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林道,看在往日同門之誼上,我給你一個機會。結束這所謂的修羅城統治,放開對普通居民的壓迫!」赤幽冷冷地喝道,眼中的寒芒越來越盛。聞言,林道微微一怔,隨後竟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2021 年 1 月 19 日

「赤幽啊赤幽,你還是像往常一樣天真,你莫不是真以為,只憑我說幾句話,就能夠左右這修羅城嗎?」

「難道不是?你不是修羅城的城主嗎?等等——修羅城的城主,據說是一名中年壯漢,可你……」赤幽突然皺起了眉頭,情況似乎有點不太對勁。

「哈哈,你還不算太傻,我是城主不錯,但我只是個代理城主罷了,真正的城主大人,可是在血色屠宰場的第一百零八層,想要見到他,可絕非一般人所能及的。」


「赤幽,不是我小看你,就憑你的實力,在我們的城主大人面前,依舊是——不堪一擊!」

「你是不是覺得,外界傳言修羅城城主,只有靈元境巔峰的實力,就小看他?那你可就真的錯了,因為城主大人,遠遠比你想象的,要神秘的多得多。」林道的右手猛地撥開抵在眉心正中的龍鋒劍,冷聲說道。

聽完林道所言,赤幽的臉色也逐漸凝重了起來。看樣子,事情好像不是那麼簡單,那個神秘的修羅城城主,究竟是何方神聖。

「帶我去見修羅城城主,否則我宰了你!」赤幽的聲音驟然冷了下來,原本垂下去的龍鋒劍再度抬起。見狀,林道嗤笑了一聲,道:「就憑你,也想見到城主,簡直是痴人說夢!」

「我們的城主大人,可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就算是我這個代理城主,一年內也不見得能看到他幾次。就憑你,嘖嘖——」林道那譏諷的話語不斷地從口中吐出,令赤幽的臉色逐步朝鐵青轉變。

「那你的意思是,我見不到修羅城城主?一點辦法都沒有嗎?」赤幽一字一頓的說道,那雙血色雙瞳,驟然掀起了一絲殘酷的寒芒。

「要說辦法嗎?倒是有一個,不過你卻是不可能做到。」林道掀了掀眼皮,不屑地說道。

「什麼辦法?」

「挑戰,參加血色屠宰場的殺戮沖關!」說到這裡,林道的眼中驟然掀起了一絲狂熱。赤幽望了一眼眼前的林道,皺了皺眉,不解地問道:「殺戮沖關,那是什麼東西?」

「血色屠宰場,一共分為一百零八層。參加殺戮沖關,與人對戰,每勝利一局,便算成功沖關一層。但你若是失敗一局,便要重新從第一層開始挑戰。」

「並且,在挑戰過程中,不允許使用武器,只能通過最原始的戰鬥本能來廝殺。不僅如此,甚至每一場戰鬥,都不允許留下活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連勝一百場,你便可以進入修羅城核心層,而等你一百零八場連勝,你便可以見到我們修羅城的城主大人,以及另外兩名副城主大人。」

林道的聲音森寒無比,聽在赤幽的耳中,竟令他掀起了幾分寒意。赤幽微微抬頭,望了一眼眼前的嘈雜屠宰場,眉頭皺了皺,沉默了片刻之後,方才緩緩地說道:「怎麼參加?」

赤幽這句話落下,林道的神色猛地一呆,旋即駭然失聲道:「你——你剛剛說什麼,你要參加殺戮沖關,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望著林道那驚駭的摸樣,赤幽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沉聲道:「有什麼不可以嗎?」


聽著赤幽那平淡的話語,林道感覺自己簡直要瘋了,那殺戮沖關可不是開玩笑的。那個恐怖的沖關,可是一關失敗,便有九成的幾率死亡的啊!

