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林陽,我覺得,你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安全的好,對方,已經準備對你下手了。」麗雅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2021 年 1 月 2 日

林陽點了點頭:「我自然知道,對方要對我下手了,可是,我又能夠怎麼辦呢?我想,大地前輩都已經判斷了,所以才會將你放在我身邊的,這一次,也是你震懾了他們,將他們給嚇跑了,好了,我們出發吧,我想,申佳他們得到消息后,肯定嚇壞了。」

和林陽想的一樣,果然,申佳確實是嚇壞了,如今,整個荒木星都亂了起來,還好,林陽趕了回來。

「我說林陽啊,你沒有什麼事情吧。」申佳在人群之中走了出來,然後說道。

林陽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沒有事情,不過,荒木星你不能呆了。」

「什麼,我不能呆在荒木星了,那我去什麼地方啊。」申佳一愣,然後問道。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自然是去一個安全的地方,你覺得,對於那些魔頭來說,誰的威脅最大。」

「應該是你吧,你不是在四處奔走,想要滅掉他們嗎?還創造出了這種對付他們的轟天炮。」申佳先是一愣,然後好毫不猶豫的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沒錯,可是,現在,對他們威脅最大的轟天炮,是你在製作,你說,他們會怎麼想。」

申佳一愣,然後苦笑了起來:「那你說,讓我去什麼地方,軍部嗎?」

林陽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先聯繫一下天翼大帝,讓大帝安排一下好了。」

申佳點了點頭,關乎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他也只能選擇聽從安排。

林陽聯繫上天翼大帝的時候,天翼大帝竟然也得知了林陽被刺殺的事兒。

「這件事兒我們會重視起來的,林陽,我會給你派去一個保護你的人,這個人實力很強,你放心吧,你絕對不會出事兒的。」天翼大帝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如今,我也不是很重要,如果想要打贏恐懼魔王,恐怕申佳是如今最重要的存在,他必須要安全才行,所以,我希望,大帝你能夠派人來保護他。」

「這件事兒放心,我早就和軍部的人商談好了,這件事兒,交給我們來辦,你就放心吧。」

聽了天翼大帝的話,林陽點了點頭,然後看向了身旁的申佳說道:「大帝的話,你也聽到了,以後,你就聽從軍部的吩咐吧,我要回九蠱十八寨一次了。」

九蠱十八寨如今也在天翼星系的邊緣定居了下來。

作為五大星系的中央,天翼星系的範圍雖然不大,但是卻四通八達,而九蠱十八寨的位置,落在了天翼星系和神妖星系的交界處。

這裡本來是有一個沼澤叢生的星球,後來,九蠱十八寨的人在這裡種植了很多的樹,然後有放養了很多的毒蟲,如今,這裡已經成為了人人生畏的吃人星。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這吃人星的背後,就是九蠱十八寨所在。

如今,神蠱寨的楊嬌和神蠱寨的母皇兩個人幾乎將這裡弄的銅牆鐵壁,林陽覺得,恐怕,恐懼魔王親自帶人過來,想要將吃人星徹底滅掉,恐怕也要一段時間。

「巫靈蠱皇親自到來,真的是讓人三生有幸啊。」楊嬌一笑,然後說道。

「我說聖女,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吧,我的斤兩,我還是清楚的。這一次,如果不是我遇到了麻煩,我也不會回來,怎麼,幫我弄幾個蠱皇保命吧。」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這麼多年吧,確實煉製出了很多的蠱皇出來,甚至,母皇還產下了很多十分珍貴的蠱蟲,但是那些蠱蟲都有了主人,不能隨便再給你,你也是元蠱寨出來的,自然知道規矩,這樣吧,我給你一些比較珍貴的蠱蟲,然後呢,再派一個人保護你,怎麼樣?」楊嬌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這麼多年,對待九蠱十八寨可是十分的好,而且,因為火靈的原因,林雪柔對這邊更是好的不行。 摘仙令 火靈也傳授給了九蠱十八寨很多蠱蟲升級的方法,要不然,如今的九蠱十八寨怎麼可能發展的如此之好。

