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洛洛,我真的覺得好幸福,我希望你能一直在我的身邊保護我,可以嗎?」看來讓洛洛當自己媽媽的事情,還得他自個努力;他是能感受到,洛洛對他和老喬完全是兩個態度。

2021 年 1 月 18 日

還好,事情沒有很糟糕,他在洛洛心裡的印象應該是滿分吧;看樣子他得繼續努力,這樣才能讓老喬加分。

「嗯嗯嗯……」秦以洛已經哭到不能自已了;

「你不要哭了,現在你保護我,等我長大了,我保護你,好不好!」喬恩瑞拍拍以洛的肩膀安慰道;

孩子的話永遠是最天真,最真實,最溫暖的;

秦以洛貝齒狠狠的咬著自己的唇瓣,懊悔自己錯過了瑞瑞的成長。

吃完了飯,秦以洛想幫小傢伙洗澡,她這個當媽媽的還沒有給自己的兒子洗過澡呢;


結果,被喬恩瑞果斷的拒絕,「洛洛,我已經長大了,真的不合適!」

「哪有不合適,你還小!」秦以洛堅持,她就像想彌補一下這個遺憾;

「洛洛,我已經是小大人了!」

娶了個惡毒女配 ,喬恩瑞是特別堅持的;

他是男生耶,怎麼能讓女生給他喜歡,傳出去,面子往哪裡擱。 撥了六十萬過去,立刻一條信息發了過來:五十天。

界孽嘴角抽了抽。

算的這麼清楚,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

白零很快就適應了劇組裡的生活。

拍攝時間過去了五六天,前期的劇情基本拍攝完畢。

白零托著腮,坐在凳子上看附近顧時時與林子峰的戲,劉導坐在椅子上,拿著個喇叭一直在喊。

攝影師一直在拍,因為沒有古暉燁的鏡頭,古暉燁在一旁看著。

白零看著古暉燁吩咐了他的助理幾句,很快,古暉燁的助理帶了一杯奶茶過來。

白零拿著劇本,無意識地翻著頁數。

肖笑在一旁看著,感覺白零的狀態不太對。

「白姐,怎麼了?」

白零瞬間眼神清明,看著肖笑,搖了搖頭:「沒事。」

肖笑皺眉,怎麼可能沒事呢!一看就是有心事。

注意到白零的目光注視在古暉燁和他的助理上,此刻,古暉燁拿起奶茶,喝了起來。

「白姐,你渴了嗎?」

白零繼續搖了搖頭,頓了一會兒,又點了點頭:「你去幫我買一杯奶茶吧。」

肖笑應了一聲,起身出去了。


白零盯著古暉燁的奶茶發獃。

以前,每天在公司培訓的時候,傅時鳴總會送來一杯奶茶。

有次她好奇的問了一下,為什麼是奶茶,而不是其他的飲料。

畢竟訓練過後,奶茶並不解渴。

傅時鳴溫柔地對著她笑了笑:「訓練后,身體疲憊又累,飲料不能拿涼的,對胃不好,我覺得,你是女孩子,應該會喜歡喝奶茶。」

這些記憶,彷彿還在昨天,白零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傅時鳴眼中濃烈又熾熱的愛意。

她太清楚傅時鳴了,也太清楚自己了,自己如此狼狽不堪的人生,這樣美好的一個人,為什麼會選擇自己呢……

她想逃避,可是為什麼現在又想要去汲取溫暖?

從那天以後,他就沒有來看她了,果然是被她傷了心吧。

白零嘆了一口氣。

將視線重新聚焦在劇本上,可是此刻她心亂如麻,劇本上的字她彷彿一個也不認識了,看了半天,竟是一點內容都沒有記下來。

重新翻了一頁,白零努力地記著劇本中的文字,可是最後腦袋眩暈,還是一個都沒有記下來。


白零楞楞地看著劇本發獃。

突然,一直修長的手出現在視線中。

身邊響起一個帶著笑意的聲音:「怎麼在發獃?是看不下去嗎?」

熟悉的聲音彷彿利劍,直擊白零的心臟,白零抬頭,面前站著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

男人面容英俊,嘴唇勾出一個弧度,一隻手插在褲兜里,整個人帶著慵懶又寧靜的氣質。

界孽遞過去一杯奶茶。

白零仰頭,看著界孽手中熟悉的奶茶,臉上漸漸勾勒出一個笑容,抬手接了過去。

「看劇本很累嗎?」

界孽抬步,坐在白零身邊。

「沒有……其實還好。」白零說著,有些羞愧。

剛剛她竟然因為想傅時鳴,一個字都沒有記下去。

「注意休息。」界孽一臉寵溺,抬手摸了摸白零的頭髮,心裡帶著點惡意,將白零的頭髮弄的亂七八糟的。

本來白零披著頭髮,坐在椅子上憂鬱的模樣,是個氣質美女,被界孽這一弄,彷彿是剛睡醒,頭髮亂糟糟的模樣。

完美的達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界孽才滿意地放下手。

白零絲毫不知道自己的頭髮成了什麼樣,整個人沉浸在界孽溫暖的手掌中,不經意間還蹭了蹭界孽的手。

「你怎麼來了?」白零裝作不經意間問到的樣子,心裡捏了一把汗。

眼中波光流轉,界孽看著遠處拍戲的一群人:「來看你。」

聲音低沉纏綿,白零心臟漏了一拍。

「給你送奶茶。」界孽嘴角噙著笑:「你的助理我讓她回休息室去了。」

白零嗯了一聲,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很多事情,她也不敢問。

她暫時不想,打破兩人之間的這種朋友關係。

「下午還有你的戲份嗎?」界孽問道。

「下午有一場。」白零忐忑不安地點了點頭:「時鳴,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洗完澡,喬恩瑞躺在床上很快的睡著了;