「你確定你要去送死?」林道猛吸了一口氣,旋即沉聲喝道。眸子間驟然掀起了一絲掙扎之色,也不知道他在掙扎什麼?赤幽這刻連話都懶得跟林道說了,當即朝著前方走去,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報名點,見到赤幽走到那報名點,林道的心臟突然收縮了起來。

「啐,你自己想要找死,那便死吧!」林道的臉色突然變得無比難看,終於是在一道冷哼聲之後,扭頭朝著屠宰場外走去,也不知他去幹嘛去了。

不管林道是怎麼的表現,這時的赤幽,卻是來到了那處報名點,冷冷地對那登記的人員道:「我要報名,殺戮沖關!」

那登記的人員詫異地抬起了頭,當看到了赤幽那年輕的面龐時,頓時一怔,隨後一道略微嘶啞的聲音驟然響了起來,道:「你確定你要參加,殺戮沖關?」

「沒錯!」

「那好,你在這裡簽字,再在這裡簽下生死狀!」那登記人員的目光微微亮了亮,每天參加殺戮沖關的人,可是極少極少,所以現在那些關卡中的人員,幾乎都已經固定住了,基本上很少有人能夠撼動他們的地位。

其實林道有一點沒有說全的是,殺戮沖關,只要你沒有失敗,那麼你便可以在你原先勝利的關卡上駐守提升,等到你認為有實力挑戰上一層的時候,再開始沖關!

所以,這樣一來,基本上在每個關卡中,都有一些經驗豐富的老人留下來,這也直接導致了,一些新人,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紛紛以失敗告終,失去了性命。

赤幽瞥了一眼登記人員遞過來的生死狀,毫不猶豫地便簽下了自己的大名,那副姿態,就連那登記人員都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幾眼赤幽,似乎是很久沒有看過赤幽這等豪爽之人了。

「恩,你拿好這個牌子,到第一層開始殺戮沖關,記住,每一場戰鬥,務必要全力以赴!」那登記人員面無表情,緩緩地遞給赤幽一個身份牌,冷冷地說道。

接過牌子,赤幽的目光猛地一凝,卻見上邊寫著個大大的七字。赤幽微微點了點頭,這意思,應該說自己便是七號吧?看了一眼身份牌后,赤幽便朝登記人員指點的地方走去。而他在行進過程中,卻見到周圍人群,紛紛用一種看待死人般的目光看向他……

沒有理會周圍的目光,赤幽緩步走到了規定地點。當赤幽到達的那刻,卻見周圍已經站了不少人。赤幽的到來,那些人只是稍稍瞟了一眼,隨後又兀自做著自己的事,像是對赤幽掀不起半點興趣般。見到這沉悶的氣氛,不知為何,赤幽的心中卻是微微一跳。

… 「喂,小子,給我讓讓!」就在赤幽心神沉重的那刻,一道粗狂的聲音便驟然在其耳邊響起。赤幽微微一愣,隨後身子微動,剛欲讓開,但突然間見一道犀利的勁風,朝著自己的腦袋狠狠地爆射而來。

赤幽根本就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會有人偷襲,措手不及之下,被打了個手忙腳亂。不過雖說如此,但赤幽的反應力也絕非常人所能比。這時的他,見那道勁風已經不能躲開了,當即急中生智,猛然將龍鋒劍給抽了出來,堪堪擋在了身前。

「叮叮叮——」

一道清脆的金鐵交戈聲乍然響起,卻見那道勁風,終於還是被龍鋒劍給擋了下來。而見到那道勁風散去,赤幽算是徹底鬆了一口氣。一直到現在,赤幽的心中不由得有點后怕,剛剛要不是他反應夠快,恐怕現在的他,早就變為了一具屍體。

「這裡,可真不是虛元宗一畝三分地所能比的啊!真沒想到,在這外面,靈元境強者竟如此不值錢!」赤幽暗自心驚,剛剛出手的那人,按照赤幽的推測,至少也是達到了靈元境圓滿之境,不然的話,也不至於僅憑一道勁風,就將赤幽弄得這麼狼狽。

「你為何要偷襲我?」緩過勁來的赤幽,冷冷地瞪向剛剛前來的一名中年壯漢,那雙血色雙瞳輕輕眨動,不經意間散發出一股驚人的煞氣。那中年壯漢見赤幽問話,嘴角微微一撇,旋即雙眼眯縫了起來,低吼道:「怎地,你不服?」

「你——」赤幽剛欲回話,但這時,一道聲音卻打斷了他。

「歡迎各位勇士參加殺戮沖關,現在將由我帶領大家,走向勝利的彼岸!」一道銀鈴般的聲音乍然響起,眾人順著聲音看去,卻見一名臉上蒙著黑紗的黑紗女子,正裊裊地朝眾人走來。

