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沒事。人家也挺用心的不是嗎?你看這麼兩大包呢。」

2021 年 1 月 18 日

大哥塔普沒說話,早就投入到了找食物的豐功偉業中去了,陪著他一起的,還有他兩個心愛的弟弟。董永裴也懶得去想隊長到底是想什麼,竹馬的腦子太複雜,像他們這種單純的人理解不能,不如吃點東西來得實在。

勝膩也沒來得及質問幾句,捂得連眼睛都看不見的張三就進來了,一進來就用她那唬人專用東北腔開始打招呼。韓國話里夾雜著點兒東北話的味道,怎麼聽怎麼酸爽,權至龍想,若不是他通過氣質這種虛無縹緲到獨特的東西辨認出了張三的真身,現在肯定也得被她這口酸爽的韓語給唬過去。

大爆炸見這個送食物的狂粉進來了,都停止了手頭上的動作湊了過來準備打招呼。張三操著一口酸爽的韓語一一回禮,唯獨權至龍一個人似笑非笑地盯著她,這讓張三隻有一個感覺『完了,丫認出來了』雖然她知道他這表情是什麼意思,可觀眾不知道,pd不知道,只要沒喊停,她就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演。

不過幸好的是,好像是發現了她的為難一樣,權至龍突然上前,然後一把摘掉了張三的帽子,張三連反抗都懶得反抗就任權至龍卸下了她臉上所有的偽裝。墨鏡口罩一去掉,旁邊大爆炸的小夥伴們都傻眼了,只有權志龍一個人笑得眼睛都不見了,就剩一口白牙看著簡直要閃瞎人眼。

沒等張三說什麼呢,權至龍雙手就捏上了張三的臉頰,笑著玩得開心,一會兒橫扯扯,一會兒豎搓搓。

「阿一股~我一眼就認出了是我們三三呢~歐巴厲害吧~」

張三被揉著臉,話都說不太清楚。「膩…害…」一句話張三能斷八次,嘴裡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權至龍才住手。這時旁邊的大爆炸小夥伴們里,勝膩反應的最快,立馬跳到了張三跟前,跟隨著隊長哥哥的腳步,順手也捏住了張三的臉。「阿一股~我們三三是來看龍哥的嗎?」

大哥塔普見忙內和隊長都這麼做了,也不甘落後,走到了張三跟前,表情異常真摯地捏了捏張三的臉。「下次也要帶好吃的過來。」 像是發現了什麼好玩的遊戲一樣,董永裴也跟在大哥塔普的身後,捏了捏張三的臉,雖然兩個人根本就不熟。「三三啊,歡迎你。」

大聲看見隊員都這麼做了,有點兒猶豫自己要不要這麼做,他們也不熟,做了張三會不會生氣,不做的話會不會顯得自己不合群啊。可是手的動作要比理智快了那麼一點,大聲還沒思考出個結果的時候,手已經捏上了張三的臉頰,於是尷尬一笑,一句「歡迎」脫口而出。張三的探班,以被大爆炸全員捏臉而結束。

「你怎麼突然來了?」簡單又奇怪的歡迎式之後,權至龍拉著張三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後擠走死活非要坐在兩人中間的勝膩問。

天知道張三剛剛差點就把『因為是任務啊』這話說出口,好在是及時剎住了閘,話到嘴邊愣是給憋了回去。「想你了啊。」

旁邊的人立馬被噁心的手腳全部蜷縮在了一起,「噫——」發出了嫌棄的聲音。倒是權至龍愣了一下,他心裡也是知道張三那點兒真實的想法的。


「愛你想你,想你見你,別無他求,就是這樣。」張三冷不丁一句話,讓權至龍本來就有點兒混沌不安的心動得更加明顯,那個瞬間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總覺得這個張三,勾引別人的技術有點兒太好了,他這個久經情場的老手竟然都把持不住自己。

這是一場真人秀節目,再真人也是個秀場,他總要說出什麼話來,不能就這麼沉默下去,可一時半會兒讓權至龍說點兒什麼他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張三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句。既然言語不能表達,那麼行動會是一個很好的方式。權至龍一向是個行動派,立馬上前圈住了張三,將張三那個略寬闊的肩膀攬向了自己瘦弱的胸膛。

