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也覺得有事情發生,你看前面那些弟子,似乎在往後谷底退出去了,難不成他們在前面發生了什麼不對勁的嗎?」晁秋突然指了指前面某個方向,那裡有不少的弟子紛紛往外走去。

2021 年 1 月 9 日

陳羽皺了皺眉說道:「不用理會他們,這一次,你要跟緊我,聽我的准沒有錯,不要離我太遠。」

晁秋挺陳羽如此煞有其事的交代,以為要發生大事,急忙靠近過來,目光四處警惕地搜尋打量著。

「你不用這般草木皆兵,現在還沒有任何危險,有危險的話我會跟你說,到時你不要離開我的範圍就行。」陳羽頓時無語,鄙視地看了一眼晁秋。

「咳咳,好吧,我太過小心了。」晁秋乾笑兩聲。

陳羽沒有理會他,散發出神魂的能量,感應撲捉著山谷里的能量波動,藉此來預判危險。

不知道魚鱗海島時的那種危機預判感覺還有沒有,那時幾番的提前預警,給他提前準備了才度過後面的危險。

陳羽此時也將精氣神都提升到一個高度,他剛踏入這個葬龍骨地的谷口時,就感應到很不舒服的感覺,一直小心翼翼地往裡面深入。

此時,前面的一些弟子漸漸多了起來,他們三三兩兩,進入了一片密林之中,穿過那片密林,便是群峰里了。

淡淡的霧氣籠罩了整個山峰表面,人穿梭進入,視野都變得模糊了起來。

陳羽發現這一幕,頓時納悶起來,若是在樹林里進行偷襲這些弟子,應該能夠得到不少的通靈牌點數吧。

為何那些人沒有去搶奪周圍的那些弟子通靈牌點數,按理說不是因為修為高低的緣故吧,畢竟這進入葬龍骨地的武者,實力拉得還是比較大的。

陳羽看了一眼,便沒有再去關注,而是將主力擊中在四周數十米的範圍,只要有危險,便第一時間出手。

這已經是他的安全範圍了,再近的距離,陳羽也反應不過來。


隨著越深入,視野越模糊,白茫茫的霧氣滾滾而來,在微風的吹送下,很快就將他們的身影遮蓋了起來。

陳羽對身邊的晁秋說道:「小心了,這些霧氣變化的有些不正常,我猜測是人為造成的。」

「難道是有人準備出手了,這裡看的不遠,很容易遭受偷襲的。」晁秋拔出了手中的兵器,打量著四周警惕十足說道。

陳羽想了想,他也拔出了手中的兵器,九玄度天劍,在茫茫的霧氣覆蓋下,散發出一絲絲的流淌光芒。

突然,前方傳來了吵著聲音,繼而是一些弟子的慘叫聲,此起彼伏,瞬間轟動起來。

整個谷底頓時炸開了窩,不少光芒點紛紛亮起,那些是通靈牌爆裂的光芒,看樣子,那些弟子在遭受各種神秘的攻擊,此刻不少弟子都被強行擊碎了通靈牌被規則之力送出了通天靈塔里。

「真是奇怪,之前都沒有發生過,一定是人為造成的。」晁秋緊張地打量著四周,有些不安提醒道。

陳羽點點頭說道:「小心了,從種種跡象得意看出,前方定然有什麼強大的生物,在嗜殺著撼林宗的年輕弟子,若非現在是在通天靈塔,不是真的死亡,只怕這裡超過一大半的弟子,已經精神徹底崩潰了,在爭相搶著逃離這恐怖的一幕。」 轟隆!

