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是宗主,飄渺知道該怎麼做!」

2021 年 1 月 5 日

雪飄渺沒想到葉晨風的到來,真的改變了她的命運,心中有一種匪夷所思的感覺。

「對了,不知你們有沒有興趣,看看那葉晨風以及夏紋蝶闖天塔試煉的影像!」

此時,月炫對葉晨風和夏紋蝶充滿的興趣,如果他們二人的身份真如自己猜測的那般,那他們極有可能成為飄渺天宗崛起的契機。

「當然有興趣!」眾人異口同聲道。

「那好,我們去試煉天塔中,讓器靈幫我們投射影像!」

說完,月炫手持宗主令牌,直接開啟了試煉天塔大門,帶著眾人進入到了試煉天塔中,通過天塔一層的光鏡,觀看葉晨風和夏紋蝶試煉的過程。

如果葉晨風或者夏紋蝶,真的是虛神界大能的後裔,月炫等人相信,他們能通過二人試煉展現的實力和手段,看出蛛絲馬跡,而他們更有可能創造天塔試煉奇迹。 「這裡就是試煉天塔第六層!」

傳送到試煉天塔第六層,葉晨風發現自己出現在一片白雪皚皚的冰極世界中,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

掃視了一眼眼前的空間,葉晨風閉上了眼睛,一邊調息,一邊控制噬神腦極速推演,感應這方天地的虛實。

就在葉晨風感應天塔六層空間時,他卻不知道,自己與夏紋蝶的影像雙雙出現在了眾人眼中。

而此時的夏紋蝶,正冒著極大地風險,深陷帝級天魂中,手持威力極大的極品聖器,施展凌霄聖典兇猛的攻擊。

在付出極大的代價下,夏紋蝶擊殺了三名帝級天魂,不顧身體重傷,殺出了山谷,躲在外面療傷恢復。

「我觀這夏紋蝶的手段,她的底蘊有限,應該不像虛神界大能的後裔!」看著夏紋蝶浴血激戰的場面,月炫低聲說道。

「嗯,這夏紋蝶應該沒有問題,也許問題在那葉晨風身上!」

「我們慢慢看吧,看看那葉晨風會用何等手段,擊殺六層空間的十大王者,踏上天塔第七層!」月炫說道。

「如果我沒有記錯,已經有數萬年沒有人踏上天塔第七層了吧!」風慕藍表情嚴肅的說道。

「是啊,已經八萬多年了,但我感覺那葉晨風應該能踏上天塔第七層!」月炫點了點頭,對葉晨風的興趣越來越濃。

調息了一天左右時間,葉晨風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召喚出劍翅,以極快的速度向西北方飛去。