「阿一股~我們三三~歐巴太感動了~我們三三怎麼這麼好呢,怎麼能這麼好呢?」

回抱住了權至龍,張三一手在他的後背上拍著,攝像機拍不著的地方,她眉毛挑得高高的,看起來莫名的邪佞。幾個人笑笑鬧鬧的,大爆炸的演唱會也進入了最後的倒數階段,張三被經紀人大哥帶到了一個早就預定好的位置上,坐等演唱會的開場。

儘管已經被通知過,權至龍很可能在演唱會中途過來跟她互動,可張三在權至龍走向自己的時候還是嚇了一跳。被嚇到的張三第一時間關掉了手機上的遊戲,然後丟棄了尷尬的表情站起來,非常從容地整理了衣衫之後將手搭上了權至龍如同紳士一樣伸在眼前的手上。

就這樣,大爆炸的演唱會上出現了這樣奇特的一幕,一個全身上下充滿了樸素的農民氣息的少女被請上了舞台。雖然『我結』才播了兩期而已,可也不妨礙所有大爆炸的粉絲已經認識了這個搶走了他們龍哥的女人。無數粉絲尖叫著『不可以!!!』,張三好像根本就沒聽到一樣,完全不受任何的影響。

走在舞台上站定,權至龍拿著話筒開口了。「各位,應該認識吧,我身邊的這位。」

粉絲們雖然不太喜歡張三,可是自家偶像的面子還是很給的,乖乖地點了點頭,看著可比剛剛溫柔得多。「認識~~」

「雖然各位都已經知道了,我還是要做正式的介紹。沒錯,我身邊的這位,就是我的妻子,張三。三三啊~跟我們的粉絲們問好吧~」

因為這一節是權至龍的solo,所以其他的爆炸成員也不在現場,張三接過話筒,笑得純良,開始自我介紹。「想必現場很多人都恨不得把我給吞了吧?對,沒錯,我就是那個幸運的能夠和你們龍哥結婚的女人張三,嫉妒嗎?嫉妒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話音剛落,張三已經嘚瑟地大笑出聲,那個賤賤的樣子完全不知道是跟誰學的。

台下張三的經紀人聽到這話,一口水立馬噴出去老遠,氣得在台下指著台上的張三直哆嗦,恨不得立馬把那舞台上賣蠢又嘚瑟的少女立馬給揪下來揍一頓!勝膩聽到這話也笑了出來,他已經做好了接下來幾首歌的準備,所以最先上了台,結果一上台就聽到張三那個頗有自己風格的宣言。

與張三經紀人完全相反的是節目的pd,張三簡直就是收視率的保證,她鬧這麼一出,後期一剪輯,肯定更加搞笑,還能當做是倆人的愛情表現。pd為了倆人之間的愛情表現沒少發愁,這下真的是瞌睡送來了枕頭。

粉絲們想過張三上台後各種各樣的反應,比如她可能會裝可愛,當然他們不會接受,裝可愛的女人見得多了她有什麼特別的?再比如會很誠懇的道歉,道歉有什麼用都結婚,難道還能真的不做節目嗎?再比如她也有可能很認真地剖白自己對權至龍是真愛,可在場的有哪一個不是真愛的?種種可能性都過了一遍腦子之後,唯獨沒想到過會是這樣一副場景,這個張三,也是絕了。

此時的權至龍在幹什麼?他在捂著臉『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笑個沒完,張三好像是戳中了他的笑點。看著他那個樣子,張三都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說了什麼了不起的笑話一樣。權至龍是真的覺得搞笑,倒不是因為張三說得話多搞笑,而是看到台下粉絲全都一副跌破下巴的樣子實在是太滑稽,讓人忍俊不禁。

「我是張三,叫我三三就行,不要隨便起奇怪的外號我會經常上網搜索的!」緊接著張三另外一句『威脅』也跟著說了出口,粉絲們也跟著笑了出聲。大部分的粉絲都是中國人,早就在微博上刷到了張三#智商成謎#的話題,這番再在演唱會上看到她這番表現,只當是她是天生如此脫線。

勝膩熟悉的聲音在張三耳邊響起的時候,嚇了張三一跳。一轉身張三就看見勝膩拿著個話筒拖著權至龍往她這邊兒來了。「阿一股我們三三真是~不愧是我的朋友,跟我連風格都差不多。」

「所以我覺得你龍哥跟你才是真愛,找個結婚對象都要找女版勝膩。」張三笑著說出了讓台下粉絲打雞血的話,勝膩也跟著配合的如同小鳥依人一樣的刻意半蹲了身子,趴在了權至龍的懷裡。

