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成英,你可知清漓什麼時候恢復魂力的嗎?」曲向天問。

2021 年 1 月 19 日

面對族長散發的氣勢,曲成英鎮定道:「回族長,成英不知。清漓那孩子自從六年前遭受魂力變故,整個人變的寡言少語。心裡話更是從不與我這伯父傾訴。今天清漓爆出魂力,就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還以為出現了幻覺。」

曲成英話語中帶著些許指責族中不該在曲清漓人生最低谷的時候冷落於她。在場的人不是沒有聽出來,卻無人出言反駁。這些年,族人的眼色的確是傷了曲清漓。所以今天曲向天的一番豪言壯語,無非就是說給曲清漓聽的,希望她能放開胸懷,既往不咎。

「族長,有一點我很奇怪,為什麼我們看不清清漓的實力。莫非……」掌管族中的物資二長老曲立斐問道。

「怎麼可能,雖然清璃自小天資非凡三歲領悟魂之力,五歲步入魂之力七階,八歲突破樂者,也斷不會短短几年時間超過你我。定是有什麼秘法掩蓋了起來,只是我們察覺不到而已。」掌管資產的三長老曲立辛不加思索的反駁道。

曲向天表示贊同道:「你們可還記得剛剛清漓提過師傅一事,估摸著應該是這位高人幫助了她。」

眾人點點頭,心裡卻不由的腹誹,這高人也未免太高了吧,能將廢材重鑄,天才重現。有機會定得結識一番。

其實師傅這事是曲清漓故意丟的煙霧彈,畢竟恢復實力太過突然,擔心曲向天過多的細問,而她斷不可能把身上的秘密暴露出去。之所以這樣說,只是求個師出有名,避免以後不必要的麻煩罷了。


再說曲清漓這邊,一回到房間便緊緊的扣住房門,此刻她急需要跟智老商量一下下一步該怎麼走。

「看你這神情,似乎沒被東陵族退婚一事影響到。」智老語氣顯得很肯定。

曲清漓回道:「不瞞師傅,我對這婚事真是一點興趣都沒。這東陵族的高枝我高攀不起。只是見不得他們一副居人於上的樣子,更是不該出言侮辱我伯父,在我眼裡那就是天是地,我若再不出手,伯父肯定會為了我與他們理論一番。指不定會受到怎樣的辱罵。當真我曲清漓是好欺負的么!」

「你這丫頭,剛剛在大廳之上,如此讓東陵煜下不來台。無非就是想挑起曲向天與東陵齊石的爭端。小小年紀,心思倒是挺多。」智老心裡倍感欣慰,雖然他這個徒弟平時一副不關事己的模樣,但是誰對她好,她都銘記於心。若是誰加害與她,她也斷不會退縮。在這人吃人的世界里要得就是這一顆勇者無懼的心。失去這麼一個好媳婦,當真是他們瞎了眼。他可以想像曲清璃以後的成就,到時候東陵族只怕會為當初退婚一事毀的腸子都青掉。

曲清璃嘴角微微揚起:「倒是什麼也瞞不過師傅。我自認不是什麼寬宏大量之人。自從我修為盡無時,往日族人對我所做所說的種種,哪個不是帶著鄙夷的目光瞧我,欺我。而那些個所謂的族長,長老,又哪一個不是冷眼對待,除了我伯父何曾有人為我出面過。今日,我不過是給他們一個小小的懲戒罷了。」

其實曲清璃的心中更多的是想替以往的'她'討個公道罷了,若不是他們的態度讓九歲的曲清璃開傷心欲絕,何以會走上輕生這條路。而承載了這個孩子所有記憶的曲清璃,自然也體會到她當時是怎樣的痛苦,絕望。而這一切不是因為別人,是自己的本家一手葬送的。

