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放心吧大人,屋子早已給您備下了。」

2021 年 1 月 4 日

「那就好!」郝建仁點了點頭,邁步就出了翠花樓,點兵去也。 第四百四十七章我是你的人了

夜深人靜。冰火!中文

東渠鎮幾乎所有人家的燈火都滅了,小鎮的街道上也沒有了行人。

天地間一片寂靜。

悅來客棧,坐在自己房間內地面上的夜風,卻忽然睜開了眼睛,站了起來。他這突然的動作,若是躺在床上的那個女人看見的話,估計一定會嚇的不得了,一定會以為夜風是要奔他而去。還好,斷腸的勁夠大,女人還沒有醒,還睡得很沉。

還好,夜風站起來,也並不是為了她。

夜風沒有向著床上奔去,而是來到了窗邊,順著窗戶向外看去。

窗外漆黑一片,窗外什麼都沒有。然而,在一刻鐘后,街道的盡頭,卻忽然傳出腳步聲。

整齊,但卻不單一的腳步聲。

腳步聲后,便有一隊隊士兵出現在夜風的視線內。

那些士兵足有數百名,他們徑直跑到悅來客棧的門口,把客棧團團圍住。

夜風靜靜的看著下方,心中暗道:「這該不會是沖著我來的吧?

結果,夜風的話馬上就得到了印證,夜風聽見下面有一個人-大聲喊:「這裡有沒有一對住在一起的男女?」

「有。」這是客棧老闆的聲音:「今天一共有五對夫妻住在小店,不知道鎮長大人問這個做什麼?」

「我問的不是夫妻?」

「那是?」

「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一個女人在這裡喝醉了酒?」

「有一個,她一連喝了五杯斷腸呢。」那個人說道:「我還從來也沒有見到過這麼能喝的人。」

「她現在是不是還在這裡?是不是和一個男人住在一起?」郝建仁厲聲問道。

「是啊,鎮長找他們?」

「對,你把他們給我叫出來!」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你要等我上去把你的客棧拆了?」

「好,好,我這就叫。」老闆嚇得轉頭就要往樓上跑。他是東渠鎮的居民,他當然不敢得罪郝建仁,不然他的客棧也別想開了。

「不用找了,我來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夜風已到了樓下。

他的聲音才傳進郝建仁的耳中,他的人就已到了郝建仁的面前。

「你是誰?」郝建仁皺著眉頭說道:「我要找的是女的。」

「我就是和你說的那個女人呆在一起的男人。」夜風冷冷看著郝建仁,冷冷說道:「從剛剛你們的對話中聽,你好像是東渠鎮的鎮長?」

「沒錯,我是鎮長。」郝建仁說道。

「作為一名鎮長,就做強搶民女的勾當?」

「我是來救民女,不是來搶民女的。」郝建仁面沉似水,「有人舉報,你強搶民女,我是來抓你的。」

「真會栽贓,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把我帶回去,你最少也有二三十種方法,能把我關進大牢,或者是直接讓我死吧。」「哦?」郝建仁饒有興趣的看了夜風好一會兒,才道:「你是一個聰明人。」他竟然連否認都沒有,便是如此回答道。

「不是我聰明,只是你做的太明顯了。」夜風看了看郝建仁身後的數百名士兵,道:「我能不能問一下,下午的時候,要把姑娘帶走的大嬸是什麼人?」

夜風現在確實有些奇怪,什麼樣的人能有這麼大的能量,竟然可以讓鎮長派出這麼多人來抓人?

