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所以我覺得有必要和你說獵人工會的一些情況。」

2022 年 1 月 26 日

「獵人工會?」江小凡卻沒有想到高言會提起獵人工會,當下一愣。

先前他曾經也是想過,在實力強上一些之後,在獵人工會註冊后,去到各個星球尋找唐鳳怡。

卻未曾料到今天高言竟然會主動和他提起獵人工會的事情。

「獵人工會是一個不受政府控制的第三方組織。」高言隨即解釋道,「當然,工會也選擇了和政府合作,才沒有受到政府的打壓。」

「在實力達到D級之後,你就可以去獵人工會註冊成為一名獵人。」

「只要在工會裡註冊成為獵人,你就有資格在工會中領取一些任務。」高言繼續道,「這些任務通常是一些私人任務,他們出報酬,獵人出力。而工會則是負責任務的發布等,並且從中抽取一些利潤。」 芬里厄,其實很特殊。

以至於洛德願意浪費時間與精力,不惜代價都要征服這頭暴躁的畜生。

因為它存在的本身含義,即是為了北歐的諸神黃昏。

一方面象徵著阿斯加德的毀滅者,可另一方面卻又象徵著創造者,在北歐中意味著結束眾神統治的時代,將自由與奮鬥的權力歸還於人類,可以說是一種既矛盾又融洽的存在。

但更重要的是……

賦予了芬里厄諸神黃昏使命,摧毀阿斯加德并吞噬奧丁命運的存在,洛德推測極大程度上,可能就是那個未知而又神秘的『世界樹』。

縱觀整個漫威宇宙的阿斯加德,無論曾經有過多麼輝煌的歷史,最終都會迎來諸神黃昏的命運,而且在多元宇宙的所有時間線里,都是絕對不可改變的『既定事實』!

但凡跟阿斯加德有關的神話,都避不開一個話題,那就是『世界樹』。

洛德依稀記得曾經看過的漫畫,索爾曾獻祭一隻眼睛,將自己倒掛在世界樹上九天九夜,最終獲得了最強大的『符文力量』,成為了有史以來最強的神王——符文王雷神。

怎麼樣,這個故事是不是很耳熟?

感覺耳熟就對了,因為奧丁曾經做過相同的事情。

奧丁在年輕時將自己懸挂在世界樹之上,以獻祭一隻眼睛作為代價,獲得了盧恩符文和無上智慧,並以世界樹的一截枝丫打,造了大名鼎鼎的神器命運之槍!

甚至就連奇異博士斯蒂芬·斯特蘭奇,都曾在失去至尊法師之位與魔法后,從世界樹那裡重獲了遠超以往的力量,摧枯拉朽的擊敗了至尊法師洛基,重新奪回了屬於自己的榮耀。

由此可見,世界樹的力量很強大。

所以芬里厄的存在很重要,它可以幫助洛德去逆向解析,有關世界樹的部分信息。

至於能否解析成功,這點洛德並不擔心。

雖然目前的科研團隊,只有浦原喜助,和即將入坑的托尼·斯塔克兩人,但他相信在不久的將來,等集齊了涅繭利、藍染惣右介等掛壁后,還解析不出來一個世界樹!

甚至洛德感覺,只需托尼和浦原喜助就足夠了。

這兩大掛壁在各自的劇集裡面,可都是有過驚爆所有人眼球的表現。

「芬里厄,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

洛德將思緒收束,看向地上的芬里厄腦袋,豎起兩根手指,微笑道:「要麼選擇臣服於我,要麼選擇生不如死。」

「想讓我臣服,別做夢了!」只剩一顆腦袋的芬里厄,冷笑著罵道:「就憑你們這幾個人,根本不可能殺不死我,拿什麼威脅我?」

烏爾齊奧拉眉頭微皺,眼底浮現出一抹森然,正欲上前教訓芬里厄的時候,卻被洛德抬手攔了下來。

「說的沒錯,我的確殺了不了你。」洛德不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似笑非笑的道:「不過我很好奇一件事,那就是如果將你等分切成數千塊,不知道你是從那塊開始重生的呢?」

芬里厄眼皮突然劇烈的抽搐了一下,沒有言語只是惡狠狠的盯著洛德。

「或者……把你的腦袋劈成兩半!」洛德一臉微笑著,說出了最令人膽寒的話語:「然後一個放在赫爾海姆冥界,一個放在米德加德中庭,你猜猜那邊的腦袋最先復活?」

碎蜂的眼睛亮了一下,插嘴道:「靈王大人,不如將它放在我們二番隊,正好可以拿來當做練習拷問和刺殺的工具,只需定期注入腐蝕肉體的藥劑就行了。」

烏爾奇奧拉看了兩人一眼,瞬間領悟了意思,緊跟著用冷酷的語氣,說道:「我認為這樣太過浪費了,不如把它扔到虛圈裡面去,當做飼料去餵養那些低級的大虛,這樣應該可以誕生很多亞丘卡斯。」

