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注意迴避,有人來了。」羅恩說著,從隨身空間之中取出了克羅提亞送他的法杖。前方的兩人看著出現的人群,冷汗直流,手握著各自的魔導器小心的而看著來人。

2021 年 1 月 1 日

「諾瑪照看好他們。」羅恩的法杖對著地面一點,一根根藤蔓便像是游蛇一樣湧向敵人,但是對方的武器卻是非常的恐怖,手腕之處出現的魔法之弩迅速的將羅恩布置的魔法全部擊碎,下一刻,羅恩迅速的翻了一個跟頭,回到了隊伍之中,諾瑪的雙銃發出耀眼的光芒,一顆顆子彈搜尋著各自的目標將箭頭全部打落。

兩人繞著握著魔導器的兩人,將所有的攻擊全部攔下,看得那兩人是目瞪口呆。

「是王國魔導士的只是裝備。有特殊情況,諾瑪,小心近戰偷襲。」羅恩剛剛提醒道,諾瑪的身邊便出現了幾把匕首,各個都是沖著要害而來,諾瑪腳下一滑,扭動腰肢,堪堪避開了對方的攻擊,但是這個時候原本被他們防禦下的那兩人卻已經完全暴露在敵方的視野之中。

又快又狠的攻擊,讓兩人瞳孔皺縮,諾瑪在半空之中翻騰了一周之後,子彈從她的手中再一次射出,想要抵擋對方的攻擊,但是攻擊,但是明顯的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羅恩的身邊突然彈出兩把刃。

詭異的刃鋒突兀的出現在刺殺者的眼前,鮮血噴洒而出,這些人根本不知道攻擊來自何處就已經身首異處,這一次的刺殺就宣告了失敗,兩柄刃懸浮在半空之中,卻讓在場的那些人身體發寒。

「能夠使用制式裝備的只有王國的魔導士,難道說,這次的事件還和這些人有關?」羅恩雖然早些猜到背後有王國魔導士的影子但是沒有想到對方會如此誇張,直接動用了這麼多制式裝備來對付兩個根本無關緊要的人,可見背後勢力之大讓羅恩也是一陣頭疼。

「撤。」林中的人一聲令下,便帶著剩餘的下屬離開了原地諾瑪想要去追的時候,卻是被羅恩攔下。

「不用管他們,只要人還在我們手上,就不愁見不到他們,現在關鍵的問題便是將那個受傷的人呢救回來。」,羅恩的目光看向了兩人,兩人此時也是面色發白,面對這樣的王國魔導士,他們的實力根本沒有一點辦法,只能求救式的看向羅恩。至此他們算是真的相信對方沒有說謊。

「我需要知道一些事,邊走邊說。來人肯定不止一波。」羅恩說道,當先邁出了步子。

原來,這兩人是想把那位重傷者的魔導器來晶之鎮換一些錢,來作為他們救治對方的醫療費,只是誰能夠想到當他們拿出這件武器的時候,就被人盯上了。在酒館里的時候,他們正在談論該怎麼處理對方,兩人的意見不是很合,如果不是羅恩的到來,說不定他們兩人會因此打起來,到時候,在面對這些傢伙的武器的時候,怕是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了。 路上,羅恩跟這兩個人聊了一會之後,便知道了那個傷員的始末,那名傷員運氣非常的不錯,在逃出山脈的時候正好遇上了前來做任務的這個冒險團隊,非常湊巧的是,這個隊伍之中有一位不錯的治療,能夠一直吊著對方的性命,只是要完全治療好的話,就需要一些藥材。整個團隊為了救治這個人,便帶著他深入去採集草藥,而這兩人不幸的傢伙則被派到這裡來販賣對方的武器。

如果不是遇到了羅恩,他們估計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諾瑪,這邊標識你認識么?」羅恩指了指那位手上準備販賣的魔導器,問道。

「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我們之前一批接取任務的夜鴉小隊,在魔導協會之中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新人隊伍,雖然沒有達到建立『禍』公會的要求,不過實力已經不容小視了。」諾瑪將一份資料哦傳遞給了羅恩。

