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機會!」白洛奇眼中閃過一抹得逞的笑意,立刻對龍不像叫道。

2021 年 1 月 4 日

龍不像二話不說,兩隻火焰繚繞的尾巴交纏起來,凝聚起一團大火球,毫不客氣地丟向了空中的三頭幻音蝠。

藍袍副統領見狀,還不知道究竟發了什麼事情,但見大火球沖向自己的御靈獸,而自己的御靈獸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立刻叫罵道:「快點躲開,沒用的東西!」

可是,三頭幻音蝠完全不聽使喚,轟得一聲,只見半空中火光爆開,三頭幻音蝠瞬間就全身焦黑的從空中落了下來,在地上抽動了幾下,就昏了過去。

「這怎麼可能?」藍袍副統領登時驚詫,在原地愣了半天,才怒氣沖沖地瞪著白洛奇,叫道:「你到底耍了什麼把戲?」

「你以為我是自尋死路嗎?看來你對你的御靈獸並不了解,這幻音蝠所發出的音波雖說可以迷惑對手,干擾對手的判斷力,但是,音波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遇到障礙物后就會反射。所以,在這種封閉的環境之中,你的御靈獸發出越多的音波,這反射的音波也就越強,離反射音波越遠,受到的影響也就越大,而你的御靈獸剛才正好處在反射音波的中心,在反射音波的不斷重疊下,你的御靈獸的行動已經完全被干擾,失去判斷力。其實,這真正自投羅網的是你!」白洛奇目光冷凝地盯著藍袍副統領,慢條斯理地解釋道。

藍袍副統領頓時面如死灰,而因為他的御靈獸已經失去戰力,也等於被淘汰出局了。

而白洛奇也總算是解決掉了一個對手。 「這傢伙還真是……」柳雲萱和馬嵐自然也聽到白洛奇的解釋后,不由驚訝的相互看了一眼,沒想到白洛奇居然能將幻音蝠所具有的特性,反變成弱點來利用,而且幻音蝠還不是白洛奇的御靈獸,但白洛奇卻比其主人更了解幻音蝠的攻擊手段,這絕非一般人能夠做到。

「看來他還真是跟徐爺爺學了不少東西!」馬嵐嘆道。

這時,白洛奇也注意到了柳雲萱和馬嵐,立刻對兩女一笑,而兩女見白洛奇朝她們看來,立刻紛紛送上一個白眼,擺出一副只是路過的神色,隨後,便轉身而去。

白洛奇馬上就帶著龍不像迅速離去,回到原來的大道上,繼續朝練武場進發。

但奇怪的是,白洛奇竟沒有發現其他兩隻御靈獸追來的跡象,所以,他一邊謹慎提防,一邊讓龍不像全力飛奔,很快的,隱約可見練武場的輪廓,這勝利就近在咫尺。

驀地,就在龍不像經過一座偌大的假山時,兩道獸影忽然從假山後面出現,一左一右地突襲向龍不像,氣勢不弱,直撲而上。

龍不像立刻翻身騰躍,險險躲開了兩道獸影的夾擊,但兩道獸影同時也將前路封死。

白洛奇見狀,也馬上停了下來,就見兩道身影也從假山後面走了出來,一臉鷹險笑容的並肩而立。

正是之前突然消失的兩名副統領和他們的御靈獸。

「小子,真是辛苦你了,替我們除掉一個對手!」但聽紅衣副統領對白洛奇鷹笑說道。

「看來你們是故意跟丟的。」白洛奇一聽,立刻就明白這兩位副統領顯然是暗中聯手,故意讓前面的那個藍袍副統領單獨追白洛奇,而不管哪一方贏,他們都能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沒錯,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把紅靈玄石交出來吧,免得你的御靈獸遭受皮肉之苦。」紅衣副統領一副吃定白洛奇的表情,說道。

