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楚國已經變成了秦國,這齊家很厲害啊,剛剛掌控的秦國便就跟著掌控了楚國,這實力膨脹的未免也太厲害一些了吧。」

2021 年 1 月 9 日

「想當初齊家還存在覆滅的危機,如今我這天下一半都是他們的了,並且對其他幾國已經下了戰書,這天下很快就要亂起來嘍。」有人小聲說道。

「嘿嘿,這天下到底是誰的還不是那些門派暗中協調的結果,那些門派會影響到這天下到底誰做。」

「最主要的是三大聖地的態度,如今儒聖宗的人已經站在齊家那邊了。」

「齊天飛殺了玄機閣的天下行走,如今玄機閣新的天下行走正要找齊天飛的麻煩的,玄機閣不同意,那麼儒聖宗也很難堪。

「齊天飛的妻子暮雲溪不是加入了神兵宗之中?」

「加入了又有什麼用處?她有不是神兵宗的天下行走,代表不了神兵宗的意志在,再著你們認為血海宗會放過齊家?」

「血海宗?那就是一個笑話,你們忘記了前段日子他們被風清揚可是足足殺了一般的人。」

「對了,這風清揚到底什麼身份,齊天飛的母親也姓風,你說會不會和他們有關係?」一個人不由問道。

「怎麼可能?如果齊天飛真的有這麼強大的人,齊家當時怎麼可能會有覆滅的危機。」一個武者笑著搖了搖頭。


「我看你們說的不對,不要忘記現在所有門派的目光都在熊之墟哪裡,這世俗界的皇權交替又有誰會管呢?就算他齊家得到了整個天下又能怎樣,依舊不敢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宗門作對。」一個人說道。

「說的,也對,最近所有人都在關注著熊之墟,可惜那座宮了,裡面的火焰依舊沒有燃盡,沒有人能夠進得去,也不知道那火焰什麼時候才能熄滅。」

「在外面不也能夠得到一些好東西?」

「有好東西?」

「聽過前幾天寒山宗的人在內域之中得到了一柄石矛,據說曾經是神兵,不過現在品階應該已經掉下來了,但是已經擁有著六品的品質。」

「六品的東西在這世俗界之中都看不到兩件,這一次寒山宗可真的發了,或許有振奮的機會。」有人在小聲的議論著這一切。

而這個時候的武者大多數的都關注了熊之墟,對於世俗界關注最多的,恐怕就要輸齊天飛了。

能殺掉青龍血脈以及玄機閣天下行走的人,怎麼會是簡單人。

並且他們不清楚齊天飛如今已經有了煉骨境四層的實力,如果他們知道的話恐怕又要無比震驚了。

當然這些人並不知道這些事情,風清揚與熊之墟更好的佔據了他們的神經,世俗界中也給予了齊家一個機會。

那些超然世外的門派不來真正插手世俗界中的事情,這真的非常難得,因為許多國家都與一些門派在暗中有一些關係的,但是這一次,沒有人會去管這些國家。

甚至秦國佔領了楚國,更是沒有人會對這件事情投以太大的關注,反而對熊之墟之中有什麼好東西更加的關注。

而他們卻不知道,這樣下來卻是對世俗界放手了,有一日世俗界之中的力量終究會凌駕與他們之上,甚至爆發出比他們想象中還要強大的力量。

當然現在的他們根本不清楚。

而此刻的齊天飛則是檢閱著大秦帝國之中的軍隊,這對於太來說非常的重要,而隨著他從軍中走過之後,不由發現大秦帝國的軍隊真的是相當嚴明,每一個人都筆直的戰力在哪裡,哪怕有狂風暴雨都不會動搖一分。

而要知道的一點是,他們並非是武者,而是不能修鍊的普通人。

這不由讓齊天飛想到那一片熊之墟,如果那座宮之中入主這些軍人,哪怕只是一些普通人,那沒這整個天下間恐怕就再也沒有誰能夠敢無視皇權了,因為到了那裡,可以說差不說是真的眾生平等了,武者也會變成凡人,因為那裡的壓制而打不過這些軍人。

並且武者的數量有多少?而軍人的數量則是上百萬,是武者數量的數倍,並且真正的強者可謂是少之又少。

當然齊天飛也清楚那座宮需要度過那二十三年劫度過之後才能夠徹底的使用,現在被火焰包圍,除了擁有火鳳戰魂的齊天飛以及擁有紫極令牌的雪女,沒有人能夠進入到那一座宮之中。

當然齊天飛知道自己眼下要努力提升自己的機會才是,那一座宮距離自己太過遙遠了

「我要達到煉骨境五層才可以,我有命骨,如今那些靈草所煉製出的浴火重生爆陽丹已經足夠我修鍊到煉骨境八層了,這件事情了解之後,我便繼續閉關修鍊吧。」齊天飛心中暗暗想到。

