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楉樰,你怎麼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見到韓楉樰在煎藥,容初璟有些緊張的詢問著她,怕她的身體有哪裡不舒服的地方。

「我沒事,就是想著看看能不能早些將自己的記憶給回復過來,我也不能總這樣一直糊塗著。」

韓楉樰搖了搖頭,想容初璟表明了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問題,同時也像他解釋了一下自己煎藥的原因。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容初璟的心裡有些微微的難受,原本他是不想讓她這樣的辛苦的,就算是真的記不起來也沒有關係的,可是他知道她決定了的事情一向都是很難更改的。

「楉雪,你也不要太勉強自己了,要是真的記不起來的話,就算了。」

最後容初璟還是忍不住了,他也不想讓韓楉樰給了自己太大的壓力了,所以柔聲的安慰著她。

「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這也是盡自己的的能力試一試,要是真的不行的話,她也不會太勉強自己的。

只不過,或許是韓楉樰的葯真的有效果,也或許是她的身邊都已經變成了她熟悉的人,她的記憶真的已經恢復了過來了。

這天早上,韓楉樰醒過來了之後,看著身邊的容初璟,臉上就露出了笑容來了,只覺得心裡一片柔軟。

也是這個時候,韓楉樰才反應過來,她已經恢復了記憶了,不由得有些高興的將容初璟也給喊醒過來了。

「璟之,我恢復了記憶了,我全部記起來了!」

看到了容初璟睜開了眼睛之後,韓楉樰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說著了,臉上全是滿滿的笑意。

而容初璟一開始的時候,還有些迷糊沒有反應過來,在聽到了韓楉樰熟稔的喊著自己的字的時候,他才驚喜的看著她。

「真的,楉樰你真的恢復記憶了嗎!真的是太好了!」

看著容初璟這樣激動的樣子,韓楉樰也重重的點了點頭,證明他沒有聽錯,自己是真的已經恢復了記憶了。

韓楉樰恢復了記憶的事情,對他們來說,都是一件好事了,不僅是容初璟高興,其他的人也是高興的。

不過恢復了記憶之後,韓楉樰他們也沒有高興太長的時間,因為楚台國的軍隊,有再次的對他們發動了攻擊了。

「璟之,我覺得我們可以這樣做。」

對於楚台國的挑釁,韓楉樰他們自然也不會就這樣坐視不管的,很快的,就想到了反擊的辦法了。

韓楉樰在容初璟的耳邊將自己的計劃說給了他聽,這會兒她已經恢復了記憶了,對韓楉榛她是很了解的,她也知道應該要怎麼樣的對付她。

「你這個主意倒是不錯,我們可以試一試。」

聽了韓楉樰的計劃之後,容初璟也覺得很是不錯,於是就下去布置去了,爭取這次讓楚台國的人,好好的受一受教訓。

而這個時候,韓楉榛還在等著大禹王朝的皇宮裡面,公布韓楉樰的死訊,想著等接到了她的死訊之後,她一定要好好的慶祝一番的。

可是,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的時間了,韓楉榛都依然沒有接到任何的有關於韓楉樰死了的消息,之後讓她的心裡不由得有些不安的起來。

「難道韓楉樰那個賤人還沒有死,這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會沒死的,她的命怎麼會那樣的大。」

重生一二事 韓楉榛不想在自己在這裡猜測了,馬上讓自己的人,重新的去打聽一下,韓楉樰到底死沒有。

這天,韓楉榛派出去打聽的人回來了,同時也帶回來了讓她怒火中燒的消息來了。

「韓楉樰,你這個賤人果然是命大,這樣都還死不了。」

除了韓楉樰沒有死的消息,同時還帶回來了,楚台國這次打敗給了大禹王朝的消息了。

這下韓楉榛就有些坐不住了,她千辛萬苦的才走到了這一步,可不能就這樣的功虧一簣了。

「可汗現在在哪裡?」

韓楉榛這會兒已經有些著急了,想著必須要馬上的去找可汗,重新的在商量出一個對策出來,不能就這樣的放過容初璟他們。

而這個時候韓楉樰他們見戰事已經穩定了下來了,就起身回了上京了,這個時候想必容小貝他們也是很擔心的。

「父皇母后,你們總算是回來了。」

見到了韓楉樰和容初璟回來,容小貝他們是很高興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讓他們的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雖然有華若謙他們的幫忙,可是容小貝到底是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戰爭的,有些地方也不能考慮的周詳,只希望容初璟他們能夠早些回來。

