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滅世霸槍!霸槍滅世!好槍!」

2021 年 1 月 2 日

杜飛哈哈一笑,已經飛快的運轉真氣將這霸槍祭煉了一翻,又修復了槍身之上的些許損傷之後,才將這東西收了起來。

意外的得到了這一柄利器,杜飛的心情倒是又好了幾分。對於明日的一戰,又多了幾分把握,只不過話雖如此,杜飛倒是也沒有小看龍傲天。畢竟,在見識了自己的手段之後,對方還能夠那般的從容的淡定,這一點就足見他的恐怖之處了。

「殿前大比…龍傲天么……這一戰,我足足等了兩年了!父親,等著我,在他落敗的那一刻,就是雲水龍家覆滅之時,也是我將你救出之日! 狼性邪少 父親!你一定要等我!」杜飛雙眼微微一紅,旋即已經在心中喃喃的開口道。

許久之後,杜飛才再一次恢復了平靜,片刻后,他突然微微一皺眉,視線已經掃到了院落之外,淡淡道:「出來吧。」

「呵呵呵,葉飛閣下果然好眼力,在下也不過剛來而已,想不到閣下居然就感應出了,這手本事,不愧是能夠進入到了殿前大比最後一輪的超級天才!在下佩服!」在一陣朗笑聲中,卻見到皇室的三皇子皇普辰的身形已經緩緩的落到了院落之中,含笑凝視著杜飛。

「三皇子客氣了,不過是僥倖罷了。」杜飛微微一笑,卻也沒有任何自得的表情。

「若是說擊敗雲破江是僥倖,那麼擊敗柳宏可就不是了吧!在下雖然一向自視甚高,不過卻也清楚,若是遇到了葉飛閣下你的話,我是有敗無勝的結局了!」皇普辰緩緩道。

杜飛笑了笑,卻不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注視了皇普辰片刻后,淡淡道:「三皇子,我們也就明人不說暗話了,不管你今次前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想,你倒是不妨直說,如何?」

「呵呵呵,杜飛閣下果然是爽快人!既然跟爽快人說話,那麼我也就不遮遮掩掩了!」皇普辰哈哈一笑,旋即聲音一頓,沉聲道,「我這次前來的目的很簡單,只是想要問一句,不知道葉飛閣下,可否以我皇室的名義出戰?」

杜飛微微皺眉,片刻后才緩緩道:「與龍傲天一戰,是我自己的事情,所以這個請求,就恕難從命了!對於皇室和君武宗的鬥爭,我也沒有興趣理會。」

「難道在殿前大比結束之後,閣下還要繼續一人修鍊么?要知道,此刻閣下你已經將君武宗得罪死了,那麼,想要和君武宗一直對抗下去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加入我皇室!只要葉飛閣下願意的話,我甚至可以讓父皇封你為親王,而且皇室任何修鍊資源,都供你優先選擇,如何?」皇普辰凝視著杜飛,緩緩道。

「現在說這些,是不是太早了?」杜飛緩緩一笑,「若是明日我敗了的話,你們皇室也未必對我還有興趣,若是我勝了的話,你們皇室也未必敢對我有興趣……三皇子何必著急這一時半會,一切,待到事情見了分曉再說如何?」

「哈哈哈,既然閣下暫時沒有這個性質的話,倒是我們皇室冒昧了!如此,我就不打擾閣下休息了!告辭!」皇普辰的臉色一變,不過片刻后還是笑了一聲,旋即一拱手道。

「且慢!」杜飛遲疑了片刻,才淡淡道:「還想請三皇子替我帶一句話,那就是,我葉飛從來沒有興趣和皇室作對,現在不會有,日後,你們只要不主動站到我的對立面的話,我也不會有那種性質!」