「你是何人?」人群中有一人低聲問道。

「我乃是黑紗,是你們大家的解說員,也是——收屍者!」黑紗的臉上雖然帶著溫和的笑容,但話卻絲毫不客氣。赤幽聽完那黑紗女子的話之後,便覺得一定會發生點什麼。

果然,在他心中剛剛有這念頭的時刻,卻見一道人影快速地朝著黑紗女子爆射而去,一股凌厲的勁風,剎那間籠罩了全場。

「這位勇士,你的勇猛,可不是用來對付我的哦,還請你弄清楚對象,否則的話,你可是會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呢?」黑紗女子面對那即將到來的凌厲勁風,卻絲毫不慌不亂,依舊從秀口中吐出了這句話。

「你這小女娃,簡直不知死活,竟敢這樣對老子說話,老子今天一掌斃了你!」那出手的大漢怒聲喝道,與此同時,那道凌厲的攻擊,也終於是來到了黑紗女子的眼前。

可那黑紗女子,卻到現在,還未曾移動過一步,難道她嚇傻了不成?見到那黑紗女子即將被大漢擊斃,不知為何,赤幽突然爆吼了一聲:「住手!」

但很明顯,赤幽的爆吼聲並沒有起多大作用,那道攻擊,依舊不偏不倚地轟向了那名黑紗女子。

「快躲開啊!」赤幽心頭狂跳,身形已經以一種最快的速度接近黑紗女子,要他眼睜睜地看著這樣一個生命死在眼前,他真的做不到。但很明顯,赤幽的擔憂,貌似有點多餘了。

那黑紗女子望著已經近在咫尺的攻擊,臉上驟然蕩漾起了一絲笑容,伸出玉手輕輕地朝那道攻擊點了一下。便在這刻,眾人只見到,女子的手指間,突然蕩漾出了一道水紋,隨後便見那凌厲的攻擊,竟在那道水紋之下,徹底地——煙消雲散!

這還不算完,在那道攻擊消散的那刻,卻見那黑紗女子又輕輕抬手,伸出一根手指,向著那大漢的咽喉處凌空一劃。突兀的,那名大漢不知什麼原因,身形便猛然頓住,隨後咽喉處驟然鮮血狂噴,就連頭顱,都因為鮮血的衝擊力而飛上了半空。


那頭顱在半空中翻轉了幾次之後,便重重地砸落在地,隨後咕嚕嚕地滾動到了眾人的眼前。眾人望了一眼地上的頭顱,卻見那人的雙眼,瞪得宛若魚眼,竟是死不瞑目!

寂靜,震驚!

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的黑紗女子,就連赤幽都不例外。先前出手那人的實力,最起碼也得靈元境巔峰實力,可就是這樣的強者,在黑紗女子的手中,卻宛若紙糊的一般,轉瞬被襲殺。

「咕——」所有人都狠狠地吞咽了唾沫,再也不敢對黑紗女子有半點不敬。那黑紗女子剛剛的一手,已經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鎮住了,就連赤幽,也不例外。

黑紗女子從懷中掏出了一條絲巾,擦了擦纖細的雙手,緩步朝著眾人走來,輕聲道:「垃圾已經被清理乾淨了,你們隨我來吧!」聞言,幾人身形一震,卻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在赤幽走過那黑紗女子身邊的時刻,那黑紗女子突然開口,道:「你叫什麼名字,剛剛謝謝你,因為你有一顆善良的心,竟令我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

「額——」

赤幽身形一頓,旋即詫異地望了一眼黑紗女子。這刻的她,臉上的黑紗微微飄動,露出了一點她白皙嬌嫩的肌膚,卻是如此誘人。赤幽猛吸了一口氣,道:「我叫做赤幽,至於你的感謝,卻是不敢當!」

赤幽說完后,也不等黑紗女子回話,兀自跟著人群朝著前方走去。黑紗女子目光怔怔地望著赤幽的背影,良久之後,嘴角才輕輕掀起了一絲弧度,道:「這個大男孩,還挺有意思的嘛?」

說完后,黑紗女子快步跟上了幾人,帶領著他們,一起朝著殺戮沖關的場地走去。

黑紗女子走在最前面,領著眾人不斷地左拐右拐。良久之後,黑紗女子的身子驟然頓住,隨後輕聲道:「到了!」

眾人疑惑地朝前望去,卻見視線之中,驟然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台,不過這圓台倒不像是殺戮沖關的場地,而倒更像是一個升降台之類的東西。

果然,當眾人全部站在圓台之上的時候,那座圓台卻是微微動了起來。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竟緩緩地朝著地底陷入。

