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滾吧!別在這白日做夢了。」秦可欣罵著。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我大半夜的跑你這來一趟,你就這麼對我?你這屬於典型的過河拆橋啊。」

「下次請你吃飯,可以吧?回去時慢點騎,其實,你可以把我車開回去。」秦可欣道。

「然後我明天早上再來這接你上班?得了吧,我先走了,你別出來了,晚安。」王旭東笑著,然後便走了出去,直接關上了門,沒讓秦可欣送出來,大晚上的,單身女孩子出門本身就不是一件安全的事。

王旭東又頂著寒風騎著自行車趕回了蘇婉琪的家,依舊是偷偷摸摸地進門,然後爬上’床睡覺,等到他睡在床上的時候,又是快到晚上十二點了,想著自己這一晚晚瞎折騰的,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第二天早上,蘇婉琪依舊是在那個時候走下樓來,剛下樓就見到了王旭東還是坐在餐桌上吃著早餐,這兩個人的生物鐘都準的讓人驚嘆。

蘇婉琪一抬眼就見到了王旭東依舊坐在那大口地吃著包子,就著油條喝著豆漿,而與昨天不同的是今天的分量沒有昨天的多,明顯是沒有再準備她的那份了。

看著王旭東依舊不聽勸地在吃著這些「垃圾」食品,蘇婉琪皺起了眉頭,但是卻也沒說什麼,自己從冰箱裡面拿出麵包和牛奶出來,坐在王旭東對面吃著,兩個人就這麼吃著,面對面吃著完全不相搭的食物,吃東西的風格也是截然相反,非常有喜感的一幕。

「別忘了,你今天要去華海集團。」蘇婉琪吃了幾口之後對王旭東道。

對於王旭東這個人,她的心思很複雜,特別是從昨天到今天,雖然她知道華海集團能夠與她合作完全是因為王旭東在幫她,但是,她卻心裡很不舒服,對於王旭東這個人她卻很難生出感激之心來,相反,還越發的討厭了。

第一個原因是她認為,王旭東之所以會得到郭鈺的青睞,除了他與郭鈺之間不正常的男女關係之外,她找不出其它的原因,而這一點也得到了王旭東的承認,起碼她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一下子就覺得王旭東這個人很噁心很討厭,但是她卻不能說什麼,第一這是王旭東個人的私事,她管不了王旭東個人的私事,其次,正是因為王旭東與郭鈺之間這種齷蹉的關係,才成就了華海集團與自己合作的事,她其實也不敢說王旭東與郭鈺之間關係怎麼樣,因為如果沒有王旭東與郭鈺的關係,也就根本不可能有這次合作的成功,而這次合作對於她對於公司來說都非常重要,所以,她不敢說,只能把這種厭惡放在心裡。

第二個原因是她認為自己被王旭東給脅迫了,用合作的事情來脅迫她讓王旭東成為公司的副總,她蘇婉琪是個非常驕傲的女人,但是這一次卻被逼著硬是把王旭東這麼一個保安升任了公司的副總經理,這讓她心裡非常的委屈,也很難受,就像是被人「強’奸」侮辱了一樣,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另外,這件事情也讓她在公司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畢竟把一個保安升任副總經理這讓成為了一個荒唐的總經理。雖然逼迫她的人是郭鈺,但是蘇婉琪把這一切都歸咎到了王旭東的身上,她認定了背後的罪魁禍首就是王旭東,她一下子對王旭東之前有的那麼一點好感一下子煙消雲散,不僅沒了好感,相反,還很厭惡,今天早上連起床去看王旭東鍛煉都沒去看了。

但是她只能把這種厭惡壓在心裡,因為她知道,她現在不能得罪王旭東,第一,她還要王旭東繼續配合她演夫妻給自己的父親看,第二,就王旭東與郭鈺之間的關係,她不能得罪王旭東,得罪了王旭東也就意味著得罪了郭鈺,那是目前的她不能承受的,所以,雖然討厭王旭東,但是她也沒有當面對王旭東怎麼樣,但是,她卻不是一個可以心裡想著一套面上表現出一套的人,她做不到那種虛偽,所以,雖然對待王旭東她沒有惡言相向,但是卻也是非常的冷漠,從昨天到今天一直如此。

