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是孫野和煙七七,他們兩人都是四境上品的修行者。」

2021 年 1 月 2 日

孫野大喝一聲道:「還不出手!」

玉衡生手中長劍激射出一道道熾烈的光芒,璀璨的劍氣同樣攻擊而來,一旁的王通也不甘示弱,同樣出手,強大的劍勢鎮壓八方天地,四位四境強者一同出手,力量讓人感覺到震撼。

兩名四境巔峰強者,兩名四境上品修行者,這樣四人的力量足以滅殺四境巔峰的修行者。

可惜這些人面對的是白落痕,領悟了白家血海劍的白落痕。

漠然轉身,面如四人的聯手,白落痕出手了,血色之氣直衝雲霄而起,滔天血海在身後浮現,血色的海洋看上去令人心寒無比,劍光一閃,數十柄血色劍光自腳下血海升起,血劍凌空,攔著了那滾滾劍海。

「既然你們想死,我就成全你們。」白落痕霸道出劍,血海劍瘋狂無比,腳下血海不斷飛射出強大的血劍,將四人聯手的攻殺瞬息之間瓦解。

四人既然敢出手,也知道白落痕的強大,絕對不會被自己一劍擊敗,煙七七踏雪而來,美麗的容顏如夢似幻,一身紫衣隨風而動,在這雪巔之上更加顯得超塵脫俗。

在剎那間,雪巔之上紫色光華璀璨奪目,煙七七像是飛舞的精靈一般,在雪地之上留下一竄殘影,她周身紫氣繚繞,紫雲劍翩然而起,紫色雲朵將她托起,在這一刻她當真出塵絕世。

妙曼的身姿在空中化成一道紫光,紫雲劍纏綿悱惻,卻暗藏殺機,紫色祥雲籠罩而來,卻帶著死亡的氣息,體內強大的真元劇烈涌動,爆發出了更加強大的力量。

四境巔峰的煙七七!

之前的出劍似乎還留了一手,如今全力爆發,雖然是剛剛突破不久,但是依舊是四境巔峰的力量,如此強大的一劍也難怪敢與白落痕生死相搏,四人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劍勢,若是對手不是白落痕也許早就敗亡了。

面對煙七七的紫雲劍,白落痕一步跨出,手中的血色長劍化作一道血色閃電,血海下方伴隨著一道血色水柱直衝天際而去。

劍光如電,沒入紫雲之中,血水如柱,灌溉紫雲四方,兩股強大的劍勢在天空之上相互對抗,劍氣碰撞之下,卻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聲響,反而寂靜無聲,紫雲漸漸散去,血海灑落而下,化作一柄血色小劍,直逼煙七七而去。

如此滅絕之劍,根本沒有因為煙七七是美麗的女子而留手,白落痕是真的想殺人。

如此密集的血色小劍落下,煙七七根本就擋不住,美麗的雙眸之中流入出一絲絕望之情,一旁同樣對抗血海的王通臉色一沉,腳步變化,出現在了煙七七的身前,大喝一聲,手中的長劍綻放出一縷黃光,而後沙塵漫天,雪地之上詭異的出現了一片沙土,而後化作一塊盾牌,擋住了那漫天墜落的小劍。

咚咚……

血水化作的小劍不斷的落在沙盾之上,發出一陣陣悶響,鋒利無比的血劍劃破了王通的臉龐,鮮血滴落在了雪白的大地之上。

「退!」怒吼一聲,王通與煙七七果斷後退,眼前的沙盾就在這一剎那間破裂,下方的雪地直接被擊裂。

白落痕微微皺眉,有些意外,沒有想到王通居然會出手救煙七七,否則這一劍就算不死也廢了。

「謝謝!」煙七七劫後餘生,看著身前的王通低聲感謝道。

「既然出手了,等活下來再說感謝吧!」王通抬起袖口,擦拭了一下臉上的血跡,之前不過劃過幾道劍痕,還不算什麼傷。

玉衡生與孫野同樣並靠過來,四人共同與白落痕對峙,之前短暫的交手再一次驗證了眼前這個男人的可怕,同為四境巔峰卻彷彿不在一個世界一般。

「怎麼會這麼強,三名四境巔峰,加上一名四境上品,連平手的資格都沒有嗎?」不少人感覺到了絕望。

修行之路可見高山,可若是山太高了,根本不可能翻越,這會讓人絕望。

如今白落痕就如同坐落在他們眼前的一座山,一座看不見巔峰的山。

青如風臉色陰沉無比,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白落痕居然這麼強大,也許商英都不是他的對手,本以為領悟五行劍的他已經足夠強大了,在同境之中幾乎無敵,商英卻擊敗了他,如今白落痕的強大讓他同樣提不起劍。

