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們高中就在一起了,怎麼會不合適?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是不是阿姨不同意?」

2020 年 10 月 30 日

「王栩,你不要胡思亂想了,有些話你要我說出來才死心嗎?」

那個男的似乎沉默了一會,接著道:「是不是鄭傑?」

「是!我已經有了他的孩子!所以我們分手吧!」

「呵呵,我就知道,這些天你對我愛答不理,原來是這樣!你釣到金龜,所以就把我甩了,是不是?!」

「王栩,說話不要那麼難聽,當初我是看你老實本分,所以才會同意你做我的備胎的,你不要誤會了!」

「備胎?原來這麼多年,我就是一個備胎?」

「好了,這麼多年了,你對我也不錯,所以我也不希望你太難過,這裡有一萬塊錢,就當是分手費了。」

「呵呵,不用了,這一萬塊錢,你留著吧!」

那個男的頓了頓,似乎在調整心態的樣子,然後繼續道:「謝謝你給我上了一課,從今往後,再也不見!」

……

林奕就坐在自行車上,聽著這一對情侶的對話,嘆了口氣,為那個兄弟默哀一分鐘。

世上最可憐的就是『舔狗』了,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林奕感覺沒自己什麼事情了,可就在這個時候,手機提示音又響了。

叮咚!

拿出來一看,林奕是徹底無語了,尼瑪,又是支線任務!

韓紫琳的支線任務自己都還沒有完成,又來!

『支線任務:與你有緣的人已經出現,請幫助他解決困難。』

手機屏幕一閃,然後切換成一張地圖,上面有兩個紅點,一個還一閃一閃的,那個應該就是自己。

而且兩個點還離得特別近,那個有緣人就在前面!

眨了眨眼睛,蹬著腳踏車向前。

沒過多久,林奕看見了那個有緣人!

在路燈下,一個穿著普通白色體恤衫,牛仔褲和帆布鞋的青年坐在一張長椅上,臉上有一副不知道多少度的厚眼鏡,一臉傷心與憂愁。

手中還握著一罐冰鎮啤酒,「刺啦」一聲拉開拉環,仰頭咕嘟咕嘟的就將啤酒倒入口中。

一口氣將啤酒喝完,這個青年似乎想到什麼,雙目圓瞪,整個眼球充滿血絲,大喝一聲,一下子將啤酒罐捏扁,然後猛地一摔。

啤酒瓶咣當咣當在地上翻滾,然後在林奕腳邊停下。

林奕將啤酒罐給撿起來,然後扔入垃圾桶中。

那個青年注意到林奕,抬起頭瞥了一眼,然後又頹廢的低下頭。

林奕看著這個人,眼睛一眯!

這傢伙不就是剛剛和女朋友分手的那個兄弟嘛!

林奕裝作不知道,來到這個青年身邊,說道:「我可以坐下嗎?」

王栩瞥了一眼林奕,沒有說話,不過卻還是向一半挪了挪,讓出位置。

林奕坐了下來,然後說道:「兄弟,出了什麼事情?這麼傷感?」

「沒什麼!」王栩可不會對一個陌生人說出自己的遭遇。

林奕笑了笑,說道:「為了女人吧?」

王栩被說中心思,眉頭一皺,淡漠說道:「關你什麼事?」

林奕不理會王栩話中的刺,說道:「想不想讓你女朋友後悔?」

「後悔什麼?」王栩問道。

「後悔把你當備胎、後悔與你分手、後悔傷害你!」 龍紋戰神免費閱讀全文 林奕說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

王栩皺眉看著林奕,做傢伙莫不是一個瘋子吧?

「把你當備胎,你就不想報復一下?還是說你就是一個抖M,喜歡被人踩?」林奕繼續道。

「神經病!」

王栩已經認定林奕是瘋子了,起身就想走。

「你現在走,就真的只能做一個懦夫了,被一個女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可你現在還在為她心殤。你就是一個卑微怯懦的懦夫,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說的就是你,即使這樣了,你還是不思進取,可憐啊。」林奕雙手抱住後腦,背靠木椅,嘆息道。

「你閉嘴!」

王栩血淋淋的的傷口被林奕掀開,王栩也憤怒了,離開的身子猛地一僵,轉過身撲向林奕,一下子抓住林奕的衣領,怒視林奕。

林奕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嘲諷說道:「懦夫!舔狗!」

王栩胸膛劇烈的起伏,抬起手,就想給林奕一拳似的,不過抬起來半天還是沒有打下來。

「看看,你連打我的勇氣都沒有,不是懦夫是什麼?」林奕繼續嘲諷。

「哼!」王栩放開林奕,怒哼一聲,轉身就想走。

不過王栩剛剛轉身,林奕抬起腳,就踹在王栩的后腰。

王栩身子一個不穩,立即到地!