「你已經夠仁慈了,換作是我,早已與曲家脫離了關係。話說回來,你的實力已暴露,昔日天才重現。曲向天等人心中肯定百般疑惑,你可想好如何應對?」智老問。

曲清璃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智老,後者哈哈大笑起來。

「鬼靈精。竟把我這莫須有的人當作擋箭牌。看來以後我這個神秘師傅得天天被人掛在口中啦!」智老笑著搖搖頭。

「師傅才不是莫須有的人,在清璃心中,早已將你當作親人一般看待尊你敬你。他朝若尋得魂體復生的方法,就算傾盡一生也甘願。」

曲清璃的聲音不大不小,卻如巨石般狠狠的撞擊在智老的心上,眼中忍不住的濕潤起來,有徒如此,此生何求。

「曲清璃,我要向你挑戰。」門外傳來一陣混亂的叫囂聲。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曲向天此番舉動無非多此一舉,早在事前智老就告知曲清璃儘管放開來,東陵齊石他還未放在心裡,雖然智老只是一介魂體,實力卻是不容小覷的。所以曲清璃才這般有恃無恐。

「曲族長,你這是什麼意思?」東陵齊石不滿的問道。


曲向天笑道:「老哥,何必跟小輩置氣呢。竟然雙方都不承認那婚約,何不就讓這件事過去呢。切莫傷了兩家的和氣才好。」

「哼,我東陵一族從未被人說的如此不堪過。不管如何,你們曲家都要給我一個交待。」

曲向天面色一滯:「那老哥需要怎樣的一個交待法?」

「將曲清璃驅逐曲家,否則,東陵一族將視你們曲家為永遠的宿敵。」說完,中階大武師的威壓瞬間籠罩著整個大廳。

廳中除了曲向天三位長老面色好看些外,其他人臉上皆露出蒼白之色,竟還有不少人口吐鮮血。

曲向天見族人如此狼狽模樣,耐是最好的性子也磨光了:「東陵齊石,你不要給臉不要臉,當真我曲家沒人了嗎?」

突然空氣中威壓被阻隔開來,使得眾人鬆懈了下來。竟是曲向天的氣勢給擋了下來,二人之間,不分伯仲。

「你,突破了。」東陵齊石語氣極為肯定,眼神微微閃爍。

「不才,前些日子剛突破中階大武師。」曲向天冷笑,神情略顯驕傲。

「若非如此,今日豈不是要被人欺上頭來了。之所以叫你一聲老哥,乃是故念舊情。兩家雖然無緣結秦晉之好,但上門是客,自是以禮相待。而你呢,從進門到現在,話語中無一不透露著對我族的輕蔑之意。我曲家好歹也是這玉林城一霸,豈容你這般作賤。更何況,是你東陵羞辱在先,行這不仁不義之事,我們未怪罪於你們退婚一事已經是給齊天前輩面子。你卻如此不知好歹,竟還這般理直氣壯。難道真如清漓所說那樣,東陵族只會欺負比你們弱小之輩?」

曲向天字字珠璣,在場的族人只差沒拍手叫好。族長的形象瞬間提升了好幾個等次。

「哼,口舌之爭。這麼說,驅逐曲清漓一事,你是不會答應?」曲向天爆發與自已同等級的實力,倒讓東陵齊石傲慢姿態漸漸的放低了幾分。

曲向天猛的揮下衣袖,頗具威嚴的往主位上一坐:「哼,清漓之言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她說的句句在理,就算有冒犯之處,也不用你一個外人指責。如今,清漓魂力恢復,假以時日,定會成就曲家一段輝煌。別說一個天才就是一個廢人,我曲家也從不放棄。今日,這個短我是護定了。」

東陵齊石雙目微縮,雙手不可抑制的擅抖,顯然被這曲氏一老一小氣的不輕:「好,這話是你說的,但願他日你不會後悔今時所言。」

饒是東陵齊石想出手教訓一番,卻也不得不顧及場上的形勢,他沒有傻到在別人的地盤上動手,今日之辱,他記下了。他日,定要讓他們百倍千倍還之。

「你放心,我曲向天做事從來都是行的端坐的正。絕不後悔。章管家,送客。」說完,曲向天轉過身子,不予理會。


一旁沉默的東陵煜此刻回過神來,朝曲向天行了一禮道:「這二把刀劍本就是父親囑咐我給予曲家的賠禮,豈有再帶走的道理。畢竟是我們毀約在前,還望曲族長多多包涵。煜兒就此告辭。」

說完便將武器放在了一旁的桌面上,跟著憤恨不平的東陵齊石離開了去。

待看不見二人身影之後,曲向天便遣散了眾人,廳中便只剩下三位長老以及曲成英。

「族長,東陵齊石這個人心胸狹隘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此行回去后指不定要在他們族中出言污辱我們。為了一個曲清漓得罪東陵一族,只怕我們曲家以後日子會不好過。」大長老曲立林最為公正公斷,處處以家族的利益為先。倒也不忌諱曲成英在場。

