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淬天炎!」

2021 年 1 月 18 日

······三道強大的火屬性玄功頓時飛向那條已經化為火海的火龍。

「不!」白龍絕望的呼喊一聲,天際再次出現了一道赤紅火焰能量的龐大爆炸,火浪在天空擴散出幾千米遠,整個飄渺聖城都被強大的爆炸映照的通紅,不時有著火焰砸下,一時間,飄渺聖城一半都陷入了火海。

「秦蒼···秦蒼他死了嗎!」人群中,庄雪母女將這一爆炸的原尾都看在眼裡。庄雪帶著哭泣,絕望的望著爆炸的中心。在這麼龐大的能量爆炸中,秦蒼還有可能存活嗎?再一次,秦蒼再一次生死未卜。

「不會的,我覺得秦蒼不會這麼容易死的!」庄雪母親臉色有些哀傷,但依舊搖了搖頭,輕輕的抱住哭泣的庄雪:「我相信她,秦蒼小子每一次的危險都能逢凶化吉,不是嗎?」

空中,與白龍對戰的凌松一聲大笑:「白龍,你的死期也到了。」

同樣的絕望,只是白龍知道,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對方還有著四大長老,自己在這裡一樣也是死:「秦蒼兄弟,我會為你報仇的!」說完,白龍施展全身的玄勁,狠狠的丟出一道《幻冰欄》。也確實禁錮住了毫無準備的凌松。轉身飛速的向著飄渺聖城外的群山逃去。

「白龍!你逃不掉的!」凌松許久后才掙扎開《幻冰欄》的束縛,對著白龍逃走的方向狠狠說道。轉眼望向依舊在持續的火焰爆炸。不僅是他,就連大長老凌聖此時都感覺不出一絲秦蒼的氣息。

「真的死了嗎?」凌聖心中問著自己,就連他也不信秦蒼會這麼容易的死去,或者說,所有的人心中都認定了秦蒼是不可能死去的。一次次的死亡消息,一次次的出現,秦蒼總是創造著奇迹。

時間流逝,爆炸的火焰漸漸的消退,只有看見秦蒼的屍體才能夠確定他的死,不然秦蒼肯定還會在不經意間出現,這似乎已經是定理。但火焰消退後······

「什麼!」

「怎麼會這樣!」不僅四大長老驚駭,就連飄渺聖城中的居民都一片嘩然。

「這···怎麼可能!」

在空中,隨著火焰的消失,竟漸漸浮現出一團偌大的紫黑色霧氣。外圍不停的閃著紫色電光,而仍由四大長老如何探測,感知力也衝破不進這團紫黑色霧氣,就彷彿這是霧氣內是一片未知的空間。

「未知的空間?!」

「不會的,秦蒼不過才玄星中期,怎麼可能會有釋放未知的空間的能力,而且,空間只有玄皇級別才能夠開闢啊!」凌聖瞪大的眼睛,但他似乎忘記了,在攻擊秦蒼的時候,他手中緊緊握著的蒼穹魔飲劍。


「大長老,我們現在怎麼辦?」凌松跑來問道。

大長老極力平復著心境,沉思了許久狠心說道:「我們四人能量相加,闖!」

「闖?」凌松質疑的問道。但見大長老周身已經結出了玄勁護罩,他也不敢拖延,四大長老立即掌心相交,彼此吞噬著玄勁護罩嘴中擴大成體積包裹四人的強大堅厚的護罩。

「沖!」四長老幾乎同時發力,飛快的竄向那紫黑色霧氣,試圖將其穿破。但還未接近,那霧氣周圍環繞的閃電便迅速攻下一道紫色雷電,瞬間打碎那四人相加的護罩。四大長老頓時胸口一悶,口中爆涌鮮血。

「怎麼可能!那到底是什麼!」大長老凌聖幾乎有種恐懼的感覺。 別說衝破那道空間,四大長老就是想接近都是不可能的。震驚之際,只聽那紫黑色霧氣中突然傳出一道陰邪無比的女子聲音:「靠一步者,死。」