「原來如此!」皇普辰的眼眸之中精光微微一閃,片刻后才淡淡一笑道,「既然葉飛閣下開口了,那麼此話,我定然為你帶到!請了!」

話音落下,皇普辰手掌一甩,身形頓時化為了一道殘影,消失在了院落之中。

「皇室……」凝視著皇普辰消失的地方,杜飛輕輕的吐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選擇留在皇室住一晚上,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有了此刻的這番話,明日不管事情如何發展,想必那皇室,也不會跟自己過不去才對!若是,皇室和君武宗這兩個泰山北斗一般的勢力聯手的話,恐怕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杜飛手段無窮,也只有自認倒霉的份了。

…………

雲水龍家莊園,一處寂靜的閣樓之中,龍傲天盤膝坐在床鋪之上緩緩的修鍊著,在其臉上,有一絲淡淡的森然殺意瀰漫。

「誰!」

突然之間,龍傲天的眼眸一震,已經猛的抬頭厲喝道。

「是我!」一道淡漠的聲音緩緩響起,而聽到這聲音,便是自負如龍傲天,眼角似乎也是微微的一抖。

「見過大師兄!」幾乎毫不遲疑的站了起來,龍傲天微微一欠身道。

「嗯,免了。」來人淡淡道,「明日一戰,不管對於你我,對於宗門來說,都是至關重要,想必,這一點,也不用我提醒你了吧?」

「是!」龍傲天欠身道。

「嗯!你知道就好,那個葉飛,擊殺了伏浩,擊敗了柳宏,倒也是個麻煩人物,你明天下手乾淨利落一點,順便將他解決了。應該沒問題吧?」來人依然淡淡道。

「是!我有七成把握將其當場擊殺!」龍傲天沉聲道。

「七成么?罷了,我做事我不喜歡看幾率,既然你有七成把握,那麼,我就幫你加上兩成,若是如此,你還落敗的話,那麼,結果如何,便不用我說了!」

話音落下,這人的身形已經瞬間化為了一片煙霧,消失在了龍傲天的房間之中,同時,一個玉盒輕輕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在見到了玉盒的瞬間,龍傲天的眼神微微一閃,片刻后,一抹狂喜之色,浮現其眼眸!

…………

在帝都之外的一處山崗之上,一黑一白兩道身影踏空而立,視線緩緩的凝視著大骨廣場的方向。

片刻,那黑衣人似乎苦笑了一聲,道:「小姐也真是的,這麼千里迢迢的讓我們來這裡,但是人又找不到,也不知道我們來這裡到底要做什麼。」

「老鬼,閉嘴!」白衣人淡淡開口,聲音清雅無比,「小姐自從得了聖符之後,什麼時候估算錯了?她既然讓我們來,自然有她的道理,我們只要等著就是了……」

婚內有詭 「是!」黑衣人苦笑開口,隨後,兩人就徹底的沉寂了下去,只剩下這個山崗之中,有狂風獵獵作響…… 翌日,當漫天金色的日光傾灑在帝都之中的時候,帝都的半空之中,驟然間響起了無數道的破風之聲,旋即,接近無數的人流如同潮水一般的向著大骨廣場的方向涌去。

此刻,就連皇室的那些護衛也盡數將實力小心翼翼的收縮到了最為關鍵之處,其他地方,暫時不聞不問,就算如此,這些皇室護衛的視線也是不時的落到了大骨廣場的方向,雖然距離頗遠,但是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了激動之色!

此刻的大骨廣場之上,在一夜之間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金台!金台座落在了大骨廣場的正中之處,寬約百丈,金台之上隱約間有一股極其強悍的氣息瀰漫而出,彷彿這個金台也是某種符寶一般。

「那就是傳說中真正的金台了啊!」

「據說每次殿前大比,只有這最後的一輪的時候,皇室才會將這東西拿出來,因為,如果不拿出來的話,這大骨廣場也承受不住那等交鋒!」

「超級天才龍傲天、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丹師葉飛,也不知道這一戰的結局會如何!?」

四面八方的視線落到了那大骨廣場正中之處的金台之上,不少人都是悄聲的議論了起來,同時,這大骨廣場四周的氣氛也是變得異常的火熱,畢竟,這等十年一見的盛事,可是極其吸引人的目光的。

而此刻,在距離金台不遠之處,已經臨時搭建了一些供人觀看的高台。類似君武宗、皇室、雲水五家這些超級勢力之人,盡皆匯聚在此,不少勢力之中,連家族之中那些許久不出現的老怪物都已經出來了,就可見這些人對今日這一戰的關注!

