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也是順昌集團的員工,沒必要特殊招待,大家坐哪裏我就坐哪裏,大家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2022 年 3 月 29 日

一句話引來無數掌聲,可喬思語卻苦不堪言,厲默川坐在她的斜對面,那有意無意的視線劃過,令她有些坐立不安。

不過這傢伙倒是挺會籠絡人心的!

「大家對食堂的菜品和環境還有什麼要求嗎?有的話儘管提,吃飽了才有心情才有力氣幹活。」

「沒有沒有……」

眾人看到自家總裁好不容易露個面,光顧著看他妖孽般的俊臉了,哪裏顧得上什麼菜品不菜品的,再加上順昌集團的伙食的確是業界最好的,他們沒什麼不滿意的。

見誰都不說,厲默川開始點名,「你說!如果我沒記錯,你是創意部副經理?」

順昌集團的規模雖不及老牌靳氏那麼大,可這一年來發展迅速,也算是景騰市數一數二的上市公司,不說其他線下的員工了,就是光在順昌集團總不是上班的人也有好幾千,一個小小的創意部經理能被大總裁記住,那經理都高興的快哭了。

「沒……沒有要求,厲總,能在順昌集團工作,我很榮幸,食堂的飯菜比我自己家吃的還好,真沒啥要求。」

厲默川點了點頭,也沒為難他,隨後看向了顧希柔,「你說。」

喬思語抬頭看了顧希柔一眼,見她依舊泛著花痴雙眼冒着紅星,而厲默川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時,立刻伸腳踢了顧希柔一腳,顧希柔回過神來見大家都在看她,一張小臉瞬間爆紅,「我……我也沒啥要求!」

其實她有要求的,她希望他們家總裁多來食堂坐坐,這樣,她們的食慾就更好了。

「喬翻譯,你說……」

果然,還是沒逃過啊!

「我也沒什麼要求,咱們公司的伙食真的很好吃。」

「是嗎?」厲默川諱莫如深地問了一句,隨後不等喬思語回答,便淡淡開口,「既然那麼好吃,那就麻煩喬翻譯去給我打一份吧!」

。 重新奪回天玄山,這件事對於天玄宗來說,有著無比重要的意義。

因為這裡,是所有天玄宗修士心中,真正的祖庭。

這一點,無涯島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的。

當年雲莽天災當中,天玄山陷落一役,打得無比慘烈。雖然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但在很多天玄宗修士心裡,彷彿就在昨天一樣。

那一役,天玄宗的老輩高手,戰死了一大半!包括天玄宗前代掌門在內,一樣戰死於天玄山前。只有極少數如九烈真君、盤山真君這種證道於東海的返虛高手,得以倖存下來。

那段記憶,是所有天玄宗修士心中,最大的傷痛。

不過好在,在經過三十年的厲兵秣馬、積蓄力量之後,今日的天玄宗,終於重新打了回來!雖然還不沒有恢復到最巔峰的實力,但拿回天玄山,已經足以讓無數天玄宗修士異常興奮了。

當年天玄宗撤退的時候,以萬劫塔為核心,開啟了整座天玄山的禁斷大陣。有萬劫塔居中鎮壓,除非妖族能夠取來三件以上的仙器,才有可能破開天玄山的禁斷大陣。這無疑是不可能的。

妖族若是真的招來三件仙器,估計修真界那邊,絕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咸安城和幾大聖地,絕對會趁機帶著各自的仙器,殺向妖族的那座聖城。

再之後,葉朝歸躋身返虛,召走了萬劫塔。沒了萬劫塔坐鎮的天玄宗大陣,力量固然削弱了太多。但即便這樣,妖族那邊,仍是需要帶一件仙器來,才有把握徹底破開大陣。然而以當下蠻荒內部的混亂局勢,幾大皇族似乎也都沒有這個想法。別看當初葉朝歸渡劫的時候,妖族可以動用兩江仙器來截殺葉朝歸,那若是換做奪取天玄山這件事的話,就完全不一樣了。