「什麼!是誰!」凌聖怒視著紫黑色霧氣:「你究竟是什麼人!」他不信,他不信還有一個這麼強的人在幫助秦蒼,而且看著這片未知的空間,對方的實力應該在玄王之上,而玄聖強者,又怎會這麼輕易的出現。

紫黑色霧氣內再也沒有傳出一絲響動,而凌雲谷的四大長老也不敢再有動作,剛剛那道閃電的威力,實在太強大了,單靠一人相抗,他們誰都不會有活著的希望。凌松走來驚慌道:「大長老,會不會是魔飲劍中的那個女魔頭出現了?」

「劍魔?那個傳說中的劍魔莎娜?」大長老心中波濤洶湧,回憶這外界瘋傳的蒼冥山中一世,想到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要真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不要說自己四人,就是凌雲谷也招架不住莎娜的清洗。但他並不想放棄秦蒼,事情也許還不像他們想象中的這般糟糕。「不管怎樣,我都不想就此離去,秦蒼這小子只要不死,我寢食難安!」憤怒的說完,大長老拂袖退去。這些天他就居住在飄渺聖城附近,時刻觀察著這道未知空間的動靜。

而這道紫黑色霧氣內也確實是一片空間,正是費加斯開闢,劍魔莎娜將其吞噬化為己用。空間中,秦蒼漸漸醒來,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生是死,只是感覺身體並無大礙,回想著剛剛那般激烈的戰鬥,自己竟然在那恐怖強大的攻擊下存活,秦蒼一陣不可思議。

「就算到了那種時候,你還是不願讓本座出手?」莎娜突然出現在秦蒼的身邊,輕哼一聲:「要知道,你可是會死的哦!」

秦蒼看著莎娜嫵媚的姿態,也明白了自己是被莎娜所救,正想說出感謝的話語突然甩了甩腦袋,魔畢竟是魔,可以合作也可以利用。「即使我不要你幫忙,你也不會讓我死的,因為我們已經本命連體了,不是嗎?」


「你少得意!」莎娜怒斥一聲:「就算你死了,本座大不了再度沉睡千年,過後依然會再次出現擾亂人世!」

「擾亂人世就是你的目的?」秦蒼突然的一問竟是莎娜猛然一怔,面色變得和善,正在秦蒼不解之時,莎娜又恢復了本來面目,那種妖嬈,那種野性:「不錯,本座就是要殺!生來是魔,嗜殺乃是本座的天性!」

秦蒼恍悟,莎娜本身其實有著兩種人格,一種是天生具備的魔性,一種是被費加斯養大的而形成的人性。但魔飲劍生為強兵利刃必然逃不了廝殺,只要見血那便是魔性佔據主導,此時的莎娜也充分的被魔性所佔有身體,而剛剛突然一現,具有良知的一面便是後天才有的人性。想讓魔飲劍擺脫魔性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那好,你救了我是想怎樣?」秦蒼毫無客氣的問道。可以說他們是利用與合作的關係,莎娜利用秦蒼的身體,而秦蒼利用莎娜的實力。但這一切卻又在無形之中有了合作的關係。

而劍魔莎娜已經習慣了秦蒼的這種態度:「本座救你自然有本座的道理,現在的你實力太弱,就連外面的那四個廢人都解決不掉。太令本座失望。」

秦蒼憤怒的說道:「你的希望就是佔據我的身體,靠殺戮提升你的實力,外面那四個對你來說不堪一擊,但我的修為簡直就不如他們!」

「廢物!」劍魔莎娜的氣息突然有了改變,或者說,現在的莎娜比起先前少了那種凌人的邪氣:「以前的費加斯可從來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修為不夠那就等你夠了再出來逞能,現在這麼丁點的實力還招惹凌雲谷幹什麼?」