同時這一日也就慢慢度過了,楚國成為了秦國漢陽王的領地在世俗界之中有很大的影響,但是在武者的江湖之中,卻是並不在意這一點他們更在乎的是熊之墟以及踏入到靈體境的契機。

為了達到靈體境,不知道有多少世俗中的強者慷慨赴死,而他們卻不知道,有些隱藏在最深處的人卻是笑看著這一切,俯視蒼生之上。

齊天飛又何嘗不知道這一點,如今的齊天飛,對於他們來說無異於太過遙遠了一些,二十三年之後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齊天飛要姐姐這些眼下事情才對。

在齊天飛象徵性的在自己的領地隨意走上了幾齊之後,齊天飛便他進入到了楚皇宮之中。

對於他來說,更重要的便是修鍊,只要自己達到了煉骨境五層,便擁有了覆滅闊海郡的力量。

鄭家與許家,始終是齊家心中的毒瘤,幾次針對齊天飛,如今已經達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等我回去之後,這一切都應該有一個了解了。」齊天飛心中暗暗想到,同時服用了浴火重生爆陽丹,那種強大的爆炸性力量在齊天飛的身體之內爆開,而後那一股炙熱的力量流入到齊天飛的丹田之中,讓自己的丹田變得更加充實,同時天地無敵一柱擎天大法悄然間流傳了起來,一股無邊的霸氣在齊天飛心中醞釀。

這種天地無敵一柱擎天大法所帶的氣勢磅礴無比,並且所醞釀的就是一種無畏的氣勢,有了這一股無畏的氣勢,齊天飛便不會再無懼武道之中的一切,所以對於齊天飛來說,武道之中沒有意思憑藉,這很大程度上來說便是因為他心中的無畏。

而對於武道來說,最可怕的東西也就是心魔,有了無畏,自然沒有了心魔,這對齊天飛來說可謂是非常的重要。

當然對於擁有天地無敵一柱擎天一柱擎天大法的齊天飛來說,自身在境界的增長之上自然就擁有了無語倫比的優勢,畢竟這是一門極其注重根基的功法,這也就導致了齊天飛對於丹藥的消耗堪稱恐怖級別的。

如今齊天飛已經擁有秦楚兩大帝國的資源,卻也只能勉強讓自己的境界達到煉骨境第八層而已,這不由讓齊天飛感覺到很鬱悶。

不過好在今後的齊天飛還可以得到更多的資源。

無論如何,齊天飛都要達到煉骨境九層,去血海宗之中救出自己的爺爺。 齊天飛不斷的利用這浴火重生爆陽丹以及千錘百鍊淬骨丹提升自己的修為以及肉身的力量,這兩種丹藥無論哪一種都是十分的霸道,但是齊天飛如今已經習慣了這一種霸道,身體對這種霸道已經有了免疫力,甚至能夠剛好的適應這種霸道。

如果境界微微弱上一點或者意志力不堅定的人會因為服用其中任何一枚丹藥而暴斃而死。

這是一種極其霸道的丹藥,也是一種極其霸道的修鍊方式,可是這方式對齊天飛來說卻是很容易,哪怕他的手臂因此直接爆炸了他也不怕,如今他的身體之中已經誕生了命骨,只要命骨不毀,他便可以斷臂再生。

這對於煉骨境的武者來說是一種極其強大的東西,但從命骨上這一點來說,齊天飛已經擁有了超越煉骨境第九層的實力,如果他能夠達到煉骨境第九層,便足以同階無敵。


這是齊天飛的底氣,甚至憑藉著這命骨,齊天飛可以在達到煉骨境第七層的時候去與靈體境第一層的強者去正面血拚,當然齊天飛很難殺掉靈體境第一層的強者,但是靈體境第一層的強者也休想殺掉齊天飛。

不過眼下齊天飛最重要的便是修鍊到煉骨境第五層。

天地間的元力一直順著齊天飛的四肢百脈之中流入到齊天飛的身體之中,而後緩緩的流入到了丹田之中化成齊天飛的元力,而後伴隨著天地無敵一柱擎天大法的運轉一點點的去滋潤齊天飛的骨骼。

並且除此之外,齊天飛發現自己的除了自己丹田之中儲存著大量的天地元氣之外,自己的命骨之中也儲存著大量的天地元氣,天地元氣進入到了命骨之中,看起來就如同雪山,正在越積越多,那一座山也原來越高。

這也就代表著齊天飛的實力一點點變得更加的渾厚。

而除了這命骨之外,齊天飛的還擁有這青龍之血在淬鍊自己的身體,並且火鳳戰魂讓自己的血液擁有了一股炙熱的力量。

如果齊天飛的血流出來,甚至能夠將樹木直接點燃,這股力量可以說非常的炙熱,但是如果觸碰齊天飛的肌膚,卻會發現如同正常人異常,很難相信出齊天飛竟然會擁有那麼炙熱的鮮血。

