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楊光偉就在前面,前天我們的人就是在那全軍覆沒,遇上了防禦力變︶態的骷髏和殭屍,我們的攻擊根本破不了防禦。」

2021 年 1 月 16 日

「這都是什麼破差事,一個搞不好就會送了命,也不知道族中長老們是怎麼想的。」為首說話的是一個血氣旺盛的年輕人,渾身透露出一股殺殺氣,胸前一件血紅色的盔甲格外顯眼,不知道是鮮血染紅的,還是用什麼顏料塗紅的。

「師兄你說這些珍貴的血種,為什麼長老們不進行護送,竟然交給我們,就不怕被搶了嗎?」

「聽我師父說,這些血種是要送進去給一個大人物,血祭。他們不護送不就是怕死嘛,還給我說什麼死亡禁地霸體境界的人踏足,會遭遇不祥。」年輕人一肚子抱怨啊。

他們是血族的子弟,奉命前來護送血種,送到死亡禁地里的一個破敗的祭壇,具體原因長老們沒說。上一個護送隊伍,是一個四極境的弟子帶隊,但是走到半路就消失不見他們的血魂符爆碎死亡。

血族幾位長老施展大-法力,向祭壇請示,得到新的指令,派四極境界以下的弟子前往,可以避開不祥。

「楊光偉,你看那裡,應該是血種發出的光芒。」

「停」楊光偉看著前方的地上,有血跡,一些破爛的衣服,還有兵器,應該是上一批人留下的,但是沒有一具屍體。

「你過去看看。」楊光偉命令著。

一個實力在氣海九重天的弟子頓時變色,「楊…楊光偉,我不行。」說著往後縮,他怕死啊。

「少啰嗦,你不去,我現在就一劍劈了你。」

剛才說話的親信上前踹了他一腳,「楊光偉的命令竟敢不聽,找死,快點過去探路。」

沒辦法那個弟子只能畏畏縮縮的緩慢前行,深怕突然蹦出來個什麼東西要了他的命。

在血族的人過來時候,陳嘯天已經發現了他們,他沒有貿然行動,對方人多,而且還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