「莎娜···」秦蒼萬沒有想到劍魔竟然會來教訓自己。

「你想憑藉本座的實力與凌雲谷對抗,卻擔心被魔性侵蝕。你心中一直都在矛盾,心有雜念如何取勝?」

秦蒼突然看見,那莎娜的臉色已經退去了劍魔的影子,彷彿此刻站在自己身前的就是那在費加斯身邊長大的莎娜。「你去除了魔性。」

「費加斯,不,應該叫你秦蒼,相同的,我的命運也掌握在了你的手上,千萬不能氣餒。要是你也放棄了,被魔性侵蝕了是小,丟了性命,那我們都將不復存在。」

「果然!」秦蒼心中一怔,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人性一面的莎娜,眼神中脫去了邪氣,似乎帶著淡淡的憂傷。重重的點了點頭。

莎娜緩緩走到了秦蒼的身前:「記得,你是費加斯的轉世,那個又像我父親又如我丈夫的偉大男人。」

就在這時,那莎娜的身體再度扭曲,眼神再度變得冰冷,紫發一陣飄動,陰風陣陣,秦蒼知道,魔性再次佔據了莎娜的身體。剛才也許是自己說了那般不爭氣的話才促動了人性一面的莎娜反占身體。也許在不久的將來,自己也會這般被魔性侵蝕,自己的身體也不由自己做主。

「現在有個絕好的機會能夠讓你跨期。」那邪氣凜然的聲音響起,再度是秦蒼渾身一個哆嗦。

「你又想怎樣?」秦蒼冷冷的望向莎娜,由心的排斥使得他不管什麼時候都質疑劍魔莎娜所說的話。

「就是這片空間,你應該不會忘記在宜洲大陸的時候,你在這片空間修鍊寒山暮雪與靈神千變用了兩年的時間?」

秦蒼回想的確如此,準確的時間他無法估量,但是確實很久,但出去后卻發現在外界只過了兩天左右的時間。這一點他雖然奇怪但也沒有放在心上。「什麼意思?」秦蒼問道。

「也就是說,這片空間中的時間與外界並不一樣。你在這裡過一年,也就像是在外面過一天。這裡修鍊可真是絕佳的場所啊。」劍魔莎娜輕笑一聲。


「為什麼告訴我。」秦蒼問道。

「不要總是對本座抱有敵視,你變強了本座才能更好的享用你的身體。記住,清洗凌雲谷時可少不了我啊。」莎娜舔了舔嘴唇,那種陰邪的模樣簡直讓秦蒼恐怖。

(這幾天依舊每天兩更,但新年期間會保持不會斷更,希望大家能夠伴隨劍帝過一個開心年。小寶拜上!) 「也只有這一次!」秦蒼心中想著。凌雲谷覆滅之後,他絕對不會再去藉助莎娜的力量,因為現在的他無論如何修鍊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達到扳倒凌雲谷的實力。玄星後期,不知是不是真的如莎娜所說,在這片空間中修鍊能夠起到度日如年的效果。

「試試吧。」秦蒼知道,劍魔雖然陰邪,但絕不會這般騙自己,因為她也很渴望去凌雲谷中殺戮。想到這裡,秦蒼再也不去浪費時間,閉目盤膝而坐。

「這樣修鍊可是不行的哦。」莎娜的聲音再度響起。秦蒼睜開雙眼望去。只見莎娜從黑色的鎧甲中取出一道黑氣環繞的晶體。「你這樣修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突破,在這片空間中又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遇到契機。也許一輩子都不可能。」

說完,莎娜走到秦蒼跟前,將手中那黑色晶體猛的拍向秦蒼的額頭。那紅線真如眼睛一般睜開,將那黑色晶體盡數吸收。莎娜微微一笑:「很好。」

等到額頭的紅眼閉上,秦蒼才回過神來,一陣暴怒:「你到底做了什麼!」只覺得那黑色晶體環繞這黑氣,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但至此卻還沒有感覺到身體有著任何的不適。

「不用擔心,只是魔飲晶元。裡面可是儲存著魔飲劍大量的能量哦,只要你慢慢吸收,不愁不會在短時間內突破。」

「魔飲晶元!」秦蒼感覺到體內那黑色晶體緩緩下沉,不時竟到達了玄丹附近。慢慢的,玄丹旋轉起來,微微的吸收那魔飲晶元中蘊含的能量。「這魔飲晶元不會也含有魔性吧?」秦蒼突然問道。

