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然而,卻因我的出世,徹底的改變了家族的命運,不過,父母卻不知我是個喪門星,不僅不知道,更喚我為—-騰!」

2021 年 1 月 10 日

「我知道,那是父母賦予我的厚望,重振家族的厚望,誰料,我自小從未受過磨難,養尊處優的生活,儼然令我成了放蕩的少爺,那時,我蠻橫、無法無天……」

「不過,有一個人……」

炎騰說至「人」時,淚水終亦緩緩灑落,哽咽的續道:

「那人喚作炎風,也是我的親哥哥,每逢惹禍的時候,都是哥哥站出來護著我,因他是家族的繼承人,家族不會給我太重的懲罰,哪怕我將家族的『至神炎技捲軸』燒毀,也只是輕輕的數落幾句……「「我次次的惹禍,哥哥次次的庇護,即便替我挨下家法,依然會忍著痛,笑著對我說『沒事兒,騰兒不要怕,有哥哥呢」

「而我、就這樣慢慢的長大了,直至十四歲的時候,不但沒有懂事、反而愈來愈無法無天、整日的到處惹事生非,帶著一群狐朋狗友山吃海喝,儼然就是個紈絝子弟……」

「這時的哥哥已然繼承了家族,成為新的族長,我的放蕩、紈絝,終亦令哥哥明白他對我的溺愛是害我,那些時候,他日日苦口婆心的勸我lang子回頭,遠離那些狐朋狗友……」

「然而,這些話我早已聽不進去了,我知道,無論我惹了多大的麻煩,哥哥都會護著我,替我擋下,我就白痴似的驕傲著,為了這樣的家族、這樣的哥哥、沒心沒肺的驕傲著……」

說至此刻,炎騰一拳打在峭壁,霎時鮮血迸出,續道:


「直至有一日,我的紈絝終亦為家族招來了滅頂之災,我與窯子里的狐朋狗友打賭,家族有一柄神兵削鐵如泥,為了證實,我將它偷了出來……」

「銀月劍是家族的最高機密,僅有數人知道,即便我也不知曉那是銀月劍,僅僅知道若要灌輸炎氣,它、便會爆發出駭人的炎技,貪圖玩耍的我與那些狐朋狗友,便在窯子里的**面前賺足了面子」

「我的紈絝,家族最終暴怒,哥哥也知道了問題的嚴重性,派人四處打探,祈禱著我沒有催化炎技,只要我不催化銀月劍便不會被認出,然而,太晚了……」

… 「我被屍魁門的侍從,一路跟到家族卻渾然不知,哥哥對這次的惹禍很是惱怒,把我關進家族密室,面壁思過!而且還多次問我,到底有沒有催化炎技,我從未見過哥哥發火,當下害怕的撒謊說沒有……」

沒有?七夜遂然一愣,終亦明白炎騰為何會孤身一人,家族至寶暴露,若在撒謊家族怎麼可能不滅亡?

果然,炎騰悲悍、嗚咽的話……

「正因我的謊言,耽誤了家族的逃走,當晚,屍魁門的人眾就殺進來了,家族的地面血流成河,二百多人都死了,就連老幼孩童也被斬殺,而我因被關進密室,也躲開了死亡……」

「我在密室乍聞嘶嚎衝天、不知所措時,哥哥卻渾身浴血、慘不忍睹的沖了下來,帶我逃跑了,半途中,卻被屍魁門的人發現,那時候哥哥自知一起逃跑無望,便將銀月劍塞給了我……」

「哥哥為了掩護我,便孤身一人和他們血戰,臨別前依然笑著,對我說……」

說至此,炎騰亦是嚎咆大哭,斷續的嗚咽:

「哥哥說……說……沒事兒……騰兒不要怕,有哥哥呢……好好……好好活下去……」

炎騰道完放聲大哭,而七夜亦不好受,震驚著炎風的擔當……

亦是,震驚著炎騰的身世,如此慘痛!

難怪,炎騰對兄弟的稱呼,那麼在意……

難怪,炎騰的毒誓如此偏激,他人性的正直跡近扭曲,緣以他是—-真真正正的lang子回頭!

許久,炎騰的情緒漸漸平復,哽咽道:

「兩年來,我一直不敢暴露銀月劍的炎技,直至上次救你方才用出,我畢生的心愿,便是奪取雷柏學院資格,有待一日蕩平屍魁門,用他們的血,來祭奠哥哥和家族的數百人……」

「唉,不過……」七夜輕嘆一聲,猶未道出後面的話,猝然間,便嘎然而至,亦因,一道少年的笑聲傳來!