商英與蒙恬相互交換了一下眼神,看出了各自眼中的驚訝,他們與江南的高手不同,他們知道自己有多強,所以對於白落痕的強大絲毫也不意外,他們只是肯定了一件事而已。

「他的傷好了!」蒙恬神情複雜無比,那樣的大道劍傷居然都好了,真不知道他在西北得到了什麼造化。

「絕對好了,這樣一來,帝國的演武才真正有意思!」商英絲毫不畏懼白落痕的強大,眼眸之中充斥著強烈的戰意。

似乎感覺到了商英的戰意,白落痕目光移動,淡淡道:「我們之間的戰鬥放在帝國演武,沒有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好,我等著!」商英微微一笑,絲毫沒有意外,他也知道現在不是戰鬥的好時候,若是此時出手,必然是兩敗俱傷,沒有絲毫的好處。

「還有誰想出手的,可以一起試一試!」白落痕淡漠的掃過在場的眾人,顯然玉衡生四人根本給不了他什麼壓力。

蘇離站在角落之中,親眼見證了這一切,感受著白落痕的強大,不由的嘆息一聲,「還真是恐怖,也許只有同境一戰才能贏,否則真的沒有太大的希望。」

「我想試一試!」

一名青年男子邁步走了出來,看修為不過四境中品,不過卻也是除卻蒙恬一方人之外最強之人了。

「冷落天,是他!」

玉衡生冷漠的掃了一眼冷落天,現在不是計較之前恩怨的時候,如今有人幫忙自然是好的,只有真正與白落痕交手才能夠感覺到那窒息般的壓力。

冷落天的容貌算不上英俊,不過氣質卻非常出眾,所謂的頭角崢嶸說的就是這種人,一看便知他日必然是化龍之人,早晚會一飛衝天,眸子像海一般深邃,讓人不敢與之正視。

這麼多天來他的實力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蘇離不由的大吃一驚,畢竟之前他可是見過此人。

「看樣子又有什麼機遇了。」

「接我一劍,幻靈劍!」

輕喝一聲,冷落天出劍,一道巨大的幻境籠罩了整片雪巔,劍氣在四周變換莫測,隨時出手,那夢幻般的力量在整片絕巔之上肆虐,彷彿有數百人在施展劍氣一般!隆隆雷鳴震耳欲聾,璀璨神劍劃破虛空,無盡天火燒紅天空,大片靈力光雨燦若流星……

無數的幻影浮現在這片冰雪的世界中,聲勢浩大之極,彷彿在正在進行著一場戰爭,而非個人的戰鬥,這讓所有人都震撼不已。

可怕的幻靈劍,這是一門無比強大的劍訣,若是應用的好可以化實為虛。

雖然冷落天的實力不夠,但是隱藏在環境之下的力量,誰也不知道哪一道才是真的,哪一些是假的。

冷落天一出手,便能夠感受出他的強大,於此同時另外四人也果斷出手,希望能夠抵擋一些白落痕的力量。

血海不斷的被撞擊,四股強大的力量不斷分割了血海之力,希望給冷落天製造機會。白落痕嘴角掛起一絲不屑的笑意,幻靈劍,除非真正化實為虛,否則一切都是虛幻,何須躲避,一劍破之即可。

血色劍氣一觸即發,腳下血海那恐怖的力量似滔滔大河在奔騰,如萬頃碧海在翻湧,絕巔之上一片狂亂,聲勢浩大的到極點,這邊是血海劍的力量。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白落痕亂髮飛揚,眸子燦若星辰,高大挺拔的身軀在雪巔之上不動如松,但是手中神劍卻化成了血色光芒,璀璨的劍氣封鎖了所有恐怖的攻擊.

幻靈劍的力量完全被擋住了,血海抗衡四位四境強者,白落痕邁步走出,手中爆發的劍氣擋住了漫天的幻靈劍勢,他在等一個機會,終於,白落痕發現了一處破綻,一處微不足道的破綻!

血色劍光一劍斬落而下,天際都被這一劍染紅了,鮮紅的劍氣宛若血液,直接崩碎這漫天的幻境。

撲哧!

一道劍光洞穿了冷落天的右臂,巨大的力量將其『釘』在了地上,右臂被洞穿,鮮紅的血液一下子染紅了身下的雪地。

「咳咳……」冷落天艱難的站了起來,口中禁不住的留出許多鮮血,看著手中的劍,他迷茫了。

冷落天敗了,被四位強者牽制的白落痕依舊擊敗了他,這樣的結果讓他難以接受。

玉衡生四人也看到了這一切,一種無力的感覺湧上心頭,為什麼會這樣強大。

圍觀的人群之中,那些邁入清風錄的年輕強者,顧少棠、洛紅雲、周望川等人都有些震撼,這樣的強大似乎太過於恐怖了,差距為何會這麼打。

深吸一口氣在場的所有人目光都注視到了白落痕的身上,這樣一位驚才艷艷的男子,在未來的歲月里又將爆發出怎樣的光彩內?