「有出任務的人員資料么?」羅恩翻看了一些成員資料,挑選了幾張照片之後,交給兩人辨別。

「沒有,在任務方面能夠知道人員所屬已經非常不錯了。」諾瑪搖了搖頭,將已知的情況告訴給對方。

「抱歉大人,那個人的面部已經完全辨認不出,只能確定的事,對方的年紀比較小。」兩人看著照片,全部搖了搖頭。

「這樣啊,只有去找那些人了。你們待在這裡。」羅恩說罷,腳下的泥土爆裂飛濺,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落在一處樹林之中。兩道流矢當先出現在羅恩的身後,而他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般側身必過之後,飛快的消失在原地。

不一會的時間羅恩便站在了發出流矢的位置,他細細觀察著樹上的痕迹目光在這片樹叢之中快速的掃過。一連串的訊息在他的眼中快速的被整理出來。

包括了他之前走過的路,樹木的多少,石塊的分佈,所有的一切在他的腦海之中形成了一副立體的圖形,快速的刪減著其中的信息。就在羅恩移動的一瞬間,爆炸聲突然在羅恩站立的位置響了起來,煙塵四起,視線被遮蔽的過程之中,羅恩感到來自身側的一處冰冷,他伸出手揮到了一片空氣,瞳孔一縮,身體滑向一旁,又是一次移動,地面再一次的發出爆炸。

羅恩懸浮到半空之中,身上被一團血色包裹著,但是這還沒有完,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柄大斧從天而降,似乎要將羅恩重新擊落到地上。

羅恩低喝一聲,雙拳連續揮動,硬生生的將對方的攻擊給化為了無形,等到煙塵散去,這偷襲羅恩的幾個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大哥這個人好強。」手握著匕首散發著陰冷氣息的一個人站在大斧男人的身後,說道。

「夜鴉?」羅恩並沒有因為對方無禮的舉動而生氣報復,而是居高臨下的站在那裡,和這些人打著招呼,「配合不錯,近戰,刺殺,遠程,陷阱,如果對付一般的魔導士確實能夠完成襲殺了,可惜我不是。」

「你是誰,突然闖入我的團隊有什麼目的?」拿著巨斧的男子充滿敵意的問道,他能夠感覺到對方不是誤入其中而是就是沖著他們來的。

「不不不,提問的應該是我,一直盯著我的兩名成員有什麼目的?」羅恩反問道。對於他們戒備的舉動不以為意,「你最好讓你的那位遠程不要在用箭指著我的腦袋,否則我怕不小心擰下她的腦袋,這樣的貓耳少女,要是死了就可惜了。」羅恩朝著一個地方看去。

「你……」握著大斧的男子感受著羅恩眼中的殺意,頓時一驚,配合他看到的方向,他知道對方已經發現了他的隊友,而且也沒有說假話。立刻按下通訊,吩咐了下去,那種被盯上的感覺頓時一輕,羅恩微微一笑慢慢的落在地上。腳下形成一個魔法陣,一個陷阱魔法噼里啪啦的爆炸讓對方的臉更加難看。

「大哥,他把所有的陷阱都踩塌了。」一個姑娘恨恨的瞪了眼羅恩,來到了男子的身後,氣鼓鼓的說著。

「不知道這位大人需要什麼?」對方換了一個口氣,羅恩露出的這一手頓時讓對方知道了實力的差距,因此語氣也緩和了不少,生怕惹怒了他讓他們吃上苦頭。這個叢林雖然不是什麼危險的地方,但是一旦受傷,到時候也會損失不少的收益。

「跟我說說你們盯著他們的事情吧。別拿不認識做借口,對方的武器應該來自你們隊伍之中的一員,所以跟我聊聊吧。」羅恩這麼說著,幾人的臉色很難看,他們知道對方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目的,如果不說出來的話怕是很難過這一關。那位拿著大斧的男子左右看了看,在兩人拚命的搖頭之下,終於嘆了一口氣。

「我們想知道,我們的隊友麥卡倫如今怎樣了,他的姐姐非常的擔心他,這一次出任務,很久沒有他們的消息,我們便一直打聽著他的消息,希望能夠從從落英山脈回來的人能夠有一些消息,沒有想到等到卻是那個人拿著他的武器正在四處尋找買家。」那人的語氣悲傷,心中更加的悲憤,大概是猜到了自己的隊友已經糟了毒手,但是看到羅恩的到來,並且說明了他的來意之後,更覺得報仇無望,唏噓之色讓身邊的兩人低下了頭。