就在陳羽兩人躊躇不前的時候,身後突然暴起了憤怒的怒吼聲,還有一些弟子急促的叫喊聲,那些弟子,是最先往谷口方向走去的。

「谷口方向也有危險?」

陳羽心中打盹不已,原本暗地計劃有危險,就第一時間往谷口方向逃離,然而此刻,竟然那邊也傳來危險的信號。

「嘿嘿,果然是如此,看來我先去的猜測沒錯。」陳羽頓時霍然開朗起來。

晁秋問道:「羽哥,你猜測到什麼了?」

陳羽說道:「這一切都是陰謀,我們是運氣不好,意外來到這裡了,這地方突然出現這麼多的撼林宗弟子,定然是被人從暗中引導過來的,我們不小心成了炮灰了。」

「怎麼會呢?進入這裡的都是撼林宗的年輕弟子,修為和見識也不會妖孽到哪裡,我們不知道的,他們也不會知道的更多。」晁秋有些不相信,說道。

「走吧,我們趕緊找到陳秋凡他們,若是能夠與他們聯手,至少力量提升了數個檔次,有什麼危險的話,也許還能夠聯手應付。」

陳羽已經相信之前所見到的熟悉身影,定然是陳秋凡和楚漠河他們,只是想不到他們也被騙來這裡了。

一路往前行了好一會,進入了一片昏暗的樹林里,一股濕漉漉的氣息撲鼻而來,這裡的空氣非常的潮濕,這不是他們感到詫異的,真正讓他詫異的是,地上橫七豎八躺著暈眩過去的撼林宗弟子,不過大部分都是外門弟子。

他們的身上的通靈牌還在身上,所以並沒有被送出通天靈塔里。

陳羽皺了皺眉,回頭看了一眼晁秋說道:「看樣子這裡有些古怪,小心點,最好摒棄呼吸。」

對於他們武者而言,短時間的閉氣還是能夠做到。

陳羽靠近其中一個暈過去的弟子,用腳踢了幾下,沒有任何的反應,他打量著那名弟子,此時他的面容五官,已經少了正常人的面色,變得蒼白起來,白皙如銀月的光芒。

就在此時,一股危險的氣息湧現在陳羽的心頭,那股熟悉的心悸跳動,瘋狂涌動而來,陳羽毫不耽誤,往後爆射出去,同時手中的九玄度天劍已經舞出一片劍花,保護在身體的四周,而且他體表範圍,浮現出四十個炫紋能量圖案,形成了一面凝練的元氣護盾。

砰!

一股黑煙陡然出現,快速地撞向了它的元氣護盾上。

陳羽頓時感覺身體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擊飛了出去。

幸好危機預判示警在前,否則陳羽也不會迅速做出反應,四十個炫紋能量圖案凝聚而成的一面元氣護盾,瞬間被震碎了無數個光點,被陳羽重新吸收進入體內,繼而又浮現凝聚出一面元氣護盾,保護在他的身體表面。

「什麼東西,力量竟然如此的強大,連他四十個元氣護盾都被震碎了,真是恐怖。」陳羽暗暗咋舌不已,此刻體內被震散的元氣重新凝聚起來,散發出炫紋能量圖案保護著身體四周。

不過他不敢大意,匆匆掃了一眼旁邊的晁秋,那邊沒有受到攻擊,暫時安全,但是陳羽相信剛才偷襲他的傢伙不會死心,還是會選擇出手。

陳羽慢慢靠近超期你位置,然後精氣神外散出來,藉助神魂之力去感應天地四周的一切。


咻!

一道黑影奔襲而來,機會是一瞬間,陳羽手中的劍也抬了起來。

轟隆!

這一次,陳羽被狠狠地撞擊飛了出去,然後攔腰撞擊在一棵古樹上,震得那古樹唰唰地飄落無數落葉,然而這並沒有完,那黑影再次出現,昏暗的光線下,一股嘹亮鋒利的牙齒,嘶吼著大嘴巴往成都手臂上咬去。

「孽畜找死。」

陳羽爆喝一聲,手中的九玄度天劍突然劍訣一邊,『天外來客』,六劍訣第三劍突然施展出來,威力驚人的一劍,吞噬將那個黑影集中。

砰!

一個笨重的肉身踩踏在鬆軟的泥土上,發出沉悶的聲響,腳下更是傳來劇烈的震動感。

「咦,如此魁梧的體型,竟然有如此快速的反應,還真不簡單,到底是什麼強大生物,似乎只有一頭吧。」

陳羽經過幾次的交手,隱隱猜測到什麼,然而卻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他只能被動的放手,因為那傢伙的隱匿手段非常的高明,幾乎是一瞬間就結束了整個過程,讓陳羽肉眼難以撲捉到。

「可惡,竟然敢來偷襲他們,看樣子今日要好好表現一番,讓一直小覷他們的人大跌眼鏡才行。」

晁秋也感覺很是不爽,憤怒說道。


兩人背靠背,警惕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密林中有很多地方黯淡無光,視野很模糊,加上周圍茂盛的樹林枝葉遮擋住了很大一部分視線,更加難以將周圍一切盡收眼底。

吼!一聲巨響,突然出現在兩人的頭頂,一道小山般鎮壓而下的氣息,瞬間攻擊向陳羽兩人。

「退開!」陳羽大喊一聲,讓一側方向逃避。

砰!

