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是心甘情願的做你情人,沒有覺得半點委屈和不甘。」蘇暖暖有點不明白,為什麼之前他要她做他情人的時候,只要她答應就好,其他什麼問題都沒有,但是現在反過來她來求他卻變得這麼難?

2021 年 1 月 3 日

是在故意刁難,還是男人都是這樣嗎?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唾手可得的反而不稀罕了。

蘇暖暖不知道是方慕瑾不是故意刁難,而是對她把『桃色交易』看的如此平淡的態度而生氣,這種生氣源於他不想看到她用這種卑微的姿態出現在他面前,也不想她用這種態度面對生活。

他覺得她應該像之前那樣聰明勇敢、不哭不鬧不、不輕易向任何人低頭,活的恣意昂揚,有尊嚴有驕傲!

卻不知她這樣做是被逼如了絕境……

「方先生真的不可以借給我嗎?無論我答應你什麼條件都不能借給我嗎?」蘇暖暖終於仰起頭,盯著他的眼睛一臉認真的問道。

方慕瑾看著她直視的目光,沉默不語。

蘇暖暖的目光一點一點的暗淡下來,開口說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今晚打擾了,很抱歉!」

語畢,只見她從潔白的地毯上站了起來,然後面無表情的轉身離開,就在她走到門口時,方慕瑾突然開口問道:「如果我今晚沒有借給你,你是不是會去找其他男人?」

「是!」

方慕瑾聽著她肯定的回答,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眉頭緊皺,臉色也變得異常難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冷血無情的女人,不談感情只談錢,在她眼中自己和其他任何男人都是一樣的,不夾雜任何感情,只要有錢就能上床!

以前她不是很聰明嗎,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能聰明的想辦法讓自己度過難過,這次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糟蹋自己?

方慕瑾眼神微眯想著認識蘇暖暖以來發生的所有事情,蘇暖暖的出現讓他的生活變得有些不同,不單調不乏味但也不全是開心,而且也讓他遇到了很多第一次……

第一次遇到讓他心動又感興趣的女人!

第一次遇到敢動手打他的女人!

第一次遇到千方百計躲著他的女人!

也是第一個讓他搞不定的女人!!!

想到這裡方慕瑾的嘴角突然揚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他這個人就喜歡刺激和挑戰,越是不可能完成他就越是感興趣,他就不信自己征服不了蘇暖暖,他會讓她心甘情願的當他的女人。

方慕瑾拿起床頭的點頭,撥通一個號碼對著話筒語氣平淡隨意的說道:「讓財務轉一百億到我的賬戶,明白我有用!」

「另外明天讓公司的王律師午飯時間到我辦公室一趟,我談點私事!」

「方總,您是不是看重什麼大項目了,怎麼這麼著急用錢?」邵陌康好奇的問了一句話。

「私事,不該問的別問!」

「哦哦哦,我去安排了!」掛斷電話后,邵陌康還是不解什麼私事要用這麼多錢?

第二天一大早,司機老吳就來接方慕瑾去上班,不過今晚他的行為有些奇怪,自己開車去了公司,卻讓老吳留在別墅看門,不準蘇暖暖踏出別墅一步。

蘇暖暖在他走後也起床了,既然方慕瑾不肯借,那她就沒必要在這裡耗下去了,只剩下最後一天時間了,她必須想辦法弄早這筆錢。

雖然現在毫無頭緒,但也不能坐以待斃。 「蘇小姐,方先生吩咐了您今天不能出門?」

「不能出門?為什麼?」

「我不知道原因,只知道如果今天你出去了,那我的飯碗就丟了!」

「可是我有重要的事情必去出去,否則會出人命的!」蘇暖暖的臉色有些著急,方慕瑾明明知道她很需要那筆全,現在卻故意不讓她出門,簡直太過分了。

這個男人簡直霸道苛刻到了極點,一邊想讓她做情人,另一邊他又不和她談愛情,而且她還要心甘情願的接受,不能覺得有任何不滿和委屈。

言外之意就是讓自己死心塌地愛上他,但是他卻不想付出感情和責任,喜歡的時候就睡你,睡你的時候你必須滿心歡心,不喜歡的時候就讓你走,你也要滿心歡喜,不能糾纏!

這是什麼道理,簡直比古代的皇帝都要霸道!!