「翠花樓的老闆娘。」

「翠花樓,老闆娘。」夜風沉思片刻,道:「翠花樓是吧?」

「你果然很聰明。」郝建仁忽然發現,自己對眼前這個年輕人很有興趣,自己只要稍稍一提點,他就能想通很多事情,這小子的腦袋很不一般啊。

郝建仁心中忽然有了一個想法:「要是這個人能給自己做師爺的話,自己一定會少操不少心。」

只是,這個念頭才剛剛從他的腦海中冒出來,他卻忽然覺得頸間一涼。然後,他才發現,有一把紅彤彤的刀,抵在了自己脖子上。

刀是那個少年的刀,郝建仁沒有看見這把刀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那少年手中的。

「你、你要做什麼?!」郝建仁怒道。只是他的聲音中卻有了一絲慌張。

不是一個十足的狠人,在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通常都會流露出慌張,便是掩飾也掩飾不住。

開玩笑,那刀在往前推一點點,命可就沒了,面對這樣的形勢,誰能不害怕?!

別說郝建仁只是一個小小的鎮長了,便是縣守,便是城主,遇到這樣的情況,恐怕也硬不起來了。

「應該說是你要做什麼才對。」夜風冷聲道。

「我、我什麼也沒要做,我現在就走。」郝建仁連忙說道。

「你的意思是,讓我現在放了你,然後你就離開?」

「對。」郝建仁連忙點頭應道。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

「我保證我說的就算。」

「我不相信你的保證。」夜風道。

「那你要怎麼樣?殺了我,你很難走出東渠鎮,殺了我,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見軟的不行,郝建仁便用上了另一種威脅手段。

只是,夜風卻一點也不吃這一套。

「我沒想殺你,我只是想讓你配合我一下。」夜風說道。

「你讓我,怎麼配合?」郝建仁的額頭上,已有大顆大顆的汗珠滴落。因為夜風的刀不知怎麼向前了一點,郝建仁只覺得脖子一涼,然後便有一種刺痛的感覺。

他耷拉下眼角,便看見有血從脖子上流出,一直流到了自己的心口上。

若剛才,郝建仁還只是剛剛有一點害怕的話,那麼現在,他就怕得不得了了。

見血了,這和空口威脅完全是兩個概念啊。

「讓他們都撤了吧。」夜風說道。

郝建仁連忙向後揮手道:「你們都撤。」

數百名士兵,一個說話的都沒有,得到命令后,立時便向著後方退去,只是眨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現在,你該放我離開了吧?」郝建仁見人都走了,這個年輕人的刀卻還是沒有拿開,還是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郝建仁便忍不住問道。

「我現在放你離開,你會放過我嗎?」

「會。」

「我不信。」夜風說道:「我覺得你還會再帶兵來收拾我的。」

「他們都已經撤走了啊。」

「撤走容易,召回來也容易。」夜風說道。

「那你到底要怎麼辦?」郝建仁的雙腿都開始發抖了,他是真的害怕了。

「簡單,你陪我睡一覺。然後明天出城之後,我就放了你。」

聽得夜風的話,郝建仁的嘴角一陣抽動,他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夜風,他小聲道:「我不好那個,你要是喜歡那什麼,我可以給你找一個。」

「啪!」夜風一巴掌就抽在了郝建仁臉上,夜風道:「麻溜給我進去,你想多了。」

於是,夜風帶著郝建仁回到了房間,夜風從乾坤袋子中拿出一條繩子,把郝建仁綁得結結實實的扔在了牆角,然後夜風繼續打坐,一直到天光大亮。

天亮了,那個女人也終於醒了。

醒來后,她茫然的打量了四周好長時間,最後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自己一遍,發現好像並沒有什麼異樣。

女子下了床,看了看在牆角撅著的郝建仁,然後又看向夜風,道:「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夜風嘆了口氣,把昨天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講完之後,夜風道:「現在你也醒了,我也該走了。」