「歐巴~我就知道你最愛的是我啦~」

張三體內的腐女之魂也莫名地燃燒了起來,看著這倆人互動眼裡都發光。「你們之間的愛感動了,我決定退出成全你們,你們才是真愛啊!」

「三三啊~歐巴對你可是一片丹心~」權至龍邊說邊推開了黏在身邊的勝膩,勝膩裝作體力不支的樣子倒在了一邊,凄凄慘慘地趴在舞台上向著權至龍的方向伸出了手。「歐巴~你怎麼可以就這樣拋棄我!你忘了我們曾經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理想了嗎?」別問勝膩是怎麼知道這麼瓊瑤的台詞的,張三的熏陶,不是一般人能逃得過的。

「當家的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張三扶起了到在一邊的勝膩,『憤慨』地指責權至龍。「竟然對自己的愛人始亂終棄,我看錯了你,勝膩啊,別哭,我帶你去找更好的男人!塔普大哥就不錯!」

「果然這種時候,還是姐妹最好了!」

「好閨蜜一輩子!」

「好閨蜜!」

一場鬧劇以兩人『閨蜜』相親的結局落幕,權至龍對這個結果不甚滿意,他是想要認真介紹張三的,奈何張三非要這麼裝糊塗,躲過他的認真。既然張三不想,權至龍也不會強求,只是心裡那點兒小性子也被激了出來,不是躲嗎?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廟,就看你張三當鴕鳥能夠當到幾時!

這不是張三的主場,所以只是在台上笑鬧了一陣,她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繼續看演唱會。張三當然也注意到了自己經紀人那抓耳撓腮的樣子,不過她選擇了無視,過去肯定就是一頓罵,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吧,一會演唱會結束直接回酒店睡覺,誰喊也不開門!為了躲避經紀人的責罵,張三選擇了這樣的方式。

經紀人當然也注意到了張三那裝出來的認真,氣得喝水都用灌的,可『duang、duang』的喝水引不起一個故意裝不在意的人的注意。後來想想,其實這是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連權至龍本人都允許了呢,他個小經紀人著什麼急?可沒多久之後,張三的經紀人揪著自己碩果僅存的幾根頭髮在心裡狠狠地罵自己太過天真。不過,那是在他看完了微博上的新聞和熱門話題之後的事情了。

演唱會結束之後,他們有慶功宴,一群人去吃飯,張三自己打了個車就回了酒店,一會酒店就關上房門開始睡,真的是貫徹了自己誰喊也不開門的理念,如同縮在自己殼子里的老烏龜一樣。可就是老烏龜也有不得不探頭的那一天,對於張三來說,她不得不探頭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權至龍。 權至龍回到酒店的時候本來也不想去找張三的,可是又覺得不見張三一面全身都不對勁兒,他一向捨不得委屈自己的心,於是問清楚了張三的房間之後,在張三經紀人的帶領下就來到了她的房間門前。

其實權至龍很想讓跟在他身後的張三經紀人不要再跟著自己,可是又不知道怎麼才能把人支開,畢竟張三是他帶的藝人,他也不好喧賓奪主。權至龍也不知道為什麼張三的經紀人一定要跟在他後面去找張三,他懷疑張三的經紀人是擔心他和張三真的搞出什麼緋聞來。一想到這裡權至龍就很想對張三的經紀人解釋清楚,自己的口味真的沒有這麼重,當然這些全都是權至龍一個人單方面的腦補。

倆人來到了張三的房門前站定,誰也不先動作,權至龍覺得讓張三的經紀人先,等他們把話聊完了自己再找張三說話,至少這樣張三的經紀人就沒有借口一直在張三這裡賴著監視他們倆人了。張三的經紀人抬眼看了權至龍一眼,自然是想不到他腦海中那麼多的彎彎繞繞,咬了咬牙敲響了張三的房門。

