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殿下,只怕這是緩兵之計,他們分明在拖延時間,一旦神勇王出關……」

2021 年 1 月 2 日

遼公僕立刻說道。

酆邪王卻是一笑道:「遼公僕,你也太高估那神勇王了。那碎片是何等至寶,足能影響天下大局,任他資質再高,就這麼個把月功夫就能吞食掉?至少也得三五載啊。」

「沒錯沒錯,可以說這神勇王吞食碎片是最大的失策!」

崔絮絮立刻說道。

酆邪王傲笑道:「到底是那碎片的力量太過誘人,饒是神勇王也經不起誘惑啊,結果,一步錯步步錯,如今落到這窘境。等會兒,看本王進去取了他小命,不知他會是個什麼表情。」

眾邪道都哈哈大笑起來,一個個得意非凡。

另一邊,司空邪主一行則在觀察著周邊的情況,試圖尋覓出通往中樞室的道路。

如今他們戰力遜色一籌,唯有取巧。○番茄–`.-f`q`x-s`-.-com

當然,若只是看,不見得能捕到端倪,但是,他們陣營中可有個厲害人物,名叫天梵寶師。

但見寶師手中羅盤,那指針高旋轉,然後鎖定在一個方位,而那方位恰有一條石道通往幽深之地。

「好,寶師你這次可是立了大功,待事成,本主必定重重有賞。」

司空邪主許下承諾,嘴角勾著邪笑。

只待他一聲令下,陰屍宮這邊便要先行奪島。

另一邊,龍嫣把兩方人馬的動靜都看在眼裡,但見她輕柔的一笑,說道:「能夠把食鬼道展成這規模,酆邪王你確實不蠢,默大哥自己也都說沒那麼快出關。所以,在他出關之前便把維護島嶼的重任交給了我和舒瑤妹妹,舒瑤妹妹掌管大局,其謀如棋,而我,則是靠著一雙手來守護島嶼。」

「靠這一雙手?」

酆邪王又暴笑起來,然後輕蔑道,「小丫頭,我看得出你的實力比其他幾個丫頭都要高,不過,你以為你能擋下本王嗎?」

「若單打獨鬥,你我勝算皆是五五之分。」

龍嫣說道。

「好個五五之分,你還真是往自己臉上貼金啊。好,就算你真有這本事,那也是在闖巨鬼城之前,如今你滿身是傷,可擋得下本王?」

酆邪王獰笑道。

龍嫣卻是一笑,問道,「酆邪王,你可感覺出來這地方的氣息有什麼不一樣?」

「不一樣?」

酆邪王愣了下。番茄○☆△網☆-`-.`f`q-x-s`-.-com

這一路闖過來,他的心思可都不在這氣息上,現在一經這麼提醒,這才察覺到這裡氣息和真氣是截然不一樣的。

那種死味濃濃,氣息決然,就好似人在冥域之土般。

「死氣!」

幾乎異口同聲的,酆邪王和司空邪主一同道破了這謎題。

「沒錯,死氣。」

龍嫣笑道。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臉上透著濃濃的驚訝。

邪道修鍊的場所,一般也就是陰邪的真氣環境,而死氣是比真氣高出一級的存在,是一般邪道都不敢涉足的場所,而正道更不會和這氣息有半點關聯。

而眼下,這濃郁的死氣環境絕非暫時存在,而是為了長久存在而布設了到來的非凡至寶而構成的,這樣的理由便唯有一個:有人需要死氣作為修鍊環境。

那麼,若非此人是大邪巔峰之道,要麼就是……

「魂修之軀!」

酆邪王突而又是一聲大叫。

一下子,眾人頓時嚇了一跳。

「原來如此,原來是魂修之軀,怪不得當初一戰的時候感覺到神勇王的身體是有些奇怪……」

司空邪主也低估起來。

嘩——

頓時間全場驚顫,一個個都是抽著涼氣。☆△◇☆番□茄“.

怪不得李默有能耐大鬧食鬼城,又在九川國下對陣兩大邪道陣營,原來十年時間他不僅僅是晉級天王,更修鍊成了魂修之軀。

「小丫頭,多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原本我還想著留他多活一段時間,但是現在看來,不能用常理來分析這小子,現在,本王就要取了那小子性命!」