啊!幽谷內,他倆外僅有另一人—-柳笑!

當下,七夜霍的望去,但見被炎氣鎖鏈緊緊束縛的他,非但緊張,而是異常開心的笑道:

「哈哈……眼疼,眼疼……蕩平屍魁門?就憑你啊,不對,你家族裡就剩你了,不憑你,憑誰啊……嗯,我真聰明……哈哈…」

天!柳笑何時醒來的,恐怕亦是聽到銀月劍的秘密,倘若留他活口,炎騰日後……

殺?

不殺?

七夜就在此震愕、猶疑間徘徊時,驟見炎騰亦替他做了決定,那便是—-「去死……」

炎騰爆喝,「死」字同時,亦是身隨聲起,「唰」的一劍俯劈而落……


「啊……眼疼……別殺我……」

柳笑乍見一道銀輝斬來,奈何他被緊緊束縛著無法掙脫,當下,可憐巴巴的哭喊、求饒……

正當,銀月劍斬落的千鈞一髮,赫見,七夜「彭」的一道火舌將銀輝震開,而後,呼道:

「等等……炎騰,要殺要剮,等我問完他再說,而且,他的左眼沒有睜開……」

沒有睜開?

炎騰源著話望去,一看下,柳笑的左眼,果然緊緊閉著,一時間,炎騰但覺羞愧、自嘲、勢難料到會被柳笑嚇得魂不附體……

是的,柳笑的忽強的實力,太過殘忍、血腥、炎騰內心早已有了陰影,然而,七夜也是如此……

如今,七夜亦提防著那股神秘的力量,倘若柳笑睜開左眼,他則會毫不猶豫的轟殺他,消去後患……

眼下,他緩緩的蹲下,冷冽的掃著柳笑,問道:


「你是誰、為何會召喚魔獸?」

「召喚魔獸?」驟聽此言,柳笑遂的一愣,而後,一臉的委屈,哭訴道:

「老大,我發誓啊,我真的不知道,我僅僅記得三個女人要殺我,然後,我就不知道了……嗚嗚,不過她們挺漂亮……嘿嘿。」

驟見一會哭、一會笑的柳笑,七夜緩緩升騰起煩躁,喝問道:

「你、左眼的力量怎麼回事?」

「你、與魔域森林有什麼關係?」

「你、到底是誰!!」

眼見七夜喝問的同時,臉色愈來愈鐵青,殺氣忽隱忽現,猝的,柳笑心頭一緊,而後,臉色不在滑稽,而是極為嚴肅、正色、深沉的憂嘆,說道:

「好吧……我便告訴你、我是誰!」

七夜但見他臉色深沉,全無嬉笑、滑稽的表情,暗嘆,終亦要真相大白,而後,回應道:

「你、是、誰?」

「記住,萬萬不可泄漏,我便是—-」

「誰……」炎騰追問。

「我便是—-「柳笑!」

「噗……」炎騰氣的險些口吐鮮血,兩眼翻白,當下,更是爆出粗口,罵道:

「老子兩年前就知道你叫柳笑,還用你說……」

七夜生平第一次發覺,話、也能氣死人,當下殺氣飄散,眸子幽冷道:

「給你最後的機會……」

沒錯,寧肯殺錯、不會放過,倘若柳笑在胡攪蠻纏,下一刻。七夜必會毫不猶豫的斬殺他!

然而,世事總會出人意料!

亦如……

「最後的機會?」柳笑喃喃。

他彷彿無視七夜的煞氣,而是,一如往常的嬉笑道:

「哈哈……最後的機會,不是你給的……

而是、我!」

柳笑「我」字乍出之際,赫見鎖鏈「彭」的爆碎,七夜、炎騰猶未反應時,但見他「唰」的一下,亦是騰躍出數十丈……

這一幕,太過匪夷所思……

他、如何掙脫的?

天!難道……

是的,七夜、炎騰的猜測皆是對的,正是他們追問「你是誰」的時候,柳笑早已將炎氣凝聚,終亦……

「這傢伙、太狡猾了」七夜咬牙罵道,而後,「唰」的,與炎騰閃縱間追殺而去,騰躍間,青筋暴起的拳頭,攥的「嘎嘎」作響,爆喝道:

「火之力–火神」


「呼」的數十道火焰澎湃湧出,漸漸的覆蓋在他的周遭熊熊燃燒,漫天的氣息、威壓、將柳笑鎖定,正當祭出『火焰斬』時,異變—-陡生!