「誰啊?!」張三不開口,隔著門板問來人的姓名。

就在權至龍以為張三的經紀人會報上自己的姓名的時候,張三的經紀人一言不發,只是更加用力地敲了敲門。

「誰?!不說不開門兒啊!」張三還是不開門,只是隔著門板繼續詢問來人。

「我!開門!」

「不開!我睡了!」聽出了來人的聲音,張三打定了主意就是不給開門兒。


「睡什麼睡!你睡著了聲音這麼精神騙鬼呢!趕緊給我開門!」張三的經紀人咬牙切齒,要不是顧忌著旁邊還站著的權至龍他早就開始砸門了,哪還會這麼溫和。

「我不開,我開門了你進來肯定又是罵我!我又不傻!」張三的聲音隔著門板聽起來格外的欠扁,權至龍看得分明,她經紀人的臉已經氣得要扭曲了。

「知道我要罵你你還敢給我賣蠢?!?!說了多少次說話要過腦子過腦子,你怕我罵就不能說話過過腦子嗎?!」

「我過了!說完之後立馬就過了!!」張三說得還振振有詞,張三的經紀人一聽氣得肝都疼了,沒見過強詞奪理還能這麼理直氣壯的人,簡直就是厚顏無恥。

「誰讓你說完之後過腦子的!你說話之前就不能過過腦子嗎!?」

「要那樣還說不說話了?過完腦子就不能說了!」

權至龍眼瞅著倆人隔著門板就吵起來了,終於明白為什麼張三的經紀人不願意來敲門了,張三這個湊性,簡直就是無賴。看著張三的經紀人那可憐巴巴的樣子,權至龍決定大發慈悲,幫他一把,於是示意他讓開,自己走到了門前,敲了敲門。

「開門。」

「你誰?!」張三聽著那聲音有點兒熟悉,可是卻不太想承認自己潛意識裡的答案,抱著最後的希望問出了那個問題。

「你知道我是誰,快點兒開門,你不可能一輩子都躲在房間里的。」

「能躲一時是一時…」張三小聲嘟囔,可是沒敢無視對方的話,不甘不願地打開了門,漏出了一個小縫把腦袋伸了出去偷瞄外面的情況。

這樣的做的下場就是整個門板被經紀人和權至龍合力推開了,張三立馬狼狽逃竄回了酒店的床上蒙著被子死也不露頭。權至龍無語,走到她的床前就要掀被子,被子倒是被掀開了,可只露出了張三穿著睡衣的身子。丫撅著個屁股,死命拿被子蒙著腦袋,好像這樣就不會被抓住一樣。經紀人捂著左心口氣得想去吃速效救心丸,就沒見過熊成這樣的藝人,他都懷疑自己上輩子肯定是出賣過國家,所以這輩子老天爺才會派張三這個傢伙來折騰自己。

眼瞅著張三這個鴕鳥的樣子,權至龍真的想笑,可在看到一旁張三經紀人的表情之後,他還是把自己的笑容憋了回去。

權至龍憋著笑,一巴掌拍在了張三的屁股上。「起來!」

「我不!」張三悶悶的聲音從被子里傳了出來。

「快點兒起來!這樣蒙著頭都不覺得呼吸困難嗎?」又是一巴掌,權至龍覺得自己有點兒小變態,竟然覺得手感還不錯。

一旁張三的經紀人已經看呆了,雖然他是覺得自家藝人挺熊的,雖然權至龍是公司大股東還是當紅藝人,但他竟然對張三做出這種親密的行為!打屁股,那是一般人能做的嗎!?公司的合約上可是明令寫著戀愛禁止令呢!權至龍如今的身份地位,是不用顧忌這個,可張三事業才剛剛起步,怎麼想也不能就這麼被權至龍給騙走!再一想權至龍對張三以前的態度,怎麼想都覺得奇怪,而且張三還是權至龍安排進歪雞的呢!覺得自己好像無意中接觸到什麼真相的張三經紀人看著權至龍的眼神兒都變了,滿是防備。

那廂權至龍還在跟張三做鬥爭,他已經開始去扯張三蒙在腦袋上的被子了。張三垂死掙扎,整個人扭得跟巨大的肉蟲子一樣,毫無美感可言。

「你鬆手我要睡了!」張三緊緊地抓著自己蒙在腦袋上的被子,試圖用言語讓權至龍退卻。權至龍也不是那麼好蒙的,自然不肯,手上一個用力,張三手上緊緊握著的被子就被拽了出來。

「起來!」權至龍的不依不饒讓張三也毛,被子一被奪走,立馬就跟鯉魚翻白肚一樣的翻過了身。

「這大半夜的不睡覺你們幹嘛呢!?來我這兒騷擾什麼騷擾!」見躲不過,張三乾脆橫了起來。

「……」被這麼一問權至龍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確實也沒有什麼要緊事兒要來找她,眼珠一轉,隨手往旁邊一指,將鍋甩給了一起前來的經紀人身上。「你經紀人找你,可你不開門我就幫幫忙咯。」