「血族的人?」陳嘯天認出了他們衣服上的標誌,以硃砂混合妖獸的鮮血,寫出一個古樸的繁體字「血」。

雖然這個字跟當世用的通用的文字不一樣,但是只要盯著它看,不認知這種字的人,都能意識到,這是個血字。

血族傳承很是久遠,並不比他們炎陽聖地時間短。它不是以收徒傳承下來,而是子孫繁衍以一個宗族的模式延續至今。

現今血族為了發展壯大,開始在外面搜尋天資不錯的小孩,把他們變成孤兒,帶回族地,從小開始對他們進行洗腦,教他們修鍊,長大后他們對族地的忠誠度很高。

但是這種培養模式很殘酷也很血腥,背地裡殺害他們的父母,把他們變成孤兒。修鍊也是殘忍的互相競爭殘殺,優勝略汰。

不知道是血族長老向祭壇占撲起到了效果,還是危險已經退去,血族弟子靠近裝有血種的器物時,沒有什麼狀況發生。

看著裡面閃爍光芒的血種,氣海境九重天的年輕弟子有一種衝動佔為己有,恨不得抓一把吃掉,這樣他就有可能極速突破,實力提升,才能在族地獲得更多的資源和寶術。

但是他不能,因為不遠處還有一幫人看著他,如果他真的那樣做了,絕對會死的很慘。

所以他舉起手向楊光偉招呼,表明沒有危險。

「楊光偉,應該沒事了,可能那些不祥吃飽了,咱們要抓緊時間,東西送到了趕緊撤。」狗腿子說道。

「好,趕緊過去。」楊光偉這才帶著人向血種跑去。

就在他們檢查血種的時候,陳嘯天用重瞳已經看到了那是什麼東西。

魔靈這個時候也蘇醒了,有些疑惑的說道:「這麼多血種?難道是那個老賊在作怪,他被仙帝打殘了,需要更多的能量才能恢復和恢復。」

「你說的是血魔老祖?」

「還能有誰?嘯天你趕緊上去搶下血種,這些血種可以幫你修鍊九轉血煉,而且可以延長血魔老賊的恢復時間,不然後果不堪設想,他要是很快恢復,肯定會滅掉炎陽聖地泄憤。」

「我明白,但是下面有一個奇藏境界的人,我可能不是他對手啊!」陳嘯天說道。

魔靈分析道:「奇藏三重天,確實你現在不是他的對手。你現在能夠力抗秘血九重天實力的人,拼盡全力,撐死抵得上奇藏一重天,但是三重天境界跨度太大。」

「你幫我搜尋周圍實力在奇藏一重天上下的怪物和陰兵,我去引他們過來圍攻。」陳嘯天不甘心,還是想一試。

「也只能這樣冒險一試,讓這頭靈貓幫忙,要是遇到危險,它先祖虛影加體,實力應該也有秘血九重天,你們兩個跟奇藏三重天的他,可以一拼。」魔靈評估了一下。

得到了魔靈的肯定,陳嘯天更具信心。

想到做到,陳嘯天退下山坡,拔出大劍向一頭遊盪的骷髏頭跑去,這隻骷髏頭實力在秘血七重天,可以引過來對付他們中實力弱的弟子。

陳嘯天砍下一塊石頭砸向骷髏頭,瞬間吸引成功,然後靈力灌注到雙腿,他撒丫子狂奔,後面跟著的骷髏頭速度可不慢。緊接著他瞄準一頭秘血九重天的殭屍,依葫蘆畫瓢再次成功。

以陳嘯天現在實力,最多也就只能吸引三個高階陰兵,要是再多的話就很危險。

因為陳嘯天不能跑的太快,太快會讓陰兵跟丟,也不能跑的太慢,太慢隨便被那一頭陰兵纏上,另外三頭就接踵而至,那陳嘯天就悲劇了。

另一邊靈貓也在引陰兵,吃貨的它自然很配合陳嘯天的行動,陳嘯天一說,這靈貓就明白了。

靈貓的速度快,身形小,更加敏捷,所以它膽子大的引來了五個陰兵,實力最強的達到奇藏二重天,實力最弱的也有秘血四重天,它的和陳嘯天的加在一起,絕對夠血族的人喝上一壺了。

引完陰兵后,陳嘯天和靈貓帶著怪物向血族人方向跑去。


「什麼東西?」奇藏境的楊光偉最先察覺到周圍不對勁,他們一行人立刻停了下來,警惕的看向四周,連實力弱的,都後知後覺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向他們跑過來了。

實力最強的楊光偉最先發現陰兵,大聲吼道:「快,防禦。」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突然他看到前面有人影,立刻明白怎麼回事,因為他們進死亡禁地之前,師父們交代過怎麼躲避陰兵,但是現在卻是被人引了過來。