「具體的事情都有人會去負責,我昨天都已經向他們安排好了,你只要帶隊去華海集團就行了。」蘇婉琪接著淡淡地說著。

「我就只需要過去露個面就可以了?」王旭東問著,

「是的,最後的協議上你負責簽字就可以了,這是郭鈺要求的,只有你有這個權力。」蘇婉琪淡淡地說著,語氣並不是太好。

王旭東有些意外地抬頭看了眼蘇婉琪,觀察了一下蘇婉琪的表情之後,笑了笑,點頭道:「行,這份工作挺適合我的,別的不會,寫自己名字還是會的。」

「不要遲到了,早點過去,我先走了。」蘇婉琪說著站了起來,自己把自己吃的殘羹收拾了一下,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聽著蘇婉琪的車子發動並且離開了院子,王旭東笑了笑,吃完最後一個包子,便翹著二郎腿在屋子裡抽了一根煙,才慢悠悠地離開屋子騎著自行車去上班,要知道,蘇婉琪不走他還真不能在這個屋子範圍內抽煙。

王旭東剛騎著自行車出去沒多久,就接到了林曉雅打過來的電話。

「喲,挺新鮮啊,你竟然這麼早就起床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呀。」王旭東接過電話笑著說著。

「不必挖苦我諷刺我,你在哪?我要見你。」林曉雅的聲音很是冷酷。

「你又要見我幹嘛?」王旭東真是頭大。

「我現在在你公司門口。」林曉雅說著。

王旭東瞪大了眼睛,然後道:「行,我馬上就要到公司了,你在那安靜的站著,別亂來聽到了沒有?」

王旭東是真的有點怕林曉雅又在那亂來。

「好,我在這等你,不過你別故意躲著我不來。」林曉雅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喲,這姑娘今天是怎麼了?吃槍葯了?怎麼跟蘇婉琪一樣。」王旭東嘀咕著,然後自己騎著自行車往公司而去。

王旭東走到公司門口,就見到了林曉雅背著個大書包,手裡拉著一個行李箱站在那,不過標準的裝扮還是耳朵里塞著一個耳機,手裡捏著蘋果手機。看到王旭東來了,把耳朵里的耳機取了下來。

「你這是幹啥?去哪?旅遊還是離家出走啊?」 駙馬是個高危職業 看到林曉雅這架勢,王旭東有些迷惑,把自行車騎到林曉雅身邊問著。

「離家出走。」林曉雅看著王旭東說著。

「真的假的?玩這麼大?認真的?」王旭東有些詫異。

「不然呢?還記得你昨天說過的話嗎?」林曉雅認真地看著王旭東道。

「昨天?我昨天說過什麼了?」王旭東還真的忘了自己昨天都對林曉雅說過什麼了。

「一個月,你說過,只要我一個月不依靠我媽依靠自己活下去,你就向我道歉,就你昨天對我說的話向我道歉,王旭東,我今天來找你就是來告訴你的,從今天開始,我已經徹底與我媽斷絕一切聯繫了,從今以後,我林曉雅不再依靠郭鈺的任何東西,我靠我自己活下去,不是一個月,而是永遠,王旭東,我要讓你後悔你昨天對我的侮辱。」林曉雅看著王旭東咬牙切齒地說著。 「你還認真的呀?」王旭東有些詫異地看著林曉雅,他是真沒想到林曉雅會把昨天的話當真,他也不覺得林曉雅會有這個勇氣,但是事實證明,王旭東錯了。

「你現在看到了,我什麼都沒帶,我沒帶任何一張銀行卡,我也沒開車,這張手機卡我也會當著你的面丟掉,我媽找不到我的,我也不會再回去找她要任何一分錢。」林曉雅指著自己身上的行李對王旭東道。

王旭東從自行車上下來,把自行車停好,看著林曉雅,圍著林曉雅走了一圈,然後笑著道:「你首先告訴我,你是認真的嗎?你想好了嗎?」

「你煩不煩?別磨磨唧唧的,我今天來找你就是讓你看清楚了,我什麼都沒帶,別到時候不認賬,我會向你證明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林曉雅依舊很認真地說著。

