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放任這種人的存在對國內武術界如今的穩定局面將會是一個極大的隱患,各個武術世界,才安生了十幾年。若是再因為這件事情引起了什麼紛爭的話,那咱們將會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

2021 年 1 月 1 日

武術總會的會長語氣沉重且深邃。

「會長的意思是?」武術總會會長身邊的幾名身著練功服的幾名青年弟子,他們每一個都是國內武術界的後起之秀,放在地方都應當是名鎮一方的武術高手,但是在武術總會這裡。他們的實力卻僅僅只是靠後的新人。

「你找聽風館的館主,叫他將這個人帶來總會,是時候叫這個小輩知道知道人外有人了。」武術總會的會長語氣平靜的對身邊的幾名青年弟子道。

「會長,帶來之後呢?」青年武者低聲問道。

「帶來之後,哼,若是他識相的話,就暫且在武術總會這裡閉關練功二十年。好好的磨一磨他的銳氣還有戾氣,若是不識相的話……相信聽風館的館長會知道怎麼做的。」武術總會的會長嘴角微微揚起,想起了聽風館館長,那位自己的老朋友,他此刻居然有些同情那位名叫釋兵的武者了。

「可會長,若是他真的跟咱們來總會。咱們只是軟禁他的話,那柳家拳的人怕是會有意見的。」青年小聲的提醒到會長。

「有意見?哼哼,他們敢有什麼意見,柳家拳唯一兩個拿得出手的強者現在都被人家給廢了,柳家拳十幾個好手被人打斷了四肢。拍碎了丹田,柳家拳現在是名存實亡了。柳家館這個館,我看用不了多久就不會存在了。」

武術總會的會長嘴角微微揚起,語氣幽幽的說道。眾人聞聽頓感明悟,沒有錯,這個念頭,人走茶涼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慣例。柳家拳如今已經名存實亡,他們在武術總會內已經基本失去了話語權,對於如何處置釋兵,柳家拳人的意見們,已經不重要了。

並不知道國內武術總會即將會派人來找自己的麻煩,此刻的釋兵正忘情的流連在烏克蘭大洋馬的溫柔鄉中。許久未曾對戰釋兵的洛克安諾娃,只感覺自己幾乎都快要將自己的嗓子給喊破了,她原本最引以為傲的體力還有耐力,在釋兵的面前根本不算什麼。

「啊嗯~~~~」一聲悠長露骨且銷-魂的自洛克安諾娃的口中傳出,此刻的他赤身luo體的癱軟在床上,全身香汗淋漓,而釋兵則是一副精氣神正足的模樣準備繼續展開下一回合呢。

「別別別,不行了,不行了,放過我吧,叫我歇一會!」洛克安諾娃可不敢繼續在讓釋兵在自己的身上折騰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強悍的歐聯華男人。簡直比天生身體素質無比優越的俄國人還要強悍好多倍。她自持自己的這點小身板絕對不可能再繼續承受釋兵的了。

聽的洛克安諾娃的話,釋兵想了想,隨即還是放過了她。剛剛釋兵原本已經感到滿足了,可是洛克安諾娃這個等級的金髮美女可不是那麼常見的,釋兵還希望多留戀一會,這才弄成了現在這樣。

「嗯~~~你的手很有力氣么,以前是不是練過啊。」酒店內,釋兵趴在床上,任由洛克安諾娃坐在自己的後背上給自己做著按摩。

「嗯,呵呵,是專門練過的,我們國內有專門培訓的機構,我就是在那接受的培訓。」

洛克安諾娃提到這的時候,語氣當中居然摻雜了一絲驕傲。

「哦!你們出來做這行還都有專門的陪訓啊。」釋兵算是長了見識。」你看看人家烏克蘭的媽媽sang,叫自己的女兒出來做,還都需要進行過專業培訓的,要不然啊,出了國門,丟了人可不僅僅丟的是自己的臉,人家國外的人還會認為他們烏克蘭那方面的產業不夠現代化呢。

