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放心。」

2022 年 2 月 26 日

陳天龍微微一笑,道:「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處理。」

陳輕盈擰起眉頭,頓了頓,但終究沒再多說什麼。

她是很擔心陳天龍,但擔心又有什麼用呢?

她根本幫不上半點兒忙。

她唯一能做的,只有暗自祈禱。

「我先走了。」

陳天龍擺了擺手,然後又和閔文靜寒暄了兩句,接著便離開了周家。

正如之前翡淮南所言,閔文靜根本無法掌控偌大的茶壺娛樂。

她上面有個當總裁的哥哥,有個當老闆的爸爸,他們不可能允許閔文靜因為個人情緒,就將公司置於風口浪尖上。

陳天龍也不會怪她。

她能在關鍵時刻站出來,已經是一份情義了。

離開周家后,陳天龍掏出手機,撥通了潛龍的電話,將今天發生在周家的事情,簡單地說了一下。

「七天內覆滅雪家?」

電話那邊,潛龍的聲音緩緩響起。

不過聲音中沒有半點震驚和詫異,潛龍的音調一如既往的平淡如水。

「以我們目前掌握的一些證據,想要扳倒雪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只不過……」

潛龍咂了咂嘴,道:「只不過,需要提前動用一兩張底牌,這些底牌本來是準備對付上官家族的。」

「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

陳天龍沉聲道:「先將布下的局用在雪家身上,另外,如果動用底牌,針對上官家族的布局成功概率,會下滑幾成?」

「兩成。」

潛龍道:「本來對付上官家族的把握有七成,暴露兩張底牌還剩五成。不過等覆滅雪家,陳氏集團邁入千億體量級之後,又會增加三成把握,這麼算下來,咱們還是賺的。至於剩下那兩成,便憑天意吧。」

潛龍的語氣還是很平淡,又或者他早就算到,對付上官家族不會很順利。

月滿則虧。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計劃。

倘若真有十成把握,恐怕又會在別的事情上出現岔子來。

八成把握,剛剛好。

「明天叫上喜鵲,我們三個聊一聊。」

「好。」

陳天龍和潛龍的對話歷來簡潔,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回到酒店的時候,才剛剛九點。

陳天龍去自助餐廳吃了免費晚餐,然後便上樓找到了雙笙玫瑰。

陳天龍先是看了一下她們最近的進步程度,然後又教了她們一些東西。

「等你們將這些經驗消化完,聯手應該就能發揮出大圓滿的實力了。」

「是嗎?」

紅玫瑰顯得有些驚喜。

這些天,她們姐妹二人能夠明確地感受到二人聯手后的變化,雖然沒有對手,但確實能清楚地感受到,二人聯手變得更強了。

等她們聯起手能夠達到大圓滿戰力的時候,血殺部落的S級殺手中,她們將可以做到舉目無敵!

「可是……」

這時,黑玫瑰忽然蹙眉問道:「我們聯手越來越強,但怎麼感覺和你對戰,你越來越輕鬆了?」

紅玫瑰也立馬看向陳天龍,這也正是她心中的疑惑。

陳天龍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道:「如果不夠強大,怎麼當你們老闆?」

他不確定雙笙玫瑰知不知道「半步先天」這個境界,所以就懶得多費口舌了。

再說了,想要壓制這兩個戰鬥力強悍的姐妹花,神秘強大一些,沒有壞處。

「切,不說算。」

紅玫瑰嗔了一聲,然後擰眉道:「對了,自從縵胡纓回國之後,已經過去好多天了,你可得小心些。他肯定會來找你的。如果你這個當老闆的都死了,我們兩個恐怕也逃不脫血殺部落的魔爪了。」

「縵胡纓?」

陳天龍淡淡地道:「已經遇上了,不僅遇上了縵胡纓,我還殺了黑傘。」

呼!

此言一出,兩姐妹的眼睛立馬瞪得滾圓!