白洛奇瞥了紅衣副統領一眼,立刻看向擋在龍不像眼前的兩隻御靈獸,一隻就是他昨天見過的紅衣副統領的御靈獸,學名叫做天星刺豬獸,三星二級,一身尖銳的長刺,猶如刺蝟,攻守兼備。而另一隻形如豹子,但四肢卻長出來的一排魚鰭,猶如的鋒利刀刃,學名刀鰭豹,狂暴兇猛,四肢的魚鰭就猶如四把武器,可以令對手防不勝防,同樣也是三星二級。

很顯然,這兩隻御靈獸都屬於近身攻擊十分犀利的種類,以二對一,龍不像佔據不了任何優勢,加上龍不像已經和三頭幻音蝠打過一場,一路過來又全力飛奔,體力和靈力都消耗了不少,所以,同時對付兩個,難度不小。

白洛奇現在只有兩種選擇,一種就是設法分開兩隻御靈獸各個擊破,另一種就是強行突圍,只要達到練武場便算是獲勝。

可是,因為紅衣副統領和另一名副統領已經聯手,所以,要分開兩隻御靈獸的可能性為零。而如果強行突圍的話,萬一突圍不成功,反而可能陷入絕境。

但練武場就在眼前,沒有任何退縮的理由。

「只能強行突圍了!」白洛奇最後下了一個決定,隨後,對龍不像發出指示。

龍不像碩大的瞳目圓瞪起來,盯著擋在眼前的兩隻御靈獸,不停地移動位置,隨後,後肢一蹬,一個箭步就迅速往左側強行突圍而過,身影如風。

兩隻御靈獸似乎都沒反應過來,眼看龍不像就要突破的時候,驀地,白洛奇眼前的紅衣副統領臉上閃過一抹鷹險的笑容,就見他的御靈獸,那隻三星二級的天星刺豬獸突然整個身軀縮捲起來,猶如一個長滿尖刺的球般,猛地滾動起來,破石裂地的追了上去,隨後,猛躥到空中,在空中急速旋轉,瞄準龍不像的脊背俯衝而去,速度極快。

白洛奇見勢不妙,立刻讓龍不像改變方向,但刀鰭豹卻早就預判了龍不像的方向,直接攔了過去,前肢猛揮起來,就見一道閃爍的刀芒劃過,逼得龍不像停了下來。

這時,沖勢洶洶的天星刺豬獸剛好落下,龍不像猝不及防之下,脊背就被擊中,而天星刺豬獸憑藉著俯衝下來的高速旋轉,一下子就將龍不像的整個脊背刺得血肉模糊。

龍不像頓時露出十分痛苦之色,但因為嘴裡叼著紅靈玄石,所以,硬是沒有鬆開喊出來,以最快的速度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將身上的天星刺豬獸給甩了開來。

但刀鰭豹已經趁機又撲了上來,直起身體,猶如跳舞般轉到身軀,四肢一下子就形成了一陣刀光劍影般的攻勢,襲向剛剛翻身而起的龍不像。

儘管龍不像已經全力躲閃,但在脊背被重創的影響下,速度還是慢了一點,左前肢立刻被割中,深可見骨,鮮血頓時涌了出來。

「龍不像……」白洛奇見狀,也神色也是一震。

但見龍不像似乎也被激怒,直接一個低頭猛撞,將刀鰭豹撞飛了出去,然後,轉頭看了白洛奇一眼,那碩大的瞳孔閃爍毅然之色,一個轉身,繼續往前突圍衝去。

刀鰭豹和天星刺豬獸見狀,立刻緊隨其後,窮追不捨。

就這樣,三獸一路廝殺地朝著練武場的方向而去。

這時,聚集在練武場等著看最後結果的一部分觀戰者,見到三獸的身影出現,激戰正酣,立刻就被吸引,也隨之接近過去,而素素和龍赤也在其中。

高台上的柳承以及眾統領和官員,也注意到了越打越近的三獸,目光隨之眺望過去。

此刻,三獸離練武場已經不到兩三百米的距離,眼看練武場就在眼前,但龍不像卻也幾乎是全身傷痕纍纍,血流不止,看起來傷得不輕,十分慘烈。但在天星刺豬獸和刀鰭豹的夾擊之下,卻依然還能夠雄戰兩獸,驚人的體力以及戰鬥力也隨之展現出來。

