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是啊,她一直提醒我有些事情別放開權利太多,要不然不好收場,可惜我沒有在意。我和派特的矛盾其實一直都在,她是我的公關發言人,很多時候不可避免的參與到我的生活中,以前還好,但是現在情況變了。派特不滿足一個caa的普通經紀人的地位了,她想做合伙人,她手中最大的籌碼大概就是你和我了。梅格,不得不說,你的出現提前了我們關係破裂的進程。」

2021 年 1 月 6 日

瑪格麗特好想翻白眼,克魯斯先生消沉過後居然有精力開玩笑了,這大概也算是好事?

「那你打算怎麼辦?」有矛盾,又關係破裂,然後呢?

「我和caa的合約年中的時候就會到期,到時候我會直接和馬丁·鮑姆對話,共管經紀人中不會再有派特的名字。」

他一向是個果斷的人,該下決定的時候從不猶豫不決。

「只不過到時候也許要換一家公關公司了,派特在這方面的手段確實高超,而且這些年下來她確實累積了很多的人脈資源。這也是我們能夠合作這麼多年的原因,不過總不能因為這個就搭上我自己的後背安全,這太不可控。你呢?你和caa還有很長時間的合約,打算怎麼辦?」

湯姆·克魯斯反問瑪格麗特,他現在拿到了一直渴望的奧斯卡,看學院的態度,估計這就是他在奧斯卡旅途上的終點了,以後除了終身成就獎他根本就不指望再拿到一座小金人。caa的支持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大不了翻臉跳槽,威廉莫里斯可是一直在挖他呢。他本身帶給經紀公司的好處要遠遠大於經紀公司的好處。一直待在caa是因為邁克爾的關係,現在連邁克爾都跑到迪斯尼做ceo了他還顧忌個什麼勁兒?

瑪格麗特方面則是合約沒有到期,這有點小麻煩。

「別擔心,湯姆,大學期間除非遇到我特別喜歡而且重要的角色,否則我是不會跟學校請假出來打醬油的。況且不等我大學畢業我和caa的合同就已經觸發時間期限自動解約了。不然你以為金絲莉女士為什麼那麼心急?我比你要不好操控的多。和你不一樣,她還可以跟你打感情牌,十幾年的工作夥伴,時間真的不短。我呢?一年多而已,能有什麼感情?連電影都不是她幫我接下來的,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我的電影合約是在跟caa簽約之前就已經確定好的,caa可沒辦法從我這裡抽成。相反,沒有我他們打包的這部電影就少了一個絕佳的炒點,所以你看,我身上的最大價值在於我背後的長輩的資源和人脈,有了這些,好萊塢的哪個公司我不可以去呢?」

瑪格麗特笑得一片坦然,好萊塢啊,終究是一個追求利益的地方,她有資源有人脈,手裡面還有一座奧斯卡。誰會把她拒之門外呢?

湯姆·克魯斯點點頭,「確實,有些時候已經不是明星要靠經紀公司來得到一些東西,而是經紀公司要靠明星的資源和人脈來運作更多,所以你要離開caa嗎?」

「目前為止是沒有這個打算,不過如果公司要是為了金絲莉女士和我翻臉那就不一定了。」

要是這位出了名的報復心強的小心眼經紀人想要給她下絆子而caa在背後支持她的話那就說不好了。也是奇了怪了,那麼多被明星炒掉的經紀人也只有這位會在被炒掉之後干出瘋狂報復,到處說人壞話的事情。最後還因為這個被公司掃地出門,簡直是自作孽不可活。再說了,作為公關發言人,隨便干涉僱主的感情這種事情也太過線了,不被炒掉都是不正常的吧,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搖了搖頭,不去想派特·金絲莉迥異於常人的思路,她向克魯斯先生提了一個想法。

「其實,湯姆,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投資一家公關公司?我的意思是做一個天使投資人,這樣的話即使有什麼不好的消息或者是來自別人的攻擊也會有一條自己的渠道來為自己發聲。」

