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來了,放心吧。」楊柏輕輕拍了拍溫霞,溫霞身上還是淡淡的清香,楊柏也沒有想到,溫霞這麼激動,楊柏都能夠感受到溫霞心的震顫。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那個什麼,人太多了,你還是起來。」楊柏就算臉皮厚,也覺得四周的目光太嚇人了,尤其是苟道和宋端武,那眼神彷彿要吃人。

「就不!」溫霞雖然嘴裡這麼說著,繼續留在楊柏懷裡一分鐘,然後才戀戀不捨的抬起頭來,心中所有的驚慌統統都消散,只要楊柏在這裡,一切都能夠解決。

「你們?」擂台之上,孫燕卻是興奮起來,原來不是那個俊美男子是溫霞師姐的對象,而是那個小白臉。

「不是同志?」孫燕能不激動嗎,可是一句話,就讓宋端武臉色都變了,瞪了孫燕一眼,尤其也看向大頭等孫家弟子。

「你說誰是同志?」宋端武已經相當鬱悶了,怎麼走到哪裡,都有美女認識楊柏,而閑雜這個溫霞師妹絕對跟楊柏有問題。

「我,我不是說你!」孫燕臉上一紅,居然在擂台之上羞澀的看著宋端武,宋端武說什麼,都讓這個武痴有點著迷。

「大小姐,館主?」周圍的人都開始議論起來了,剛才明明那麼驚恐段家,可如今擂台之上孫燕目光柔情,而遠處溫霞就挽著楊柏,旁邊的道士和宋端武,這畫面怎麼那麼詭異。

「師叔?你們認識,難道以後溫霞的輩分比我大?」苟道驚訝的看著楊柏,宋端武卻被孫燕盯著有點不適應。

「你們,幹嘛呢?比我還狂嗎?」坐在椅子上的段畫轟然而起,段畫已經怒了,這些人當著段畫的面,居然這麼無視,已經開始談情說愛了嗎?

「段畫,這裡有你什麼事嗎?」宋端武畢竟是武當山天驕,孫家也是武當山門人,這個時候,宋端武要出手。

「都起來,這是我們武當山大師兄,宋端武!」苟道一人在前,長嘯一聲。

就是這一句話,讓擂台之上的孫燕頓時震驚起來,不過震驚的同時,雙眸星辰流轉,孫燕本來就痴迷宋端武的樣子,這次聽到宋端武的身份,更是敬仰無比,那可是武當山真正的天驕師兄。

「武當門人,孫燕,拜見大師兄!」孫燕猛的一抱拳,英氣無比,相當好看的半跪在擂台之上。

「雲齊武館,拜見宋師兄!」隨著孫燕半跪,整個武館只要是弟子,統統都跪了下去,這就是雲齊武館的規矩。

「孫燕,今天有我在,誰也欺負不了你。」宋端武點了點頭,冷酷的看著段畫,根本不看背後那兩個基因戰士,已經來到擂台之上。

「師兄,有你,真好。」孫燕已經滿臉通紅,看著旁邊的宋端武,雙眼都是小星星,那絕對是仰慕而愛慕。

「宋端武,你還要臉嗎,這是比武,你算武者嗎?」質疑的話,這次從段畫的嘴裡傳來,未等段畫說完,就看到宋端武的身上一聲劍鳴,宋端武封印了丹田。

「現在我是了,想要挑戰孫燕,就從我開始吧。」宋端武輕聲說著,不過馬上看到對面的楊柏,還是慢慢伸出手來。

「石頭剪刀布,誰先來?」

「可以,很公平!」楊柏淡淡一笑,這兩人誰都沒有把段畫當成一回事,這樣的話,讓所有人更加震驚的看著兩人。 「不說就算了,宋旭,記得處理乾淨。」

男人原本還表現的寧死不屈,肆意的狂笑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明顯停頓了。

他本來以為會有一場審訊在等著自己的,他甚至編造好了一整套的謊話。

沒想到歐陽楚絲毫的沒有拖泥帶水,他又不是真的怕死,只是想拖延時間找機會逃走罷了。

可是歐陽楚就這樣乾脆的節斷了他最後一線生機啊!