「……」張三的經紀人盯了權至龍一分鐘,這才點了頭,然後慢慢地走近了張三,□□權至龍和張三之間用自己的身體隔開了權至龍的視線。「三三啊,哥找你商量點兒事兒,下次記得自己開門啊~哥怎麼會罵你呢?雖然你今天在演唱會上是胡說了點兒,可看起來效果還是很不錯的。只不過下次要是再有這樣的事情呢,一定要跟哥說啊,行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兩個大男人在你房間里呆著也不方便,這就走了你好好睡吧~」


說完張三的經紀人也不看張三,死死地盯著權至龍像是要把人盯出一個窟窿一樣,大有你要是不走我就立刻拖著你走的意思。權至龍磨磨蹭蹭就是不想離開,他和張三還一句話也沒說上呢,怎麼就能這麼走了呢?

「可我…」

「權至龍xi!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們兩個大男人在一個小姑娘房間里總歸不好,雖然說大家都很熟了,可是該避嫌還是要避嫌的,你說是嗎?」

權至龍就是再傻也聽出了張三經紀人的話裡有話,心裡嗤笑著張三經紀人的杞人憂天,可也知道如果再不走對方心裡的懷疑只會越來越多,不甚情願地點了點頭,跟在張三經紀人身後離開了張三的房間。

張三躺在床上看著整個事件的走向,整個人是懵逼的,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張三都已經做好了會被經紀人大罵一通的準備了,結果他什麼也沒說,好像還誇了她兩句就走了,還帶走了大魔王權至龍!張三第一次對自己的經紀人生出了無限的崇敬,決定以後還是盡量聽他的話,想幹什麼事兒說什麼話之前都跟他商量一下,爭取讓他髮際線不再向上推移。

權至龍跟在張三的經紀人身後離開之後,張三的經紀人沒有立刻跟他分手,而是在關上了張三的房門之後突然開口跟權至龍聊起了家常。兩個大男人深夜站在酒店的走廊里聊天,這個畫面怎麼看怎麼奇怪,權至龍聽著張三經紀人繞了半天也不往重點上繞,也覺得無趣,直接就把話個挑明了。「哥,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跟張三沒什麼,節目只是節目,您不需要擔心我會對張三的前程造成任何的妨礙。而且說實話,只要是跟我扯上關係的話,對於張三的前途只會有好處的不是嗎?」

「是,是有好處,可弊端要比好處更大,這一點兒不用我說權至龍xi應該也知道不是嗎?既然您說了跟張三沒有任何關係,我就相信您,希望您的這個沒有關係,可以繼續保持下去。要知道您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地位,可我們三三還只是一個剛出道的新人演員,任何一點兒輿論都會給她造成不可磨滅的影響。」張三的經紀人難得的嚴肅了面孔,這番話說得義正言辭看起來很有經紀人的威嚴。

權至龍看著他這麼嚴肅,露出了大白牙嗤笑出聲,彷彿他說了一個什麼很有趣的笑話。「放心,哥就是想我對張三有點兒什麼想法都不可能,我的口味還沒有那麼重。」

彼時,大家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說法叫做『打臉』。 第二天清晨,東方的天邊只露出了熹微的光,張三在房間里睡得正熟,大爆炸里備受欺壓與寵愛的忙內勝膩就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忙碌。他先是解決了自己的洗漱問題,然後在攝像師的指導下拿起來了一部dv,還順便對著鏡頭壓低了聲音打了個招呼。

清晨的聲音有些喑啞,可是不耽誤勝膩的興奮之情。「各位早上好,我是大爆炸團的忙內,勝膩。我今天作為『我們結婚了』的特約戶外主持,要進行一場突擊檢查,來,大家和我一起看看清晨的龍哥和三三夫婦兩個在幹些什麼吧!」

對著鏡頭自顧自地說完一大通開場白,勝膩兀自興奮地拿著dv就來到了…其他成員的門前。pd問勝膩為什麼要這麼做,勝膩給出的回答是,他擔心被龍哥揍,所以多拉幾個墊背的。正所謂法不責眾,成員們多少能夠承擔一點!