曲向天擺擺手:「就算他東陵齊石在族中告我們一狀,也是掀不起大浪。外人都知他什麼人,更何況他們的族長,況且背後還有東陵齊天。東陵齊天一向守承諾,這次默許退婚一事以是讓他名聲有損。再若讓他們找我們曲家的麻煩,長久的聲譽豈不毀於一旦。除非他甘願成為那些武王茶於飯後的笑柄。」

東陵齊石那番此生為敵的話語久久在他們心中回蕩,真叫人膽戰心驚,若曲家與之抗衡只怕最後的下場連灰都不得剩。現聽到曲向天極具說服力的分析,曲立天等人心中的陰霾散去不少。

「成英,你可知清漓什麼時候恢復魂力的嗎?」曲向天問。

面對族長散發的氣勢,曲成英鎮定道:「回族長,成英不知。清漓那孩子自從六年前遭受魂力變故,整個人變的寡言少語。心裡話更是從不與我這伯父傾訴。今天清漓爆出魂力,就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還以為出現了幻覺。」

曲成英話語中帶著些許指責族中不該在曲清漓人生最低谷的時候冷落於她。在場的人不是沒有聽出來,卻無人出言反駁。這些年,族人的眼色的確是傷了曲清漓。所以今天曲向天的一番豪言壯語,無非就是說給曲清漓聽的,希望她能放開胸懷,既往不咎。

「族長,有一點我很奇怪,為什麼我們看不清清漓的實力。莫非……」掌管族中的物資二長老曲立斐問道。

「怎麼可能,雖然清璃自小天資非凡三歲領悟魂之力,五歲步入魂之力七階,八歲突破樂者,也斷不會短短几年時間超過你我。定是有什麼秘法掩蓋了起來,只是我們察覺不到而已。」掌管資產的三長老曲立辛不加思索的反駁道。

曲向天表示贊同道:「你們可還記得剛剛清漓提過師傅一事,估摸著應該是這位高人幫助了她。」

眾人點點頭,心裡卻不由的腹誹,這高人也未免太高了吧,能將廢材重鑄,天才重現。有機會定得結識一番。

其實師傅這事是曲清漓故意丟的煙霧彈,畢竟恢復實力太過突然,擔心曲向天過多的細問,而她斷不可能把身上的秘密暴露出去。之所以這樣說,只是求個師出有名,避免以後不必要的麻煩罷了。

再說曲清漓這邊,一回到房間便緊緊的扣住房門,此刻她急需要跟智老商量一下下一步該怎麼走。

「看你這神情,似乎沒被東陵族退婚一事影響到。」智老語氣顯得很肯定。

曲清漓回道:「不瞞師傅,我對這婚事真是一點興趣都沒。這東陵族的高枝我高攀不起。只是見不得他們一副居人於上的樣子,更是不該出言侮辱我伯父,在我眼裡那就是天是地,我若再不出手,伯父肯定會為了我與他們理論一番。指不定會受到怎樣的辱罵。當真我曲清漓是好欺負的么!」

「你這丫頭,剛剛在大廳之上,如此讓東陵煜下不來台。無非就是想挑起曲向天與東陵齊石的爭端。小小年紀,心思倒是挺多。」智老心裡倍感欣慰,雖然他這個徒弟平時一副不關事己的模樣,但是誰對她好,她都銘記於心。若是誰加害與她,她也斷不會退縮。在這人吃人的世界里要得就是這一顆勇者無懼的心。失去這麼一個好媳婦,當真是他們瞎了眼。他可以想像曲清璃以後的成就,到時候東陵族只怕會為當初退婚一事毀的腸子都青掉。

曲清璃嘴角微微揚起:「倒是什麼也瞞不過師傅。我自認不是什麼寬宏大量之人。自從我修為盡無時,往日族人對我所做所說的種種,哪個不是帶著鄙夷的目光瞧我,欺我。而那些個所謂的族長,長老,又哪一個不是冷眼對待,除了我伯父何曾有人為我出面過。今日,我不過是給他們一個小小的懲戒罷了。」

