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是我媽媽。」

2020 年 10 月 30 日

許醉凝原本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個名字是誰,歐陽楚已經在一旁給她解釋了。

「是你名字里的那個字嗎?」

「嗯。」

許醉凝角的有些差異,居然還有人姓諄?

這才忍不住的手機查了一下,發現這個姓氏確實是存在的,只不過是非常古老的王族姓氏了。

以至於流傳到了今天,在百家姓裡面都沒有收錄,但是國外似乎有一個華裔家族是這個姓氏。

而且還混得風生水起的,歐陽楚的母親大抵就來自於這個家族吧。

許醉凝才剛剛查清這個姓氏的出處,另一旁的歐陽楚卻已經早就抓住了亞歷克斯的領子。

「我最後問你一次,你看見我就要跑,是不是跟大天使的嘆息有關係?」

在來之前,許醉凝她們還不能完全的確定,亞歷克斯一定知道大天使的嘆息的內幕。

但是他剛剛實在是過於此地無銀三百兩了,既然見到歐陽楚就要逃,就說明他一定是知道一些內情的。

否則也不至於心虛到要看到人一眼就要跑吧。

歐陽楚的問題卻讓亞歷克斯整個人打了一個寒顫,並沒有像剛剛一樣獃滯的回答問題。

而卻像是突然恢復了理智,一樣的有些激動,張口就大喊。

「我真的不知道!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大天使的嘆息有什麼問題呢!求你們了,別再問我了!!!」 韓淑昭挎著名牌包,猛的扔在地上,渾身珠光寶氣,指著風飛煙的鼻子就要罵。

