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昨晚沒睡好嗎?還是今晚吃什麼髒東西了?」樂天奇怪的問。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如果你答應娶我,我出就給你做一枚五環的鎮死符!」高小秋慢慢的說道。

樂天吸了口氣,在心裡迅速的計算了一下這筆買賣的合算程度。

「成交!」他抬起頭說道。

高小秋突然又笑了,她大眼睛彎彎的看著樂天。

「不過我可要提前聲明啊,我娶你的時間可不一定,你可不要逼婚啊。」樂天醜話說在前面。

高小秋點點頭。

她好像也不太在意樂天什麼時候娶她,她要的只是一個這樣的約定。

她從櫃檯的下面拿出了一張奇怪的紙,用毛筆在上面慢慢地寫了幾個字。

樂天看了一眼,面色一變。

「不用做的這麼絕吧?」他吸了口冷氣。

這居然是一張契約!

而且這可不是一般的契約,在樂天這樣的專業巫師的眼中,這種契約可不能隨便的簽,因為這個東西會影響到自己的命數。

這個契約是本命契約!

「你也可以不簽啊,現在反悔還來得及。」高小秋看著樂天。

她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契約上面按了一下。

樂天看了看,心一橫,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契約的另一個角也按了一下。

高小秋滿意的看了看,小心的收了起來。

「唔……一個星期以後來拿吧。」她說道。

樂天點點頭,「那柳葉呢?這個東西我用的量很大啊,而且不能等。」

高小秋想了想。

「明天晚上你來拿吧。」她說道。

樂天這就滿意了,他長長的吐了口氣,感覺自己像是完成了一個什麼了不得的任務。

高小秋又拿出了五枚驅鬼令放在櫃檯上,樂天看了看,收了起來,他就轉身離開了。

高小秋眯著眼睛看著樂天的背影,小店裡再次變得安安靜靜,她突然有點期待了,期待這個傢伙再次來自己的店裡和自己說說話……

蘇紫萱看著樂天。

「這是一家黑店,你又去那裡做什麼?」她問道。

「什麼黑店?你不要瞎說……上次你能保住命的符頭還是這裡買來的呢。」樂天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了看那家還亮著燈的小店。

「走了。」樂天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這才一腳油門警車駛了出去。

再次來到科技大學,兩個人將警車停在了學校的外面,和保安打了個招呼之後兩個人就走進了校園。

晚上的時間校園內依舊人來人往,不少學生往學校外面走,也有不少的學生往學校的裡面走。

兩個人依次在幾個監視點路過,裡面的警察都給出了沒有異常的信號。

「于大寶呢?」蘇紫萱低聲詢問問。

「他今晚白班倒夜班,需要一直在後門待到午夜才能下班!我們一直在這盯著,他哪裡都沒去。」監視的警察低聲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她看了一眼樂天,樂天示意兩人離開。

「這傢伙居然一點動作都沒有?」蘇紫萱嘟囔。

兩個人站得遠遠的,甚至都能看到後門口站著的于大寶,他的嘴裡刁著一隻煙在慢慢的吸著。

晚上的時候走後門的學生就少了許多,因為大部分的學生吃過飯之後還要去上網、談戀愛之類的,所以大部分的學生都是走出去了之後就不再從後門返回。

「外面的人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蘇紫萱用對講機問了幾句之後,又和樂天說道。

樂天點點頭。

「你吃晚飯了沒?」他突然問道。

蘇紫萱搖搖頭。

她這邊還記掛著于大寶的情況呢,哪有心思吃飯。

「我也沒吃,要不我們先去吃點飯?我估計就算有什麼異常,也需要等到午夜。」樂天說道。

蘇紫萱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兩個人又走出了學校,在附近的一個三山溝炒雞店裡面坐了下來,要了一份炒雞,兩個人慢慢的吃著飯。

「咦?樂天你看……那不是那幾個傢伙?」蘇紫萱突然發現了什麼。

她指著不遠處的另一側。

樂天扭頭看了看,也是微微一愣,居然是大小狗和小貓小鬼四個人!

