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是!師傅!請客吃飯的事情我是不贊成的,這麼多首長都過來捧他的場,其實都是沖你來的!誰讓師傅是一個大神醫呢!」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哦?他們都有病嗎?」無塵疑惑的道。

「呵!呵!他們這是怕有病!而且這些人也曾經在石頭出事的時候救過他的命!請大家吃一頓飯這也是應該的,我爺爺會幫他處理這些關係的!師傅你就放心吧!」王瑩笑著道。

「哦!既然是救命恩人,那一定要招待好!石頭!今天就喝百年蜂蜜酒!」無塵認真的道。

「師傅!你可要幫撐門面啊!我心虛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這是必須地!我和你師叔還真沒把這些人放在眼裡!」無塵笑著道。

「師傅是雷霆起於側而不驚,泰山崩於前而不動!是我們年輕的楷模!學習的榜樣!」金清石舉起大拇指道。

「那涼快上那呆著去!別在這裡拍馬屁!」無塵笑著道。

「喳!」金清石立即彎腰回答道。

這個時候樓下響起了沈雅的笑聲,沈雅和杜娟剛從軍委回來,父親沈國放已經答應沈雅,不為難這個不是女婿的真女婿,也會早一點過來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讓沈雅不要太*勞了,肚子里可是沈家的第三代傳人!

金清石和王瑩跑到樓下,沈雅看到王瑩立即高興的道:「小瑩!我正準備給你打電話呢!」

「雅姐!今天人多,我過來幫幫忙!你就別忙了,快點坐下休息!」王瑩看著鼓起肚子的沈雅連忙道。

「你們就在房間里聊天吧!我來做菜!」金清石笑著道。

「還是算了吧!你把材料先準備齊了,我爸一會帶著兩個軍委的大廚過來!」沈雅笑著道。

「雅姐想得果然周到!」

「是爸爸提出來的!你以為給首長做飯那麼簡單啊?」

「暈!以後再也不幹這蠢事了!自找苦吃!自作自受!」金清石鬱悶的道。

「好啦!快去準備材料吧!我們的少將同志!」沈雅笑著道。

總裁老公,超給力 「啊?少將?老闆!你是將軍啦?」王瑩和杜娟同時吃驚的道。

「今天剛剛拿的證件!明天就授銜!呵!呵!」金清石笑著道。

「弟弟果然厲害!老闆真是太牛了!」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老大車禍,老二偏癱!」

「呵!呵!呵!」三個極品美女頓時笑得花枝亂顫、陽光燦爛!

金清石跑到一樓20多平方米的廚房裡,從空間里將兩條十斤左右的白色娃娃魚和一些魚放在了水桶里,然後又拿出上次吃剩下的一大快白蟒肉和一些野兔、野雞,又拿出一塊鱉王肉,準備煲個大補湯!

下午四點半,三輛奧迪A6軍車停在了8號別墅門口,從第一輛和第三輛汽車上,立即跳下來二個身材魁梧、身穿便裝的大漢和兩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四個大漢立即跑到中間的奧迪車前,這個時候車門一開,沈國放、吳國志、王洪光三個人微笑著從汽車裡走了下來,李武印、金清石、沈雅、王瑩連忙迎了上去。