釋兵心中不無邪-惡的想到。而這個時候。洛克安諾娃的手已經順著釋兵的脊椎骨一節一節的劃了下去,很有節奏的徐徐滑動。

「嗯~~~」釋兵又舒服的了一聲,然後輕聲對自己背上的洛克安諾娃道「諾娃,這一行你還打算做多久啊?」

「嗯?這個我也不知道啊。等什麼時候賺夠了錢就收手嘍,當然最多也不會超過五年,我們這行的淘汰率是很高的,用不了兩年,我們就要面對那些更年輕女孩的競爭了。」洛克安諾娃語氣頗有些無奈的道。

「呵呵,若是哪一天不想做了,可以到我這來,你給我做事怎麼樣?」釋兵趴在床上,將自己的頭埋在了枕頭裡,透過枕頭。洛克安諾娃聽到釋兵的話的時候,她的手明顯一抖。不過細微的情緒變化稍縱即逝,洛克安諾娃很快便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

「怎麼,你想我啊,我知道你們歐聯華的男人都有喜歡包女孩的習慣。呵呵,也好啊,被一個人,總好過被一群人的好。」洛克安諾娃展言一笑,對於釋兵的話,她既沒有拒絕,也沒有直接點頭同意。

「呵呵。你做這行不會有前途的。」釋兵的語氣稍稍低沉,趴在床上不禁微微的搖了搖頭。

「這話怎麼說呢?」洛克安諾娃這個時候她的手終於是滑到了釋兵後背的第十四個脊椎骨處,她的手指微微向內扣動,、整個手臂只差最後一個發力的過程。

「呵呵,第十四節脊椎骨而已,找了這麼久還找不到。你不是沒有前途那還是什麼啊。」釋兵略帶調侃的語氣,猛然間令洛克安諾娃的神情大變。下意識的她的手指用力向內曲折,手掌猛的向下用力一壓。

料想當中的脊椎骨斷裂的聲音沒有傳出,洛克安諾娃只感覺釋兵的後背猶如一整塊鋼板一樣,任憑自己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可就是無法撼動釋兵那第十四節脊椎骨分毫。

「呵呵,諾娃,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用這種老掉牙的殺手手段來殺掉的。」釋兵舒服的躺在床上,整個過程他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睜一下,但洛克安諾娃此刻卻感覺自己全身冰冷,僵直的坐在釋兵的後背上一動也不能動。

「別停下來,繼續按,就用你剛剛的那個手勁,幫我把每根脊椎骨都按按,哎呀,這人少活動就是不行,整根脊椎都僵住了。啊呼!!」說著釋兵還很誇張的打了一個招呼。

待釋兵將話說話,洛克安諾娃才感覺自己的身體重新恢復了行動的能力。

她沒有在繼續給釋兵按背,而是出聲疑問釋兵道「你早就知道我是來殺你的?」此刻的洛克安諾娃,語氣當中哪裡還有剛剛那股媚人的嬌氣,她的聲音清冷,聞聽她的聲音,不自禁的便會叫人打一個寒顫。

「額,也不算,事實上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一個殺手,你也知道,我是一個醫生么,而且我的醫術還很高明,這點你去過伊疆州應該也是知道的。我能夠通過觀看你的大體氣色便能大體推測出你的體能素質,令我意外的是,你這麼一位嬌滴滴的大美人,體能居然是普通女人的四倍以上。從那時起我就知道,你若不是一個軍人的話,便一定是一個殺手。現在看來,你確實應該是一個殺手了。只是我不清楚,為什麼你上次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沒有動手呢?」

再釋兵看來,這個洛克安諾娃是個殺手,那麼上一次他接近自己的時候,就很可能是故意的了,不過上一次洛克安諾娃卻沒有選擇出手,整個過程都相當的老實,釋兵不理解這是為什麼。

「你這活是組織上面最近才發給我的,上一次我動你幹什麼。」洛克安諾娃很小心的緩緩回答道。

「嗯,上一次你是真的出來接活的,真佩服你,居然選擇這行來作為自己掩飾的身份,呵呵,額,對了,你們「冰川組織」是接受了誰的委託來殺我的?」釋兵的又一句話。直接驚住了洛克安諾娃。