「你跟你媽說了?」王旭東坐在自行車上,點了一根煙問著林曉雅。

「說什麼?我剛已經告訴你了,從今天開始,我已經徹底與她斷絕關係了,從今以後,我跟她再也沒有任何關係,我也不會再拿她一分錢,我要靠我自己的能力活下去,活給你看,我會向你證明,沒有她,我一樣會活的很好,不對,是沒有她我會活的更好。」林曉雅冷冷地說著。

「好,非常好。」王旭東聽完之後,連身說好,而且還鼓掌,說道:「不錯,有骨氣,是條漢子。」

「不過,林曉雅,在你自己做這個決定之前,自己可要想好了你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你有沒有想過你這一走意味著什麼?在自己做出決定之後最好把後果想清楚,不然到時候振振有詞的離開,最後又灰頭土臉地落敗而歸,那可就很丟臉了。想清楚了,你真的行嗎?你能堅持下去嗎?如果自己都覺得自己堅持不下去,那就不要去丟這個臉了,我也沒那功夫陪你玩,看清楚了,我現在可是副總了,很忙的。」王旭東說道。

「王旭東,我是認真的,我沒有跟你開玩笑。我告訴你,我就算是餓死在外面,我也絕對不回去,我也更加不會來求你。另外,我也告訴你,不要小看我,我會活的很好,我要讓你們看看,我林曉雅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林曉雅說的擲地有聲。

「好,那你到時候可不要後悔。」

「我說過,我就算是死在外面我也絕對不會回來。」

「好,行,還是那句話,我佩服你,是條漢子。行,既然你已經做好決定了,那就去吧,不過,去之前,把這些東西都給我。」王旭東指著林曉雅的行李道。

「給你?憑什麼?這是我個人的隨身行李。」

「你剛剛怎麼說的?你跟我說的是你從今天開始就與你媽斷絕一切關係了,你不拿她任何東西,從今天開始,你要完全依靠你自己活下去。那我問你,這些東西哪一樣是你自己賺錢買的?你所有的行李,包括你的手機以及你身上穿的衣服,如果有你自己賺錢買的那你留著,不是的話,就全部留在我這,要麼就別做,要做就認真的做。」王旭東淡淡地說著。

「王旭東,你瘋了啊?衣服留在這我穿什麼?」林曉雅罵著。

「那是你的事,你不是一直都覺得你很了不起嗎?你不是一直都覺得沒有你媽你一樣能活的很好嗎?現在呢?沒有你媽,你連衣服都沒有穿。還是那句話,林曉雅,既然你要跟我打這個賭,那就完完全全按照這個賭約來,如果你做不到,那就當你今天沒來過,我也什麼都沒說過,你回去找你媽,我進去上我的班,咱們倆互不相欠,好吧?」王旭東說道。

「王旭東,你不要太過分了,你是要逼著我脫光了走出去是嗎?」林曉雅冷冷地盯著王旭東咬牙切齒地說著。

「那倒不必,我還沒這麼鐵石心腸。」王旭東說完走到門裡面的門衛室裡面,把坐在裡面聊天的林小天給叫了過來,道:「拿兩百塊錢給我。」

李小天連忙從身上掏出錢來,問道:「兩百夠嗎?」

「要不兩萬?」

「我……我哪有那麼多錢?」

「那你裝什麼大佬?行了,兩百下個月發工資了還你,進去吧。」王旭東拿過兩百塊走了出來,直接遞了兩百塊錢給林曉雅,說道:「這兩百塊是我借給你的,一個月之後,把兩百塊還給我,這兩百我也是借別人的。 一日爲師一生爲夫 拿著這兩百塊錢,其餘的除了你身上穿的這身衣服之外的所有東西全部留在我這,包括你身上的錢包、手機所有的一切東西。快點。」

「手機也拿走?」林曉雅想起要把手機拿走,非常的不舍。

「手機是你自己賺錢買的嗎?如果是,那你就留著,如果不是,那就留下。」王旭東道。

林曉雅咬著牙,最後直接從兜里把手機拿了出來,連帶著耳機也直接遞給了王旭東,然後把自己身上背著的背包也放在了自己的行李箱上。對王旭東道:「給你,全部都給你,看好了,我身上現在什麼都沒有了,要不要搜查一下?」

