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沒問題,我保證明天他們就能夠接收到調令。」大賢者也是點了點頭。

2021 年 1 月 4 日

「既然這樣,我就先回了,那邊還有一個不小的衝突要處理呢,我就不多留了。」李淵說完就站了起來,急忙忙的離開了。

大賢者也沒用留他,也沒有說其他的事情,這讓李淵也是疑惑重重,不知道大賢者究竟在打什麼主意,最後也沒能夠想通,後來乾脆不想了,反正自己達到了目的。

回到部落,李淵終於有了一點空閑時間,雖然身體上算不上有多累,但是連著幾天連軸轉,基本上沒有太多的時間休息,精力上的消耗大了不少。

現在逮到了時間,李淵立刻躲回了家,結果蘇婉卿沒有遇到,反而遇到了凌兒,這丫頭自從李淵回來之後跟李淵的見面次數也不多,畢竟李淵一直在外面東跑西跑。

加上這丫頭不知道怎麼被藍媚給看中了,被藍媚收為了徒弟,一直就住在冰心世界中,自己這幾次來去匆匆了,都沒有來的急去見見她,所以今天乍一碰到,李淵還有有點心虛。

「凌兒你怎麼在這裡?」最後李淵還是主動走了過去打了個招呼。

聽到李淵的聲音,凌兒轉過身來雙眼通紅的看著里,然後跑了過來撲進李淵的懷中。

「哥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回來之後還沒有見過我呢。」

「怎麼可能,哥哥這不是忙嗎,這段時間根本就沒停下來過,今天好不容易有點空閑時間。之前一直沒有能夠安定下來,現在差不多了,你也回來住吧,等等龍叔突破了,也將他一起接出來。」李淵拍了拍凌兒,柔聲細語的安慰起來。

凌兒也是因為太想李淵,突然一下見到李淵,心中的思念爆發了出來,回過神來,又有點不好意思的縮了回去。

「那哥哥你去休息吧,這幾天我聽婉卿姐姐跟我說了,說你已經好幾天沒有休息了。」凌兒也不再纏住李淵,知道他累了,讓他去好好休息。

三天之後,燭火就趕了過來,隨後是那些陸陸續續趕來的靈師們,每一個到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見李淵和燭火。

等看到人員補充的差不多的時候,李淵心中不由的火熱起來,自己也算是有一個班底了。

第二天李淵就將所有的事務都甩給了賢者殿,自己跟蘇婉卿膩歪在了一起,可是還沒有等到回到住處就被傳令兵攔了下來。

「大人,我們的很多商隊都被趕了回來,還有很多是被他們扣下了。」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李淵有點摸不著頭腦,詳細詢問后,李淵心中大怒,之前神農部落的人突然退縮了,讓他覺自己還是有一點面子的,沒想到他們居然還不死心甚至變本加厲了。

原來之前退走的神農部落的攔截隊又重新出現了,現在更加的囂張,之前只是將人攔截回去,只要不硬闖原路返回就沒什麼問題,但是你這一次卻不同,對方居然開始攻擊和扣押部落的子民。

將神識擴展過去,只見部落的幾個必經之地,一夜之間都被設置了關卡,有幾個關卡地上還留著幾具屍體,還有幾十人被關押在一起。

李淵壓抑著心中的怒火,神識一掃而過,很快就將這隻封鎖隊伍的實力探查清楚了。

「一位傳奇天尊,兩位日冕天尊,五位魂帝,魂皇魂王數十位,還真的是大手筆呢,不過既然來了就留下吧。」李淵心中冷哼一聲探出手掌無視了空間就像是自己眼前一樣,直接將關押的人都抓了回來。

炎洪是這一次的負責人,他其實一直在約束著族人,只是見了血的人再想要去約束實在是太過困難,他也有點撓頭。

雖然不懼怕程蘇部落,但是也不想留下太大的把柄,不然部落肯定不會有事,但是他們這些負責執行的人恐怕一個都跑不掉,這些人怎麼連這麼淺顯的道理都想不通,炎洪有點憤怒的看著一個孩子被人隨手扔進河中。