省得又出錢又要受制於人,一個不小心疏忽就完蛋了,明星的pr不專業就是坑死人不償命。瑪格麗特忍不住想起了好熊友因為把公關發言人換成自己的姐姐而造成的悲慘結局,簡直是人生長恨水長東啊。

「你有合適的目標了?」聞弦歌而知雅意,作為能夠熊到一起去的好熊友,默契是必備技能。克魯斯先生很快抓住了重點,這小丫頭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也不會信口開河,她既然能說出口,就說明了她已經有了瞄準的目標。

「我關注了一下派特在奧斯卡期間的公關,你知道光靠她一個人忙不過來那麼多事情,即使有caa在背後推動也需要專業人士來處理各種雜七雜八的分項。上次我在派特的辦公室見到了一個很有趣的年輕人。嗯,怎麼說呢,操作手段十分嫻熟啊,聽說以前在俄羅斯的麥當勞做過pr,有單獨開公司的打算。我覺得他的前途大大的有啊。」

瑪格麗特的眼睛閃閃發光,這位可是能人呢,一定能戰勝金絲莉女士的,到時候人都被拉走了呵呵…..

克魯斯先生默默的看了小姑娘一眼,果然女人的心眼都不大,得罪誰也別得罪女人啊。

「我們需要一個聯繫方式。」

克魯斯先生說的直截了當,對瑪格麗特的眼光他相當信任。從奧斯卡的興風作浪小能手直接推演到家族淵源,克魯斯先生認為這是流淌在血液里的本能和後天耳濡目染造就的成果。

他自己本身就有著相當敏銳的商業天賦,和瑪格麗特認識一年來刷新了很多他對一個十二歲小女孩的認知。有時候年幼不等於無知,瑪格麗特從來都是言之有物,對於金融有著敏銳的直覺。看事情也非常透徹,既然她說這位先生值得投資,那麼她就一定周密而又妥善的調查過。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去和這位先生見個面商談一下未來。

「當然,我和那位先生聊得相當愉快,順便要來了他的電話號碼。」

瑪格麗特變魔術般的從身上掏出一張名片,空蕩蕩的名片上還沒有印上各種頭銜,只有一串電話號碼和一個名字,西蒙·豪斯。 從知道眼前遇到的這個男人的名字叫西蒙·豪斯的時候,瑪格麗特的腦子裡就不可抑制的冒出了一個奇妙的想法。如果她將來真的要走好萊塢這條路的話,找一家公關能力強大的pr公司就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情了。

明星是什麼?明星就是是沒有*的人!從家庭到工作,從背景到過往事件,沒有媒體挖不出來的事情,甚至你的垃圾桶都會被人當成開寶箱一樣翻個底朝天,戀愛,結婚,生孩子,離婚,爭奪撫養權,財產爭奪戰….關於明星的一切統統都要被擺在讀者面前來當做談資!也許現在還不是那麼明顯,但是再過個十年,在網路無比發達,手機可以隨時隨地拍照的年代,明星根本就沒有秘密,隨便一個路人或者是過去認識明星的普通人都能給他們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她需要一個讓她能夠保有最大限度*的公關團隊,派特在這方面並不在行,她更擅長是紙媒,但是新世紀的網路根本不受控制,她得自己去尋找合適的pr。

西蒙·豪斯是一個非常好的雇傭對象,手腕強大,應付起各種危機公關都能遊刃有餘,布萊恩·辛格那種跟未成年男孩扯上關係的同性醜聞都能被他壓下去;在獎項上的運作也非常有水平,李安的兩次最佳導演離不開他的推手。他和同伴創建的公司幾乎包攬了好萊塢一半以上的明星,工作能力毋庸置疑。

當然,此時的瑪格麗特還沒有被派特·金絲莉女士背後捅上一刀,這些都是未雨綢繆,甚至連名片都只不過是為了以後找他談工作方便才才要了一張。

然而生活它就是個神經病,總會在出其不意的時候給你找點麻煩。短短不到一個月的功夫,她和派特·金絲莉從親密的合作夥伴變成了即將分手的怨侶,這張名片幾乎是立刻就派上了用場。嘖,她還以為起碼要三四年後呢。