眾人的視線頓時暗了下來,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聽到彼此的心跳聲。雖然殺戮沖關還沒開始,但那股緊張的氣氛,卻已經開始在眾人的心中逐步蔓延。

「轟!」

赤幽估計著,約莫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那座圓台猛然一震,隨後眾人便似乎感覺到圓台落到了實地。

「走吧,前面就是殺戮沖關的場地了,我親愛的各位勇士們,拿出你們的勇氣,進行一場堵上性命的決鬥吧!」黑紗女子的聲音清亮無比,令人聽起來無比舒服。

「終於到了!」赤幽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心中不由得感到了一些壓力,這血色屠宰場的神秘,似乎有點超出他的想象。不說那神秘的城主,甚至就連眼前的黑紗女子,也同樣神秘。這裡,究竟是一處怎樣的地方?不過眼下,他倒是沒時間去多想。

在黑紗少女的帶領下,赤幽看到了一個特殊的建築,建築呈現為圓形,更準確的說是一個不標準地錐形,下方面積最大,越向上會隨之收窄。到了差不多距離地面三十米地高度,才保持同樣地直徑向上延伸,一直到五十米。

這處場地佔地面積確實不小,比之赤幽先前見過的玄御斗獸場還要大上三倍。更加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麼大面積的建築,竟然是在地底完成的,這簡直是超乎人的想象。

黑色的建築,給人很壓抑的感覺。黑紗少女向眾人介紹,這座殺戮沖關的場地,是整個修羅城的中心。可見,這座殺戮沖關的場地,在修羅城的地位有多麼重要了。

「喂,我問一下,在這裡戰鬥沒有規則嗎?」就在這時,一名男子突然舉手示意,大吼著問道。

聞言,那黑紗女子似乎冷笑了一聲,道:「這裡,除了不允許帶武器之外,沒有任何規則。要說有,那唯一的規則便是,殺死對方!不容許留下任何活口!」

「好了,你們進去吧!進去之後,交上你們的身份牌,會有專門的人員替你們分組,決定你們的對手究竟是誰!另外,我會一直在旁邊觀看,若有人失敗死亡,我會負責替你們收屍!」

「都進去開始比賽吧!」黑紗女子冷聲道。

「好,走了!干翻那一堆的龜孫子,哈哈——」一大夥人-大笑地沖向了候戰區,赤幽卻是落在了最後面,一步一步,不緊不慢的走著。就在赤幽經過黑紗女子身邊的那刻,耳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銀鈴般的聲音。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希望你能夠好好記住這句話!」黑紗少女對赤幽輕聲說道,隨後頭也不回地走了開去,只留下赤幽一人,呆愣愣地望著她離開的背影,眉頭緊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赤幽猛吸了一口氣,一雙血色雙瞳間,突然間湧起了無窮無盡的熾熱戰意,這等層次的血腥戰鬥,才能激發人類,最為原始的戰鬥本能。

「殺戮沖關——我來了!」赤幽心頭狂吼,大步踏進殺戮沖關的場地之中,一股煞氣剎那間瀰漫了這片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 在小師妹星辰涅槃技能的修補下,他的實力突破金仙,達到了玄仙。

但剛達到玄仙,就掉入了潛淵。

潛淵之下沒有靈力和仙力,只有魔氣。

這還是他第一次動用玄仙之力,一時還真怕沒辦法將宴諳的最後一擊擋下來。

索性山海領域已經升級到了四重。

雲陽仙府中又極大增強了靈修,削弱了魔修的實力,才讓他輕鬆取勝。

雲若寒看向幽月,溫聲道:「我們要準備離開這雲陽仙府了,大人您準備好了嗎?」

等離開雲陽仙府,他們到達的就是四星主城屠仙城。

到時,他就能見到小師妹了。

===

慕顏沒想到,魔族的四星主城竟然是這樣的。

漫天的繁星懸在高空,無論白天黑夜,都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主城中的房屋並非全都建在地上。

也有的懸浮在半空中,周遭籠罩著暗紅色的光圈,光圈內是濃郁而純凈的魔氣。

「嘿嘿,看呆了吧?」虞鶯看著慕顏和夜靈目瞪口呆的樣子,忍不住得意地笑道,「屠仙城是仿照魔皇城而建的,論漂亮奢華,是其他三個主城都比不上的。當然……」

虞鶯嘆了口氣,臉色變得愁苦,「論參賽者的實力,屠仙城也不是其他主城能比的。小辰辰,想要成為屠仙城的魁首,可不容易啊!」

慕顏其實有些猶豫還要不要繼續參加招親大選。

四星主城中的魔族實力最低魔衛巔峰,最高甚至已經達到了魔將級別。

魔主相當於靈修中的玄仙。

而魔將相當於靈修中的仙王。

她不知道招親大選上會不會有魔將出現。

如果有,她的偽裝還能奏效嗎?

