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去,你小丫頭敢無視老娘!」柳涵煙美目一瞪,雙手叉腰,「今天老娘還真要給你點教訓!」

2021 年 1 月 2 日

說罷,她的手中多了一把短劍,腳下飛快衝向鳳九黎,手中的短劍直指鳳九黎的心臟。

「叮——」一聲清脆的聲響響徹了整個邀月樓二樓,一直泛著月華光芒的光箭直直撞上刺向鳳九黎的短劍,巨大的衝力讓柳涵煙沖向鳳九黎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退,那光箭帶來的力道極大,竟是讓她後退了十步,直到光箭破碎才穩住身子。

鳳九黎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銀白色的長弓,她的手指還搭在弓弦上,一直光箭在她的指尖漸漸成型,她一手向後拉著弦,將弓弦拉成滿月,箭尖直指柳涵煙的眉心。

「還要試嗎?」鳳九黎突然問道。

柳涵煙再次一愣,她不會是真的看出來了吧!

「小丫頭,你真以為你那隻箭會傷到我?」柳涵煙再次避開她的詢問。

「那你就試試吧!」她沒有再問,而是直接鬆開了拉弦的手指,一支光箭瞬間離弦而出。

柳涵煙好笑地看著她,好歹她也是五階的高手,怎麼可能躲不過一直箭?可笑!

鳳九黎看她一副信誓旦旦地模樣,勾了勾唇角,輕聲開口:「哦,忘了告訴你,這支箭是會消失的。」

她的話音剛落,那隻泛著月華般光彩的箭矢便瞬間失去了蹤影。

「沒有靈力波動,你還能如此自信的躲開它嗎?」鳳九黎手持長弓,靠在身後的牆壁上,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這下,柳涵煙笑不出來了。

就在她準備逃離原地時,耳邊一陣破風之音呼嘯而過,一直光箭直直的插中她鬢角的幾縷髮絲,釘在了她身後的牆壁上。

「千雲墨,老娘不玩了!」柳涵煙哭喪著臉,對那邊正關注那四個少年打鬥的男子吼道。

墨幽雪他們已經佔了上風,幾人正打的起興,突然聽到這一嗓子,頓時停了下來。

而那些手下,也都收了靈印,退到了男子的身後, 千雲墨看著柳涵煙彆扭的扯著自己的頭髮,眉眼都皺成了一團,無奈的搖頭,走過去準備親自幫她將頭髮從箭矢上解下來,可是手還沒觸碰上那支箭矢,光箭便瞬間破碎,而柳涵煙幾乎是在同時,捂住了被扯得生疼的頭皮。

墨幽雪等人收了靈力,走到鳳九黎身邊,疑惑地問她:「這到底什麼情況?」

「就是有人想要試探下我們的實力唄!」鳳九黎聳了聳肩說道。

柳涵煙捂著頭瞪著她,鳳九黎揚了揚手裡的弦月彎弓,「要不要再來一箭?」

柳涵煙瞬間收回目光,對著千雲墨說道:「我突然想起賬房還有些事沒處理好,我先去忙了。」

這什麼會消失的鬼箭,老娘不玩了!

說罷,她就帶著人離開了二樓。

鳳九黎好笑地看著那個衝下二樓的女子,其實她只是和她開個玩笑,她的這種箭矢就像是狙擊槍,一次只能射出一箭,但是精準度極高,若是她剛才想要她的命,那一箭她就不會故意射偏。

不過,鳳吟決的力量除了她之外沒人能感覺到,這種神出鬼沒的箭矢,有時候確實很讓人害怕。

不過,這種箭矢,在正式的生死較量中,她是沒有時間去射出來的。

千雲墨看向這幾人,開口:「幾位,我們城主樓上請。」

說罷,他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鳳九黎點了點頭。和幾個小夥伴一同向樓梯處走去,剛走幾步,背後傳來劉四惡狠狠的聲音:「原來你就是現在天聖國秘密通緝的鳳九黎!而這裡,就是子夜城埋藏在天聖國的據點!」

邀月樓是子夜城的分據點的事事實上沒多少人知道,他們想要收集情報,就不能將這裡是分據點的事實暴露出來,而這裡,更是不能讓一國的朝廷知道!