其實曲清璃的心中更多的是想替以往的'她'討個公道罷了,若不是他們的態度讓九歲的曲清璃開傷心欲絕,何以會走上輕生這條路。而承載了這個孩子所有記憶的曲清璃,自然也體會到她當時是怎樣的痛苦,絕望。而這一切不是因為別人,是自己的本家一手葬送的。

「你已經夠仁慈了,換作是我,早已與曲家脫離了關係。話說回來,你的實力已暴露,昔日天才重現。曲向天等人心中肯定百般疑惑,你可想好如何應對?」智老問。

曲清璃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智老,後者哈哈大笑起來。

「鬼靈精。竟把我這莫須有的人當作擋箭牌。看來以後我這個神秘師傅得天天被人掛在口中啦!」智老笑著搖搖頭。

「師傅才不是莫須有的人,在清璃心中,早已將你當作親人一般看待尊你敬你。他朝若尋得魂體復生的方法,就算傾盡一生也甘願。」

曲清璃的聲音不大不小,卻如巨石般狠狠的撞擊在智老的心上,眼中忍不住的濕潤起來,有徒如此,此生何求。

「曲清璃,我要向你挑戰。」門外傳來一陣混亂的叫囂聲。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曲向天此番舉動無非多此一舉,早在事前智老就告知曲清璃儘管放開來,東陵齊石他還未放在心裡,雖然智老只是一介魂體,實力卻是不容小覷的。所以曲清璃才這般有恃無恐。

「曲族長,你這是什麼意思?」東陵齊石不滿的問道。

曲向天笑道:「老哥,何必跟小輩置氣呢。竟然雙方都不承認那婚約,何不就讓這件事過去呢。切莫傷了兩家的和氣才好。」

「哼,我東陵一族從未被人說的如此不堪過。不管如何,你們曲家都要給我一個交待。」

曲向天面色一滯:「那老哥需要怎樣的一個交待法?」

「將曲清璃驅逐曲家,否則,東陵一族將視你們曲家為永遠的宿敵。」說完,中階大武師的威壓瞬間籠罩著整個大廳。

廳中除了曲向天三位長老面色好看些外,其他人臉上皆露出蒼白之色,竟還有不少人口吐鮮血。

曲向天見族人如此狼狽模樣,耐是最好的性子也磨光了:「東陵齊石,你不要給臉不要臉,當真我曲家沒人了嗎?」

突然空氣中威壓被阻隔開來,使得眾人鬆懈了下來。竟是曲向天的氣勢給擋了下來,二人之間,不分伯仲。

「你,突破了。」東陵齊石語氣極為肯定,眼神微微閃爍。

「不才,前些日子剛突破中階大武師。」曲向天冷笑,神情略顯驕傲。

「若非如此,今日豈不是要被人欺上頭來了。之所以叫你一聲老哥,乃是故念舊情。兩家雖然無緣結秦晉之好,但上門是客,自是以禮相待。而你呢,從進門到現在,話語中無一不透露著對我族的輕蔑之意。我曲家好歹也是這玉林城一霸,豈容你這般作賤。更何況,是你東陵羞辱在先,行這不仁不義之事,我們未怪罪於你們退婚一事已經是給齊天前輩面子。你卻如此不知好歹,竟還這般理直氣壯。難道真如清漓所說那樣,東陵族只會欺負比你們弱小之輩?」

曲向天字字珠璣,在場的族人只差沒拍手叫好。族長的形象瞬間提升了好幾個等次。

「哼,口舌之爭。這麼說,驅逐曲清漓一事,你是不會答應?」曲向天爆發與自已同等級的實力,倒讓東陵齊石傲慢姿態漸漸的放低了幾分。

曲向天猛的揮下衣袖,頗具威嚴的往主位上一坐:「哼,清漓之言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她說的句句在理,就算有冒犯之處,也不用你一個外人指責。如今,清漓魂力恢復,假以時日,定會成就曲家一段輝煌。別說一個天才就是一個廢人,我曲家也從不放棄。今日,這個短我是護定了。」