大家走進客廳里,杜娟帶著兩個中年人去了廚房,吳國志看到站在客廳里的無塵和無為,連忙敬禮道:「兩位大師好!我們有幾年沒見了!兩位大師可是越來趙年輕啊!」

「呵!呵!呵!吳主席的身體還好吧?」無塵微笑著道。

「好!好!現在能吃能睡的!每年的體檢身上的零件都正常!」吳國志笑著道。

這個時候沈雅笑著道:「師傅!這是我爸爸沈國放!」

「無塵大師好!」沈國放連忙敬禮道。

「都是自家人,就別這麼客氣啦!」無塵微笑著道。

「師傅!這個是我爺爺!」王瑩拉著無塵的手撒嬌的道。

「大師好!」王洪光也連忙禮道。

「你要多休息!才六十多歲,長得比我還老!」無塵看著王洪光微笑著道。

「師傅!我爺爺身體沒事吧?」王瑩緊張的道。

「沒什麼大事!就是肝鬱氣滯!一會我開幾副中藥,好好調理一下就沒事了!」無塵微笑著道。

「老王!這是怎麼回事?有病怎麼不說呢?」沈國放急著道。

「唉!這不是馬上要離開軍隊了嗎!心裡有太多的不舍,晚上也睡不好覺!」王洪光苦笑著道。

「過幾年我也要下來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有什麼想不開的啊!」沈國放笑著道。

「你現在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到時候也許還不如我呢!」王洪光笑著道。

「我才不會呢!我就在家裡帶孫子!把孫子好好培養成人!」沈國放看了一眼沈雅笑著道。

「爸爸!」沈雅紅著臉道。

「大家快坐下喝口茶!這可是難得的好茶!」無塵笑著道。

沈國放、王洪光坐在沙發上拿起茶懷輕輕的喝一口,兩個人立即驚訝道:「這是什麼茶?不比極品大紅袍差啊!」

「神架茶!是我在神農架深山裡採的!味道還可以吧?」無塵得意的道。

「哦?大師!這茶多嗎?」沈國放急著道。

「有不少!就是不好采!」

「真是太可惜了!」王洪光惋惜的道。

「爺爺!我讓石頭幫你采!他一定有辦法的!」王瑩笑著道。

「小雅!你聽到了吧?孝敬可是中華的傳統美德!」沈國放向著女兒笑著道。

「爸爸!我知道啦!一定會好好孝敬你的!」沈雅笑著道。

這個時候廚房裡傳來了吳國志的驚叫聲:「啊!」 沈國放和王洪光立即向著廚房跑了過去,無塵笑著搖了搖頭道:「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不就是點野味嗎?」

「師兄!那些可都是保護動物!他們能不吃驚嗎!」無為笑著道。

「你以為他們就不吃這些啊?保護這些動物就是怕以後沒得吃!」無塵瞪著眼睛道。

「小點聲!你不怕他們聽到啊?」無為擔心的道。

「提前來家裡的都是自家人!他們就是聽到也沒事!呵!呵!呵!」無塵笑著道。

沈國放和王洪光衝進廚房裡,就看到吳國志指著十斤重的兩條生猛的娃娃魚吃驚的道:「石頭!這是在地里搞到的白色娃娃魚啊?還有這白巨蟒!這怪魚!」

「這些都是我從深山裡抓回來的,深山裡還有2米多長的娃娃魚!小娃娃魚更多得是!這兩米多長的蟒蛇就是被娃娃魚咬死的!我冒著生命危險從它嘴裡搶來的!」金清石神神秘秘的道。

「別胡說!這東西就是人工飼養的!呵!呵!呵!」吳國志笑著道。

「對!對!對!這都是人工飼養的!以後誰問都要這麼說!」王洪光笑著道。

「石頭!這些東西都是從神農架里拿回來的吧?」沈國放小聲的道。

「嗯!那裡太多神奇的動物和植物了!今天喝的酒就是用百年以上的蜂巢泡製的!那個蜂巢有大卡車那麼大!蜜蜂有七八厘米長!先天高手如果被包圍了也會丟了性命!」金清石小聲的道。

「啊?那你是怎麼拿到蜂巢的?」沈國放吃驚的道。

「師傅引開了那些蜜蜂,我又放了一把大火,才拿到了一點點!」金清石忽悠著道。

「好東西啊!這個酒一定要多喝點!還有什麼好東西?」吳國志感嘆著道。

「還有就一點人蔘和黃精!這些東西泡酒需要很長時間,等泡了我再請首長喝!」金清石笑著道。

「這些東西我們幾個人知道就行了!」沈國放點了點頭道。

「那是必須地!肥水不流外人田!」王洪光笑著道。

這個時候吳國志指著廚師正切成小塊鱉王肉問道:「就是什麼肉?」

「是一塊千年鱉王的肉!準備給大家補補身體!」金清石笑著道。

「啊?千年鱉王?」

「是啊!有內丹的!不過被我吃下了!肉也剩下不多了!」

「真敗家啊!怎麼不帶點回來呢!」吳國志心疼的道。

「你到先天了嗎?」沈國放和王洪光同時問道。

「嗯!」

「好!好!好!龍牙里又多一個先天高手!鄭海知道了一定鬱悶死!」吳國志笑著道。

「先天高手!這回我看誰還敢說三道四!」沈國放激動的道。

「把明天的發言搞馬上改一改!把先天高手加進去!」吳國志點了點頭道。

「嗯!而且還要放在最後面!我想看看他們吃驚的樣子!」沈國放笑著道。

「快出去吧!一會又來人了!我們也算是這裡的主人吧!迎接客人那是應該的!」王洪光笑著道。

沈國放和吳國志同時點了點頭。

時針剛剛指向六點,小區門口又開進來四輛奧迪軍車和一輛中巴車,車隊一直開到了8號別墅門口,十幾個身材魁梧的大漢立即將中巴車圍了起來。

車門一開,鄭海和陳剛先從車上跳了下來,緊接著洪主席帶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和雙胞胎姐妹洪欣、洪夕,唐正帶著兒子唐志遠和孫子唐武,最後葉天際從車上走了下來。