風飛煙就是一愣,不過就在韓淑昭要之指到風飛煙的時候,楊柏已經出現在韓淑昭的身邊。

楊柏眼神冰冷,韓淑昭嚇得一個激靈。

「你是誰?你敢瞪我!」

「來人,給我把他轟出去!」

韓淑昭猶如瘋婆子一樣,尖銳的下巴指向楊柏,李家的保鏢都朝著楊柏和風飛煙而去。

院長天良頓時著急起來,趕緊喊道:「夫人,她就是風醫生,這位是楊柏神醫,他們能夠治療李少的病。」

韓淑昭一聽,頓時愣住了,而此時李基兆也反應過來,趕緊沖著天良等人喊道。

「醫生來了,那還等什麼,趕緊手術!」

韓淑昭也反應過來,臉色稍微緩和一下,不過還是霸道看著風飛煙說道:「你是醫生?這麼年輕?不管如何,你只要把我兒子的病治好,我讓飛黃騰達。」

韓淑昭也看向楊柏,剛才的確被楊柏嚇到,只能夠色厲內荏的哼了哼。

風飛煙早就看出韓淑昭等人的身份,不過風飛煙才不管那一些,淡淡說道:「院長,讓他們都出去,想讓我看病,就讓其他患者也能夠救治。」

「想什麼話,有點錢就了不起嗎?本小姐,不差錢!」

風飛煙當然不差錢,風家大小姐,秦老的愛徒,華國古醫傳承者。

風飛煙這麼一說,韓淑昭又冷笑起來,不過此時的李基兆卻攔了下來,畢竟孩子的病要緊。

穿越古代之空間女王 「風醫生,裡面正在手術,你還是看一下,時間掌控在你的手中,你們速度快,我們李家的人,就不會封堵這麼久。」

李基兆威嚴無比,淡淡的看著風飛煙兩人。

院長天良已經壓低聲音,把李基兆夫婦的身份告訴風飛煙,旁邊的楊柏就是一愣。

「李降山的父母?」

楊柏摸了摸下巴,沒有想到,能夠在這裡遇到李家人。

「你認識?」

風飛煙好奇看著楊柏,如果楊柏認識,風飛煙怎麼也得幫忙。只是真是楊柏的朋友,有楊柏在,還著什麼急。

「認識,他的傷,跟我有關係!」

楊柏淡淡一笑,風飛煙頓時就明白過來,暗中橫了楊柏一眼。

「抱歉,這個病我看不了,沒空!」

風飛煙回頭就拒絕,一點面子都不給天良,甚至也不看韓淑昭等人。

「風醫生,這是怎麼回事?」

天良頓時著急起來,而此時的李基兆聽到風飛煙不治病了,頓時臉色陰鬱下來。

「哼,什麼醫生,天良院長,你連你們醫院的醫生管不了了嗎?」

韓淑昭更是痛罵,指著天良的鼻子,頓時在走廊咆哮。

「她,她是霍普金斯團隊的人,不聽我的,而那個楊柏,更是內地醫生,我沒法命令!」

「什麼?廢物,統統都是廢物,什麼狗屁醫生,今天治不好我兒子,我砸了你們仁和醫院!」

韓淑昭相當的憤怒。

而此時天良滿頭都是汗水,霍普金斯等人還在手術,不過也聽到門口的吵鬧聲,也趕緊讓人制止。

「夫人,夠了,讓他們滾!」

李基兆也臉色冰冷,區區一個醫生敢給李家擺臉色,先把李降山的腿治好,剩下的事情以後在說。

不過就在李基兆制止韓淑昭的時候,旁邊一個保鏢慢慢走了過來,畏懼說道:「董事長,那個人,好像就是打少爺的人。」

「什麼?」

這個保鏢的話,讓李基兆猛的愣住了,而此時韓淑昭也聽到了,頓時伸出手一個耳光抽在保鏢的臉上。

「你說的是真的?」

這個保鏢就是大港彎別墅的,當初遠處看到過楊柏離開,同時也從李降山那裡看到過楊柏的照片,當然認出來。

「老三,喊人,給我把他抓起來!」

韓淑昭徹底怒了,居然在這裡遇到兇手,怪不得這個人不給治病,原來就是他們傷害了兒子。

李基兆也看到正在等待電梯的楊柏,也猛的一揮手,剎那間,韓三領著保鏢朝著楊柏就圍了過去。

「董事長,您這是幹什麼?」

總裁不好惹:女人,休想離婚 天良疑惑的剛要站起來,韓淑昭又是一個耳光抽在天良的臉上,怒斥道:「天良,你個狗東西,他就是傷害我兒子的兇手,你敢攔一下,我弄死你!」

韓淑昭雙眸都是血絲,扭動腰肢,殺氣騰騰朝著楊柏而去。

而此時在電梯門口,這麼多保鏢把楊柏和風飛煙團團圍住,風飛煙一點都不緊張,反而好笑的看著楊柏。

「你惹的事,你快點解決,我累了,我,我要回酒店!」

風飛煙最後這句話,是羞澀地說著,說完就低下頭來,不言而喻,也希望楊柏回酒店。

「很快!」

楊柏雙眸一亮,心有靈犀點了點頭,冷冷的看著前方眾人。

「滾蛋!」