「放心吧,我們回來了,小貝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韓楉樰對著自己的兒子笑了笑,她也知道他這段時間,肯定是很辛苦的,心裡也很心疼,就I沒有將她之前失憶的事情和他們說了,也免得他們心裡難受。

「對了,玉兒,這段時間,這皇宮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韓楉樰走的時候,都將這皇宮裡面的事情交給了拓跋玉純的,所以這會兒回來了,還是要問一問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的。

「回母后的話,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就是之前的時候,雲姨和夢姨她們想要進宮來看你,不過兒臣都讓他們先回去了。」

拓跋玉純見韓楉樰問起來了,就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一些比較得重要的事情,和她說了一下。

「他們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聽到寧靈雲和古夢來找過自己,韓楉樰還是有些奇怪的,不知道他們到底有什麼樣的事情。

「兒臣問過了,他們就是有段時間沒有見到母后了,想來和母后說說話的。」

韓楉樰聽了之後點了點頭,之前的時候,她和容初璟的離開,是沒有讓很多的人知道的,也讓華若謙他們不要說出去,所以他們還不知道他們已經離開了上京了。

寒暄了一番之後,韓楉樰就讓拓跋玉純和容小貝先回去了,她和容初璟也要處理一下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

韓楉榛那邊這會兒也已經順利的勸說了可汗,讓他繼續的攻打著大禹王朝,她這次是鐵了心的不會讓韓楉樰他們好過的。

「來人,將依雲給本宮帶上來。」

韓楉榛回到了自己的宮裡面之後,就讓人將上次抓起來的,一一的雙胞胎姐姐給帶上來了,經過了這幾個月的經營,這個宮裡面,差不多都是她的人了。

在韓楉樰落下懸崖了之後,韓楉榛就特意的派人去打聽過了一一和百里東鞅的消息了,可是他們兩個人卻失蹤了一樣的,沒有任何的消息。

不過韓楉榛能夠肯定,他們兩個人是肯定沒有去大禹王朝的,這對她接下來的計劃,就很有幫助了,很快的,依雲就被帶上來了。

「怎麼樣,這段時間學的還不錯吧?」

看著依雲這會兒已經有八九分像一一的樣子了,韓楉榛的眼裡就露出了一些滿意的神色出來了。

「多謝娘娘的栽培,女婢定然不會讓娘娘失望的。」

這會兒依雲也已經明白了,韓楉榛將自己給抓起來是為了什麼了,不過她也並不是很在乎。

依雲在乎的只是自己能不能過上好日子,而韓楉榛能夠給她這樣的日子,她自然也是願意聽她的命令辦事的。

「那好,既然你如此識趣,本宮也不會虧待你的,只要你的事情辦好了,就有大好的前途在等著你呢,你明天就出發吧。」 韓楉榛將依雲給抓回來,還培訓了一番,自然不是為了養著她的,而是有自己的用處的。

原本想著要是韓楉樰死了的話,依雲就回有另外的用處,可是這會兒她活著回來了,韓楉榛就要重新的安排她了。

「奴婢記住了,絕對不會讓娘娘失望的,娘娘就等著奴婢的好消息好了。」

於是連夜的,韓楉榛就將依雲給送走了,而且還是秘密的送走的,沒有任何的人知道。

幾天之後,依雲就一身狼狽的來到了大禹王朝的上京城裡面了,她並沒有直接的去皇宮裡面找韓楉樰他們。

而是按照了韓楉榛的吩咐,先去了益生堂裡面,找到了韓遙微,將自己遭遇了追殺的事情和她說了一下。

「遙微姐姐,你帶我去找義母吧,我被追殺的時候,將信物給弄丟了,這會兒去了宮門口,那些侍衛也不會放我進去的。」

依雲做出傷心的樣子看著韓遙微,這些事情都是韓楉榛打聽出來告訴她的,這會兒她就要好好的利用了。

韓楉榛知道韓楉樰肯定是會給一些信物給一一他們的,可是那些信物她也不知道是什麼,更加的沒有辦法得到,只能用這樣的辦法了。

韓遙微也只是見過一一幾面,對她並不是很熟悉,只知道她是韓楉樰和容初璟的義女。

這會兒見到了一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來向自己求助,韓遙微也沒有像太多,就將她給帶到了皇宮裡面去了。

「一一,你怎麼會來了這裡的,百里大哥呢?」

看著出現在這裡的一一,韓楉樰也有些驚訝,不知道她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在來之前,韓遙微已經將依雲給收拾了一番了,這會兒已經沒有一開始那樣的狼狽了。