勝膩第一個敲開的就是老實人大聲的房門,老實人大聲哥立馬就開了門,看見門外端著個攝像機的勝膩也沒有特別意外,還很有禮貌的跟pd打了招呼。第一個成員就這麼毫不費力地叫醒了,兩個人商量了一下,又叫醒了和大聲一個房間的董永裴,三個人又跑去喊最難叫醒的大哥塔普。

可是塔普大哥是比權至龍還要難叫醒的存在,三個人知道大哥的起床氣,站在大哥塔普的跟前,你戳戳我,我戳戳你,誰也不敢先上前動手叫人。最後三個人非常有志一同選擇了另一個解決方式,前所未有的團結與心靈相通。

「哥…我們不如先去叫醒下一個需要叫醒的對象吧…」勝膩非常認真地端著dv對董永裴建議。

「哦,對對,我也覺得先去叫醒下一個任務目標比較好,人多一點叫醒塔普大哥的話,也比較方便嘛。」勝膩的話一出口,大聲立馬跟著點頭,表示自己十分的贊同。

見兩個人都這麼說,董永裴也點點頭,反正也不是他的任務,怎麼樣都是勝膩說了算。於是三個人就那麼心滿意足地離開了大哥塔普的房間,向著下一個目的地進發。在經紀人的幫助之下打開了房間之後,三個人進到了房間裡面,然後…就看見了床上那一團名叫張三的生物。張三緊緊地抱著枕頭,眼睛和嘴巴都緊緊地閉著,正是睡得天昏地暗,床上的被子只有一個被角還在床上,剩下的四分之三全都在地上。也不知道張三怎麼睡的,好好的一個大床,一個枕頭被她抱著,另一個掉在了床的另一邊,她身上還裹著半邊酒店大床的床單。三個人張大了嘴巴看著張三和她的床,從來沒有見過有人睡覺可以睡的這麼鬧騰的,張三這是睡覺還是半夜起來跟人打了一架?!

可偏偏張三整個人睡得還挺安詳,看著完全不像是會把一張床搞成這樣的純真,身上的睡衣都沒亂,板板正正的套在身上。

震驚過後,三個人也沒有忘記自己的任務,尤其是勝膩,拿著一部dv來來回回上上下下地拍了幾十遍,一邊拍還一邊在嘴裡感嘆。「阿一股,真是厲害!我們三三這個睡相,真是厲害!她到底怎麼才能把這床睡成這一副颱風過境的樣子?這個功力真的是…讓人自愧不如啊!像這種畫面,一定要拍下來,不拍下來簡直就是可惜!」

就在勝膩嘰嘰喳喳地拍攝著視頻的時候,董永裴已經拉開了酒店的窗帘,太陽已經漸漸升起,比剛剛稍微強烈一點的陽光照射進了房間。張三的睫毛動了動,在陽光的照耀下,她的睫毛看起來格外的長。眾人發現她的雙眼顫動著,知道這是張三要醒的跡象,立馬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生怕驚擾了她,把她吵醒,吵醒了這視頻還怎麼拍?!他們還想拍叫醒張三的搞笑畫面呢!

房間里所有的人都如同是石化了的雕塑一樣停止了自己手頭上的動作,只有一部部的機器在運轉著。這樣的靜謐中,張三的動作放佛都被放慢了幾十倍一樣。所有人就這麼注視著張三,看著她顫動的眼睛睜開了其中的一隻,如同被切割開了表皮的寶石露出了裡面的光彩一樣,看得人們瞬間忘記了張三這個人流氓無賴二貨逗比的屬性,滿腦子就一個字兒——精靈。一隻眼睛睜開,另一隻因為睡得太熟,被眼睛分泌的黏液粘在了一起緊緊地閉著,睜不開,這就是張三現在的狀態。美好背後的真實,就是這麼的殘酷…說是黏液,其實就是眼屎!

特別用力地扒開了自己的眼皮之後,張三抬起了頭,迷迷糊糊地向四周環視,然後發現自己的房間變得不太一樣,早上的腦袋不太靈光,她只能下意識地表現自己不爽的情緒,撅著個嘴,滿臉我不開熏的表情。看得勝膩很想伸手在她的臉上捏一把,這樣的張三,看起來有點兒可愛。

「幹什麼啊…?」張三坐了起來,用雙手揉著自己的眼睛,一邊揉還一邊問著唯一一個看起來熟悉的人影,說話都不自覺的帶上了奶音,尾音還拖長了…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小朋友在跟家長撒嬌一樣。

勝膩早就忍不住了,將手上的dv遞給了一旁的助理,沖著張三就沖了過去,雙手一伸就捏住了她的臉,使勁兒揉了起來!「哎一股~~哎一股~~我們三三~太可愛啦!哎一股!我們三三怎麼能這麼可愛呢?簡直萌萌噠!哎一股~」已經說不出話的勝膩用自己的雙手表達著自己的情緒,張三被他這麼一鬧徹底的清醒了過來,隨手一拍就把他的雙手給拍了下去。

「幹啥!有話好好說動手動腳的找削呢你啊?!」一開口立馬恢復自己女漢子風采的張三,讓勝膩內心那熊熊燃燒的萌魂瞬間熄滅,臉上的表情都變了,簡直可以說是一秒變doge!