…… 「仔細看。」說實話,石頭心裡也沒底,他當然更希望雲霆能贏,壓壓那娃娃的傲氣,可是,看著場上兩個打成一團的人影,正所謂旁觀者清,他為雲霆捏著一把冷汗,到目前為止,兩個人下手都很有分寸,也正是這份拿捏,才更讓他緊張,雲霆是身經百戰才有這份身手,那娃娃呢?她隱藏的比他們以為的還要深。

「放心啦,隊長明顯在放水。」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自小練武的飛鷹,看著兩人的一招一式,已經在一邊開始比劃。

「真的假的?」

「要相信我這雙眼睛。」對於隊友們質疑他的專業,飛鷹賞給眾人一個大白眼。

「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張臉到底有多見不得人。」最終雲溪以勝利的姿勢將雲霆壓在身下,一隻手控制著他的雙手不讓他動彈,另一隻手準備揭開他的帽子。

「你最好是別看。」清朗的聲音,帶著警告,沒人看見那被帽檐遮擋的冰寒的眼眸,此刻沒有羞惱成怒,帶著淡淡的笑意,如同冰雪消融。

「你不讓我看,我偏要看。」容長臉,大丹鳳眼,薄唇,組合在一起有些小帥,這些都不足以讓雲溪驚詫,讓她驚詫的是,自己對那雙眼睛的感覺,她居然心動了,這簡直比太陽從西邊出來還要稀奇。

她見過那麼多的美男,各種各樣的款式都有,可她從來都沒有對任何一個人有特殊的感覺,而現在她居然只是看到一雙眼睛就心動了,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最關鍵的問題是,那可是四爺的臉,雍正大帝的臉,明明上一個世界,她對著四爺一點感覺都沒有的,那現在是怎麼回事?

「怎麼樣,可還滿意你看到的?」看著自看到她的長相,就怔楞住的雲溪,連被人按在了電椅上都沒注意,雲霆重新戴上帽子,將一眾看熱鬧的隊友們都趕了出去,而後冷聲道。

「你是誰?」仔細的回想了一遍關於這個世界的歷史,雲溪很確定,這跟上一個世界是不同的時空,也就是說,即便是四爺能活得長長久久,也絕對不會出現在這裡,而且,眼前這個人除了跟四爺長得像,氣息卻是大不相同。

四爺是話嘮,這個人就不是,共同點是兩個人都是制冷機器,都小心眼記仇!聲音很熟悉,擦……!共同點這麼多,雲溪有些傻眼。

「現在不是你問我,而是我在問你,你是誰?」雲溪覺得雲霆熟悉,而雲霆何嘗不是覺得雲溪熟悉,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更迫切的想要確認,得到他需要的答案。畢竟,他已經上當好幾次了,由不得他不慎重。

「說。」瞬間加大的電流,看著倔強的坐在電椅上瞪著他的女孩,雲霆眉心跳了跳,那種熟悉的感覺愈發的明顯。

被電的感覺一點都不好,這也是為什麼知道能吸收這種能量升級,雲溪卻一直都不曾試過的原因,畢竟這玩意容易失控,後遺症什麼的實在不好解釋,但是,這次,她決定不再忍了。

『無上』功法下意識的運轉,整個營地的電量都朝著她湧來,電弧圍繞著她,霹靂巴拉作響,只片刻的功夫,整個營地所有的電子設備就癱瘓了。

「出什麼事了?」在外面守著的幾個人,察覺到異常,推門而入,看見的就是房間中那張電椅上,緊閉雙目被紫色電弧包圍的女孩。

「這是異能?」被雲霆阻攔了靠近的腳步,看著周圍活躍的電流,天狼等人面面相覷,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驚懼,這下子,他們的麻煩大了,不說這一屋子先進的電子設備,單說,這丫頭醒了,若計較起來他們的行為,就夠他們受的。

「怎麼辦?要上報嗎?」眼前這種情況,根本就不是他們幾個能解決的,可是,為什麼有點不甘心呢!人才是他們發現的,卻是為中情局那幫人做嫁衣。

「不,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傳出任何的消息,石頭,天狼,開始善後,把主控室炸了,就說是意外。」雲霆壓下狂跳的心,開始冷靜的吩咐,就在剛才,他接到傳音,那印刻在靈魂中,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契約亮了,這意味著什麼,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是,這娃娃?」她能善罷甘休嗎?若她暴動,誰來阻止?況且異能者如果得不到正確的修鍊方法,能量無法疏導是很危險的。把她留在這裡,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一切責任我擔著。」知道石頭擔心的是什麼,雲霆不在意的揮揮手,知道雲溪能力的他,對於這個世界上異能者的修鍊功法,還真是看不上眼。況且,他剛才可是確切的聽到她的傳音,讓他幫著善後的。