「混蛋,你找死。」

楊光偉拔出長劍劈了過去,一道血芒正面斬殺而來。


「來的好,正愁擺脫不了這些怪物。」陳嘯天邪邪一笑,極速直角向左閃避,血芒砍在一個殭屍身上,頓時沒有靈智的怪物不管三七二十一,放棄陳嘯天撲向血族的人。

楊光偉旁邊的弟子臉色一青,在心裏面咒罵師兄,傻不拉幾的把怪物引向自己人,但是現在沒有辦法,只能先抵抗試試。

他們這隊人馬,除了楊光偉奇藏三重天以外,還有三個秘血境界,一個秘血六重天,兩個秘血一重天,應該能夠抵擋片刻這些高階陰兵。

但是陰兵們一個衝擊,組成的防禦就立刻崩潰,陰兵們的防禦高,肉身強,而且血族人懼怕的不得了,根本沒用全力。

一個照面秘血境以下的弟子全部被秒殺,看到如此情況,一個怕死的秘血一重天弟子,竟然放棄攻擊,轉身就跑,不顧同族死活。

「混蛋,回來。」楊光偉急了。防禦破開一個缺口,就算奇藏三重天的他也快支撐不了多久。

「啊…」逃跑的弟子被高階骷髏頭追上,一柄骨刀把他攔腰斬斷,血噴涌注射,場面嚇人。

再這樣下去,他們所有人都要死,楊光偉急的喊道:「跑。」

楊光偉帶頭,另外兩人早就心生退意,但是其中一個還有貪念,想要搶下一盒血種。他以為自己的速度夠快,能在陰兵攻擊到前,搶到一盒血種,然後全身而退。

當他剛抽出一盒血種的時候,抬頭就看見猙獰的陰兵,躲閃不及只能抬起手臂抵擋,「咔嚓」骨頭斷裂,血肉橫飛,直接被兩個殭屍分屍。

楊光偉回頭看了一眼,趕緊閃人,其他兇猛陰兵跟著他屁股後面。

「臭小子快上,幹掉他們倆,不然血種不好得手。」魔靈說道。

「配合殭屍幹掉他們?風險很大啊。」

「怕什麼?你要是想要血種就趕緊上,現在是最好的機會,等他擺脫了殭屍,肯定回來追殺你,到時候就麻煩了。」

陳嘯天一想也是,他立刻向前竄去,並且指揮著靈貓,一左一右。

楊光偉感覺到後面有人跟來,一扭頭就看到了陳嘯天,「你是誰?為什麼加害我們,想死嗎?」

陳嘯天回答他的是一劍赤紅劍芒,沒有什麼好說的,血族是惡名在外的勢力,他們不僅僅收血奴隸,而且嗜殺成性,吸人血液,正道的人,人人得而誅之。

楊光偉想學陳嘯天,把陰兵引給他們的招數,但是當他閃避的時候,忽然發現陳嘯天這一攻擊是虛招,只是把他騙開。對方真正想要的是,殺掉跟隨的師弟,好陰險。

秘血六重天的弟子,悲劇的在陳嘯天、靈貓和殭屍的夾攻下飲恨而亡。

「啊,我要殺了你,去死。」楊光偉暴怒,竟然敢當著他的面殺人。

這一下變成楊光偉追殺陳嘯天,而殭屍又在追殺楊光偉。陳嘯天前方和左右兩側飛沙走石,被血色劍芒狂轟亂炸。

陳嘯天感受到對方的強勢,奇藏境還真不是他現在能夠正面抵擋的,感覺要是挨上一下,絕對傷筋斷骨,不死也會重傷。

突然陳嘯天摸出師姐葉火琪給的三道火蓮靈符,往後面一扔引爆。

「轟隆隆」,靈符爆炸,火浪滔天,閃的楊光偉有些睜不開眼睛,而且掀起巨大的熱浪,鋪天蓋地。

這種靈符爆炸,雖然傷不了對方,但是給陳嘯天爭取到逃脫的時間。

當楊光偉回過神來,已經不見陳嘯天的蹤影,而身後的陰兵們烏壓壓的追了上來,「啊……,氣死我了,不要被我抓住,抽干你的血,做成人油天燈。」

「呼呼……!」陳嘯天也不好受,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靈貓來到他腳下,一個趔趄就趴倒在地,看樣子也是耗費巨大的靈力,需要休息一會。

陳嘯天摸出身上帶的毒藥,看看有沒有能夠毒翻奇藏境界實力的好東西。

斷脈針,上面塗抹的是師父徐子陽專門配製的毒藥,如果被命中的話,會暫時切斷身體內靈力和精神力的聯繫,讓人不能施展靈術。

在氣海境界,對戰李光耀的時候,陳嘯天用過這斷脈針,效果不錯。但現在的對手是奇藏三重天,不知道這斷脈針還是否管用,或者還能切斷靈力,但是能切斷多長時間不確定。

「不能把希望全都放在這斷脈針上。」陳嘯天繼續翻找。

石霄粉,這是化骨岩在煉丹爐里燒成灰燼的形態,因為徐子陽發現它們的膨脹效果很好,所以研製了爆炸石霄粉,可以瞬間產生濃粉煙霧,阻擋人的視線。

「起來,別裝死了。」陳嘯天踢了一腳賴在地上的靈貓。

靈貓嗚嗷嗚嗷不爽的叫著,知道這貨不見兔子不撒鷹,沒有好處不出力,陳嘯天拿出了本來就應該給靈貓的血精果,「給,吃完了幹活,聽到沒有。」

靈貓像是終於得到食物的小孩,歡快的吃掉了血精果。

陳嘯天的計劃是,把血族的人引到這個狹窄的一線天,先用石霄粉遮擋住他的視線,然後釋放斷脈針。

最後跟靈貓合力一擊,不求傷著他,只求用巨大力量把他震退回後面追上來的陰兵,借刀殺人,讓那些高階的陰兵幹掉他。

楊光偉真是一籌莫展,後面的陰兵尤其是那幾個高階的殭屍,怎麼都擺脫不了,有一個是奇藏二重天的。他現在很想知道,剛才那個小子是怎麼做到的,明明是秘血境的實力,速度太快,竟然能跑贏他。

就在這時,一人一獸假裝被他發現了身影,楊光偉追了上去,想要把身後的陰兵擺脫給陳嘯天。

「跑。」陳嘯天大喝一聲,靈貓跟在他的屁股後面,往山谷的一線天跑去。

靈貓忽然跑向一邊的山坡上,對著楊光偉拍出火爪,「嘭!」火焰炸開岩石,他閃身躲避,「混蛋,等我騰開了手,一定要抓住你這畜牲,烤了吃掉。」

現在要做的就是激怒他,只有在被激怒的時候,他才不會那麼謹慎小心,才會更容易忽視和犯錯誤。

在陳嘯天和靈貓不斷的攻擊下,楊光偉已經火大,後有陰兵追擊,前面這一人一獸還不停騷擾,他誓要幹掉他們。

「到了,準備。」陳嘯天看到了一線天,突然兩條腿的靈龍爆發,他的速度提速到極限沖了過去。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後面的靈貓跟他繼續糾纏,而陳嘯天拿出了石霄粉斷脈針。就在一線天的進口處,血族楊光偉突然停下腳步,他警惕的看著這狹窄的一線天。