「等等…你難道真的不審我嗎!」

歐陽楚聽到後腳步微微一頓。

男人的眼睛里露出欣喜之色,在他看來,歐陽楚一定是改變主意了,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歐陽楚只是抬了抬眉毛,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冰冷如霜。

黑衣男人的身體似乎也被歐陽楚眼睛里的冰冷凍住了。

他的眼神就像冷血動物那般,讓人心裡發寒。

輕輕一眼,就讓被盯著的人宛如墜入冰窖里一樣,手腳冰涼發顫。

「你的話倒是提醒了我,你剛剛是罵了許醉凝丑是嗎?」歐陽楚眼睛一眨都不眨地死死盯著他。

黑衣男人顯然沒有想到,歐陽楚停下腳步竟是為了這個。

他腦子裡一團亂,有些發傻了,這時歐陽楚又冷冰冰的開口了。

「看來你的眼睛不怎麼好,我看也就沒必要留著了。」歐陽楚一臉平靜的看著那個黑衣男人,突然提高音量——

「宋旭!他的眼睛我要了!給我完好的帶回去。」說罷大踏步走開,再沒有一絲一毫多餘的眼神給那個黑衣男人。

……

玄清大學校園內。

許醉凝帶著她那些美容口服液回來了宿舍,進門后就發現屋子裡就只有沈清晏一個人。

沈清晏見到許醉凝走進來立馬站了起來,結結巴巴的開口解釋「醉…醉凝,你聽我說,剛剛…剛剛我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生氣了好嗎?」

沈清晏那畏畏縮縮的樣子,就像個做錯了事情怕被家長責罰的孩子一樣,語氣里全是害怕,說著說著就好像要哭出來似的。

許醉凝卻是冷笑看著她,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

她走過去將美容口服液放到桌子上,然後才幽幽的開了口,「你不必和我解釋什麼,為什麼你要接通電話把歐陽楚叫過來幫忙你自己心裡清楚,我也很清楚。」

沈清晏聽到這話臉霎時就變白了,頓了頓又準備要說些什麼,然而許醉凝卻開口打斷了她。

「你想勾男人什麼的我管不著,也沒那個閑工夫管,但是我警告你,別想著拿我許醉凝當踏板,不然…我可不會放過你!」說著她輕輕抬眸看了眼沈清晏,眼神里沒有一絲溫度。

沈清晏身體晃了晃,許醉凝的話語里可是一點兒餘地都沒留給她。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許醉凝疑惑了一下拿起手機。

來電顯示這個一個陌生的號碼,許醉凝也不想再搭理沈清晏,於是出門接聽電話去了。

房間里的沈清晏,一個人靜靜地看著許醉凝離去時的背影,手指慢慢握緊,用力到指尖泛白。

平日里那雙總是十分膽怯的眼睛此刻卻滿滿的都是恨意。

許醉凝在走廊里走遠了幾步才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一個焦急的聲音,「喂,你是許醉凝嗎?我叫何令儀,是今天早上從你攤位買了一瓶美容口服液的那個,你還記得嗎?」

「嗯,我是許醉凝,你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你的美容口服液對我很有用,所以我打算再從你那裡買一些。」