林曉雅說完把自己衣服的兩個兜都翻出來給王旭東看著,的確一無所有。

「不錯,希望你能堅持住三天,這兩百塊是我個人仁義借給你的,另外,給你一個建議,這兩百塊自己省著點花,也做好計劃的去花,別到時候餓死街頭了。看到我們公司看到這個門衛室嗎?這個門衛室一天二十四小時裡面都有人,你要覺得你自己堅持不下去了,你要麼自己回去找你媽,你要麼到這裡來找他們,告訴他們讓他們找我就行了。當然,你要是堅持不來找,自己非要死在外面那也行,那是你的事,不過我得先說好了,你要出去離家出走那是你個人的事情,跟我無關,別到時候你出去在外面怎麼樣了最後我還要承擔責任,這個事情是你自己做決定的,與我沒有一分錢關係,我也就是幫你把你的這些行李東西交給你媽,順帶替你給你媽傳個話,告訴你媽你自己出去獨自闖天涯去了。說的簡單直白點,那就是你死了不要賴我,跟我沒關係的。」王旭東笑著對林曉雅說著。 「王旭東,我會讓你後悔的,讓你後悔小看我,後悔侮辱我。」

「我也希望我會後悔,但是前提是你要先證明你自己真的不是我說的那樣。」王旭東說道。

「等著瞧。一個月之後,我會來這裡找你。」林曉雅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從王旭東手裡接過兩百塊錢轉身離開了,把行李箱和背包全部放在原地。

王旭東就這麼看著林曉雅這麼沿著街道往前走了。

「哥,就這麼讓人家走了呀?」李小天這個時候從門衛室的窗戶處伸出個腦袋來問著。

王旭東看了眼李小天,然後沖李小天招手,說道:「出來出來。」

「幹嘛?有什麼好事啊東哥。」李小天連忙跑了出來。

「看到了嗎?」王旭東指著前面的林曉雅的背影道。

「看到了呀,剛剛一直在看呀,看過幾次了,挺好看的小姑娘,很漂亮,東哥,你的眼光真好。」李小天笑嘻嘻地說著。

「看清楚了就好,現在交給你一個任務,不管是你自己親自去,還是你安排底下的兄弟輪流去也好,反正立即安排人穿著便衣跟著她,一天二十四小時給我跟著守著她,除了她去女廁所你們不去,其餘一定要讓她在你們的視線範圍之內,但是一定不能讓她發現你們在跟蹤她,這個是前提。另外,不管她遇到什麼事,你們都不許現身靠近她,除非她遇到了緊急的危險。」

「跟蹤?」李小天瞪大眼睛看著王旭東,然後道:「東哥,這麼刺激的呀?我們是保安,我們可不是警察啊,這活我們哪會啊?」

「她就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她知道個屁啊,她難道還有什麼反偵查意識不成?你們每天輪流換人去跟蹤不就行了?每天兩個人輪流來,輪流換著跟蹤,不懂怎麼跟蹤的自己去買本書跟著學,這麼簡單的事。告訴兄弟們,跟蹤的人,每天我給兩百塊錢一天的工資,另外,公司的工資不少,你不是保安隊長嗎?人員你自己安排,不要記出去的人缺勤就行了。當然,前提是不能影響了公司的工作。然後,你每天向我彙報她前一天的全部經過。好了,工作我交代給你了,怎麼做是你的事,別忘了,你這保安科科長正式任命還沒下,還在人事部那,人事部這個任命需要我簽字的,你如果把這個事給我辦好了,這個字我就給你簽,要是辦不好,那不好意思,我得另外找人了,說明你能力有問題。」王旭東說完轉身往裡面走去,然後回頭對李小天道:「趕緊帶著個兄弟跟著去,不然人都不見了。對了,這些東西先放門衛室裡面,我等下來拿,還有我的自行車,一起放門衛室裡面。」