陳嘯天見他停下,也不管有沒有深入,如果退出去,想再引進來就不可能了。所以陳嘯天立刻把石霄粉扔出去,並且引爆。

「砰……」,頓時一線天的入口處白煙粉塵滾滾,瞬間遮擋了他的視線。

就在他警覺的要退出去時候,突然感覺正前方有東西疾射而來,抬起長劍,「砰」的一聲砍了出去。陳嘯天正面出擊,射出一針,為了迷惑對方,然後跳躍而起在石壁上奔騰,左邊射出一針,右邊射出一針。並且施展一記劍起波瀾殺進粉塵中,靈貓也配合的拍出赤火。

四面攻擊,楊光偉措手不及,終於陳嘯天賭贏了,一枚斷脈針扎在了他的大腿上。

陳嘯天撐開的重瞳,看到了斷脈針命中,抓緊機會,陳嘯天運起氣海靈龍,氣海靈龍狂暴異常,帶動陳嘯天血脈沸騰,他感受到渾身傳來強絕的力量。

既然面對的是奇藏三重天的敵人,陳嘯天自然要採用最強一擊。

當所能調動的所有靈力迅速匯聚到極致,魔靈也適時解除部分封印,達到陳嘯天所能舉起的極致重量。


陳嘯天一劍劈出,以火之靈力御劍。

「精火劍義——力道萬鈞」,陳嘯天大吼一聲,大劍帶著巨大的赤火劍芒,砍向白色塵埃中。

不求傷人,只求大力道逼退。眼前突然衝來的紅色東西,楊光偉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情急之下,爆發最強攻擊,對攻過去。

「哐…嘭」,劍上傳來驚人的震力,楊光偉的虎口裂開,手掌發麻,手中的劍被震掉,身子失去平衡往後仰倒過去。

而外面的陳嘯天也不好受,奇藏三重天最強一擊,讓陳嘯天胸口鮮血翻湧,手臂青筋暴起,震的骨頭都疼了起來。

「靠,力道這麼大。」陳嘯天說著把大劍插在地上,他要儘快壓住氣血恢復實力。

陳嘯天和靈貓的阻擊成功,後面的高階殭屍已經趕了上來。起身的楊光偉還沒找回自己的武器,就被奇藏二重天的殭屍一腳踹中。

力量和肉身強絕的高階殭屍,踹的他佝僂著身子撞在石壁上,石壁裂開凹陷,當他墜落下來時,跟著砸裂的石塊落下。

瞬間三個殭屍撲了上去,在一線天裡面的陳嘯天只聽到一陣慘叫聲。

石霄逐漸散去,陳嘯天也恢復了一些,看到對手被三個高階殭屍圍攻的很悲慘。

殭屍不怕疼,也不怕受傷,本來就肉身腐爛。而且不管是物理抗打擊,還是對靈術的免疫都很強,所以就算是奇藏二重天的殭屍,都夠楊光偉喝一壺,更何況還有兩個一重天的幫手殭屍。

他渾身是傷,左臂被咬掉一大塊肉,肋骨斷了三根,感覺肺部凹陷,快有些呼吸不過來了。

陳嘯天火上澆油,隔著老遠,一記真龍爪打出,靈力凝聚的龍爪虛影拍了上去。陳嘯天現在的實力雖然不能傷了他,但是干擾的作用還是很強,頓時楊光偉再次被殭屍橫掃出去。

「行了,他也差不多要掛了,就交給殭屍們,你趕緊去拿血種,嘎嘎,你小子運氣真不錯,那些血種至少足夠你突破兩個小境界。」魔靈說著。

陳嘯天也很是興奮,師父徐子陽給他準備的天材地寶,雖然豐富罕見,但畢竟只是他一個人的收藏,還是很有限。

但是這些血種是血族供奉血魔老祖的,肯定不會差,不管是數量上,還是在血種的品階上。

陳嘯天帶著靈貓離開戰場,不管血族楊光偉的死活了。

回到剛才陳嘯天引來殭屍的地方,兩箱血種發著光,安靜的躺在那裡。靈貓動作很快,直接撲到箱子裡面,就要開吃。

「吃貨,等會。」陳嘯天把趴在盒子上的靈貓掀開。

「嗚嗷」靈貓很是不爽的叫喚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