不過依雲依然是做出了一副傷心可憐的樣子出來了,望著韓楉樰他們的時候,眼淚就掉下來了。

「義母,我相公他,在被韓楉榛那個惡毒的女人給追殺的時候,不小心中了他們的陷阱,已經,已經······」

後面的話,依雲就沒有說出來了,而是不斷的留著眼淚,像是傷心欲絕的樣子,這樣一來,韓楉樰他們自然也就能夠猜到一些了。

「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的呢?」

聽了依雲的話之後,韓楉樰只覺得自己心裡一痛,有些不敢相信,百里東鞅真的就這樣死了。

可是看依雲的樣子,也不想是說謊的樣子,韓楉樰還想要在多問幾句的時候,她卻暈倒了過去了。

為了不讓韓楉樰對依雲的身份起疑,韓楉榛是真的派人來追殺了她的,她身上的傷痕和狼狽都不是作假的,不過並沒有要了她的命而已。

「怎麼會這樣的,百里大哥他那樣好的人,幫了我們那麼多,還救了我們的命,怎麼會就這樣的沒了呢。」

等容初璟回來了之後,韓楉樰靠在了他的懷裡,有些傷心的說著,她還是不敢想,百里東鞅真的死了,真希望這只是一個假的消息。

「一一她要怎麼辦啊?」

鑽石男神:替身嬌妻來襲 除了為百里東鞅傷心之外,韓楉樰也為一一擔心著,覺得她那樣小的年紀,就要承受這樣的多,不知道她能不能夠撐過去。

「沒事的楉樰,還有我們在呢,我們是不會放過韓楉榛的,一定會為百里兄報仇的。」

暴醫天下 容初璟安慰著韓楉樰,他也很為百里東鞅的死感到惋惜,可是他們也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的,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照顧好一一,幫他報仇而已。

「義母,我一定不會放過韓楉榛的,我要為相公報仇。」

等依雲再次醒過來的時候,一臉恨意的,堅定的對著韓楉樰他們說著,她要為百里東鞅報仇的話,其餘的事情就什麼都不想多說了。

韓楉樰他們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在刺激了依雲,所以也就沒有多問了,由著她去了。

「一一,你放心吧,我們會幫你報仇的,你就先安心的住下來。」

依雲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一臉傷心的點了點頭,臉上滿是決然,好像她活著就是為了報仇一樣的,等報了仇之後,就會隨著百里東鞅一起去似的。

可是在韓楉樰他們看不見的地方,依雲的眼裡面一閃而過的是一抹得意,覺得自己已經贏得了他們的信任一樣的。

就這樣依雲順利的留在了皇宮裡面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取得韓楉樰他們的信任了。

「義兄,聽說邊關的戰事有勝利了是嗎?」

因為依雲想要為百里東鞅報仇,所以關心著邊關的戰事也不會讓人覺得奇怪,不過她很清楚,想要去容初璟那裡打聽消息,是很不容易的,也容易暴露,就只能從容小貝這裡下手了。

而容小貝對於依雲的遭遇也是很同情的,再加上她現在也是自己的義妹了,他也是要關心一下的,對她也就沒有很防備了。

「是啊,就楚台國的軍隊,還想要和我們大禹王朝的軍隊比,他們可是差的遠了的。」

說起這個的時候,容小貝的心裡是滿滿的驕傲,他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父皇和母后的功勞,他的心裡也是與有榮焉的。

依雲聽了容小貝的話之後,心裡是有些不屑的,她怎麼說也是楚台國的人,不過臉上卻什麼都沒有表現出來。

「是嗎,那真的是太好了,想來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就能為我夫君報仇了。」

依雲的臉上露出了一些笑意來了,然後端起了自己面前的一杯還沒有喝過的茶水,遞給了容小貝。

「義兄謝謝你和我說這些,也感謝義母和義父在這個時候,還願意收留我,我無以為報,就讓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吧。」

依雲這樣一說,容小貝倒是不好拒絕了,怕她會多想了,只能接過了她手中的茶水。

「一一,你也不要太傷心了,安心的住下來,我們就是你的家人,我們會為你報仇的。」

說完了之後,容小貝就將茶杯裡面的茶水給喝了,又和依雲說了一會兒話之後,就離開了。

「哼,家人,你們只是將一一那個賤人當成了家人,可不是我的家人。」

再容小貝離開了之後,依雲滿是嫉妒和惡毒的說著,看著容小貝放在了桌子上的茶杯,嘴角揚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那杯茶水裡面,可是有依雲下的特殊的佐料的東西,容小貝吃了之後很快的,就回聽從她的差遣了。