這還真的是巧了……

上次這四個傢伙不聲不響地跑了,他們還沒時間去照找這幾個人呢,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沒想到,李老闆說的那個去過苗疆的。竟然就是我和方大師之前接單子的那個富商。他跟李老闆這邊。不僅有生意上的往來。而且關係也不錯,兩家人經常在一起聚會。

“多謝李老闆。三天之內,一定把問題全部解決。”說完這話之後,瑤族的老爺爺就帶着自己的徒弟出去了。顯得十分有自信。不光是他們兩個出去了,就連旁邊的冷叔,也朝着李老闆點了點頭出去了。

其實我到現在爲止。一直看不懂冷叔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雖然說來的,都是衝着那五十萬。可是冷叔來這邊,看上去就好像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就算是對僱主的李老闆也是這樣。

等冷叔和瑤族那師徒兩個走了之後,李老闆有些擔憂的看向方大師。

“放心吧,這件事兒遠比他們想的要複雜。這幾天。你們全家還是待在這兒,哪兒都不要去。就算是他們說解決了,你也不要出去。”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的臉色變得非常的嚴肅。

每次方大師臉色變得嚴肅的時候,那麼他說的話就絕對是真的。之前我已經領教過了,但是這一次,我不知道爲什麼他會這麼說。

我跟旁邊的小洛,同時有些迷惑的看向他。方大師並沒有看我們,而是給李老闆交代一些事情,而且還送了一張符給李老闆,讓他隨身攜帶着。

等從李老闆房子裏出來的時候,方大師的臉色依舊嚴肅,好像在思考着什麼。我有很多的疑問想要問他,可是看到他這個樣子,我還是把那些疑問全部都收了回去。

接下來的事情,方大師再次去了之前的那個富商那邊,他只是一個人去的並沒有帶着我跟小洛。等我跟小洛回到酒店裏的時候,鬼婆也不知去向。小洛回去之後,門就沒有開過,而我也只是無聊的看着電視。心裏還是有些擔心,那瑤族老爺爺走的時候可是自信滿滿的,對於那五十萬志在必得。

如果他真的成功了,那麼我這次的二十五萬豈不是泡湯了?這樣越想越是亂,我還是決定找小洛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至少也得幫上一些忙。

站在小洛門口,好一會兒才鼓起勇氣去敲門。

“葉師弟找我有事兒嗎?”小洛看上去比之前蒼白了許多,而且十分的虛弱。

“怎麼了,你不舒服嗎?”我有些擔心的問道。

不過小洛說自己沒事兒,只不過是到了中午陽氣最旺盛的時候,她還是有些受不了,等過了這段時間就好了。聽到這兒,我也鬆了一口氣,畢竟她跟我們是不一樣的,說到底,有些事情還是必須得遵守自然規律。

“咱們,下午再去那個別墅看看吧,怎麼樣?”見她沒事兒之後,我才朝着她問道。

小洛稍微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讓我下午三點之後過來喊她,然後她跟我一起去。

之所以去那個別墅,還是因爲那面鏡子的緣故。我和小洛之前還去看過李老闆的妹妹,當時小洛斷定李老闆的妹妹丟失了一魂兩魄,很有可能是在那個鏡子裏面。如果到時候能夠找回來的話,那麼很有可能就問出來當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樣一來,也能夠幫上方大師的忙。

剛剛到三點,我就去敲小洛的門,沒想到她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兩個出來之後,直接給方大師發了個短信,就打的朝着李老闆的那個別墅而去。

到別墅門口,來這邊的竟然不只是我們,冷叔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過來了。而去,冷叔過來之後很奇怪,他就是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看着別墅的門口,不知道在想什麼。

“冷叔,你也來了,怎麼不進去呢?”小洛上前一步,朝着那邊的冷叔問道。

“你們倆待會兒跟在我的身後,一步都不要走錯。”冷叔說完話之後,看都沒有看我跟小洛一眼,直接朝着別墅的門口走去。

雖然我跟小洛不知道冷叔爲什麼要這麼說,但是他說話時每一句都讓人信以爲真。所以我們兩個就聽他的話,緊緊跟在他的身後,甚至可以說的上是踩着他的腳印子,朝着別墅門口走去。

李老闆給方大師和冷叔他們一人一把鑰匙,既然想要解決問題,那麼他就得對這些解決問題的人放心。況且別墅裏面還真的沒有多少值錢的東西,最值錢的就是那棟別墅,給了鑰匙也搬不走。