「你們去忙吧!這裡我守著,還有,將外面那幫人都關起來,這個時候別再出什麼亂子了。」又囑咐了石頭等人需要注意的事項,雲霆打發了幾個一幅用見鬼了的表情看著他的隊友,將房間的門復又關上,守在雲溪身邊。

「你說隊長這是怎麼了?」看著再次被關上的門,鬍子摸著他光潔的下巴,若有所思。怎麼說他也跟著雲霆將近八年了,這還是第一次,聽見他說這麼多的話。

「你說裡面的那個會不會是他女兒?」腦洞最大的黑馬,語出驚人。

「隊長才多大,他能生出那麼大的女兒嗎?」智商是被狗吃了吧!集體鄙視。

「那娃娃是隊長失散多年的妹妹?」

「早就告訴過你不要看那些亂七八糟的小說,隊長家啥情況,我們還不知道嗎?」

「那總不能是隊長有戀童癖,還喜歡被壓吧!」

「不過要真是那樣的話,也未嘗不可,娃娃如果能成為異能者,勉強能配上咱們隊長。」

「噓……你想找死可別拉著我們。」對於黑馬天馬行空的胡亂猜測,石頭幾人皆是無語至極,這傢伙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那是能亂說的嗎?要是娃娃異能者的身份被上面發現了,哪裡會輪到他們隊長?

「都別瞎猜了,趕緊干正事,還嫌事情不夠多啊!」見石頭髮火,幾人紛紛閉嘴,而後分工明確的去做雲霆囑咐的事情。就連最煩這些瑣碎事的天狼都幹勁十足,異能者啊!他們居然帶出一個異能者。

而被關進小黑屋的唐婉等人,對於被帶走就沒回來的雲溪,也是擔心不已,幾個人抱在一起,互相安慰。黑暗中有人在輕輕啜泣,有人的竊竊私語,恐懼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頭。他們都很清楚,這才只是開始。

被眾人擔心的雲溪,經過了一整夜的梳理,終於將吸收的能量穩定下來,『無上』功法直接竄到紅色高階,離突破橙階只差一步之遙。 丹陽老祖自然不敢拿這件事情欺騙餘明延,他沒有必要為此交惡一個實力強橫的元嬰五層修士。

丹陽老祖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這也是丹陽老祖一直所擔心的事情。

飛星劍客籌備這件事情已經花費了十年時間,根據丹陽老祖的推算,飛星劍客的化靈天引大陣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一旦等到飛星劍客藉助化靈天引大陣的力量順利晉陞到元嬰四層,到那時飛星劍客必定會對丹陽島出手。

「余道友是否有朋友被飛星抓走,余道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儘管開口,我們丹陽島上下必定會全力幫助余道友。」丹陽老祖十分認真地說道。

餘明延的出現讓丹陽老祖看到了解決飛星劍客這個麻煩的希望,即便餘明延不準備對飛星劍客出手,他也要開口請餘明延幫忙。

「解決飛星對我來說並不算一件難事,不過飛星對你們丹陽島來說恐怕是一個極大的禍患。」

餘明延對著丹陽老祖微微一笑,說道:「你想讓我幫你解決飛星也可以,就是不知道你能拿出什麼樣的報酬!」

黃沙群島的人族修士沒有幾個是良善之輩,餘明延敲詐丹陽也絲毫沒有心理負擔。

「道友不準備搭救你的朋友了嗎!」丹陽老祖臉色微微一變,他沒想到餘明延竟然要敲詐他。

「你剛剛已經給我講解過化靈天引大陣,你覺得以我的修為飛星是願意和我敵對,還是願意主動將我的人交出來?」餘明延笑著說道。

丹陽老祖臉上表情幾經轉換,餘明延說的不錯,現在飛星的化靈天引大陣已經到了關鍵時候。

損失一個金丹修士和交惡一個元嬰五層的修士相比,自然是損失一個金丹修士更加划算。

丹陽老祖不做深想,就能知道飛星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到時飛星不過再多花費幾年時間,一樣可以依靠化靈天引大陣晉陞元嬰四層,而他卻再也找不到這樣可以殺死飛星的機會。

丹陽老祖快速思考了一番后,心中就做出了決定。

「你怎麼樣才願意對飛星島出手?」丹陽老祖深吸了一口氣后,沉聲說道。

「那就要看你能拿出什麼樣的誠意了!」餘明延微笑著看向丹陽老祖,丹陽老祖坐擁一條四階靈脈,本身又是黃沙群島唯一的一位四階下品煉丹師,身家已經頗為豐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