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槍海怒潮。」

2021 年 1 月 2 日

槍影是真非真,角度刁鑽,縱橫雄霸。他的槍術造詣的確很高,與南宮蕭蕭有的一拼,難怪兩人在談論槍道上有共同的語言。

陳三槍一出手,其餘人紛紛急退,讓出一塊空曠的地方。許樂凝神靜氣,就看到那繚亂的槍尖凝聚一點直刺自己的眉心。

「戰鬥力還沒突破一百扛鼎之力就敢囂張,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你跪下吧。」許樂魂道突破到淬神境,只需靈魂一掃便可看穿對方的攻擊軌跡。他今天要殺雞給猴看,省的那些心懷叵測之輩總是找自己的麻煩。

一拳。

僅僅回擊一拳,氣勢凝聚,猶如萬丈長虹轟隆一聲壓在陳三槍的身上。頓時天昏地暗,眾人就感覺有一座巨山從天而降,將他們的脊樑都壓的咯咯直響。

這拳術中已經不單單是純粹的武道,還帶有一點靈魂上的壓迫。

同樣的一招『吞山』,在經過一月的推演后,武道中融入了魂道,兩者完美融合在一起,威力整整提升了三四倍。許樂暢快淋漓,戰鬥力節節攀升,瘋狂的戰鬥意志掃遍整個廣場。

「你們都一起上吧,看你們四大武學宗師能奈我如何?」

許樂豪氣衝天,熱血奔騰,身上武袍獵獵作響,眼神彷彿刀劍出鞘。雙臂能夠擎天,雙腳能夠踏地,就像化成了戰無不勝的一代戰神。

陳三槍如中大鎚轟頭,臉色慘白,手腕撕裂,火槍拿持不穩。想要躲閃卻又有心無力,不禁露出驚恐之色。

「讓你跪下,你敢反抗?」

許樂大吼一聲,猶如太古巨獸咆哮。他上前便是一掌,方圓二十米的空氣瞬間抽空在他的手掌四周凝聚成一個形同實質的五指掌印。

掌印當天蓋下,黑暗遮蓋,就像天都被翻過來一樣。

一掌『翻天』,鬼神皆驚。

「啊——」

陳三槍仰頭吶喊,雙目突出帶血,全身經脈暴起。可是根本承受不住這一掌之威,撲通一聲雙腿跪地。堅硬的青石地面出現深深的跪坑,四周布滿了觸目驚人的蜘蛛網般裂痕。

————-

這一章寫的激情,沉默很久的許樂開始鋒芒四射了,精彩越來越多。收藏吧,投票吧。 ?更新時間:2013-12-12

許樂是鐵了心要殺出威名來,省得一個淬體八級的弟子看到自己都耀武揚威的。他這一掌將陳三槍的體格打裂,讓他雙腿跪地無法起身。

「你果真是一個兇殘的魔頭。」楚風看的不禁打了個寒戰,就算境界再高,可是在無敵的戰鬥力面前,一切都顯得十分可笑。

「凶不兇殘不是你這種人斷言的,只有弱者才會這麼感慨。你明明是個武學宗師,現在卻心靈出現破綻,你這等廢物還有什麼資格窺破仙道,有什麼潛力晉級聖體境?」

許樂字字誅心,他身形挺拔,步伐如龍躍。

「你也跪下好好反思懺悔。」

『吞山』,『驚浪』,『星空』,一連三拳,拳拳打出了無敵之威。巨山壓頂,風浪滔天,星空無限,拳意融於其中,力量獨霸稱王。

許樂氣勢直接將楚原和楚風兩大武學宗師鎖定,超過一百二十扛鼎的戰鬥力轟隆臨頭,勁風吹在他們臉上都形成了鋒利之極的風刃。

「中流砥柱。」

「八荒六合。」

兩個武學徹底失去了狂傲的姿態,他們兩人聯手攻出一招。

砰——

許樂被反震力震的氣血逆轉,五臟顫動,不過卻沒有造成傷害。他的神異體格關鍵時刻起到了保護作用。

不過楚風和楚原卻連續後退十多步,一路上留下深深的腳印,地面堅石化成粉末。他們被勁風吹得左右擺動,無法穩住身形。

「常師兄,此子已經入魔,你還不出手?」

楚風嘴角流出一道血液,連忙凄厲的喊起來。

「死到臨頭,你還出口妄言。像你這種是非不分,黑白顛倒的廢物,就應該斷其雙臂面壁思過。」

許樂身形一晃,已經到了楚風眼前,毫不猶豫的一掌拍下。這次力量更強大,以摧枯拉朽的強硬手段也將他一掌鎮壓。

楚風的兩條腿都碎裂開來,跪在地上慘絕人寰的叫著。那凄慘的聲音傳遍整個山頭,讓聞者悚然驚恐。很多潛修的聖心堂弟子都被驚動,他們紛紛現身,眼前的一幕同樣震撼了他們的心神。