聽了楊嬌的話,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派人保護我,你這裡的人,還有能夠保護我的么?」

林陽的目光掃了一下,然後問道。

楊嬌一笑,然後看向身後的老太婆說道:「去將楊蓮叫過來。」

看到老太婆離開,楊嬌跟林陽介紹起了楊蓮。楊蓮和林陽之前遇到的那個徒弟劉根很像,不過,她不是毒龍之體,而是毒虹之體。

毒虹之體這種人,向來都以百毒為食,親近百毒而提高修為,據說,這種人隕落的時候,都會讓一個星球變得毒氣瀰漫,寸草不生。所以,很多毒虹之體大成之後,很少有人敢與他們動手。

因為你殺掉她,你會被她時候的爆炸毒死。殺不掉她,會被她釋放的毒攻毒死。

所以,只要對上這種人,幾乎就是死路一條。

聽了楊嬌的話,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你們楊家還有這種人?」

楊嬌苦苦一笑,然後說道:「當年,楊家昌盛的時候,就是因為出現了一個毒虹之體,後來,也正是因為他隕落的時候,是在楊家,所以,楊家衰敗了。」

「老祖宗說過,成也是那位,敗也是那位,所以,她出現后,就一直都在修鍊,很少出現,也很少出手。這個孩子似乎有點孤僻了,所以,你帶她出去走走吧,畢竟,她那個體質,在家族之中完全會被孤立起來的。」

「那她有多少蠱蟲,這方面,你不會虧待她吧?」林陽先是一愣,然後問道。

「虧待她?你知道直接選擇做她蠱蟲的蠱皇有幾個嗎?」楊嬌沒好氣的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十分漂亮,十分空靈的女孩在外面走了進來,她長長的頭髮下垂著,每一個頭髮上都有詭異的印記,在她的額頭上有著一個紅點,左邊的臉上還有一塊青色的胎記,因為胎記蓋住了眼睛,所以,左邊的臉看上去都很詭異。

「八個。 邪魅總裁,狠角色 姑姑你是不是每見到一個人,就要拿我吹噓一次啊。」楊蓮的聲音也十分的空靈,聽上去沒有任何的感情,不過林陽覺得,楊蓮對楊嬌,應該還是十分在意的。

「你這個孩子,那是你的天賦,他們誰行,來,我跟你介紹一下,這個就是咱們九蠱十八寨元蠱寨的蠱皇,林陽。」楊嬌一笑,將林陽拉了過來,然後說道。

楊蓮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驚訝,關於林陽的傳說,九蠱十八寨實在是太多了。

如今,九蠱十八寨的總寨已經不是神蠱寨了,而是後來建設而成的元蠱寨,在元蠱寨之中擺著三個雕像。

第一個雕像就是九蠱十八寨的創造者,火靈,而站在他身邊的兩個人一個是他們楊家的老祖,另外一個就是林陽。

可以說,每一個精英都去過元蠱寨那邊,每一個人都恭敬林陽三個人。所以,聽到林陽這兩個字的時候,楊蓮還是有一些動容的。

「楊蓮拜見林陽大人。」楊蓮微微躬身,然後說道。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楊蓮,你就不要與我客氣了,說起來,我也與楊家很有淵源,甚至,我還有楊家的血脈。我們也算是同氣連枝,這一次,我可是來求你幫忙的啊。」

「求我幫忙?」楊蓮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楊嬌,而楊嬌卻笑著呵呵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以後,你就是林陽的保鏢了。」 「保,保鏢?」楊蓮怎麼也沒有想到,林陽竟然會讓自己來做保鏢。

雖然說,自己的實力很強,但是與林陽相比,似乎,也就半斤八兩吧,如果林陽都應付不了的人,自己拿什麼應付呢?

不過她又想到了自己的毒虹之體,難道說,用這種體制來震懾嗎?