但是他也只是名義上的負責人,雖然自己的實力比他們都要強,但是論起在部落中的地位自己反而是最低的,誰讓自己的年紀實在太大了呢,論起潛力來炎洪要差太多。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營地中傳來了一陣驚呼聲,他抬頭看去,不由目瞪口呆,只見天空中憑空探下一直巨掌,直接抓了下來,那無匹的威勢,壓迫的他們連動都不敢動,只能絕望的看著巨爪,心中祈禱不要攻擊自己。

也許是他們的祈禱起了作用,只見巨掌直接抓住了修建的簡易牢房,將裡面的人帶著牢房一起抓走了。

其他人都在慶幸自己沒有受到攻擊,但是只有炎洪心中一片冰涼,這種無盡的偉力他曾經有幸見識過一次,那是神魔級才能有的威能,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程蘇部落居然有神魔級的存在。

這一掌是為了救人,那麼下一掌就是殺人了,自己身為這一次的領隊恐怕第一個要對付就是自己了,炎洪心中一片凄然。

李淵這邊將被關押的人攝到部落里,隨後探查過去發現周圍沒有其他人的時候,也是冷哼一聲,再次探出手掌,猛的拍了下去。

「轟!」

一聲巨響,加上劇烈的震動,一直傳到了部落,好在早就有了準備的蘇婉卿早就通知了下去,到是沒有引起什麼混亂。

但是其他地方可不行,這樣的震動和巨響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紛紛派出人手去探查究竟發生了什麼。

再看被李淵一掌拍過的地方,直接從一個小山丘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湖泊,李淵也算是手下留情了,沒有人死亡,重傷了一大半,只有一些邊緣地帶的人受了一點輕 聽到這裡李淵就有點不解了,說起來整個試煉之地中魂獸一族的實力絕對算不上弱,可是為什麼面對人族和鬼族的時候會這麼軟弱。

不提這一獵殺魂獸的比賽,就算之前鬼族的那位直接滅了初級區的魂獸,那些高級魂獸竟然一直在外圍看也沒有發動攻擊,這也有點太能忍了。

李淵將自己的疑惑說了出來,蕭瀟笑了笑淡淡的說道:「在三族中,我們人族是人數最少的,實力也是最弱的。但是我們人族是一個統一的一族,有一個統一的領導機構。而鬼族雖然也有一個名義上的領導者執杖鬼一族,可是也就是名義上的,各個鬼族之間勾心鬥角怎麼可能將力量用在一處。魂獸一族就更加的嚴重了,說起來不管是數量還是高層力量,恐怕人鬼兩族加起來才能跟魂獸一族相比。」

「可是這些高層都不管事情,基本上都是在沉睡,就算醒了也是找自己的老冤家打上一場,指望他們為魂獸一族撐腰幾乎不可能。而且魂獸都是桀驁不馴的,同等級的高級魂獸見面恐怕就會為了地盤戰上一場,漸漸的魂獸一族也就變成了一盤散沙。只有一些高級魂獸勉強團結砸一起,當然我們兩族也不會做的太過分,至少我們的高層機會是不會大規模的出手的。」

聽到這裡李淵也明白了,這也就是文明高低的問題。不過不管到了那裡,人類都逃不過內鬥的怪圈。

當李淵跟著蕭瀟來到集合地點的時候發現秦天幾人已經到了,帶隊的是王賢尊者,蕭瀟和秦天的老爹秦嘯。

其實李淵有點奇怪,這個王賢尊者看上去應該是地位非常高的存在,就連仇曉那麼高的資歷在他的面前也是老老實實,怎麼什麼事都要他親自出馬呢。

李淵其實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不是連著幾件大事怎麼也不可能這麼頻繁的見到王賢尊者。王賢尊者其實自己也鬱悶,為什麼輪到自己值守的時候會出現這麼多的事情。