很快,葉晨風飛到了一座由數座雪山環抱,十分險峻的空間上空,而在這空間內,靜靜站立著十名身上堆積著厚厚白雪,身上沒有一絲靈力波動的雕塑。

「這小子果然有點邪門,竟然直接找到了十大王者所在的地方!」花紫影看著輕易找到十大王者位置的葉晨風,微微有些吃驚。

要知道,天塔第六層的十大王者,並不容易找到,而葉晨風能輕而易舉發現他們所在位置,足見他不凡之處。

「三星道帝,這十座雕塑的實力竟然達到了三星道帝,這天塔第六層的考驗難度果然很大,不知道以我目前的戰力,能不能一擊必殺一人!」

凝視著十座被白雪覆蓋的雕塑,葉晨風不斷地思索著應對的辦法,但十座雕塑在一起,根本無法逐一擊破,想要過關,只能硬抗。

沉思之後,葉晨風突然分裂出鏡像分身,如兩道離弦的飛箭,飛射向了覆蓋著厚厚白雪的山谷底部。

「分身,天塔試煉中不是不能帶分身?」花紫影意外的說道。

「不,如果我們沒有看錯,那是他施展神通分裂的分身,不受天塔限制!」眼光老辣的月炫搖了搖頭道。

「這葉晨風手段還真不少!」

月炫等人的目光完全被葉晨風所吸引,關注著他的試煉。

「嗷嗷嗷!」

一道道憤怒的長嘯聲響起。

感覺到葉晨風和鏡像分身飛來,十座被白雪覆蓋的雕塑中響起了一道道驚天動地的長嘯聲,可怕的聲音震得周圍的雪山劇烈的顫抖,形成了可怕的雪崩。

下一刻,十座雕塑破碎了,露出了十名手持長袍,身穿黑色盔甲,氣息衝天的男子,如一道道劃破空間的寒日,刺向了葉晨風和鏡像分身。

「鴻蒙血脈,燃燒!」

面對四名試煉王者的攻擊,葉晨風立即燃燒了鴻蒙之血,又接連融合聖血珠,燃燒三重聖火,硬生生將實力提升到三星道帝境界,借鏡像分身防禦,全力攻擊。

「飄渺劍典,飄渺真極劍!」

黃金劍魂飛掠出他的魂海,演化著讓人生畏的道意,如一道飄渺無極的銀河,狠狠地斬在了一名試煉王者的身體上。

雖然這名試煉王者防禦力驚人,但黃金劍魂的攻擊力堪比中品真靈聖器,再加上飄渺劍典乃是極品真靈聖訣,二者融合爆發的攻擊,試煉王者根本抵擋不住。

「嗤!」

交織著大道之力的黃金劍魂劈開了一名試煉王者的身體,劍魂中宣洩的劍勢更是將他摧毀的不成樣子。

「給我碎!」

超過四十億斤的力量在葉晨風身體中爆發,狠狠地轟擊在試煉王者身體上,可怕的力量直接將他身體轟碎了,化作一縷精純的天魂力,鑽進了葉晨風身體。

「成功了!」

葉晨風也沒想到,突破到二星道帝境界,自己的戰鬥力提升了這麼多,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乘勝追擊,施展真靈搏龍拳,轟擊向了另一名試煉王者。

「轟轟轟!」

在足以搏殺真龍,驚天動地的搏龍拳芒攻擊下,這名試煉王者的身體不斷地破碎,化成天魂力,被他融合。

最終,鏡像分身被其他八名試煉王者擊碎前,葉晨風強勢擊殺了第二名試煉王者,背後劍翅劇烈一扇,絞碎著一道道縱貫天地的槍芒,飛向了半空中。

「黃金劍魂,那葉晨風修鍊成了黃金劍魂!」

「好彪悍的戰鬥力,眨眼之間秒殺兩名試煉王者,這葉晨風應該就是虛神界大能的後裔,不然他絕不會如此的逆天!」

見識到葉晨風修鍊成的黃金劍魂,以及他展現出的驚人底蘊和手段,月炫等人基本證實了前期的猜測,看向他的眼神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三天之後,葉晨風恢復如初,分裂出鏡像分身,故技重施再次殺向了谷地,與剩下的八名試煉王者激烈的廝殺起來。

「真龍變!」

在黃金劍魂強勢擊殺了一名試煉王者時,葉晨風施展了龍族旁系神通,變化成了可怕的血龍,搖曳著龐大的身軀,在雪谷底部激烈的廝殺,利用鏡像分身吸引大部分攻擊的機會,又強勢擊殺了兩名試煉王者,融合著強大無比的天魂力。

「龍族神通,難道這葉晨風是龍族大能的後裔!」

看著葉晨風化身血龍,月炫等人被深深地震懾住,不斷地猜測他的身份。

「還有五人,這次應該可以一併解決了吧!」

葉晨風將狀態調整到最佳,燃燒鴻蒙血脈,三大聖火,第三次殺進了雪谷底部,將道意和力量推演到極致,與五名試煉王者激烈的廝殺。

試煉王者的人數雖然佔優,但葉晨風的肉體太過強大,再加上無竭道力供給,黃金劍魂的振幅,他連續施展威力驚人的飄渺劍典,將驚人的攻擊力發揮到極致。

大約半柱香時間,葉晨風付出肉體多處受傷的代價,強勢擊殺了五大試煉王者,融合了五道精純的天魂力,湊齊了十顆傳送星辰,消失在了試煉塔第六層,進入到了八萬多年,未曾有人踏入的第七層天塔空間。 「這葉晨風太逆天了,這才一年多時間,他竟然踏上了八萬多年,未曾有人踏上的天塔七層空間,這等天賦天域難見!」

