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的媽呀,這顧晟也太有錢了,你知道嗎?那個謝震霖,好幾個公司都被查了,說是稅不幹凈,百分之八十的項目全都停了,後來是顧晟出資的,裡面有幾個大項目,小項目無數個,這可是好大一筆錢,不過這些項目後面的最大受益人就都變成顧晟了。可是我沒想到居然還能出資K.T.,他這個流動資金的數額真的是太可怕了,有生之年算是親眼見識到什麼叫做資金雄厚了,小女子我甘拜下風。」

2021 年 1 月 17 日

「好,我知道了。回去再說。」傅曉曦掛了電話走回卧室換衣服。

電話里傅曉曦沒有跟安妮說太多,不過按照這樣看來顧晟是真的資金不足,從顧氏拿錢成了并行之路,那這份婚姻協議,性質突然變了,是不是顧晟為了幫K.T.,委屈自己犧牲婚姻來出資的呢?想到這裡傅曉曦內心有點泛酸,五味雜陳。

感激也有,不解也有,要說隨隨便便願意拿出一大筆錢來收購K.T.的人,這個世界上應該還是會有的,但是要拿自己的婚姻來出資,可能這個世界上沒有了吧。 錦璃隨著東域走進樹林深處,本能地環顧四周,四周靜謐無聲,讓她隱約不安。

「王爺,就在這裡說吧。」

東域王在前面停住腳步,背對著她。

「蘇錦璃,本王知道你對七殿下來說有多重要,也見識到了你的魅力,聽說了你的本事,本王自愧,本王的女兒——海冉郡主不如你!盡」

錦璃看著他俊偉的背影,雖然他看上去方才三旬左右的模樣,那滄桑之態,卻無法以奢華的袍服和一絲不苟的髮絲掩藏。

說到底,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父親。

海冉王妃消失百年,依舊能得父親圍護,她是幸福的女子。

「錦璃有幸,參觀八王妃生前居住的寢宮。那寢宮比其他七位王妃奢華,至今殿下仍是每月命人為她準備華服胭脂,每日命宮人為她清掃宮苑,殿下對八王妃痴情至此,王爺不該密謀鏡水鎮的刺殺!豐」

「可,海冉終究是因為他而失蹤,那些年,本王扶持他,幫他,難道他不應該為海冉多做些?!」

他突然轉身,焦躁,暴怒,憎恨,一併爆發出來,紅眸獠牙,猙獰森冷。

錦璃沉靜看著他,「王爺怨怒,錦璃理解,但是,王爺也看到了,陛下與眾皇子皆是妃嬪眾多,殿下卻為海冉王妃虛設後宮百年。他始終不曾放棄尋找她,王爺還想怎麼樣呢?一再傷害殿下,海冉王妃就能回來嗎?」

「是呀,本王還能怎麼樣?」他自嘲苦笑搖頭,轉開臉去,逼迫自己恢復冷靜。

「錦璃知道王爺想說什麼。」

「你一個小小人類知道什麼?」

「錦璃與殿下成婚之後,定不會讓他放棄尋找八王妃。若他日八王妃回來,錦璃必然讓出王妃之位。前提是,請王爺將來嚴令八王妃,不要再屠殺無辜,還有,也請王爺不要私自發兵大齊。」

錦璃說完,轉身循著來時的路走出橡樹林,

東域王愕然看著那纖柔的背影,半晌沒有回過神來。

這小小人類女子,竟然將他這陌生人看得如此透徹?!

身側拄著鹿首拐杖的銀髮老者出現,他側首冷笑,「怎麼?你怕我傷害她?」

伏瀛頷首行禮,「鏡水鎮一事當夜,殿下就命人包圍了東域王的封地,不知王爺是否知曉。」

「你說什麼?」東域王震驚大怒。御藍斯他如今翅膀硬了,敢如此反擊他?