不少有幾分見識之人也明白,今日這一戰明面上來看,不過是兩強之爭,但是從底下看的話,對帝都,乃至整個大安王朝的格局都會有幾分印象!若是龍傲天獲勝,正式加入君武宗,甚至有可能成為那少宗主的話,那麼,恐怕雲水龍家從此就要站在雲水五家之巔了!而這一幕,另外的雲水四家卻是不願意看到的,只不過,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已經不在他們的掌控之下了。

雲水龍家的看台之處,龍傲天端坐在了一張高大的座椅之上,閉目凝神。此時的他,彷彿不知道此刻有無數道的視線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一般,依然是緊閉雙目。

「龍傲天!」

低低的讚歎之聲,在大骨廣場四周傳開,不少強者此刻見到那淡定無比的龍傲天,一個個都是在心中暗暗點頭。在見識了那「葉飛」的強勢之後,此刻他居然還能夠保持著這般的冷靜,只看這一點,這大安王朝第一天才之名,就名副其實了!

「那葉飛也來了!」

就在漫天的視線交匯之下,突然間,有人渾身微微一震,頓時就猛的失聲而出。而隨著此人的開口,不少人的視線都是微微的一頓,旋即飛快的向著皇城的方向掃了過去。

在所有人視線凝聚的瞬間,每個人就都清晰的見到,此刻,有一道身影懸浮在半空中,他一臉淡漠,如同在花園散步一般,負手而行,只不過,他這般在半空中行走著,每走一步,卻都有一股極其凶煞的氣息從身上瀰漫而出,令人忍不住微微皺眉。

「轟——」

片刻之後,杜飛最後一步落下,身形落到了金台之上的瞬間,便是整個大骨廣場彷彿都是輕輕的一震,而後,其視線就緩緩的落到了那雲水龍家之處,端坐木椅之上的龍傲天身上。

而在杜飛的視線掃過去的同時,後者也如同有所察覺一般,其臉色微微一動,旋即那緊閉的雙眸,也是緩緩的睜開!

「轟——」

在兩人視線相撞的瞬間,半空中一陣悶雷之聲響起,同時,一股異常強大的波動也是從雙方的身上同時瀰漫而出。

「你居然沒逃么?」臉上泛起了一起陰寒的笑意,龍傲天默默的注視了杜飛片刻,才身形一動,瞬間就來到了金台的上空之處,他居高臨下的注視著下方的杜飛,淡淡道:「葉飛,看在你沒逃的份上,我給我最後一個機會,跪地服輸,或者,命喪當場!」

聲音落下,滿場寂靜!所有人的視線都瞬間集中到了杜飛的身上,他們倒是都想要看看,在這等壓力之下,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黑馬,到底會做出什麼選擇!

淡淡抬頭眯眼凝視著天際之處,許久之後,杜飛的臉上才漸漸的浮現了一絲冰冷的笑意,同時,陰沉的聲音,也得淡淡的的響起:「廢話那麼多!滾下來吧!」

「滾下來吧!」

這普通的一句話,在這一刻,卻將囂張二字詮釋到了極其完美的地步!

大骨廣場的四周,不少人都是臉龐微微的抽搐了起來!特別是君武宗和雲水龍家之人,一個個更是臉色抽搐得有幾分扭曲!龍傲天是何等的天才人物,他們這些人最是清楚無比!可以說,在這些人心中,龍傲天可是如同戰神一般的存在!畢竟,那第一天才之名,可不是靠吹吹出來的!

但是,在他們心中接近完本的存在,此刻卻被人這般肆意侮辱,這一點,實在令得他們有點沒辦法接受,差點反應不過來!