楚原看到許樂勢不可擋,心中的信念徹底崩潰,他轉身就逃,速度之快的確配得上武學宗師的身份。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當我聖心堂是遊玩的地方嗎?」許樂一聲長嘯,他張口一吸再一吐,就看到氣虹比飛箭還要尖銳,噗嗤一聲從楚原的小腹貫穿過去,帶起一道血箭。

楚原一聲慘叫,身體從半空落下,接住他的是刑堂的那個常威。

「許樂,老夫身為刑堂執法弟子,你真要當著老夫的面趕盡殺絕?這可是觸犯了刑堂的律例,你是要被送入毒窟中經受毒液腐體之刑的。」

許樂身形一頓,氣勢鎖定兩人。

「許樂,讓他們都離開,老夫可以為你求情。如果你再執迷不悟下去,仙門刑法不容。」常威見他有些遲疑,連忙乘機敘說厲害。

可是身受重傷的楚原卻已經喪失了理智,他氣急敗壞的吼道:「常威,你身為執法弟子居然要包庇魔頭。許樂已經喪心病狂,走火入魔,你立刻將他拿下。」

許樂連傷三大武學宗師,已經起到了震懾群雄的目的,本想收手哪知那楚原居然還死心不改。那怨毒的聲音,讓他心中的殺機爆發。

「反正要受刑,就先送你下地獄。常威,你膽敢阻攔,就連你一起廢了。」許樂身形一閃,風力加持,他五指抓出,星芒隱約閃現。

這一抓是掏心,極為歹毒,他要活生生的抓住楚原的心臟。

四周觀看的人無不倒抽冷氣,就連南宮蕭蕭也被許樂的瘋狂驚呆住了。那些暗中觀察的諸多弟子渾身惡寒,從內心都升起冰冷的氣流。

常威身為執法弟子,真要退出一步,那他英名盡失,以後就無法在滄海仙門中立足。手中的刀嗆然一聲出鞘,刀罡帶起驚心動魄的呼嘯聲斬向許樂的手掌。

不是寶器,根本傷不了許樂的肉身。他的神異體格經過兩次蛻變,強韌度堪比寶器。而且常威的戰鬥力最多也就一百一十扛鼎之力,這已經算是非常厲害了,可是在許樂眼中,這還遠遠登不上檯面。

鏗鏘的聲音響起,就看到常威一聲尖叫,他手中的刀居然出現幾個指洞,在瞬間被許樂五指抓穿。如果這是抓在他身上,恐怕骨頭早就碎了。

還沒有昏迷過去的楚原看到這恐怖的一幕,雙腿一軟自己跪倒在地上,臉皮連連抽搐,神色死灰。

常威也是心亂如麻,這麼無法無天的弟子實在是太厲害,居然用血肉之手破掉他的神兵利器。大勢已去,如果再不走恐怕他也要丟人現眼了。

「許樂,這是你逼老夫的。」常威一揮手,在他頭頂上空出現一頭機關飛行獸,那是一隻全身黝黑的機關鶴。他縱身一跳就落在鶴身上,一拍鶴頭,就見飛行鶴張口吐出一道道光芒。

暗器!

許樂看得一清二楚,他冷笑一聲,這點小玩意還能拿出來獻醜也太無知了。

「許樂,你等著刑堂長老的懲罰吧。」常威這是故弄玄虛,其實是準備跑路了。飛行獸的速度很快,只要離開聖心堂的勢力範圍,他就算是安全了。

可是他眼前一花,就看到一個煽動著雙翅的人出現在前方。那雙翅伸展開來有三米長,翅膀上星光點點,看起來十分的漂亮動人。

「常威,聖心堂有自己的律法,你觸犯了我們的律法,想要逃脫懲罰那是不可能的。否則我聖心堂的律法威嚴何在,今後我聖心堂的聲譽何在。」

許樂聲音浩浩蕩蕩,傳播到遠處,驚動附近無數山頭,一道道人影飛上半空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精氣神凝聚到最巔峰,許樂渾身力量潮湧,兩人間的距離似乎近在咫尺。只需一個念頭,許樂就能無視空間的距離,將拳頭轟擊在常威身上。