「他居然知道組織的名字,他怎麼會知道的呢。組織在亞洲這邊根本就很少有人知道,而且自己似乎也沒有說過自己是來自冰川組織的吧。」僅僅是一句隨意的問話,便令洛克安諾娃的內心掀起了滔天巨浪。似乎不用看都能想象的到洛克安諾娃的表情還有內心所想。

釋兵呵呵一笑。悠然道:「不用驚疑了,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算是對你表現的優異的獎勵,我會讀心術的哦,你們冰川組織在亞洲確實名聲不顯,知道的人也不多,可是沒有人比你們組織內部的人更了解你們的組織了。我知道的,全部都是從你的內心讀出來的。」說著,釋兵緩緩轉過身,望著眼珠已經瞪圓了的洛克安諾娃。釋兵忽然感覺此刻洛克安諾娃的神情相當的可愛。

沒有忍住,在她的小嘴上啄了一口,咂了咂嘴,釋兵露出了一個人間美味的神情。

「不要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我還知道你以前跟我說的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家的,首先,你今年不過十七歲,而不是你之前說過的你已經成年了,哎呀,歐洲人發育的就是早熟。還有,洛克安諾娃,真名安珂喬安娜,是冰川組織在亞洲歐聯國內西北四州內的b級殺手,你往上還有一名a級殺手,就是歐聯華西北四州內冰川組織的負責人。呵呵。你們的組織似乎在亞洲的力量不怎麼強么,四倍地區你們這裡居然只有四十幾人,其中b級殺手卻只有九人。」

釋兵開口,一一將冰川殺手組織在歐聯華國內西北地區內的詳細情況一一道出。隨著他的敘述,洛克安諾娃的眼睛越瞪越大。到了最後,洛克安諾娃除了相信釋兵會讀心術之外,她已經沒有辦法用其他的理由來解釋為什麼釋兵能夠知曉這麼多組織內的秘密了,若是說有內奸泄密,可為什麼釋兵說出來的僅僅是自己知道的那部分內容呢,她自己不知道的,釋兵卻一樣沒說。

不論如何,讀心術這樣的手段居然在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這極大的刺激到了洛克安諾娃以往的世界觀,還有人生觀。

「你告訴我這個秘密,是不打算叫我活下去了是么?」身為殺手,洛克安諾娃很清楚關於釋兵擁有讀心術這樣的秘密,釋兵一定是不希望自己傳出去的,而能夠叫一個人保密的最好方法,那自然是殺死這個人。想到自己可能會死,身為殺手的洛克安諾娃並沒有感到多麼的恐懼,她只是可惜,自己的人生居然這麼早就要結束了,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卻就要。

「,你知道了這個秘密,並不意味著你就一定要死,就如同我之前跟你說的,你要是能來我身邊做事,今天你刺殺我的事情,就這麼算了。」釋兵嘴角微微的挑起,語氣隨和的對洛克安諾娃說道

「為什麼,你難道會放過一個想要殺你的殺手?還有,你為什麼認為你這麼跟我說,我就會接受你的請求呢?冰川組織的人沒有一個是貪生怕死之輩。」說道這,洛克安諾娃的語氣為之一變,變的十分強硬。面對她強硬的語氣,釋兵卻是呵呵呵的笑了。

「都說了我會讀心術,先跟你說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要讓你此刻在這跟我嘴硬,你內心心底實際上一直都有想脫離冰川組織的想法是吧,只是苦於冰川組織太過強大,你根本無法脫離他們的掌控,這才一直滯留在冰川組織內部,事實上你已經懷疑了,自己加入冰川組織之前,很可能並非是真正的孤兒,而是冰川組織殺死了你的父母,將你帶到組織內的,我說的沒有錯吧。」

釋兵語氣幽幽,不過他沒說一句話洛克安諾娃的神色便是越發的清冷一分。

「你被帶入冰川組織內的時間太早了,以至於長大后你對小時候的事情已經沒有了什麼印象,不過告訴你一個秘密,一個人的記憶只要經歷了,便不可能在消失,他們回存放在人腦內一個最隱秘最深層次的地方。以最令人難以察覺的深度沉睡進行儲存,理論上,我能夠看到你記憶中最深處的隱匿,不論那些東西你自己本身是否還記得。

