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死什麼死?我們還沒有找到寶貝呢!」金清石瞪一眼金蠶道。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金蠶立即閉上了嘴巴,金清石小心翼翼的打開青銅盒的蓋子,一個拇指粗的銅棍出現在了盒子里,金清石抓著銅棍,慢慢的推到了另一邊,然後向著金蠶道:「把鐵門打開吧!」

「好的!」金蠶立即向著鐵門推了過去。

鐵門慢慢的打開了,一個個包著銅皮的紫檀木箱整整齊齊的個摞在一個二百多平方米、四四方方的石屋裡。

金清石立即打開一個木箱,頓時一片金光從箱子衝出來!

「是黃金啊!」金清石激動的道。

「主人!你發財了!」金蠶高興的道。

「快把箱子都打開看一看!」金清石激動的道。

沒過一會,一箱箱金光燦燦的金器和金餅;巧奪天工、晶瑩剔透的玉器;鮮艷奪目、光彩照人的珍珠、瑪瑙,呈現在了兩個人的眼前!

「發大了!這回真的發大了!」金清石一邊將箱子快速的收進空間里一邊興奮的大叫著道。

「主人!錢財都是身外之物!我們最要緊的是找到武器、靈藥和武功秘籍!」金蠶提醒著道。

「呵!呵!呵!錢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卻萬萬不能!我現在就差錢啊!」金清石高興的道。

「主人!這是古董!如果買了就太可惜了!」金蠶苦笑著道。

「我只賣這些黃金!玉器和珠寶全部留著!」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石屋裡的幾十個大箱子全部被收進了空間里,兩個人立即向著第二個鐵門沖了過去。 在關閉第二個鐵門的機關后,金清石和金蠶來到了房間里,第二個房間也是二百多平方米,一排排竹簡放在一個個紫檀木的書架上,金清石剛剛抓住一個竹簡,竹簡立即變成了一堆碎末。

「唉!真是太可惜了!」金清石看著一個個竹簡嘆了口氣,然後向著第三個鐵門走了過去。

摩格金和亞洛溫小心翼翼的向著走著,當兩個人走到那個秦將出現在了地方,突然又一是個穿著金色盔甲,手拿巨劍的人出現在了兩個人的身前,兩個人頓時大吃一驚,立即向後連續倒退了五六米。

「你是什麼人?」摩格金立即舉起金剛杵大聲的喝道。

霸道總裁給點愛 「是個瞎子!看樣子像是一個古代的將軍!」亞洛溫小聲的道。

「難道是機關?」摩格金皺著眉頭道。

「他身上沒有一絲生氣,應該是一個殭屍!」亞洛溫搖了搖頭道。

「我們手中的金剛杵正是殭屍的剋星!我來幹掉他!」摩格金說完立即揮動著兩隻閃著金光的金剛杵向著那個秦將沖了過去。

秦將就在摩格金衝到他身前一米的時候,手裡的巨劍立即向著摩格金從上而下迅速劈了過去。

摩格金將兩隻金剛杵交叉在一起,向著巨劍迎了上去。

「當」的一聲巨響后!摩格金的身體立即向後連續倒退了兩大步,而那個秦將卻只向後退了一小步。

「亞洛溫!快念驅魔咒!」摩格金大吼著道。

「摩訶跋啰,盤陀啰,婆悉你。阿唎耶多啰,毗唎俱知。誓婆毗闍耶,跋闍啰,摩禮底……….」亞洛溫一邊轉動金剛杵上的刻滿了經文的九葉蓮花瓣,一邊大聲的念著難懂的經文。

驅魔咒語的聲音剛一響起,那個秦將立即舉著巨劍向著念咒的亞洛溫沖了過來。

摩格金立即攔在了亞洛溫的身前,兩隻金剛杵向著秦將扎了過去。

「當!當!…….」巨劍和兩隻金剛杵連續的撞擊著!

秦將在聽到驅魔咒后,力量好像被壓制一樣,再也無法將摩格金打退半步,反而摩格金越戰越勇,將秦將一步一步打得倒退著。

兩個慢慢移到了地上鋪著一片塵土的地方,正在一步一步向後倒退的秦將,右腳下面突然傳來了一聲輕響,正在全力攻擊的摩格金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道輕微的響聲。

當秦將的右腳離開地面后,突然一道火光從他的腳下噴了出來!