但是,因為失血過多,加上體力和靈力的劇烈消耗,龍不像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而一直緊跟在後面的白洛奇,卻只能有心無力的眼睜睜看著,雙拳緊握,眉宇簇成「川」字,儘管他很想叫停,因為他不忍心看到龍不像繼續受傷,但這是屬於龍不像的戰鬥,而且龍不像的眼神也告訴他,它想要戰鬥到最後一刻! 重生六零:農女種田有空間 兩位副統領也都沒想到龍不像居然能在自己御靈獸的圍攻之下,強行突破到離練武場只有咫尺的距離,臉色也十分難看,也不由十分嫉妒白洛奇有一隻這麼好的御靈獸,同時,也擔心龍不像可能完成這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儘管龍不像依然全力沖向練武場,明明這練武場就在眼前,可是,這距離忽然間就無法再縮短了。

咚地一聲,龍不像的左肢因為失血過多,終於失去了知覺,整個身軀隨之傾斜,往前撲去,而此刻,它離練武場已經不到一百米的距離。

追在後面的天星刺豬獸和刀鰭豹見狀,趁機就撲了上去,這可是從龍不像口中奪得紅靈玄石最好的機會,也是最後的機會。

「這紅靈玄石我收下了!」紅衣副統領一臉得逞的笑意看向白洛奇。

白洛奇雙眉緊蹙,但他知道龍不像盡了全力了,從剛才到現在,龍不像能以一獸之力連戰三獸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可雙拳難敵四手,恐怕輸局已定。

眼看天星刺豬獸就要搶到龍不像嘴中一直叼著的紅靈玄石時,突然,就在湧來的圍觀的人群中,驀地,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但見一道半人高的獸影以非常快的速度從人群中飛竄而出,健壯的四肢剛勁有力,眨眼間,就衝到了天星刺豬獸眼前,大嘴一張,露出一口鋒利猙獰的鋼牙,竟一口就咬中了天星刺豬獸的脖子,咔嚓幾聲,這天星刺豬獸脖子上具有防禦力的長刺,竟然猶如牙籤般被直接咬斷。

下一刻,就見天星刺豬獸的脖子間一股鮮血噴涌而出,直接噴在了獸影的臉上,讓那獸影原本猙獰憤怒的面容,變得更加駭人起來。

而見到這一幕,所有人也都不由愣住了!

「這是誰的御靈獸,竟然干擾比試……」紅衣御靈者哪裡想得到居然會莫名其妙的衝出一隻御靈獸壞了他的好事,立刻氣急敗壞地人群的大叫道。

這時,圍觀的人群面面相覷,紛紛心想,究竟是誰的御靈獸?

「龍赤!」就在此時,素素從人群慌忙擠了出來,有些無所適從的叫了一聲。

原來這突然出現的御靈獸,竟是龍赤!

這龍赤一見到龍不像被兩隻御靈獸欺負,自然十分震怒,而龍不像對它來說就猶如母親一般,它怎麼可能坐視不理,所以,毫不猶豫地就直接沖了上去。

「就是這隻御靈獸,我上次在雲萱閣見過的。」這時,和馬嵐一起一路觀戰過來的柳雲萱,一見到突然出現的龍赤,立刻就認了出來。

「表姐,什麼見過的?」馬嵐不解的問道。

「就是我誤以為是白洛奇的御靈獸的那隻,我在雲萱閣見過它一次,那時順口問了一下,聽素素說,它是白洛奇的御靈獸!所以,第一輪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還以為是記錯了。但是,我見到的就是這隻……」柳雲萱神情詫異地說道,很快的,她已經意識到了某些不太對勁的地方。