王旭東說完之後就自己往公司裡面走去了。

對於林曉雅所說的賭約,他沒真的當回事,林曉雅是不可能堅持下去的。不過王旭東覺得,以這小姑娘不懂世事不懂世態炎涼的性格,是應該讓她去認真的接觸一下社會,了解一下這個社會是什麼樣子的,這對他有好處。但是這畢竟是郭鈺的女兒,也只是一個不懂世事的十幾歲女孩子,他不可能真的就讓林曉雅自己一個人出去,萬一真的出事他還真的沒辦法向郭鈺交代,所以交代了李小天去辦。讓一群小夥子去跟蹤一個小姑娘,這只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他們只要看著林曉雅每天在幹嘛,確認她沒有危險就行了。

王旭東不太習慣地坐著電梯來到自己的新辦公室,也就是蘇婉琪隔壁的這間辦公室里。

惡少的鑽石嬌妻 因為在門口被林曉雅這麼一耽擱,本來算準了時間準時準點到公司上班的他就變的遲到了,剛走到自己辦公室門口,就見到了綜合辦的小姑娘在門口焦急地等著。王旭東記得,這個小姑娘是被蘇婉琪分到了工作組擔任秘書工作的,說是他的秘書,其實就是蘇婉琪的秘書,他本身就是掛個名,不需要做任何事,要秘書幹嘛?

「哎呀,王總,您可總算來了,蘇總已經在催了兩遍了。」小姑娘看到王旭東之後就像是看到救世主一樣對王旭東道。

王旭東一邊往辦公室走一邊問道:「催我幹嘛?又有什麼事啊?」

「蘇總讓我來通知你帶隊去華海集團談合作的事,今天去參加談判的工作組的人員都已經準備好了在下面的車裡等著了,就等著你了。蘇總已經問過我兩遍您來了沒有了。」小姑娘焦急地說著,可見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這麼著急幹什麼?哪有這麼早跑過去談判的?」

「昨天已經與華海那邊約好了九點去華海談的,現在都已經八點半了,蘇總交代,一定要提前一點到,不能遲到。王總,我求您了,趕緊下去吧,不然,要是遲到了蘇總不會放過我的。」小姑娘幾乎是拉著王旭東往樓下走。

她與王旭東只相處了兩天,但是已經很了解王旭東是什麼人,所以才會這麼對王旭東這個完全沒有領導架子的領導。

「等一等,別拉別拉,我拿個茶杯就走。」王旭東掙脫小姑娘的手,回辦公室里硬是拿著杯子泡了一壺茶才不緊不慢地下樓,一邊走還一邊埋怨著:「這是誰定的時間?這麼早。」

等到王旭東走到樓下停車場門口的時候,果真見到公司的一輛商務車停在那,車裡已經坐滿了人,當然,留了一個單獨的主位給他,畢竟他是這裡最高的領導。

等到王旭東一上車,小姑娘就招呼司機立即開車,而且,剛上車不久,小姑娘手機就響了,電話是蘇婉琪打過來的,王旭東無奈地笑了笑,坐在車上悠閑地喝著茶。

整個車裡坐著的都是工作組的工作人員,對於這次與華海合作他們都嚴陣以待,在車上還在就一些細節進行討論,商量談判細節,而王旭東這個工作組負責人則悠閑地喝著茶逗著秘書姑娘玩,似乎工作組的事與他完全沒有關係一樣,而實際上,工作組與他也的確也沒啥關係,他目前是這個車裡最閑的人,也是整個公司里最閑的那個人。

拿著薪水不用幹活,對於這種生活,王旭東忽然之間也覺得非常的不錯,似乎比當保安還要更加舒服。

「我是不是應該感謝郭鈺?」王旭東自言自語地笑著。 王旭東帶隊直接就來到了華海集團,在華海集團,由華海集團的一個副總過來親自接待的王旭東,這是郭鈺親自吩咐的,隨後,雙方就有各自的團隊在那就合作事宜進行交談,而作為負責人的王旭東則坐進了人家為他準備好的貴賓室裡面喝茶看電視,對於外面工作進行的如何了他一點都不關係,也沒有要去了解的想法,他很有擔任一個掛牌副總的覺悟,能不管事就不管事這本身就是他的理想。

