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出一萬兩千!」

2021 年 1 月 2 日

「我出一萬七千!」

「我出兩萬!…….」

最後結果竟是被那黑玄門的尖酸相貌的男子以三萬八千的天價買了去!

而林凡一看到這骨頭之時老頭的尖叫聲馬上就傳了出來!「這好像還真是上古魔物的殘骸!」林凡也想買下!三萬八千靈石林凡還是拿得出來的!但是這槍打出頭鳥的道理他還是懂的!不說自己區區靈動二星,就是別人背後的宗門那也是他現在對抗不了的啊。

「小子!剛才鬼面鏡蠢蠢欲動!竟有些歡喜的感覺!這黑色骨頭一定要想辦法弄到手!不管它是否與上古魔物有關,光憑能讓鬼面鏡顫動,很有可能讓我們研究出這高階法寶的實力。說就值得我們買了來!」老頭在林凡耳中是炸開了鍋啊!

「買?就算我買了下來你以為我能順利帶走?就算這是黑城,但一直被人盯上那可不大好。」

「難道你就這樣放棄了???」

「嘿嘿,與其讓人惦記,不如去惦記別人。。」林凡嘿嘿一笑。

那黑玄門弟子拍下黑色骨頭明顯是一陣狂喜。支付了靈石,就往廳外走去!

「看來這小子很聰明啊!後面還有最大的壓軸寶物兩千年藥效的火雲果拍賣!很多大宗們派來的弟子肯定是不方便現在就去跟蹤他,他才選擇這個時候離開!」

「沒事,我對那火雲果雖然嚮往,但也不是非得得到之物,咱們跟上去。」林凡說道。

就在林凡悄然出發之後,又有幾道身影也跟了出去!

全身黑衣的黑玄門弟子朝身後冷笑一聲,竟直接朝城門處飛奔而去!林凡幾人也是緊跟不舍,畢竟次城中有禁空禁制。

出了城門,男子快速祭出一面小旗念動口訣小旗迎風便漲!化為一面巨旗!隨後一分為八!圍繞黑衣男子一陣旋轉!男子腳跟輕輕一跺,嗖!男子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朝外飛奔而去了!

身後追擊之人大驚紛紛祭出飛遁法寶超前追去了!但速度卻是明顯不及了,但也是緊追不捨的樣子!

林凡看了看消失在遠處的小黑點,兩手掐訣,隨後手臂猛然伸展開來,嗖的一聲林凡便以一種絲毫不下前方黑色小旗的速度朝前追擊而去了。 兩天之後,黑衣男子停了下來,站立於高空之中遙遙望向對面的林凡!

「沒想到啊!我專門取了門中高階法寶盤龍旗還是被你追了上來,現在就你我兩人了,不過我也不管你什麼身份,區區一個靈動二星的傢伙你竟還敢窮追不捨?我倒要看看你有何倚仗!」

說完這話,黑衣男子瞬間朝林凡衝來!林凡對此事不懼,他本身就是修體士!更不會怕什麼肉搏了!

兩兩相撞,林凡一拳直接把那黑衣男子的拳頭打了個粉碎!

黑衣男子滿臉赫然的看著林凡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身體竟如此強悍?難道你是蠻聖宗的人?」黑衣男子滿臉震驚,不過林凡細心的發現這黑衣男子好像對於他身體的震驚遠遠超過了對方拳頭碎裂的表情。

「我黑玄門和蠻聖宗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而且這黑色骨頭相比也對你們沒什麼作用吧?說你到底是為何而來!」

「你拳頭都碎了竟然還敢說此話?」林凡試探性的說了這麼一句。

:「嘿嘿!」黑衣男子陰森的一笑!從儲物袋中掏出一物直接大口咀嚼了起來,林凡看去那竟是一名兒童屍體!

「媽的!喪盡天良!」林凡眼中殺意浮現,二話不說直接祭出那把從葉博文手中奪來的那把青萍劍直接刺殺了過去!」

黑衣男子一陣模糊,長劍從黑霧中洞穿而過!而只是一個虛影罷了!

另外幾米處黑衣男子慢慢的顯現出了真身!而他的拳頭竟也恢復如初了!

「小子!你以為我就這點本事?你剛才雖擊碎我拳頭,但你也中了我黑旋淋毒!不出片刻整個胳膊便會化為濃水,我有童男童女祭煉恢復,你有嗎?啊哈哈哈!」

林凡抬起手臂看去,自己右拳早已是烏黑一片了!