楊柏也不廢話,雙眸金芒一閃,前方所有人就感覺雙腿發軟,噗通噗通,一個個都跪了下去。

就連韓三,膝蓋都成麵條,括約肌縮緊,都要屎尿其流,震撼無比的看著楊柏。

「你們都怎麼來了?有病了嗎?」

韓淑昭震驚的看著,剛想母老虎發威,楊柏就冷冷的看著韓淑昭,只是一眼,韓淑昭兩眼一黑,扭身癱倒在地上。

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震驚了,天良院長獃滯的看著楊柏。

李基兆也看到了,頓時也反應過來,眼前的楊柏,有問題。

被青春遺忘的愛戀 「夠了!」

李基兆深吸一口氣,背後四個保鏢保護,這四個保鏢都是先天武者,守護李家的。李基兆深深看著楊柏,慢慢走了過來。

「是你,傷害我兒子?」

李基兆雙眸都是怒火,楊柏還敢在這裡發威,難道他就不知道招惹什麼人嗎?」

「你是李降山的父親,我沒話跟你說,你的兒子咎由自取,活該而已!」楊柏看都不看李基兆。

「放肆,太放肆了!」

李基兆怒吼一聲,眼神示意旁邊的保鏢。就看到這名先天武者傲氣無比,冷哼一聲,朝著楊柏而來。

「噗通!」

還未等來到楊柏旁邊,雙腿也軟,直接就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家主,他有問題!」

這個保鏢震驚喊道,只有面對楊柏的時候,才知道楊柏有多麼的可怕。而此時的李基兆又一次深深看著楊柏。

「年輕人,你在激怒我?你知道激怒我,會有什麼代價嗎?」

港島四大家族,李家財力雄厚,李基兆已經徹底被楊柏激怒,望著楊柏即將走進電梯,繼續說道:「我不管你是誰,現在跪在這裡給我道歉,不然的話,我會讓你家破人亡,不得好死。」

楊柏哪有空管李基兆,身邊有個含苞待放的風飛煙,兩人乾柴烈火,就要去酒店,哪有功夫陪著李基兆。

「滾蛋!」

楊柏根本就不管,關閉電梯,風飛煙又一次投入楊柏的懷抱,初嘗禁果,風飛煙已經等不及了。

「混蛋,爛仔!」

楊柏這麼伊利開口,李基兆瘋狂無比。而此時眾人也都反應過來,震驚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李基兆,你個王八蛋,你居然放走他,給我殺了他!」

韓淑昭沒有起來,坐在地上就是哭,邊哭邊罵著李基兆,哪有大家族夫人的風範。

「給我閉嘴,這件事不簡單,不過他也出不去!」

李基兆已經來到韓淑昭旁邊,韓淑昭一點素質都沒有,如果不是當初娶了韓家女,得到韓家資助而崛起,李基兆就廢了韓淑昭。

「李基兆,孩子還在裡面躺著,你還在等什麼?」

「就算他很厲害,難道我們手底下沒有人嗎?」

韓淑昭的話,讓李基兆已經陰狠的笑了起來,望著韓淑昭說道:「放心他走不出醫院,他動了降山,我會讓他進入赤柱(港島有名監獄),在那裡,我讓他知道什麼是恐怖的事情。」

李基兆說完,已經拿起電話,撥通一個號碼。

「黃隊長,我要報案,有兇手傷害了我的兒子…」

李基兆已經聯絡港島特殊部門,飛虎組,這是類似炎黃組的權利機構,只是飛虎組獨立在炎黃組之外。

飛虎組隊長黃青虛卻是築基期高手,也是散修聯盟之人,手底下掌控許多能人。飛虎組守護港島,處理各種重大案件。

黃青虛聽到李基兆的報案,頓時愣住了,李家少爺被暗害,這樣的事情,相當重大。尤其李基兆掌控的勢力,如果因為李降山而發怒,會波及港島現在的形勢。

「李家主,我現在立刻過去,請攔住他!」

黃青虛所在的基地,離著仁和醫院有段距離,不過黃青虛率領飛虎組的人,直接坐上直升機,十分鐘后,就出現在仁和醫院的廣場當中。

此時楊柏並沒有離開醫院,而是出現在黃毅的病房當中,黃毅已經蘇醒,正在跟著楊柏聊天,而梅姨卻陪著風飛煙,簡單聊著,十分感謝兩天人的救治。

黃毅已經知道救治的過程,而且身體恢復,精力充沛起來。這時候,黑神元也打來電話,楊柏就是黃毅的救命恩人。

楊柏還是寒暄幾句,暗中看到風飛煙羞澀的低頭,好幾次都想趕緊離開,現在風飛煙就想跟楊柏在一起。 楊柏還是站了起來,趕緊領著風飛煙離開。兩人猶如金童玉女,更是讓梅姨羨慕不已,指著黃老說道。