十個人看著迎接隊伍頓時大吃驚,軍委委員一下來了三個,而且還有一個軍區的中將副司令跟在身後。

無塵和無為站在中間,沈國放、吳國志、王洪光、李武印站在他們兩邊,金清石、沈雅、王瑩站在他們的身後。

這個時候無塵雙手合十微笑著道:「老衲無塵!歡迎各位施主前來做客!」

「大師太客氣了!我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啊!」洪主席雙手合十的道。

「如果沒有洪施主和唐施主的頂力相助,我徒兒早已不在世上了!我這次設下家宴,一是感謝各位對我徒兒的救命之恩;二是感謝對他多年的照顧和關愛!」無塵真誠的道。

「大師!石頭是個難得的人才!我們大家都非常喜歡他、欣賞他!我們等這頓飯可是等得頭髮都白了!您就是不請我們,我們也會主動提出來的!」洪主席微笑著道。

「我們還是進屋裡說吧!我聞著香味都流口水了!」唐正笑著道。

「呵!呵!呵!快請進!快請進!」無塵笑著道。

金清石一個個熱情的打著招呼,葉天際走到他身邊的時候笑著道:「你小子真能折騰!真是嚇死人不償命啊!」

「葉叔!您可要幫我兜著點!我心裡現在還沒底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有三個上將在那裡壯膽,你還怕什麼啊?誰看了都眼暈啊!」葉天際笑著道。

「葉叔叔!石頭哥可是一個好人!你可不能欺負他哦!」洪欣、洪夕跑過來道。

「呵!呵!葉叔就是要好好欺負他!」葉天際笑著道。

「那我們就把車裡的煙、酒全部送給石頭哥!」洪欣崛起小嘴道。

「臭丫頭!怎麼跟你葉叔說話呢!快進廚房裡幫幫忙!」這個時候那個中年男人笑著道。

「是!老爸!」洪欣、洪夕同時點頭回答著道。

葉天際向著金清石笑著道:「這是洪欣、洪夕的父親,洪天宇,現在是重陽市副書記!」

「洪叔!您好!我叫金清石!」金清石連忙敬禮道。

「呵!呵!我父親經常跟我提起你!你可是一個了不起的小神醫啊!有時間我們一起吃個飯,我那兩個淘氣的女兒可是你的忠實粉絲啊!」洪天宇笑著道。

「洪叔叔!我只會一點點醫術,如果洪叔叔需要我幫忙的儘管吩咐!」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呵!呵!我不會跟你客氣的!這次我就來大吃大喝的!」洪天宇笑著道。

「我們快進去吧!一會好吃的都沒了!」葉天際笑著道。

李武印陪著葉天際、洪天宇、唐志遠向著房間里走去。

沈雅和王瑩陪著洪欣、洪夕,唐武摟著金清石的肩膀羨慕的道:「拼爹你不行!拼師傅你牛!看來還是學醫好啊!」

「你小子怎麼變白、變胖了?腐敗了吧?」金清石笑著道。

「天天坐辦公室,能不白嗎?真是太無聊了!」唐武鬱悶的道。

「你可是從龍牙里出的!就不能帶出一支精兵嗎?」

「現在的獨生子女,那能吃得了苦啊!我訓練一個月,累爬下了一大片!奶奶的!」

「慢慢來吧!一會你多吃點肉!對你身體的恢復有很大幫助!」

「就是因為有好吃的我才過來的!要不然和一群首長吃飯多累啊!」唐武笑著道。 在客里擺著兩張大圓桌,年長和年輕人分別坐在兩張桌子上,每個一碗的鱉王湯放在了每個人的面前,沈國放、吳國志、王洪光馬上停止了說話,快速的喝起湯來。