瑪格麗特從來都不是一個只會說嘴的小姑娘,她是一個典型的行動派,做起事來能夠一個小時解決的絕對不會用一個小時零十分去完成。所以她說要踢走派特·金絲莉這個礙眼的人物也絕不含糊。

周日上午她迅速的撥打了名片上的電話號碼,說明來意,約見西蒙·豪斯和他的合作夥伴斯蒂芬·哈瓦尼。至於說休假日?別逗了,好萊塢從來就不存在那種東西。

克魯斯先生的動作速度絲毫不遜於瑪格麗特,周六晚上就已經給自己的投資管理人打了電話詢問流動資金的狀況,做到心裡有數。

於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晴朗日子裡,西蒙·豪斯先生和斯蒂芬·哈瓦尼先生被邀請到了『威廉和莉莉安號』上面做客。

而克魯斯先生,他在看到這位未來在好萊塢呼風喚雨的ceo先生之後最大的反應則是,瑪格麗特又開始發神經了。眼前這個男人看起來年紀和他差不多大,都能當她爹了,死丫頭居然管人家叫年輕人,簡直欠揍。

然而瑪格麗特就是這麼高冷,全程淡定,自顧自的坐在了椅子上,還順嘴戳了他一句,「快點,晚上開船,豪斯先生還有事情要忙呢。」不費吹灰之力就化解了克魯斯先生的飛刀眼。

商談進行的十分順利,瑪格麗特和克魯斯先生充分的詮釋了一個好的天使投資人是什麼樣子的,注資,不控股,送人脈,豪斯先生和哈瓦尼先生也很高興,前期的資金豐裕會減少很多的麻煩和風險,而且最重要的是兩個客戶自帶的人脈資源,不用一步一步的去慢慢的用口碑拓展市場了。這讓他們創建公司的腳步加快了很多。

對於四個同樣做事果斷的人來說,一天還沒過完就已經確立了合作意向,剩下的就是雙方的律師坐下來談細節的問題了,這些就和四個人沒多大關係了,鑒於瑪格麗特執意邀請二人留下來吃午餐,於是四個人享受了一個愉快的下午茶。

「所以,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大笑過後,瑪格麗特問。

當瑪格麗特想要和一個人愉快相處的時候絕少有人能拒絕她的笑容。跟克魯斯先生一樣,瑪格麗特大笑起來的時候也是一個甜軟萌。和她微笑時候不同,一旦露出牙齒來,她的氣質就完全不一樣了,就像是陽光灑在了她的身上,整個人都在閃閃發光,還有那兩顆尖尖的小虎牙。放在瑪格麗特那張純歐洲人的高冷麵龐上,即使是西蒙·豪斯這種彎的比秋名山的賽道弧度還要大的純gay也彷彿聽到了冬日裡鮮花綻開的聲音。

這小女孩笑得簡直見鬼的甜,甜的他好想也有這麼一個女兒可以抱在懷裡揉揉,心裡好像有一隻貓爪在不停的撓啊撓的西蒙·豪斯心裡想。

「嗯,大概是那種性格安靜顧家的類型吧。我本身並不喜歡熱鬧,工作和生活分的很開,對高調的類型欣賞不來,希望對方能和我有一些共同的語言。」

西蒙·豪斯想了想回答瑪格麗特。他們在談好合作意向之後就不再說工作的事情了,反而是聊了一些生活化的事情,瑪格麗特執意邀請他們在船上進行午餐,之後又順勢進行了下午茶,工作之餘,放鬆一下很不錯。剛剛他們就在說欣賞的類型。出乎西蒙·豪斯意料之外的是瑪格麗特對他的性向接收良好,這可真少見,她的年齡還這麼小。這點讓他對眼前的小女孩兒好感大增。