「我剛剛怎麼會覺得你可愛?!肯定是被什麼不幹凈的東西附身了!」勝膩說著還打了個冷戰,好像真的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在附近一樣。

「勝膩啊…你的態度變化也太快了,我們都不能適應了,三三變得都沒你快!你不是特約主持人嗎?趕快主持好不好,不是綜藝小能手嗎?你的職業素養呢!一看見萌物就連自己的職業素養都忘記了,嘖嘖嘖,還真是。」董永裴拿出了哥哥的風範吐槽著勝膩,不管怎麼說,這個節目的拍攝還是要繼續下去的。勝膩也知趣,順著董永裴的話繼續說了下去。

「對對對,我不能忘記我的任務!三三啊,我現在的身份不是大爆炸的忙內勝膩,我現在的身份是『我們結婚了』的特約主持人,請拋棄你以前對我大爆炸忙內身份的成見,配合我的主持工作!而我這次來的任務就是叫醒你!現在你醒了,就得去跟我們一起執行接下來的任務啦!」勝膩興奮地介紹著自己現在的行為做著解釋,而坐在床上的張三恢復到了面無表情的狀態看著他。

「不去!我還沒睡醒!」說完,張三立馬又躺下了,還不忘抱著她的枕頭。

勝膩眯著眼,就知道張三肯定不會這麼輕易的就妥協的,也不著急,反正他有後手。「三三啊…你要是現在不起床的話,一會兒過來叫醒你的,就會是龍哥了!」

「這位壯士手下留情,有話好說!」張三一咕嚕就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勝膩一臉的諂媚。

「我說的是真的哦,如果三三你不起床的話,我們就會繼續任務去叫醒龍哥,到時候就不是你去叫醒龍哥,而是龍哥來叫醒你了,你自己考慮考慮,做個選擇吧。」

張三哪個都不想選!然而她想都沒有什麼卵用,她還是得選,兩相其害取其輕,於是張三還是選擇了起床。從床上滾了下來,是的,就是從床上滾了下來,張三真的覺得一點兒都不想起床,於是利用全身表現出了自己對床的不舍。洗漱完的張三,穿著自己的睡衣戴上了自己新配的眼鏡跟在勝膩的身後往權至龍的房間走。

不說話戴著個眼鏡的張三,看起來格外的乖巧,和之前那個形象全無的女人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理論上來講,其實張三長得並不難看,甚至可以算的上好看那一掛的。然而氣質真的是一個神奇的東西,再好的外貌配上張三那樣的言行舉止,也會被敗得一乾二淨。

「勝膩親故啊,我們什麼時候吃早飯啊…啊~~~」張三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問著早餐的事兒。張三這不起床還好,一起床就餓。

「三三親故啊,你有那麼困嗎?而且怎麼一起來就想著早餐的事兒,你身為一個女演員不應該節食減肥的嗎?」勝膩被傳染地也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然後這樣的連鎖後果就是所有人都跟著打起了哈欠,整個隊伍的士氣瞬間下降至少九成。勝膩摸著腦袋覺得頭疼,總覺得張三如果以後去打仗了,絕對會被以擾亂軍心的罪名給處決的,簡直就是氣氛毀滅者!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來到了權至龍的房門前,張三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完全沒有上前敲門的意思。勝膩早就知道會是這個情況,於是再次祭出了經紀人這個大殺器,這才進到權至龍的房間里。

「三三,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勝膩拿著個dv鏡頭一直對準張三,張三又打了個哈欠,然後磨磨蹭蹭地來到了權至龍的床邊上。

看著睡得毫無防備的權至龍,張三心裡的戒備也被卸下了許多。按照勝膩給的指示,擼起了袖子,雙手握拳像是給自己打氣一樣。張三面無表情地伸出手,稍微把被子掀起了一個角,然後往裡瞄了一眼,在發現光著上身的權至龍底下還穿著褲子的時候,這心裡才鬆了一口氣。知道被子底下的人不是光著的時候,張三的動作就豪放了許多,胳膊一伸,雙手一用力,被子便如同是帳幕一樣被瞬間揭開,扔到了一邊。