「也該結束了!」

血海震動,翻滾波lang,震碎了四人的聯手,白落痕準備出手滅殺之時,蘇離搖了搖頭,大光明劍灑落,一抹神光綻放,耀眼強勢,打亂了白落痕的出手。

可是突然間一股危險的氣息,瀰漫在了白落痕的心間,在這天地光亮的一刻,卻有一點光亮格外的璀璨,像是劃破長空奔襲而來的彗星一般,耀的他睜不開雙眼,血海似乎都被分割開來了。

撩天劍!

傳說中的必殺之劍,也是大陸歷史上最為著名一擊必殺劍!

暗夜勾魂的人居然也進入了無量天宮域,而且也出現在了這裡,撩天劍是每一位暗夜勾魂最強的劍,也是搏命的一劍,他們也只有出著一劍的力量。

出手之人絕對是真正的刺客,必定等待了許久,之前冷落天出手他都沒有出擊,如今卻在這個時候出手了。

天地之間似乎就剩下這一柄劍!

長劍晶瑩如玉、近乎透明,仿似劃破時空而來,冷森森的寒意讓人發自靈魂的戰慄,刺骨的殺氣竟然襲遍白落痕的全身,這是一名真正強大的刺客,有著無比強大的實力,而且把握時機也非常的準確,這是必殺的一劍,沒有絲毫的懸念。

死亡離白落痕是如此之近,雖心有不甘,但也已經無力回天,在這一刻他無法改變什麼,只能等待死亡降臨,畢竟這一劍真的很強,很恐怖。

可是有人很不開心,不開心便不同意,劍再快又怎麼快的過光,也許大光明劍是世間除卻那柄劍最快的劍之一了,所以光動了,一道白光攔住了這一劍,而後漫天的白光匯聚而來,包裹住了這一劍的力量。

蘇離的出手讓白落痕非常意外,但是他的雙眸卻是一亮,蘇離幫助他攔住了這一劍,那麼他便不會死了。

真元震蕩而出,手中的血劍遞出,與之碰撞在了一起。

「叮!」

一聲清脆的顫音在絕巔之上響起,白落痕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退了三步,不得不說這一劍真的很強,雖然只是倉促提劍,但依舊將他震退了。

一剎那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雪峰平台上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從蘇離出手到撩天劍的出現,在到如今擋下這一劍,這一系列的事情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許多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傳說中必殺的撩天劍,盡然被擋了下來,太不可思議了。

白落痕站直了身體,挺拔的軀體爆發出騰騰跳動的血色魔焰,雖然安然無恙,可是他被激發出了憤怒的戰意。目光冷冷的盯著前方那名來自暗夜勾魂的修行者,雙目中的怒火是不加掩飾的,這精心準備的一劍險些讓他喪命。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出自暗夜勾魂的刺客是一名普通的青年,看上去沒有絲毫的特別,他的真元波動也很奇怪,若不是之前出手那四境巔峰的氣勢,看上去也不過是四境下品。

沒有理會白落痕,青年知道這一劍沒有成功那麼自己就必死無疑了,不過他很洒脫,作為暗夜勾魂的人,他有這樣的覺悟,但是他很不解,所以看著蘇離詢問道:「既然是大光明劍,那你便是魔剎天的餘孽,為什麼要救白落痕,他死了不應該更好嗎?」

蘇離嘴角微微上揚,微笑道:「我不爽,不行嗎?」

輕蔑的語氣讓暗夜勾魂的青年沉默了,他能夠看出蘇離眼中的驕傲,以及不屑,青年想了想輕笑道:「沒事,我只是一個無關重要的魎級殺手,暗夜勾魂之中比我強的太多了,我的出現不過是告訴世人,暗夜歸來,勾魂索命!」

一抹劍光劃過,白落痕沒有興趣在聽什麼了,直接抹殺了這名青年,鮮血飛濺,灑落滿地。

白落痕體外血色神焰跳動,殺氣衝天,他一步步向前逼去,腳下的雪峰仿似都顫動了起來,一道道大裂縫自他的腳下向著四方蔓延而去,雪峰之巔的邊緣地帶發出「喀嚓喀嚓」的響聲,墜落下無數的碎冰,滾落下絕峰。