若是有想要找子夜城******的人,必是這裡的人將他們蒙眼帶到邀月樓的地下室,然後才開始進行交易。交易過後,再將他們帶出去。

至於秦颯和流朔為何會知道這裡就是子夜城的分據點,自然也有他們自己的辦法。

看著千雲墨微沉的眉眼,鳳九黎勾唇一笑,劉四,這次真的要為他自己的嘴賤付出代價了!

清若走到幾人面前,「幾位請隨我來吧。」

鳳九黎收回目光,隨清若上了樓。

四樓,依舊是那樣的安靜,長廊上靜悄悄的沒有任何的動靜,彼時,只能聽到幾人淺淺的腳步聲。

走到一間廂房門口,沒等清若開口,守在門口的守衛便將門打開,「城主正在裡面等幾位。」

鳳九黎率先進去,待幾人都進去后,身後的問被人輕輕帶上。

房間里,清雅的裝飾,正對房門的圓桌上放著雕花鏤空的金絲香爐,絲絲縷縷的青煙裊裊升起,將房間里渲染出淡淡的幽香。

鳳九黎環顧四周,突然,內間傳來女子低柔略微沙啞的魅惑嗓音:「幾位,請坐吧!」 隨後,內間的珠簾被一隻白皙的手撩開,隨後,身著淺紫色輕紗羅裙的年輕女子從裡面走了出來。

女子一襲淺紫色羅裙,面上帶著一個銀色的半臉面具,只露出她的半張精緻的臉部線條。她的一頭青絲被隨意的綰成簡單的髮髻,一縷髮絲垂下落在身前,隨著她的走動輕輕的擺動著。

鳳九黎一向鎮靜自若地眸中閃過一絲驚色,誰能想到,這聞名於整個大陸的子夜城城主,竟會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女子!

不過,驚訝也只是一瞬,她很快便恢復了她往常的冷靜。瞥了眼現在自己身側的幾位小夥伴,他們同她一樣,如今已經是一副泰然之色,就連一向話嘮不靠譜的流朔,此時地神色也稱得上是神態自若。

鍾離將幾人的神色變化收入眼底,她勾了勾唇角,這還是這麼多年以來,頭一次有人見到她這副模樣還能如此鎮定的。

走到桌前坐下,她將香爐的蓋子打開一條小縫,隨後又蓋上,看了眼鳳九黎幾人,緩緩說道,「幾位請坐吧!我們來談談你所說的生意。」

鳳九黎率先走到她對面坐下,其餘人也都尾隨著坐下。

鳳九黎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地說:「想必城主的手下已經將我的來意告訴城主了,城主只需回答我想要的答案就行了。」

「既然你如此直接,那我也不多說,我不可能將我的人隨意交給你這樣一個小黃毛丫頭,然後去做那麼危險的事,除非你能給我一個相信你的理由。」鍾離語氣淡淡說道。

她是一城之主,她有權利對她的子民負責,任何一個人,在聽到鳳九黎所說的滅國,都會覺得她太過痴心妄想!如此危險的任務,又有哪個人會放心將自己的人交出去拚命呢?

鳳九黎低低一笑,目光篤定的看著她,然後說道:「城主不是已經打探過我們幾人的實力了?」

鍾離眉梢微揚,隨後冷冷道:「你們的實力確實極高,但是,憑你們幾個,就算是加上我的五百人,你們就真以為你們能和一國對抗?」

她的話毫不留情,甚至是冷酷。

「天聖國的明面勢力已經很強大,暗地所埋藏的勢力更是錯綜複雜,你們想緊靠一己之力滅了天聖國,簡直痴人說夢!」

「城主別那麼早就下斷言,你先看樣東西再拒絕我們也不遲。」鳳九黎拿出秦颯交給她的地圖,放在桌子上攤開。

鍾離輕描淡寫地用目光掃過桌子上的地圖,可是當她的目光落在上面時,目光中閃過一絲驚訝。

天聖國皇城的地圖,上面密密麻麻地被標註的都是天聖國大大小小的勢力分佈點。這種地圖,鍾離手裡也有一份,可是遠遠沒有面前的這份清晰,而且,她手裡的那張地圖,是通過邀月樓在這裡花了三年的時間才繪成的。

鳳九黎眼尖地捕捉到了她眼裡的那抹驚訝,她眼中閃過一絲笑意,開口說道:「城主放心,我雇傭你的殺手不是去同他們硬碰硬,我可以向你保證,你的人到最後不會有任何的損失。」 鍾離沉了眉眼,沒有回答她。

鳳九黎卻是不在意,繼續說道:「子夜城在各國的情況極為尷尬,想必城主也想有個機會,給各國一個警告。」

鍾離抬眸,那雙琥珀色的眼瞳看著鳳九黎,面前的這個十三四歲的少年,面容鎮定,目光自信篤定,她笑了笑,她就這麼自信她會答應?

