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在你們眼中有形象嗎?我高大威猛的總裁范!」夏熏溪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2020 年 10 月 30 日

看著提著早餐過來的陳菲德,突然露出了一個討好的微笑!

看得陳菲德是眉頭緊皺,如果可以,恨不得立刻轉身離開!這笑很滲人啊!

「小陳啊……」

「嗯?」陳菲德一個眼神給了過去,有些冷冷的說到:「你叫我什麼?」

「額……那個……嘿嘿……小菲哥哥……」

夏熏溪拚命的眨巴著眼睛,帶著滿臉的期待看著陳菲德,在對方皺眉嚴肅的要求說人話的時候,一本正經的說到:「能去劇組轉悠一圈不?」

「八點半的飛機,我們這裡去機場需要一個小時,還要準備一些……」

「停停停……」

夏熏溪忍不住垮下了肩,有些失落的說到:「我知道了!」

陳菲德的心頭跳了一下,故作淡定的看著夏熏溪問到:「你不要告訴我,昨天就那麼一下你就淪陷了,你這是打算開啟瘋狂的追求模式了?」

「說笑呢!他那樣的男神我怎麼配得上呢!我就是單純的想要看到他而已!」

夏熏溪微微失落的聲音響起,想到那可以發光的蕭閻雲,陷入了沉默中!

陳菲德怒了,忍不住冷笑一聲說到:「配不上?你廈氏有著服裝化妝品首飾跟娛樂四個頂尖的產業,別人隨便一個都高不可攀了,你這樣的,說高攀不起!那你告訴我怎樣的才配得上?難不成還要是世界首富不成?」

「庸俗!」夏熏溪狠狠地鄙視了陳菲德一眼說到:「感情的事情怎麼能算是金錢呢!我是說我的長相不配!」

見陳菲德明顯的不相信的表情,夏熏溪突然變了一張臉,讓自己端正的坐在他的面前,認認真真的說到:「看看,看看……我雖然不醜,可是這一張臉可是很普通的,配不上我的男神的!」

「原來在你的心裡,他是一個看臉的人!」

陳菲德壓下心口滿心的話,冷笑一聲反駁到!

其實不應該反駁的不是嗎?可是就是看不慣她為了捧別人而踩低自己,在我的心裡,你是無可替代且光芒萬丈的!

「這不是看不看臉的問題……」夏熏溪看著一臉正經的看著自己的陳菲德,突然有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這種感覺是沒有人會懂的!還是不要解釋了!

上飛機之前,陳菲德還無意之間看到她給小寒發了一個消息,問早上大神吃的什麼!

對於這樣有些瘋狂的粉絲,他只能給了夏熏溪一個白眼,具體意思自己體會去吧!

HB的機場,當廣播音響起的時候,夏熏溪才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揉了揉自己有些僵硬的脖子,感慨到:「終於明白為什麼我老爸喜歡裝逼了!」

「小姐,我覺得你的邏輯有問題!我們家的飛機不用,跑來坐經濟艙,你不覺得更裝嗎?」小雲鄙視了夏熏溪一眼,看著她一副裝傻的樣子,嘆了一口氣!

不就是想要表示自己還在生氣,不想理會董事長嗎?還有更幼稚的人嗎?

「我們現在先去哪裡?」

夏熏溪帶著兩人往外面走去,看著陳菲德推著行李往外面停著的那兩輛黑色的轎車走去的時候,不由的挑高了眉!

忍不住拍著他的肩膀說到:「我發現你這個人還真的是……你說你這麼細心溫柔又能幹,當你女朋友簡直是不要太幸福哦!」

陳菲德深沉的眼看了夏熏溪一秒,看著她淡定的在小雲的服侍下坐進後面一輛車的時候,吐了一口氣!

有些話說不出來,真的是很難受的啊!

當陳菲德放好行禮也跟著擠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夏熏溪正滿臉傻笑的盯著手機,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剛才小寒發了兩個蕭生的視屏過來,這不是……正花痴呢!」小雲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坐在前面副駕駛坐上的陳菲德說到!

看著他成功的皺起了眉頭,然後從自己的公文包裡面抽出來一疊文件的時候,不由的同情的看了他們家小姐一眼!

「什麼!這麼多的策劃案,你要我一個人看!」

夏熏溪簡直有些生無可戀了!

重生之小資生活 以前這種事情都是他看完之後總結給自己,然後自己再做最後的總結的,什麼時候自己看過這麼多的東西!

「你又不是看不懂!要是哪天我突然不在了,你總是要做這些事的吧!」

陳菲德成功的看著夏熏溪的花痴臉變成了一張苦哈哈的臉的時候,得意的挑高了眉頭!