釋兵的這一句話令洛克安諾娃的神色立變,她不禁急聲開口:「你說的是真的么?」

「當然。」釋兵一臉正色的說道。

「你有什麼辦法幫我脫離冰川組織么?」洛克安諾娃最擔心的還是冰川組織,在組織內這麼多年,她見識了太多想要脫離組織,但最後無一成功的先例,這也是為什麼長久以來她都一直沒有將自己最內心深處的想法付諸行動的原因。

「我說,諾娃,你們殺手殺人之前,不會來我最基本的資料都不好好調查調查吧。」

洛克安諾娃面露疑惑神色,而釋兵則是神秘一笑「一些東西你以後會慢慢知道的,現在,我會安排你這麼做。」

釋兵靠近洛克安諾娃的耳邊,低聲的跟她講了些什麼,只見洛克安諾娃的眼睛越聽越亮。

「我明天會安排你去華都市,你去七殺谷找狸霜大姐,她會訓練你,還有,我會找人給你辦理新的身份,以前的你已經死了,現在的你跟冰川組織在無關係。」

洛克安諾娃沉穩的點了點頭。然後釋兵面色頓時一變,「寶貝,咱們休息的差不多了吧,是時候開啟第二回合了。」

洛克安諾娃根本就沒有想到,釋兵在得知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之後,居然還敢跟自己做這種最親密的事情,她真的是想不明白,釋兵這個人到底是真的傻瓜呢,還是他對自己的實力太過自信,認為自己不可能傷害的到他呢?」

想來想去,洛克安諾娃還是堅信,釋兵這個人是對自己的實力太過自信了,而確實,釋兵也有自信的本錢,之前組織內交給他的關於釋兵的情報資料,顯示釋兵此人的身手極強,按理說,釋兵這等層次的對象,冰川殺手組織不應該只派一個b級殺手出手的,不過奈何最近西北四州內的冰川組織負責人自己這段時間內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他上一次執行任務時候,受的傷最近又複發了。所以他自己不能親自出手,只能委託給自己下面的b級殺手去做了。

洛克安諾娃是冰川組織在這一地區內實力最強的b級殺手,最為主要的是,他還是一個大美人,情報顯示,釋兵這個人很好色,正好可以藉助釋兵這個弱點,叫洛克安諾娃接近釋兵,並找機會除掉他。

原本等著洛克安諾娃好消息的冰川組織西北負責人,第二天看到電視新聞內,屋城市郊區發現了一具被肢解的女屍,女屍身上遍體鱗傷,似乎被人分屍有過被人凌虐的跡象。

「那不是凌虐,那是嚴刑逼供!該死!」只是看到電視新聞的報道,西北冰川組織的負責人便知道,洛克安諾娃行動失敗了,連人也死後被人分屍了。

想到洛克安諾娃,死前還受到了嚴刑逼供,冰川組織在這裡的負責人便立時感到情況不妙。

「必須快閃!」洛克安諾娃行動失敗被俘,很有可能會被人拷問出自己冰川組織西北地區人員的藏身地點,此刻,他的住處已經不安全了,必須要快點轉移才行。

這位負責人十分機敏,不過他這個時候才想到離開已經有些晚了,兵狐小隊的人早早的就已經包圍了他的住處,四周的路都已經被堵死,這名冰川組織的地區負責人,此刻已經是插翅難飛了 第一百九十七章再廢聽風館畢邵

這名冰川組織在歐聯華國內西北地區的負責人,平時的身份是一間小公司的老闆。今天他還沒有上班,烏齊城的早間新聞便播報了洛克安諾娃的死訊,他當機立斷,立刻就算先逃離此地,洛克安諾娃死前遭到了嚴刑逼供,而以洛克安諾娃b級殺手的實力,是很難做到為一點不泄露組織機密的。

負責人想跑,可是現在已經不可能了,他還沒有離開他的住處,通過在裝載在外面的監控設備他便注意到了自己公寓的四周遍布可疑之人。這些人一個個身著黑色西裝,腰間股股的,很明顯裡面的東西不是善類。