兩者之間,重要性截然不同。如果葉朝歸死了,天玄宗便會徹底失去能夠御使仙器的修者。雖然還有衛易這麼一個傳承者,但想來沒有個兩百年,衛易是不可能躋身返虛的。所以,只要葉朝歸一死,天玄宗就等於徹底廢了。這對於整個蠻荒而言,都有著無比重要的意義。所以當日,妖族可以短暫拿出兩件仙器,來襲殺葉朝歸。

而破開天玄山大陣,這件事,對於幾大皇族來說,明顯比弊大於利。天玄山如今內部其實已經和一個空殼子差不多了,當年天玄宗撤退的時候,能帶走的東西都帶的差不多了。為了僅剩下的那點東西,冒著天大的風險,還要徹底獨自得罪天玄宗,和天玄宗不死不休。這筆買賣,自然誰都不會去做了。

於是就這樣,這座天玄山,雖然已經落入妖族之手近三十年,卻仍是完整保存了下來。

不過,山腳下那座天玄城,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衛易當初從蒼靈府一路逃到天玄山這邊,正是由城中入山,所以見過天玄城完好時候的樣子。只是這次妖族撤退的時候,幾乎將整個雲莽內所有還算完好的故地摧毀了一遍,這座天玄城,也沒有幸免於難。

視線所及之處,連殘垣斷壁都已經看不到了。顯然妖族在撤退之前,有大神通者出手,以這座城內的建築泄憤了。

不過,在天玄城內,卻又有一個地方,完好的保留了下來。

就是妖族替當年那些戰死的天玄宗修者,修造的那座墓園。

衛易知道,這其實是葉朝歸和妖族那邊,私底下做的一樁買賣。當年妖族建造這座墓園的時候,雙方便已經做過一樁買賣了。因為天玄宗這邊,註定不可能替那些戰死在天玄山外的前輩們收屍,所以只能以這種近乎屈辱的方式,通過一些隱秘渠道,付出足夠的代價,讓妖族代為祭奠。

如今,葉朝歸又付出了一些代價,讓妖族方面,特意將這座墓園保留了下來。

這件事,整個天玄宗內,知道的人都不多,大概也就只有葉朝歸這位掌門,還有九烈真君、盤山真君等寥寥幾人知道。但在這次過來的路上,葉朝歸還是告訴了衛易,大概是希望衛易也能記住這個恥辱。

葉朝歸帶著衛易抵達之後,第一件事,並不是直接入山,而是先來了這座艱難保留下來的墓園。

乾安三十七年,二月十二。

十萬天玄宗修士,齊聚於此,祭奠先人。

默哀之時,天地為之寂靜。

「魂兮……歸來兮……」

一種無言的悲慟。

衛易曾聽葉朝歸說起過,天玄宗的前代掌門,素的父親,是一位有望證仙的存在。如果今天還活著的話,那麼在姚老頭剛剛排出來的那張天下十強的榜單上,這位老掌門是一定能夠排進前五的。

老掌門名叫素滿山。

當年天玄山淪陷一戰,素滿山放棄了以萬劫塔庇護苟活,而是選擇讓萬劫塔庇護那座天玄山。至於他自己,就是在這座天玄城的廢墟上方,以一己之力,迎戰四位妖族純陽!

天下為之震撼。

前代掌門素滿山,用自己捨棄性命的一場死戰,證明自己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並非虛言。

『只要我還活著,妖族就別想入天玄山一步!』

衛易曾通過幻光看過這位前代老掌門的音容相貌,是個很慈祥的老人。

整個過程,衛易一直和剛剛完成自己的任務,身上還帶著傷的素站在一起。素始終沒有說話,但衛易能夠感覺到,她那種沉重的悲傷。

他自己也是。

在素的身邊,是如今已經被尊稱為煌炎真君的韓寶芝;韓寶芝身邊,是老掌門最小的弟子榮多福。這位老掌門昔日對其最嚴厲但私底下也是最寵溺的小徒弟,也早就躋身返虛了。

祭奠過後,葉朝歸動用萬劫塔,徹底打開了天玄山外圍的禁斷大陣。

一陣天地震動之後,葉朝歸率領所有天玄宗修士,進入天玄山內。

這一刻,幾乎每一個天玄宗修士,都由先前的悲慟,轉為充滿希望。

每個人都充滿了希望。

天玄城毀了,很可惜;整個雲莽也毀了,更可惜!但只要大家都還在,一切就都還有希望!

