王秀也不隱瞞!眼底流過一絲誤傷,嘆了口氣!

「是誰?」玄天成的語氣中掠起一股殺氣!

王秀聽了心裡一陣暖流!這個萍水相蓬的男子是真心關心自己的,在這個爾虞我詐的世界,要想得到一個真心關心自己的人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

「是我哥!」當王秀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神色不由得一陣失落和難過!

「什麼?你哥!這是怎麼回事?」玄天成驚得一跳,這種事他是怎麼也想不到!

「小姐,還是讓我說吧!」丫鬟小紅知道王秀心裡難過,主動接替王秀話來!

「我們家小姐是王家堡的二小姐,我家族也就是遊俠聯盟的中九宗十八會中的王家會!想必這些你們聽說過吧!」丫鬟小紅有點自豪的說道!

張七點了點頭,這個在凱斯特鎮的時候知道,他們還結識了王家堡的重要人物——王家奶奶! 「我們王家堡有個規矩,會長之位向來是只傳男不傳女的!但是這一屆卻不同,我們家二小姐是個雙劍戰士,而且已經獲得了傳承!實力日益巨增,其資質之強令整個家族都為之震驚,進階紫階可以說是板上訂釘之事,所需的只是時間而已!」

「而且以我家小姐的如此小的年紀,就已經是九級藍階,在我們王家堡可以說是最年輕的天才,而且我們王家堡又是劍道世家,小姐的天賦更是劍道中的極品,簡直就像是上天為王家堡量身訂製的一般!」

「因此家族對她的培養可以說是盡心儘力,資源分配都是極力向小姐傾斜。而另一方面,王家堡的長孫王道奇,也就是小姐的哥哥,卻被指定為王家堡未來的接班人,但這一切是根據王家嫡長為尊的家規規定!」

「問題卻出在這個王道奇卻是個資質平平之輩,年紀已過三十,還僅僅是個剛晉藍階的高手,可以說在有生之年想要晉級紫階基本上就不可能了!但此人心機卻很深,並且為人極為囂張,到處惹事生非!」

「總以為小姐要和他爭會長之會!在王家堡時,小姐就曾經屢次遭到王道奇的陷害,有幾次差點丟了命,而小姐這次外出,就是不想與王道奇有任何關聯,也想藉此告訴他,自己沒有爭權之心,但是想不到他仍不死心,一心想致小姐於死地,這次居然買通照江軒的殺手來殺小姐,真是欺人太甚!」

丫鬟小紅一口氣說出了事實真相!臉上還一直憤憤不平,這也難怪,她從小就和二小姐一起長大,在她心目中,二小姐就是她的親人!

原來這是現代里再狗血不過的爭權之斗,不過張七總覺的事情並不只是如此簡單!

「你們王家堡是不是有人曾經提過要廢除嫡長為尊的建議?」張七忽然問道!

「咦!你怎麼知道?」丫鬟小紅瞪著眼睛好奇的問道!她記得自己好像沒說過這事呀!

「呵呵!事情很簡單,要是一直是沒人提過的話,二小姐一走,王道奇是絕對不會派人追殺的,畢竟這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但問題就出在有人提過這種廢長的事,那很明顯指的就是二小姐,如果不殺掉二小姐的話,他的會長繼承人之位遲早會被擠掉,就算當上了,以後也沒人會服他!其實,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提出這個建議的人在你們王家堡地位肯定不低!而且還不止一個吧!」張七笑了笑!朝著丫鬟又是一個疑問!

小紅的臉色露出一抹驚奇的表情,這個張七太厲害了,自己什麼都沒說,就被他猜的**不離十了!

「你……你怎麼全知道呀!」

「小紅,張公子的智商不是你能想像的,這種簡單的邏輯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你說是吧!張公子!」王秀聽了之後反倒笑盈盈的向著張七說道!她的心裡其實也一驚的,想不到這個張七居然這麼厲害!看來自己想要活命,還真的要向他靠上一靠!

「張公子,你猜的沒錯,的確有人說過,而且還真的是個重要的人物,就是王家奶奶!還有二叔,三叔!」王秀接著張七的話說道!

「王家奶奶?」張七聽到這個倒是吃了一驚!

「是呀,是王家奶奶!」丫鬟小紅聽到這個名字倒是直接的開心起來了!