電話這頭的許醉凝微微笑了。

她早有把握何令儀只要喝下了那瓶美容口服液,就一定會主動聯繫自己再來買的,所以這個電話她也預料到了。

於是她直接開門見山,「可以,你需要多少瓶?」

「一百…不,三百瓶吧!我要三百瓶!」

對於她何令儀來說,花錢大手大腳慣了,她也不缺錢。

三百瓶美容口服液也就是幾十萬而已,只要有效她也完全不在乎價錢。

許醉凝倒是有些詫異。

她倒是沒料到這何令儀一開口居然就要三百瓶。

電話那頭的何令儀聽到許醉凝沒作答趕忙問道,「怎麼了?難道不行嗎?」

「行倒是行,但是我手裡現在沒有那麼多,你需要等我三天。」

許醉凝現在手裡有大概一百多瓶,剩下的兩百瓶雖然是個很大的量,但是她有葯魂石,雖然不能立刻就做出來,但是她想了想稍微趕一下有個兩三天一定做出來的,所以給了何令儀一個十分確切的回復。

聽到許醉凝如此輕鬆的答應了,何令儀才終於放下心來,問了許醉凝銀行卡號后,才掛斷了電話。

次日課間。

上課前十分鐘,學生們大多來到了階梯教室,趴下補覺的補覺,扎堆兒嘮嗑兒的嘮嗑兒,大半個教室里全是人,嘰嘰喳喳的很是吵鬧。

許醉凝安靜的坐在一邊,閉著眼睛在她的葯魂石空間里製作著美容口服液。

就在她聚精會神的趕工的時候,感覺有人來拍了她的肩膀一下。

許醉凝睜開了眼睛,就看到班級里幾個女生坐在自己的後面,此刻都一臉緊張兮兮的看著她。

對此許醉凝有些不解和疑惑,挑了挑眉頭。

因為她這張丑的嚇人的臉還有宋修逸的原因,開學很久了可是班級里除了周雙卿幾乎沒有人會和她搭話。

今天這樣主動的接近也是第一次。

許醉凝緩緩開口問道,「你們有事嗎?」

一個女生開口回答,「那個,明天我們打算一起班級聚會,就想問問你,要不要一起?」

她這話,更是讓許醉凝疑惑的不行。

開學這麼久了,班級舉辦了好幾次聚會可沒有一個人來邀請過她啊。

今天這些人是怎麼了,居然會主動邀請她參加班級聚會?

這麼想了想,再加上她從來也對這類聚會沒興趣,所以直接開口拒絕,「不了,我有事要忙。」

對於她這毫不猶豫的拒絕,幾個女生微愣了片刻后都有些不太開心。

「這才剛開學不久,沒有什麼考試,義賣會也已經結束了,你要忙什麼啊?」

許醉凝很是誠實的回答,「我要趕做我的美容口服液,有人訂了三百瓶,我得快速準備好。」

幾個女生先是面面相覷,然後開始瘋狂大笑。 溫霞挽著楊柏,就站在段畫的後面,溫霞已經高傲的抬起頭來,現在溫霞誰也不怕,旁邊可是修真界的年輕傳奇,楊柏。

「呦呦,宋端武,你這是要為孫燕撐腰了?」段畫看著宋端武封印靈氣,段畫輕笑連連。不過看到宋端武和楊柏真的在猜拳,段畫的雙眸都是怒火。

「還真剪刀石頭布?」眾人都發出驚呼,苟道也抬頭望天,這兩個師叔真的在玩?