「楊蓮,你不要將你姑姑的話放在心上,她呢,跟我說,你最好跟我一起出去走走,然後呢,我剛好需要一個人,一直都跟隨在我的身邊,因為,確實有人想要要我的命。而九蠱十八寨的人,是我自己的人,別的人跟過來,肯定會有私心的。你懂嗎?」

楊蓮深吸了一口氣,她一直都被當成是異類,而這個時候,林陽這麼說,她頓時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林陽大人,我聽您的,我有聽風蠱,能夠應付很多地形,探查敵情也沒有問題,而且,我的毒攻和我的蠱蟲,絕對是九蠱十八寨最強悍的存在。」

林陽點了點頭,他自然知道這個女人有多強,單單是那八個蠱皇呆在身體之中,一點事兒都沒有的本事,就算他自己也不行。

要說林陽的身上,如今還真的有一個蠱皇,這個蠱皇就是血蠱蠱皇。

這枚蠱皇還是火靈親自給他煉製出來的。要說這種蠱皇,最大的作用,就是氣血和精血上的強悍。

而這枚蠱皇果然沒有讓林陽失望過,林陽幾乎就是靠著它來養活那些其它的蠱蟲。

離開了九蠱十八寨,林陽的身邊多了一個毒女楊蓮,而偷天鼠和弒神傀儡麗雅,則是一個趴在了林陽的背袋之中,一個變成了傀儡,放入了空間戒指之中。

「林陽大人,我們要去什麼地方啊,自從我出生之後,我還沒有離開過九蠱十八寨呢。」楊蓮畢竟是小孩子脾氣,來到外面,便活潑了起來。

林陽和她兩個人腳踏羽獸,一直向前,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我先帶你去我家裡,見見我妻子,然後再帶你去見天翼大帝,你見到過我妻子嗎?」

「雪柔姑姑啊,她和我姑姑是好朋友,我自然是見到過的。只是她懷孕之後,就再也沒有來過九蠱十八寨了,因為我姑姑說,九蠱十八寨這裡的氣息太陰森,不太適合她過去。」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姑姑說的對,走吧,我帶你去見你雪柔姑姑。」

林陽兩個人落在林宅的門口,這裡有僕人將羽獸帶走,林陽卻見到火靈在裡邊走了出來。

「喲,這不是楊蓮么,有沒有想你火靈爺爺啊。」火靈咧嘴一笑,然後說道。

要說劉根和楊蓮,這兩個傢伙可是火靈的命、根、子。看到楊蓮,他的臉上全都是笑容:「想了,火靈爺爺你看,這是你之前給我煉製的蠱蟲。」

幾隻蠱蟲飛了出來,火靈的眼睛一亮,然後說道:「不錯,不錯,蠱蟲到了你的身上,果然變得更加強悍了,林陽,你先進去吧,我與楊蓮聊一聊,對了,天翼大帝給你安排了一個護衛過來,挺臭屁的。」

「臭屁?」林陽先是一愣,不過還是走了進去。

可是他剛剛走進去,臉色就變得有一些不好看起來了。

一個公鴨嗓的傢伙正站在林雪柔不遠處的地方:「我說,雪柔姑娘,我們兩家,當年也是世交,我不過調戲了一個小丫頭,你就對我這樣,真的好嗎?」

林雪柔放下手中的玉簡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姓神奇的,你就算與林家是世交,這一次是來保護我丈夫林陽的,但是,我林府之中不需要登徒子,如果你想要找女人,就離開林府,去春香樓,那邊有很多女孩子供你享用,但是我林府的女人,那怕是一個下人,你想要隨便的觸碰,我一定打斷你的爪子。」

林雪柔身上的氣息實在可怕,就連林陽都感覺到了那種壓抑,忽然,一股淡淡的清風吹過,她的小腹處竟然亮起了兩道光芒。

林雪柔身上的氣息瞬間消失了,林陽卻推門走了進來:「雪柔,怎麼了,生這麼大的氣。」

林雪柔一笑,然後說道:「沒什麼,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天翼大帝請來保護你的,神奇一族的少主神奇小七。」