「可是,白洛奇的御靈獸明明就是……」馬嵐看了一眼龍不像,再看了一眼剛剛衝出替龍不像出頭的龍赤,一時間也糊塗了。

「難道它們都是白洛奇的御靈獸?」柳雲萱想出了一個不可能的可能。

「怎麼可能?御靈者不都是只能操縱一隻御靈獸的嗎? 豪寵神祕妻 從來就沒聽說過有御靈者能夠操縱兩隻御靈獸的。」馬嵐難以置信的搖頭道。

柳雲萱當然也是感到極為費解,不由將眸光看向了白洛奇,因為這個疑惑的答案,恐怕只有白洛奇能告訴她們。

白洛奇也沒想到龍赤會突然沖了出來,保護龍不像,心想,這下可麻煩了,因為他知道見到龍不像受傷的龍赤,現在絕對不可能會離開龍不像,一定會保護龍不像,除非他承認龍赤是他的御靈獸,否則,就算是干擾比試,可能會影響最後的勝負。但如果承認龍赤是他的御靈獸的話,他能夠駕馭兩隻御靈獸的秘密,肯定也會隨之暴露。

「這是誰的御靈獸?還不趕快帶走!」這時,紅衣副統領見龍赤保護著龍不像,立刻大叫道,這明明紅靈玄石就在眼前,只要拿到的話,馬上獲勝。

「算了,反正都已經如此了,先贏下比試再說。」白洛奇面露猶豫之色后,也明白這秘密肯定是守不住了,所以,立刻高聲叫道:「它是我的御靈獸!」

「你的?你開什麼玩笑……它要是你的御靈獸,老子馬上叫你爺爺……」紅衣副統領一聽,登時,冷嘲熱諷的笑道。

而所有人一聽,也都馬上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白洛奇見似乎沒人相信,立刻冷笑一聲,目光一凝地吹了一聲口哨,龍赤聽到之後,馬上抬頭朝白洛奇看去。

這時,所有人見龍赤突然看向了白洛奇,頓時也是一愣,不明白龍赤為什麼看著白洛奇。

就在此時,白洛奇對龍赤做了一個手勢,龍赤看到后馬上就鬆開了被它咬住的天星刺豬獸,退到龍不像身旁。

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瞬間都目瞪口呆起來,其中也包括柳雲萱和馬嵐。就算他們再怎麼不相信,但是親眼看到龍赤完全就是按照白洛奇的手勢行動的一幕,也不由露出萬般驚愕的神情。

「我沒有看錯吧?他竟然真的能夠同時駕馭兩隻御靈獸!」

「天哪,他還是人嗎?」

「這種不可能的事情,居然變成了可能!簡直就是奇迹!」

……

一時間,人群頓時猶如炸開了鍋,四周響起一片驚嘩和騷動聲。

與此同時,高台上的柳承以及眾統領和官員,也都親眼見到白洛奇同時駕馭兩隻御靈獸,各個也是萬般愕然,一副驚為天人的神色。

「他竟然能夠駕馭兩隻御靈獸?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就連徐兄這個聖龍國最強的御獸師都無法做到的事情,他竟然……」柳承的驚訝自然也不亞於任何一個人,只不過沒有表現的那麼明顯而已。 「龍不像,還能起來嗎?」這時,白洛奇立刻對龍不像叫道。

龍不像立刻強撐起身軀,儘管已經十分虛弱,但是氣勢不減,只見它突然將受傷的前肢體舉了起來,然後,在龍赤的掩護下,竟用三隻腿繼續向前跑去,如此驚人的毅力也讓所有人感到震驚。