要不是值守的順序是幾人抽籤決定的,他甚至覺的是不是幾人合起伙來針對他了,連一點清閑的時間都沒有。

聚集地里魂獸山脈並不遠,可是高級區的魂獸山脈比起其他地段要寬廣了不知道多少倍。這隻對方每個人的實力都算不上低,全力趕路的情況下,到達山脈的中心也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

這裡應該是固定的比試地點,竟然有專門的人在這裡建起了幾座宅院,對面還有幾座陰沉沉的莊園,幾名鬼族也在那裡等著什麼,應該也是在等這次的參賽人員。

「好了不用看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就是第一次比試了。五人三勝制,後天是第二場,也就是團體比試,第三天就是最後的魂獸獵殺了。」

「三局兩勝,加油吧,希望這次能夠戰勝他們。」蕭瀟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規則,其實其他幾人都知道,這是說給李淵聽的。

李淵點了點頭,後頭看了一眼剛剛趕來的鬼族一行人,李淵一眼就看到了蕭卿,果然美女到了那裡都是會吸引人眼球的。

沒有理會鬼族看過來的眼光,李淵直接走進了院子,一天的急行李淵也有點累了。

「看來情報沒錯,這次鬼族的變化真的不小,除了蕭卿和薛楊,其他四人竟然都變人了。」

「恩,不提其中兩個到了年紀的,就說那個薛楊的堂弟薛懷還有那個神通鬼族的少族長史良。這兩人可以說比起薛楊兩人也是不差多少,這次沒想到連這兩人也換掉了,難不成這次來的比他們還要強?」秦嘯也是擔憂了起來。

「那也不一定,史良聽說是被人打成了重傷,傷勢沒有痊癒,而薛懷不在恐怕是因為他父親的拖累。」蕭瀟想的比秦嘯更多一點,他可不相信鬼族會有這麼多的天才。

要知道比起同齡人,秦天他們在人族中絕對是天才,幾十年來他們這一代也是最優秀的。可是就是這麼一代人卻被鬼族死死壓制,可以說是完全出乎了人族高層的想象。

蕭瀟絕不能想象,鬼族能夠有這麼多的天才,隨便的換四個人還能壓制他們。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是太恐怖了,等這一代人成長起來,恐怕人族會被鬼族壓制的死死的。

李淵看過來的一眼蕭卿自然也看到了,她沒有想到之前無意中交過手的李淵竟然會出現在這裡。不過想想李淵的實力她也不由的點了點頭,雖然當時兩人都沒有動用全力,但是對方的實力確實不弱。

「看什麼呢,不過幾個手下敗將,有什麼好看的?」這是注意到蕭卿的目光一個男人走了過來有點不屑的說道。

「我看什麼好輪不到你來管,人族的那幾個人可算不上是弱者,這次我們換了幾個廢物過來,你可不要陰溝裡翻船。」蕭卿頭也沒有回的說道,顯然對來人的身份很清楚。

來人臉色一黑,不過他也知道蕭卿說的不錯,不過他還是不覺的會輸給人族。

「這幾個雖然差了點,但是對方那幾個人族還是沒有問題的,最起碼也是五五開,我們兩穩勝,他們我就不信一場都贏不了。計算明天輸了,後面的兩場是團體比賽我們贏定了。」說話的人沒有一點掩飾,身邊的幾個同伴臉色都不怎麼好看,但是誰讓說話的兩人是鬼族的兩個頂級天才呢,而他們也確實比不上他們。

蕭卿看著李淵走了進去,也不去管薛楊,直接走進了莊園,這次不知道怎麼回事兩個老隊員年齡到了也就罷了,連史良和薛懷兩個傢伙也沒有來,不知怎麼的,看著李淵她總覺的這次的比賽似乎危險了。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就像是薛楊說的,不管怎麼看都是我們贏面更大。」蕭卿將自己腦中的想法甩到了一邊,為自己想法感到好笑。