「糟了!」知道自己被包圍了大門一定是不能走的,負責人當機立斷準備跳窗而逃,他所在的公寓樓層為三樓,這個高度,對於他一個a級殺手而言,可以很輕易的跳出,不過當他來到窗邊的時候,剛想上前,他的身子又立刻退了回來,敏銳的感知令他捕捉到了窗前那一抹微微的反光。

「該死,狙擊手!」窗子的逃生通路被堵死了,而外面的人又即將破門而入,冰川負責人立刻準備武器,打算趁著對方破門而入的瞬間伺機而逃。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兵狐小隊的人壓根就沒有想過同他進行正面的交戰,他們不過是堵死了負責人所有的逃生逃跑渠道,然後他們再用改造過的攜帶型小型火箭發射筒對準了冰川負責人公寓的窗子,往內攝入了一隻煙霧彈。

「咔嚓。噗嗤滋滋滋滋!」煙霧彈射入房間之後開始急速的放射出不明的氣體。

「不好!」冰川負責人是殺手,他並不適合這樣的突圍作戰,殺手一般都是暗殺,一擊不成之後便立刻抽身,極少有同敵人正面交戰的機會,而這方面經驗的缺乏卻成為了此刻冰川負責人最為致命的一點。

煙霧彈內散逸出的大量氣體當中蘊含了高濃度的迷-葯氣霧。冰川負責人只是吸了一口便感覺到天暈地旋,心中暗叫不好的同時,他整個人已經失去了意識。大概算計好了時間,兵狐小隊的人才破門而入。將已經被迷暈的冰川負責人給生擒,整個過程當中,兵狐小隊的人沒有開一槍,便擒住了一個國外殺手組織在國內一個地區內的負責人。

冰川這名負責人被生擒,卻是輸在他太為大意,而且加上他本身有傷,如若不然的話,可不要認為僅僅是一名狙擊手就能組織一名殺手組織的負責人跳窗而逃,他完全有能力在跳出窗子后立刻變換身形,壓低下墜。躲過最致命的一槍,只要落地,他便有了逃生的資本。可惜這名負責人不行,身上的傷勢令他的身手大打折扣,三樓這個高度。對於受傷的他而言,已經不低。

這邊收到了兵狐小隊成功活捉了冰川負責人的消息,釋兵暗自叫了一聲好,而後立刻告訴兵狐小隊的人即刻開始著手拷問冰川負責人的事情,爭取最大程度的了解冰川這個組織,另外,想辦法叫這個人聯繫他們組織內人。釋兵要將這個敢對自己動手的冰川組織,在國內西北地區的勢力,一把根除。

解決了負責人算是了了洛克阿諾娃的一根心病,若是接著釋兵能夠將冰川組織在國內西北地區的勢力連根拔起的話,那麼短期內冰川組織也很難重建這裡的根基。

交代好了一切,釋兵不忘給狸霜打了一個電話。「狸霜姐。我這裡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聽哪一個啊。」

「呵呵呵,你還能跟我說什麼好消息,你不從我這再借人我就謝天謝地了。姐姐可真是被你搞怕了,兵狐小隊是我訓練最精銳的五十人,你說借就借走了,弄的姐姐現在還在一直訓練新人,累都累死了。」

狸霜提到兵狐小隊便是一副幽怨的語氣,加之他魅惑輕靈的嗓音,即便隔著電話釋兵也能想象的到狸霜那副柔媚入骨的模樣。

「呵呵,放心,狸霜姐,這次不是借人了,我是給你送人來了,我最近發現一個天生身懷媚骨的人,你不是一直都在找這樣的人想要培養幾個自己的侍女么,我這裡剛好就有一個。」

釋兵可不是無緣無故的就想要剛過洛克安諾娃的,雖然她這樣的金髮美女真的很少見,但是在這邊的世界,只要有錢,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呢。釋兵真正看重的則是她本身屬於那種身懷媚骨的女人。而擁有這種體制的女人,是最適合修鍊媚功的。狸霜前段時間就一直數數說想要找幾個這樣的女人訓練成為自己身邊的侍女,傳授給他們媚功,不然的話,現在不管什麼事情都需要狸霜自己親力親為,產業這塊她根本就無法脫身。