「轟」的一聲巨響!地下的石塊和鐵片向著四周飛了出去。

秦將的雙腿立即變成了一堆肉碎,而摩格金的身體被石塊和氣浪直接撞飛了出去。

跟在他們身後念著經文的亞洛溫,也被氣浪推翻在了地上,一塊鐵片從他的下顎一直到左眼劃出了一道深深的傷口,左眼球已經分成了兩半。

「啊!啊!…….」亞洛溫捂著左眼大聲的慘叫著!

而摩格金滿身、滿臉都是鮮血的躺在地上不停抽動著,嘴裡一邊流出鮮血一邊瞪大眼睛吃力的道:「不…不…不可能!我…我…我怎..怎麼會死….死在這裡?」

五分鐘后,亞洛溫捂著左眼慢慢的站起來,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下一動不動的摩格金,一步一步向著洞外走去。

「主人!有人踩到地雷了!」正在推著第三個鐵門的金蠶聽到爆炸聲立即焦急的道。

「快把門打開!收完這兩個房間,我們馬上離開這裡!」金清石急著道。

「嘎吱吱…」第三個鐵門打開了,一個個用黃土密封的陶管和一個個碧綠的玉盒擺在房間的架子上。

金清石立即打開天眼向著陶管裡面看去,一支支成人手臂粗的人蔘、一朵朵鮮紅如血的靈芝、一節節十厘米粗的鉤藤、黃精……..「收!收!收!…………」金清石激動的大叫著。

一排派一米高、裝著珍稀藥材的陶管被收進了空間里,一百多個玉盒裡裝著五顏六色,如乒乓球大小的藥丸,玉盒的上面刻著藥丸的名子。

金清石迅速將房間里所有東西全部收進了空間里,然後拉著金蠶向著最後一個房間沖了過去。

第四個鐵門慢慢的打開了,房間東西南三面放著三條長長的兵器架子,架子上插著一支支閃著寒光的戈、矛、戟、短柄的彎刀和長劍,這裡的武器明顯是兵器中的精品,而在背方放著一張金色的龍案和龍椅,一套金光閃閃的盔甲平鋪在二米長的龍案上,而黃金盔甲上放著一把同樣是金色、上面刻著兩條騰飛巨龍、三尺長的寶劍。

金清石小心翼翼走到龍案前仔細的檢查了一遍后,慢慢的將那把金色寶劍拿在了手中。

金清石抓住龍身劍柄慢慢的將寶劍從劍鞘里拔出來,刺眼和光芒和冰冷的殺氣頓時瀰漫了整個房間!

「好劍!」金蠶立即張著大嘴,瞪著眼睛痴痴的道。

「鋒利!霸氣!這就是白啟的佩劍嗎?這把劍更像是一把帝尊之劍!」金清石舉起寶劍皺著眉頭道。

禍起人間 「主人!這把劍怎麼會沒有名號呢?」金蠶疑惑的道。

「龍案和龍椅只有皇帝才能使用,白啟在寶藏里藏了這些,很有可能他也有一個帝王夢!可是功高蓋主,最後只得到了一杯毒酒!我想這把劍是他準備自已登基稱帝的時候佩帶的吧!」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主人!將來你登基了正好用上這些東西!」金蠶高興的道。

「靠!我還是將龍案和龍椅全部熔成金磚更實在些!」金清石笑著道。

「別啊!主人你可以放在空間里啊!沒事的時候可以坐在上面看看書、吃吃飯啊!」金蠶急著道。

「對啊!我可以送給師父啊!他老人家坐上去一定很霸氣!」金清石一拍腦袋道。

金清石剛剛將龍案上的金甲收進了空間里,突然發現在龍案上密密麻麻的刻滿了字。

金清石一邊看著一邊小聲的念著:「當有人看到這些字的時候,說明你是一個有緣人!這個山洞裡除了有一些金銀財寶和藥材,最珍貴的就是這套金龍甲和盤龍劍!不是因為它們鋒利和堅固,而是得此者可以成為九五之尊!號令天下!這裡並不是我最後的歸宿,當你登上九五之尊的時候,只要穿上金龍甲、佩帶盤龍劍、坐在龍椅上,然後將將鮮血滴在龍案左側的龍頭上,我就會出現在了你的身前!白啟!」 「主人!白啟這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他還會復活啊?」金蠶聽到金清石念完皺著眉頭道。

