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既然你也猜出這毒藥不可能是她拿的,為何不問個清楚呢?聽她把事實說完啊!」姚丞相說道。

2021 年 1 月 8 日

「行,讓她說!」王大人點頭,眼中閃過一抹狠毒,既然姚丞相插手此事,恐怕他想要動琉月夫人沒有那麼容易了。

「奴婢這葯是從大夫人那裡得來的,大夫人只說這葯人喝了之後,只會肚子疼,如果送醫及時,會沒事的!」清香低頭說道。

「你當真不知道那是毒藥?」王大人又重複了一遍。

「不知道啊,不知道啊,奴婢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就是給奴婢十個膽子,也不敢去殺人啊!」清香害怕的頻頻搖頭。

「好,既然你承認了這毒藥是你下的了,那麼你也收監吧!」王大人說道。

「來人,把這小丫頭抓起來!」王大人喊了一聲。

「姚小姐,救我啊!」清香哭著喊道。

「爺爺,是不是應該把娘親放了啊!」姚淺語緊張的問道。

姚丞相搖了搖頭,看了一眼王大人,只聽他開口道「對不起,姚小姐,僅憑小丫頭一人之言,無法放人,需要面見大夫人親口承認,此事才可以幫琉月夫人洗脫嫌疑!」

「啊?」姚淺語臉色一變。

「姚丞相?本官說的可對?」王大人點頭哈腰的問一旁的姚丞相。

「按理說,是對的!」姚丞相點了點頭。

「爺爺!」姚淺語慌忙喊了他一聲。

「既然如此,明日傳了那大夫人前來,便可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姚丞相說道。

「為何清香已經承認了此事與夫人無關,還不放人呢?」許若風不甘心的開口問道。

「需要經過大夫人的證實才可以放人!」姚丞相嚴肅的說道。

「既如此,那丞相就退下吧?」王大人得意的笑道。

「王大人,本丞相會跟進此事的進展,你最好是明天一早就傳那大夫人,你也莫忘了,這琉月夫人的身份!」姚丞相冷冷的說道。

「本官不敢忘,怎敢呢,多謝姚丞相提醒啊!」王大人假意的拱手說道。 「夫人,你在這裡不用擔心,本丞相會跟進此事,絕對不會讓你受冤枉的!」姚丞相轉身走到了琉月夫人身旁安慰她。

「姚大人,小女怎麼樣了?」琉月夫人深知皇妃生產這麼大的事情,身為丞相,他一定是極其清楚的,心裡擔擾花琉璃,所以情緒忐忑不安,如今見了姚丞相,不由得急急的問了出來。

「夫人不用擔心,母子平安,是我大燕之福,只是皇妃娘娘身體虛弱, 脫單公寓 ,診斷過,只是身體虛弱而已,當屬正常現象,所以夫人也不用掛在心上!」姚丞相寬慰道。

「謝謝丞相!」琉月夫人知道了花琉璃平安無事,便鬆了一口氣。

「丞相!」一旁的許若風趕緊給姚丞相施禮。

姚丞相滿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轉頭看向身後說道「淺語,還不跟隨爺爺回去?」

「爺爺,我要在這裡陪著娘親和若風!」姚淺語固執的走到了許若風的身旁,牽住了他的手。

許若風忐忑的看了姚丞相一眼,生怕他會發脾氣。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姚丞相嘆一口氣,轉身踱步離開。