「什麼,身懷媚骨的人,你找到了?哈哈,我的好弟弟,你可真是姐姐的好弟弟,現在她人在哪呢。」聽到釋兵居然找到了一個身懷媚骨的人,狸霜整個人顯的很興奮。

「你可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人身體素質渣到不行,就算是身懷媚骨的人我找了這麼久居然也一個沒有找到,你在哪裡找到的?」

「無意間碰到的,我已經派人送她到你那裡去了,人我是交給你了,另外,說一下,兵狐小隊的人暫時就借給我吧,最近我這邊用人手的事情也比較多。」釋兵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他早就料到了狸霜聽到自己說的這個消息之後的反應。

「好說,反正我只需要花些時間就能訓練一批,呵呵,釋兵你不知道,咱們兵狐安保公司最近的名聲越來越大了,很多大公司的老闆都已經重新選擇在咱們安保公司聘請保鏢了,這令其他的幾家華都市安保公司對我們頗有微詞,我估計他們最近一段時間或許會跟咱們談判,或者暗中用一些小手段。

釋兵聽過狸霜那歡快的語氣,他不禁噗嗤一聲笑了:「我怎麼聽上去不像是人家在密謀計劃要對付你,而是你陰謀等著人家出手然後好順勢解決這幾家安保公司,佔據整個華都市的保安市場呢?」

「哈哈。還是你了解姐姐,這些人不出手像我這樣的大美女還真的不好先對他們出手。」狸霜在電話的那面輕聲的嬌笑著。

熱情,成熟,魅惑的狸霜對於釋兵這樣有些微微好色的男人。無疑是有著極強的吸引力的,不過釋兵卻是很慎重的處理自己對狸霜的想法,九尾妖狐一族的女人可不是那麼好粘的,這一族看似狐媚,但實際上他們還有著一條更加令人難以忍受的種族天賦,九尾妖狐一族的女人天生擁有吸人精氣的能力,她們同自己的伴侶的時候,若是對方並非是同族之人,普通人很可能僅僅依次就會被吸干身上大半的精氣,這樣的精氣損傷。沒有個半年一載是不可能恢復的,甚至一些人在同九尾妖狐一族的人行完了那魚水之歡之後,直接就一命嗚呼了。

喜人精氣是九尾妖狐一族的天賦,他們能夠在男人精關大開的同時,體內的氣息牽引人類的精氣朝著他們的體內狂涌而至。而這個過程,二階之下的九尾妖狐一族是不能通過自身的意識所控制的。

釋兵自信自己的實力,但卻還是不敢冒著那麼大的風險被狸霜給吸一下,況且狸霜的表現,同一般的九尾妖狐一族還相差很多,狸霜並不狐媚,相反。他的狐媚之中居然隱隱的摻雜了一絲聖潔,不可褻瀆的氣質。這簡直是一件相當不可思議的事情。

「呵呵,那好啊,我可是等著人送過來了,你可真是姐姐的福星,幫姐姐多關注點。要是你還能找到身懷媚骨的人的話,都給姐姐送來,姐姐有獎勵哦。

「哦?嘿嘿,什麼獎勵!」聽到狸霜說有獎勵,釋兵故作誇張的嘿嘿笑了。

「絕對會令人熱血噴張的獎勵。」釋兵媚媚的一聲。二人隨即掛斷了電話。

「哎呀~~~勞累命啊。「釋兵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柳家拳的人耽誤了釋兵不少的時間,而且這次冒出來的冰川組織,雖然兵狐小隊拷問他的結果雖然還沒有出來,但是釋兵有敢,對方很可能是沖著自己星辰堂還有星辰葯業來的。星辰葯業的中段常用藥雖然遭到了醫家組織的,可是釋兵轉而同國內西北的權勢家族聯手經營,並著手開闢國外日韓市場,現在,雖然國內大部分地區內都沒有銷售,但是星辰葯業的常規葯已經在國內西北的一角打開了局面,因為星辰葯業的常規葯藥效顯著,所以導致很多非西北地區的民眾都想法設法的弄到西北地區才賣的星辰葯業的葯,在最近一個月內,國內西北地區葯業公司所產的藥物銷售額下跌了近三成,而且這個趨勢還在不斷擴大。為此,釋兵知道,自己還有自己的星辰葯業一定得罪了很多人,想要買自己命的人也大有人在。不過這些釋兵全都不在意,只要有人敢來找自己的麻煩,釋兵不介意好好陪這些人玩玩。