「等一下。」女子看向夜風,想了想道:「我叫青梅。」

「嗯,很好聽的名字。」

「從此以後,我就跟著你了。」

「跟著我?」夜風嚇了一跳:「跟著我做什麼?」

「你不是說,昨天晚上我趴在你身上了嗎?」

「那、那又如何?」夜風的聲音明顯有些底氣不足。」

「就是說,你碰了我的身體。」

「我、我可沒碰,你別誣賴人啊。」夜風額頭上有豆大的汗珠開始滾落。

「你沒碰?我都趴你身上了,你說你沒碰到我?」

「碰、碰……好吧,就算是碰到了,那又有什麼。」

「那我們就有了肌膚之親。」

「姑娘,這不是這麼解釋的好不好?」夜風好懸沒哭了。

女子道:「就是這麼解釋的,你碰過我,我們有了肌膚之親,所以我就要跟著你,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夜風嘴角一陣抽動,「不說笑了,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你可以有喜歡的人啊,一個男人有兩個女人又不算什麼,就是有三個四個不是也很正常嘛?」

「對別人來說正常,但是我不行。」夜風說道:「你還是該做什麼做什麼去吧,千萬別跟著我。」

一邊說著,夜風一邊往門口退,他可不想等自己回去的時候帶著一個女人,那樣他怎麼能對得起詩琪?

可誰知道,那女人見夜風要走,竟然也連忙向著門口移動,看那架勢,大有夜風走到那裡,她就跟到哪裡的趨勢。

夜風見識不好,嚇得再也沒敢說一句話,而是轉頭就跑。

從二樓到一樓,從一樓到客棧門外,夜風只用了半次呼吸的時間就出去了。

本來,夜風還打算帶著郝建仁,安安穩穩的讓他把自己送出城,就像在天一城的時候對付那個周龍一樣。

可是現在,夜風卻是什麼也顧不得了。

他不管外面有沒有危險了,那女人絕對要比上千個士兵還可怕。

夜風衝到了大街上,夜風快步向著鎮門處跑去,他想要擺脫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就有了什麼肌膚之親的女人。 第四百四十八章又見斷腸

今天的東渠鎮和以往不同,今天小鎮的街道上多了很多士兵。冰火!中文

鎮長被人挾持,怎麼說士兵也要做出一點樣子才行。雖然沒有得到命令,他們不敢擅自行動去救鎮長,但是他們還是做了部署,加派人手在街上巡邏,尤其是在悅來客棧的附近,人就更多了。

「啊!那個人出來了,還是自己出來的!」不知道是哪個眼尖的士兵認出了夜風,大聲喊了起來。

呼啦啦,立時便有很多士兵向著客棧門口跑過來。

只是,他們卻沒有能留住夜風。

他們的面前,忽然起了一陣濃霧,那濃霧好像能夠隔絕一切。

霧起,擋住了夜風的身影,便是連夜風的氣息也擋住了。

星雲咒語,或者說這是一個單獨的雲咒。隨著星魂師的境界越來越高,夜風對星月相關的咒語了解的也越來越深,他現在能夠隨意使用星、月,或者是雲。

使用出星雲后,便是連月靈使都發現不了夜風的氣息,何況是這些普通的士兵了。

他們雖然很迅速的衝進了霧氣中,但是卻連夜風的影子也沒有看見。

等到霧氣散的時候,眾人圍住的空間內,已經失去了那個少年的身影,就好像他從來也沒有出現過一樣。

「人呢?」一個士兵瞪大眼睛看向前方,滿臉都是不敢相信。

從霧起到霧散,前後不過是眨眼間的事情,就這麼片刻的功夫,一個大活人怎麼就會不見了呢?

一個領頭模樣的小隊長反應倒是很迅速,他向著悅來客棧的大門一指道:「他一定是又回去了。」

之前那個士兵恍然大悟,他覺得隊長說的很有道理,那個人不見了,也只有回客棧這一種可能。因為其餘的地方都被他們包圍了,根本就無路可走。

「隊長,我們要不要進去搜?」

「進去?」小隊長咧著嘴道:「要是能進的話,我們昨晚就進了,何必等到現在?」

「那現在該怎麼辦?」那士兵忍不住問道。

「再等等。」小隊長說道:「師爺外出,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還是等師爺的命令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