酆邪王瞪著眼,眼中流露著分明的嫉妒和幾分戒備。

畢竟魂修之道太過可怕,而且有著無數變數,如果真箇李默以極其短暫的時間吞食了碎片的話,那麼眾人可就栽了個大跟頭。

因此,先擊殺李默便成了當務之急。

「你不必謝我,因為我告訴你這事情,是想讓你知道,你已經沒有半分勝算了。」

龍嫣說道。

「本王沒有勝算?小丫頭,看本王一招取你性命!」

擔心李默異變,酆邪王再不遲疑,一縱身便朝著龍嫣襲去。

「嘿——」

但見龍嫣一聲輕笑,小手微微一抬。

「轟——」

但見地面裂開,一堵鐵色巨牆突然間冒起,截攔住酆邪王的去路。

「雕蟲小技也敢獻醜?」

酆邪王冷笑一聲,一掌重砸在鐵牆上。

「轟——」

這掌勁之大,足可摧毀一座大山,但是打在這鐵牆上,卻見鐵牆紋絲不動。

「什麼?」

酆邪王眉頭一皺,顯然這事情有點乎預料之外。

而就在這時,隨著「轟轟轟——」的悶響聲,在周邊冒起一堵堵鐵牆。

「是陣法!我們先去奪島!」

司空邪主一眼辨明處境,立刻率領三大太歲朝著右側而去。

只是任他度快,陣法的度更快,一堵鐵牆立刻橫攔在他們身前。

「千鈞爆破!」

司空邪主一聲沉喝,使出了十成力道,勢要破了這鐵牆。

「磅——」

如同大山撞擊在鐵牆上,那雄渾的力道比起酆邪王的掌勁還要高出三分,但是結果卻是相同的,鐵牆連晃都沒有晃一下。

「轟轟轟——」

一時間,諸邪道動猛攻,但是這一堵堵圍成一圈的鐵牆卻是牢不可催,堅硬得驚人。

「鐵甲陣!」

正道這邊則有人叫出聲來。

這陣法可不正是柳凝璇之前在外城使使用過的鐵甲門陣嗎?正是這陣法,擋住了獨角侯他們的攻擊,為順利脫身爭取到了時間。

但眾人萬沒想到,在這無根島上竟然也有這樣的陣法。

「呀,這可不是我使用的鐵甲門陣呢,這是師哥採取了冥土材料製成的死氣級鐵甲門陣!」

柳凝璇捂著嘴兒驚訝道。

這一說,眾人頓時又振奮了三分,這陣法和類魔級陣法是一個級別的,比起鐵甲門陣要強上不止三分。

因為無根島內部環境是死氣環境,所以當初改造也是李默一個人進行的,顯然他根據鐵甲門陣開出了更厲害的死氣級鐵甲門陣,用在這裡正是恰好,如今把兩幫邪道一口氣困在了這裡。

「可惡,這是什麼陣法,居然如此堅硬!」

酆邪王一路猛攻,硬是沒撼動鐵牆半分。

「我說你們就別白費力氣了,我在巨鬼城使用的鐵甲門陣,那千刺侯和獨角侯連同三千人馬一路猛攻都沒耗費分毫,最後還是巨鬼王出手才破了陣。而這陣法,可是死氣級的,和我的陣法就不是一個程度,就你們,只怕這輩子都休想出陣了。」

柳凝璇一手叉著***,嘻嘻數落道。

這一說,眾邪道直是心頭一驚,直呼見鬼了。

要知道,他們都知道一群正道殺入巨鬼城又跑了出來,其實心裡也狐疑怎麼鬧出那麼大動靜還能跑掉,現在才知道對方原來有這麼一手。

而如果對方說的是真的,那要想破這陣法還真難了。

「小丫頭休要嚇唬人,持續攻擊下,這陣法再堅固也會不斷損耗,不出一時三刻,必能破陣!」

酆邪王自是見多識廣,大叫一聲,穩定軍心。

「沒錯,確實這陣法不斷猛攻會影響到陣法的時間,但是,你以為這裡就這麼一個陣法嗎?」

龍嫣一臉燦爛笑容。

這話一說,眾邪道頓時心頭一沉,直呼不好。

這死氣級的鐵甲門陣已經令人心驚肉跳,莫非,還有更強的陣法! 龍嫣話落,但見她雙臂慢慢展開,五指如同撥弦般動著。▽◇番茄☆☆網-“.`f-q-

然後,陣中驟生異變,大地崩裂間,一隻只巨大的石人冒了出來。

每個石人都足高百丈,猶如大山般屹立著,那身上山石契合,稜角鋒利,似穿著帶刺的鎧甲般,渾身上下散著濃郁的死氣,好似從冥域中走出來的勾魂使者般,令人心跳加。

更令人心驚膽顫的,則是這些石人全都是天王境界。

頓時間,陣中邪道臉色大變,一個個踉蹌後退。

「都別慌,不過是一群虛有其表之物!」

酆邪王大喊一聲。

「沒錯,小丫頭想用這種東西就來嚇倒我們,真是天真之極。」

遼公僕亦是一聲大笑,但見他雙手朝前一推。

剎時間,無數烏黑的蝙蝠化作黑雲般朝著諸石人衝去。

「砰砰砰——」

蝙蝠動自殺式進攻,一撞擊在石人身上就出巨大的爆炸聲,一時間煙塵滾滾。

只是,待到攻擊完畢,煙塵漸漸散去之時,眾人稍稍緩和的臉色又驟地大變。

「怎麼可能?」

遼公僕眼珠子一瞪,一臉的難以置信。

不為別的,只因為在自己十成的攻擊力下,這些石人所受到的傷害卻並不高,僅僅只是剝落了一些外殼罷了。☆番茄○△小說網-.

石人的防禦,竟然高到了如此程度!

眾邪道頓時又驚慌起來,按照常理而言,陣法中所衍生出來的物種雖然級別可能很高,但是和真正的同級物種比起來必定有所差距。

因此,遼公僕剛才一臉輕視也是理所當然,以他的境界一口氣就能夠把這些石人全都摧毀掉。

但是,沒想到結果只是震碎了一些外殼。

別的不說,光是這防禦便令人心驚肉跳。

而見到眾人一臉懼色,司空邪主則是突而大叫道:「大家不要慌,這不過是幻象罷了!」

「幻象?」

眾邪道聽得一愣。

「沒錯,你們沒有現嗎?這裡有個最大的漏洞——」

但見司空邪主朝著龍嫣一指道,「這小丫頭一身真氣,怎麼可能調動死氣級的陣法呢?」

這一說,眾邪道直是恍然大悟,一個個都拍著腦袋。

一口道破這「真相」,司空邪主不無得意的瞥了酆邪王一眼。

酆邪王卻一臉正色的道:「沒錯,和本王預料的一樣,果然是幻象法陣。」

見到他厚著臉皮說出這話,司空邪主不由暗罵了一句,然後高聲叫道:「大家抱守心神,鎮定歸一,自可大破幻象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