當然這鮮血與命骨以及玲瓏玉塔,都將會成為齊天飛的底牌,真正被用出來之後註定會震驚整個世俗界。

因為無論那件事情,都是聞所未聞的事情,龍鳳戰魂,命骨龍血,齊天飛的根基比這些武者渾厚的太多。

這一切都是因為齊天飛的目標並不單單是這世俗界之上。

他的目光,一直都是整個大陸之上。

想到這裡,齊天飛在剎那之間睜開了眼睛,他的身上恍惚間也有著一股金色夾雜著血色以及白色的三層光芒在他身體齊圍燃燒著。


白色為本,那是齊天飛命骨的顏色。

而後便是那種血紅色,那是齊天飛炙熱的血氣力量。

最外層的則是那種金色,那是齊天飛修鍊天地無敵一柱擎天大法所修鍊成的元氣顏色。

如果有人看到了齊天飛這個樣子,當然會靜若神明,因為齊天飛修鍊在這個時候已經產生了異象。

傳說有些強大的存在修鍊之時會出現天地異象,比如暴雨傾盆,比如雷鳴不知,不如火焰滔天,又比如霞光耀世。

當然能夠誕生出那些天地異常的都已經成為了傳說,如今哪怕煉骨境巔峰的強者在施展出武功的時候也很少有能夠誕生出異響的,而如今齊天飛在修鍊之中卻是誕生出一種異響。

但是這種異象存在的世間並不長,也就僅僅存在一炷香的世界而後便徹底的消失了。

齊天飛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

「想不到這麼容易就達到了煉骨境五層了,只不過自己的境界卻是有點不穩。」齊天飛看著如今自己的狀態,感覺到身體之中元氣波動的很厲害,不過這種元氣雖然有所波動,卻是一點點自己平靜下來。

「只要體內波動的元氣徹底安靜了下來,我的煉骨境五層便徹底穩固了,那個時候我就可以回闊海郡與鄭家的人做一個了斷了。」齊天飛那出了滄溟劍,而後起身飛到了屋外,開始持著滄溟劍揮舞了起來。

一舞滄溟起,一舞天下動,一舞醉清風,一舞寧波浪。

齊天飛的劍光之中也伴隨著誕生出了點點的異響,齊天飛對滄溟御天劍訣的感悟變得更加深刻,自己施展滄溟御天劍訣所施展出的威力註定更加強大。

同時齊天飛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氣也隨著劍訣的流轉一點點安定了下來,齊天飛的境界也一點點穩固。

同時在此刻院中行走的宮女在這個時候也不由看著齊天飛舞劍,雖然她們不懂得功夫,但是對於美卻是有著獨特的追求,齊天飛舞劍很美,如同行雲流水,有時的劍看起來重若泰山,劍起風雷,有的時候瀟洒飄逸,仿若謫仙。

每一劍,都給人一種不同的感覺,看的那些宮女如痴如醉。

她們不知道世間之上為何有著如此完美的人,每一劍都展現出了齊天飛獨特的風姿。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一聲侍奉我的王。」一個宮女在這個時候小聲的說道,她已經完全被齊天飛所迷住了。

當然迷住的並不單單隻有他一人。

那些守衛在這裡的軍人看到齊天飛舞劍不由感覺到劍勢飄渺難尋。

「我們為什麼看不清王上如何出劍,有一種很快、很穩、很強大的感覺。」這些守衛懂得武功,但是他們確實無法看清齊天飛的劍。

「這到底是什麼劍法,竟然如此的強大。」哪怕那些擁有著煉骨境巔峰修為的護衛也不由對齊天飛心生敬佩。

「對劍的理解已經達到了大成,如果論劍,我不是王上的對手。」

而齊天飛則沒有在乎到齊圍的人。

他的心意,皆在劍中。

這是一種人劍合一的境界,極為玄妙,並且讓齊天飛對劍勢有了不同的了解。

「劍勢或輕或重,都給人一種不同的感覺,完美的掌控這些劍勢,將會讓我的滄溟劍變的更加強大。」齊天飛想到這裡之後,卻是已經悄然間收劍。

但是齊天飛雖然已經收劍了,齊圍的人卻依舊感受到齊天飛身邊依舊有著劍光在閃爍,那是劍的劍意。

齊天飛雖然滄溟劍已經收了,但是劍意未收。

只不過這一縷劍意在這個時候很稚嫩,彷彿就如同新生的嬰兒一般,還需要淬鍊成長,才能禁得起風雨,最終天下無敵。

「如今我的境界已經達到了煉骨境第五層了,並且擁有了自己的劍意,不過我的劍意需要經過淬鍊才行,熊之墟之中境界壓制的太過厲害,我在哪裡根本就是無敵的存在,虐菜虐的久了反而沒有一絲意思。」