這個東西是韓楉榛交給依雲的,而且她的體內也有她給自己下的毒,要不然的話,她用這個東西控制了容小貝,那自己就是數不盡的榮華富貴了,何必還要聽她的話。

「韓楉榛,我也不會放過你的。」

依雲想著,等自己將自己體內的毒給解了之後,也不會放過韓楉榛的,到時候她肯定也已經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

等了兩天之後,依雲再次的去找了容小貝了,說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時候,她就知道自己給他下的東西,已經開始有效果了。

因為依雲問了好幾個軍中有些機密的事情,容小貝的臉上出現了一些掙扎的神色之後,還是說出來了。

「義兄,我們這次的作戰計劃是什麼啊?」

依雲有些好奇的問著,這也是韓楉榛讓她來這裡的目的之一,得到大禹王朝的作戰圖和作戰計劃。

「這個是機密,我不能告訴你。」

容小貝很清楚,這是很機密的事情,是絕對不能說出來的,所以這會兒就算是中了依雲的葯,他依然意志堅定的沒有說出來。

「哦,我知道了,我就是好奇,既然是機密的話,那我就不問了。」

依雲聽了容小貝的話之後,就知道時候還沒有到,她也不著急,反正遲早是會知道的。

又等了幾天的時間之後,容小貝所中的葯,已經越來的越深了,對於依雲的話已經是言聽計從的了。

「義兄,我很想知道我們的作戰計劃,還有作戰圖,好為相公報仇,你幫幫我好不好?」

依雲一臉期待的看著容小貝,好像只是在讓他請自己吃一頓飯那樣的簡單一樣的。

而容小貝明明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可是看著依雲的眼睛,他就發現自己沒有辦法拒絕,只能點頭答應了下來了。

寵夫之嫡妻撩人 很快的,容小貝就將作戰圖還有作戰的計劃都給依雲拿過來了,這是他用原來的那些拓印過來的。

「多謝義兄。」

依雲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笑著像容小貝道謝,然後很快的,就將這兩樣東西給送到了韓楉榛的手裡去了。

「怎麼會這樣的?」

原本大禹王朝的軍隊,已經是戰勝了楚台國的軍隊的,可是這幾次的戰役都是以慘敗收場的,韓楉樰聽到了這樣的消息之後,也是不敢相信的。

「楚台國的軍隊,好像總是能夠提前的知道我們的下一步的作戰計劃一樣的,每次都會讓我們的人死傷慘重。」

容初璟對此也是很著急的,畢竟是自己的子民,看著他們慘死,心裡也是很不好受的。

「這樣說來,是我們的人之中有姦細了。」

韓楉樰冷然的說著,要不然的話,怎麼會這樣的巧,每次的作戰計劃他們都能夠知道。

這樣的情況發生,那就只能說明他們之中是出現了姦細了,韓楉樰想到這樣的情況,也覺得有些難辦了。

清風徐來楠楠語 「我已經讓人去調查了,可是並沒有發現有誰有這樣的動機和機會。」

韓楉樰想到的,容初璟自然也已經想到了,而且已經讓自己的人秘密的去調查了,可是他查到的卻是沒有人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怎麼會這樣的呢?」

韓楉樰自然是相信容初璟的,既然他說那些人沒有問題,那肯定就是值得相信了的,那還有誰能夠做這樣的事情呢。

那可是作戰的計劃和作戰圖,也只有到了一定的地位的人才能夠看到的,咋有那個一排查起來,那些人都排除了的話,韓楉樰還真的是想不到還有誰了。

韓楉樰和容初璟都沒有往容小貝的身上想過。 韓楉樰和容初璟都是了解容小貝的,知道他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也就從來沒有往他的身上想。

韓楉樰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作戰圖和作戰的計劃,真的就是容小貝給泄露出去的,所以這件事情還是讓他們陷入了苦惱之中的。

「現在我們的先想辦法將戰敗的趨勢給扭轉過來才行,要不然的話很容易軍心動亂的。」

容初璟和韓楉樰都明白,這就是現在他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了,畢竟他們不能真的讓那樣多的戰士就這樣丟了性命。

而且作戰計劃既然已經泄露了出去了,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快的重新製作出新的作戰計劃來。

「這次,我們不要讓其他的任何人知道了,再不然的話,還是要儘快的將姦細給抓出來。」

韓楉樰想著,這作戰計劃肯定是要送給邊關的那些將軍的,想要讓一個人都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