「不是小七,是阿七。」神奇阿七翻了翻白眼,然後笑呵呵的來到了林陽的身旁直接說道:「少主,您好,我是神奇家族的阿七,老祖宗手了,只要我們神奇一族在,沒有那個魔崽子能夠傷害到您,您放心吧,我雖然血脈不夠純正,但怎麼說也是神裔,尤其是我的劍法。」

「喂,我說少主。」看到林陽、根本就沒有理會自己,而是直接來到了林雪柔的身邊坐了起來,然後說道:「你是神裔後裔,天翼大帝請出來的,神奇家族的少爺?你為什麼要叫我少主?」

「你不知道?」神奇阿七先是一愣,然後皺了皺眉頭說道:「既然你不知道,那這件事兒,我也不能說,反正,你知道,我是你最忠誠的保鏢就好了,當年,我祖爺爺就是跟隨在你祖爺爺身邊的。我祖爺爺說了,我這條命就是你的,就算用我的命來給你抵擋攻擊也沒有問題。」

林陽的嘴角拉扯了一下,林雪柔卻沖著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了,不要談那些沒用的事兒了,他是你的保鏢,實力不錯,可以保護你。」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這樣吧,你小子給我安分一些,下去吧,我與雪柔有話要說。」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神奇阿七呢喃了兩句,然後說道:「少主,我覺得,我還是留在這裡吧,畢竟,我要對你貼身保護嘛。」

阿七的話剛落,他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有我在,用不著你來保護,你等在外面就好了。」

看著林雪柔暴力的樣子,林陽的手按在了她的肚子上:「你這樣,會不會把寶寶影響成暴力狂啊。」

「沒有關係,女兒像我一點也挺好,至於兒子,估計會和你一樣。」林雪柔也笑呵呵的摸著肚子里的孩子。

林陽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兩個?」

「恩。兩個,你這個當爸爸的,一點也不合格啊。」林雪柔瞥了一眼林陽,林陽卻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說道:「我比較忙嘛。」

「我知道,我和寶寶都不怪你,不過林陽,你要記得,你們林家沒一代出生,都會產生災難,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你們林家主脈一直都是一脈單傳,而且,被那些神裔一族的人都准為少主的原因。」林雪柔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一愣,不過想到,自己出生之後,自己父母的種族,都進入了噩夢君主的神國之中。

而自己,也墮入輪迴很多次,最後才成功恢復成了如今的樣子。

而自從林雪柔懷孕后,似乎,恐懼魔王復甦的時間就加快了。

林陽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我們家族,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

林雪柔緩緩站起身,然後說道:「你之前見過大地了,對吧。」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的,見到過了。」

「最古老的古神被稱呼為天、地、人、神、鬼、王、妖。天創造了魔,地創造了星球,人創造了人類、神創造了神族、鬼創造了靈魂、王創造了武技功法、妖創造了妖獸與樹木花草。而林家,就是神與人的後裔。」

正常的情況下,兩個古老的古神是不會產生後代的,但是林家老祖還是誕生了,它的誕生產生了兩個存在,一個叫做啟,一個叫做幽。

幽殺了天,並將它的古老精魄封印在自己的身體之中,還污染了魔族。讓善良的魔族變得殘忍好戰。

而啟卻成為了人族和神族的領導者。可惜的是,最後除了地的後人和啟的後人外,其它的古神,都沒有留下後代。

而大地源於星球之間,是不隕不滅的,但是,他的實力也不夠強,能夠應付魔族的人,也只有你林家的人。

「也就是說,禍端因我林家而起,所以林家就不得不解除禍患,對吧。」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問道。

「沒錯,就是這個樣子的,所以,沒一代的林家,都是拯救大家的存在。可惜的是,你的身體太羸弱了,當年,你父母來我家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些了。因為我的師尊也是一位神裔。只是我父親他不知道罷了。」