「我今天一定要出去,真的有急事,希望你可以通融一下。」

「蘇小姐,我只是一個替人工作的,不是我不放你出去,實在是方先生吩咐的話我不能不聽,不然我丟了工作我的一家老小還靠我養活呢!」司機老吳看著蘇暖暖臉上著急的表情一臉無奈的解釋道。

「那你能不能聯繫上方先生,我想問問他為什麼不讓我出去。」

「吳叔,我今天真的有十萬火急人命關天的事情!」

「這,我試試能不能聯繫上。」老吳看她真的很著急,也怕因此耽誤了人家的大事,所以顯得有些猶豫就給方慕瑾打了過去,看看他怎麼決定。

不一會兒老吳便掛了電話走了過來說道:「方先生說讓你在家等著,等他下午回來!」

「等他?等他幹什麼?你把電話給我,讓我和他說,我問問他到底在搞什麼鬼?」

就這樣兩人僵持到下午,蘇暖暖都快急瘋了,老吳也為難的坐在門口苦口婆心的勸,就差抹眼淚了,兩人終於等到方慕瑾回來,都有種看見天神的感覺。

「方先生您可回來了,您再不回來我就被蘇小姐殺了!」

「唉,我先回去了,這看門可比開車難多了!」

方慕瑾看著老吳一臉苦不堪言的表情,點頭說道:「嗯,辛苦了,你先回去吧!」

「方先生你到底什麼意思?為什麼攔著我出門,你明明知道我很需要那筆錢,但是現在卻被關在這間屋中什麼事兒都辦不了!」蘇暖暖又著急又氣憤的質問道。

然後也不等方慕瑾的回答,怒氣哼哼的就沖了出去,身後卻傳來方慕瑾不緊不慢的聲音:「我去幫你籌錢了,沒想到蘇小姐不但沒領情還落的一頓埋怨,我就說了不能多管閑事,多管閑事沒有好下場!」

「什麼?」蘇暖暖聽著男人的話驚喜的轉過頭來,瞪大亮晶晶的眼睛盯著他。

方慕瑾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已經寫好的支票不緊不慢的放在桌上,蘇暖暖瞟了一眼1後面跟著一大串的0興奮的簡直要暈倒了。

只見她一把抓過桌上的支票放在嘴邊親了一口,又緊緊的貼在胸口感受著這突如其來的幸福,不知道現在的一切是否真實。

「方先生,謝謝你謝謝你,真的萬分感謝!」

「你先別忙著謝我,先把這個協議看了再決定要不要謝我。」說著,方慕瑾又拿出一份合約放在桌上。

蘇暖暖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滿臉疑惑的看了方慕瑾一眼又看了協議一眼,欠條嗎?

是應該打一張欠條,畢竟這麼多錢,就算他有錢也不能白扔不是!