就在冷叔打開別墅門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到一陣寒冷襲來,而旁邊的小洛則像是享受一般的發出輕哼。

冷叔在開門之後,並沒有急着進去,而是在整個大廳裏面掃視了一眼,好像是在尋找着什麼。大廳裏面並沒有開燈,所以十分的黑暗,能見度也就只有門口這麼一點點,裏面再黑就看不見東西了。

“有人,快追。”正在這個時候,小洛指着黑暗的角落大聲的朝着我們喊道,同時就朝着那個方向追了過去。

冷叔眼疾手快的直接把小洛一把拽了回來,讓我看好小洛,自己則是從口袋裏面取出來不知道什麼東西,直接朝着大廳上空一甩。這時候,我纔看清楚甩出去的是幾張符,那符剛飄到大廳上空的時候蹭的一下子燃燒了起來。

那剛燃燒起來的瞬間火光,把整個大廳都照的通亮。而這個時候,我也確實看到了小洛所說的那道影子,正好鑽入了二樓李老闆妹妹的那個房間。

冷叔明顯也看到了,但是他並沒有追,而是在等飄着空中的那符燒完。

我沒管冷叔,拉着小洛就開始往裏衝。可是冷叔的那句話,卻讓我生生的停下了腳步。

“如果你不想死,也不想讓身邊的小洛出事兒,最好別進去。”

冷叔的話冷冰冰的,不帶任何的感情色彩。可就偏偏是這樣的語氣,偏偏能讓然信服。我剛邁出去的腳步又瞬間收了回來。

不知道是心裏問題,還是時間長已經適應了,剛纔還覺得黑漆漆的大廳,在冷叔把那張符燒完之後,變得更加亮堂了起來。而且,也不像是之前那麼冷了。

接下來,冷叔等那張符完全燒光落在地上之後,才鬆了一口氣,率先走進了別墅大廳裏面。我跟小洛還記着剛纔冷叔說的話,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後。好在,他要去的,也是剛纔那個黑影進入的房間,這讓我跟小洛也算是放心下來。

冷叔在上樓梯的時候走的非常慢,邊走還要邊摸着樓梯的欄杆,看上去就好像在觸景生情一般。可是我也沒有聽說過,冷叔跟這個別墅有任何的聯繫。

等到李老闆妹妹的房間裏之後,並沒有我們剛纔看到的那個黑影子。整個房間裏一覽無餘,那梳妝檯依舊擺在那邊,梳妝檯上的化妝品也依舊凌亂沒有任何收拾。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兩根半截的蠟燭,好像又短了不少。

看到這兒,我心裏也是一震,難不成,有人來點過這個蠟燭?

我跟小洛的目光都盯在那蠟燭上,而冷叔的目光,則是盯在那個梳妝檯的鏡子裏。鏡子裏面只有我們幾個人的影子,並沒有多餘的東西。不過看到那個鏡子,我就覺得陰森森的,之前我跟小洛都在裏面看到過李老闆的妹妹。

“葉子,你們兩個把那梳妝檯搬開。”好半天之後,冷叔才退後兩步,指着梳妝檯朝我跟小洛說道。

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麼要這麼做,但是肯定有這麼做的道理。我跟小洛一人一邊,把梳妝檯搬離了牆面。就在剛剛搬離牆面的時候,聽到有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

當轉過身去看的時候,才發現,竟然是一個稻草小人,而且上面扎滿了常常的縫衣針。

冷叔過去把那個小人撿了起來,放進口袋之後轉身便走,也不管我跟小洛。見他走了,我和小洛轉身就朝着他追了上去。看到我們跟上來,冷叔也沒管,而是繼續走自己的。沒想到的是,冷叔竟然直接朝着地下室走了過去。

我和小洛,當然也跟了上去。

地下室更加的陰暗了,上面大鐵門上警察貼的封條還在。而冷叔根本就不管那些,直接就把大鐵門推開,朝着那個鎖着屍骨的牢籠走去。

“你們兩個往後退一點,小心傷到你們。”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冷叔說話之後,我纔算是鬆了一口氣,剛纔的氣氛,簡直是太壓抑了。看到他拿出了那把刀之後,我跟小洛齊齊的退後了幾步。那把刀的鋒利我們之前是見過的,外面大鐵門上的鎖,就是被它一刀兩斷。