看了一會兒電視,王旭東直接就再次躺在了華海集團的貴賓會客室里呼呼地睡了起來。

正睡著,王旭東的手機響了起來,王旭東一看號碼,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

「王總,你好,我是郭鈺。」裡面傳來郭鈺的聲音。

「郭總你好,有什麼事嗎?」對於郭鈺打擾了他的好夢,這令王旭東很是不滿。

「是這樣的,今天學校老師又給我打電話,說是小雅他們學校今天考試,很重要的一個考試,但是小雅今天沒去學校,老師讓我立即讓她去學校,說是這個考試很重要。但是,我打了她很多個電話都是關機的,我也讓人去找了,根本沒找到她人,我就想問一下你,你知道她去哪了嗎?」郭鈺問著。

「你說林曉雅是吧?她離家出走了。」王旭東輕描淡寫地說著。

「什麼?離家出走了?什麼意思?」郭鈺嚇了一跳。

「就是她拉著行李找了我,告訴我她離家出走了呀,說是不回來了,她是這麼說的,做不做得到我就不知道了。」

「你在哪?我去找你。」郭鈺連忙說著,接著道:「當面說。」

「我在你們公司啊,談合作的事呢。」王旭東回答著。

「好,這樣吧,王總,你去我辦公室等一下我,我馬上就回去,麻煩了。」郭鈺道。

「這樣啊,那……好吧。」王旭東只能答應。

然後直接走出了會客室,坐著電梯去了郭鈺的辦公室,因為上次去過一次,所以他還是挺熟悉的。

郭鈺的秘書顯然是接到電話王旭東要進去,提前在那等著,安排王旭東進了郭鈺的辦公室,然後客氣地給王旭東泡了茶,還親自拿了個煙灰缸進來放在王旭東面前。

王旭東在郭鈺辦公室里抽了兩根煙,抽的郭鈺辦公室裡面煙霧縈繞的時候,郭鈺推開辦公室的門進來了。

郭鈺直接向王旭東走來,一邊取下身上的大衣一邊笑著對王旭東:「不好意思,王總,又麻煩你了。她究竟跟你是怎麼說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她完全沒告訴你嗎?」王旭東問著。

「告訴我什麼?」

「我以為她告訴你了,或者是給你打了電話發了信息,再不濟也應該在家裡留了個字條呢,電視里小孩子離家出走都是這套路,沒想到她倒是還真的挺絕情的,要離家出走了也不跟你說聲。」王旭東笑了笑道。

「她真的跟你說她要離家出走了?她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她要去哪?她現在在哪?」郭鈺焦急地問著王旭東,一連串問了很多問題。

「不好意思,王總,我有些失態了,但是,我真的挺擔心的。」郭鈺說完之後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道。

「我也是以為她用什麼方式告訴你了,所以我才沒告訴你。事情大致是這樣子的,她一早上到我公司門口堵住我,手裡拖著行李箱,背上背著背包,告訴我,為了向我證明她不需要依靠你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依靠自己也能夠活的很好,她決定跟你斷絕一切聯繫,離家出走,自己一個人去生活。」王旭東說著。

「然後呢?」郭鈺點點頭,然後問著。

「然後?然後她又覺得自己拿的這些東西都是你買的她把自己身上帶的所有東西都扔給我了,身上什麼都沒帶,最後從我身上借了兩百塊走了。她走的時候告訴我,一個月之後會來找我,找我向我證明她不需要依靠你可以活的很好,就這樣。」王旭東完完整整地說著,不過,完全把自己的因素摘了出去,要是他說是她激的郭鈺與他打賭的話,估計郭鈺會殺了他。

「就這麼走了?你……你沒攔著她?」郭鈺問著王旭東,問的很客氣了。

「沒有啊,我為什麼要攔她?」王旭東反問著郭鈺。

郭鈺愣住了,她沒想到王旭東會這麼問。

「那……那你知不知道她現在在哪?」

「不知道。」王旭東搖頭。

「那她有跟你說過她要去哪嗎?」郭鈺再次問著。

「沒說過。」

郭鈺一下子急了,一下子站了起來,道:「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去找啊?王總,你知道她要離家出走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應該攔住她的,即使你不攔,你也應該想辦法通知我的。現在這人海茫茫的上哪去找啊?問題是還什麼都沒帶,身上還沒錢,這要是出了事該怎麼辦?這樣,王總,你告訴我,她是從哪個方向走的?開車走的還是坐計程車走的?我去找公安局的關係調監控,調沿路監控倒查。」