「麥卡倫么?風屬性的魔導士,精通躲避和刺探情報,戰鬥實力普通,目前等級B。麥琪,風屬性的魔導士,精通箭術,曾獨自完成一項S級任務,夜鴉小隊唯一一名獲得s級評定的冒險者。」羅恩快速的找到了這部分訊息,然後在這些人的面前說了一下自己的狀況。

「羅恩,S級冒險者,隸屬『新生的曙光』目前在執行和你們之前那個小隊一樣的任務,現在和你進行情報交換。」羅恩突然鄭重的行禮讓眼前的人吃了一驚,根本沒有想到對方會做出這樣的舉動,還沒有準備接話,羅恩便繼續說道,

「那兩位是救助了一位重傷的夜鴉成員,手中的武器正式那位夜鴉小隊成員的,這一次出現,是為了用這把武器換取一些金貝來用作治療費用,小隊其他人員已經帶著傷者繼續深入,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對方應該是準備到前面的城邦來尋找重要的治療,但是目前除了你們關注這兩人的情況之外,還有其他人盯著對方。此前,我們經歷了一次襲擊,對方目標,正是你們關注的那兩人。」

「什麼?卡倫他沒有事么?」一陣風一般女子出現在羅恩的面前,她背著長弓,貓耳一抖一抖,臉上的紅暈已經將她的緊張全部暴露了出來,羅恩退後了一步,和她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琪,冷靜一點。」大斧的男子起初也有些興奮,但是對於羅恩這種所謂的情報交換在細想之後根本不願意去相信,他才不會相信一位比他們實力強大,還將這麼重要的情報告訴他們會沒有任何的目的。還沒有等到他開口詢問目的,羅恩又一次的說道:

「我有要求的。」羅恩眉頭一挑,讓這幾個人眼角跳了跳,「在我們見到你們隊友之前,我需要你們來保護這兩個人。」

「不行。」

「我答應。」兩個截然不同的聲音在這片樹叢之中響了起來,男子驚訝的看著貓耳少女,臉上滿是錯愕。

「麥琪,不要被對方騙了,就當你的弟弟已經死了吧,叢林之中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同為冒險者的魔導士了。」

「不,隊長,有任何一種可能我都要去嘗試一下,我已經等不了了,在晶之鎮的時候我就等不了了,如果不是因為有其他人關注著,我已經動手了。這一次,隊長,拜託你,讓我任性一次。」少女握緊了背著的長弓,目光之中流露著懇求,那位隊長還想要勸說一番,最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如果有危險的話,就算放棄你的弟弟,我也會將你帶走。」男子說了一句,看向了羅恩,行了一個禮,「希望大人沒有騙我們。如果是陷阱的話,我想我們就算是死也要從你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你的精神我非常感動,便原諒你這次冒犯的語言。」羅恩哼了一聲,便轉身朝著來時的方向走去,「對了,聽完我下面說的,你們在判斷是否加入我們如今的隊伍吧。這次的對手,有著王國的魔導士,上一次襲擊是配備了制式裝備的15人小隊。我們殺了一半,還有一半,至於有木有後援,我們不清楚。如果想好了還要接受這份任務的話,就到前面的綠地找我們吧。」羅恩走後,留下一地幾人在原地深思。

回到隊伍之中的羅恩,看到了一個大部隊,夜和妮妮正坐在召喚生物上和諾瑪聊著天,而之前兩個冒險者看到如此龐大的隊伍之後有了一絲安慰,迅速的扮演起不起眼的角色混入隊伍之中。

「羅恩!」夜歡快的招了招手,然後和回來的羅恩打了一個招呼,將此次護送任務的老闆介紹給了羅恩。

「你好,羅恩先生,願我們這次的旅途愉快。」

「是的,先生,我們會將你們安全的送到目的地。」羅恩紳士的握了握手,那位老闆點了點頭,便將此次召集的一些魔導士介紹給羅恩,相互熟悉之後,便是將各自的防禦工作交代了一番之後,按照計劃安排了下去。

