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有人約了?」從她的表現,他已經看出來了。

2022 年 2 月 5 日

反正他都已經知道了,斕凝也不否認。

「既然如此,陪我去買甜品總可以吧?買完我送你回家。」他退而求其次。

「你喜歡吃甜品?」斕凝有點詫異,男生喜歡吃甜的東西不多見。

「個人喜好,怎麼很驚訝?」他反問。

斕凝搖頭,「買甜品影視城附近就有甜品店,買完你不用送我,我自己回去。」

她才不會跟他去很遠的地方買,繞城一大圈,她不知幾點才能回家。

顧澤睿神情頗有些無奈,也只能隨她,走時他實在忍不住戳了一下她的腦袋,小妹妹防範意識好強啊!

收工后換上私服,斕凝白色毛衣,下面搭了條黑色的小裙裙,頭上戴了一頂白色毛茸茸的帽子,整個人都有點毛茸茸的可愛。

「你這戲里戲外反差夠大的,劇里是媚人的妖精,劇外更是蠱惑人的妖精。」其實他是在誇她,只是這誇的實在不像是在誇她。

「其實夸人不止可以用妖精來形容,還有一個詞語叫仙女。」斕凝白他一眼,他的粉絲居然說他浪漫,她真沒看出來。

顧澤睿「呵呵呵~」假笑。

那家甜品店開在還沒出影視城的位置,沒走多久他們就到了。 「皇上答應了北狄的全部條件,議和定下了。」

王府,馬翰的人幾乎和四院同時把消息送到了趙煦手中。

儘管清楚趙恆一定會妥協,但趙煦對這位帝王還是十分失望。

大頌與大宋字不同而音相似。

怎麼這憋屈的歷史也相近了呢?

而趙恆的品格在他看來,也與那位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飛,與金朝媾和的南宋高宗沒什麼區別。