魂獸山脈的夜晚並不平靜,畢竟大多數的魂獸是夜行的,晚上正是最忙碌的時候。

吼叫聲此起彼伏,似乎是在昭示著這裡是誰的地盤。 大賢者一發話場面為之一靜,其實他們都知道自己的辦法並沒有什麼用處,只不過是為發泄心中的怒火罷了。

黃老眼睛微眯,觀察著周圍人的反應,心中冷笑不已。這些人也就是嘴上叫的痛快,其實對於李淵和龍天畏懼到了心裡。雖然這邊有大長老和大賢者坐鎮,但是他們根本就沒有戰勝李淵他們的信心。

至於清楚大酋長,那就更不可能了,說不定到時候為了人族,大酋長會合李淵他們聯起手來清除他們這些寄生蟲。

「我覺得還是要在他們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清除隱患,不然等李淵他們準備好了,拉攏了足夠多的人,我們再想動手可就晚了。」沉默了一會,雖然知道自己的意見會有人反對,但是巫武皇還是說了出來。

大賢者眉頭一松,至少有人說話了,不管說的是什麼總比沉默來的好:「那麼有誰有異議嗎?」

可能是害怕提出反對會被要求提出解決辦法,之前反駁聲巨大的辦法一時間竟然沒有開腔反對。

黃老心中冷笑,臉上卻平靜如水,淡淡的說道:「既然沒有人反對,那麼我就說說我的想法。巫酋長說的並沒有錯誤,確實像他說的一樣,拖久了對我們很不利,但是現在直接動手就沒有問題了嗎?」

環視了一周,黃老冷冷的說道:「雖然表面上龍天為代表的半龍人是被龍族驅趕出龍族的,但是實際上呢,這是人族倒向人族的一個信號,在這個時候我么你對他們發起攻擊,龍族會怎麼想?甚至可能會直接插手,到時候我們準備怎麼辦?」

黃老提出的問題並不是沒有人想到,只是大家一直都在逃避罷了。龍族選擇了李淵,這讓他們都覺的挫敗,難不成整個人族還比不上一個李淵,但是現在黃老提出來了他們也不得正視這個問題。

「也許我們在攻擊的時候提出放半龍人離開,我想他們總不會為了李淵連自己的族人都不顧吧?」巫武皇眉頭緊皺,猶豫了一下說道。

黃老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龍族會有人逃跑嗎?對於這些高傲到骨子裡的生物來說,哪怕是完全戰死也不會選擇拋棄自己的朋友逃跑。」

在場的人也都認同的點了點頭,他們印象中的龍族確實是這樣的,所以他們並不認同巫武皇的想法。

大賢者也是搖了搖頭,然後說道:「好了,這種直接開戰的方法就算了,我們沒有辦法將李淵他們留下來,覆滅了程蘇部落,恐怕以後我們就要面對兩位神魔級強者無休止的報復。」

其實真的動用整個人族的底牌他還是有信心將李淵他們擊殺的,但是這底牌現在用的話可能會讓魔族警覺,到時候有了準備的魔族,人族就一點獲勝的希望都沒有了,他現在爭奪權力想要的是一個完好的人族,而不是一個被滅亡的種族。

「黃老頭有什麼辦法就直接說,現在沒有時間跟你胡扯。」書老看著黃老氣定神閑的樣子就知道他已經有了辦法,不由的出聲說道。

黃老笑了笑也不介意,平靜的說道:「其實一開始我就說過,我們應該修復跟李淵的關係,而不是因為一個猜測就直接將他放到對立面。我知道要是李淵真的這麼做了確實會損耗我們的利益,但是你們不能否認哪會增強人族的實力。要是人族都不存在了你們現在的爭奪不是毫無意義了。」