這其中,又是有一些王國的魔導士和「禍」之間吵吵鬧鬧的事情不過這也算是旅途之中的歡樂之處。

「前面的綠地能夠駐紮和休息,往後進入落英山脈之後,便是平坦的大陸,我們進入密克羅那高原再從那裡進入白霜,大家還有問題么?」羅恩一本正經的坐在位置上,聽著這一次任務面前這位魔導士的指揮,他說得的地圖行進非常的清晰,在場所有人並沒有任何反對意見,就連一些不爽對方的王國魔導士也沒有爭辯。

會議結束之後,隊伍很快就來到了綠地,安營紮寨以後,羅恩將自己隊伍的幾人和另外的兩個人帶了過來,而讓羅恩有些意外的事,之前和他見過面的麥琪等人也走了過來。大家商量了一番之後,各自回到了所屬的位子之中。

夜色很快就來臨了,警戒的人非常認真的執行著巡邏的任務,也不會有真的傻子前來偷襲設置好結界防禦的營地,羅恩坐在屬於自己這邊的帳篷之上看著綠地的夜景,陷入了沉思。

「我的弟弟,真的沒有事么?」不知道何時,叫做麥琪的貓耳少女,站到了他的身後,低聲問著。

「你已經有很多天沒有睡了,去休息吧。」羅恩催促道,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弓手的視覺和體力是必須要保持的,如果連精神都無法集中,你覺得,你還能夠作為一名優秀的魔導士么?」羅恩的話,讓對方身體僵了一僵。

「我,我只想知道我弟弟的安危。」她握拳在胸前,身後一道光芒落在她的身上。諾瑪抱住了倒下的她,白了一眼羅恩。

「怎麼看到人家有點魅力,就忍不住心動了?」她抱著麥琪,坐在了他的身邊。

「沒有的事,你這個傢伙腦袋裡都裝得是什麼啊!以前沒有這麼八卦的。」羅恩瞪了她一眼,「你也回去睡吧,別著涼了。」

「羅恩,明天真的會有危險么?那你……」諾瑪的聲音很輕,靠在他的肩膀上,她頓了很久,才吐出一句話,「不要受傷了。」

「放心吧,我自有安排。」他溫柔的摸了摸諾瑪的頭,說道,「去睡吧,我要好好計劃一下。」

次日的清晨。羅恩帶著一披車隊按照原本計劃的路線前進著,期間進入了最前面車子中,好一會的時間,才來到了落英山脈。

和進入晶之鎮的峽谷有些類似入口處世很窄的一條通道,山崖兩側偶爾有一些碎石滾下,前邊就顯得空曠了一些,但是最遠處,又是如入口一般,整個形狀有點像是梭子。當羅恩驅車進入峽谷之後,兩側的山崖突然發出一聲爆炸聲,前後道路完全被封死,羅恩臉色蒼白的看著中間大風颳起,一道又一道的魔法陣發出耀眼的火光,

車隊之中配合的發出驚恐的尖叫聲,不多時,人影閃動,便有不少人出現在車隊身邊,車隊很快就升起了防禦結界。

「殺,一個不留!」山崖之上一具具人影飛檐走壁,魔法不停的落在防禦結界之上,發出刺耳的爆破。不多時,就有人衝到了車隊的面前,守護在車前的羅恩看著這群人,臉上沒有任何的一絲表情。像是完全死了一般。

「不好,這是陷阱。」第一個突破結界防禦的人影大聲喊了出來,火光之中,只見一道風刃輕易的劃過對方的頭顱,鮮血,頓時讓所有人驚懼的動作停了停。

「不錯么?出動這麼多人,就是不知道下來了,還能不能上去?」羅恩戲謔的看著這群人,自始至終他都沒有任何的驚訝,除了臉色白了白之外,在沒有任何的波瀾。 另一條山道上,許多人正看著地圖朝著前方緩緩前進,崎嶇的山路讓好一些人開始罵娘,天知道任務的發布者腦袋怎麼了,不走原本制定好的路線翩翩說什麼欣賞一下沿途的風景,結果將大家帶到這個鬼地方了。

「夜大人,這裡真的可以達到前面的城市么?」隊伍的發布者額頭也有一些冷汗,選這條路線根本就是他按照夜的吩咐來做的。今早啟程的時候,夜悄悄的來到他的身邊說了一番,之後就按照她的吩咐留下一些空車然後帶上一些重要的物品讓所有人調轉方向,帶著其他人從這邊開始離開。