「有沒有魔性反正你已經用了。別妄想將其剔除,這也是你與本座本命連體的一個部分,剔除它就是死路一條。」

「該死!」秦蒼怒罵一聲,不過再怎麼排斥,那魔飲晶元都如同植入了自己的身體,許久之後,秦蒼也只能夠放棄。任其玄丹吸收著魔飲晶元內的能量,並感覺到那能量似乎並沒有促動身體僅存的魔性,也許只是魔飲劍本身的能量,與魔性無關。到了這個時候,秦蒼也只能自我安慰。

看著秦蒼已經進入了修鍊狀態,莎娜嘴角一揚,心中笑道:「吸收吧,等到魔飲晶元佔據了你的玄丹,以後本座才能夠更好的操控你的身體。」

魔飲晶元也的確實與魔性無關,但其中蘊含的卻是魔飲劍的力量,而此時的魔飲劍主便是莎娜,只要莎娜掌控了秦蒼的身體,那操控擁有魔飲晶元力量的秦蒼玄丹便更加得心應手。

的確,在空間內秦蒼已經修鍊了很久,空間外不過才幾個小時。白龍隱匿了所有的氣息,到飄渺聖城中也終於找到了庄雪母女。

見到白龍滿身的狼藉,庄雪擔憂的問道:「白龍,你沒事吧。」而她此時的臉上還殘有著未乾的淚痕。

這時候的白龍見到庄雪說話有著從未有過的伶俐,這種時刻,也沒人會再去想那些兒女情長:「我沒事,現在飄渺聖城已經危險了,你與伯母還是快些去泗水城中!」

「不去,秦蒼生死未卜,我不能就此離去。」庄雪抬頭望向那團紫黑色霧氣,眼神有著堅定。

白龍卻急了:「這裡有我就夠了,你帶上伯母快走。留在這裡你們只會更加危險,現在的凌雲谷派出四名長老,很有可能會再次殺回來,飄渺聖城眼看保不住了。」

「不,我不走!」庄雪近乎咆哮。

但白龍有些氣急,突然說出:「我不想你有事,你如果出了什麼閃失,那比我自己死還難受!」

庄雪愣住了,她沒想到白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難道先前白龍所做的那麼多事情都是為了自己,難道果真如自己猜測一般,白龍喜歡自己?

「庄雪姑娘,我知道現在不是談兒女情長的時候,但我想你要理解我此時的心情。從蒼冥山第一次見到之後,我就怎麼無法忘記你。也正因為此,我要保你平安無事。先去泗水閣吧,你父親也在那裡等著你們。」

「白龍。」庄雪此刻震驚了,這一天發生了太多太多令她一時無法接受。帶著哭泣,庄雪緩緩說道:「白龍,我曾幾次被秦蒼所救,而我與他的那種勝似親情的情感其他人不會明白,他消失的三年,我日日牽挂,正是那種姐姐思戀弟弟的感覺。終於見到他回來了,你知道我有多開心嗎?我不能就這樣看著他再次消失在我面前,要我離開這裡去泗水閣中,我會瘋的!」庄雪眼眶濕潤,終於忍不住哭泣起來。

庄雪的母親也沒有說什麼,輕輕拍打著庄雪的後背:「雪兒在秦蒼十二歲那年便於他認識了,現在那小子是生是死也不知道。就算要我離開這裡,我也是放心不下。」

「好,我明白了!」白龍點了點頭,聽著庄雪的訴說,心中也有種莫名的感覺,抬頭望向空中的紫黑色霧氣,祈禱著秦蒼能夠平安的度過劫難。「現在我們就要出城,找一處安全的地方躲避等待凝霜閣的強者來助。我玄星的氣息只要暴露,那凌雲谷大長老便會找來。你們又是庄伯父的妻女,我擔心他們會抓你們作為要挾。」