「她走路走的,就在我們公司門口走的,往南邊走。」王旭東道。

「好。」郭鈺站了起來,拿著手機,就開始打電話,聽那架勢是要安排人去找公安局調監控全力搜索林曉雅的下落。

王旭東也不說話,再次點了一根煙抽著,一直等到郭鈺電話打完了,王旭東才把手裡的煙頭在煙灰缸裡面掐滅,然後對郭鈺說道:「郭總,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好,你說。」郭鈺點頭,強迫地壓下了自己焦急的心情,坐下后認真地聽王旭東說著。

「你如果要去找你女兒,其實不難,她自己身無分文,就從我那借了兩百,這兩百塊她是準備生活一個月的,所以,她根本不可能拿這兩百塊去打計程車,她會很節省的去用這兩百塊,要麼走路要麼坐公交,而不管是走路還是坐公交,都可以通過警方的監控系統很容易查到她最後的落腳處,離現在時間也不太久,所以以你的能力要找她真的不難,但是郭總,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即使你找到她了,然後呢?」王旭東看著郭鈺問著。 郭鈺被王旭東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問的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回答道:「找到她然後帶她回來,看看學校那邊能不能想個辦法把考試給補一下。」

「你今天把她找回來了,明天呢?明天她再要離家出走呢?你再去找?而且明天她再離家出走就不可能再讓你這麼容易找到了。再者,你今天強行把她帶回來了,她肯定會不高興,她本身就恨你,你強行把她帶回來只會讓她更加的恨你,從而做出更多更瘋狂的自虐舉動用來報復你,現在已經發展到了不上學在外面瞎玩瞎混甚至於吃搖頭丸的地步了,如果再進一步瘋狂下去,會怎麼樣?我不敢想。」王旭東一點都不客氣地對郭鈺說著,雖然沒有說的那麼直接,但是郭鈺卻也能明白王旭東這麼說的意思。

郭鈺一下子冷靜了下來,臉色也不那麼的好看,看著王旭東,沉重地問道:「你的意思是什麼?」

「郭總,你有沒有認真地思考過你女兒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別跟我說是因為她小的時候你丈夫去世然後你忙於工作根本沒時間去管她照顧她所以她心理產生了陰影,心理出了一些問題,然後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當然,我也相信,針對她的問題你肯定找過很多專家諮詢過,但是,在我看來,專家說她有心理問題這不假,但是她之所以變成這樣真的只是單純的因為少時候缺少父愛缺少母愛嗎?」王旭東直接對郭鈺說著。

「就像我之前也對林曉雅說過的那樣,我也是單親家庭,我媽很早就不在了,我爸把我養大,比起你們家,我們家的條件很不好,我爸就一個做皮鞋的開了一個做皮鞋的小作坊小門店。你那時候忙,我爸在我小時候肯定比你更忙,你忙是因為你要把企業做大做強,我爸忙那是因為我們倆要吃飯要生活,他只能日夜不停地拚命做,誰更忙?我小時候心理是很難受,別人有父母陪著自己整天一個人在家,但是為什麼最後我沒有變成像你女兒這樣?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父母因為各種原因不在自己身邊陪著長大的大把大把,但是變的如你女兒這般的估計也是鳳毛麟角吧?為什麼?」

「不要把責任都推到你女兒的身上,也不要把責任都推到當年,我可以明白地告訴你,郭總,你女兒會變成今天這樣,當然有童年缺少關愛產生心理問題看待問題走極端的原因在,但是最為重要的原因是什麼?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你的溺愛,是你的溺愛你的寵愛讓她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你因為要忙於工作,沒時間陪她,所以覺得虧欠她,所以就拼了命的寵愛他溺愛她,而就是因為的你的這份溺愛才成就了今天的她。」