許久沒有跟艾麗蓮在一起享受二人時光了,所以釋兵抽出了幾天的時間,每晚都跟艾麗蓮膩在一起。這一天,難得是艾麗蓮一個月一次的休息日,兩個人相約好了要去看電影。可是這個時候卻又有不速之客來造訪打擾。

「什麼武術總會的聽風館館主,沒聽說過,告訴他我沒時間,把他打發走。」戚薇告訴釋兵,外面有人自稱是全國武術總會聽風館的館主,要見釋兵。

而釋兵好不容易才等到艾麗蓮又時間,兩個人要去看電影,他可不想這個時候有什麼人來打擾自己。

「哼哼,星辰堂的釋兵先生好大的架子,我聽風館你沒有聽說過,可你身為練武之人,不會連全國武術總會都沒有聽說過吧。」正說著,從門外居然有人不請自來的闖進幾個人。為首的一人身材高大,聲線粗獷,整個人的長相相當的兇悍。

「不巧,我確實沒有聽說過什麼全國武術總會的東西,而且我也不是什麼練武之人。」來人不請自來,釋兵對於其也沒有什麼好的臉色。

見釋兵見到自己的面不僅連起碼的禮節都沒有,還出言諷刺,來人可不會真的認為釋兵沒有聽說過去全國武術總會。在他看來,釋兵的實力驚人,必定是知曉全國武術總會的存在的,而他這麼說分明就是不給自己面子。

釋兵不給自己面子。這新心道那自己也沒有必要給釋兵留什麼臉面了。

「哼哼,小輩好大的口氣,全國武術總會你也敢出言頂撞,身為練武之人,我不得不佩服你你的膽子真的是太大了。」聽來人的口氣,似乎這個全國武術總會的來頭很大似的,釋兵不禁微微皺眉,心下對著個組織的第一印象可以說相當不好。一個醫家組織弄的自己的星辰葯業現在只能貴所在西北一角的地區,這個全國武術總會想來也不是什麼好想與的組織。

「本人全國武術總會聽風館館主,畢邵。閣下好很的手段。這次來不請自來,我就是想要問一問你,為什麼平白無故的將柳家拳一門十幾人的功夫給廢了,還叫人打斷了他們的四肢,你難道不知道。廢人武功是江湖大忌,全國武術總會明文規定國內的武術流派之間的大衝突必須依靠全國武術總會來調和,絕對不能自己私下裡決鬥,你簡直就是不把全國武術總會放在眼裡!哼!」畢邵開口便是盛氣凌人的質問還有訓斥的口氣,釋兵最反感的便是別人這般跟自己說話,弄的好像自己多厲害似的,但真的動起手來。卻不是自己一招之敵。

「哼哼,不好意思,你們全國武術總會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而且你們的規矩那是管你們自己人的,你們還管不到我的他頭上,況且。柳家拳自己找我來報復,我不過是自衛而已。。要說壞了規矩,也是柳家拳的人壞了規矩,你去找他們好了,為什麼捨近求遠的來找我呢?」

釋兵張口便將所有的責任推到了柳家拳的身上。雖然釋兵不害怕這個全國武術總會,但釋兵卻知道,一些時候錄佔據道德的制高點,還是很有必要的。

「哼,只要是練武之人,都必須遵守我們全國武術總會制定的規矩,你雖然沒有到全國武術總會註冊過,但是你只要身在國內,就要守規矩,我這次來找你是希望帶你回武術總會交代柳家拳一事的,我可以給你辦個小時的時間收拾東西,然後就就要跟我走,快點收拾!」

」說道這,畢邵一聲呵斥,這聲呵斥加上他那副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簡直就是將釋兵給弄楞了,良久釋兵才是緩過了神來,釋兵不禁仰頭大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麼!」畢邵見釋兵放聲大笑,他整個人的臉上已顯不耐煩的怒氣。