他突然明白了幻手宗師的『瞬拳』奧秘。瞬拳講究的就是一個字『快』,快到極限,快到他人無法反應,快到他人靈魂無法鎖定,這樣的拳速已經無視空間的隔閡,無視時間的流失。

吞山,驚浪,星空三式拳招經過小推演術的演化已經趨於完美,此刻腦海中拳意噴發,領悟頓生。他右手握拳,身形微仰,凌空一擊。

半空一道光芒閃爍下,就像雷霆一些樣兇猛,眾人眼前只是一亮,腳下就聽到大地開裂的聲音。

常威大宗師就像流星墜地,轟隆一聲撞擊在地上,他蜷縮著身體,每一塊肌肉都在抽搐,額頭上豆粒大的汗珠滾滾而落,喉嚨中發出『呃呃』的聲音。

雖然是小腹中拳,可是全身抽搐,就像被雷霆閃電劈中一樣。

星空拳術再次發生蛻變,新的一招已經快如閃電,將速度發揮到極致,與力量完美的融合施展,忽略了距離,正所謂天涯近咫尺。

當然他的拳速沒有真正達到那種天涯咫尺的地步,畢竟境界很低。不過拳意中蘊藏著這種『道』,以後晉級聖體境,甚至成就靈體境,隨著對仙道的感悟越發精深,說不定真能參悟出空間和時間的奧義,那時候才能真正無視空間的距離,無視時間的流失。

許樂收攏雙翅,隨手披上一件寬大的長袍,一言不發居高臨時那四位武學宗師。夠慘的,三人跪在那裡無法起身,雙眼透著去死的心思,可是更多的是他們很害怕,發自靈魂的驚恐。

常威乃是執法弟子,許樂見他沒有一上來就指手畫腳所以也沒讓他更難堪,不過這一戰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以後再想來找自己的麻煩就要掂量掂量。

聖心堂背後的那些聖人們也會看到自己的潛能天賦,有他們在,自己倒是不需擔心被其他峰頭的聖人暗算。

「南宮師妹,我需要靜修,你帶我去一個安靜的地方。」

許樂的話雖然平淡,可是傳入眾人耳中卻如皇帝之命,金口玉言。南宮蕭蕭撅撅嘴,這次是不得不心服口服,她剛晉級淬體十級不久,本以為能夠與許樂一較高下,現在看來自己還差得遠。

聖心堂內本來就有閉關的地方,許樂很快選擇一個,他急需閉關參悟剛才的一招拳術。

無邊苦海中,那些三頭六臂的怪獸被控制著一拳接一拳的出擊著,小推演術不斷地演化新的拳招。

「這一招快如閃電,反而沒有注重拳術的招式,無形無式。心不在而神在,拳不在而意在,心念所至,拳速所極,這一招就叫『無極』。」

無極拳,代表著拳招無形,拳速無限。只要力量越強,那速度越快,永遠沒有極限。

拳術正在向帝級功法蛻變。

心中陣陣明悟,靈魂大放光明,智慧漣生。

一門大乘級的武道功法蛻變成王級功法,那是純粹力量上的蛻變。而一門王級功法蛻變成帝級功法,那是『道』的蛻變。

一些小的仙門只有聖人才能參悟帝級功法,因為他們不再修武,而是修道。

『道』才是修仙的核心,是通往仙途的起點。

「許師兄,出大事了,刑堂長老對你已經發出了懲罰令。」

南宮蕭蕭強行闖入,驚醒了正在靜修的許樂。 ?更新時間:2013-12-13

許樂心中微微有些波瀾,不過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依然平靜的點點頭走出閉關之地。

聖心堂大廳內氣氛凝重,很多核心弟子位列兩旁,看到許樂出現都目光凝聚到他身上。

這裡端坐著五位武學宗師,二十位大師級弟子,其餘的都是淬體八級的弟子。問道師弟雖然才淬體二級,可他是魂道淬神境,地位超然,他沉默端坐在那裡思考著什麼問題。

大廳中還有兩張空椅,顯然是為南宮蕭蕭和許樂預備的,前者是貨真價實的武學宗師,後者雖然不是但比真的還要恐怖的絕頂強者。

「見過諸位師兄。」

所有弟子同時起身抱拳回禮。

「許師兄,你可不知道,在你閉關的時候無數的峰頭堂口都被驚動了,很多人都送上拜帖想要結交你。」問道小小年紀,似乎很激動,「刑堂算的了什麼,在我們聖心堂手中吃了兩次大虧,那刑堂長老臉色別提多難看。」

「問道師弟,現在刑堂長老已經發出了懲罰令,要知道懲罰令一出就代表有聖人在關注這件事情,我們還是先想想對策吧。」一位年過半百的男子鏗鏘有力的說道,「許師弟,在下慕容斷雪,主持聖心堂日常事宜。」

許樂也不拖泥帶水直接說道:「慕容師兄,這次事情是不是很嚴重,那懲罰令到底是怎麼回事?」

慕容斷雪點點頭,很沉穩的說道:「楚風,楚原,陳三槍和常威四大武學宗師都折損在你手中,他們在各自的峰頭上實力不是最強大的,所以這件事情發生后也引出了更強大的弟子。槍峰,飛鳴堂自然是要一雪前恥,刑堂發出了懲罰令,其餘的峰頭也有不少弟子向你發出挑戰,目的是拿你當墊腳石,借你的力量上位。」