克魯斯先生由於歷史遺留問題很難在這個問題上發言,只能默默的看著瑪格麗特興緻勃勃的跟西蒙·豪斯聊對理想類型的審美問題,總覺得她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如果瑪格麗特知道克魯斯先生此時心裡在轉著什麼念頭的話一定會大喊冤枉的,她只是單純好奇ceo先生是不是和那隻可愛的藍眼睛小孔雀一見鍾情而已。現在親耳聽到ceo先生的偏好差不多有了答案才非常高興已經解惑。真的沒有過什麼其他的意思。克魯斯先生你不要隨便的給人家扣帽子啊。

那邊瑪格麗特和西蒙·豪斯聊得熱火朝天,不斷的交流著對各種帥哥的看法,這邊克魯斯先生跟斯蒂芬·哈瓦尼則是基本上靜默的喝茶,話都沒幾句,境遇完全是冰火兩重天。氣氛迷之尷尬。

對於斯蒂芬·哈瓦尼來說,克魯斯先生除了是一個超級的大明星之外,還是一個經常登上同志最想睡的明星的排行榜的頂級帥哥。雖然他並不一定是自己愛好的那一口,但是作為一個gay,面對著一個長年被同志yy來yy去的大帥哥,真的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啊。除了談工作斯蒂芬·哈瓦尼真的找不到什麼共同的話題了,說什麼?跟那邊的兩個人一樣談對男人的審美嗎?別鬧了,他還記得被克魯斯告到破產的那家八卦小報紙呢!這個話題根本不能在眼前的這個男人面前提。人不作死枉少年那是說的小孩兒,對他這種成熟的精英人士更不不合適!

再說了,他現在依然非常好奇湯姆·克魯斯和瑪格麗特·簡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如果每個明星都因為想要一個pr而去開一家公關公司的話,好萊塢早就被這種公司包圍了,恐怕數量都能超過那些明星註冊的空殼製片公司了。

而且這兩個人,湯姆·克魯斯一向低調,沒有緋聞,公關手段強硬的很,一旦敢有人報道不實的消息基本上就是被告的命,少有人會在他身上做手腳;瑪格麗特·簡就更低調了,剛剛開始演藝生涯的小女孩,敢報道她,讚美還好,潑污水的話就等著被全美教師和家長協會這個未成年保護機構口誅筆伐吧。

好萊塢是有很多骯髒的交易,未成年的兒童演員被各種侵害也很常見。但是有一個前提,那就不能被曝光,一旦曝光除非是羅曼·波蘭斯基這種頂級的大導演,否則基本上就是事業全毀。況且就算是羅曼·波蘭斯基這種有權有勢的猶太人還不是在事情曝光后逃離了美國,再也不敢踏上美利堅國土嗎不管私底下的真相是怎樣的,但社會的主流就是如此,未成年人是一道不能逾越的道德線。

這位瑪格麗特·簡小姐今年還得到了奧斯卡的小金人,現在輿論都是一片讚美之情,除了那些在私底下對她懷著不可告人的心思的戀童癖們,她到底有什麼理由要自己投資一家公關公司?caa內部的公關部門足夠她用了。而且這位小姐的經紀人還是業界有名的公關高手,湯姆·克魯斯的公關發言人也是她,有這麼一尊大拿坐鎮還要自己找pr,這其中的意味就值得商榷了。

斯蒂芬·哈瓦尼認為自己找到了突破口,湯姆·克魯斯跟瑪格麗特·簡應該是和派特·金絲莉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而且事情的性質一定很嚴重,要不然這兩個人不會直接跨過自己的經紀人來雇傭公關公司。 克魯斯先生和瑪格麗特並沒有察覺到斯蒂芬·哈瓦尼的心中所想,就算察覺到了也不會在意,事實沒什麼可以掩蓋的,再說換經紀人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用不著大驚小怪。