「王家奶奶呀是王家最重要的人,是現任會長王天威的親生母親!也是二小姐的奶奶,當年會長早年喪父,而當時的王家奶奶根本就不會武技,也沒有天賦,就是一個平凡的凡人,她一個人辛辛苦苦的把會長撫養長大,為了他吃了很多苦,一步步的幫助兒子成長,最後終於成了王家會的會長!可以說,沒有王家奶奶就沒有會長!所以不止是會長,就會裡絕大多數的長老們都對這個不會武功的王家奶奶很是尊敬!後面所有人都直接尊稱她為王家奶奶,所以說,王家奶奶在王家堡里說話是最有份量的一個人!而二叔和三叔也分別手握大權,要是別人說這種話早就被當場擊斃了,但三個人說的話,會長也不得不深加考慮!」丫鬟小紅倒是對這件事很清楚!一個勁兒的向張七解釋起來!

「怎麼?你認識我們家奶奶?」小紅最後才發現張七剛才的這句話,不由得問道!

「是呀!在凱斯特鎮的時候有過一面之緣,她老人家對我不錯,還送了我一塊王家令牌!」張七也是搖頭苦笑,這事也真是太巧了!

「王家令牌!你給我看看!」

張七把令牌拿了出來丟給王秀,王秀一看,居然真的是王家令牌!

王秀這時候也好奇,王家令牌可不是一般的東西,它的價值極大,甚至可以執令牌直接向會長請求幫助解決一些事!在王家就像尚方寶劍一樣的存在!這種東西也就王家奶奶有一塊,想不到給了張七這個陌生人!

「這東西很貴重?」張七其實心裡是知道這個東西的價值,不過還是想從王秀的口中得到證實!

「不錯!持令牌者可直接向我父親尋求幫助,只要不是太過份的要求,父親一定會同意的!你說價值大不大!」王秀看著張七,怪怪的說道!

原來這就是王家會會長的一面人情牌呀,呵呵,一個大勢力掌門的人情,這東西還真是貴重!

「原來這樣!那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張七反倒是問起了王秀!

王秀低著頭,神色很是傷心,這邊是自己的哥哥!你能叫他怎麼辦!玄天成見狀,內心著實不忍,不由得求起了張七!

「七哥!我知道你有辦法的,你就幫幫秀兒吧!」

「天成,你是我兄弟,你說幫我當然要幫了,不過,要看二小姐願不願意接受我的幫助!」張七用眼瞟了瞟玄天成,其實他心裡早就有了計劃,只是這個計劃的關鍵還是在玄天成和王秀的身上!

「七哥,你說吧,我聽著!你說什麼我都聽!」王秀也是下了決心,他也感覺的出來,雖然這個張七看上去有點生人勿近的樣子,但他對玄天成卻是真心的好,而玄天成如此的關心自己,張七的幫助顯然也是認真的!

「你覺的你哥哥這人怎麼樣?」張七忽然莫名其秒的向王秀問了個好似無關的問題!

「哼!好大喜功,眼高手低!」說到王道奇,王秀也是一臉的不屑!

「那如果把王家會交到你哥手裡,你覺的會是如何呢?」張七再問了一個無關的問題!

「一敗塗地!」王秀話雖簡單,但卻一語中的!這句話倒是直接讓張七對她刮目相看,這個女生一旦冷靜下來,能力絕對是上上之選,即有天賦,又有頭腦!

「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哥哥和王家會比起來,那一個重要?」張七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幾乎是厲聲喝出!

「當然是王……」王秀一頓,不由的臉色大變!

「難道你……」雖然王秀嘴裡這麼說,但她心裡其實已經明白張七想要說的是什麼了!

張七看她的臉色也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這是你唯一的選擇!」張七冷冷的道!

王秀當然不是個簡單的女人,轉念間便冷靜了下來!

不錯,張七說的不錯,這的確是她唯一的選擇!因為這已經不僅僅是她自己個人的事,而是整個王家堡的事,這時候自己若再猶豫再三的話,整個王家堡的未來可真要面臨巨大的災難!

不過,這個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此時不斷,更待何時!」張七忽然發出一聲大喝!猶如一聲警鐘在王秀耳邊響起!

王秀猛的一驚!蒼白的玉臉忽然泛出一片嫣紅!靈魂忽然好像是揭開了一層迷霧,心神和視野一下子全清晰了起來!

瞬間在心裡重重的下了一個決定!

「好,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王秀也是冷冷的應了一句!

好!

張七也不由得對王秀又是一聲贊!這個女人了不起,殺伐果斷!將來必定是個了不得的人物!而且還是自己兄弟的心上人,這樣的人。


該幫! 玄天成當然已經明白了張七的意思,從張七最開始看似無關的問題一直到後來對王秀緊緊逼迫,就是想讓王秀明白自己的處境,最終使得王秀下死決心來對付王道奇,和他爭會長一職!