「不知道羅恩那邊怎麼樣了?」諾瑪有些擔憂的看著另一個方向。

「按照他的說法,如果能夠解決問題,那麼我們會在前面的高原和他相遇,重新轉回大路,到時候就能夠按照原定的計劃前進了,不過,問題是他一個人能不能把那邊的事扛下來。」夜皺著眉頭。

「連你都擔心了么?果然我應該跟著的。」諾瑪看向了隊伍之中的某一節車廂。

「他有他的想法,我們就按照他的指示行動吧。」夜掃了眼四周的環境,「馬上要戰鬥了,我們準備一下吧。」夜說著,跳下了自己的召喚生物跟這一次的老闆說著話。

「放心吧,沿著目前的這個方向前進只需要注意一下魔獸就能夠安全通過的。」眼前的小女孩透露著一股自信讓對方放下了心。

「有情況,大家注意警戒。」走在前面的冒險者們相互傳遞的消息。樹林之中悉悉索索的聲響很快讓大家知道了出現的一切是什麼,那是幾隻長相猙獰的魔獸,不過對於常年混跡在外的這群人而言,只是可以而已,危險都算不上的他們戒備著,隨時等待著一擊必殺的機會。

這邊發生的事情羅恩在另一邊並不知道,此時的他藉助車隊的掩護遊走在這些敵人直接,對方的實力沒有他強,但是數量上的優勢和裝備上的優勢讓羅恩這一戰會變得非常艱難。好在他本就不懼這些群戰,尤其是本身的血脈能夠讓他快速的恢復,只要不是重傷昏迷他就有機會一直戰鬥下去。

「幻術魔法,不過就憑你,就想擋住我們的攻擊?」有人冷笑著傳聲道。

「有本事先幹掉我再說。你們是王國的魔導士吧?這樣的制式裝備可不同尋常啊。」羅恩笑了笑,手中的魔法不停地和敵方魔法的縫隙之中穿過,擊中其中的幾個傢伙。

「巔峰?」那人吃了一驚,揮退手下之後,和羅恩對峙著,一時間氣氛非常的凝重,但是下一刻,先出手的卻是羅恩。腳下踩出爆發,本就速度之上佔據優勢的羅恩變得更加恐怖,他的速度根本不是這一些人能夠跟得上的,但是他並沒有掉以輕心,他知道真正的戰鬥還沒有開始,在見識過他們的戰鬥之後,對方不會不做出應對,而羅恩也試探性的使出一些元素魔法開始攻擊這群人。

「哼。區區一個巔峰。」半空之中降下一道人影,揮手之間便擋住了他的魔法,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冷風劃過他的臉頰,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臉上已經僵住了,「你們走吧,務必弄清楚那個傢伙在什麼地方,這個傢伙交給我們倆。」出現的人揮了揮手,看著羅恩就像在看一具屍體一般,但是羅恩又何嘗不是這般模樣。

「兩個巔峰?你們確定能攔的下我?」羅恩擦了擦臉上的血痕,輕笑著,「又或者你們確信以他們的實力能夠離開這裡?」

羅恩的手指輕輕一扣,原本倒塌的峽谷口突然爆發出重重火浪,高溫之下,甚至能夠將附近的泥石給融化,只這一瞬間,就有數道人影被火焰吞噬在其中。

「什麼時候?」眼前的一切自然不是他們之前設置的陷阱,唯一的可能便是眼前的這個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設下了整個魔法。

「大人,前面所有的道路被完全封死了。」之前領頭的那位看著羅恩心中有些畏懼,原本自己等人的計劃就是將整個車隊一起埋葬在這個峽谷之中,封死了前後的道路,但是沒有想羅恩更加的混蛋,在原本就用魔法設置的隔離火焰之間擴大了一倍有餘,將本是只要防禦住就能穿過的火焰直接變成了能夠無視防禦的那種,任何人進入其中都會被燒得慘痛不止,如果實力在弱一點就是直接化為灰燼的那種。

「慌什麼,一個人能夠有多少魔力維持這個魔法,就算現在破解不了,直接幹掉他就可以了。」那人說著,手中形成一個環狀的魔法陣,沒有任何好奇的羅恩全神貫注的戒備著,而另一個傷了他臉的人始終沒有出現,這讓他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應對任何的局面。