「請王爺謹慎權衡!蘇錦璃,殿下是娶定了!誰若敢驚擾婚禮,臣第一個不答應。」伏瀛撂下話,轉身不見了蹤影。

東域王一掌打在一旁的橡樹上,卻沒有注意到,真氣迸射之時,地上一片落葉被打散,露出了一個帶有花紋凸起機關的暗門。

裡面,深冷黑暗……枯骨成堆。

*

婚禮前夜,錦璃被安排在太后寢宮。

依禮俗,新郎新娘婚禮前夜不得相見。

錦璃便乖乖依了規矩,早早沐浴睡下。

卻,有人天生不是乖小孩。

子夜時分,有孕嗜睡的錦璃,被一陣急躁地爭吵聲驚醒。

她走到窗前,從琉璃窗看出去……

宮廊下,御藍斯正與守夜的七八個女吸血鬼護衛爭吵。

「殿下,太后嚴令,規矩不能亂!」

「本王看一眼,確定錦璃安好就走。只看一眼!」

錦璃在殿內無奈失笑,這可憐的男人,定是王妃死多了,患得患失了吧。她蘇錦璃豈是那麼容易就能消失不見的?

門板吱呀一聲打開,女護衛都忙跪下來。

尚未穿外袍的偉岸身軀衝過來,把錦璃扯進懷裡,卻仍是不敢確定。

「蘇錦璃,是你嗎?」

「是。」錦璃回抱著他,小手輕撫著他柔順的髮絲,心疼地安撫,「阿溟,我好好的呢。」

他仍是不敢確定一般,摸她左臂上的幻化成薔薇臂環的連心手鐲,大掌又檢查她的腹部,仔細確定一番方才安心。

他忽然想到,忍不住道,「黃昏時,狼王和軒轅頤入了宮,說是為軒轅蒼來致歉,順道參加我們的婚禮,恐怕另有圖謀,若他們見你,一概拒絕。」

錦璃顰眉,被他一番折騰,有些緩不過神來。軒轅頤怎麼會來?那個冰雪般美艷,卻心腸惡毒的狼王子,又想幹什麼?