「好!」庄雪與她母親都點了點頭。只要躲到東城外的山中,不但可以看到那團雲霧的動靜,也能夠躲避對方的追殺。

而在距離飄渺聖城數千裡外,一隻青川雄鷹正在空中翱翔。青川雄鷹的背上坐著兩人正是宜洲大陸的楊吉與顧濤,他們所飛往的目標也就是此時陷入危難之際的飄渺聖城。

楊吉看著地面匆匆而過的山川大河笑道:「想這蒼玄大陸還真大,僅此一個東南地域便能夠與我們宜洲大陸相較。」

顧濤笑道:「不僅如此強者也很多,就剛剛與我們見面的兩名武靈強者實力都比我們樓主要強。按照秦蒼的閣主蕭勝所說,我們還有三日便能夠到達那飄渺聖城了,到那個時候便能夠見到秦蒼。」

「那蕭閣主也說了,秦蒼此時正有著強敵,也許到我們見面之時正有一場大戰等著我們呢,秦蒼的對手那也一定是武靈強者了。」楊吉哈哈一笑,想著能與玄星強者交手,心中暢快無比,想在宜洲大陸哪會有多少武靈強者與他們切磋,可以說晉陞玄星實力之後的他們除了私下相互交手,還未有過一次真正的戰鬥。 紫黑色霧氣中,時間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秦蒼依舊盤膝而坐。氣息平緩,但玄丹卻在猛烈的轉動,魔飲晶元中的能量也不知道被其吸收了多少,但是其中蘊含的能量卻足夠讓秦蒼跨越玄星後期。

莎娜維持著這片空間的穩定,眼神時不時的望向秦蒼,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先前那次人性一面的劍靈莎娜出現過後,此時的劍魔莎娜總是感覺到一絲莫名的危機。不過她不信秦蒼能夠去除體內的魔性,只是這種危機感令她很不安。而在不安的劍魔心中也浮現了一個計劃,一個能夠讓秦蒼儘快被魔性侵蝕的計劃。

白龍帶著庄雪母女停歇在群山裡的一所隱蔽的洞中。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兩天的時間,白龍抬頭望向那團紫黑色的霧氣並沒有什麼動靜。就在收起目光的同時,感受到那遠處突然飛來兩道玄星氣息。由於謹慎,白龍瞬間隱匿了氣息眺望過去,一直偌大的雄鷹上站著兩名青年男子,皆是玄星初期。

「是凝霜閣的人來了嗎?」身後傳來庄雪的聲音,白龍搖了搖頭:「不是,這兩道氣息極為陌生,可以肯定也不是凌雲谷中的人。」

「不是凌雲谷的人也不是凝霜閣的人,那這兩個青年男子倒地是從哪裡來的?」庄雪疑惑不解,在這兩方大戰的時刻,她也想不到會有其餘的勢力跑來摻和:「難不成是傾劍樓?」

「不是。」白龍依舊否定道,因為傾劍樓內沒有一個人是不用劍的,但看著兩人,身上根本就找不到一把劍的影子。或者說是星羅閣?也不可能,星羅閣袁卿兄弟再如何不濟也不會只派出兩名玄星初期來相助自己。看他們身下偌大的一隻雄鷹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飛行妖獸,青川雄鷹。雖說能夠擁有青川雄鷹作為坐騎,那必定背景自然不低,但是白龍想不起在蒼玄大陸還有哪一方勢力擁有著用青川雄鷹。

「不管如何,我都要去城中看看,此時有兩名玄星至此必定有著原因。」白龍轉身對著庄雪叮囑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要出來,照顧好你的母親。」

庄雪重重的點了點頭,突然內心有著掙扎,毫無預兆的一把握住白龍的雙手鄭重:「一定要小心。」

白龍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內心有著無比的震撼,雖然在面前有著巨大的困境,但白龍心中似乎有了滿足,這一刻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開心與幸福。「放心吧!」白龍轉頭看向那紫黑色霧氣說道:「我有預感秦蒼不會就這麼死去,這次的困難我們一定能夠解決。」