諸多的煩心事告一段落,瑪格麗特終於能夠開始期待已久的環球旅行。

夕陽西下,游輪鳴笛緩緩的開離洛杉磯港口。瑪格麗特的客人們散落在頂層的角落裡面,三三兩兩的聚成一堆,有人在聚精會神的烤著bbq,還有人在挑選著適合自己口味的各種酒類,當然也有人在腌好的肉類中選擇喜歡吃的。

這次沒有人穿著西裝打著領帶,也沒有人餓著肚子就為了能把自己塞進小一號的晚禮服裡面,順便穿上一雙摺磨腳趾的高跟鞋。大多數人穿的好像是在郊遊。洛杉磯的夜晚即使有風也沒冷到哪去,況且他們還有烤爐散發的熱氣。

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甚至穿了一條肥大的短褲,審美的犀利程度依然能夠讓瑪格麗特自戳雙目。他的女朋友布里奇特因為有工作要做沒能來成,倒是好基友托比·馬奎爾跟著他一起來了,果然沒辜負那個流水的超模,鐵打的托比的傳言。不過這個男人的長相確實是很純良,難怪戲路不寬。

瑪格麗特和斯嘉麗則是擠在甲板的角落裡面喝飲料。party上發著清柔緩慢的音樂,還有客人隨著音樂一起慢慢的搖擺晃動。兩個人對此毫無興趣,船上就三個兒童,她倆誰也不想和那個小雀斑跳舞,英國的男人啊,即使是在幼生期也很英國啊,他們承受不來。

「看來你轉性了,前天晚上剛剛舉辦了一場宴會都不夠你玩的,今天居然又開一場。」斯嘉麗詫異於好友這種突變的畫風,口氣中帶上了幾分驚訝。

「相信我,我既沒有轉性也沒有性轉,開party是因為我想要開一場私人的party而不是在經紀公司的宴會上放飛自我。」

重度強迫症傷不起,沒開成自己的party瑪格麗特一直是心塞塞的,反正是自己的船,愛怎麼樣怎麼樣,沒人來管她,而且還是在不向外開放的頂層,誰管得著她?

看著斯嘉麗那張依然悶悶不樂的臉,瑪格麗特小心翼翼的問,「你沒事吧?」

斯嘉麗的父母一直在吵架,根據她聽來的說法是從工作吵到孩子再吵到感情,婚姻很可能難以維持下去了。這也是為什麼她一邀請斯嘉麗她就迅速的打包來了的原因。

家裡的環境讓這個早熟的女孩兒難以忍受,沒完沒了的爭吵讓她有一種自己是多餘的感覺,她的哥哥和姐姐對此漠然以視,弟弟則是跟她毫無共同語言。她不想再待在那個環境裡面,而斯嘉麗的父母也願意讓女兒去跟瑪格麗特接近。這是個乖巧的女孩兒,無論是性格還是家庭方面都很讓安心和信任,斯嘉麗和她在一起不會被帶壞,他們很放心。這個決定讓斯嘉麗的心情更不好了,她現在無比確定自己根本就是個多餘的人。

「為什麼他們還不離婚?感情已經破裂到如此地步,每天除了吵架還是吵架,難得不吵架的時候則是冷戰,上帝啊,他們為什麼就不能明白他們不是美國和蘇聯,根本就不需要把婚姻當成外交來處理!」

斯嘉麗憤憤不平的說,約翰遜夫婦漫長的吵架不但讓子女們對此麻木,更讓他們疲憊不已,家裡的戰場迫使孩子們長時間的待在看不到他們的地方,以逃離這令人窒息的氣氛。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我們無權干涉他人,大人有大人們的考量,斯嘉麗,別去想他們了,這件事情你插不進去手,讓他們自己處理好嗎?你現在正坐在一艘航行在太平洋上的游輪上,難道不該做一些開心的事情嗎?」

婚姻這種事情只有當事人最能得其中三味,其他人即使是父母和子女也沒辦法去弄明白夫妻之間的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安靜的待在那裡等著他們做出決定,不要去管自己不該管的事情。