重建一座天玄城,很難嗎?

重建整個雲莽,很難嗎?!

這一日之後,這些回到天玄山的修士,開始迅速運作起來,準備幾日之後的天玄祭。在這個過程中,甚至就連一些返虛期,都親自動手,幫忙參與天玄城的重建工作。這絕對是一個難以想象的事情!那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返虛,已經是世間最絕頂高手的返虛,竟然會和一群普通修者一起,參與到天玄城的重建工作當中?

這些返虛期的出力,不但讓天玄城的恢復工作進度大大加快,同時也讓幾乎所有人都充滿了幹勁。

短短五天的時間,就在那片已經徹底被夷為平地的天玄城遺址上,一座嶄新的天玄城,拔地而起!這座新的天玄城,固然還十分簡陋,但確實是已經被建造出來了。此時,距離今年的天玄祭,只差一天。

這座新的天玄城,其實無意之間,還創造了一個新的記錄。那就是在建城過程中,參與的返虛期修士數量最多的記錄!

在這座天玄城的建造中,很多返虛期的大神通者,直接施展神通,以自身偉力,按照曾經對天玄城的記憶,讓一棟棟嶄新的建築出現在城中。這種現象,在其他任何一個地方,不管是修真界還是蠻荒,都絕不可能出現!

讓高高在上的返虛期,幫你建城蓋房?

想瞎了心了吧?!

但是在眼下的天玄山外,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卻正在發生著。

天玄宗之所以要費如此大的力氣,快速重建天玄城,倒還真不是大家吃飽了撐的。而是因為按照昔日天玄祭的慣例,除了一些極重要特殊的儀式祭禮,是在山上舉行的。剩下的大多數儀式,都是在天玄城裡進行。

在天玄祭的過程中,城內還會舉行規模盛大的遊行,以及各類活動。

然後,二月十八,天玄祭。

這一日,又有無數高手和天玄宗修士,從外圍紛紛趕來。包括很多天玄宗戰部,也都陸續抵達城內,參與這場特殊至極的天玄祭。為此,葉朝歸甚至專門聯繫的曹家,請曹家派出了十位以上的返虛高手,幫助天玄宗鎮守一些比較要緊的地方。至於天玄宗內部的高手,則大多齊聚於天玄山內,參與這場最特殊的天玄祭!

自葉朝歸登位之後,又一次天玄宗高手齊聚。

不同的是,這一次,天玄宗沒有邀請任何勢力前來觀禮,只有自家修士狂歡。

在山頂那場拜祭天玄祖師的儀式之後,城內開始狂歡。按照以往的天玄宗慣例,整個天玄祭,接下來會持續整整十日時間。十日之內,每天天玄城內都會有各種盛大的儀式。不過當下情況特殊,肯定是不可能有十日這麼久的。但就算這樣,葉朝歸仍然下令,今年的天玄祭,持續三日。

三日之內,城內只有美酒與狂歡。

「小子,老娘記得,以前曾和你說過,我天玄宗的天玄祭,可是一點都不輸咸安城年祭的。今天,老娘就帶你去看看,專屬我們的天玄祭,到底是什麼樣的!」

在山頂的那場祭典之後,衛易直接被素拉著下山,去城裡參加盛大的活動。除了他們兩人之外,素還難得的拉上了韓寶芝和榮多福,甚至就連事務繁忙的葉朝歸,都被她暫時拉來了。

素笑容燦爛。

「很多年了,大家沒有一起過天玄祭了。」

……

在遙遠的波州,天玄祭這一日,衛易一樣心潮澎湃。

他想了想之後,最終來到杜萬里的那家小麵館,去找杜萬里喝酒。同時將這幾天一直被他心存忌憚的唐渭,也拉了過來。

杜萬里雖然好奇,不明白衛易今天為何會有這種興緻。不過,既然衛易有這個興緻,他自然也不會拒絕。麵館早早打烊,杜萬里自己做了幾個小菜,和衛易共飲。

不久之後,杜萬里喝得酩酊大醉,趴在桌子上昏睡了過去。唐渭和衛易倒還清醒,因為三人先前喝得那些酒,品階很低,實在無法讓他們都醉倒。直到杜萬里趴下之後,兩人才拿出真正的高品階靈酒,開始屬於他們的一醉方休。