王栩扭頭怒視林奕,撐地就想起來,不過林奕卻是一腳踩在他的背上,將他給踩了下去。

「垃圾,難怪一直都是備胎!」林奕不屑笑道。

「你……」王栩氣的滿臉通紅,死死的看著林奕。

林奕搖搖頭,然後拿出黑色手機,打開〖萬界書屋〗,在裡面搜索書籍。

一分鐘后,林奕將手機揣起來,然後捏了捏骨節,看著王節笑了笑。

嘭、嘭、嘭……

拳頭落在肉體上的聲音在公園裡面響起,時不時還有幾聲極為壓抑的慘叫聲。

五分鐘后,林奕站起來,長出一口氣。

看向漆黑的天空,然後伸出右手,下一刻,天空落下兩本書。

林奕將兩本書扔在已經不成人樣的王栩身上,說道:「給你的醫藥費,不用謝我!」

王栩鼻青臉腫,渾身上下好像被拆分了一樣,聽見林奕的話,差一點噴出一口老血。

謝尼瑪!將我打成這樣,還要我謝你?

林奕舒展了一下筋骨,也不理會王栩,邁步走向自己的小黃車。

機會給你了,把不把握的住,就看你自己了。

婚婚欲睡:總裁請自重 腳下一用力,林奕騎著自行車離開了『案發現場』。

王栩在林奕走後三分鐘,才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倒吸一口涼氣。

神經病吧?無緣無故打自己一頓?不行,我要報警!

拿出手機想報警,不過按了報警電話后,卻沒有撥出去。

嘆了口氣,還是將手機揣進兜里。

看向落在旁邊的兩本書,無奈撇撇嘴。

《獨孤九劍》《九陽神功》這尼瑪什麼鬼?武俠小說嗎?

站起來,一瘸一拐的離開了公園,手中還拿著兩本書。

……

林奕一邊騎著自行車,一邊想著王栩的事情。

剛剛任務下達后不久,林奕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個意念,那股意念來自書屋,確切的說應該是來自於書屋裡面的書。

《九陽神功》和《獨孤九劍》是自己選擇王栩的,它們說王栩就是它們的有緣人,他非常有慧根。

書本自己選擇主人,所以林奕並沒有花費書幣,都是免費的。

他要做的,就是按照兩本書的意思,打通王栩的任督二脈而已。

《醫術聖典》上有關於全身經脈和穴位的記載,林奕自然清楚怎麼打通任督二脈。

不過這任督二脈對魔法師來說好像可有可無,原因就是魔法師修鍊的是魔力和精神力,經脈的作用就是傳導魔力而已,而且就是沒有經脈,魔力也可以傳導。

林奕也有些好奇,在魔法的世界裡面修鍊武功,會是怎樣的結果?

魔法和武功誰更強?

《獨孤九劍》和《九陽神功》都是武俠小說裡面的無上秘籍,王栩應該可以修鍊。

不過他修鍊出來的可能不是魔力,而是內力,畢竟體系不一樣。

魔力和內力,魔法與武功,有些意思!