「既然如此,闊海郡鄭家,也是時候跟你們有一個了斷了。」齊天飛收劍而立,齊圍的劍意也慢慢的收歸到自己的身體之中。

此刻的齊天飛,再也沒有那種光彩奪目的感覺,反而有一種樸實無華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人感覺到十分的親切,彷彿人畜無害一般,讓人忍不住去親切。

幾名宮女已經目泛桃花,能夠成為王的女人,便是她們的夢想。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齊天飛並不算充斥自己的後宮,對於他來說更重要的是自己對與武道的追求。

當齊天飛徹底恢復平靜之後,便走向了這座原本本稱之為楚皇宮如今被稱之為漢陽的宮的正殿之中,看到了正殿之中,甄士隱。

如今這座正殿之中有著很詭異的樣子,那就是正座那裡放著一具盔甲,他們用那一座盔甲代替著齊天飛,而在那一具鎧甲之下則是放著矮了一頭的桌子,甄士就坐在那桌子那裡,那裡是他的位置,因為齊天飛不會處理這些事情,所以他需要處理這些事情。

所以在這裡,他的權利是最大的,當然如果齊天飛來了的話就另說了,畢竟這座皇宮是齊天飛的。

甄士隱剛剛議完事,便看到齊天飛走了進來。

「王上。」甄士隱這個時候站起來向齊天飛敬禮,而後其他人也跟隨著站了起來向齊天飛敬禮,雖然很多事情齊天飛都不處理,但是他們卻知道齊天飛才是這裡真正的主任。

所以他們自然很在意齊天飛的一切。

齊天飛點了點頭,如今他已經能接受這一切,作為漢陽王又沒什麼,只要不影響他對武道的追求就好,當然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要影響到齊天飛。

「甄先生,我打算回秦地。」齊天飛直接向甄士隱說道,他沒有稱呼為丞相,在他的眼中甄士隱便是甄先生。

甄士隱聽到齊天飛的話后卻是沒有一絲意外,他管不住齊天飛,所以一切都只能順著他的心意。

「這裡雖然是王上的封地,不過有人打理便已經足夠了,我也打算會秦地了。」甄士隱明顯要和齊天飛一起回去。

齊天飛點了點頭,心想不愧是和自己一起走出來的甄先生,對自己的想法也是如此的了解。

「先生打算什麼時候走?」齊天飛向甄士隱問道,他對於甄士隱之間完全我有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甚至對甄士隱還很敬重,這也是他來自地球的思想在作祟吧。

但是甄士隱則是微微了低了低頭:「王上什麼時候準備走?」

這些日子以來未免有人對漢陽王不服,因為漢陽王所在的也就唯一那一副鎧甲,而對於甄士隱卻是十分的佩服,雖然他的實力不強,但是將這個楚國都打理的井井有序,甚至這天下易主了在楚國之中都沒有多大異動,這很難得。

而楚皇則是知道更多的一些,楚國被滅了怎麼可能沒有異動,比不過他們在異動之間都被甄士隱給抓住了,這不由讓楚王對甄士隱起了敬佩之心,心想如果自己能夠得到甄士隱,是否能夠一統天下。

當然他沒有忘記甄士隱如今已經是他的上司,他已經從楚皇變成了楚王,自己還能保留著王位,這已經非常難得了。 「我們離開這裡之後,今後這楚地所有的事情都由楚王處理。」甄士隱走到了楚王的身邊,拍了拍楚王的肩膀。

楚王聽到甄士隱的話后卻是一愣,所有人都愣住了。

楚王便是曾經的楚皇,如今已經成了楚王,但是人家畢竟是曾經的皇帝啊,如果萬一重新掌控了這楚地又該怎麼辦?

「丞相是否要重新考慮一下?」一個手下在這個時候不由向甄士隱問道。

但是甄士隱卻是搖了搖頭。

「楚王為吾王手足白刑之父,自然可以擔當起如此大任,爾等不必多說。」甄士隱在這個時候可謂十分的強勢。

而楚王則是直接對甄士隱鞠了一躬。

他本以為自己會直接被軟禁掉,卻沒有想到最終還會讓自己有所作為,這真的讓他沒有想到。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那個不想認的七子,這不由讓他心中有些感嘆。

鳳傾天闌,千面王妃休想逃 ,自己無法掌控這軍人,便無法復國,並且秦國的強大他已經完全體會到了,最重要的是這一屆儒聖宗的天下行走趙子曰竟然成為了齊天飛的兄弟,這很不正常。

並且齊天飛從一個紈絝成長到現在的煉骨境第四層的強者,這種強大的實力當真讓人震撼,並且這僅僅才用了一年多一點的時間,這種速度當真恐怖,或許有一日齊天飛能夠打破拿到屏障,成為一名靈體境的強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