見她神情恍惚,他越是心焦火燎一般,氣結捧住她的臉,「蘇錦璃,記住本王的話,婚禮之前,誰也不準見!」

「嗯,我誰也不見。」

他似還不能放心,絞盡腦汁地想著,還有什麼該叮囑,卻腦海一片空白。

她看著不忍,便對宮女說道,「讓殿下宿在這邊吧。」

御藍斯忽然就如被馴服的猛獸,頓時安靜下來。

幾個女護衛愕然地瞧著他的反應,也頗有些無奈。

「郡主……這不合規

矩,萬一太后怪罪!」

「太后怪罪,我和殿下自會擔著。」錦璃直接把御藍斯拉進門,隨後關上門板。

躺上*床,他仍是驚魂未定似地,把她緊擁在懷中,片刻不松。

聽著她的心跳,感受著孩子輕微的脈動,才心滿意足。寧靜的黑暗,她溫暖的體溫,他與她的孩子,永生一世,不過就這麼簡單。

錦璃拉好被子蓋住兩人,回抱著他,輕拍了拍他的背,如安撫一個受驚的孩子。

「安心睡吧,明兒還有的忙呢!」

「錦璃,成婚後我帶你去大齊,本王定會向你父母請罪,絕不讓他們為難。」

「嗯。」

「你的仇,本王幫你報。」

「嗯。」

「本王一定會對你和孩子好。」

「嗯,我知道。」

「本王……」他一時間腦海空白,想不出還有什麼需要交代的,竟忍不住問,「你想要什麼樣的寢宮?」

話出口聽到她揶揄的笑,他才覺得這個問題有點蠢,「對,我們不能分居,你住在紫宸宮,我們一輩子不分開。」

「嗯。」


「我們婚禮之後要祭天,祭天大典你……你不能帶武器在身上。」他不想南宮恪眼前那一幕重演。

說完,他又覺得不妥,「不必,那把彎刀還是隨身帶著,萬一發生不測,能自保。」

「嗯。」她靜靜聽著,心中愧疚難抑。這個男人在乎她,愛她,終是多過她對他的情。

「對了,我忘了給孩子準備禮物……」

「他還沒出生,現在準備太早。」

「我該請示父皇,讓他提早賜名……」

「名字……陛下定然早就備好了,他和太後娘娘都盼著呢!」

就這樣,他絮絮叨叨說了一晚,直說道天亮。

她聽了一半,睡了一半,安然抱著他,唇角微彎,一早醒來,還是幸福的模樣。

*

一早,太后,眾妃嬪,眾皇子妃以及公主等,依例都來為錦璃添妝。

這亦是血族皇族的禮俗,為的是將來婆媳、妯娌、姑嫂能親密相處。

添妝不過是一種唯美的說辭,實則是嫁衣妝容整理妥當,端端坐著,眾人來了,送些胭脂水粉,衣物,首飾,說些祝福的話兒。

這樣繁複的禮俗,錦璃並不厭煩。

前世與康恆婚禮,繁文縟節亦是不少,相較之下,血族這些,簡單又熱鬧,瞧著也新奇。

有這麼多人送祝福與禮物,且不論虛情假意,總歸是看上去一家和樂。

錦璃用過早膳,青帛等人早早為她梳妝打扮好,只差蓋上大紅蓋頭。

難得濃妝艷麗,白如雪的肌膚施了脂粉,散發出玉般的光澤,高高的髮髻上,金翠堆疊,蝶袖束腰的袍服,襯托地身姿窈窕婀娜。

她拖著鳳尾禮服,端雅立在在寢居門口迎著,心裡驚喜澎湃,腦海中一會兒是與御藍斯驚險的初遇,一會兒又是昨晚他擁她在懷時的緊張細語……心裡幾番確認,越覺得這婚禮雖然倉促,卻極有必要。

不過片刻,太后領著眾美人魚貫而入,個個瞧著她,嘖嘖讚嘆不已。

妃嬪都頗為和善,雖看她的眼神異樣,卻尋不到直接利害痕迹,錦璃泰然含笑,寒暄笑納了禮物和關切。

西門向蝶到了眼前時,送了一個大禮盒。

錦璃怕生意外,她不敢長久拿著,直接交給青帛。青帛又轉交給青綉,青綉直接拿去內間,丟在了窗外。

美人越來越多,四周圍香氣、腐敗之氣愈加濃烈,錦璃有些透不上氣,無奈眾妃嘰嘰喳喳地說,西門向蝶又是堆砌著祝福的話,她只能揚著唇角敷衍應著。

==============================

明兒繼續,親愛滴們,收藏哈!O(∩_∩)O~ 書房裡


傅瀟曦走後。

顧晟微微皺著眉,閉著眼睛,外表看起來就像在閉目養神,但是只有顧晟自己知道他的內心現在又多麼煎熬,他是沒有想到自己萬眾矚目,在商業界呼風喚雨,只要他不開心,隨便讓一個企業破產那跟捏死只螞蟻一樣。

對於顧晟來講,往上貼的女人估計都能繞著地球排隊了,可是為了娶傅曉曦,卻是要做了這麼一個局。

事情要從好幾個月前開始說起,K.T.發現出問題的時候,楚傑早就已經報告了顧晟,這麼久時間顧晟就是忍著不出面,除了半年前那車禍讓他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那段日子,他斷了傅瀟曦的消息之外,他對傅瀟曦的事情一直都是了如指掌。

從傅曉曦回來的時候他也知道,第一時間推掉了所有的安排,傅曉曦回去墓園的那天下午,他特地跑了一趟去把埋在墓園裡的玲瓏拿回來,當時傅曉曦狠心拋下他的時候,他心灰意冷的把玲瓏埋在墓園裡,得知傅曉曦要去墓園,他又擔心玲瓏被發現,擔心被拿走了,似乎只要玲瓏在自己手上,傅瀟曦還能跟他有可能,好在他去拿的時候,玲瓏完好無缺躺在墓園裡。