「你怎麼會突然不在呢!你可不能跳槽,你說他們……」

「也不一定是跳槽,我總是要有自己的生活,如果有一天我結婚生子了,可能就不會在夏氏待下去了!」

陳菲德目光灼灼的看著夏熏溪,一顆心提了起來,一雙眼緊緊的看著夏熏溪,不想錯過她臉上任何的表情!

只見到她眨巴了一雙眼睛,有些無辜的看著自己說到:「那有什麼關係,大不了,我給你老婆也安排一個職位,肯定不會放走你這個人才的!」

陳菲德淡淡的垂下了眼,有些冷冷的說到:「從這裡到酒店,我們可能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你先總結兩份策劃案給我!」

「啊……」夏熏溪生無可戀的聲音響起!有些痛苦的看著陳菲德的背影!

一旁的小雲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她們的這個陳助理脾氣可是很大的哦!她們小姐這個榆木疙瘩不要太慘!

「嗯!還有50分鐘!」陳菲德看了一下手錶,認真的說到!

於是夏熏溪忍不住的反駁到:「可是我是老闆,明明你該聽我的安排才是!」

「我記得有人請用我的時候,還說什麼……我沒有當你是我的下屬,我們以後還是朋友關係?你就是這樣為朋友兩肋插刀的?」 喬語獨自來到梁氏,剛進辦公室,就見路青隨後跟來,喬語看著路青凝重的神色,示意他跟自己進辦公室再說!

告訴世界,你是我的 一進辦公室,路青就急急道:「總裁,事情有點不對勁!」

喬語問道:「怎麼了?」

「剛才我們看了所有的痕迹,被處理的很乾凈,但是在現場,我們無意中發現了這個東西!」

說完,路青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了喬語。

喬語接過一看,臉色一變,這個東西她一點都不陌生,這是FC特殊聯絡器的一部分,如果不是看王青曾經拆過,她是認不出來的!

「你確定是在剛才刺殺的地方找到的?」

路青點頭道:「我確定,我也是見王青弄過,才認出來的,否則,我差點忽略了!」

喬語想了想,她來的時候,因為精力有限,就將FC交給了約翰,現在,屬於FC的東西出現在了這裡,難道島上出事了?

想到這裡,喬語立即打通了約翰的電話,好在電話還能打通。

「喂,約翰嗎?」電話通了,可是卻沒人說話,這和約翰平時爽朗的性格不同!

「啊,是我,喬,怎麼了?」約翰清了清嗓子,突然出聲道。

喬語鬆了口氣,道:「島上一切還好嗎?有沒有出什麼事?」

「啊,沒有,喬,一切正常,你不用擔心!」約翰笑道。

喬語聽著約翰與平常無異的聲音,雖然心中還有疑惑,但現在也不能確定,只好道:「好吧,你要多注意一些,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哎,好的,好的,我就是想G了,心裡有點難過!」

喬語楞了一下,她遲疑地道:「如果你想G了,就來找我,我帶你去見G,他在這裡!」

「等有時間了再說吧,我這裡有點忙,以後有空給你電話!」說完,還不等喬語說什麼就掛了電話。

喬語狐疑地看了看手機,雖然沒什麼不對勁的,但是總感覺約翰說話有點前言不搭后語。

想了想,喬語遺憾的道:「可惜現在沒有時間去FC看看,既然這樣,路青,你就去儘力查,有消息告訴我一聲!」

路青答應一聲,轉身就要離開,突然,喬語彷彿想到了什麼,又喊住了路青,問道:「讓你查的顧棣這個人,你查了沒有?」

路青「哦」了一聲,轉身道:「查了,顧棣是顧秘書長的侄子,據說是私生子,因為顧家只有一個女兒,因此在三歲時就被認回了顧家,可惜,在十六歲時和家裡爭吵,顧家太太一時氣憤,將他帶到顧家在國外的親戚那裡,從此以後就再也沒回來過,據說是一個攝影師,常年在外面拍攝照片,還獲得過攝影大獎,前不久才剛回來的,迫於家裡壓力,自己開了個公司,來鍛煉他的,總裁,看起來沒什麼可疑的!」

喬語聽了,沉思了會,道:「那就先放著吧,不過還是稍微注意下!」

路青點點頭,看總裁沒有其他事了,就告辭離開了!

喬語起身來到窗前,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山雨欲來風滿樓!

第二天,已經沉浸在工作中的喬語早將這件事放下了,她正在忙著安排著近期的工作,因為就在剛剛,她接到了葉肅勛的電話,讓她有時間去Z國,兩家公司之間的合作初見成效,需要她過去看看進展!

「好了,這段時間就拜託大家了,如果有什麼要緊事,可以先請示林董,由她全權做決定,散會!」

喬語利落地起身,率先離開了會議室!