「我的話可能說的有些重,我是個這種性子的人,有什麼說什麼,如果郭總覺得我說的有道理那麼我就繼續說下去,如果郭總聽著覺得很不舒服,那不好意思,我向你道歉,你呢就當我剛剛在放屁,什麼都沒說。」王旭東說完之後直接對郭鈺道。

郭鈺的臉色變的很不好看,很久之後才道:「你繼續說。」

「我呢是個粗人,沒什麼文化,說話向來直來直去,既然你讓我繼續說,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直接說了。經過與你女兒幾天下來的接觸,我對你女兒有了大概的了解,她呢,本性不壞,其實是個心地很善良的女孩子,而且是個內心非常敏感非常脆弱的女孩子。她之所以會變得這麼的離經叛道,有兩個原因,小時候缺少關愛,心理扭曲,一直都對你有著恨意,加之你這麼些年來對她的無限寵愛,有求必應,家裡的傭人也是把她當成太上皇一樣供著,這就讓她的性格變得飛揚跋扈了,覺得所有人都應該對她如何如何,覺得整個世界都欠她的就應該滿足她的一切要求,整個世界就應該是以她為中心。所有的原因加在一起,就成就了你女兒現在的樣子。」

「她為什麼恨你?因為她就認為你小時候沒有在她身邊陪她,她意識不到你不陪她是因為你要工作你要給她更好的生活,她意識不到她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你給的,她意識不到這些的重要性。所以,她才會變本加厲的恨你。她覺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非常的廉價,得到都非常的容易,所以她對一切都不在乎,對一切都不放在眼裡。郭總,你覺得是這個樣子的嗎?」王旭東說完之後問著郭鈺。

郭鈺依舊沉默著,最後再次道:「你繼續說。」

「我說完了,我要說的都說完了。」王旭東直接道。

「那……你的意見是什麼?」郭鈺接著問著王旭東。

「我的意見?我的意見就是她既然要離家出走那就讓她離家出走,她既然要依靠自己生活那就讓她依靠自己生活下去,為什麼要去找?找回來又能幹嘛?有句土話,養條狼就該給它吃肉,養條狗你也別攔著他吃屎。話雖然很難聽,但是道理就是這麼個道理,你生的是個女兒,是個人,是個人你就應該像個人一樣的去養她,而不應該把她當成神一樣去供著。你女兒十八歲了,她知道錢是怎麼賺的嗎?她知道其它人是怎麼生活的嗎?她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運轉的嗎?她又知道這個社會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嗎?她連社會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她又怎麼可能變成一個能適應這個社會的人?她成為今天這個離經叛道的樣子不是很自然的嗎?」

「你要問我我的意見,我的意見就是,她既然要離家出走,那就讓她走,讓她去感受一下這個世界的殘酷和冷漠,感受一下世態炎涼,也感受一下生活的艱辛。」王旭東說著。

郭鈺皺起了眉頭,然後問著王旭東:「這樣子她就會變得聽話嗎?」

「不知道,但是起碼不會更壞吧?再說了,都已經這個樣子,壞又能壞到哪去?」王旭東反問著。 「你……太過分了。」郭鈺氣的一下子站了起來,不管是誰,聽到這話都會忍不住罵人的,郭鈺也是,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怒視著王旭東,但是最後又冷靜地坐了下去。

「當然,這些都只是我的建議而已,我個人意見啊。女兒是你的,怎麼去管教怎麼去處理那都是你的事,我呢也只是說因為與你女兒算是有緣,也感謝你費了心讓我當上了副總經理,所以在這多管閑事多說了幾句,說的不好聽的你也別介意。」王旭東看著郭鈺生氣的樣子,淡淡地說著。

「你女兒離開之後,我安排了人去跟蹤她,但是只是跟蹤,目的也是保護她,並沒有打擾她,她應該不會知道我安排人跟著她。如果你需要去把你女兒帶回來,我現在就可以打個電話,把你女兒的位置告訴你。」王旭東道。

「你作為一個母親,我其實能理解你現在心裡的擔心,但是,郭總,我說一句多管閑事的話,你應該好好的思考一下,你把你女兒接回來了之後應該怎麼做,我覺得,這個遠比你去想辦法救她更加的重要。」王旭東接著說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