過幾天去看看,玄幻和修仙裡面出現的秘籍,和魔法有什麼區別。

剛剛為了打通那傢伙的任督二脈,捶了他五分鐘,手臂都麻了! 回到朱洛的房子,林奕隨便弄了一點吃的,就躺去洗漱,準備睡覺了。

今天因為穆長青的事情搞飯自己都焦頭爛額的,特別是〖虛空之瞳〗的事情。

現在材料齊了,不過林奕卻並不打算立即強化『虛空之瞳』,畢竟他不確定會不會失控,今天是見識到了。

現在腦海中都還是穆雨赤身裸體的樣子,搖搖頭,將腦海中的畫面驅除。

本來是想著,看了穆雨的身體,這麼也要負責,如果兩個人真的合得來,做她男朋友也無妨的,不過後來劉瑛出現,打斷了他要說出口的話。

嘆了口氣,現實和幻想他還是分得清的,喜歡二次元並不代表它就是自己的全部,畢竟自己是生活在三次元。

穆雨是成為女朋友的不二人選,人美聲音甜,心地善良,不過自己還是和她差了一點緣分。

被子蓋頭,林奕閉上眼睛,沒過多久就睡著了。

可是在半夜,一道巨響驚醒了林奕。

緊接著就是密密麻麻的簌簌聲,窗戶也被打的叮叮作響。

林奕急忙起來,穿好拖鞋就衝出房間。

下雨了,可陽台上還有衣服在晾曬啊!

朱洛的公寓是在二十一樓,陽台的風特別大,雨點被風吹了進來。

林奕一臉鬱悶的將濕透了的衣服掛在洗衣房。

夏季的雨說來就來!

來到飲水機前,倒了一杯水,準備喝點水回去繼續睡。

可就在此時……

「衣服收好了?」

噗!

林奕一下子將口中的水噴出來,不停的咳嗽。

在客房門口,一個穿著睡袍的李軒倚靠在門框上,正面無表情的看著林奕。

一手握著嘴,一手指著李軒,不可置信問道:「你……你怎麼在這?!!」

「很奇怪嗎?」李軒平靜說道。

「當然奇怪了,這裡是我家好嗎?」林奕大聲說道。

「我知道啊!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了!」李軒無所謂說道

看著平靜的李軒,林奕啞然,她根本沒搞清楚重點。

這裡是我的房子,你一個女孩子大半夜的出現在裡面難道沒有一點解釋嗎?

李軒瞥了一眼林奕,說道:「我最近經濟困難,先在你這裡住兩天!」

林奕眨了眨眼睛,經濟困難?她不是魔法師嗎?每個月都可以在魔法師協會領取工資的吧!

「那你為什麼來我家啊?!你不會去穆雨家嗎?再不行韓紫琳那裡也可以啊!」林奕說道。

「穆雨那裡太小,再加上穆叔叔回來了,我不好去打擾,至於韓紫琳,我不想去求她。

這個濱川市,除了她們兩個,我就只認識你了,所以只能先來你暫住了。」李軒解釋道。

「大姐,你是不是搞錯重點了,我是男的,一個二十齣頭,血氣方剛的男人啊!住在我家裡你就不怕我獸性大發啊!」林奕無奈道。

說清楚一點好,最好能把她嚇走。

李軒眸子在林奕身上打量一番,然後說道:「就你這瘦弱的小身板?我一手就能滅了你。」

林奕啞然,這話太傷人了吧,雖然都是事實!

他沒有練習過體術,還真的不是李軒的對手。

李軒她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低階魔劍士!

在林奕鬱悶間,李軒突然來了一句。

「而且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我相信你的為人。」

林奕抬起頭,看向李軒,不過李軒已經轉身,將客房的門關上。

無奈嘆息一聲,真是不得安寧了!

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現在先去睡覺!

……

第二天清晨,林奕早早的就起來。

看著面前的早餐,心中有了一些慰藉。

至少不是一個來混吃混喝的姑奶奶,不然自己欲哭無淚了。

林奕三下五除二,解決掉早餐,看向對面小口小口吃著煎蛋的李軒,說道:「你是不是要住一段時間?」

李軒抬起眼皮,瞥了一眼林奕,說道:「沒錯!」

「那好,我們先約法三章,你能遵守,我就同意你住下了。」林奕說道。

李軒聞言眉毛一挑,自己一個女的都還沒有給你來約法三章,你倒是來了!搞的倒像是我是壞人,對你圖謀不軌一樣。

「說說看,不離譜的話!」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林奕伸出一根手指,說道:「第一,沒我的允許,不能進我的房間!」

李軒點點頭,這個能接受,而且林奕的房間裡面除了動漫CD、漫畫、輕小說之外就一台電腦,標準的宅男套間,有什麼好看的?

看見李軒點頭,林奕繼續道:「第二,你住這裡,家務活你要承包了,當然,我的房間不用你打掃!」

李軒放下一杯牛奶,看著林奕,淡漠說道:「我一三五,你二四六,周末抽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