這樣的決定,極有可能是骨肉相殘,你死我亡的權力之爭!而王秀也沒有辜負張七的期望,及時果斷的作出了決擇!

那個丫鬟小紅雖然一直在聽,但直到最後她都沒懂兩人說的倒底是什麼意思,只是睜著一雙迷茫的雙眼看著兩人!

而雷龍就更加誇張了,趁著張七他們在說話,乾脆就坐在椅子上睡了起來!

大事既然已定,張七這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我們決定要反擊,那就先自己的優勢理清楚,再把這些優勢固定下來。這樣,我們先去王家奶奶那裡,把我們的決定告訴她,畢竟她才是最支持你的人!然後我們逐一拜訪二叔和三叔!重新確認他們的支持,在獲得這些支持之後,我們再去向你父親揭露王道奇的真面目」

張七的計劃看似簡單,其實是考慮了多方面的因素,不論順序上還是程序上幾乎都無懈可擊!王秀一時倒也有想到其中有什麼問題!

「行,那就按七哥的意思吧!不過還是要請七哥幫忙和我一起回去!可以嗎?」

王秀緊張的看著張七,其實對於張七來說,還真的沒有理由一定要跟著王秀去王家堡趟這個渾水!再說依張七的性格,他是絕對不會做一些無聊的閑事,對於沒有價值的行動,張七是肯定不會參加的!如果說一定要有個理由去的話,那只有玄天成一個原因了!

「我可以答應幫你,並且跟著一起回王家堡鎮,但我有兩個條件!你必須要答應我,否則事情勿需再提!」張七的話雖然說的很輕,但誰都聽的出來那冷冷的話里根本就沒有一絲商量的餘地,一旦對方拒絕的話,他立馬就走的態度是沒人會懷疑的!

「行,你說說看,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滿足!」王秀也是個果斷的女人,在這個關鍵時候,如果沒有張七的幫助,自己肯定是保了不王家堡的未來!當下也是秀眉一頓,暗下了決心!

「第一,接下來的行動,從現在開始一直到計劃完成這段時間,你們一切必須要聽我的指揮!」張七冷冷的道!

「行,這個沒有問題!」

王秀也是個明白人,知道令行禁止的重要性!緊接著張七的話就應了!

「第二,如果事成,王家堡必須答應我三個要求作為報酬!」張七接著說!張七可不會做虧本的買賣!

「這不行!我作不了王家堡的主!但是如果成功的話,作為會長正儲,我也只有一次機會行使許可權替王家堡答應一項要求!這是堡里的規矩!我改不了!我可以答應你一個,剩下的你可以換作其他要求嗎?」王秀雖然急於求助於張七,但也沒有急到什麼都不顧的地步,當下皺起了秀眉,冷靜的問道!

「好!那就把三個改由一個,不過要再加一條,就是作為你王秀本人,必須要答應我一個要求!這樣總可以吧!」

其實這才是張七真正要的結果,而他之前提的要求只是為了引出王秀的話,現在只不過是換了一種提問方式而已!這種方式的好處是本為是你求著人家,現在變成人家求著你,張七當然不是個被動的人,從來就不會把主動權交在別人手裡!

「好!只要不是背叛王家會之類的要求,我一定答應!」王秀心裡其實也是心存感激的,上面的條件看似苛刻,其實每一項都是建立在成功的基礎上,說的直白點,就是一張空頭支票!

也就是說,如果失敗了,張七他們不但一無所獲,而且還有可能面對王家堡的追殺,可以說是風險極大!她相信,這一點張七不會沒有想到,但張七卻答應了下來,很顯然是在真心的幫助自己!

不過對張七來說,他還真的沒有這麼偉大,之所以答應下來,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玄天成,他看的出來,玄天成是真的喜歡上王秀,自己要是自此袖手旁觀的話,王秀很可能回去后香消玉隕!這對玄天成的打擊不可謂不大!

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他還有一個額外的計劃,必須要去一趟王家堡鎮!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應允了下來,順便可以讓王家堡欠自己一個人情,方便自己以後在世界上行事!這一招可謂一舉多得。

而這些計劃卻只在剛剛一瞬間產生的,不得不說張七說智商還真是高的可怕!


「既然事情就此決定,就當速戰速決,遲則生變!我們這就出發吧!」張七當即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