「這麼說我非但沒有震懾住那些有野心的人,反而給自己帶來了更多的麻煩?」許樂有些哭笑不得,事情的發展脫離了自己預計的軌道,這可相當的不妙。

「滄海仙門的勢力格局太大,競爭很厲害。只要是嶄露頭角的勢力都會得到仙門的大力扶持,我聖心堂以前規模比這小很多,自從問道師弟橫空出世后,修行資源足足翻了十倍,所以才盛況空前。」

問道站起來牛氣哄哄的說道:「慕容師兄你大可放心,以許師兄的本事還能怕他們的狗屁挑戰。況且許師兄還是神異體格,這可是有了成就靈體境的資本,諒那些聖人老祖宗不會坐視不管的。」

「問道師弟稍安勿躁。」許樂倒是挺喜歡這個小傢伙的,他短時間內經歷了很多,心性也趨於平實冷靜,「慕容師兄,那刑堂的懲罰令是什麼?」

說到這點,大廳中一片死靜,人人臉色凝重,就連問道都耷拉著腦袋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南宮蕭蕭輕輕咳嗽一聲道:「許師兄,這次刑堂對你的懲罰是將你關進毒窟中一月。」

許樂眉頭微皺。

慕容斷雪輕嘆一口氣道:「毒窟是我仙門的一個禁地,裡面封印著許多劇毒之物,那裡的空氣中充滿了腐蝕人體血肉的毒素。常人呼吸一口,立刻五臟腐爛,被送進去的弟子中僅有一人活著走了出來,就是仙門第一妖孽弟子情梟子聖人。」

「情梟子?」許樂愣了下,想不到那個傢伙也進入過那個毒窟。

「師兄,聽聞毒窟中還有上古毒蟲存活著,連聖人都敢輕易的深入。你要是被關進去的話,十有八九要遭遇厄運。」南宮蕭蕭有些擔憂,「實在不行,我們就脫離滄海仙門,我陪你浪跡天涯。」

南宮蕭蕭情意綿綿,反正她是認定許樂了。

「南宮師姐可能還不清楚懲罰令的含義,懲罰令一出,便代表刑堂的某位聖人已經盯上你了,這個時候只要你一出滄海仙門,那必會被當成叛出仙門,刑堂聖人可以毫不猶豫的將你擊殺,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他早就在窺視你的神異體格,抓到你后將你煉化掉,獲得神異體格中的精血。」問道氣呼呼的說道,「那些人好卑鄙,就是看不得我們聖心堂飛黃騰達,要不是我父親大人外出還沒回來,豈會怕他們唧唧歪歪的。」

許樂一直在思考對策,既然有聖人出手了,那自己肯定是要被關進毒窟的。毒窟雖然是個大凶之地,可也未必不是個大善之地。因為他身上帶有一顆毒源石,也有一隻上古異種蟲王,只要不深入應該保命沒有問題。

而且聚寶門司徒清風說過,能夠孕育出上古劇毒之物的地方肯定會有靈石誕生。自己要是能獲取一些靈石,那武道修行就不成問題。

如今他的體格強化一直停留在七十一倍,兩次發生蛻變的神異體格很難晉級,只有靈氣能夠催化。

所以說毒窟對他來說或許也是一次機緣,既然那個情梟子能夠活著走出來,那自己還是有很大機會活著出來的。事已至此,已經沒有回頭路。

「許師兄,你是怎麼打算的,說出來我們一起商量下。」

許樂站起身來,眼中精芒一閃而逝,沉聲道:「不是有很多人想要找我麻煩嗎,那就讓我見識下他們的膽量。慕容師兄,麻煩你傳出消息,就說我接受懲罰令,準備進入毒窟。」

大廳中的人都驚的站起來,進入毒窟那可是九死一生。

「師兄,你不要衝動,等我父親大人回來再說。」

「是的,問道師弟乃是魂道淬神境高手,地位堪比聖人,所以他說出的話還是能夠讓人忌憚的。」

一眾弟子紛紛勸說,看得出來他們都是真心要幫許樂渡過難關。

問道目光不斷變化,看向南宮蕭蕭猶豫一下說道:「實在不行,南宮師姐你也出面吧。只要你再獲得聖人的肯定,還怕一個小小的懲罰令嗎?」

「問道師弟,你的意思是?」慕容斷雪反應最快,他忽然想到了什麼,露出驚容,看向南宮蕭蕭的目光都變了,「難道南宮師妹她也是?」

南宮蕭蕭平靜的點點頭,她是魂道淬神境的事情只有問道師弟隱約感應出一點,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因為他們當中開啟魂道修行的最強的一位也就是慕容斷雪,凝神中期境界,距離淬神境初期相隔十萬八千里。

大廳中的眾多弟子都明白過來,真是一波憂愁一波驚喜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