「就算殺了我你們也出不去的。除非你們能夠像之前下來的時候那樣,飛上去,或許能夠有機會逃走。」羅恩指了指天上,立刻就有不少人高高的飛了起來但是很快就撞到了什麼重新落回了地面。

「結界!」那人凝重的說著,查看了一番落下來人的情況,目光噬人,「犧牲你一個人,就為了保護兩個不相干的人?值得么?」

「沒有什麼值得不值得的。更何況我還不會死不是么?」羅恩回答著,避開突然襲來的攻擊,反手伸出一手,抓住了對方的手腕,那人失神的看著面前的一幕,一番角力之下,他鬆開了手中的武器,落到了羅恩的手中,羅恩另一隻手接住,然後同樣的一道勁風,在他的臉上劃出一個大大的口子,還想繼續攻擊的他突然離開了放開了對方,空出的那隻手,按在如今的武器之上,幾圈防禦立刻浮現在身前,緊接著發生的爆炸,將羅恩炸飛到了遠處。

羅恩站定之後,身上有些破爛,還沒有來得及擦掉嘴角的血跡,攻擊再一次來臨,那狂暴的魔法像是一頭猛獸瘋狂的衝擊著羅恩,羅恩的防禦搖搖欲墜但是有著血色氣息彌補倒也堅持下來。唯一要擔心的就是之前在暗處偷襲的傢伙,雖然傷了他,但並非致命傷,而且在對方人員配備齊全的情況下,那種傷根本不值一提。

「就看你能夠抵擋多久。」發出攻擊的傢伙冷笑著,一步步的超前走著,羅恩慢慢的退後,似乎是擋不住對方的攻擊,膝蓋也微微的下彎,地上已經出現了一條划痕。就在那人來到車隊附近的時候,羅恩的嘴角突然一俏,那人心中一驚,手上一緩,羅恩撐著這個間隙推出一股魔法將自己傳到了遠處,但是對方確實明白自己被耍了,頓時怒意更甚,環形的魔法一個接著一個,瘋狂的傾瀉在羅恩的身邊,防禦又一次搖搖欲墜,甚至還有一些裂痕。

那人見狀,更加激動的加大魔法的輸出,隨著一聲碎裂,羅恩的防禦被攻破了,羅恩的反應已經算得上及時,但是有人比他更加快,地面之下,一道衝天而起的光華刺到了羅恩的眼前他避之不及,鮮血頓時流滿了整個臉,一隻眼睛上巨大的裂口讓他失去了一邊的光明。

「竟然避過了,但是下一次卻沒有這麼幸運了。」那人說了一句,又一次消失不見,而另一邊,之前說話的那個人的身上爆發出的光華讓羅恩下意識的遮住了另一邊的眼睛,只是就是這一個動作,閃爍著寒光的匕首便刺入了他的胸口。

「咳咳!」羅恩站在原地,身體已經遭到了重創,隨時都有可能倒下去,但是他的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讓存活下來的人感到一絲不安。

「小子,你以為犧牲了你自己就能夠救得了他們么?我們早就做好了兩手的準備,你雖然成功拖住了我們,但是我們還有幾個小隊的人正在附近的山脈之中查探,一旦確定了之後,你覺得憑你們那樣的隊伍還有可能活下來么?」雖然不清楚對方到底做了什麼,既然無法摧毀對方的**,就用在精神上打擊對方好了,他是這麼想得,果然如他所料,羅恩的臉色變得非常的難看,他爆發出所剩不多的魔力開始瘋狂的進攻,根本不顧傷勢的瘋狂攻擊,而在他這樣狂暴的攻擊之下,原本的劣勢竟然有些被他逆轉的可能。

「混蛋!」一心採取防守的那人發出一聲怒吼,他本想著將對方的體力魔力耗盡之後輕鬆幹掉對方,結果被這樣的亡命之徒弄得十分狼狽,他咬了咬牙,招呼著另一位魔導士,兩人再一次合作,將羅恩困在一處,這一次他們使出了全力,發誓絕對不會在讓他有一戰之力,武器送進羅恩的脖子。