回到了辦公室,喬語看著坐在對面的周立,叮囑道:「周特助,我走了之後,一定要注意盯著公司里那幾個不安分的董事,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就和路青聯繫!」

周立點點頭,迅速記錄著,喬語頓了頓,想了下,道:「盯著顧棣和他的G&D!」

周立一驚,驚訝道:「為什麼,總裁?」

喬語皺了皺眉,起身來到窗前,看著外面林立的大樓,緩緩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心裡總是不踏實,顧棣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但偶爾,總有那麼一瞬間,感覺不是很好!」

喬語想到顧棣弔兒郎當的外表下,眼睛卻難得的表現出了沉穩和深邃,突然,她有點看不透這個人了!

這是很少見的情況,足夠引起她的注意!

周立見喬語這麼嚴肅,也提起了心,道:「放心吧,總裁!」

神武至尊 次日,喬語就離開了帝都,飛往了z國!

於氏諮詢室,梁景銳悠閑地喝著咖啡,最近工作室生意不錯,他的心情也好了點,彷彿魚兒終於回到了大海的懷抱,他覺得自己難得的心情暢快!

「扣扣扣~」辦公室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梁景銳淡淡道:「請進!」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門外,路靜聽到聲音,推門進入,看到梁景銳,彙報道:「老闆,有客戶找!」

梁景銳沉聲道:「讓他進來吧!」

路靜點點頭,隨後,帶了一個客戶進來。

看到人的一剎那,梁景銳挑了挑眉,沒想到來的人是一個女人,當然女客戶也不少,但從沒有見過這麼~呃,風騷的女客戶!

路靜將人帶到,看了看那個女客戶,咬了咬唇,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默默地將門帶上了。

梁景銳沉默著沒有說話,只見那個風騷的女人滿意地笑了笑,道:「你好,於先生,我叫緹娜!」

說著,妖嬈地伸出纖纖玉手,眼神勾了勾梁景銳!

梁景銳沒有動,看了看女人的手,笑道:「你好,緹娜小姐,請問你需要什麼諮詢什麼?」

只見緹娜優雅地收回手,勾魂一笑,道:「我就是想諮詢下我們公司的運營情況,最近一段時間,公司總是不能接到單子,人家都急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哦?那我需要去貴公司看看情況,什麼時候方便呢,緹娜小姐?」

緹娜高興地道:「什麼時候都可以哦!」接著,兩手向桌上一撐,緩緩地彎下腰,找到一個滿意的角度,可以完美地展現自己的角度,輕輕吐了口氣,道:「哪怕晚上也可以啊,人家隨時恭候!」

梁景銳眼神向下一瞄,不錯,很是波瀾壯闊,可惜~

梁景銳笑了笑,起身來到門口,拿起外套,道:「那就走吧!」

誰知剛才穿上,身後突然貼上一個又暖又軟的身體,緹娜輕聲道:「不要這麼著急嘛,我們再待會?」

梁景銳一把拉開了緹娜的手,沒有轉身,冷笑道:「對不起,我有潔癖,請不要碰我!」

說完,梁景銳就準備離開,身後緹娜的冷笑聲傳來:「別裝了,你們男人不都是這樣的?實話告訴你,我的公司沒有什麼問題,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讓你開個價,你說吧,多少錢合適?」

緹娜從包里拿出支票,詢問地看著梁景銳!

梁景銳轉身,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厭惡地挪開了視線,道:「既然緹娜小姐不需要諮詢,那就請離開吧!」

只見緹娜眼神一變,狠了狠神色,放下支票簿,一把拉下衣服,露出半個雪白的肩膀,道:「如果我現在大叫非禮呢?」

梁景銳看都沒看一眼,回到位置做好,道:「你可以試試啊!不過在警察來之前,我一定會將你剝光了扔在外面,你可以看看是誰丟臉丟的大!」

看著無所謂的梁景銳,緹娜臉色變了又變,最終鐵青著臉,一把拉好衣服,氣憤道:「於子辰,你給我等著!」

說完,踩著高跟鞋,扭著腰憤然而去!

梁景銳頭也沒抬,繼續喝著自己的咖啡!

路靜看著緹娜生氣地走了,想了想,來到了梁景銳的辦公室,遲疑道:「老闆,這樣會不會對我們工作室不利?」

梁景銳聞言,放下咖啡,冷笑了一聲,道:「永遠都有些認不清現狀的人存在,不用擔心,一個女人掀不起什麼大浪,你等著看吧!」

路靜一聽,神色舒展,笑道:「我就知道教授是最棒的!」

梁景銳笑了笑,沒有說話,路靜見狀,立即會意,退出了他的辦公室!

這件事也漸漸地過去了,梁景銳沒有放在心上,可誰知,不過幾天的時間,漸漸地就有流言傳了出來,說於氏諮詢室是靠著出賣色相來維持的,負責人於子辰空有英俊的樣貌,其實內里一片敗絮!