林凡一拍儲物袋從袋中取出一個小瓶直接倒出四五粒服了下去!拳頭處的黑色瞬間消散了下去。

「你服食的是?拍賣大會拍賣的百毒丹?還TM一口吃了五顆!」

黑衣男子那叫一個震驚啊!這小子也太禍害東西了吧!

林凡雖然之前一直吞服百毒散煉體,身體早已百毒不侵,但那也只是限於普通毒物罷了。黑衣男子釋放的可是靈動巔峰修士精血所化的毒霧!

「廢話少說!看劍!」林凡沒有回答對方,青萍劍一個迴旋又朝男子身後激射而去,此時的速度更是快了一倍!

嘶!長劍像是刺在了沙土中一般!竟之插入了一點點!

「你要是能破了我這高階法寶盤龍旗,我就直接將自己頭顱送與你好了。可惜了啊!來,再來刺上幾次,給你個機會。」黑衣男子囂張之極的哈哈大笑。也難怪,他靈動巔峰的修為,再加上一件高階法寶,就是對付幾個沒有高階法寶的靈動巔峰修士那也是綽綽有餘了,更何況對方還只是區區靈動二星!

「是嘛?我破不了你我看你又如何出來!」林凡收回長劍,一條白色絲帶直衝對面激射而去!速度之快那黑衣男子根本沒有機會躲避!

瞬間便被纏成了個粽子!

黑衣男子臉色一變,施展法決,一道道黑氣瀰漫而出卻怎麼也破不了這看似普通的白色絲帶!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

「我這元凌帶乃是用三星妖獸土元甲獸最為堅韌的尾巴融合其他法寶煉製而成,又用了世界上最為頂尖的輔助材料,雖然只是中階但離那高階法寶也只是一步之遙了!」林凡眼神殺意沸騰。

「那又如何!你這法寶怎能破得了我這盤龍旗!奈何我不得!我雖不能祭出法寶我還不是一樣可以施法!」黑衣男子嘴念動法決、

「噬鬼決!」男子大喊一聲!頭頂處化出一道黑氣變作一頭張牙舞爪的惡鬼形狀朝林凡撲殺而來!

林凡單手一拍儲物袋一面通體晶瑩的靈盾就護在了身前,正是玄靈盾!

黑色鬼霧撞擊在上面留下一條淡淡的痕迹!但后坐力確是額讓林凡倒退了數步!「比我高一個星級法力竟如此凝厚!」

林凡心中一驚!

要知道他可是汲取神秘小石頭提煉過的極為精純的靈氣修鍊的,但相比靈動巔峰的修士還是差了那麼一點。他確實不知道,靈動巔峰比之靈動三星還要強!更何況這黑衣男子在靈動巔峰早已停留百年!而林凡次區區修鍊三年還只是靈動二星就快與他法力凝厚程度相當,黑衣男子比他還吃驚!

黑衣男子現在被包成了『粽子』,不能祭出法寶見施法並不能以法力凝厚上壓倒林凡,便一咬牙,吐出一團精血,臉色是明顯一白之後,那精血融合體外黑霧竟化作一副黑色鎧甲包裹住了他全身!!

收!黑衣男子將盤龍旗一收元凌帶馬上便把黑色盔甲內的黑衣男子纏了起來!只是勒得更緊了,男子疼的大喝一聲給我去!

林凡的青萍劍也在男子收回盤龍旗只時瞬殺而來!

嗖的一聲!青萍劍和盤龍旗相撞!盤龍旗直接將中階法寶青萍劍一彈而開!隨之旗身上面盤踞的一條黑色巨龍竟活了過來!一聲巨吼之後尾巴一甩朝林凡激射而來了! 林凡一驚就要施展乘風決避開,但加上施法時間已經遲了被黑色巨龍一口吞了!林凡心中一沉!迅速的又祭出一面土黃色看起來平常之極的盾牌!擋住了黑龍的侵蝕!正是用土元甲獸背殼煉製而成的土元盾!玄靈盾直接被侵蝕了數道裂紋!但有這土元盾的加入明顯是不能再寸進分毫了!

現在的驚情是詭異異常!一方面被元凌帶死死勒住的黑衣男子滿頭大汗的施法催動精元兩手握著幾顆二星靈石正催動鎧甲對抗著元凌帶!