林雪柔的臉上露出了悲傷的表情:「師尊說,你必須要活下來,因為,你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重要的。林家的直系,每活著一個,就代表,世界安全一分,如果林家的直系都隕落了,那整個世界,也就瀕臨滅絕了。所以,她義無反顧的將自己的所有力量都注入到了我的身體之中,成為了我的一部分,我也直接選擇了與你一起輪迴。」

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想,我們不會讓她老人家白白付出的。」 大國風華 「有你這句話就好了,據我所知,你的父親,你的祖爺爺,都是英豪一樣的存在,只有你的祖父,是林家的恥辱,如果不是他,你林家也不會衰敗成這個樣子的。」林雪柔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

林雪柔的話音剛落,林陽的傳訊水晶忽然亮了起來,看到傳訊水晶之中的內容,林陽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怎麼了。」林雪柔的眸子一凝,他知道,林陽這個表情,肯定是出了大事兒的。

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天魔星,丟了。」

「什麼,天魔星丟了,怎麼可能。」林雪柔的臉上全都是震驚之色,要知道,林雪柔可是支援了天魔星很多的東西。

那些東西都是針對魔族強悍的武器,可是,天魔星竟然丟了,這實在讓人不可思議。

「據說,黑印那邊派來了一個半面魔女,實力十分的強悍,她直接獻祭了熊霸,將熊霸變成了一個怪物,然後橫推了很多人,還殺了尹幽。然後就丟了天魔城。恐怕,對恐懼魔王的血祭,已經開始了。」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那你又要上前線?」林雪柔皺了皺眉頭,然後問道。

「是的,你想,天魔星在魔雲星系,肯定是很大的一個星球,星球上的人類都會變成血食,這樣的話,魔族那邊肯定壯大很多,還有詭邊星那邊的支援,所以,這個時候,我們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好,注意安全。記得我的話。」林雪柔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林陽離開了林雪柔的院子之中,神奇阿飛直接來到了林陽的身邊:「少主,您這是要去那兒?前線嗎?」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的。你準備一下,一會兒跟我一起走,我要去庫房那邊拿一些東西過來。」

林陽去了庫房,將東西都準備好了之後,然後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之中。

林陽的院子之中有一個煉丹房,這裡是林陽停留最多的地方,林陽來到院子之後,就去了煉丹房,看到林陽去了煉丹房,神奇阿飛便來到了院子之中的涼亭坐了下來,因為他發現,這裡剛好還有一個女孩在。

看到一個背著寶劍的少年坐在了自己的身邊,楊蓮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你是誰,為什麼要來這個院子,難道不知道,這裡是林陽大人的院子嗎?」

「我當然知道,這裡是少主的院子,這也是我過來的原因,我是少主的保鏢,你是誰?」神奇阿飛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哦,你也是林陽大人的保鏢,看來,以後我們是同伴嘍。」

「什麼,你也是林陽的保鏢。」神奇阿飛有些驚訝,他沒有想到,除了他們家族的人,竟然還會有其它家族的人,會來到林陽的身邊,成為林陽的保鏢。

楊蓮瞥了一眼身旁的神奇阿飛,然後說道:「怎麼,難道不可以么。我覺得,我比你更合適做大人的保鏢,因為大人和我出自一個門派。」

聽了楊蓮的話,神奇阿飛先是一愣,然後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說道:「什麼,你竟然和少主是一個門派的。我不相信,少主修鍊的乃是神霄五陽決,你修鍊的是什麼功法?」

「神霄五陽決?」楊蓮一愣,然後說道:「我修鍊的是虹蠱神功,乃是老祖專門為我創造的功法。你說的那個神霄五陽決是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神奇阿飛的臉上掛滿了驚訝,他指著身旁的楊蓮說道:「神霄五陽決乃是天下最強悍的功法之一,我修鍊的心劍決也不差,只不過,我的血脈和少主相比,差了一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