恐怕一眼就會被人看出女子的身份。

「不過小辰辰你也是有機會的,你的修為可是魔主五階,整個屠仙城中比你更厲害的,也就那數得過來的幾個。」

「暗黑峰的【熊熟】,火狐宮的【瑞巫】……如果碰上的是這幾人,你就要小心了。當然,最最最要小心的,還是赫連家的那小子。」

虞鶯說到這裡頓了頓,眼中閃過一抹恐懼:「赫連濯跟你一樣是天養之魔的子嗣,他的父親是赫赫有名的血魔隊一隊隊長赫連魘玥。赫連濯小時候也是在靈修中生活的,但行事卻比土生土長的魔族還要狠辣百倍。」

「百前他回歸潛淵后,選擇放棄靈修,選擇成為一個魔修。短短几十年,他的修為突飛猛進,如今已經達到了魔主七階。很多人都說,赫連濯未來的成就,會遠遠超過他的父親赫連魘玥。」

慕顏收回了思緒,看向虞鶯好奇道:「赫連濯是如何與他父親相認的?」

虞鶯沒好氣道:「你的關注點就是這個嗎?迎娶公主,攀上魔生巔峰,難道還不如認爹重要,就算你爹再厲害身份再高,難道還能高的過公主嗎?行吧行吧,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赫連濯手上有魔核血玉,靠近赫連魘玥後起了反應,於是就相認了,具體細節恐怕潛淵之下沒幾個人知道。」 當赤幽走進殺戮沖關的候戰區時,一連數十道目光朝他看來,不過待眾人發現來人只是個小鬼頭時,卻又紛紛把臉轉了過去.對於他們來說,像赤幽這等小鬼,無疑是這裡的炮灰存在。

殺戮沖關,可以說基本上沒有什麼規則,只要你能夠把對方弄死,那便是勝利者。所以說,這裡的每一個人,恐怕都不是什麼善茬。赤幽掃視了一眼,見周圍人群並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他也樂得清閑,獨自挑了個空曠的角落,緩緩坐了下去。

在赤幽坐下之後,周圍人群頓時對他投去一個憐憫的目光。這小子,還真是個愣頭青。沒看到一些人,寧願擠在一起,也不願去那處空曠的角落么?

他們又不是傻瓜,若不是有威脅,恐怕那處空曠地,早就被佔據光了。而現在,那些空地還好好的,這說明什麼?說明那裡,乃是一些特殊人物所獨自佔有的地盤。

「切,那小鬼頭,恐怕不要參加沖關了,我想下一刻,地下狂徒們便會把他撕成碎片!」

「誰說不是呢?狂徒七人組的威名,可不是蓋的!」

「那小子也真可憐,因為自己的無知而枉送性命!」

……

一道道議論聲在人群中悄然響起,憑赤幽的耳力,自然是聽到了。不過雖說聽到了那些議論,但赤幽也只是稍稍皺了皺眉,並未挪身離開。在他看來,候戰區本來就是個公用的地方,哪有什麼地盤之爭?

「嘿,你們可是不知道,剛剛我可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那傢伙的頭顱給割了下來。那滾燙滾燙的鮮血,可讓我洗了個好澡!」

「大哥,你也不看看我們地下狂徒究竟是誰,哪個敢和我們一較高下?你是沒看到和我交戰的傢伙,在聽到我們狂徒七人組的名頭之後,竟然腳都嚇軟了。那股慫樣,真是讓我笑尿了!」

就在赤幽那樣想的同時,入口處突然傳來了幾道狂野的聲音。而聽到這聲音,人群的臉色頓時一變。

「他們回來了!」一些人眼神變了變,隨後身子又擠了擠,騰出了一大片空間,那副摸樣,明顯是對前來的人,深感忌憚。一邊坐著的赤幽,抬頭看了一眼,不過卻沒有絲毫移動的意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