日番谷冬獅郎嘴角抽搐,暗中倒吸一口冷氣。

不知為何……

看著正在熱烈討論,究竟要如何處置芬里厄,才能達到利益最大化的三人,周圍的女武神連同小白在內,心裡都止不住的往上冒寒氣,脊背都讓湧出的冷汗給打濕了。

芬里厄是越聽越心驚,越聽越膽寒。

以至於聽到最後,三人商議說把它腦袋劈成兩半,一個拿來當拷問和刺殺的練習工具,一個拿去當餵養大虛的飼料時,橙色的瞳孔猛然擴大到極限,把原本眼白的位置都給擠佔了。

布倫希爾德俏臉煞白,在心裡替芬里厄默哀了三秒。

惡魔啊……

眼前的這三個人,絕對是史上最邪惡的惡魔!

但凡稍微有點正常人的思維,都不可能想出這麼陰損殘忍的招兒來,看把芬里厄給嚇得,傷口處血都不流了,再看那擴大的眼瞳和粗重的呼吸,就知道它現在心裡有多麼的恐懼。

最終,三人商議結束。

洛德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既然不願意臣服,那就按你們說的辦吧。」

烏爾奇奧拉和碎蜂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分別拔出了腰間的斬魄刀,緩步走向了驚恐的芬里厄。

「等……等等,我願意臣服於您!讓我幹什麼都行,只求不要拿我當飼料,也不要拿我當什麼練習工具了!」芬里厄幾乎沒有半點猶豫,不復先前鐵骨錚錚的硬漢姿態,光速用卑微的語氣喊出了求饒的話語。

洛德眉頭一挑:「我想讓你當狗。」

芬里厄:「汪汪汪……」

小白捂臉長嘆,心情堪稱複雜。

亞爾薇特和布倫希爾德無語凝噎,似是被芬里厄不要臉的程度震驚了,心中有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在風中凌亂。

吞噬神明的巨獸芬里厄?

從今天開始或許應該變一下,改叫吞噬神明的巨犬芬里厄了。

「很好,我已經開始喜歡你了。」洛德伸手撫摸著芬里厄的腦袋,撕裂出一塊靈魂碎片,將其放在了裡面后,微笑道:「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寵物了。」

只要有靈魂分贈·接觸式治癒在,如此一來就完全不需要擔心,芬里厄將來有可能會背叛了。

此間事了,洛德也打算回去了。

挪威,斯堪的納維亞半島。

臨海的某座不知名斷崖邊,空間呈現出詭異的劇烈波動漣漪。

一隻膚色如骨灰般慘白,修長纖細的手突然探出,周邊蕩漾的空間呈破碎鏡面般裂開,露出了內部漆黑深邃的亂流虛空,緊接著走出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洛德大人,我們到了。」

一頭碎亂的黑色短髮在飄動,墨綠色的瞳眸沉靜如水,赫然是烏爾奇奧拉·西法。

從那漆黑深邃的虛空亂流之中,陸陸續續的又走出了數人,正是在赫爾海姆冥界的洛德等人。

「這裡……是挪威?」

洛德眸子里升起一絲詫異,沒想到赫爾海姆冥界,連同目的地居然是挪威。 見到勝負以分,炎焱帝君顯得格外的興奮,甚至是超過了燁火自己。他快速地迎了上去,第一時間向燁火表示了祝賀。

有句話叫做:士為知己者死!以燁火的性格脾氣,碰到如此賞識自己,牽挂著自己的人,自然就認定了這個朋友。

於是,燁火陪著炎焱帝君一路暢談著回到北聯使館,並且對接下來的比試,依舊抱有信心。

炎焱帝君見他心情不錯,自然不好意意思掃他的興,便將此前那件不愉快的事情,給積壓了起來,並且吩咐下去,準備酒宴慶祝燁火取得勝利。

燁火雖然脾氣火爆,但並不代表他就是個大老粗,別看炎焱帝君強裝歡聲笑語,可是他眼神里隱含著的深深愁意,燁火還是能夠看得出來的。

等到三杯酒下肚過後,燁火開口說道:「陛下對我有知遇之恩,而我卻無以為報,日後若有用得上的地方,自當肝腦塗地,在所不惜!」

「唉,有你這句話,我就心滿意足啦!」炎焱帝君頗為激動地回應道:「眼下,還真的碰到棘手的問題了。」

「哦,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能讓陛下如此的擔心?不妨說出來聽聽,看我能不能幫上忙,功效一下綿薄之力。」