冷叔直接把那個牢籠的鎖再次砍開,然後進去仔細研究起來鎖着屍骨的那幾套鐵鏈。見到他在那邊研究,我跟小洛也蹲下來仔細看。可是不管怎麼看,這都只是普通的鎖鏈,並沒有什麼異常。

不過當我準備拿起那鐵鏈的時候,剛剛攥在手中,就直接又扔回到了地上。沒想到,那鐵鏈竟然那麼冷,剛拿到手中,渾身都在緊鎖,有種窒息的感覺。 這四個年輕人湊在一起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說什麼東西。

「要不要去問問?」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皺眉,他們現在手頭上有別的任務呢,一旦這四個傢伙鬧出什麼幺蛾子影響到了于大寶的調查,那可真是得不償失了。

「其實我覺得這幾個傢伙問不問無所謂的,充其量就是給他們安個破壞現場罪,拘留幾天也就了事了。」

樂天一看蘇紫萱的神色,馬上繼續說道。

「那就暫時算了,這幾個傢伙既然在這裡出沒,那麼以後想找他們也就容易了許多。」蘇紫萱點點頭。

兩個人繼續吃著飯,沒想到那邊的四個年輕人居然突然吵了起來。

蘇紫萱奇怪的看了看樂天,樂天早就將耳朵豎起來了。

「你們瘋啦!還要去?神經病啊你們!」小貓罵道。

「那你說怎麼辦?現在小壞都嗝屁了,我們都多久沒碰過葯了?再特么不碰葯我都要戒掉了!」大狗罵道。

小貓不說話了。

「小貓你傻啊,我們不進去……我們只是在外面轉一圈,多多少少的騙點禮物就行了……難道你不想吃點好的?」小狗也勸道。

小貓眨了眨眼,她看了看小鬼。

「你說呢?」

小鬼更沒有主見了,她搖搖頭。

「我也害怕,但是我現在真的很想吸一口……」她委委屈屈的看著小貓。

小貓無語。

「那你們答應我,我們只在外面不進去!」她鄭重重申。

「放心吧!你就是讓我進去我也不敢啊。」大狗一聽馬上放下了心。

「就是不知道警察還在不在了?猴子的人皮他們有沒有帶走?」小狗有點擔心的問。

「管他的……一張人皮又吃不了人。」大狗無所謂的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些傢伙還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

樂天挑了挑眉,繼續吃著自己的飯。

「喂!這些傢伙又要去那個幼兒園。」蘇紫萱小聲的問。

「去唄。」樂天哼了一聲。

「可是那裡我們警方還沒有處理呢,那具人皮還掛在原地呢。」蘇紫萱說道。

「沒事!這幾個傢伙就是典型的不見棺材不掉淚,他們願意去玩,就讓他們去。」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就像大狗說的那樣,人皮又不會咬人……

蘇紫萱看著樂天的神色,知道這傢伙也不想去和這些人渣多接觸,她就也不再多說什麼了。

另一邊的四個年輕人吃完了飯,一個個急匆匆的離開了。

樂天和蘇紫萱也吃完了,兩個人結賬離開。

現在依舊沒有消息傳過來,兩個人也不著急回去,就在學校的周圍轉悠一會。

「你看到那輛車了嗎?那就是我們的外圍監視車。」蘇紫萱指了指後門的不遠處。

那裡一個樹下面停了一輛麵包車,不過周圍也停了一些其他的車輛,倒是一點也不顯眼。

樂天點了點頭,他看了看後門裡面的于大寶。

這個傢伙依舊在吸著煙,時不時地在後門的周圍溜達一圈,一切看起來都無比的正常。

看了幾眼,樂天和蘇紫萱離開了後門,繼續在這周圍瞎溜達。

「現在的大學生可真幸福。」

蘇紫萱看著一對小情侶結伴走進了小旅館。

「是嗎?你上大學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樂天隨口問道。

兩個人路過小吃街,買了一些零食,慢慢的吃著。

「我啊……我上的是警校,全封閉管理,女生的待遇和男生是一樣的,所以……你懂的!」蘇紫萱看了一眼樂天。

「這就是你現在變成女漢子的原因?」樂天問。

蘇紫萱點點頭。

一個女生打扮的非常妖嬈,她經過了樂天的身邊居然還向著樂天拋了個媚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