「我又沒想過當九五之尊,而且也不會傻到用鮮血滴在這上面!不過這裡的好東西已經被我們全拿了,現在是該撤退了!」金清石一邊將龍案和龍椅收到空間里一邊笑著道。

「嘎吱吱」當龍案和龍椅消失在房間里后,突然在龍案下方的兩塊巨石開始慢慢的向著兩側分開,一個黑漆漆的洞口露了出來。

「主人!難道這裡才是真正寶藏的入口?」金蠶吃驚的道。

「這個白啟搞什麼東東?也不提前跟我們說一下!」金清石苦笑著道。

「主人!白啟並沒有告訴洞里機關的破解之法,而且那些殭屍到底是什麼人他也沒有說,所有的秘密會不會藏在這裡呢?」金蠶道。

「不管那麼多!既然出現了,我們就不能放過!走!我們下去!」金清石說完向著洞口的台階走了下去。

「呼」的一聲!洞里突然亮了起來,牆壁上的一盞盞青銅燈突然冒出了一團團紅色的火焰。

通道的上下左右全部是用一條條一米長、五十厘米寬的青石砌成,而在三米寬的通道兩邊站著一排排身材高大、穿著黒色盔甲、手裡拿著短彎刀、背後背著黒色的長弓和箭囊的秦兵。

「主人!我..我…我們還是不要進去了!萬一這些人活過來怎麼辦?」金蠶吃驚的道。

「這裡怎麼有這麼多秦兵?難道是白啟的近衛軍?不過他們的眼睛好像沒有瞎,而且皮膚也不是黒色!我們再走進一點看一看!」金清石小聲的道。

「主人!那還是我來吧!」金蠶立即攔在金清石的身前道。

「嗯!」

金蠶全神戒備的向著第一個秦兵走了過去,當金蠶離秦兵還有兩米遠的時候,突然那些秦兵睜開了眼睛,左右兩邊的人全部轉身,一齊看向了金蠶。

「快退!」金清石看到這個情況立即大吼著道。

「殺!殺!殺!………」兩排秦兵同時大喊了起來!

「我的媽啊!這些人全活了!」金蠶一邊轉身往回跑一邊大叫著道。

「嘩啦啦」一陣鎧甲抖動的聲音響了起來,足足有兩百個秦兵,揮起閃著寒光的彎刀向著金蠶追了過來。

金清石和金蠶立即衝出洞口向著鐵門外沖了出去,那些秦兵在身後揮舞著彎刀一邊大吼著「殺!殺!」一邊瘋狂的追著。

「金蠶!你快走前面!我扔炸彈!」金清石看這到這些秦兵一直緊緊追著他們,他馬上向著在身後保護他的金蠶大聲喊道。

「是!主人!」金蠶說完立即加速衝到了金清石前面。

金清石立即從空間拿出一顆顆手雷向著人群中扔了過去。

「轟!轟!轟!」一顆顆手雷在人群中炸開,一道道人影倒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那些還站著的秦兵迅速將弓箭從背後摘了下來,然後迅速將一支支七十厘米長的箭搭在了弦上。

「嘣!嘣!嗖!嗖!」一支支長箭帶著風聲,向著金清石和金蠶急射而來。

「快進空間!」金清石看到身後密密麻麻的長箭,頓時大吼一聲。

金清石和金蠶的身體立即消失在山洞裡,而一隻十厘米長的小金龍「當」的一聲落在了地上。

這些秦兵看到目標消失了,馬上停了下來,然後立即轉身向著那個洞口跑了回去,而躺在地上二十多個缺胳膊短腿的人也慢慢往回移動著。

那些腦袋被炸爛的人身體慢慢的開始縮小,最後變成了一隻只白色骷髏頭、張著大嘴立在了通道上。

金清石和金蠶一進空間,在空間裡面的小虎立即衝到金清石的身前大聲的喊道:「哥哥!你為什麼又要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裡?你不是說帶我出來幫你忙的嗎?」

「對不起!對不起!小虎!不是哥哥不帶你!現在外面一個個都是先天高手!我和金蠶都逃進來了,你出去太危險了!不過哥哥給你弄了一套盔甲和一把寶劍!」金清石微笑著說完馬上從知已的寶庫里將那個秦將的盔甲和巨劍拿了出來。