「是啊,沒想到我飄渺天宗來了一個背景不凡的怪物!」月炫深吸一口氣道:「就是不知道他的出現,對我飄渺天宗來說,是福還是禍。」

葉晨風踏上試煉七層天塔時,號稱飄渺天宗第一人的月劍鋒第二個進入到天塔第六層。

雖然一年多時間踏上天塔六層,這等成績足以為傲,但與葉晨風逆天的成績相比,他還是黯然了許多。

「晶石,好大的晶石!」

進入到天塔第七層,葉晨風看到自己眼前出現了一顆十多丈高,閃爍著道意光芒的晶石。

要想通過第七層試煉考驗,進入第八層,必須要打破這顆道意晶石才行。

「黃金劍魂,破!」

葉晨風意念一動,召喚出了黃金劍魂,嘗試著攻擊這顆巨大的道意聖晶。

但下一刻,無盡的道意在道意聖晶中瀰漫出來,宛若爆發的火山,轟擊向了臉色微變,全力防禦的葉晨風。

「隔斷空間!」

危急時刻,葉晨風施展空間規則,不斷地隔斷身前的空間,抵擋著道意聖晶中釋放的道意之力,驚險的閃躲到了萬米之外。

「看來想要強行擊破這道意聖晶是不可能了!」

葉晨風本想節約時間,依靠絕對的攻擊力打破道意聖晶,但見識到聖晶可怕的反噬力,他知道這個方法行不通,要想通過這層考驗,必須要通過道意,才能打破這顆聖晶。

葉晨風站在萬米之外等待了一會,等到道意聖晶漸漸安靜下來,重新靠近,盤膝坐在了道意聖晶之下,控制噬神腦極速推演,釋放強大的靈魂力滲透進聖晶中,嘗試著從內部瓦解聖晶。