「好吧,我是不應該把情緒帶到我的假期裡面,這對放鬆心情一點好處都沒有。」斯嘉麗輕輕嘆了一口氣,要是一直帶著這種焦躁的情緒的話她難得假期大概很快就要變成一場災難了。

「至少這裡有很多有趣的酒類可以讓我心情愉快。」不再去想父母之間的那些倒霉事兒之後,斯嘉麗有了發掘新事物的興緻。

瑪格麗特大驚失色,天吶,難得斯嘉麗對酒類的熱愛這麼早就開始了嗎?她一點也不想當那個引誘兒童喝酒的罪魁禍首!

「聽著,親愛的,別去打那些酒水的主意,沒門!你才十歲,一滴酒你也別想沾!把你腦子裡那個可怕的念頭壓下去,你今天晚上只能喝果汁,以後也不會有人為你提供任何酒類。」

瑪格麗特直接把這個苗頭給掐滅了,她決定明天就和輪值負責頂層的領班說,絕對不許給斯嘉麗提供任何酒類,連帶酒精的飲料也不行。

「好吧,我只是好奇而已,你知道成年人都喜歡這個。」斯嘉麗不在意的聳聳肩,她在家裡也偷偷的嘗過香檳,口感很棒,不過她很有節制,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年齡,因此只是淺嘗即止而已。酒鬼不在她的計劃表上,連遺願清單都沒上。

oh*!她就知道!每個好萊塢的童星都是早熟兒童,家學淵源的更加是。作為一個爺爺是編劇和導演,媽媽是製作人並且父母正處於離婚風暴中的小女孩兒,斯嘉麗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挫敗的閉了閉眼睛,瑪格麗特發現自己身邊的正常人太少,而且離她太遠。睜開眼睛就發現了正前方那一對辣眼睛的情侶,詹姆斯·卡梅隆和琳達·漢密爾頓正黏在一起大跳貼面舞,暴君閣下的手都快順著琳達·漢密爾頓的牛仔褲空隙滑下去了。他們為什麼就不能考慮一下這個party上還有三個未成年人呢?

按下頭上的青筋,瑪格麗特深吸了一口氣,對斯嘉麗說,「我有一個想法,也許能夠讓你發泄一下心情,你要不要試一試?」

「什麼?」斯嘉麗正在研究桌子上那一堆飲品的牌子,聽到瑪格麗特說話,放下了手裡的瓶子問。

「跟我來。」瑪格麗特站起來理了理她那坐的滿身都是褶子的絲綢長裙,往樓下的方向走。

斯嘉麗好奇的跟著她一起下樓,瑪格麗特一向有著各種奇思妙想,她很期待。

下樓的時候兩人還在聊,「你的平衡感怎麼樣?」瑪格麗特問斯嘉麗。

「還好,難道你在船上放了什麼好玩的玩具?」

「不,我沒有那種愛好,只是這關係到你會不會從『威廉和莉莉安號』上跌落到太平洋裡面。」瑪格麗特否定了斯嘉麗的猜測,這是不合邏輯的。

兩個小女孩兒來到船頭的甲板上,空蕩蕩的甲板讓斯嘉麗做了一個疑惑的表情。不過瑪格麗特沒有在意。

「親愛的,看好了,跟著我學。」

瑪格麗特攏了攏頭髮,把有點散的頭髮重新紮了一遍,彎下腰脫下自己的鞋子,又做了幾個伸展運動,開始順著船頭的護欄往上爬。直到爬上了堪堪攔住腰部的地方,她伸展開自己的手臂,閉上眼睛感受著太平洋上空的腥鹹的的空氣和微風,氣沉丹田的沖著天空中大吼了一聲:「我是世界之王!」