「不如我們談個條件,你答應我,我就答應你。」鍾離目光中多了一絲狡黠。

鳳九黎挑眉,點了點頭。

「鳳將軍府的二小姐,在遇害后被救回洛夏國封為紫黎公主,深受洛夏國國君喜愛,而洛夏國太子君陌遙也對此極為疼愛。小公主,我的要求是,我幫你滅國,你讓洛夏國與我子夜城結盟,如何?」鍾離淺笑著說。

「好。」鳳九黎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鍾離挑眉「你就不考慮考慮?」

「為什麼要考慮,大陸各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子夜城結盟,這麼大一塊肥肉放在我面前,我為什麼不要?」鳳九黎瞥了她一眼悠悠道。

鍾離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她好像不是在刁難她,而是順了她的心意?

好吧,這種事本來就是互相受利的。沒辦法,如鳳九黎所說,子夜城在各國中關係極為尷尬,即便這次滅國成功樹立的威信,但是依舊改不了各國對子夜城的虎視眈眈,除非子夜城背後有一國支撐。

所以當之首選的絕對是千月大陸第一國的洛夏國。

「那城主就算是答應了?」

「自然,以後我們子夜城也算是公主的盟友了,盟友有難,我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吧!」鍾離道。

「那九黎在此就謝過城主了。結盟的契約書我會儘快讓舅舅擬好派人送來。」

鍾離唇角再次一抽,她倒是挺急!怕她跑?

「定金我已經交給了你的手下,至於其他的,等任務完成後我會全部給你。」

「不急,小公主有洛夏國撐腰,肯定不差這點錢。」鍾離這次倒是不擔心錢的問題。

就算她不給她錢又怎樣,她可以直接到洛夏國要啊,還怕她跑了不成?

談好了一些瑣事,鍾離起身說道:「幾位就先在我這裡住下,五百殺手需要我從子夜城往這裡調。大約需要三天的時間。」

「嗯,那就麻煩城主了。」鳳九黎等人也跟著起身。

幾人離開房間時,清若正守在門口,見幾人出來,她對著鍾離恭敬地行了個禮。

「帶他們到三樓的廂房暫時住下。」鍾離吩咐。

「是。」

邀月樓的三樓,都是貴賓房,想必城主已經答應了他們的生意。 之後的三天,鳳九黎進入了閉關的模式,自從從靈淵森林回來后,她一邊養傷一邊修鍊,已經由二階晉陞為二階中段,後來遇到子夜城的刺殺后,她來到城西,一直徹夜修鍊,在靈力會場之後,她的靈力便已經晉陞到了二階巔峰。如今她打算用著幾天,一舉晉陞三階。至於鳳吟決,進入第四重后修鍊的速度就進的極慢,如今距她剛到這裡拿到弦月彎弓晉陞第四重已經過去了大半年,而她鳳吟決如今也只晉陞到了第四重的中級。

所以鳳九黎沒有著急去攻克鳳吟決,而是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修鍊靈力上,以便能為自己的計劃多一重保障。

兩天後,一樓大堂中,流朔用手支著頭,一副極其無聊的模樣。

「唉,我說,小九真準備就這樣在房裡修鍊三天?」

「不是準備,她已經這樣做了。」墨幽雪懶懶地瞥了他一眼。

「你們說,小九再出來靈力會到達多少階?」流朔笑著看向自己的小夥伴。

「三階吧,她本來就已經達到了二階巔峰,如今再不濟也該有三階了。」封鏡思量后說道。

「小九的修鍊速度簡直逆天,從廢物一下子飛到三階,就用了半年時間,再給她一年,她妥妥的超過我們!」流朔嘆氣感慨道。

「嗯。」墨幽雪點頭。

「喂,大冰塊面癱臉,我們說的這麼熱鬧,你竟然一句話都不接!」流朔用胳膊肘戳了戳一旁垂著頭看著手裡茶盞一言不發的洛無音。

「說什麼?」洛無音抬頭,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哦,算了,我就不該跟你說那麼多。」流朔對無音這種淡到不能再淡的脾性已經有過N加一次的無語了。