「哼!」段畫冷哼一聲,擂台之上宋端武贏了楊柏,此時的宋端武卻看向段畫,傲氣的說道。

「不好意思,段畫,我替孫燕師妹出戰。」

「你替?你憑什麼?比我招親?你替了,輸了你要嫁給誰,哈哈哈!」段畫笑的那個痛快,段家軍也瘋狂笑了起來。

那兩個黑人也都嘿嘿的笑著,望著宋端武的眼神都在變化,顯然這兩個黑人居然是男女通吃。

「你!」宋端武可是武當天驕,炎黃組隊長,多時候受到這樣的侮辱,頓時一個長嘯,一步踩在擂台之上。

「轟!」明明能夠承受先天之氣的擂台轟然碎裂,滾滾陳塵土飛揚,宋端武雙眸都是寒芒,森冷的看著段家人。

「宋端武,自封靈氣,想要憑藉你的劍體?好,那我就讓你看看,失去靈氣,你算什麼東西。」

「安德森,去吧,讓他知道,何為肉身極限!」段畫慢慢坐了下去,彷彿一切的情緒都消失一空,此時的段畫詭異的笑了起來。

「宋端武,記住了,千萬別解封,你要解開封印,我可看不起你。」段畫那就是在刺激宋端武,段畫是什麼樣的人,早就在等待這個時候,無論是針對孫燕,還是針對宋端武,一切都在段畫的控制當中。

「好,段畫,我要勝了,那就給我滾。」宋端武也不廢話,本身就傲,剛才的爆發,讓周圍的人目光都匯聚在宋端武的身上。

孫燕更是如此,看到師兄憑藉體質都爆發如此能量,超越先天武者,雙眸更是火熱的看著宋端武。

「師兄,加油!」以往英姿無比的孫燕,猶如少女一樣,崇拜的看著宋端武。

「老宋,你還是注意點。」楊柏還是提醒,對面這兩個人可不同,楊柏已經傳音給宋端武,這讓宋端武看著安德森走上來,冷笑起來。

「基因戰士?裴文中的?正好,你們也別走了。」宋端武劍眉一挑,同樣擺出一個太極起手式。

「你是宋隊長,居然如此漂亮,你們炎黃組都這樣嗎?」安德森將近兩米身高,身體雖然乾瘦,可是卻有一股恐怖的能量。

「滾!」宋端武一步就踏出了,就算沒有靈氣,宋端武已經擁有劍體,猶如一把鋒利的神劍,一拳就砸了出去。

「轟!」就在宋端武出拳的時候,安德森輕蔑而笑,乾瘦的手臂轟然膨大起來,一股氣流匯聚在安德森的手臂之上,猶如蛟蟒一樣,安德森同樣一拳砸了出去。

簡單至極,超級的力量撞擊在一起,區區的基因戰士,宋端武根本看不上。可是失去靈氣諤諤宋端武,這狂暴的一拳,居然被安德森給擋了下來。

「咦?」宋端武頓時愣住了,安德森體內猶如凶獸一樣,兇殘至極的力量在匯聚,宋端武居然在後退。

「什麼?」苟道也看著呢,孫燕也看著,宋端武真的被轟退了。安德森更是詭異的笑著,瞳孔的深處已經化為紫色。

「宋隊長,前往別解開封印,這麼多人看著呢。你真當我是普通的基因戰士嗎?」安德森說完這句話,忽然一步上前,猛的朝著宋端武抓去。

宋端武的身影連續轉動,猶如鬼魅的消失在安德森的身邊,可是安德森腳下擂台又一次碎裂起來,漫天的塵土當中,安德森猶如狂風一樣瘋狂追擊宋端武。

「這到底是什麼人?」孫燕震驚的看著,安德森太恐怖了,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猶如超人一樣。