「該死的小子!」雲水龍家的高台之處,坐在貴賓席位之上的黑髮老者,雲水龍家二長老龍平嘴角微微抽搐,片刻后才陰惻惻的開口道。此刻,他自然也認出了,這個「葉飛」就是當日和自己起衝突的那個不知道死活的小子,這一刻,新仇加舊恨,倒是令得他忍不住罵了出來。

「二長老儘管放心,這個傢伙不過是個廢物罷了!等下大表哥自然會把他踩得和狗一樣!」站在龍平的身後,龍破天一臉怨毒的開口道。

聽到這兩人開口,坐在正中之處的雲水龍家家主龍陽卻微微的皺了皺眉,似乎要說什麼,但是終於還是搖了搖頭。身為超級強者,他自然也有幾分眼力,倒是看得出,這個「葉飛」絕對簡單不到什麼地方去,只不過此刻說出來打擊族人的信心,倒也不必!不管這個傢伙身上有多少的秘密,只要將其擊敗了,那麼他就什麼都不是!

在雲水龍家席位的對面之處,赫然便是雲水杜家的高台。此刻,杜雲天一臉饒有興緻的凝視著下方的金台,臉上的表情詭異到了極致。

「家主,這一場,你覺得誰會勝?」坐在杜雲天身後的雲水杜家護法長老杜豪,淡淡開口道。

「說不準…不過若是那小子勝了的話,我們也應該有所行動了……」杜雲天沉默片刻,才淡淡道。

「家主,這個小子到底有什麼本事,居然能夠說動你,要知道,以我們現在的情況,跟雲水龍家做對,並沒有好處。」杜豪眼眸之中精光微微一閃,旋即才沉聲道。

「無妨!」杜雲天淡淡一笑,「雲水龍家這些年來之所以愈發壯大,不過就是因為家族之中出了一個龍傲天罷了!若是龍傲天敗了!那麼,他不過就是一個廢物罷了!君武宗,又豈會繼續護著一個廢物?到了那個時候,牆倒眾人推,你還怕了雲水龍家不成?我相信,就算我們和雲水龍家開戰,另外三家多半也是站在我們這邊的,畢竟,這些年來,雲水龍家也是惹下了不小的麻煩啊!」

「這個葉飛…真的值得么…若是他姓杜的話……」杜豪嘆了一口氣,喃喃開口道。

聽到他這話,杜雲天眼眸之中的精光微微一閃,卻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視線再一次落到了金台之上,他也是極其關注,自己的選擇,到底是對是錯!

…………

巨大的金台之上,此刻匯聚了無數的視線。半空之中,龍傲天腳踏虛空,視線緩緩的凝聚在了下方的杜飛身上,在其身上,有一絲絲淡淡的徹骨殺意瀰漫而出!顯然,這位雲水龍家,乃至於大安王朝的第一天才,此刻已經徹底的動了殺心了!

而感應到了這一幕的強者,不少人心頭都是微微一凜,顯然,在這一位身上感應到這種殺意的機會,極其少見!

「既然你一心尋死,那麼我也就不攔著你,雖然不知道你對我那恨意從何而來,不過,我想你死了之後,一切便無所謂了!」龍傲天雙目之中冷冽的殺意瀰漫而出,旋即才淡淡道。

「不忙,很快你就會清楚,我對你的殺意到底從何而來,而清楚之後,你定然也會發現,原來自己今日的結局,早就註定了!」杜飛淡淡一笑道。

「哼,裝神弄鬼!」龍傲天冷笑一聲,臉上的殺意,卻已經不再掩飾。

只不過,此刻兩人雖然爭鋒相對,不過卻依然沒有人率先動手,畢竟兩人卻還是明白,此刻他們所在的到底是什麼地方。

又等候了片刻之後,在半空中的氣氛即將凝固的瞬間,突然間,一陣淡淡的笑意卻從大骨廣場最中央的看台之上傳來:「呵呵,看來本皇倒是來得慢了幾分,這個局面,本皇也就不廢話了!你們開始吧!」

「看來,這一次誰也救不了你了!」

「轟——」

在皇普瑞聲音落下的瞬間,龍傲天已經冷笑一聲,旋即,就見到一道璀璨的真氣光柱直接再其手掌之中成形,而一股股極其強悍的氣息瞬間也是瀰漫而開,直接令得四周不少的強者臉色狂變!而後,在這光柱成形的瞬間,它已經直接化為了一道光束,以一種極其驚人的速度瞬間撕裂天地,狠狠的向著下方的杜飛所在之處轟了過去。

此刻龍傲天的攻勢,如同奔雷一般,根本無法閃避,而那狂暴無比的真氣波動,更是能夠直接將一位半步武宗巔峰境的強者生生轟暴!