「把烏蘭巴提出來,送去秦關。」趙煦對常威說道。

從烏蘭巴被俘虜到現在,他還沒見過此人。

不過他也不打算見,何必污了他眼睛。

常威應了聲是。

馬翰的人抵達后,燕王便把他叫了過來。

估計預料到要拿烏蘭巴換取咸城的大頌兵馬。

這時,趙煦揮了揮手,示意馬翰的人可以回去了。

「議和定了,接下來穆勒洪真就要一心對付殿下了,也不知道他會出什麼陰招?」常威緊皺眉頭。

他倒不是畏懼北狄,和王府親軍的將領一樣,他充滿鬥志。

但是他們同樣沒有因為勝利而頭腦發昏。

正如燕王說的,戰略上要藐視敵人,戰術上要重視敵人。

何況這次戰爭,北狄也沒有傷筋動骨,實力依舊十分強悍。

既然北狄要與他們一較高下,自然要小心應對。

畢竟北狄可以輸很多次,但他們只要有一次慘重失敗,便會數年喘不過氣來。

唯一讓他安慰的是,得了南三郡,他們自從佔據了整個燕州的土地以及土地上的百姓。

「不要想太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即可。」趙煦望向北方。

他同樣想不出穆勒洪真要如何對付他。

燕郡之北,有燕山稜堡扼守。

燕關又添一面棱堡式城牆,更難攻打。

從海上南下的道路也被他切斷。

他北狄兵馬只要不會飛,便無法對燕州造成威脅。

不過穆勒洪真是不是有了對付他的法子,他不清楚。

但他對付北狄的法子卻已經定下。

想到這,他說道:「對了,這次白尚從寧錦都司救出三萬餘青壯,本王打算把他們收編為軍,其名為寧錦軍。」

這次趙恆雖把南三郡給了他了。

但是刻意沒有給他擴充王府親軍。

一開始,他有些不平,但細想又覺得無所謂了。

既然他已經把自己的艦隊變成了黑鯊海寇,自然也能把這三萬寧錦軍歸入山寇之列。

再讓寧錦軍專門對付北狄。

因為,一來,能在北狄殘酷壓迫下活下來的青壯,自然是身體素質最強的。

弱的自然已經不堪重負累死。

二來,這些青壯對北狄人有深刻的仇恨。

武裝他們,他們定會成為自己對付北狄最鋒利的長矛。

而菊花島更會讓他們在對付北狄的時候如虎添翼,讓北狄寢食難安。

「穆勒洪真,本王會讓你後悔這次決定的。」趙煦的眼睛眯了起來。

常威則咀嚼著寧錦軍三個字,暗暗點頭。

望向趙煦的眼睛裏似乎有光閃爍。

這次戰事讓他感覺到燕王已經丟棄了過去完全防守的策略。

而是採取攻守兼備的對敵之策。

最重要的是,燕王不再死板地遵守朝廷的命令,一步步暗中培植自己的勢力。

如此一來,燕州賬面上將永遠只有十二萬兵馬。

但賬面底下將會藏着今後讓他們為之膽寒的力量。

這,只怕也是燕王答應與北狄一較高下的底氣。

「白尚與他們熟,就讓白尚負責訓練他們。」常威搓了搓手,有些激動。

儘管這三萬兵馬不可見光,但終究今後是他手下的兵了。

頓了下,他又道:「殿下,楊震將軍怎麼辦?難道真讓他在白尚麾下當個小兵?」

趙煦怔了一下。

楊震這件事,他把白尚召回之後,白尚就告訴了他。

當時王府親軍將領俱都震驚不已。

包括他也有些懵。

不過細想下,白尚的處理是對的。

楊震的身份若是暴露,勢族們定會把寧錦都司丟失的罪責全部怪在他頭上,最終處死他。

「令知道這件事的人保守這個秘密,楊震已經死了,這個楊震非彼楊震,就把他一起編入寧錦軍,剩下的就看他自己的能耐了。」趙煦說道。

按白尚的說法,這次襲擾寧錦都司,楊震出了不少力。

這位老將對寧錦都司的一山一水都會熟悉,而且戰場指揮的才能還在,給白尚出過不少點子。

唯一的缺點是,他不懂火器的運用。

這個可以學。

常威懂了趙煦的意思,這是再給楊震一個機會。

寧錦軍是一群同仇敵愾之人。

楊震一直因寧錦都司慘敗而懊悔。

這樣一隻上下一心的寧錦軍便誕生了。

「是,末將懂了。」常威應了聲是。

接着趙煦又囑咐了常威幾句,令他加強燕山稜堡以及燕關的防備。

穆勒洪真要和他單挑,自然不僅僅是一句空話。

他還是要防著,做到有備無患。

常威離去,直接去了北大營。

先是點了呂昌押送烏蘭巴前往秦關,接着動身前往燕山稜堡巡查。

三日後,呂昌一行抵達秦關。

將烏蘭巴送到城門之外。

「烏蘭巴,我的弟弟。」鐵木塔一直在秦關前等待。

見到烏蘭巴從城門走出來,立刻迎了上去。

「大哥。」烏蘭巴快走幾步,到了鐵木塔面前,重重一嘆,將頭低下,「這次我給父汗丟人了。」

「這不是你錯,誰也不會想到一群海寇會襲擊你。」鐵木塔說道,「這次我們北狄與大頌議和了,但燕王除外,接下來父汗會全力對付燕王,給你的雪狼王帳復仇。」

烏蘭巴點點頭,眼睛瞬間赤紅,濃烈的恨意讓他渾身顫抖,他道:「這次我會建議父汗通過伊萬,派遣使者前往羅斯國,在那裏,我們或許能找到對付燕王的辦法。」

鐵木塔不以為意,他這個弟弟與這個伊萬過於親近。

雖然他承認伊萬造出火炮的功績,但對羅斯人他充滿戒備。

不過再次見到烏蘭巴,他不想說這些。

只是拉着他,上了馬,向襄城而去。

僅僅兩日後。

圍困咸城的西涼兵馬突然撤走。

幾乎要山窮水盡的楊豐從西涼將領口中得知了議和之事。

苦笑一聲,他滿心蒼涼,領着殘存的兵馬向武關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