赫見,他的氣息、威壓覆蓋到柳笑時,他猝的一震,而後腳步嘎然而止,仿似呆若木雞般的釘在原處……

天!怎麼回事?

這一幕,七夜、炎騰百思不解,但深知柳笑的狡猾,倉促間他們不敢貿然上前……

莫非,他的帝皇威壓緣故?

不!他七等–高階的帝皇威壓,僅僅會誅殺七等級別之下的,柳笑的修為雖然七等–中階,但應該不會受威壓影響的……

正當七夜疑惑、詫異之際,驟見背弛而立的柳笑,猝然轉身,他臉色全無半點兒嬉笑,彷彿遭受晴天霹靂的震悚,喝到:

「你是誰、為何你的氣息,這麼熟悉!」

啊!莫非!七夜霍然一怔驟眼望去,赫見他的左眼—-緊緊閉著!

這不是左眼的老者,而是柳笑!不過,他們亦是血戰過,為何偏偏此刻才察覺他的氣息熟悉……

想至此,七夜霍的一怔。

不對,柳笑是『三戀結界斬』的絕境下睜開左眼的,那麼,真正的他從未感受過自己的氣息、威壓……

那麼……

眼下,七夜亦是遐想不斷,就在此時,柳笑的話再的傳來:

「你為何會有木子珍的氣息?」

天!柳笑知曉母親,七夜雖震驚,卻依舊徐徐的回道:

「我的問題……你還沒回答!」

「我?」柳笑語氣一頓,數息后,目光幽怨的說道:

「我便是—-金獸族長的繼承人!柳笑!」

這一言,柳笑回的乾淨利索、終亦應證了他的猜測!

果然!果然!果然!

眼下,七夜遂心如意、如願以償,猶未回應,但覺柳笑的氣息湧出,爆發著鋪天蓋地的殺氣,冷冷說道:

「你是誰!該告訴我了……若不是『他『、你倆就死在這裡吧!」

「呼」的漫天金輝漸漸凝聚為萬道金針,仿似凍結般的,在半空中一動不動,映射的死氣沉沉的幽谷,更為冰冷、血噬……

然而,他們都知道,數萬金針的漫天而落或化為虛無……

僅僅會因七夜「是誰」而定!

哦,原來這個愛哭、愛笑、古怪、滑稽的柳笑,也有橫眉怒目、沉默寡言的時刻!

不過,這問題,不僅柳笑想知道,炎騰何嘗不是如此!

實則,第一次七夜誅殺盡數傭兵時,炎騰便揣測不定,獸潮死境下七夜亦是覺醒『帝皇威壓』,不僅如此,身墜萬丈懸崖后不僅他沒死,還「救了自己」……

一幕幕的神秘,倘若炎騰不是礙於兄弟間的感情,恐怕早就問了,如今,亦是不用他開口了,昔日的震鄂、猶疑,就要解開了……

眼下,七夜猶未回應,而是仰首望天、徘徊不定,倘若他的身份暴露,炎騰……

唯一的兄弟,會不會因恐慌、驚愕而離他而去呢?

不!

倘若如此,那他則不是–炎騰!想至此,幽藍的眸子閃過一股決然……

「柳笑……看看這個!」

七夜道完,『呼』的九芒星圖騰爆射異彩,「唰」的,九芒星凌空盤旋在七夜掌中,一瞬間,九彩的光輝爆射,將死谷映射的如同仙境……

這一幕,九彩的光輝映照的七夜如同天神,散發著天穹照踏、俯視蒼生的氣息,而柳笑、炎騰則陷入怔然,仿若石塑般怔然……

… 柳笑被他這股不可違逆的氣息,震懾的膛目結舌,斷續道:

「這……這是……這是何物?」

七夜靜靜的望著他,渾身散著絢麗的光芒,一字一字徐徐道:

「九」「芒」「星」

這短短的三字,仿似晴天霹靂,不僅柳笑被震鄂的六神無主,炎騰亦是戰戰兢兢……

天!十六年前炎炎大陸釀成生靈塗炭的禍端,世人皆知那是木子珍的神物,為何會在七夜手中……

這一幕,炎騰如同五雷轟頂,腦袋嗡地脹得斗大。喃喃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