這一出手之下,龍傲天就已經展現出了那無限接近武宗境界的實力,看得不少人的臉色狂變!如此的實力,不愧為雲水龍家乃至整個大安王朝之中最為耀眼的天才人物!

真氣光束撕裂天際,幾乎是瞬間,就來到了杜飛的面前,然而,面對這等攻勢,杜飛的臉上卻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旋即,其並沒有絲毫退後的跡象,反而是腳掌一踏,頓時,就是一拳向著前方轟出!

「轟——」

一瞬之間,極其狂暴的真氣瞬間在杜飛的拳峰之上凝聚成形,隨後狠狠的和那真氣光束撞在了一起,剎那間,一股極其驚人的勁風瞬間瘋狂的席捲而開!巨大的金台在這一刻,也是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嘭——」

片刻之後,兩道攻勢同時轟暴,旋即,整個大地都是猛烈的抖動了一下,隨後璀璨的光點就這樣的在半空中擴散而開。而在那漫天的光點之下,無數道的視線幾乎同時落到了金台之上!

在那裡,有一道站立在金台之上的身影屹然不動,在剛才龍傲天那恐怖的攻勢之下,他居然半步也沒有退後?

第一次的交鋒,兩人誰都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如果說,龍傲天的一擊能夠將普通的半步武宗巔峰境強者打成重傷,那麼很明顯,杜飛那看似普通的一拳,也絕對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也就是說!此刻場中的兩位超級天才,都是不分上下!

在這一刻,不少人都有幾分窒息的感覺。原本在他們看來,那「葉飛」便是再強,但是在龍傲天這等妖孽的面前,最多不過是跳樑小丑罷了,想不到,此刻出現的居然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

在最初的驚訝之後,旋即,一種極端的激動之色就湧現了每個人的心頭!因為,這樣的一場戰鬥,必將震動整個大安王朝!

在無數道視線的注視之下,杜飛緩緩的抬起頭,凝視著半空中的那一道身影,片刻后,一絲略微譏諷的聲音,緩緩回蕩而開!

「龍傲天,一年的時間,只不過讓你成長到了這個地步!你未免也太過讓我失望了!如果你真的只有這麼一點本事的話,那麼,你這條命我今天收定了!」

天空之中,龍傲天原本陰寒的神色微微一愣,旋即略微遲疑的視線掃到了杜飛的身上,眉頭微微皺起,顯然,這「葉飛」的話令得他心中有了幾分疑惑。只不過片刻之後,其心頭突然一跳,一股心揪的感覺飛快的湧現了心頭!而在這股感覺湧現心頭的時候,就算是以龍傲天的淡定,也忍不住失聲而出:「你不是什麼葉飛,你…你…是杜飛!?」

「杜飛!?」

這兩個字從龍傲天的口中說出,頓時就令得全場的氣氛都是猛的一僵!顯然,這兩個字實在是太過有震撼力了!

而在這兩個字出現的瞬間,君武宗、皇室、雲水五家之中的不少強者都是渾身一震,旋即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來!他們這些日子忌憚無比的神秘丹師葉飛,莫非,真的是那個杜飛不成?