這時,兩名副統領也是瞪大眼睛,難以相信白洛奇居然能夠同時駕馭兩隻御靈獸,但是,如果讓龍不像抵達練武場,那就意味著他們輸了。

「給我攔住它!」所以,紅衣副統領立刻對已經被龍赤咬傷的天星刺豬獸下令道。

傷得不輕的天星刺豬獸,十分勉強地朝龍不像衝去,而另一名副統領也讓刀鰭豹沖向龍赤,想給天星刺豬獸爭取時間。

驀地,一聲長哨響起,就見龍不像和龍赤極為默契的相互調換了位置。龍不像雙尾交錯,拼盡最後的靈力聚起一團大火球,趁刀鰭豹迎面而來的時候,直接拋射出去。

刀鰭豹當然沒料到龍不像和龍赤竟然還有玩配合,毫無防備之下,就被大火球轟中,發出一聲殘嚎地倒在了地上。

龍赤對上天星刺豬獸后,一個猛衝,對著天星刺豬獸就是一陣瘋狂的撕咬,一口的鋼牙顯然是天星刺豬獸那身長刺的剋星,片刻孩子后,天星刺豬獸一身的長刺已經光禿禿一片,被打得一點脾氣都沒有,很快也敗下陣來。

就在所有人還在震驚白洛奇能夠同時駕馭兩隻御靈獸,而覺得難以想象的時候,龍不像和龍赤一齊將紅靈玄石帶回了練武場。

「大統帥!」緊隨其後而來的白洛奇,將龍不像口中取下紅靈玄石,對高台上的柳承舉起的叫道。

此刻,柳承看著白洛奇眼神,已經從原來的欣賞完全變成了猶如看到什麼稀世珍寶般,雙目灼灼,連那偉岸寬闊的身軀都忍不住顫抖起來。甚至連他自己都難以想象,活到這個歲數,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他,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然感到如此激動。

但因為礙於這多人在場,所以,柳承並沒有將自己的情緒表露出來,但眼神卻掩飾不住的劇烈晃動,閃爍著欣賞之色地對白洛奇點了點頭,然後環視眾人,高聲宣佈道:「東北軍營的白洛奇第一個將紅靈玄石帶回練武場,所以,他是第二輪的勝者之一,同時也獲得進入第三輪的資格。」

頓時,全場喧嘩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白洛奇的身上,充滿了各種驚嘆、羨慕以及嫉妒等等!

而在最後爭奪中,落敗的紅衣副統領和另一位副統領,此時面如死灰,狠狠地瞪著白洛奇,看似極為不甘願。

就在不久后,狄丹和他的御靈獸也帶著另一顆紅靈玄石歸來,成為了另一個勝者,這也就意味著,白洛奇和狄丹將成為最後一輪比試的對手,一決雌雄!

而兩顆紅靈玄石也被當作是獎賞,贈給了白洛奇和狄丹,讓眾人羨慕不已。

「小子,如果怕了的話,就趕緊回家吃奶去!哈哈……」身形魁梧的狄丹在臨走前,特意走到白洛奇面前,十分狂傲地說了一句。

白洛奇立刻目光凝起,和狄丹四目交錯,頓時,兩人之間就撞出了極為激烈的火花。

在場眾人見這第三輪還沒開始,這白洛奇和狄丹就已經散發出如此互不相讓的氣勢,看來這第三輪的比試可能要比想象中的更加精彩!

「小子,眼神不錯!不過,到時別在老子面前別嚇得屁滾尿流!」狄丹大笑一聲,便帶著自己的御靈獸揚長而去。

因為第三輪將在下午比試,所以,圍觀的眾人便先都暫時散去,但走之前,幾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多看了白洛奇幾眼,因為從第一輪到現在,白洛奇製造了一個又一個的驚喜,實在令他們大飽眼福,不少人還沉浸在剛才白洛奇同時駕馭兩隻御靈獸,力挫強敵的震撼之中!