「哼!」王大人看了一眼牢里的幾人,然後也跟了出去。

花府出的事情,一直被姚丞相給隱瞞了下來,他不想這件事情會傳到後宮,免得宮裡的人介入,事情就不好解決了,而此時,花琉璃卻是一直陷入了昏睡當中,不曾醒來。

燕昊很是焦急,只是一夜的時間,守在她的身旁,握著她有些冰涼的小手,神色焦灼。

「怎麼還不醒來?」燕昊質問一旁的太醫。

「回聖上,娘娘體虛,生產的時候又用盡了氣力,需要休息才能醒來的,不要著急!」太醫勸道。

「那為何需要一夜那麼長的時間?」燕昊著急的問道。

「這個!」太醫眸光遲疑。

「是不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燕昊臉色一沉。


「沒,娘娘脈象平和,應該無礙!」太醫連忙否認。

「那是為何?」燕昊急急的追問。

「臣說不出來,聖上還是請許神醫來看看吧!」太醫實在是沒有辦法,只得是搬出了許若風的名頭來。

「對,對,對,許若風,朕怎麼沒有想到他來呢?快,快把許若風叫來!」燕昊急急的說道。

「是!」太醫慌忙出去吩咐。

看著床榻上的慘白小臉,燕昊緊緊握著她的手說道「小璃兒,朕讓你醒來,你聽到了沒?」

語調帶了極致的溫柔,而他的雙手卻是那麼溫暖的握著她,看著她那場長長的眼睫毛,神情無比的寵溺。

「只要你醒來,朕便答應你,可以讓你自由自在的去住東城,因為朕知道,你心心念念的想要自由,不願意在這皇宮裡面受了束縛!」燕昊嘆息道。


花琉璃的小臉漸漸恢復了一些紅潤,長長的眼睫毛蓋住了眼眸,在小臉上投下一片陰影。

「怎麼許若風還沒來?」燕昊著急的喊道。

「回聖上,許神醫被王大人給關起來了!」小德子忐忑的回答。

「怎麼回事?」燕昊眼眸一沉。

「回聖上,不光許神醫被關起來了,甚至連皇妃娘娘的娘親也是被關起來了!」小德子擔擾的回答。

「什麼?」燕昊震驚的站了起來。

像是聽到小德子說的話,花琉璃的眼睫毛顫了顫,眼眸許許睜開。

「我娘怎麼了?我娘怎麼了?」花琉璃虛弱的問道。

「小璃兒,醒了?」燕昊的眼神裡面是掩飾不住的狂喜。

「快告訴我娘親怎麼了?」花琉璃慌忙握住了燕昊的手著急的問道。

「沒事,你不用擔心!」燕昊安慰她,卻沖著小德子使著眼色。

「對,沒事的,琉月夫人沒事的!」小德子慌忙說道。

「真的?」花琉璃疑惑的看著小德子向他確定。

「保證,德子以頸上人頭擔保,琉月夫人必定是平安無事的!」小德子慌忙舉起手臂保證。

「對啊,有朕在,怎麼會讓娘親出事呢?」燕昊心疼的摸著她的臉頰說道。

「嗯!」花琉璃看到了兩人的保證,便疲累的點了點頭。

「孩子呢?」花琉璃又看向了燕昊。

「朕讓奶娘抱上來,德子快去!」燕昊催促道。

「是!」小德子慌忙跑了出去。

「小璃兒,朕不會再讓你受這樣的痛苦了!」燕昊難過的說道。

「傻瓜,哪個女人不經受這樣的痛苦啊?雖然真的是很疼!」花琉璃皺眉說道,身子連動都不敢動,只覺得身體火辣辣的疼痛,讓她失了元氣。

「早知道你會這麼痛苦,又何必讓你治好了絕育症!」燕昊凝眉說道。

「不許說!」花琉璃慌忙捂住了他的嘴,此番動作,扯動了下面的傷口,疼的她咧了嘴。

「別動,別動,朕不說了!」燕昊緊張的按住了她,不讓她亂動。

「如果沒有治好這絕育症,如何得來我們的孩子呢?」花琉璃嗔怪的瞪他一眼。

「可是看著你受苦,是疼在朕的心裡!」燕昊握住她的手說道。

「他是什麼樣子的?像你還是像我?」花琉璃轉移了話題。

「如此粉嫩嫩的小娃娃,能看出像誰來?」燕昊凝眉說道。

「來了,來了,小皇子來了!」小德子的聲音傳來,然後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響起,接著便是奶娘的聲音。

「見過聖上和皇妃娘娘!」

「起來吧,快把小皇子抱過來!」燕昊慌忙說道。

「是!」奶娘應了一聲,便把用明黃色斗篷包裹著的小皇子雙手托著抱了過去。

花琉璃看著燕昊溫柔的眼神,然後便看到了自己的身旁多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他正閉著眼睛睡覺,但是那烏黑髮亮的頭髮,卻是像極了她小時候的。

「他的頭髮好黑!像我小時候!」花琉璃笑眯眯的說道。

燕昊凝眉,「你怎麼知道你小時候頭髮很黑的啊?」

「是我媽說的啊,我小時候頭髮可黑了,可是到了大了之後,反而不那麼黑了!」花琉璃開心的說道。 中國,成都國際機場

“旅客朋友們請注意了,開往北京的747 航班馬上就要起飛,請旅客朋友們做好登機準備”甜美的女聲在登機大廳中響起。

吳越坐在機長休息室中,聽到聲音看了看手錶,距離起飛時間還有十分鐘時間,他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喂!猴子,一個小時後來接我”

“這次來北京休息多久?”

吳越回答道“大約三週吧!特批在上午已經下來了”

“那就好,到時候我去接你,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

這時休息室的門被人推開,來人道“機長,檢查已經完畢,可以安全起飛”



“好!出發”吳越抓起桌子上的藍白相見的帽子,扣在頭上。


吳越原本是部隊的戰鬥機駕駛員,提前退役之後,順利的進入成都航空公司,做起了一名民用航空公司的駕駛員,而猴子也是在部認識,當時兩人駕駛同一架戰鬥機,在即將降落之前,戰鬥機一側發動機突然熄火,兩人只好彈射降落,但是由於飛機當時低於安全彈射的高度,發生了墜機,所幸的是吳越並沒什麼大礙,反而猴子的小腿骨折,退役之後吳越去了航空公司,而猴子開了一家廣告公司。

二十分鐘後已經已經平穩的飛行在萬米高空之上,吳越望着前方,乳白色的雲彩漂在正前方,飛機也鑽進去,然後又鑽出來,吳越看到飛機高度和經緯度已經達標,便開始聯繫控制檯。

“控制檯,控制檯,這裏是747,我是吳越,前方天氣怎麼樣?”