東陵齊石雙目微縮,雙手不可抑制的擅抖,顯然被這曲氏一老一小氣的不輕:「好,這話是你說的,但願他日你不會後悔今時所言。」

饒是東陵齊石想出手教訓一番,卻也不得不顧及場上的形勢,他沒有傻到在別人的地盤上動手,今日之辱,他記下了。他日,定要讓他們百倍千倍還之。

「你放心,我曲向天做事從來都是行的端坐的正。絕不後悔。章管家,送客。」說完,曲向天轉過身子,不予理會。

一旁沉默的東陵煜此刻回過神來,朝曲向天行了一禮道:「這二把刀劍本就是父親囑咐我給予曲家的賠禮,豈有再帶走的道理。畢竟是我們毀約在前,還望曲族長多多包涵。煜兒就此告辭。」

說完便將武器放在了一旁的桌面上,跟著憤恨不平的東陵齊石離開了去。

待看不見二人身影之後,曲向天便遣散了眾人,廳中便只剩下三位長老以及曲成英。

「族長,東陵齊石這個人心胸狹隘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此行回去后指不定要在他們族中出言污辱我們。為了一個曲清漓得罪東陵一族,只怕我們曲家以後日子會不好過。」大長老曲立林最為公正公斷,處處以家族的利益為先。倒也不忌諱曲成英在場。

曲向天擺擺手:「就算他東陵齊石在族中告我們一狀,也是掀不起大浪。外人都知他什麼人,更何況他們的族長,況且背後還有東陵齊天。東陵齊天一向守承諾,這次默許退婚一事以是讓他名聲有損。再若讓他們找我們曲家的麻煩,長久的聲譽豈不毀於一旦。除非他甘願成為那些武王茶於飯後的笑柄。」

東陵齊石那番此生為敵的話語久久在他們心中回蕩,真叫人膽戰心驚,若曲家與之抗衡只怕最後的下場連灰都不得剩。現聽到曲向天極具說服力的分析,曲立天等人心中的陰霾散去不少。

「成英,你可知清漓什麼時候恢復魂力的嗎?」曲向天問。

面對族長散發的氣勢,曲成英鎮定道:「回族長,成英不知。清漓那孩子自從六年前遭受魂力變故,整個人變的寡言少語。心裡話更是從不與我這伯父傾訴。今天清漓爆出魂力,就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還以為出現了幻覺。」

曲成英話語中帶著些許指責族中不該在曲清漓人生最低谷的時候冷落於她。在場的人不是沒有聽出來,卻無人出言反駁。這些年,族人的眼色的確是傷了曲清漓。所以今天曲向天的一番豪言壯語,無非就是說給曲清漓聽的,希望她能放開胸懷,既往不咎。

「族長,有一點我很奇怪,為什麼我們看不清清漓的實力。莫非……」掌管族中的物資二長老曲立斐問道。

「怎麼可能,雖然清璃自小天資非凡三歲領悟魂之力,五歲步入魂之力七階,八歲突破樂者,也斷不會短短几年時間超過你我。定是有什麼秘法掩蓋了起來,只是我們察覺不到而已。」掌管資產的三長老曲立辛不加思索的反駁道。

曲向天表示贊同道:「你們可還記得剛剛清漓提過師傅一事,估摸著應該是這位高人幫助了她。」

眾人點點頭,心裡卻不由的腹誹,這高人也未免太高了吧,能將廢材重鑄,天才重現。有機會定得結識一番。

其實師傅這事是曲清漓故意丟的煙霧彈,畢竟恢復實力太過突然,擔心曲向天過多的細問,而她斷不可能把身上的秘密暴露出去。之所以這樣說,只是求個師出有名,避免以後不必要的麻煩罷了。

再說曲清漓這邊,一回到房間便緊緊的扣住房門,此刻她急需要跟智老商量一下下一步該怎麼走。

「看你這神情,似乎沒被東陵族退婚一事影響到。」智老語氣顯得很肯定。

曲清漓回道:「不瞞師傅,我對這婚事真是一點興趣都沒。這東陵族的高枝我高攀不起。只是見不得他們一副居人於上的樣子,更是不該出言侮辱我伯父,在我眼裡那就是天是地,我若再不出手,伯父肯定會為了我與他們理論一番。指不定會受到怎樣的辱罵。當真我曲清漓是好欺負的么!」