整個大地被震起了一片氣浪,蔓延向遠處,轟隆,數棵大樹被攔腰轟斷,整個密林山峰,這裡的戰鬥越來越激烈起來。

陳羽在半空中旋轉一圈,御下大半的力量,才輕飄飄地落了下來。

晁秋突然大喊道:「羽哥,這是一頭黑猿巨獸,肉身很強悍,你要小心了。」

陳羽此刻也看見了那個攻擊了幾次的巨獸,是一頭黑猿,肉身比他高一倍,魁梧近兩倍,那巨大的拳頭揮舞之下,捲起一股股巨浪,颳得陳羽的臉都有些生疼。

這還是在元氣護盾的保護下,削減了不少的威力,巨大肉身,與剛才的幾次反應靈敏度,完全不匹配,真懷疑剛才偷襲他們的,不是眼前這頭傢伙。

吼!

砰砰!

黑猿巨獸低吼一聲,盯著陳羽兩人,怒拍了兩記胸脯部位。

強烈的聲浪衝擊著陳羽和晁秋兩人的心田,一股寒意油然而生。

這傢伙實力很強,陳羽瞬間就判斷,眼前不是它的對手。

陳羽沒有猶豫,往後暴退,架起晁秋就往來處方向遁逃。

「不要戀戰,離開這裡。」陳羽急喝一聲。

這傢伙的怒吼聲讓人膽戰心驚,靈魂都差點要飄飛出去。

「難不成先前那些弟子,是被黑猿巨獸震暈在地上的?」

這跟之前看到的一幕很好的匹配上,只是不知道這頭黑猿巨獸,為何對那些暈眩過去的弟子不感興趣,沒有殺死他們。 密林之中,不少撼林宗的弟子發現這邊的動靜,紛紛趕了過來,看見陳羽和晁秋正與一頭黑猿巨獸激戰,不少弟子也跟隨湊熱鬧圍攻而上。

高階妖獸一身是寶,對於那些弟子而言,這是移動的一座寶座,半路打劫毫無商量。

那些人看見圍攻的弟子多了,也不甘落後,生怕被人搶了去,能夠分一杯羹,也是一種幸事。

陳羽被那些混亂的攻擊逼出了戰鬥圈,有些納悶怎麼突然多了這麼多弟子,而且還不怕黑猿巨獸的攻擊,不得已,他走出了戰鬥圈,而一邊的晁秋此時也靠近過來。

「晁秋,我們離開這裡。」陳羽意識到這裡的危險,急忙說道。

晁秋搖搖頭說道:「這山谷已經沒有出口,我們只能從密林之中翻越山峰離開了。」

「哼,這些人以為有好處,現在還有很多高階武者在靠近過來,花落誰家還早著呢,我們不要趟這渾水了,走。」陳羽對於眼下的實力也很是無奈,一直以來都只能暫避鋒芒,連他自己都有些痛恨現在的實力低下。

晁秋見陳羽說得如此的決絕,也不敢再糾結,跟隨著陳羽往人群稀少的地方走去。

只是他們剛走幾本,前面突然迎面走來幾個人,將兩人的去路堵住了。

「李之天?」陳羽看了一眼前面走來的五六個人,李之天站在後面,卻也很快就認出來了,反而站在前面的幾個青年武者,他卻一個也認不出來。

「嘿嘿,原來還真在這裡遇到了,真是山不轉水轉,哈哈,蕭師兄,我說的便是這個小子了。」李之天也很快發現了陳羽,頓時樂開了花。

幾個青年武者停下了腳步,打量著陳羽兩人,而陳羽也在打量著他們,對於幾人,陳羽竟然感受不到他們身上的能量波動,從服飾上看,似乎是入門弟子和內門弟子,每個峰都有。

陳羽神色不變,內心卻暗叫糟糕,這個李之天幾日不見,修為竟然已經突破到了玄真境中階實力,比之自己高出了兩個小境界,這可是實力差距很大了。

「李之天,還真是巧,竟然也在這裡見到,還以為連第二層空間都進不來,意外,意外啊。」陳羽打了個哈哈,目光卻掃略著四周的弟子,有些弟子從遠處靠近過來,被這邊的戰鬥吸引了過來。