有人不耐煩的說道:「好了,說這些毫無意義,難不成就因為他一個人就能夠決定這場族戰的勝負。就算他能夠有這樣的影響,那麼等到族戰結束之後哪裡還有我們這些人的生存空間?」

看著其他人都是一臉的贊同,黃老心中嘆息不已,放棄了最後的努力,繼續說道:「既然大家都已經有了決定那我也就不再多說了,那麼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再理會程蘇部落。」

「什麼意思,有什麼想法直接說清楚,到了這個時候了你就不要老想著賣關子了。」大長老不耐煩的說道。

黃老點了點頭:「其實現在的情況就是我們要是不集中全力的話,那程蘇部落並沒有什麼辦法。可是有著現在內部的壓力,我們不可能做到,所以武力這一條我們做不到。但是畢竟整個人族的大意被我們鬧鬧佔據了,我們又的是辦法將他孤立封鎖起來,不給他發展的機會,自然不會有能力威脅到我們。」

所有在場的人都低頭沉思了起來,越想他們越發覺得這個辦法好了,這樣能夠保存人族的實力,等到族戰的時候李淵也沒有辦法袖手旁觀。

黃老笑眯眯的看著陷入沉思的人族高層們,心中暗暗冷笑,這是一個看上去美好的誘餌,但是當你想要實現的時候就會發現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像想象中的一樣順利的。

巫武皇臉色難看的看著四周漸漸被說服的同僚們,他心中一直有一個聲音告訴他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但是一時間他也找不出漏洞在什麼地方,反對的話也無從說起。

更何況現在大家都漸漸認同了這樣的解決辦法,除非自己能夠想出更好的辦法,不然在場的人是不會理會自己的。

巫武皇咬牙切齒的看著黃老,他心中有一個感覺黃老提出這個意見有這他自己的深意。

「好了,思考了這麼久,有人有什麼不同的意見嗎?要是沒有的話,就開始制定封鎖計劃吧。」大賢者仔細的推到了一下,發現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最後也下定了決心,在看到大長老對自己微微點頭之後也是出聲進行總結了。

」沒有意見,這可能是現在最合適的辦法了。「軒轅黃平靜的說道。

其他人也都陸陸續續的表達了意見,沒有人提出反對,最多是進行了一些補充,最後就剩巫武皇了,他臉色掙扎,最後平靜的說道:「我保留意見,但是我尊重議會的決定。」 從偷襲者變成被偷襲者,一瞬間的錯愕是肯定免不了的,本來人數就處在下風,加上不善正面作戰的小鬼一族,立刻鬼族就陷入了下風。

史良想要加入戰鬥,但是被李淵鎖定的他,根本不敢有絲毫的分心。要說第一次被李淵擊敗之後他還一直想要報復李淵的話,在後來看到每次在兩族的比試之中李淵輕鬆擊敗薛楊的場景,就已經將這個念頭掐滅了,誰知道這一次的偷襲卻正好撞上了他。

李淵並沒有將史良放在眼中,所以用氣機將他鎖定之後,李淵反而想起了其他的事情。雖然消息是從軍隊傳過來的,對方能夠知道自己會埋伏鬼族,但是自己會在什麼地方埋伏他們不應該知道。

看史良他們的動作,明顯是知道自己的埋伏地點,直接往這邊來了。這讓李淵有點想不通,難不成自己小隊里有叛徒?

可是也不對啊,出賣了這個消息要是我都活不下來,他怎麼就有把握能夠活下來。

想到這裡,李淵不由的一個個的觀察起來,並沒有發現有人手下留情,李淵也不相信這些人里有叛徒。

其實這是李淵多想了,要知道小鬼一族之所以在沒什麼正面作戰能力的情況下還是成為了鬼族小隊中不可或缺的一員肯定有他的特殊之處。

他們能夠在很遠的距離就能看到遠處的能力聚集之地,在要是這魂獸山脈還有魂獸的話還好一點,現在除了鬼族就是人族,有大量的能量聚集,當然就成為了他們偷襲的目標。

只不過這個消息人族並沒有掌握,畢竟小鬼一族從來沒有出過鬼族,人族不清楚很正常。

史良雖然不敢分神,但是周圍的慘叫聲他還是聽的到的,他知道在沒有自己加入的情況下,自己小隊的覆滅是肯定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到了這個時候,他也顧不上回去之後的責罰了,只有活著才能想以後,想到這裡,史良咬了咬牙,大喝一聲:「群魔降世,心魔亂法。」