而林凡也是一樣,大把大把的靈藥靈丹吞食著,催動土元盾抵抗著黑龍黑氣的侵蝕!

半天之後,黑衣男子靈石已經換了好幾批了,但是他看向林凡時心中是窩火無比啊!人家都沒有用靈石!正大口大口的吞噬著靈丹呢!看那靈丹散發的葯香怎麼也得二星以上啊!

要不是自己的盤龍旗是高階法寶,對方是中階法寶,兩人都用盡全身法力支撐,恐怕單以對方回復法力的速度,也絕對是他先敗下陣來!

「小子!之前的百毒丹恐怕也是你拿去拍賣的吧?看你剛才的法術和法寶,雖然身體如那蠻聖宗一般強橫,但想必也不是他們那群山村莽夫。看你丹藥不斷,想必是個煉丹大師也說不準!若你真是為煉丹大師那就真的沒必要這麼爭鬥了!我自認不如!不如我倆就次完結,大事化小!我門中最是欣賞天才高手!想必以你的修為和煉丹方面的技術,你到我門中做客,擔任個客卿長老恐怕是綽綽有餘了!怎麼樣道友?考慮一下?」黑衣男子突然語氣一變滿臉拉攏之意的說道。

「哼,不說你現在已是油盡燈枯,等我破了你這破旗,滅了你猶如探囊取物,就是你們乾的那屠殺孩童的勾當我林某人也絕不會與之合作的。」說完這話林凡又是吞了幾粒培元丹!

「你!…不怕告訴你!我門中長老馬上就到!你若是幾個時辰之內還沒破除我這盤龍旗,到時候定將你挫骨揚灰!」黑衣男子惡狠狠地說道!

「小子!要我幫忙嗎?現在這傢伙注意力全在抵擋元凌帶上不能動彈,我小心一點應該能一擊必殺!」

「算了,萬一滅殺不了,到時候出了什麼意外,我可不想讓人知道你的存在。我現在也感應到了這盤龍旗的薄弱,想必是那黑衣男子法力不濟快支撐不起這盤龍旗的消耗了,畢竟這可是高階法寶!」林凡緩緩說道。

就在林凡感覺盤龍旗幻化的黑龍馬上就潰散之時,一道金色身影突然出現在了那黑衣青年身旁!並且有一雙肉乎乎的大手直接朝黑衣男子腰間的儲物袋抓去了!

黑衣男子大驚!想要阻止卻實力不從心了,本市他就要法力枯竭搖搖欲墜了!

元凌帶竟絲毫無法阻止這雙大手!竟被其詭異的穿過並直接將儲物袋給抓了過去!

就在這一刻那纏繞林凡的黑龍瞬間瓦解了化為一道黑氣重新沒入了青年男子頭頂處的盤龍旗中了!

林凡趁這個機會瞬間收了元凌帶並朝著那金色身影急速纏繞了過去!

「嘿嘿!想不到這寶物和本仙師是這麼有緣!竟自動找上門來,乖乖的跑到老夫的手裡來了!本人隨便跑跑都能遇到!善哉善哉啊!哈哈哈」

林凡收回法寶朝前看去,而那金色身影正是曹德寶!

黑衣男子也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就是不知是體內精元消耗太多還是被曹德寶給氣的了。這明明是他曹德寶硬搶來的啊!還說什麼自動跑到其手裡!

曹德寶用手一招那面盤龍旗也被他抓在了手中!

黑衣男子冷冷的看了看林凡和曹德寶一咬牙后,朝遠處飛遁而去了,連話都沒多說一句!

顯然他也是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而沒了寶物那二人應該不會追殺他的,而且還有可能為爭奪自己的寶物而大打出手,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林凡本來是要去追擊那黑衣男子但是其看對方速度明顯不是一時半會能追的上的!

他一臉黑線的看了看曹德寶手中的儲物袋和盤龍旗並沒有急著去追擊黑衣男子。而是沖那渾身金光閃閃的一身土豪打扮的胖子一抱拳輕聲喊了一句。

「拿來!」

「這位道友!你這話在下可就不中聽了,正所謂路遇寶物見者有份啊。」曹德寶打量著手裡的小旗很是喜歡。此時的盤龍旗化為巴掌大的一面三角小旗在曹德寶手中徐徐轉動顯得靈氣十足!