轉身,白龍以極快的速度竄向飄渺聖城。口中喃喃道:「庄雪姑娘,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此時去飄渺聖城的兩名玄星強者如此招搖,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是與凌雲谷有關的人,或者說是凌雲谷的盟友。第二便是對此時飄渺聖城中的情況毫不知情,也許只是兩名路過的強者。

天空中站與青川雄鷹背上的也正是楊吉與顧濤兩人。只見楊吉奇怪的望向空中那巨大的紫黑色霧氣問道:「我似乎探測不出這是什麼東西?」

顧濤也暗中探測的許久:「沒辦法,我的感知根本就進不去內部。」

「算了,先去城中找到秦蒼兄弟吧。」楊吉剛剛說完,只聽顧濤驚呼一聲:「楊吉兄弟,你看!這座城彷彿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

「可不是嘛。那秦蒼兄弟···」

「先進去看看。」

由於前兩日的大戰,飄渺聖城似乎一半都被玄功爆炸的火焰燒成了廢墟,好在城中居民都跑出屋外看天空中的大戰,並沒有死傷多少,但城內已經失去了本來的面目,到處是焦黑破裂的房屋。

白龍已經來到了飄渺聖城內部,感受到大長老凌聖並不在城內,也鬆了口氣。就在他探測城中另外兩名凌雲谷長老之時,那兩道炙熱的凌雲谷氣息衝天而起。白龍抬頭望去,只見凌童,凌仁兩名長老飛到了空中,對著站與青川雄鷹背部的楊吉、顧濤拱手道:「不知閣下兩人來飄渺聖城是何目的?」

「不認識?」聽見凌童的問話,白龍心中一驚,再次想象著青川雄鷹背部的兩人到底是何許人也。

「楊吉,小心點,對方的實力比你我都強。」顧濤見對方兩人面目不善,當下一陣警惕。

楊吉卻並沒有在乎,只道是秦蒼的朋友:「我們想知道秦蒼兄弟在什麼地方,勞煩通稟,遠方老友前來拜訪。」楊吉似乎還在想象著秦蒼見到他們時候的驚訝與感慨他們晉級居然也如此之快。

但白龍聽到這句話后立即驚出一聲冷汗,心中大叫不好,顯然這兩人並不知道對方乃是秦蒼的敵人,而凌雲谷知道來人是秦蒼的朋友,必然會快速解決以除後患。到時候,這兩人可就危險了。雖然白龍並不知道來人的身份,但既然是秦蒼的朋友,那必然是件好事。死死的盯著空中凌童與凌仁的變化,心中緊急的思量著對策。

天空中,聽到楊吉的話語后,凌仁頓時對著凌童小聲說道:「那兩人是秦蒼的朋友,實力雖然是玄星初期,但是也極為難纏,不如就此殺了他們兩個,免除後患。」

「恩。」凌童點了點頭:「以對方的實力,我們也不需要稟報大長老,就此解決了吧。」大長老凌聖早就退出城外百里之地靜養,而留下凌童與凌仁留意紫黑色空間的變化。回去稟告大長老必然拖延時日,要是被這兩人察覺那就麻煩了。

「喂,我說你們兩個,難道不知道秦蒼?」楊吉有些奇怪的問道。

顧濤卻更加警惕的盯著兩人,玄丹微微運轉,因為他已經察覺到對方的眼神中含有著殺意:「楊吉小心,對方恐怕是秦蒼的敵人。」

「敵人。」楊吉驚訝的看著顧濤,性格率真的他似乎並沒有發現這一點。只聽對面凌童與凌仁兩長老陰笑道:「秦蒼,當然認識,不過我們與他可是有著不共戴天之仇!」說完,兩長老絲毫未有拖延,凌厲的兩道玄勁揮去,直逼楊吉與顧濤的眉心。