「這是我看到最強基因戰士!」 天才雙寶:巨星媽咪超給力 楊柏也沒有想到,安德森這個基因戰士的戰力,簡直超越築基期,身體堪比法器,這根本不是封印靈氣能夠對付的。

「宋端武,你現在看到了嗎?安德森可是九級戰士,這世上最強大的戰士。老外別的不行,基因技術真的超越我們。」

段畫很輕鬆,宋端武要是解開封印,就算擊殺安德森,也會被段畫嘲諷。尤其此時段畫的手下已經拿出手機,時刻循環播放剛才宋端武的豪言。

「你!」宋端武已經沒有功夫,雙手時而猶如棉花,時而猶如劍刃。宋端武在後退,持續的後退,而安德森身影更是快,時刻的追擊宋端武。

宋端武的劍體之力,根本無法對抗安德森。安德森還高大,掌控軍中格殺術,每一個動作都是最直接的。

「楊柏,幫忙宋師兄!」溫霞趕緊提醒,而此時的孫燕卻不相信楊柏有這個能耐。

「溫師姐,還是讓宋師兄,解開封印,無論如何,也不能夠受傷。」孫燕相當激動。

「沒事,楊柏在,一切都能夠解決。」溫霞卻搖了搖頭,孫燕極度不相信的看著楊柏。

「楊師叔,你說話!」苟道也著急,看著楊柏沉默,趕緊催促楊柏。

「這是老宋的戰鬥,他一定有辦法的。」楊柏卻深吸一口氣,楊柏也了解宋端武,都是傲氣凌雲的天驕,楊柏可以出手幫忙,可是宋端武的道心會有失。

「有辦法?」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安德森的手不知道怎麼抓住宋端武,巨大的力量讓宋端武悶哼一聲,雙肩都要碎裂,雙腳已經離地。

「完蛋了,空頭鎖殺!」孫燕猛的尖叫起來,驚恐的看著。孫燕當然看出安德森是動用巴西軍斗術,真正的空頭鎖殺,只要把抓住定在空中,任何人都無法逃脫,脖骨直接化為齏粉。

「楊柏!」溫霞焦急喊著,楊柏的瞳孔一縮,此時所有人都認為宋端武要麼解開封印,要麼就會死在九級戰士的手中。

「哈哈,宋端武,你是真的想死?」段畫已經拿出手機,找個好方向,就準備看著宋端武解開封印。

宋端武身軀在盤旋,只要被安德森直接定在空間,身體會脖頸處於另一個方向。

「死吧!」安德森已經凶性大發,雙眸更是紫色升騰,彷彿魔鬼一樣,要徹底擊殺宋端武。

宋端武馬上就要在空中了,可就在宋端武要被鎖定的時候,誰也沒有想到,宋端武的一根手指,猶如利劍一樣點了下去。

「什麼?」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被安德森力量鎮壓的宋端武,僅憑一根手指,爆發的一縷劍氣,準確無誤的斬進安德森一隻眼睛當中。