「這是我自己打下來的何來路遇之說?」林凡很是無語的說道。

「我沒說你不是搶來的啊,我只是說我路遇寶物了而已嘛。」曹德寶是滿臉死不要臉的樣子。

「你!你這個曹胖子!快給我拿過來否則我就不客氣了!」林凡直接大喊了起來!

(未完待續……) 曹德寶嘿嘿一笑剛要說些什麼!一道飛劍卻是激射而來!速度之快讓人膛目結舌!而這劍不是朝別人而是朝林凡而來!

林凡臉色一變!急忙祭出玄靈盾!嘭的一聲!本來就被盤龍旗損傷了不少此時被那急速飛來的青色小劍直接洞穿而過!並在林凡腰間劃了個深深地口子!頓時鮮血不止!

林凡臉色一白!迅速的掏出幾粒培元丹吞服了下去,鮮血馬上就止住了!

「咦!你這體質竟強悍如此!中了我這青靈劍一擊幾粒培元丹服下頃刻間竟能毫髮無損!」這時候遠處飛來三個人,說話之人正是那位白沙門的少爺,他此時嘴角露出一絲譏諷般的微笑,背這雙手朝林凡這裡徐徐而來!而來而身後兩人都是靈動巔峰的強者!他則是和林凡一樣的靈動二星修為。

林凡臉色難看之極!盯著對方沒有說話。

「原來還有兩下子!你可以走了!本少爺是來找這曹德寶算賬的!」那男子臉色十分地倨傲。甚至連正眼都不看林凡一眼。

「什麼?你剛才要斬殺我,現在卻說我可以走了?不給個解釋嗎?」林凡冷冷的說道。

「解釋?啊哈哈好好,我來給你個解釋,我追殺這曹德寶半天,現在追到他了,本來想隨手滅殺旁邊螻蟻的,免得到時候礙手礙腳,沒想到你竟躲過了本少爺一劍,本少爺向來是個講法則的人,你既然沒死自然是可以走了,難道還想留下來跟隨本少爺不成???」白衣男子囂張之極地對林凡說道。

林凡捏了捏拳頭笑道:「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不過既然這樣,你過來讓本爺爺刺上幾劍若是不死的話你也可以滾了,畢竟本爺爺也是個講法則的人。」林凡學著那白衣男子的話語說了一遍,並且兩手倒背,仰頭是四十五度望天,一副完全不把那青年放在眼裡的的樣子。

「你!你找死!」白衣男子氣的是滿臉通紅!用手指著林凡!

「區區靈動二星修為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和我家少爺如此說話!」白衣青年身後兩人一個跨步就要有所行動!

曹德寶卻是動了!往林凡身前一站!

笑道:「好小子!你符合本仙師胃口!既然咱倆都是帥哥不如就合作一把!一起滅了這白衣娃子!到時候那白衣娃子剛到手的青靈劍給你!他手上還有另外一把高階寶劍給我,你看如何?」曹德寶滿臉橫肉是笑嘻嘻的掃了白衣青年一眼對林凡說道。

「那他身邊的兩條跟班狗身上的法寶怎麼說?」林凡是故意提高了嗓門對曹德寶嘿嘿地說道。

「自然是平分了!咱都是修仙的,又都是帥哥這麼巧,又是相見恨晚!你說那兄弟!」

「就以曹兄了!」

「哪裡哪裡!」此時的林凡還是之前幻化的一副翩翩公子哥的模樣,論相貌倒也算得上是帥哥了。而觀其曹德寶嘛。。咳咳!!..

「夠了!你門二人受死吧!」白衣男子最先受不了了!看到兩人惺惺作態的假樣子他是連續噴了好幾口老血啊!

直接祭出青靈劍朝林凡轟殺而去!而中途這寶劍又幻化為九把!個個晶瑩剔透,彷彿隱形一般!朝林凡四面八方殺來!而兩個跟班也朝曹德寶撲殺而去了!

「」林凡直接祭出土元盾全身法力全部灌注其中!畢竟高階法寶的威力他可是深有體會的,當年姜靈兒那招一劍斬凡塵,雖然是藉助他長輩封印的精血施展的但那把九天風銀劍的威力他是觸目驚心啊就連土元甲獸的背殼都一斬而破!