「雖然你救了我,可是我還是想殺了你,畢竟若不是你出劍,他也沒有機會。」

蘇離聳了聳肩,無所謂道:「你們可以打敗我,殺不了我,沒有這個必要。」

「我試一試,不過先解決了這些廢物!」

感受到了白落痕的殺意,與此同時,五大高手展開了真正的合擊,想要趁機遁走。

煙七七一咬牙,體內真元暴走,劍光驟起,紫光刺目,撕裂向白落痕。王通沙塵漫天,匯聚成了一柄沙劍,聲勢驚人。

「轟!」

劇烈的撞擊之上爆發出了震天巨響,血色神焰轟在了五人的身上,將五人砸在了地上。

「吼……」就在這個時候,巨大的咆哮聲從絕巔背後傳來,彷彿天搖地動一般,整座雪山在劇烈顫抖。一頭龐然大物自雪山的背面爬了上來,長足有五十米,像是寒冰雕刻而成的一般,通體雪白如玉,不過卻顯得異常恐怖,獨角龍頭、蒼狼之身、巨鱷之尾,渾身上下覆蓋買了寒光閃閃的白色鱗甲。

這是一頭雪玉龍!絕大多數人都認出了這傳說中的蠻龍。它生活在冰寒之地,異常嗜睡,一年中有大半時間都在沉睡中度過,傳說中八境都不敢打擾它的睡眠,不然狂暴的它會冰封千里,撕裂一切阻擋,任何人都難以倖免。

雪巔之上發生的大戰,終於還是將在雪山下冰洞中沉睡的它驚醒了過來,此刻它暴怒無比。

「吼……」

雪玉龍一聲咆哮,聲音震耳欲聾,一隻十米長的巨大銳爪,閃爍著冷森森的光芒,兇狠的拍了下來,所有人皆飛快躲避,就算他們再強,終究還只是青年一代,面對八境之上的雪玉龍根本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轟隆隆……」

伴隨著山崩地裂般的聲響,雪山平台之上竟然被那恐怖的龍爪生生拍下去一角,這實在太過震撼了!

「吼……」

雪玉龍仰天咆哮,震的人耳鼓欲裂,許多人皆痛苦的堵上了耳朵,再晚一步的話恐怕會當場昏死過去。

「轟!」

又是一陣猛烈的拍擊,鋒利的巨爪兇狠的撕裂而下,雪巔難以承受,又被生生擊斷去一角。同時,四周無盡的冰雪全部動蕩了起來,雪巔附近像是湧起了滔天雪lang一般。這實在太過恐怖了,這個龐然大物大發凶威,簡直有毀天滅地之勢。

雪峰平台上的人全部開始逃亡,喧囂不堪,每個人都想儘快遠離這裡。玉衡生、王通、煙七七等人,還有白落痕也顧不上交手,他們就在雪玉龍身邊,受到的威脅最大,皆將速度提升至極限境界,想要遠離這絕世蠻龍。

蘇離目光一寒,他在雪玉龍的身上感覺到了蘇醒的氣息,之前的雪崩應該就是這條龍乾的。

不過現在的他可不敢多說什麼,身體似浮光掠影一般,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向遠處奔走而去。

雪玉龍咆哮震天,它生生撼碎了雪巔,無盡的雪lang像是萬馬奔騰一般,鋪天蓋地而下,白茫茫的雪lang將不少修行者深埋雪山之底。

通體雪白的蠻龍奔嘯著,衝上了前方的雪峰,追殺著那些逃遁的修行者。這是一場大變故,任誰也沒有想到這裡會有一頭如此恐怖的蠻龍。

在生生吼嘯中,那座雪峰也被震的發生了雪崩,聲勢浩大之極,不過還好那些修行者反應夠迅速,早已逃離了那片區域,僅有七八人不幸葬身雪lang下。

蘇離嘆息一聲,整個人化作風雪,融入了這片世界之中,躲藏了起來。

外面,龍嘯穿破雲霄,雪崩隆隆之響久久不停息……

直至恐慌的喊聲漸漸遠去,龍吼聲才低沉下來,隨後徹底消失,天地間慢慢安靜了下來,雪玉龍似乎再次回歸了冰洞中。

直至過了一個時辰之後,蘇離才衝出深雪,默默注視著那被掀掉山巔的雪峰,可以想象方才雪玉龍有多麼的狂暴。

「為什麼只有這頭龍醒了,雪山之下應該有許多條龍才對啊,不對勁。」

就在蘇離疑惑的時候,雪山最深處,那一片黑暗之中,在此刻閃爍著兩輪明月。



… ?天地平靜了。不少存活下來的修行者也都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看著明顯數量減少的人群。不少人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哀傷。無量天宮域開啟之後。前前後後進來了許多的人。可是如今能夠站在這裡的已經不足五十人。絕大部分都死在了那片叢林之中。與這片雪山之下。

商英嚴肅的看著自雪堆之中走出來的白落痕。「我不管怎麼樣。不能在死人了。若是你還想打。我陪你打。」

感受到商英的戰意。白落痕擺了擺手道:「算了。無所謂了。蒙恬帶路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