「火海!」

靈魂力滲透進道意聖晶中,葉晨風發現聖晶中出現了一片燃燒著熊熊火焰的火海,炙熱的溫度燃燒著整個空間不斷發生著扭曲。

突然,火海之中升起了一輪紅日,映射著無盡的道意之光。

「火之玄級道圖!」

看著遠處懸浮在火海之上的紅日,葉晨風立即辨認出,它乃是火之玄級道圖幻化而成的。

不過葉晨風早已修鍊成五行玄級道圖,眼前這輪火之玄級道圖對他毫無作用,就算他完全參透,也無法升華他對道意的領悟。

「五行玄級道圖,給我破!」

葉晨風意念一動,極速推演的靈魂中浮現出五行玄級道圖,如一顆五行道意流星,撞擊向了火之玄級道圖。

「轟!」

火海上空響起了震耳欲聾的爆破聲。

兩大玄級道圖撞擊到一起,立即宣洩出無窮無盡的道意之力,激烈的對斥,粉碎著對方。

雖然火之玄級道圖可以源源不斷融合火海之力,振幅道圖的威力,但五行玄級道圖的威力太驚人,五行之力完全爆發,直接壓制了火之玄級道圖。

隨著兩大玄級道圖對斥的越來越厲害,熊熊燃燒的火海暴動起來,數以百計的火球沒出了火海,速度極快的攻擊向了五行玄級道圖。

「天地玄級道圖,生死玄級道圖,破!」

葉晨風繼續推演道意,又在道意聖晶空間中形成了兩大玄級道圖,粉碎著一顆顆火球的同時,向火之玄級道圖發動兇猛的攻擊。

在三大玄級道圖兇猛的攻擊下,火之玄級道圖粉碎了,焚燒著空間的火海消失不見。

道意聖晶表面出現了一道裂痕。

但下一刻,道意聖晶中出現了一片黑色的劫雲,大量的黑色天雷沒出劫雲,轟擊向了三大玄級道圖。

宣洩出黑色天雷的金之玄級道圖威力雖在火之玄級道圖之上,但依然無法破壞葉晨風領悟的三大融合玄級道圖。

大約一個多時辰過後,三大玄級道圖直接破進了黑色劫雲中,粉碎了金之玄級道圖,讓道意聖晶表面有出現了一道深深地裂痕。

時間一天天過去,葉晨風盤膝坐在道意聖晶下,控制噬神腦不斷地推演三大玄級道圖,破壞著道意聖晶繁衍出的道圖,崩裂這道意聖晶。

看著道意聖晶表面的裂痕越來越多,月炫等人被葉晨風逆天的天賦完全的折服。

雖然他們未曾挑戰過道意聖晶,但古籍中記載,道意聖晶蘊含的道意極其可怕,像葉晨風這般,不到三天時間,連破二十多道玄級道圖的天才,古籍中從未記載過。

「這葉晨風未免太逆天了,真不知道他的底蘊有多深!」雪沭君搖了搖頭,不由得感慨道。

而她心中更是有些慶幸,沒有讓雪明軒坐在雪宮宮主之位,否則以葉晨風的天賦和實力,說不定能將雪宮掀個天翻地覆。

「也許他真有機會踏上試煉天塔第九層,挑戰器靈前輩!」月炫深吸一口氣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有弟子不敵天魂,被試煉天塔送了出來。

雖然未能堅持十年之久,但凡是在天塔試煉的弟子,都不同程度的提升了實力,更有弟子突破了境界,大大提升了飄渺天宗的整體實力。

不過飄渺天宗要想真正崛起,必須要有一個領軍人物,而葉晨風的出現,讓月炫等人看到了一絲希望。

「第三十一輪玄級道圖了,這道意聖晶中到底繁衍著多少道意!」

葉晨風控制三大玄級道圖,不知疲憊的擊破三十一輪玄級道圖,發現道意聖晶依然在繁衍著道圖。

如果不是噬神腦經過一次次蛻變,變得無比強大,他根本支撐不住如此大的消耗。

「嗡嗡嗡!」

道意聖晶空間突然變得漆黑一片,無窮無盡的道意之力如海納百川一般,瘋狂的湧來,形成了一輪縱貫天地,浩瀚無比的玄級道圖。

而葉晨風在這輪玄級道圖中,感覺到剛剛擊碎的三十一輪玄級道圖的氣息。

顯然,這輪玄級道圖,融合了前三十一輪玄級道圖全部的道意,也可能是他最後的挑戰。

「來吧!」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控制三大玄級道圖融合在一起,化成了可怕的道意之海,在漆黑空間中咆哮,澎湃,化成了一隻可怕的道意大手,狠狠地拍向了這輪隔絕著空間的玄級道圖。

「轟!」

道意之手拍打在這輪融合玄級道圖上時,激起了千層浪。

無盡的道意之力在玄級道圖中宣洩出來,瘋狂的攻擊著道意大手,一點點將其崩碎。

「道意之劍!」

道意大手被這輪融合玄級道圖粉碎時,葉晨風又控制道意之海化成了數千道威力極大的道意之劍,以極快的速度攻擊向了玄級道圖,與它在漆黑的空間中極力的廝殺。

道意聖晶繁衍的這輪融合玄級道圖威力極其可怕,但葉晨風領悟的三大玄級道圖並不弱於他。

再加上極速推演的噬神腦,在激烈廝殺對斥中,葉晨風並未落入下風。

在一次次極力的對斥激戰中,這輪玄級道圖出現了道道裂痕,道圖中流動的道意之力不斷被一柄柄威力驚人的道意之劍斬碎。

終於,在葉晨風鍥而不捨的努力下,道意之海化成的數千把道意之劍洞穿了這輪巨大的玄級道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