方慕瑾看著蘇暖暖疑惑的眼神,聲音溫潤的說了一句:「你看一下內容,再做決定!」

蘇暖暖拿起合約認真的閱讀一遍,明白他為什麼要讓自己看完內容再做決定了。

協議上的內容大概意思是說,蘇暖暖在一百億沒還清之前,餘生的所有時間都是方慕瑾的,直到一百億全部還清那天合約終止,至於他已經用過的時間就算作借款的利息。

就相當於他用這一百萬的利息買下了她餘生的所有時間,至於這個利息需多少就看她的償還能力了。

至於買下她的時間做什麼,協議上卻寫的不是特別清楚,只寫了一句合約生效期間方慕瑾可以要求蘇暖暖做不違法的任何事情,至於具體要做什麼上面卻沒有寫。

如律違約方慕瑾有權追究蘇暖暖欠債不還的法律責任,而這筆巨額債務夠她吃一輩子的牢飯了。

看完之後蘇暖暖才發現協議後面還有一份附帶協議,上面寫了從合約生效后她前三個月要做的詳細事情。

做他24小時的生活顧問,照顧他的一切生活起居,並且隨傳隨到,一切聽從他的安排,而且做什麼都要向他請示,畢竟從合約生效起,她的時間就不再屬於自己了。

下面還有照顧他生活起居的方方面面、條條框框,寫的非常詳細,又厚厚的十頁,至於三個月後她要做的事情,另做安排。

蘇暖暖沒有耐心看完上面的所有條條框框……

想也不想的就簽字按手印了,因為現在沒有她討價還價的餘地,不管要求多過分她都必須簽字,否則她就拿不到這筆錢。

在這件事情上她可以理解方慕瑾的行為,雖然裡面有些要求顯得有些霸道過分,但是她換位思考一下卻不難接受。

畢竟這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午餐,在你得到一些東西的同時註定將失去一些東西。

況且,她和方慕瑾非親非故,人家也沒義務無條件的把錢借給你,並且還是一百億的巨額錢財。

方慕瑾看著蘇暖暖簽好名字按好手印,笑容溫和的說道:「蘇小姐不再考慮一下嗎?我的名字一旦簽上立即生效!」

「這將預示著你下一秒的時間就屬於我了!」

「沒什麼好考慮的,很感謝方先生的幫助和關心,您借錢討要利息是應該的,換做我也會這麼做,請方先生簽字吧!」

方慕瑾笑了笑,然後拿起鋼筆筆畫流暢優美的寫出方慕瑾三個字。 蘇暖暖看到他簽完字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生怕他臨時反悔不借自己這筆錢。

「方先生,我現在可以出門一趟把這筆錢轉給我父母嗎?大概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

方慕瑾看著蘇暖暖用著乞求討好的語氣,笑著說道:「當然可以,不過你用了我一小時的時間,想要怎麼感謝我?」

蘇暖暖看著男人迷人優雅的笑容臉色暮然紅了一下,還記得兩人剛見面的第一晚,他向她討要一個吻作為感謝!

「我……嗯……親你一下可以嗎?」

方慕瑾看著她害羞的表情直白的話語,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看來把她留在身邊的決定是對的!

蘇暖暖看著男人直笑不說話,便瑤瑤牙向他靠近過去,然後乖巧的坐在方慕瑾的身,臉上紅紅的在他的側臉親了一下,然後又在他的唇瓣上輕輕一掃,邊準備離開。

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會做錯意,但是作為男人應該都會喜歡她這樣做吧?

只要他高興了,自己以後的日子才好過,至於他此時的意思她有沒有猜對都不重要!

他高興就是對的,他不高興就算自己猜對也是錯的!

就在蘇暖暖準備離開時方慕瑾突然一手攬著她的腰,將她半拉半抱的扯了過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雙手緊緊的環在她的腰間,繼續加深這個吻。

蘇暖暖雖然有些和不適應,但是她卻並沒有推開他,而是生澀的回應著,努力的適應著。

她是一個很現實很理智又很務實的人,往往比其他人更能看清事情的本質,在簽字的時候她就想到了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既然做了決定又何必矯情,整天表現出一副不情不願、被人所迫的樣子給誰看,畢竟人家不欠她的,沒必要忍受一張苦瓜臉,而她卻欠著他的!

「女人,專心點!」

方慕瑾發現她竟然在和自己接吻時發獃,便懲罰似的勾起她的丁香小舌輕輕咬了一下,似懲罰似不滿。

「唔……嗯……」蘇暖暖吃疼的嗯了一聲,然後不再去想以後亂七八糟的事情,還是顧好眼前的事情要緊,畢竟不到最後一刻誰都不能保證不會生變。

不知過了多久,方慕瑾才意猶未盡的放開她,蘇暖暖才大口大口的喘氣,彷彿一條快要窒息的魚兒。

「丫頭,到現在都不會呼吸,以後要多加練習!」方慕瑾看著她紅撲撲的小臉,語氣不禁柔和了虛弱。

蘇暖暖紅著臉沒有說話,然後站起身來說道:「我……我先出去辦事了,很快回來!」

語畢,只見她略顯嬌羞的跑開了,彷彿還沒有從剛剛的激吻中緩過神來。

方慕瑾看著她含羞帶怯的模樣,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淡淡笑容,這才是他喜歡的相處方式,多少有點生活的味道,不是一味的交易和強迫。

如果昨晚她真的把自己當做一個充氣娃娃脫光了上床求他睡,他還真的不知道如何下手,那種畫面想想都要覺得尷尬,畢竟他不是禽獸,看著一個女孩在自己身下淚流滿面、痛苦忍受,他如果還能下得去手,那就不是他了!