斯嘉麗微微張著嘴巴,獃滯的看著瑪格麗特站在護欄上吼叫著,似乎那小小的身軀里蘊藏著足夠宇宙爆炸的力量…

是的,就是這樣,我為什麼要為那些該死的事情煩惱呢?總歸輪不到我做決定的。斯嘉麗心中暗暗想著。

她真的學著瑪格麗特的樣子,從口袋裡掏出發繩紮好頭髮避免擾亂視線,脫掉了自己的硬底鞋子,露出了只穿著襪子的腳,笨手笨腳的從瑪格麗特旁邊爬了上去。

這和站在甲板上的時候不一樣,一望無際的太平洋和懸空的身體讓她有種飄在大洋上空的感覺,她像瑪格麗特那樣伸展著雙臂,閉上眼睛。那股潮濕的空氣迅速的包圍住了她,斯嘉麗覺得鼻子酸酸的,有些想流淚,她沖著那片包容了無數靜謐天空吼道:「我是世界之王!啊——」

似乎一切的委屈,困惑,憤怒和不滿都在一瞬間離她而去了。

斯嘉麗感覺長久以來壓在她胸口的大石頭終於被搬開了,她流著淚對瑪格麗特說,「我不想成為一個父母離婚的小女孩,為什麼我要承受這些?這不公平!我想要一個完整的家庭,他們為什麼就不能理解我?」

她沒有期待瑪格麗特的回答, 斯嘉麗的吼聲在寂靜的海上傳出很遠。

船頭上的客人們紛紛探出頭來尋找聲音的來源,等到看清楚是兩個小姑娘在船頭鬼吼鬼叫忍不住發笑,小孩子真有活力。

而正摟著女友琳達·漢密爾頓熱舞的大導演詹姆斯·卡梅隆先生這個時候卻有點發懵,沒想到這兩個女孩兒居然這麼有爆發力,還有站在船頭護欄上沖著天空怒吼的樣子,真的是非常震撼,或許他應該讓傑克也來上這麼一段。他若有所思的想著,直到親愛的女朋友扳了扳他的臉才回過神來。

「心情好些了嗎?」瑪格麗特問斯嘉麗。

「yeah,好多了,我感覺我能戰勝全世界!」斯嘉麗笑得很開心,把那些不好的心情發泄出來之後感覺好多了。「梅格,你真棒。你從來不會被現實擊倒,你真的太勇敢。」

相比較好友的悲慘境遇她又算得了什麼呢?至少她的父母都還在世,即使他們離婚她也知道他們還是安好的。可是梅格卻沒有了這個機會。她說得對,遇到事情別總是想壞的方面,要想想好的方面,上帝關上了你的門之後總會給你留下一道窗戶的。

想到這裡,斯嘉麗忍不住笑了起來,瑪格麗特被她笑的不知所以然,只能無奈的輕笑。

兩個小夥伴回到了樓上的甲板,時針已經走向了十點。

「我要去睡了,你呢?「瑪格麗特詢問斯嘉麗的意思,她實在是不喜歡晚睡並且打亂自己的生物鐘。雖然作為主人她不應該先離開,不過她邀請的都是一些熟人,他們都將要在船上待上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在意這些問題。

「我再待一會兒,我現在興奮的要命,根本睡不著。」斯嘉麗回答瑪格麗特。

見到她懷疑的眼神,又連忙說,「我保證不會碰那些酒類的,以童子軍的名義。」她嚴肅的說。

「好吧,親愛的,早點睡,對皮膚好,將來做大明星的時候才不會被人說臉糙。」見她並不打算回船艙睡覺瑪格麗特提醒她。早睡早起才能身體好啊。

環球旅行確實是個不錯的放鬆心情的方式,它能有效的緩解長時間聚精會神的工作帶來的壓力。尤其是演員,作為演藝工作者如果想要在演技上有所突破往往會選擇體驗派和方法派的演繹方式,這兩種方式說不好哪個能帶來更多的突破或者是能夠給演員更多的刺激,但至少有一點它們是相同的,那就是入戲難,出席更難。