「事情的起因,令我難以啟齒,但是現在卻引出了生死存亡的大事情來。」

「大事?」燁火愣了一下,緊接著追問道:「是什麼大事,竟然令陛下如此犯愁?」

炎焱帝君見燁火已經發現了端倪,索性便將事情的經過,給詳細地講述了一遍。他是越說越憂愁,等到了最後,則顯得無比抑鬱地嘆息道:「唉!看來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很難再抵抗住北冥昊天的野心了。」

「啪」的一聲巨響,燁火是拍案而起,眼神中是火光四射,憤怒地吼道:「欺人太甚!地魁人境是如此的地大物博,而中洲的地盤已經是最大的一塊了,他們還想要繼續吞併,難不成還想要統一地魁人境?」

「這你算是說對了,他們的目標就是想要一統天下,從而成就霸業,欲以絕世之功,達到肉身成聖的目的。只是,如此一來,又要牽連到無辜的百姓,使得他們喪失家人,甚至是顛沛流離,出現無家可歸的局面。」

炎焱帝君說道這裡,略微停頓了一下,顯得格外痛苦地說道:「每當想到這些,我的心頭便如同是刀絞了一樣,痛徹心扉啊!」

「他敢?!」燁火回應道:「請陛下放心,俗話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們不來則已,只要他們敢入侵北聯,我保證讓他們有來無回。真要是惹毛了,咱們就揮師南下,滅了他中洲又何妨!」

「好!有燁火將軍的這番話,我可就高枕無憂啦,哈哈哈。」炎焱帝君聞言,立即轉憂為喜,高興得推杯換盞,與燁火互動得不亦樂乎。

衛風做夢也沒想到,南宮傲給他出的主意,居然引發了這麼大的事情來。這可是他親口對北冥昊天,說了那些嫁禍給炎焱帝君的話,如果以此作為借口,揮師北上攻打北聯,所造成的一切負面影響,他衛風都逃脫不掉干係。

在封神大廣場上,快要忙碌一整天的衛風,正在統計著陸續結束的各場次比試結果。

今天第二輪勝出的選手,除了燁火之外,還有他的老冤家涉水,以及黃龍與無支祁,碧玉水麒麟與血色曼陀羅等人,相繼戰勝對手,進入到第三輪的比拼。

就在今天的工作,快要接近尾聲的時候,萱雨卻領著危星月,過來有事要找衛風談談。

雨神萱雨是難得主動上門的,衛風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卻假裝淡定地把手頭上的活,給交到了若茗的手裡。自己則是領著萱雨,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坐下來,準備洗耳恭聽心中女神的教誨。

萱雨自己是沒什麼事情的,這是神帝絕霸天派信使,前來打聽抽籤儀式的當天,封神大廣場上燃放的東西叫什麼?還有就是老頑童李長庚,率領著手下,使用什麼神秘武器,擊敗了那些個個都有一定靈力修為的殺手,從而阻止了政變的發生。

衛風聽完萱雨的描述,差點驚出一身冷汗,雖然他也知道,神帝絕霸天與天妃嫣荷,有這個能力高高在上,隨時隨地都可以監視著地魁人境的一舉一動。

難怪他可以輕而易舉地控制著地魁人境中的幾個大佬,要想擺脫這種局面,得想個辦法拉開地魁人境與天罡神境之間的距離才行。

萱雨見他在那裡發獃,還以為是他不想說呢,於是用手指頭點了點衛風,用疑惑的眼神瞅著他,嗔怒道:「喂,這麼一點小事情,就把你給為難成這副模樣?」

「啊?哦!」衛風回過神來,故意裝出很為難的樣子,回應道:「這可是我發明的秘密武器,享有專利權的,哪能輕易地告訴你們?」

「切!」萱雨立即轉變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來,威脅道:「我這是給你面子,才來問你的,你若是不識抬舉,大不了我去抓幾個火銃手,回來拷問不就知道了?」

「你敢去抓特戰火銃手,難道就不怕他們手裡的傢伙嗎?」衛風故意虛張聲勢的威脅道。

「瘋子,你是第一天認識我嗎?」

「不是!」

「那你認為我的智商很低嗎?」

「沒有!」

「你不會覺得火銃能夠傷害到我吧?」

「不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