「若是我猜的沒錯的話,今天這頓酒,是為了天玄祭?」

衛易微微皺眉。自打唐渭和他徹底攤牌之後,他對唐渭的心情便有些複雜。一方面,一位頂尖謀士想要奉他為主,這本就是很難理解的事情。以唐渭的身份,如果真要投效天玄宗的話,恐怕葉朝歸都要親自出來迎接。去咸安城那邊,估計也會讓一些大人物親自出來迎接。可他偏偏來投效自己這麼一個年輕人,到底圖的什麼呢?

對此,唐渭給他的答案,並不能讓他真正信服。

而且,在唐渭面前,衛易總有一種不管自己在想什麼,都能被唐渭瞬間看穿的感覺。這種感覺,衛易很不喜歡。

但另一方面,能夠得到像唐渭這種級別的謀士輔佐,衛易很清楚,自己將會獲得多大好處。

「如果你真的介意唐某的誠意,不願信任唐某,唐某願意和你簽訂修奴契約,成為你的修奴。」

兩人喝酒之間,唐渭忽然蹦出來的一句話,讓原本已經微醺的衛易,瞬間就清醒了過來。

「不管你到底出於什麼目的,有一件事,我可以先和你說明。」

「先生若願以誠待我,我自然也願意以誠字待先生。」

「而且這種關係,是以先生和我平等為基礎的。」

唐渭笑而不語,只是喝酒。

……

這一日,入夜後,葉朝歸緩緩走入天玄山內的祖師堂。

祖師堂內,最高處供奉的,自然是那位開創了天玄宗的歷代祖師。

再之後,依次往下,是天玄宗歷代掌門。

葉朝歸輕輕走過去,將自己師父的牌位,放在最下方,牌位上書『天玄宗已故掌門素滿山之位』。

再之後,在這塊牌位下面,葉朝歸又放了一塊牌位,無字。

在這個大喜的日子裡,做完這一切之後,葉朝歸安靜坐在這些牌位下方,依次看過每一塊牌位。最後,落在那塊無字牌位上,沉默不語。

。M國,因為洛根的所作所為,讓很多M國人對電影院線協會都有些反感,甚至有些人還聚集在一起討論著怎麼推翻這座大山。

而此時,網路上忽然間出現了好多洛根之前做過的事情。

比如,為了達到斂財的目的,製片方每上映一部電影就要給洛根十萬刀。

為了讓院線多排片,好多製片方花重金賄

《頂流喜劇人》第三百七十八章薅羊毛一起薅才有意思? 原來喵星人早已萌生死志。

縱然一個人再陰險狡詐,心中都始終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凈土。

石被逼成了江北殘刀的天王,可在花店姑娘面前,他依舊是那個害羞不敢表白,童真溫暖的大哥哥。

他代替姑娘走遍了祖國的大好河山,將所有的美景裝進自己的眼睛,裝進這本紀念冊。

紀念冊的封面是一個迎風張開懷抱的動漫少女,洋溢著自由年輕的氣息,這或許跟喵星人對阿如的希冀是一樣的。

希望她可以自由,希望她可以永遠快樂。

除了紀念冊,還有厚厚的一沓人民幣,以及一張存摺。

估計喵星人是擔心存摺的錢取不出來,專門留了許多的現金,我將這些東西小心翼翼得裝進背包,彷彿收起的是一個人滿滿的真心,以及另外一個人重見光明的希望。

縱使我沒見過那個姑娘,也真心希望她可以幸福,帶著喵星人的祝福好好得活下去。

做好這一切后,我的心開始搖曳。

防水包裹里還有一盒黑色的錄音帶。看到錄音帶的我,心猛地咯噔了一下,耳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聽聽看,丁隱,聽聽看,到底是宋陽騙了你,還是喵星人?」

「嗬嗬嗬,你這個膽小鬼,為什麼不敢聽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