聽到工作室的人偷偷議論時,路靜難過地看著梁景銳的辦公室,今天一天他都沒有出來,是不是他的心裡也很難過,畢竟,他是那麼驕傲的一個人!可惜~

而辦公室里,其實聽到流言的梁景銳只是一笑置之,此時,他正在聚精會神地看著電腦中的財經新聞,眼睛緊緊地盯著屏幕中的那個女人——喬語!

「近日,有人爆料稱梁氏總裁喬語曾在幾天前遇到刺殺,記者迅速聯繫了梁氏公司,得到消息稱總裁出差了,經有心人分析發現,喬總裁確實已經好幾天沒有露面了,如今,關於喬總裁受傷的消息塵囂日上,引起了股民的動蕩,今日,梁氏股份稍有波動,至收盤之時,下降了0.2﹪,具體消息我們會後續報道!」

「受傷了嗎?」梁景銳喃喃道。 一個月的時間好像過得很快,對於有些人人來說,又好像很是漫長!

提心弔膽過了一個月的小寒看著自己的手機,終於忍不住吐槽到:「你說這一個月,老闆一句消息都沒有回我,是不是因為她已經找到更好的目標呢?」

蕭閻雲拿劇本的手不由的一緊,有些隨意的說到:「她們這些有錢人都這樣!」

「可是我還以為老闆會突然給雲哥你安排各種的好資源呢!要知道雲哥你演技有,顏值也有,就是平時出鏡率太低了,才會這麼多年都沒有紅起來!」

小寒忍不住為蕭閻雲打抱不平,只是看著他認真的看劇本不理會自己的樣子,也只能選擇結束了這個話題!

看了一眼旁邊蕭閻雲手邊已經空了的水杯,忍不住抱怨到:「我們雲哥也是有一定流量的人!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說著,不滿的視線就落在那被人群包裹住的男子身上,這部戲的主角,劉承浩!

「算了!承浩事情確實很多,一個人也忙不過來,你去給我拿瓶水吧!」

蕭閻雲無所謂的笑了笑,看著小寒不情不願的背影,視線落在了他放著的手機上!一時間竟然有些出神,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也只是隨意的勾了勾嘴角!

就在這個時候,蕭閻雲身邊那平時很少現身的經紀人卻走了進來,恭敬的站在一旁,手中拿了好幾個文件!

夏熏溪看了一眼外面的時間,對著對面的一個中年男子笑著說到:「謝總真是客氣了,我也是剛接手這些事情,到時候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還請謝總多多諒解才是啊!」

「夏總真是嚴重了,以後有什麼用的著我老謝的地方,直接開口就是了!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那就多謝謝總了!」夏熏溪淺淺一笑,接過小雲遞過來的紅酒杯,跟對方碰了一個!

看著他眼角流露出來得意的表情,眼神有著片刻的閃爍,隨即像是沒事人一樣跟身邊的人談笑著!

一身粉色的齊膝小禮服將她的身材包裹得越加的嬌小,給人一種讓人憐惜的感覺!

一場小小的宴會以後,夏熏溪坐在車上的那一刻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眉心!

「先休息一下吧!等一下到酒店的時候,我叫你!」

夏熏溪看了陳菲德一眼,有些疲憊的點了點頭,靠在小雲的肩膀上簡直是秒睡!

看著夏熏溪臉上疲憊的神色,小雲忍不住嘀咕到:「那個謝總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說話含沙射影的,真不是個好東西!」

「打電話讓他們去查一下,看看他的背後到底是誰在撐腰!」陳菲德也寒了一張臉。

本來一個好好的商品發布會拖到現在,反而沒有一點內疚羞愧的樣子,還覺得沾沾自喜,看來這人背後的人還不簡單啊!知道小姐對這一次的發布會比較看中,竟然蹬鼻子上臉!

「明天答謝會結束之後我們馬上回去嗎?」小雲有些好奇的看著陳菲德,想著夏熏溪這段時間再各個人精中周轉,就覺得累得慌!

「先休息一下吧!」陳菲德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夏熏溪說到:「小姐第一次來HB城,逛一下再回去也好!」

「如此最好不過了!」小雲欣喜的一笑,突然一聲清脆的電子提示音響起,小雲看了一眼夏熏溪手機屏幕上的微信消息亮了一下又暗淡下去的時候,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等到夏熏溪神清氣爽的起床的時候,看著熟悉的酒店環境,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不由的露出了一絲爽快的微笑!

看了一下時間,就急急忙忙的去洗漱,當穿著一身白色的西裝裙出現的時候,看著陳菲德眼中一閃而過的驚艷的表情,頓時露出了一個得意的微笑!

寡婦的寵后之路 「等一下我們答謝會之後直接去機場,這一次坐自家的飛機就好!東西,小雲收拾帶過去就可以了!」

夏熏溪一邊享用著美味的早餐,一邊笑眯眯的對著兩人說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