蘇暖暖急急忙忙的到了銀行把錢轉入王麗君的賬戶,這才趕忙給她打了一點電話:「媽,錢我已經轉過去了,應該很快到賬,我想看看孩子可以嗎?」

「呦,蘇暖暖本事不小啊,還真的借到錢了,呵呵呵……事情辦的不錯,以後只要你乖乖聽媽媽的話,我會好好疼愛你的!」電話那頭出來王麗君笑開懷的聲音,見到錢她整個人都變得和藹了起來。

「放心吧,甜甜有人照顧,整天健健康康的學習玩耍,別提多開心了!」

「我想聽聽她的聲音可以嗎?」

「聽什麼聽,反正過年就讓你們母女見面了,你還怕我傷了她不成,你放心吧,你是我的大搖錢樹她可是我的小搖錢樹,你們倆我誰都不捨得傷害。」

緊接著王麗君華峰一變,突然問道:「你這筆錢是從哪裡弄來的?方成哲今天又來家裡要人了,我警告你快點回方家,否則方家找我的麻煩,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媽,如果我能讓方成哲不再找蘇家麻煩,您是不是就不逼我回方家了?」

「不回去我以後找誰要錢去?你現在又傍上新大款了?你可以保證蘇家能經常得到好處嗎?」

「如果你能找到一個和方家實力相當,又能幫助蘇家的,你跟誰我都無所謂,反正我看重的是錢,而不是你在方家或者王家!」

「如果我已經找到了呢?」蘇暖暖語氣平淡的說著。

「誰?」對方緊張興奮的問道。

蘇暖暖猶豫一下,知道這件事瞞不過去,便實話實說道:「方成哲的叔叔,方慕瑾!」

「相信他的身份和實力你都調查清楚了吧,跟著他比跟著方成哲更能給蘇家帶去好處,畢竟方成哲只是一個富二代,他的錢全都是伸手問長輩要的,但是方慕瑾卻不同,他的錢都是靠自己的本事一分一毫賺的!」

「你勾搭上方慕瑾了?這次的錢也是方慕瑾出的嗎?死丫頭看不出來你還挺有本事的,連那種人你都能勾搭上,方慕瑾可不是一個簡單人物,不過不要緊只要他願意給你錢就行!」

接著王麗君又說:「既然你能從他那裡弄得錢我也就不逼你回方成哲哪裡了,不過方家的麻煩你來拍平,我不想因此給蘇家惹來麻煩!」

「好的,我會想辦法擺平麻煩,不過希望您能儘快還了這筆錢,好借好還再借不難,不然這一次只能是一鎚子買賣,再有下次就難了,畢竟誰也不會喜歡一個像吸血鬼一樣只懂索取不懂回報的女兒,如果哪天他厭惡我了,蘇家想要的資金來源也就斷了!」

「行了行了,不用你教我怎麼做事,我又沒有說不還錢,禮尚往來的事情上我比你懂得多!」

「那您大概什麼時候能還上?」

「等賺到錢再說!」說完這句王麗君啪的一下把電話掛斷了。 蘇暖暖並沒有太多失望,她就知道王麗君會這麼回答,不過這筆錢她會有辦法讓她還的,只要王麗君還了錢,我就可以和方慕瑾解除協議,然後再想辦法找到孩子,就永遠離開這個城市再也不會回來。

這種到處討好周旋仰人鼻息受人擺布的生活他過夠了。

蘇暖暖不敢長時間在外逗留,辦完事又去超市轉了一圈趕忙就回去了,不管方慕瑾是出於什麼心思幫了她,她都要感謝一番,畢竟幫她解決另一個大麻煩,也保住了女兒沒有受人殘害。

其實仔細想來,從認識方慕瑾到現在兩人的相處不管是愉快還是不愉快,他總是在幫她!

第一次見面,他把她從包廂中救了出來,沒有讓她被人糟蹋,當她晚上他又把她從旅館救了出來,沒有讓方成哲的奸計得逞。

再後來就是前幾天他把她從方建新的魔抓中救了出來,還有這次借給她一百億……

這些都是救了她性命的大事,更別說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情了,咳咳其實撇開這一百億不談,她光人情都還不完……

只是以前她怕惹上更多的麻煩,便不得不躲著他,但是現在既然自己的時間都屬於他了,也就沒必要再躲了,也沒必要故意裝作不近人情的樣子。

不過,生活還要繼續,與其壓抑的生活還不如讓自己輕鬆一點,本來她的生活就已經很不輕鬆了,又何必自己給自己增加壓力。

雖然餘生的時間賣給了方慕瑾,但蘇暖暖相信這只是暫時的,就當在他身邊打工還債好了,也不用非得把自己定位成賣身、情人、女傭、暖床工具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