「白大哥,對不起……」這時,素素急忙跑到白洛奇面前,一臉做錯事的表情。

「你沒事道什麼歉意?」白洛奇立刻問道。

「剛才我沒有看好龍赤,讓龍赤跑出去了。幸好大統帥沒有怪罪,不然萬一害的白大哥失去資格,那我肯定要內疚死的!」素素小臉皺起,一臉委屈道。

「傻瓜,龍赤跑出來,是因為它看到龍不像被欺負,和你沒關係的,你不用在意!」白洛奇聽完,馬上笑著安慰道。

「是啊,素素,就算有錯,也是這個傢伙的錯,誰讓他不事先說明他有兩隻御靈獸的。」就在此時,一道悅耳柔媚的嬌音響起。

白洛奇和素素轉頭看去,便見柳雲萱和馬嵐並肩走來,兩女的嬌容上此時依然透著幾分驚奇之色,因為她們始終想不明白白洛奇是如何能夠同時駕馭兩隻御靈獸的,這種事情根本就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小姐,馬統領!」素素見到兩女后,立刻躬身行禮道。

「白洛奇,你同時駕馭兩隻御靈獸的技巧,是不是徐爺爺教你的?」柳雲萱一上來,就猶如盤問犯人般對白洛奇質問道。

馬嵐也是一臉好奇地盯著白洛奇。

白洛奇笑而不語,誠心吊足兩女的胃口。

「喂,你還不快說……」柳雲萱見白洛奇沒回答,不由語氣急促地又問道。

「如果是我教的就好了,我剛才可也是被這小子要嚇出心臟病了。」驀地,又有一道蒼老的聲音由遠及近。

白洛奇和三女再轉頭看去,就見徐老頭正老眼圓瞪,也是充滿極為疑惑之色而來,與徐老頭一同出現的還有柳承。

「大統帥……」眾人立刻行禮道。

「徐爺爺,如果不是你教的,難道還是他自創的不成?」柳雲萱不由嗔道。

「反正我是沒教過。」徐老頭一本正經的說道。他昨夜因為喝多了,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想起今天是白洛奇第二輪的比試,所以,立刻就趕回了大本營,但比試剛好結束,他過來的時候,就遇上了柳承。而他一聽柳承說白洛奇能夠駕馭兩獸,自然也是嚇了一跳,完全不敢相信。 當然,過來之前,柳承也問了徐老頭和柳雲萱一樣的問題,但徐老頭回答也是可想而知,這也就是柳承為什麼和徐老頭一起來的原因,因為柳承也想知道白洛奇是究竟怎麼做到的!

「難道真是他自創的?這怎麼可能,連徐爺爺這麼厲害的御獸師都做不到的事情,他怎麼可能做到!」柳雲萱自然不會相信白洛奇有如此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本事,但說到底,她只是不願承認白洛奇竟然真的如此優秀。

「萱丫頭,我跟你說過這小子天賦很高,沒有什麼事情他是做不出來的。之前,他不是也治好了連我都沒把握治好的青靈嗎?」徐老頭對柳雲萱說道,但接著,又轉向白洛奇問道:「不過,小子你到底是怎麼能同時駕馭兩隻御靈獸,這御靈者駕馭御靈獸,必須要在認主的基礎下,但一個御靈者只能讓一隻御靈獸認主,絕不可能同時讓兩隻御靈獸認主。」

徐老頭此話一出,在場幾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白洛奇身上,看起來似乎都很期待白洛奇的答案。

「關於此事,我暫時還不能說,我只能告訴你們,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白洛奇神色淡定,卻又透著一種強大的自信,讓柳承等人看得都不由愣了幾分。

這一刻,柳承等人才意識到他們眼前的白洛奇,有著遠遠超乎他們的想象之外的另一面!

「小子,看來是時候把御靈玄神術交給你了!」徐老頭盯著白洛奇突然目光篤定的說道。其實,他才不管白洛奇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駕馭兩隻御靈獸,最重要的是,白洛奇的天賦真的高得驚人,他覺得也該把御獸術的最強秘技御靈玄神術交給白洛奇了。

「徐兄,你要教他御靈玄神術?」一旁的柳承一聽,立刻面露詫異之色,因為他知道御靈玄神術必須是御獸術達到相當高境界后,才能學的一種秘技,而修鍊了御靈玄神術后,可以讓御靈者和御靈獸之間達到****合一的最強境界,進入最強境界后,能使得御靈者獲得比靈神合體還要強大的力量,而修鍊到最高層后,甚至能與御靈獸進行直接的交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