「好漂亮啊!我好喜歡!」小虎看到金色盔甲和巨劍立即忘記了關禁閉的日子,他馬上將盔甲穿在了身上,然後舉起巨劍向著金清石得意的道:「哥哥!我帥不?」

「老帥了!就是楚霸王項羽看到了你,都會感到自卑!」金清石微笑著道。

「主人!如果您把白啟的金龍甲穿上會怎麼樣?那些秦兵看到了這身盔甲也許就不會向您攻擊了吧?」金蠶突然眼睛一亮道。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啊!也許只有穿上金龍甲和盤龍劍,那些秦兵才不會攻擊我們!」金清石一拍腦袋的道。

「哥哥!你穿上這黃金甲一定比我還帥!」小虎高興的的道。

「主人當然比你帥了!他穿的可是帝王甲!」金蠶撇著嘴道。

金清石立即將金龍甲套在身上,然後拿著金色的頭盔慢慢的扣在了腦袋上。

「穿上金龍甲、拿著盤龍劍,可以進入龍案下面的機關中心!那裡有二百個影冪衛,是我留給你的貼身侍衛,這些人會一直保護著你的安全!他們力量會跟著你的修為增漲而增加!現在我將收服他們的口訣告訴你!以吾之名,以甲劍為引!定主僕契約!」當金清石帶上頭盔后,腦袋裡立即響起了一個冷冷的聲音。

家有悍兒:我娶,你敢不嫁! 「靠!原來是以冒取人啊!早點說嗎!差一定害死我!」金清石立即大叫著道。

「哥哥!你怎麼了?」小虎看到金清石突然大叫起來,立即好奇的問道。

「沒事!哥哥帶你出去玩一會!」金清石微笑著說完拉著小虎和金蠶離開了金龍空間。

金龍在金清石出來后,金光一閃立即回到了金清石的丹田裡,金蠶立即閃到金清石身前保護著金清石往回走去。

「骷髏頭?」金蠶看到地下的十幾個骷髏頭馬上大叫起來。

「唉!這些都是我的手下啊!這次可虧大了!」金清石苦笑著大手一揮,將這些骷髏收進了空間里。

「手下?主人!你是說已經找到制伏他們的辦法了?」金蠶驚喜的道。

「嗯!是這個頭盔告訴我的!」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太好了!有了這些人,我們可以在山洞裡打橫走了!」金蠶激動的道。

「這些人也會死!不道萬不得已千萬不能用他們!」金清石苦笑著道。

「主人!那我們也是多了一百多個高手啊!將來的日子可就好過多了!」金蠶高興的道。

「走!我先把這些影冪衛收了!」金清石美滋滋的道。 金清石帶著小虎和金蠶從龍案下方的洞口再一次走了進去,走過十九節青石台階,就看到一排影冪衛整整齊齊的站在通道的兩邊,當金清石穿著金龍甲、舉著盤龍劍出現在通道里的時候,所有影冪衛立即轉睜開了眼睛,目光同時射向了金清石。

「靠!怎麼還有點緊張呢?」金清石一邊小心的防備著一邊小聲的道。

「主人!我也害怕!」金蠶苦笑著道。

「哥哥!你放心!我來保護你!」小虎舉著巨劍大聲的喝道。

「切!上邊呆著去!哥哥開始念咒語了!」金清石瞪了一眼小虎然後舉起金劍大聲的吼道:「以吾之名,以甲劍為引!定主僕契約!」

就在金清石喊完后,從那些影冪衛的眉心上立即飛出一道道烏黑的小黑點,還沒等金清石反應過來,這些黑點瞬衝進了金清石的眉心中。

在黑點進到眉心之後,立即變成一個個小人跪在他的神識里,金清石馬上明白了這個主僕契約含義,這些黑點就是這些影冪衛命魂,而自已掌握這些人的的命魂,就等於掌握了這些人的生死。

這個時侯那些影冪衛「呼啦」一聲,全部單膝跪在地上,右手將彎刀道尖插在地上,齊聲的大吼著道:「拜見主人!」

「都起來吧!」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一百九十個影冪衛立即迅速站了起來,金清石微笑著大步向前著隊伍里走去。