滋滋兩聲之後,扣在耳朵上的耳機傳來控制檯的聲音“天氣正常,適合飛行,請開始導航自動控制!”

吳越已經習慣這樣去俯視下面的一切,原本需要擡頭看得高樓建築,現在已經變的非常渺小,也都顯得微不足道。

吳越注意到前方是一片烏黑色的高氣壓積雲,頓時**緊張起來。

“發動機全部開啓”吳越向一旁的副駕駛員囑咐道。

“是!”

飛機鑽入雲層,劇烈的抖動幾番,吳越的眼睛一指盯着面前不遠處的面前上的數十個指針,他發現無論是氣壓,還是溫度都已經非常危險,吳越的心頓時緊張起來,好在短短几分鐘後飛機已經從高壓雲層中穿過,望着各項數據恢復正常,吳越懸着的心也放鬆下來。

像剛纔那種情況,並不是非常的常見,而有的時候控制檯的天氣報告也不是非常的準確,好在氣壓雲層僅僅是剛剛形成。

吳越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控制檯,飛機平緩的朝北京飛去。

吳越望着下的景色,他已經能夠看道北京的大概樣子,現在他已經看看彎彎曲曲的長城輪廓。

吳越對一旁的副駕駛員囑咐道“準備降低飛行高度,聯繫北京控制中心”同時他的手也已經我在操作杆上。

“控制檯,控制檯,這裏是747,這裏是747請求着陸”

副駕駛員對着嘴邊的話筒,不斷重複,可是竟然那頭竟然沒有絲毫反應,只有滋滋啦啦的電流聲,他吃驚的望着一旁的吳越。

“繼續,不要停”吳越大聲喊道。

“控制檯,控制檯….”

吳越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他知道只有那頭有了消息引領飛機他才能降落,要不然就會釀成大錯,他緩緩的將飛行速度降了下來,突然吳越感覺到前方似乎出現一束白光,從面前快速劃過,起初他認爲是看走了眼,但是吳越立刻感覺身體像被被什麼東西掃過一樣,異常的難受。

這種感覺一消失,聽筒裏立刻傳來控制檯的聲音“這裏是控制檯,請降低高度,請開啓自動控制,讓我們引領你們在三號跑道降落”

吳越非常驚訝,剛纔身體就像被一種看不見的光穿過一樣,飛機高度不斷被降低,飛機內播放着讓各位繫好安全帶的提示,下面的景物也越來越清晰,可以清楚的看見跑道。

飛機平穩落地之後,吳越卻覺得頭越來越痛。

完成交接手續吳越發現頭痛已經開始消退,出來之後就看到猴子已經在門外等候多時,如果吳越沒有記錯,兩人已經有半年的時間沒有見面,上一次見到猴子還是他結婚的那陣。

到了猴子家中,吳越坐在沙發上,猴子和王雲麗兩人在廚房中忙乎,他無聊的翻看着電視節目,突然電視中蹦出一條新聞。

“一週前天津港附近事故具體具體原因已經查明,遇難者名單已經公佈,據不完全統計死亡38人,失蹤21人,根據國家地震局調查結果顯示,在10號夜間天津港東部距離天津40公里處發生里氏7.8級海底地震,引發海底一處尚未探明的火山,而在天津港南部,又發現,,,,,下面公佈最新一條數據消息,今年我國農副商品價格平穩…”

吳越做直了身子,忽然發覺這條消息聽起來就像預料到的一樣,他並沒有感覺到特別的驚訝,回想整個電視中的畫面,他突然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似乎和他存在某種特殊的聯繫。

“吳越, 你嘀咕什麼呢?什麼張十二,真的假的?你說什麼呢?”猴子端着菜出現在吳越面前。

吳越一楞,剛纔他明明沒有說話,是在想新聞裏的消息,猴子怎麼會這樣問,但是張十二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裏聽到過。

吳越驚訝道“猴子,你聽錯了吧!我沒有說話!”

猴子將盤子放下,說道“別開玩笑了,那麼大聲音,我和你嫂子都聽的清清楚楚!”這時王雲麗也走了過來,不住點頭。

“張十二?張十二?是誰?”吳越的腦海中充滿了疑問,隨着時間的推移,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好像身在另一個世界一樣,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叫吳越,又或者這個名字不太適合他,他覺得自己應該不是這個身份,而現在這個生活卻像是硬拼湊成的一般,吳越感覺越來越痛苦,腦袋也是越來越痛,使勁的去控制大腦不要再去想這個問題,但是大腦就像上了發條一般,使勁往前走,畫面時而後退,畫面時而快速前進,吳越短短瞬間聽到很多人在耳邊竊竊私語,聽覺已經跟不上腦海中的聲音,亂七八糟的聲音交織在一起,腦海中不斷浮現各種畫面,他感覺自己的大腦馬上快要爆炸了,突然“嗡”的一聲,一切突然停止。 「朕現在看著你的頭髮也還是黑的!」燕昊親昵的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道。

「那是現在啊,之前的你又沒有見過!」花琉璃瞪他一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