「他倆多般配,都是聖手之醫!」

婚不由己:總裁撩妻成癮 黃毅已經坐了起來,望著梅姨露出豪邁笑容說道:「是,跟我們年輕時候一樣,般配!」

梅姨聽到黃毅的話,燦爛而笑,想到年輕時候,臉上也出現紅霞。

「等我出院,一定好好感謝救命恩人!」

黃毅是性情中人,尤其剛才跟楊柏聊了幾句,就被楊柏那高深莫測的話,弄得以前想不通的事情,統統都明白。

黃毅是真的敬佩楊柏,敬佩華國古醫。

可就在楊柏領著風飛煙剛剛走出病房,正跟醫護人員告別的時候,電梯和走廊之內,都傳來急速的腳步聲。

然後一些穿著特種裝備的戰士,把電梯和進出口統統都封鎖起來,荷槍實彈,直接朝著楊柏而來。

「不許動,趴下!」

這些戰士手中的槍已經指向楊柏,楊柏就是一愣,剛要反抗什麼,結果卻聽到風飛煙疑惑的問道。

「飛虎組,港島專業機構,他們怎麼來了?」

「楊柏,你不是說,來港島很低調嗎?這就是低調?」

風飛煙白了楊柏一眼,不就是回酒店嗎,這也太難了,九九八十一難嗎?弄的老娘都沒心情了?

風飛煙哀怨的嘟囔,楊柏還鬱悶呢,本來就是很低調,這些飛虎組的人幹什麼?

楊柏沒有舉手,一個個紅外線瞄準鏡都對著楊柏,飛虎組的人全面封鎖這層樓。尤其這些人都森冷的看著楊柏。

「舉手,不許動,敢反抗,就地格殺!」

這些人接到報案,可是有槍手傷害了李降山,他們當然要全面戒備,決不允許這樣的匪徒,從飛虎組手中逃出去。

楊柏沒有動,旁邊的風飛煙卻慢慢的靠後,躲在楊柏的身邊。

「你快點,不然,回酒店,我不讓你碰我!」

風飛煙壓低聲音說著,楊柏苦笑起來。如果換成其他人,楊柏直接打出去,可對面是飛虎組的人,除非楊柏不想低調了,不然招惹權利機構,楊柏的身份就會泄露。

「你們有什麼事嗎?」

楊柏恢復了當然,而此時電梯門叮咚而開,走出一名高大男子,男子四十多歲,戴著墨鏡,正氣凜然。

黃青虛隊長領著四五名手下,加上李基兆等人從電梯走了出來。

楊柏看到李基兆,頓時就明白過來。而此時的黃青虛也掃向楊柏,並沒有發現楊柏有什麼異常的事情,頓時冷漠說道。

「楊柏,你有權保持沉默,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為呈堂證供。」

黃青虛朝著楊柏走去,四周的戰兵已經徹底圍攏住楊柏。而就在此時,韓淑昭看到楊柏被飛虎組鎖定,頓時獰笑起來。

「黃隊長,他就死兇手,如果他反抗,你們直接動手殺了他,他很厲害,會催眠!」

韓淑昭狠狠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卻背著手,看著黃青虛淡淡說道:「要抓我?港島不好是講究證據嗎?」

「你們有什麼證據?」

楊柏的話,讓黃青虛冷冷說道:「我們接到報案,你傷害了李降山,現在跟我們回飛虎組,接受審查?」

黃青虛這麼說,風飛煙著急起來,絕對不能夠看著楊柏被抓。

「不許動他,你們知道他是誰?」

風飛煙剛要說什麼,楊柏趕緊攔了下來,這次是被「流放」港島,楊柏真的想低調。

「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只要你傷害李降山,你就犯了傷害罪,跟我回去!」黃青虛正氣十足說道。

「黃隊長,跟他廢什麼話,直接抓回去!」

李基兆卻陰冷說道,然後沖著楊柏輕蔑笑道:「你不是很厲害嗎?這裡是港島,你如果拘捕,你就會被通緝,我會讓你知道,在通緝之下,黑白兩個世界的人,都不會容你,這就是代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