「咔!」的一聲!所有影冪衛立即將手中的彎刀貼在了胸口,用刀禮歡迎著新的主人。

金清石打開天眼好奇的看著一個個影冪衛,這些人除了腦袋是一個潔白色的骷髏外,其它器官全部由一團團黑霧組成,而在骷髏頭裡面有一顆雞蛋大小的烏黑髮亮的圓球,不斷的向外噴出著一團團黑霧。

「這就是他們生存的能量嗎?這個黑球到底是東西?」金清石皺著眉頭暗暗想道。

金清石走到隊伍的最後,就看到十幾個人斷胳膊斷腿的人站在地上,而從斷裂的部位不斷的湧出一團團黑霧,黑霧慢慢的變成了肌膚重新長在這些人的斷肢上。

「哥哥!這些人好奇怪啊!身體竟然會自已修復!」小虎看著一點一點長長的手臂,吃驚的大叫著道。

「這些不是人!他們是由一個能量體形成的!」金清石微笑著道。

「哥哥!他們不吃東西嗎?」小虎好奇的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不過你可以問問他們,看他們喜不喜歡吃豬蹄!」金清石笑著道。

「不要!他們太多人了!我可沒有那麼多豬蹄給他們吃!」小虎連忙搖著頭道。

「主人!時間不多了!」這個時候金蠶小聲的道。

「嗯!我們去完機關室就立即撤退!」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將大手一揮,這些影冪衛立即被收進了空間里,然後向著通道的深處走去。

這個時候龍的山洞裡,胡瘋子和另外兩個人舉起一塊一塊大石頭,向著凹凸不平的石板瘋狂的砸著。

密密麻麻的箭雨從山洞兩側的石壁上噴了出來,鋒利的箭尖一支支深深的扎進了石壁上。

「老胡!我們的辦法雖然有點笨,可是卻很有效果啊!」一個身體肥胖、滿臉油光的老頭一邊扔著大石頭一邊微笑著道。

「那是!我們再把勁就可以衝過去了!我估計何朝明還在研究機關呢!」胡瘋子笑著道。

「那個何朝明自以為有多了不起,等我們找到了寶藏一定好好氣氣他!」肥老頭得意的道。

「如果你不想死,儘管使勁的炫耀!我可是拿到了寶貝就會躲到遠遠的!」胡瘋子瞪了一眼那個肥老頭道。

「我只是隨便說一說,財不外露我還是明白地!像我們這些無門無派,又沒有靠山的人,如果得到了稀世珍寶,只能有多遠跑多遠!」肥老頭苦笑著道。

「那也不一定!我們這些人無家也無牽挂,他們如果敢得罪了我們,我們就跟殺他的親人、殺他的弟子!一直殺到他怕為止!老胡就是我們的榜樣!」一個又瘦又高的老頭笑著道。

「他們不敢得罪老胡,那是因為他們拿老胡沒有辦法!而你張宏遠只過不剛剛突破到了先天中階,想學老胡?還是等你翅膀長硬了再說吧!」肥老頭笑著道。

「我們散修一是缺少高級別的秘籍,二是缺少靈丹!所以只能靠打工來維持修鍊,白啟的保藏雖然不會有什麼高級別的武功秘籍,可是一定有不少珍稀藥材和靈丹!這次我們無論如何也要得到這些東西!」胡瘋子認真的道。

「嗯!就是沒有珍稀藥材和靈丹,能得到一把法器也好啊!」肥老頭點了點頭道。

「做夢沒有用!我們還是趕緊幹活吧!」那個叫張宏遠的瘦老頭笑著道。

而在馬洞里,黃禮光、韓思良和龔潔在凹凸不平的石板上,緊緊跟在何朝明的後面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著,何朝明雙手拿著一個金色的羅盤一邊走一邊向著大家喊道:「這是撒星陣!你們一定要記住我走過的每一塊石板!只要一步踏錯,這裡的機關就會立即起動!」

「何閣主!我們那哪敢走錯啊!這可是人命關天啊!」跟在他身後的黃禮光苦笑著道。

「何閣主!這說這馬洞里會有什麼寶貝呢?」韓思良焦急的道。

「這裡雖然沒有出現霞光,可是天雷一直轟向這裡,說明這裡一定有異寶!」何朝明想了想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