他的臉上再一次出現了那詭異的笑容。他的身體砰地一聲碎裂開來化作虛無,讓攻擊他的兩人愣了一愣。

「替死傀儡?」兩人的臉上很不好看,四處搜尋著羅恩的蹤跡,但是一無所獲。兩人的腦海之中頓時出現了羅恩的聲音。

「嗯哼,非常的不錯。能夠出動巔峰的魔導士,看來你們並沒有找到那個人。我曾想,他們那群人是從這裡深入前去尋葯的,如果早就遇上了你們那麼一定無一倖免,但是你們依舊選擇埋伏那兩人,可見其實你們不知道那個人在哪裡,想要從這兩人口中得到線索。這樣的話,我就確定了,那個人一定還掌握著你們不少的線索。」

「混蛋,出來。」兩人氣急敗壞的吼著,想要從附近找出羅恩,但是對方卻是不存在一樣,繼續刺激著兩人。

「我大概是知道了你們隊伍配置了,應該是一個百人團隊,按照你說的,這裡有你們大部分的人,根據你們兩人的出手和剩下的這些人應該能夠確定,在外面的那些人最多有一個戰力和你們相當,就算全部加起來也不會有你們現在這麼強勢,所以我那邊的隊伍並不擔心,甚至有些替你們感到悲哀,或許因為你們可笑的追擊,而全軍覆沒在那裡。」羅恩坐在車隊上,慢慢顯現了身影,兩人看著對方毫髮無傷的樣子,無比的震驚,但是卻也忍不住內心的憤怒,魔法匯聚,朝著羅恩那裡一點車架上的一切灰飛煙滅,羅恩的身體又一次的消失不見。

「啊呀呀,你們小心點,把這裡的魔力弄散了我可凝聚不出實體和你們這麼聊天。」羅恩這一次直接出現在對方身邊,嚇了他們一跳。

「裝神弄鬼,給我出來。」

「哈哈哈。你們的實力也就只有這樣而已罷了,看來到達城邦之前,我們會很安全了。」羅恩調笑道,「對了有件事提醒你們一下,你知道人沒有了空氣就會窒息而死吧。之前呢,你們非常不小心的觸發了一個陷阱,這個陷阱呢,能夠讓你們在一瞬間全部葬身哦,就算是巔峰之上的傢伙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也不可能存活下來。你們有木有厲害的保命魔法?如果沒有的話,那我只好抱歉咯。」

「陷阱?那是什麼?」

「一個連接著我本身的陷阱,一旦我死亡的話,就會觸發,而非常不幸的事,剛才我是真的死了。而這個陷阱也正是啟動了。兩位前輩,你們就沒有注意到那些車架的問題么?」羅恩的提醒讓他們下意識的朝著車架看去,但看清楚裡面的東西之後,頓時讓兩人驚叫起來,鮮紅的倒數計時伴隨著周圍涌動著的魔力一輛接著一輛,可以說,羅恩帶來了多少輛車子,那麼上面的魔法陣就有多少。

「吶時間到了呢。王國魔導士的眾人們。」羅恩看著對方,語氣低沉,爆裂的魔法頓時發出耀眼的光芒,還活著的所有人全部被籠罩在其中,慘叫和哀嚎不停從這裡傳進來,很多想要逃出去的傢伙,不是被火焰吞噬就是被餘波震散。

爆炸之後產生的高溫讓周圍將整個地面燒得一乾二淨,唯一能夠撐一會的那兩位驚恐的看著站在其中的羅恩。

「相信現在的你們連說話都非常困難了。也不用這樣看著我,在這個空間里,我用燃燒的方式將所有的空氣全部抽干,瞬間產生的高溫能夠殺死這裡的大部分人,接下來就是對付你們這類巔峰魔導士了,高溫無法殺死你們,但是抽幹了空氣你們就不可能活了,就算是有替死傀儡也是一樣,在這片空間之中,除非能夠不靠空氣存活的物種才有可能活下來。」

「你問我怎麼沒事?哈哈,我不是已經死了么?為了防止你們來巔峰之上的魔導士,必須要我自己作為誘發媒介,用死亡換取一個巔峰之上的魔導士你們覺得合算么?」

「你們想問的是我如今的狀態吧?哈哈!不如你們猜猜看,我究竟用了什麼方法呢?」他挑著眉,十分溫柔的看著兩人痛苦的掙扎,最後抽搐了幾下之後,徹底的死去,至於什麼替死傀儡,全部在這樣的溫度下徹底消失。羅恩拍了拍手,看著天空,消失不見。 「人數有點多啊。」諾瑪不停的扣著扳機,將一顆顆子彈送進敵人的身體之中,此時的他們也遭遇到了襲擊,就在擊退魔獸之後,有不少人兩側突然沖了出來,就整個隊伍而言,這些突然襲擊的人顯然有備而來,裝備精良不說,人數也不再少數。