三個人奇怪的動作立即讓大家警覺起來,唐正馬上拿起湯勺喝了一口湯,頓時一股暖流從胃部擴散到全身,他馬上向著洪主席道:「主席!快點喝湯!要不然就沒有了!」

「呵!呵!老唐你至於這樣嗎?不就是一碗湯嗎!如果想喝就讓石頭多煲一些就好了!」洪主席笑著道。

「大家都慢慢喝!這湯每人只有一碗!想再喝也沒有了!」無塵笑著道。

「啊?喝湯還限數量啊?這客請的有意思!」洪主席笑著道。

「洪主席!這可是千年鱉王湯!那隻巨鱉直徑有一米,很難再找到第二隻了,最主要是裡面的肉都被石頭給吃光了!只剩下這麼一點點了!」無塵笑著道。

「石頭!你也太狠了!有好吃的怎麼不多留一點呢?」唐正瞪著眼睛道。

「唐爺爺!我當時也不知道這肉有多珍貴,所以就當普通的野味給吃了!不過你放心,有時間我去抓一隻回來,不過那裡已經沒有這麼大了,只有一些小一點的!」金清石苦笑著道。

「這湯里散發著一咱特有的清香,裡面加了什麼藥材嗎?」洪主席疑惑的道。

「那些巨鱉生活在水裡的金絲楠沉陰木上,所以它們的身體裡帶著這種特有的香味!」金清石解釋著道。

「哦!真是好東西!我還是第一次喝到這樣的湯呢!就沖這個湯就沒白來啊!」洪主席笑著道。

這個時候連續上了三道菜,紅燒娃娃魚肉塊、剁椒蒸魚頭、魚骨湯,這回大家看到一大煲湯,心想著又上來一個湯,看樣子每人兩碗沒有問題。

杜娟和杜媽媽忙著給大家裝湯,沈國放、吳國志、王洪光三個人再一次將碗里湯快速的喝了下去,自已馬上走到湯煲前開始裝起湯來,唐正笑著向吳國志道:「小吳!你也不怕燙著!有那麼多湯至於這樣著急嗎?」

「首長!等我喝完再回答你!」吳國志一邊喝著一邊快速的回答著道。

「石哥哥!這是什麼湯啊?」洪欣小聲的問道。

「這是用兩條十斤重娃娃魚的八條腿煲的湯,年輕人喝了強身,女人喝了美容!老人喝了長壽啊!」金清石笑著道。

「美容?我要喝!」洪欣立即大叫著道。

大家聽到金清石的解釋馬上明白了這湯也不簡單啊! 神醫娘子病相公 喝完湯再說動物保護法!

喝著大補湯、吃著美味,然後再喝上幾杯甜甜的美酒,別墅里不時傳來開心的大笑聲!

無塵和無為雖然吃著素菜,可是卻大口大口的喝著蜂巢酒,幾個女孩的臉上都開始泛起了紅暈,蜂巢酒雖然入口很甜,可也是高度白酒啊!

陳剛和鄭海只喝了幾小懷,兩個人有任務在身沒敢放開喝,不過他們拉著金清石不停的嘀嘀咕咕著,金清石一會搖頭一會點頭,不用問他們兩個人正在要蜂巢酒。

椒鹽白蟒肉、烤野兔、野雞燉榛蘑,欲罷不能的美味讓所人陶醉其中。

小虎躲在廚房裡正在那裡大塊大塊吃著野味,杜娟、杜媽媽還有兩個廚師,正一邊吃著酒一邊慢慢吃著東西。

金清石沒敢讓小虎上餐桌,怕大家連口湯都喝不上,而杜娟和媽媽看到洪主席激動得兩腿發抖,說什麼也不敢坐在餐桌上。

洪主席摸著自已鼓起的肚子開心的笑著道:「好多年沒有這麼放開的大吃一頓了!美味可口、精神抖擻!」

「主席!這次可真沒白來!這些美味不但滿口生香、香鮮至極,更是難得補品! 腹黑老公追萌妻 現在明顯感覺身體發生了變化!好像年輕了好多!」唐正笑著道。

這個時候王洪光可真是紅光滿面了,他舉起酒杯向著洪主席微笑著道:「主席!難得能和您坐一起喝上一懷酒,今天我就借花獻佛,敬您一懷!祝您身體健康!萬壽無疆!」

「洪光!其實你早就可以坐在這個位置上的,這裡面的原因我不想多說了!不過我可以坦誠的講,我對你沒有任何的意見!」洪主席舉起酒杯認真的道。

「大家能坐在石頭的家裡吃飯,說明大家都是一家人,洪光的事情主席也沒辦法,要怪就怪石頭吧!」唐正無奈的道。

「啊?我?我可什麼也沒幹啊!」金清石吃驚的道。

「為了保住你的命,我和主席只能放棄一些東西!」唐正搖了搖頭道。

「首長!真的對不起!」金清石沒想到兩位首長為了保住自已的命,背後還有這麼多秘密,他雙眼發紅的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