(除夕除夕,祝大家新年快樂,歲歲平安!留一章明天再發,這叫年年有餘,嘿嘿!) 「閃開!」顧濤反應極快,一把推開楊吉,兩人險險躲過了凌童與凌仁的攻擊。青川雄鷹似乎也受到了驚嚇,揮動著翅膀遠遠的避開。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楊吉憤怒的問道。因為這兩人現處飄渺聖城中,而秦蒼卻不知去向,也許秦蒼早被他們打敗,此時是生是死都還是未知。

「凌雲谷的人?」顧濤臉色更加冰冷,這正是顧濤對待敵人時所露出的面容。那份不亢,那份無畏,即使敵人比他還要強大。

「不錯,正是我們凌雲谷,雖然不知道你們是什麼身份,但是既然與秦蒼相識,那必須得死!」凌童毫無客氣,根本不用在乎對方的背景,這也顯露出凌雲谷的那種囂張。

「我秦蒼兄弟現在在何處?」楊吉近乎咆哮,來蒼玄大陸正是要找到秦蒼,此時卻連他的生死都不知道,怎能叫他不急。

「想知道那就成全你。」凌童陰笑著指向那團懸浮在空中的紫黑色霧氣。「就在這個裡面,嘿嘿,說不定現在已經屍骨無存了。」

「屍骨無存?!」楊吉全身青筋爆出,眼眶都用些泛紅,壓抑著心中的怒火,輕聲叫道:「顧濤。」

「我知道。」同樣已經憤怒到極點的顧濤回想著秦蒼與他們昔日所發生的一切,狠狠的說道:「就算賠上性命,我們也要為秦蒼兄弟報仇!」

「想報仇,那就看看你們有沒有那個實力了!也許你們也只能與秦蒼在黃泉中相見了!」凌童與凌仁飛竄而起,燃燒著火焰的拳頭狠狠的襲向楊吉與顧濤。

「上!」兩人同時爆喊一聲,楊吉飛身攻向凌仁,而顧濤自然對陣凌童。以楊吉近身肉搏的優勢,竟在幾回合下來沒有讓對手討到一點好處。拳腳相向,雖然凌仁的實力佔據上風,但楊吉那完美的攻擊技巧絲毫不輸。「就讓你試試我們天獅樓的武技!」

「天獅樓?武技?」對於這些,凌仁似乎都沒有聽說過。頓時一腳揣向楊吉,只見楊吉稍稍轉身,反向抓住凌仁的腳踝,踏空飛速前傾數米,身後那凌仁頓時重心不穩,就在快要倒地之時,楊吉再度轉身,鐵一般堅實的拳頭瘋狂的砸向凌仁。凌仁自然躲閃不及,臉頰一陣疼痛。

楊吉揮了揮拳頭得意的一笑:「獅子抱球,餓獅撲兔。怎麼樣?」

凌仁一陣氣惱,再度攻去與楊吉扭打一處。

顧濤對戰凌童自然沒這麼輕鬆,依照長老的席位,凌童比上凌仁稍高一籌,自然實力也比凌仁強大些。但顧濤的打法是凌童所不能接受的,那種近乎玩命的攻擊比起以前絲毫沒有改變。強橫的一拳換取對手一拳,使得凌童認為對方是不是瘋子。不要說凌童,就連秦蒼對戰顧濤也著實頭痛。

看著天空中大戰的雙方,白龍一陣心急,雖然楊吉顧濤兩人對凌雲谷兩大長老不分上下,但實力如此,經久必見勝負,要是等對手使出玄功,那就麻煩了。凌雲谷那些高深莫測的火屬性玄功層出不窮,根本不是他們兩個能夠應付過來的。

果不其然,那凌金與凌仁被對手逼得毫無辦法,各自強攻一招,抽身後退百米。憤怒的望著楊吉與顧濤。

「怎麼,怕了?」楊吉呲笑一聲:「你爺爺我還沒打夠呢!」


卻見凌童與凌仁陰笑一聲:「別急!」手印頓現,白龍認得那道印結,正是定身玄功《焚煥身》。「不好。他們有難。」

幾乎同時,兩長老口中爆喝:「焚煥身·纏!」兩條火蟒頓現,呼嘯著分別楊吉與顧濤飛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