一次突襲讓整個隊伍的人數損失不少,形成不了之前對付魔獸時的那種戰力,這還是在諾瑪和夜這些和羅恩一起過來的人防禦下來之後的結果,諾瑪扣動扳機,不停的治療著周圍的傷者而夜則負責找到敵方最高的戰力,用召喚生物來拖住對方的步伐,至於剩下的敵人,則由被偷襲之後的冒險者們對付。

雙方你來我往,打得不亦樂乎,但是諾瑪這邊的隊伍總體上還是不如對方,具體還是差在對方制式的裝備上,而己方這邊隨意的混搭根本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雖然隊伍之中也有幾個王國的魔導士,但是寥寥幾個人根本無法形成有效的戰力。

「你就是那個召喚師吧,可惜了,這裡的戰力數你最高,可惜了,這樣一具嬌嫩的軀體就要在這裡倒下了。」和夜對戰的男子懸浮在空中,風暴形成的壁壘擋住了夜召喚出的巨龍攻擊,一邊觀察著地上的情況,一邊和夜交流著,「小妹妹,不如你跟我們走吧,加入我們,憑你的實力在我們的組織里,能夠得到更加強大發揮!」

粉發的小女孩皺著眉頭,並不是因為自己攻不破對方的防禦而煩惱而是感覺這個傢伙話實在太多了,從她找到他跟他交上手開始到現在,他都在試圖說服她加入他的組織,他除了會說一些提升空間什麼之類的話以外,就沒有了任何的實質性的內容,這種空口大話誰都會說,而且夜想到要是塞拉和珍妮在這裡的話,或許會更有說服力吧,比如什麼福利啊,待遇什麼的,這才是挖人的最關鍵的東西吧。

有心不想理他的夜站在巨龍的頭上,開始匯聚魔法迴路,地面上戰鬥的人群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隻只召喚生物替整個隊伍分擔壓力,一時間也沒有了被對方壓制的情況。

「竟然還敢分心,你也太不把我當回事了吧!」風暴之中的男子看到夜的舉動深覺羞辱,他吹了一個口哨,一聲驚人的咆哮讓整個地面上的召喚生物通通瑟瑟發抖,根本沒有了之前勇猛的氣勢,一團看不清的雲霧漂浮在那人的身下,夜吃驚的看著對方,根本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遇見這樣的事物。

「該死的人類,竟然敢褻瀆巨龍的威嚴,無視規則召喚巨龍為你作戰,我要將你碎屍萬段,還有這個叛徒是哪一種族的?」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被巨大的陰影所覆蓋,對戰的人不由自主的看向空中,那模糊不清卻散發著異常恐怖氣息的怪物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巨龍?!!」

「天,真的是巨龍,還是速度最快的風龍啊。」

「諾瑪,吩咐所有人收縮防線,這是巨龍!」夜凝重的語氣傳遞到了諾瑪腦海中,根本不需要指揮,在有人認出了巨龍之後就迅速的跑動起來,根本不敢在前方逗留。

「夜鴉的各位,你們各自注意。說不定有人會動手。」諾瑪並看到大家形成了一道防線之後,皺著眉頭向麥琪說道,同時又轉向妮妮這個小女孩,「妮妮,你的實力不夠,不要太累了。」揮舞著拳頭的妮妮點著頭,但是攻擊卻愈發的強大起來。不少人根本不敢和她的拳頭對碰,生怕被重傷之後再無一戰之力。

「該死的任務,我們不幹了。違約金我們會按照任務要求支付的,但是你必須將任務情況和協會說一下,這種擁有龍騎士的冒險者根本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人群之中有人已經咒罵道。

而那老闆也是一臉的困惑明明只是一個普通的護送任務怎麼可能會出現龍騎士呢,他發誓他身上根本沒有任何重要的東西能夠吸引龍騎士的。唯一的問題就只有出現在,中途加入了的羅恩他們身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