想到這裡林凡又想起姜靈兒微紅的小臉袋和那雙清靈的眼睛。

林凡拋開這些想法,又祭出元凌帶超對面激射而去了!

砰砰呯呯!這些劍光雖然厲害但明顯沒有配合什麼御劍功法雖然在土元盾上留下不少痕迹,但也是被阻擋住了!

「我說白娃子!你區區靈動二星的法力哪裡能催動出高階法寶的實力?」林凡嘲諷般的說道。

「你不是二星???」對面釋放了這一劍的白衣男子此時正喘著粗氣!滿臉怒氣的看著林凡,這個死不要臉的說得就好像比自己境界強很多的樣子!

林凡也不再多說廢話把身後的長袍往後一撇,看都不看那白衣青年一眼說道:「你這等井底之蛙又如何能與我的二星修為相比?簡直是可笑之極!」林凡是一副瞧不起人的感覺!這讓那白衣青年的臉是青一陣白一陣啊!

想他身為白沙門門中大長老的孫子那在門中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別人都是汲取靈石裡面的靈氣修鍊,而他卻是用大把大把的丹藥修鍊起來的,自身的法力凝厚程度自然是不如一般的修士了!更不要說遇到全靠最精純靈氣修鍊的林凡了。 若是說普通的靈動期二星修士的靈氣清純程度像一杯泡過的茶的話,那這白衣男子就是裡面飄滿了茶葉,而林凡則是一杯白開水!運用起靈氣來自然是通暢了許多,也能積累更多的法力!

此時林凡體內靈氣沸騰!猶如翱翔在天際的雄鷹一般!林凡催動法決張口一噴!一道精純至極的法力從口中激射而出!融入了他那把青萍劍之中!此劍迎風便漲!猶如一條巨龍般朝那已經恢複本體的青靈劍激射而去了~

砰砰砰!竟有些壓制那高階法寶的趨勢!

白衣青年看到這了更是氣得兩眼黑啊險些昏死過去!林凡一個箭步朝那白衣青年激射而去了!

再看曹德寶與兩大靈動巔峰的對決,確實有些好笑了,原因是,那曹德寶也不知從哪裡得到了一件類似於碗狀的法寶碗口上面竟然還缺了一個小口!看似暗淡無奇,但卻是奇特無比,因為兩人所有的攻擊一旦打到這破碗之上全都如同泥牛入江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更氣人的是這曹德寶似乎知道自己不敵,竟毫不還手,就是腳底下踩著一塊類似於破布似得法寶是飄來飄去,就是追不上啊!

這給兩個人氣的啊!

再看林凡,他施展乘風決瞬間到達白衣青年身邊一拳打出!白衣男子根本沒有其餘法力支撐面對林凡的突然襲擊明顯慢了一拍,嘭的一聲

直接被林凡打掉了一顆大門牙!這還不算!

林凡見其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更是趁他病要他命啊,一手拉回其往後倒退身子改抓住衣領另一拳頭朝其面部狠狠地又來了幾下!白衣男子被打的是眼冒金星!鮮血從其面部流血不止!

說起來白衣青年和林凡是同境界,身上還有兩件高階法寶飛劍再加上其他防禦型的高階法寶,就算是對付一般的靈動巔峰也是綽綽有餘了!

只可惜他剛才急於進攻,搞得自己突然法力空缺,林凡恰巧又修鍊有乘風決,乘風訣一旦施展即使是靈動巔峰修士的遁速也是追之不及啊。更不要說此時的白衣青年了。林凡身體又強悍無比,被他突然近身根本來不及施展其他防禦型法寶,就被林凡直接打了個滿眼金星!

林凡就要施展元凌帶將其徹底擒住,遠處那白衣男子的跟班是大喝一聲:「休要傷我家少爺!」嗖嗖!兩道散發著冰寒冷氣的小刀和一把長槍沖林凡飛速而來!

林凡將白衣男子往身前一檔,沖對面兩人做了一個鬼臉!

「啊!兩人迅速的法決一收,兩把小刀和一把長槍是瞬間停住了衝擊!而兩人也因為突然發難和突然的強行收回法力被猛地逼出了一口精血!」

「幹得漂亮!」曹德寶的聲音遠遠的傳來!隨即他沖兩人一甩手看似扔出了一團黑雲!

這黑雲迎風便漲瞬間滑做一張大網將兩人困在了裡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