李淵眉頭一皺,這一招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史良就用過,玩弄死在他手中的人族的靈魂,可以說是邪惡到極致的手段。

快速瀰漫的黑霧,瘋狂的嘶吼聲,還有一個個黑影從黑霧中走了出來。史良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黑霧之中,李淵冷笑一聲。

第一次相見的時候對方還想要殺死自己,誰知道今天卻直接開始跑路了。

「難不成你以為有黑霧的隱蓋就能從我手中逃過嗎?」嘴上說著,手中出現了魂劍,隨手揮出。

「月華若雪!」

一朵朵的潔白的雪花不斷的落下,正在向李淵撲去的黑影,跟其他人交手的鬼族精銳小隊成員都被一朵朵的雪花命中。

沒有人有時間在意這突然出現的雪花,可是下一秒凡是被雪花命中的人都突然被冰封了起來,其他人都愣住了停下了手,只有鐵軍毫無顧忌的狠狠一拳轟在了冰塊之上。

只見看上去堅硬無比的冰塊居然像是玻璃一樣碎成了碎片,連這裡面的人,沒有一點點的血液,因為就連血液都已經被凍結了。

所有人看著這一幕,就算是鐵軍這樣神經大條的人也是冷汗直流,他們每天是在跟什麼樣的變態待在一起啊。

李淵沒有理會他們,就連黑霧都被雪花一點點的凍結了起來,這個時候一個不斷躲避雪花的身影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在所有人的眼中,赫然是那個轉身逃跑的史良。

算起來史良的實力算不上弱,他要是下定決心的話也不是不能拖住李淵一會,可惜他已經下破膽了,面對李淵的時候第一反應居然是逃跑。

「星芒閃!」現在的星芒閃跟三十年前的星芒閃根本不能同日而語,快到了極致,耀眼到了炫目。

快速移動中的史良就像是突然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一樣,整個人歪歪扭扭的最後撲倒在地。

「愣住幹什麼,綁了帶回去,我倒要看看是誰出賣了我們的消息。」李淵看著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樣子不滿的冷哼一聲。

看著一個個的冰塊,李淵伸手輕輕一抹,一塊塊的冰塊爆裂開來,裡面的人當然也活不了了。

這些人看著李淵的眼神除了以前的信服崇敬還出現了畏懼的情緒,這在李淵看來很好,一個領導人除了讓人敬佩之外還要讓人害怕。

劉毅快步走到史良的身邊,只見史良的四肢之上都有一個穿透的血洞,顯然是李淵刺穿的。好在沒有血液流出,不然不等趕回去說不定就活不成了,還不如直接殺了廢那功夫幹什麼。

收拾好現場,李淵帶著手下的隊員迅速的離開了,就在他們離開之後半天之後,一個小隊悄悄的趕了過來。

很快他們就發現了之前李淵他們交手的地點,畢竟李淵他們並沒有想要進行掩飾。

「看上去之力應該有一場大戰,可是以史良的實力要是戰鬥起來的動靜應該不會這麼小才對,除非他面對的是他沒辦法反抗的對手,瞬間就被制服或者擊殺了。」說話的是一個小鬼,勘察現場也是他們的本領,他正在跟一位美艷的女人彙報著他的發現。

如果李淵在這裡的話就能發現這個女人正是蕭卿,那個鬼族的天之驕女。

「那麼史良是死是活?」蕭卿冷冷的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