謝震霖動手的時候,他也是調察之後才鎖定這個人,他時刻盯著K.T.的情況,就在傅曉曦到顧園的時候,顧晟心裡就百分之百肯定,傅曉曦需要他,陪爺爺逛鷺山的時候,他特地離開,就是去對謝震霖的公司和項目動手,套住謝震霖的資金,項目上出了事,謝震霖就是個燙手山芋,背後那隻手要事想繼續利用謝震霖,那必須先幫謝震霖度過難關,但是對方既然躲在暗處,那就一定不會出面插手項目的事,謝震霖這顆棋子算是廢了。

下棋的人,只要有一顆起大作用的棋子廢了,那必定要內部整頓,重新排兵布陣,顧晟就想著這段時間解決K.T.的事。

只不過,最原本他可以不用出資謝震霖的項目,直接讓那些項目爛尾,那些項目的收益都不夠顧晟發工資的,對於他來說根本懶得去插手這種投資大收益小的項目,可是在娶傅瀟曦的事情上,謝震霖也算是幫了一個大忙,也虧得有這些渣工程項目。

那天謝震霖在玲瓏居也是在顧晟的掌握之內,就算那天楚傑不回來,顧晟也是要在玲瓏居就餐的,傅曉曦和安妮出現在玲瓏居讓他有點意外,但是這一切都不影響,不過謝震霖要是不出現在傅瀟曦的包廂里,這件事就沒那麼快。

謝震霖在傅曉曦包廂的出現,直接給顧晟搭了一條天梯,沒有一個人會對一個突然闖進自己包廂的人不關注,那麼傅曉曦和安妮一定過後就回去查,只要他們查,那顧晟就可以順勢打造一個自己資金短缺的現象,那些顧晟看不上的項目,顧晟出資相救,讓自己成為最大的受益人,那便是意料之外,但絕對是情理之中的。

傅曉曦是簽字了,可是這對顧晟來說,內心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但是也沒有開心到哪裡去,太多事情太模糊了,就像幾年前傅瀟曦無故離開他一樣,顧晟感覺自己就像站在懸崖邊上望著深淵,下面是什麼東西,看不見也摸不著。 錦璃通曉醫理,對藥草也熟知,被這混亂紛雜擾得頭暈腦脹之際,還是輕易嗅出四周越來越濃的香氣有點古怪,有麝香,卻又並不明顯,還有……曼陀羅盡。

麝香,雄麝的分泌物,味辛,性溫;開竅醒神,活血散結,止痛消腫,此物易墮胎,孕婦禁內服外用。

曼陀羅全草有毒,以果實特別是種子毒性最大,嫩葉次之,干葉的毒性比鮮葉小。曼陀羅中毒,會暈睡、痙*攣,最後……死亡。

錦璃屏息一震,突然站起身來。

四周的雜亂的交談聲戛然而止,一雙雙眉目疑惑顧盼相覷。

太后從正椅上挑眉,卻並無絲毫意外地……看著突然有些異樣的新娘子。

「璃兒,你怎麼了?」

「太后,璃兒想出去。」

錦璃片刻不想呆在這裡。

她未來的夫君是莫黎城主溟王,是血族王最愛的兒子,她是寧安王郡主,狼王公主,她有身份,有地位,有傲骨,有霸氣,實在沒有必要隱忍這些居心叵測之人。

御藍斯說得對,婚禮之前,她誰也不該見豐!

素手伸向青帛,她陰冷威嚴地命令,「把這房間封起來,一個個檢查,查出麝香與曼陀羅的來源,殺無赦!」

她已然失去過兩個孩子,南宮謹之死成迷,前世骨肉化成濁血,今生今世,誰害她的孩子,她便撕碎了誰!

太后莞爾,這便起身,跟在錦璃身後出來。

「璃兒,你心靈哀家是見識到了,沒想到,你的鼻子也蠻靈的。」


「太後過獎!」錦璃挑眉看她一眼,看樣子,她老人家是早就看出了端倪。

她就在廊下的長凳上坐下來,「青蓮,你去看看殿下這會兒在忙什麼,若他不便過來,就去請陛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