「安德森!」擂台之下的夜王震驚了,在空中旋轉那麼快,宋端武是如何做到,還能夠激發劍氣,斬進安德森的瞳孔。

安德森的左眼已經成為血窟,腦後也裂開一道口子,安德森這個九級基因戰士,在最後的生命時刻,還想粉碎宋端武。

「斬!」 總裁,夫人又徵婚了 宋端武的手指連續的點出了,這次是漫無目的的劍氣,一道道劍氣,把安德森徹底轟出馬蜂窩。

「轟!」安德森的屍體倒在地上,四周的人已經發出驚呼了,宋端武把安德森殺了,這是比武,真的有人死了。

「嘩!」四周的人徹底亂了,門外已經得到消息,已經有人要上來。此時宋端武站在擂台之上,脖子遭受重創,剛才如果不解開封印,就徹底死在安德森的手上。

「拿著炎黃組證件,封鎖這裡。」楊柏伸出手來,遞給苟道一個證件,然後來到宋端武的身邊。

「沒事吧?」楊柏第一時間激發靈霧,融入宋端武的脛骨當中,宋端武的目光依舊是冰冷的。

「換成你來吧,這個不適合我。」宋端武是冷靜的,針對這樣的基因戰士,如果不是憑藉靈氣,宋端武的確有點難看。

「放心吧,交給我,你怎麼做到的?」楊柏也是好奇,宋端武的靈氣被封印,劍體也被基因戰士鎮壓,如何能夠激發劍氣的。

「跟你的龍元劍指一樣,特意學的古武六脈劍指!」宋端武臉色恢復,晃了晃脖子,而旁邊的孫燕趕緊走了過來,扶住宋端武,還以為宋端武已經重傷。

「啪啪啪!」段畫看到宋端武殺人,更是興奮起來,不過很快看到苟道封鎖門口,那些保安和警方都無法進來,也是瞳孔一縮。

「炎黃組的人,就是牛。宋大隊長,還有一個呢,希望你這次,能夠躲避開來。」段畫的背後,那個野王慢慢轉了出來。

野王看著安德森屍體,發出野獸的吼聲。野王的衣服轟然碎裂,露出渾身都是猙獰的紋身。

「館主,他是黑暗BUFC的冠軍,怎麼可能?他怎麼能夠出現在這裡?」大頭等人驚訝的看著,要知道黑暗BUFC,那是世界最黑暗的格鬥,沒有任何的規矩,只有殺伐。那裡走出的選手,都是最會殺人的,比殺手還要恐怖,那裡就是野獸。