睡得正熟的權至龍瞬間就感覺到了冷,可還是沒有任何要清醒的意思,只是蜷縮起了身體。本來就白斬雞的身材,這麼一蜷縮看起來更加的可憐,張三看著都於心不忍,就想給他再把被子蓋上,卻被勝膩的瞪視制止了動作,他壓低了聲音問張三。「你幹什麼?快點繼續叫醒工作!不能因為任務對象可憐就產生同情心,這是戰爭啊!三三你想想,如果是龍哥先醒來,他叫醒你的時候會這麼溫柔嗎?」

聽完這話張三立馬被勝膩挑撥出了復仇的想法,心思也跟著硬了下來,扔掉了手上的被子,開始自由發揮叫醒大業。張三一巴掌惡狠狠地拍到了權至龍的屁股上,那聲音大的,嚇的周圍人具是一愣。可張三倒好,拍完了立馬就跑,架著攝像機的導演和拿著dv的勝膩還有來看熱鬧圍觀的董永裴和大聲全都傻眼了,這是什麼路數?

可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那邊廂權至龍一個鯉魚打挺就從床上坐了起來,對著身邊的人怒目而視。「誰打我?!勝膩是不是你!?!」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為什麼張三打完人就跑,可她是怎麼算得這麼清楚權至龍醒來的時間,卻不是他們能夠想明白的。張三這麼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報復,她也是個小心眼兒的人,不敢說睚眥必報,可還是很記仇的。權至龍昨天打了她幾下,她都記得清清楚楚,今天有這麼一個機會報復回去,張三自然是不會放過的。可要說為什麼張三知道打了人立馬跑?一是她知道權至龍其實並不是個貪睡的人,至少在他家的時候,他說幾點起就是幾點起的;二就是因為她剛剛那一巴掌,那可是凝結了畢生精力打出的一巴掌,簡而言之就是,那一巴掌她用力自己最大的力氣打了下去,而她一個女漢子,冰箱都要自己扛呢,那手勁兒,酸爽的讓人難以置信。

就見房間里權至龍捂著屁股憤怒地瞪著距離他最近的三個人,勝膩董永裴和大聲,大聲地質問著這三個人。「到底是誰打的我!快點自己交代!」

「哥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看我很忙的,我在錄視頻呢!」勝膩晃了晃自己手上的dv證明自己的清白。

「那肯定也不是我們倆,我們兩個一向純良不會打人!」董永裴笑著解釋,那一臉純良的樣子讓人不忍心懷疑。

「你看我幹啥!我離的那麼遠我夠得著嗎我,你也不想想!我剛剛進來你就懷疑我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多疑!」張三隔著老遠居高臨下地看著權至龍,一臉的不屑,那臉上分明寫著『爸爸很鄙視你的智商』。

權至龍能夠感覺得出來這事兒肯定和張三脫不了關係,可這一個兩個的把自己撇得巨清楚不說,還又不肯把實話說出來,氣得他都要笑了。「這麼說,這還是個無頭案了是不是?你們行,真行,我記住你們了,都給我等著!勝膩的dv和攝影師的攝影機肯定有答案,等我找到了罪魁禍首的話…哼哼。」權至龍故意不把話說全,這樣聽起來威脅的意味更濃,可這幾個人的表情都是一樣的高深莫測,並沒有因為他的威脅而產生任何變化。

「既然醒了就快點兒起床,打著赤膊你不怕冷嗎?」張三接過助理遞過來的衛衣向著床邊走了過來,然後默默在距離權至龍還有一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來,遠遠地遞了過去。權至龍這麼一看立馬知道剛剛自己屁股上那一下是誰的傑作了,只是他沒想到這傢伙的手勁兒竟然那麼大,他真想立馬去洗手間看看,總覺得屁股肯定已經紅了,說不準還會有個巴掌印兒!

接過張三遞來的衛衣,權至龍套在了身上,然後起床去洗漱,留下幾個人在房間。權至龍一走,幾個人立馬圍了上來,壓低了聲音爭相對張三豎起了大拇指。

「英雄英雄,三三你太膩害了!你做了我們一直想做都不敢做的事情,簡直就是女中豪傑!」勝膩這個時候都不忘放下自己手上的那一部小dv。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