睡夢中,特別的不安穩,時不時的會說夢話,「不要……洛洛你快走!」被綁架的時候還是烙在了小傢伙的心裡,這個創傷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

秦以洛壓根就睡不著,兒子她身邊,她一點睡意都沒有;呆呆傻傻的看著兒子睡覺時的樣子,覺得他好可愛,時而摸摸他的小臉蛋,時而附身親親他的額頭。

聽到他在夢裡哭喊著自己的名字,秦以洛趕忙哄道,「瑞瑞,不哭,媽媽在呢!」一把抱住瑞瑞,輕輕的哼著歌,想緩解小傢伙的焦慮。

「不怕,不怕,我會保護你的!」

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喬恩瑞冷靜了下來,在夢裡喃喃自語:「洛洛,媽媽……」

「是,媽媽在,瑞瑞不要怕!」淚水從眼眶中慢慢的流淌出,只有在這個時候,秦以洛才敢承認自己是他的媽媽。

小傢伙睡安穩了,秦以洛輕輕的將他放平,想讓他睡的舒服一點。

從浴室拿來了熱毛巾,小心翼翼的替小傢伙擦拭眼角的淚和額頭的虛汗;聲音啞啞的說著:「媽媽以後不會在離開你了。」

拿著床頭冷掉的涼白開,秦以洛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也不管胃會不會舒服,總之她想確定自己現在很清醒。

推到了自己之前的想法,離開江城真的是不明智的想法;

哪怕不能和兒子相認,看著他長大也是一種幸福。

————

喬斯宸離開以洛家后,接到了好友的電話;寧家遭遇不幸!

寧母被殺,寧父畏罪潛逃,寧雪受傷進了醫院;一夕之間,寧家毀了!

太平間, 神尊嗜寵:魔妻狂上天

「媽媽……媽媽……」為什麼就一個晚上,她就變的一無所有了呢?僅僅是一個晚上,她失去了媽媽,爸爸成了殺人犯,那個從小欺負自己的姐姐進了重症監護室,寧苒的世界崩塌了。

喬斯宸沖忙趕到醫院,「怎麼回事?」

陸卲天搖搖頭,「我還沒來得及去寧家,就接到消息,寧雪的媽媽被殺了,兇手是寧建波。」

喬斯宸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寧雪的情況如何?」

「醫生說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如果她與瑞瑞的綁架案無關,等她醒來,寧家的醫院就交給她打理,日後寧家醫院的事情都有你出面處理!」喬斯宸的語氣多了幾分寬容;許是經歷了瑞瑞的生死,他看淡了一些。

陸卲天試探的問道:「萬一?」

「絕不會心慈手軟!」喬斯宸俊朗深邃的容顏上添了幾分冷厲;

但凡觸摸到他底線的人,任何一個人他都不會放過,並且永不原諒。

「你是喜歡那位秦小姐多一些呢?還是寧雪多一些?」他總覺得好友對寧雪有感情。

「管好你的嘴!」喬斯宸瞪了一眼陸卲天,轉身離開了;

「哎,你就這麼走了?」

「還有事情嗎?」折騰了一宿,他也夠累了;

「裡面那個你不去安慰安慰!」陸卲天指的是寧苒;

「如果你想請自便!」他還得回去應付家裡的老頭子。 「有啊,」界孽輕輕地笑了起來:「晚上有個宴會,請可愛又美麗的白小姐當我的女伴,可以嗎?」

下午只有一場戲份,午飯後就能立刻拍,算起來,不到兩點,下午的事情就可以結束,她是可以答應界孽的。

只是……白零面紅耳赤,瞪了界孽一眼,傅時鳴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呢!

夸人總是這麼光明正大的誇。

甜言蜜語,油嘴滑舌。

白零遲疑了一會兒,不經意間瞥見界孽忐忑的眼神,突然起了捉弄的心思。

「帥氣的傅先生,打算用什麼來打動可愛的我,請我去當傅先生的女伴呢?」

界孽突然站了起來,雙臂環住白零,垂眸看著白零的臉。

白零被嚇了一跳,界孽距離她這麼近,她甚至能清晰地看到界孽的眼睫毛,兩人之間空間狹小,讓她有種壓迫感。

「喂……你,你坐到旁邊去。」白零聲音顫巍巍的。

界孽盯著白零一會兒,突然笑出了聲。

「你以為我會對你做什麼嗎?」

白零愣住,臉色通紅,忍不住咬牙切齒,這個可惡的傅時鳴!

界孽鬆開雙臂,坐到一旁。

古暉燁在界孽來的那一刻就發現界孽這個人了。

這個人是……傅二少爺?

聽到兩人的對話,古暉燁眼睛閃爍,揚起一個笑容。

這麼說……這個白零背後的金主就是傅時鳴啊。

怪不得能直接被塞進來當女二號。

「嗨,」古暉燁上前打了個招呼。

界孽點了點頭。態度冷淡,古暉燁也不在意。

「兩位準備出去嗎?」

界孽瞥了古暉燁一眼,沒有說話。

一寵成癮,惡魔首席輕點愛 :「對啊,燁哥,我記得你下午有三場戲份,現在中午了,你好像還沒有吃飯。」

古暉燁點頭:「那我去吃飯了,你下午的戲好好準備。」

所以,白零這句話是在趕他走么?


古暉燁目光意味深長的看著兩個人,瞥了一眼白零亂糟糟的頭髮,有種無趣感,就離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