舉一個典型的例子,這次環球旅行中佔據了頂層艙房一個位置的丹尼爾·戴·劉易斯。

這位被稱為電影瘋子的奧斯卡寵兒是個名副其實的體驗派,在拍攝《我的左腳》時,電影拍攝的幾周內,他因為拒絕走出角色而堅持做什麼事情都在輪椅上,結果導致了越過障礙物的時候摔斷了兩根肋骨。更鬧心的是他的英國經紀人過來看他的時候,堅決認為自己就是克里斯蒂·布朗,死不承認他的其實是丹尼爾·戴·劉易斯,這點差點就讓他的經紀人暴走,最終忍無可忍的經紀人被他氣得直接飛回了英國。

此外他在工作的時候幹得奇葩事兒多了去了,除非是在他不拍電影的時候,否則的話你絕對不會認為這是一個正常人。這種極端入戲的表現也導致了他的作品產量並不高,因為他演出一個出色的角色之後往往要好幾年才會從裡面走出來,有時候他的經紀人都愁得慌,帶這麼個明星真是遭罪。

而現在這位影帝先生就坐在瑪格麗特對面和她一起喝下午茶,當然作陪的還有阿瑟和麗貝卡。可是這絲毫不能提高瑪格麗特的心情愉悅度。

她現在好想罵娘,他媽的怎麼就忘了這個神經病了呢?

禍禍完了阿佳妮居然又跑到美國來禍害麗貝卡,他怎麼不上天呢?看著丹尼爾·戴·劉易斯那張刀削般的臉龐(注意,此時此刻這不是一般意義上形容男人俊美的的形容詞,而是單純的指這位英國男演員的臉真的像被刀削過一樣的鋒利,瑪格麗特覺得這臉都能去當水果刀了),瑪格麗特突然覺得胃口全失,連她愛的蝦仁小餛鈍都不能提起她的胃口了。

「是的,我覺得《推銷員之死》的現實意義十分濃重…….」

丹尼爾·戴·劉易斯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對阿瑟·米勒的仰慕之情,那讚美之詞說的,瑪格麗特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說的是拯救了世界的救世主呢。嘴巴甜蜜的就像在糖罐子里泡過一樣。

誰說影帝不擅長和人交往的?眼睛是瞎掉了嗎?不擅長交往能泡到法國女神阿佳妮?不擅長交往能在拍《純真年代》的時候勾搭上薇諾娜·賴德?不擅長交往能在和阿瑟·米勒談劇本的時候網住麗貝卡?

瑪格麗特發現這其實是一個迷弟不滿足於只能和偶像做朋友而把偶像的女兒娶到家裡面生下有偶像血脈的故事,她對此無能為力,sosad。

「我看過瑪格麗特的表演,你真的很有天賦,我想你是個方法派?」丹尼爾·戴·劉易斯讚美著瑪格麗特,談起表演的時候他格外的有精神。

「我從克勞迪婭的眼睛裡面看到了人類最深沉的*和最殘忍的天真,羅傑·艾伯特說得簡直太好了,十一歲的身體有著三十五歲的靈魂。如果不是知道你是誰我真的會以為那是一個有『垂體激素紊亂症』的三十五歲的女演員。」

「呵呵。」瑪格麗特僵硬的笑了笑,她現在能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說影帝不擅長交往了,雖然被人贊演技好很開心,但是能不能別用那麼可怕的病症來形容?又不是《孤兒怨》裡面的埃絲特,『垂體激素紊亂症』個毛線!難道這就是偶像和偶像的外歲女的區別?差別待遇能不能別這麼明顯?

無力的嘆口氣,看來這趟旅行不會太舒服了,這麼一個礙眼的傢伙杵在眼前,真是減肥利器。

再看看始終坐在一旁羞澀的微笑的麗貝卡,就像她曾經對斯嘉麗說過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別去插手他人的生活,你沒那個權力。也別去試圖干擾身邊人的思維方式,那是對人*的不尊重。她現在只能祈禱一直以來的蝴蝶風暴別太厲害,希望劉易斯先生和麗貝卡能一直安安穩穩的生活下去,不要起什麼波瀾。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