陳羽匆匆掃了一圈后,竟然沒有發現熟悉的朋友,陳秋凡和凰冰璃等人都沒有見到,這讓他有些鬱悶了。

看這個李之天的表情,似乎想要藉助這幾人的手,來對自己不利吧。

陳羽眼神示意晁秋,讓他遠離自己,然而晁秋卻熟視無睹,靜靜地站在自己身邊。

陳羽感動之餘,又有些內疚,尼瑪,實力,要變得更強。

他此刻內心充滿了氣憤,對於這幅肉身,經歷了很多事情,已經在慢慢改善,特別是經過與凰秋璃的陰陽交合,肉身變得更加的通靈,修鍊的速度也快了很多,然而此刻處於瓶頸階段,想要突破到玄真境,還需要一定的外界刺激或者機緣的到來。

「嘿嘿,蕭師兄,這廢物竟然又突破了,之前還是炫紋境八階實力,想不到幾日不見,竟然突破到了炫紋境巔峰狀態,難怪看見我們幾人都毫無懼意。」

晁秋看了一眼那個青年武者,臉色微微變了變,他認得其中幾個人,不由低聲對陳羽說道:「羽哥,這下我們有麻煩了,來人之中,那個李之天口中的蕭師兄是蕭九幽,這傢伙崛起很突然,三年前還默默無聞,然而卻在上一屆的大試煉中,如同彗星般耀眼崛起,被炫龍峰的一位師叔收入門下弟子,如今實力更加強悍,外界傳聞他能夠挑戰撼林宗第一高手的寶座。」

「哦,難道凰冰璃也不是他的對手?」陳羽聽見晁秋的介紹,頓時留意看著前面的蕭九幽,這人也在打量著陳羽。

「很難說……」晁秋微微搖了搖頭道。

兩人眼神碰撞在一起,一股無形的能量氣場,相互牽引刺激對方,轟隆!一種無聲的沉悶響聲,在兩人的靈魂深處炸開。

陳羽和蕭九幽兩人不約而同眯了眯眼,同時也微微晃動了一下身體,穩住了身形。

「怎麼回事?」風逐月《境域》讀者群16067262

「奇怪,那傢伙竟然能夠撼動我?他不是炫紋境巔峰修為嗎?哪裡來的實力來震動我的。」

蕭九幽面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然而看著陳羽的目光,已經感到非常的震驚,剛才的那一幕,不易於於納虛境的強者正面相抗衡。

在他看來,玄真境修為的武者,他已經不放在眼裡,然而區區一個炫紋境的武者,卻給他一種面對納虛境強者的感覺。

「難道是錯覺?」蕭九幽面色有些異樣,凝神看著陳羽。

這一幕在李之天看來,卻被理解成了蕭九幽為了自己,已經對陳羽動怒了。

李之天喜道:「陳羽,還乖乖滾過來見過蕭師兄,若是蕭師兄心情好,說不定留你這一的修為。」

晁秋皺了皺眉,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李之天,這傢伙都已經是玄真境中階實力了,竟然還像個孫子站在那些人的身後。

「丟人啊。」

晁秋喃喃自語道。

陳羽沒有理會那個李之天的叫囂,此刻他看了一眼蕭九幽身邊幾個人,發現他們的實力都不低,看來這些人組合在一起,定然有更大的追求。

「更大的……難道,這裡是這些弄出來的陰謀,果然好手段。」陳羽皺了皺眉,看了一眼蕭九幽,他對這個人有些莫名的不安感。

這傢伙有所隱瞞,甚至是連李之天等身邊的人都對這個蕭九幽沒有真正的理解。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妖孽?」

陳羽看著蕭九幽的眼神,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哪怕是面對何龍,那個被老巫婆煉製成了巫妖王的何龍,他也沒有這種危機感。

陳羽深深吸了一口氣,來到蕭九幽面前,淡淡說道:「我們之前是不是見過面?」

「這話我很想問你,我們是不是以前結過仇?」蕭九幽看了一眼陳羽,反問了一句。

陳羽皺了皺眉,他很確信,眼前這個蕭九幽,肉身確實是只有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但是給他的感覺,這蕭九幽,他應該在哪裡接觸過,然而兩世為人的陳羽,搜遍了記憶都沒有想起關於這個蕭九幽的一切,哪怕是一絲的關聯,毫無頭緒。

但為何剛才與他眼神碰撞下,會發生如此激烈的反應。

陳羽納悶不已,說道:「你背後的那個傢伙,若想報仇,我隨時奉陪,不過要輪到你來出手,那還真是讓人鄙視。」

蕭九幽冷傲一笑,回頭看了一眼李之天,對陳羽冷然說道:「我對你們之間的恩怨毫無半點興趣,不過若是你壞我的好事,那就難說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