「你這丫頭,剛剛在大廳之上,如此讓東陵煜下不來台。無非就是想挑起曲向天與東陵齊石的爭端。小小年紀,心思倒是挺多。」智老心裡倍感欣慰,雖然他這個徒弟平時一副不關事己的模樣,但是誰對她好,她都銘記於心。若是誰加害與她,她也斷不會退縮。在這人吃人的世界里要得就是這一顆勇者無懼的心。失去這麼一個好媳婦,當真是他們瞎了眼。他可以想像曲清璃以後的成就,到時候東陵族只怕會為當初退婚一事毀的腸子都青掉。

曲清璃嘴角微微揚起:「倒是什麼也瞞不過師傅。我自認不是什麼寬宏大量之人。自從我修為盡無時,往日族人對我所做所說的種種,哪個不是帶著鄙夷的目光瞧我,欺我。而那些個所謂的族長,長老,又哪一個不是冷眼對待,除了我伯父何曾有人為我出面過。今日,我不過是給他們一個小小的懲戒罷了。」

其實曲清璃的心中更多的是想替以往的'她'討個公道罷了,若不是他們的態度讓九歲的曲清璃開傷心欲絕,何以會走上輕生這條路。而承載了這個孩子所有記憶的曲清璃,自然也體會到她當時是怎樣的痛苦,絕望。而這一切不是因為別人,是自己的本家一手葬送的。

「你已經夠仁慈了,換作是我,早已與曲家脫離了關係。話說回來,你的實力已暴露,昔日天才重現。曲向天等人心中肯定百般疑惑,你可想好如何應對?」智老問。

曲清璃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智老,後者哈哈大笑起來。

「鬼靈精。竟把我這莫須有的人當作擋箭牌。看來以後我這個神秘師傅得天天被人掛在口中啦!」智老笑著搖搖頭。

「師傅才不是莫須有的人,在清璃心中,早已將你當作親人一般看待尊你敬你。他朝若尋得魂體復生的方法,就算傾盡一生也甘願。」

曲清璃的聲音不大不小,卻如巨石般狠狠的撞擊在智老的心上,眼中忍不住的濕潤起來,有徒如此,此生何求。

「曲清璃,我要向你挑戰。」門外傳來一陣混亂的叫囂聲。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曲向天此番舉動無非多此一舉,早在事前智老就告知曲清璃儘管放開來,東陵齊石他還未放在心裡,雖然智老只是一介魂體,實力卻是不容小覷的。所以曲清璃才這般有恃無恐。

「曲族長,你這是什麼意思?」東陵齊石不滿的問道。

曲向天笑道:「老哥,何必跟小輩置氣呢。竟然雙方都不承認那婚約,何不就讓這件事過去呢。切莫傷了兩家的和氣才好。」

「哼,我東陵一族從未被人說的如此不堪過。不管如何,你們曲家都要給我一個交待。」

曲向天面色一滯:「那老哥需要怎樣的一個交待法?」

「將曲清璃驅逐曲家,否則,東陵一族將視你們曲家為永遠的宿敵。」說完,中階大武師的威壓瞬間籠罩著整個大廳。

廳中除了曲向天三位長老面色好看些外,其他人臉上皆露出蒼白之色,竟還有不少人口吐鮮血。

曲向天見族人如此狼狽模樣,耐是最好的性子也磨光了:「東陵齊石,你不要給臉不要臉,當真我曲家沒人了嗎?」


突然空氣中威壓被阻隔開來,使得眾人鬆懈了下來。竟是曲向天的氣勢給擋了下來,二人之間,不分伯仲。

「你,突破了。」東陵齊石語氣極為肯定,眼神微微閃爍。

「不才,前些日子剛突破中階大武師。」曲向天冷笑,神情略顯驕傲。

「若非如此,今日豈不是要被人欺上頭來了。之所以叫你一聲老哥,乃是故念舊情。兩家雖然無緣結秦晉之好,但上門是客,自是以禮相待。而你呢,從進門到現在,話語中無一不透露著對我族的輕蔑之意。我曲家好歹也是這玉林城一霸,豈容你這般作賤。更何況,是你東陵羞辱在先,行這不仁不義之事,我們未怪罪於你們退婚一事已經是給齊天前輩面子。你卻如此不知好歹,竟還這般理直氣壯。難道真如清漓所說那樣,東陵族只會欺負比你們弱小之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