「好了,你在這裡說這說那,不如好好研究下計劃開始后我們先從哪裡下手。」墨幽雪失笑,無奈的看著他。

流朔看起來就是這麼的貧嘴不靠譜,可事實上,他卻是他們幾人中,處事最為謹慎的。他辦事,事無巨細,都策劃的一清二楚,妥妥噹噹。

墨幽雪看著流朔,唇角勾起淺淺的弧度,她已經不記得,有多久沒見到認真起來的流朔了。

「你看著我笑什麼?」流朔狐疑地看著墨幽雪,然後擺出一副很驚訝的樣子,「你該不會……該不會……」

墨幽雪面上一窘,狠狠瞪了他一眼,「閉嘴把你!」

流朔訕訕一笑,老老實實坐在椅子上。

就在幾人沉默的這會兒,一個身著墨色衣衫,衣袖衣擺處綉有銀色祥雲暗紋的俊美男子走了過來,正是那天帶人來試探他們實力的千雲墨。

「雲墨大哥,你怎麼來了?」墨幽雪起身,唇邊有柔柔的笑意。

他們在這裡這兩天,已經和這裡的人打成了一片,也是在真正接觸了這裡的人,他們幾個才知道世人皆知卻又害怕的子夜城殺手們,其實也是很可愛的。

就如同他們面前這位子夜城護法之一的千雲墨,就是一位很盡職的大哥哥。 千雲墨對她點了點頭當做打招呼,然後很自然的走到幾人身邊的空位坐下,說道:「從子夜城調來的五百殺手今夜便會過來,小公主她什麼時候出關?」

「晉陞三階她就出來了吧。」流朔支著頭說道。

「你們怎麼都開始問小九叫小公主了?」流朔一副很疑惑的樣子,這裡又不是在什麼皇宮。

千雲墨無奈笑了笑,這還不是他們家城主嘛,城主叫小公主,他們怎麼能直呼其名?

「小九估計也快出關了,她修鍊速度一向很快。」墨幽雪淺淺一笑。「殺手的事,等小九出來后,聽她的安排。」

千雲墨點了點頭。正在這時,樓上突然傳來細微的動靜,幾人慌忙站起身子。

「該不會是出關了吧?這才兩天半啊!」流朔皺眉看著樓上。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墨幽雪瞥了他一眼,抬腳向樓上走去。

幾人一同上了鳳九黎所住的三樓廂房,站在放門口,幾人對視了一眼,墨幽雪上前,正要敲門,房門突然被人從裡面打開。

鳳九黎打開門的瞬間,幾人的目光都有些獃滯。

鳳九黎輕皺了眉,「怎麼了?」

流朔張了張嘴,看著眼前這個一襲紅衣的傾城少女,竟是許久說不出一句話。

今天的鳳九黎,沒有再穿那件月白的男裝,她換回了她喜愛的紅色衣裙,明艷的紅色鮫綃輕紗羅裙,衣袖和裙擺上用暗色的絲線綉上了美麗的花紋,她巴掌大的小臉精緻到了極致,粉嫩的櫻唇輕輕抿著,高挺小巧的鼻樑上方,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瞳中似是墜入了漫天星河,微微的光亮竟是讓人移不開眼睛。她那及腰的青絲直接披散在她的身後,隨著她的動作微微的擺動著。

這是幾人第一次見她女裝的樣子。即便是最先見過鳳九黎的墨幽雪和洛無音,在喧囂的鬧市中,鳳九黎的匆匆一別讓他們只記得她是個絕美的女子,夜裡他們去救她,她一身的傷狼狽不堪,之後,來到城西,她便是一身的男裝。

縱然知道她本就擁有絕美的容顏,但當他們親眼所見時,還是呆愣了片刻。

不同於墨幽雪如雪蓮般清新淡雅的美麗,鳳九黎就像是一株開在彼岸的曼珠沙華,渾身充斥著美麗妖冶的熱情魅力,卻也同時擁有著殘忍冷酷到極致的無情冷漠。

了解鳳九黎的人都知道她喜歡紅色的衣裙,而這種妖冶的紅,也真的極為適合她。

「很漂亮。」封鏡看了她一眼,對她淺笑道。

鳳九黎面上一窘,她好像知道他們為什麼愣住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