「我笑你啊,笑你們武術總會自大狂妄,你們全國武術總會算他們老幾啊,一群三角貓的廢物湊到一起成立了個什麼總會就覺得自己能夠代表整個武術界了?這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我這個人啊,沒什麼優點,但是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本事,知道該跟什麼人說什麼話,你連自己有多大本事都沒有搞清楚,就敢這麼跟我說話,聽風館館主?都沒聽說過是什麼東西,也敢到我屋城市來撒野?」釋兵指著畢邵的鼻子一陣怒罵,直將畢邵給罵的體內血氣上涌。

」啊啊啊啊小輩狂妄,我叫你好看!」

畢邵這個人,脾氣火爆,剛剛他能夠耐著性子跟釋兵說那麼幾句話已經是刻意的控制自己的情緒了,可釋兵的話語卻徹底引爆了他這個全國武術總會內公認的炸-葯桶。

怒吼著就朝著釋兵沖打了過來。

「哼,來的好!」釋兵雙目微眯,雖然他口中說看不起這個全國武術總會,但是這個畢邵確實很有實力,整個人的功夫居然已經達到了九級初級,這在這個毫無靈氣的世界上已經是相當難得的事情。聽風館,似乎是一個武術流派的名字,釋兵最喜歡的就是學習新知識,新招數,釋兵沒有選擇直接一擊就以純粹的力量來打到畢邵,而是如同上次鎮場拳師對戰時候交戰柳宗方几人那般,放任畢邵對自己攻擊,而他則是悄悄的偷學畢邵的武功功法。

聽風館館主畢邵練的一手聽風拳,拳風剛猛迅捷,一拳打出,甚至能聽到呼呼的風聲,聽風掌由此得名,在全國武術總會當中,畢邵的實力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也只有武術總會的會長,以及另外的幾個國內武術流派的派注能夠與之對敵,不過這些人全都是能同他交手,但若是真的想勝他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畢邵為人火爆,拳風剛猛,一上來就全力進攻釋兵,而釋兵呢,卻是左躲右躲,就是不跟畢邵正面接觸,畢邵雖然實力強橫,拳力驚人,但是再大的拳力你打不到人也是沒有用處的。對陣釋兵,畢邵就是有那麼一種用不上力氣的感覺,只是一會,他便已經有些氣喘,快攻,對於武者的體力消耗是極大的。

「呼呼呼,有本事你跟我正面交手,踱來踱去的算什麼本事!」畢邵喘著粗氣,雙目瞪圓沖著釋兵怒聲道。釋兵聞言不禁嗤笑:哼哼,我勸你還是打起精神來好,我曾經說過,誰為了柳家拳的人再來找我麻煩,我會盡廢其丹田,你還有什麼本事,就快點試出來,不然過了今天,你的這身功夫想用也用不出來了。「釋兵的語氣森森,沒緣由的,畢邵居然感覺心頭一寒。他能夠感覺的出,釋兵不是在開玩笑。當下心中暗暗叫苦、。

雖然他剛剛那麼激將釋兵,但是他也知道,以釋兵的速度,還有身份,他的功夫必定是在自己之上的,只看人家能夠遊刃有餘的對付自己,便很容易能夠猜出,現在,畢邵是騎虎難下,他這次來代表的可是全國武術總會。若是人沒帶回去,自己卻被人給廢了,那不僅僅他自己的人丟的大了,連帶著也是全國武術總會徹底的被人打了臉。

」不過,話說,他應該不敢動自己吧。」畢邵心中有些沒底。

釋兵同畢邵交手,僅僅是過了幾十個回合釋兵便已經感覺這個畢邵黔驢技窮了,隨即沒有了同他繼續玩下去的心思,一個急速衝鋒,釋兵的身形在畢邵的眼中化為了一道殘影,急速的貼近了他。

心中大叫一聲:「不好。」看、但這個時候已經太晚了,釋兵的手掌已經重重的拍擊到了畢邵的丹田之上。畢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丹田處的劇痛卻告訴他這是一個事實,釋兵真的毫無顧忌的對他出手,廢了他的丹田。

「你!你居然敢!」畢邵原本想說你居然敢對我出手,可惜丹田重傷的他身體無比的虛弱,劇痛令他徹底昏厥了過去。

「師父!」

「師父………」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