「什麼?杜飛?就是大概一年前在千年冰界將君武宗和雲水五家耍了一次的那個雲水杜家的分家之人,杜飛嗎?」

「傳說中他不是進入了虛空裂縫之中么?怎麼居然能夠活著出來?」

「不對啊!雲水龍家的三長老龍柏可是在四處追殺他,他居然還膽敢參加殿前大比,膽敢出現在這種場合?他就不怕君武宗和雲水五家一怒之下聯手將他拿下么?」

「半步武宗巔峰境,而且是能夠煉製破宗丹的丹師,這個葉飛如果真的是那個杜飛的話,那麼這個小子真的是逆天了!」

「我說怪不得他和龍傲天有那麼大的仇怨,這一路來都是和龍傲天過不去呢!當年在千年冰界遠古廣場的事情,你們都知道吧?」

「嘖嘖嘖…這麼看來的話,當年那事情,倒是真的了,今天這事情,看來是越發的有趣了!」

「也不知道這個小子到底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真的肝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等場合!沒有死過啊!」

全場的視線,再一次凝聚在了那一道年輕修長的身影之上,頓時間,一陣陣倒抽涼氣之聲再次響起。這一次,他們震驚的倒已經不是那「葉飛」的實力了,而是,那杜飛兩字所代表的能量了!

能夠在數百半步武宗境強者的追殺之下,還能夠奪得天地元丹冰蓮丹並且安然而退的傢伙,豈會是什麼簡單的人物?而且,這麼久之後,他居然高調回歸,顯然是已經將那冰蓮丹煉化了!如此人物,豈是容易對付?

「家主…這人,真的杜飛?」杜豪臉色微微一震的凝視著金台之處,緩緩開口道。對於杜飛,他也是見過幾次的,自然知道,一年前,其實力恐怕還沒有此刻表現出來的一半!若真的是他的話,那麼此子的天賦,就未免太過驚人了!

「杜飛?就是那個害得我們雲水杜家一直被雲水龍家找麻煩的分家之人?」聽到杜豪這話,一些雲水杜家的子弟也是頓時一驚,旋即視線同時投向了天際!

「倩兒妹妹…這人,真的是那杜飛……」杜萱也是一臉詭異的凝視著天際,眼眸之中有震撼之色閃過。曾幾何時,那個杜飛在她眼裡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存在罷了,但是,此刻這個連自己都不是對手的超級強者,真的會是當初的那個傢伙?

「我也不知道…但是氣息,確實有點相似。」杜倩也是微微的皺眉片刻,才略帶遲疑的開口道。

「這個傢伙,也太魯莽了,居然在這等關鍵時刻被人看出了身份……不過,他似乎是故意的?這個小子,到底想要做什麼啊?」雲雨青輕輕的握了握手,眼眸之中閃過了幾分焦慮之色。杜飛的身份在這個關鍵時刻暴露到底會惹出多大的麻煩,她清楚無比。別說雲水龍家,就算其他的雲水四家,都是不會輕饒了杜飛的,但是,他還敢這麼光明正大的現身?

而其他的勢力之處,此刻一道道古怪的視線也是落到了杜飛的身上,就連皇室和君武宗之處,也是有意味深長的視線掃了過來,顯然,他們也很想要知道,這個葉飛,到底是不是那個杜飛!

「這麼久不見了,龍傲天少爺依然是這般的好眼力,佩服!」默默的注視了半空中臉色難看無比的龍傲天片刻,杜飛突然笑了笑,旋即,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緩緩的伸出了手掌在自己的臉龐之上拂過,而隨著他的動作,一張清秀的臉龐卻已經緩緩的出現在了無數人的視線之中。

「杜飛!這傢伙果然是杜飛!?」

「這個傢伙居然能夠變化面貌!看來他是用了易容丹!瘋了!瘋了!真是要瘋了!」

「完了!完了!今天這一場大比看來是完了,這個傢伙一出現,全場不對他進行圍攻才怪了!」

各種發狂一般的聲音之中,各色稀奇古怪的目光之下,杜飛做完了那個動作之後,卻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冰冷的視線依然緩緩的落在了天空中的那道身影身上,臉上,有嘲諷的意味浮現。

「杜飛!好你個杜飛!當年在千年冰界之中,你竟敢搶奪了君武宗和我雲水五家的東西,今日你既然出現在這裡的話,若是不將冰蓮丹交出來的話,你就休想生離!」雲水龍家之處,那龍平突然眼神一沉,猛的冷喝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