而這個野王,就是上一屆最恐怖的野獸之王,進入BUFC,從來沒有敗過。而這樣的人,居然成為基因戰士。 枳實會所是一個大的雙環形,其他地方都是做的大型綠化。兩個圓環各司其職,外環一般情況下是可以接待所有客人的,只要有錢就都可以進。裡面也無非就是喝酒蹦迪,還有些小ktv包廂之類的。但是像上次許醉凝所去的地方,卻是枳實會所的內環了。裡面的遊樂設施就更多了,還有一些高端設施也是應有盡有,比如馬術,高爾夫,射擊之類的。可是這一小部分也只對這個國家最頂層的一小部分人開放,大家都已經不是非富即貴的級別了。而是每一個人都有影響這個國家運勢的能力。之前許醉凝去的自然是內環了,畢竟帶著她的人是歐陽楚。但是現在顧薇薇只能帶大家來外環了。不過就算是外環,那也是枳實會所啊,震撼一些沒見過世面的大學生還是足夠的。畢竟這個菜單上最便宜的酒也要幾千塊錢,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大學生能夠負擔的起的。幾個同學大致的掃了一眼,一瞬間心裡都有點害怕。「薇薇…這個地方好像有些太貴了,我們的零花錢加起來連一瓶酒都開不了!」「我們要不還是換個地方吧?只不過是同學聚會罷了,何必來這麼貴的地方呢?」「我們學校門口的那些小餐館不都挺好的嗎?要不我們就還是回學校吧,這個地方實在是太貴了呀…」顧薇薇還有一些享受這些同學們的緊張和膽小,畢竟這裡就屬她最淡定了。於是顧薇薇刻意撩了一下頭髮,大大的杏核眼眼波流轉,語氣里是藏不住的驕傲。「你們就別擔心這些有的沒的了,今天我們所有的消費都可以記在我男朋友的賬上,不用你們付錢!」 特種歲月 顧薇薇停頓了一下,好像是在欣賞幾個同學一下子有些欣喜的表情,然後刻意加重了語氣。「我男朋友請客!」於是同學們臉上的喜色更加明顯了。「你是說真的嗎薇薇,這會不會不太好?」「畢竟我們這麼多人,消費肯定會很高的,你男朋友真的要請我們嗎?」「我們都還不認識你男朋友呢,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人家了?」明明一個個都興奮的要死,可是臉上還是要裝作有些難為情的樣子。但是顧薇薇卻好像很享受同學們的反應,因為她嘴角得意的弧度已經加大了些許,頭高高的昂起來像一隻驕傲的天鵝。「我至於這樣騙你們嗎,今天恰好是我的生日,我男朋友本來說過要來陪我的,可是他出差又來不了了,所以他就請我來會所好好玩玩,這麼點錢有什麼大不了的?」於是同學們徹底放下心來,有幾個人居然還爆發了大聲的歡呼。「太好了!我們這麼多人,他都願意請客,你男朋友對你真好!」「你們真好啊,要是我也能找到像你男朋友一樣這麼疼人的男人當男朋友就好了!」「你在這兒做什麼美夢呢,你和薇薇哪有可比性啊,人家長得那麼漂亮,找個這麼好的男朋友也無可厚非!」大家一聽說能免費在枳實會所里玩,都開始搜腸刮肚的對顧薇薇阿諛奉承,顧薇薇自然也是十分受用的。但她還是故作謙虛的撩了一下自己的頭髮,然後微微一笑。「哪有你們說的那麼誇張,只不過是請大家玩一場而已,這點小錢他不會放在心上的。」「這哪裡是玩一場的事情,這可是在枳實會所啊!」「這有什麼好謙虛的,你男朋友有錢,又那麼疼你,我們羨慕都羨慕不來呢!」其實大家也不過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罷了,這個時候不樂於奉承兩句,好像自己心裡都過意不去一樣。顧薇薇就算平時是頭頭,但也沒被眾人這麼不遺餘力的捧過,一時間難免有些飄飄然。到最後壓根都壓抑不住自己的笑容了,她看了一圈圍在自己身邊的朋友,直到看見了在一旁出神的許醉凝。顧薇薇心裡冷笑了一聲,一邊緩緩的走向了許醉凝。「許醉凝,你有來過枳實會所嗎?」許醉凝其實剛剛是在發獃,這會兒突然被這麼一問,思索了片刻才回答到。「我沒來過。」許醉凝有些坦然,她之前去的是內環,這個外環她確實沒來過。顧薇薇得意的笑一笑,她就知道這個土包子一定沒有來過這兒。「不會吧?!」顧薇薇提高了聲調,滿臉都是驚訝,可是眼裡卻是深深的輕蔑。「你不是和莆雲少爺是朋友嗎,這個枳實會所是他名下的產業,怎麼會不帶你來玩兒呢?」許醉凝沒有說話,因為她壓根就沒有聽清,她這會兒還在忙著煉藥呢。顧薇薇見她不說話了,心裡甚至比剛才還要痛快,當下就招呼著同學們浩浩蕩蕩的就朝著會所走去。包間自然是早就定好了的,她無聲帶著大家走進了包間,大家第一時刻就被裡面的豪華裝修給抓住了眼球。「這好像是水晶燈吧?這種我看的是電影城堡里的大廳才有的,沒想到現實里會這麼好看!」「那這個博古架上面的東西都是真的嗎?有點想摸一下…」「你毛手毛腳的還是別摸了,萬一打碎了,把你壓在這兒都不夠!」同學們這副欣喜不已的樣子落在了顧薇薇的眼裡,正好又給了她一個機會。於是她刻意的清了清嗓子,然後拔高了聲調,才鄙夷的說道。「你們能不能不要什麼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於是大家都停下了摸摸這個摸摸那個的手,齊刷刷的看向了顧薇薇。「這才不過是一個外環的包廂而已,你們怕是不知道,這兒連內環的一半都比不上!」於是大家紛紛很給面子的震驚了起來。她們雖然沒有進去過內環,但是她們也知道內環裡面的規矩,不是有錢就可以進去的。於是大家紛紛圍在顧薇薇身旁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直到一個和顧薇薇關係最好的女生,好像一副忍不住了的樣子湊過來小聲的問。「薇薇,你男朋友好像很有錢的樣子,他有帶你進去過內環嗎?」 楊柏已經站在擂台之上,可是所有人都驚恐看著那個野王。野王太兇悍了,跟野王比起來,楊柏猶如瘦猴子一樣。

而且楊柏沒有任何武者的氣息,就跟普通大眾一模一樣,武館當中這些練武之人,都無法想象普通人面對野王的咆哮,直接就會被嚇暈。

楊柏當然也沒有嚇暈,淡淡的站著,目光很平和,也沒有看段畫,更沒有看野王,只是不時的看向宋端武。

「異武道餘孽,你是領導,你看著辦。」宋端武已經閉眼了,趕緊解開靈氣封印,要不是楊柏救治,骨頭剛才已經碎裂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